more_vert
肥猫夏洛
肥猫夏洛Lv.3
天马
中篇翻译
T
连载中

为你付出我的一切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83565/ill-do-anything-for-you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破镜重圆

chrome_reader_mode 4,032 event 8 天前 thumb_up 17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80 forum 2

暮光呻吟着醒了过来。她的头还是有点痛,脖子也僵得跟木头似的。她伸出双蹄抱住她的女友,拉了过去,然后在她的后脑上亲了一口。可她嘴唇触碰到的不是凌乱的蓬蓬头,而是一个更软的东西。暮光迷糊地睁开睡眼向怀中定睛看去,那不是云宝,而是她们床上众多枕头中的一个。

暮光花了一点时间把昨天发生的事回溯了一遍。云宝在医院照看昏迷的飞板璐,赛拉斯蒂娅和露娜公主的卫兵在街上巡逻,飞板璐的父母仍逍遥法外,一切的一切令她不堪重负。暮光默默渴望着能在云宝轻柔的依偎中醒来,至少这样能给她些许的安慰。她把枕头撇在了一旁,自己紧紧缩成一团,仍蒙着睡意的眼睛漫不经心地转向窗户,看向外面。

太阳早已高悬天空,它射出的光线似乎力不从心,穿过厚厚的云层后略显阴暗。狂风的怒吼声将云宝的云屋包围,不过还不足以将云屋与图书馆间的结绳扯断。雪花飘下,铺满大地,所见之处皆为银装素裹。

暮光欠起身,头部随之而来一阵痉挛。她伸出了蹄子揉起她头的一边,那里正是云宝踢中的地方。当蹄子触到那儿时,暮光疼得呲着牙倒吸了口气,她的左脸现在鼓起了一个漂亮的小肿块,装饰在她眼睛的正上方。

在爬下床整了整仪表后,暮光向楼下斯派克的房间走去。她站在斯派克门前,把门轻轻推开一条不大的开口,随后把头伸了进去。斯派克还在睡懒觉。窥探一会儿后,暮光将门轻轻地关了上。

她走进客厅,拿出了一张只写了一点字的羊皮纸和一只羽毛笔,在上面书写起来:“斯派克,要是你在我回来前醒了的话,你可以到医院里找我,我跟云宝和小璐在一起。”

暮光把羊皮纸放在了楼梯的最后一阶上,随后用魔法抓过她最爱的一条围脖,走出了图书馆。在关门时,她小心着不让门发出太大的声响。她转过身,展开双翅,腾起,向远处的医院飞去。

在飞行中,暮光还在想着昨晚的事。这回,浓浓的悔意将她笼罩。她在心里责备着自己昨晚把云宝孤零零地丢在黑夜里。她紧咬着嘴唇,眼前闪过云宝脸上受伤的神情。随着长长的一声叹息,暮光闭上了眼睛。云宝的脸在她心中愈演愈烈。暮光很想原谅云宝,可…她昨晚的作为真的太出格了。在医院里大发雷霆,损坏医院的财产,在众目睽睽之下咆哮如雷…她理解云宝当时心切,可她也不该妄下结论,更加不该出蹄伤她。

暮光臆想着要是自己留在云宝身边,和她静心交谈的话,现在会有何不同。

在暮光这段分心的时间里,医院很快在漫天雪花中显露出了轮廓。

暮光在医院大门前着了地,拍下了积在背上的雪,随后走进了温暖的大厅。温暖驱走了她身体上的寒冷,寒颤顺势随脊柱而下。她迈上楼梯,径直朝两旁立着侍卫的飞板璐的房间走去。

随着蹄子的挥起,侍卫侧过了身,为暮光让出了一条道,右边的那个还为她打开了门。暮光看向房间内,在震惊中瞪大着眼。云宝仍在熟睡,紧贴着飞板璐,可这不是惊到她的那部分。

飞板璐几乎是贴在床的边缘熟睡,稍有不慎就会坠到床下。

云宝昨晚对她的伤害再次涌入暮光的脑海,她的眼睛再愤怒中眯成了条缝。她亮起角,施起魔法将云宝抬离飞板璐,同时牢牢地固定住飞板璐的身体,不让她移动分毫。她将云宝放在了房间里的另一张床上,另一边轻轻地把飞板璐挪回床的正中央。

云宝在离落在床上还有几厘米的时候醒了过来。“哦!”她惊呼道。她在半空中挣扎,在惊吓中吐空了肺里的所有气。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她知道一件事:有谁把她带离了她的璐璐!在这一观念下,她本能地做出行动,只为保护自己的女儿。

在尽可能吸入了足够多的空气后,云宝睁开了眼睛,然后爬起身。随着眼前恍惚的消失,她终于看清了周围的状况,可让她不解的是,房间里就只有立在面前的暮光,带着满脸的怒容。云宝在大口喘息中皱起眉头。暮光?她为什么要——

“你的脑袋是被水猴踢了吗?”暮光压着声音咆哮。她上前一步把云宝推回床上,让自己居高临下。“我能这时候赶到你可真是太幸运了你知道吗?小璐就差那么一点点掉下床,你要是挤了她一下,甚至只要微微翻个身就有可能让她的伤势变得更严重!”暮光脑海深处祈求着千万不要把接下来的话说完,可她的嘴完全不听从指挥。“我就知道我昨晚该呆在这里,确保类似的事不会发生。”

云宝仰视着暮光,眼里尽是震惊。她想要起身,可暮光的眼神告诉她,现在不是时候。“那,你的意思是说你不信任把璐璐交给我?”云宝难以置信地看着暮光,等待她的回复。沉默。暮光的回答只有沉默。尽管这样,云宝还是从她的微表情中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听着,暮光,我——”

“不!云宝,是该听着!”暮光深吸了口气以帮助语言的组织。“你极不负责的行为很有可能给小璐造成比现在更加严重的伤害!你想这样么?哼?”

云宝翻过躺着的身体,用前肢撑起身体,蹲坐着。这回暮光没有再把她推倒。她的心脏疯狂地跳动着,现在她只想要让这焦躁的气氛略微平静些。她深深地吸了两口气,然后跳下床,在暮光的身旁坐了下。她的耳朵倒贴在脑袋上,看了看床上的飞板璐,然后低下了头。

她不时瞄着暮光的眼睛,紧张地摩擦着前蹄。“我…我不想。”

“你当然不想。”

云宝畏缩了下,继续说道:“我只想让她感到开心,让她感到安全。我考虑到璐璐在昏过去前最后目睹的场景是她的父亲正在殴打她,那么…她就很可能以为自己要丧生在亲生父亲的蹄下。”云宝再次看向静静躺在床上的飞板璐,点点晶莹眼角汇聚。“我想让她在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是我,这样她就能第一时间知道自己安全了…在妈妈的安全的怀抱中。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样了。”

云宝拨开脸上的几根游丝,然后把鬃毛甩到脖子的另一边,直起身体。“她在半夜醒了,暮光。她真的非常非常害怕。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直到看见了我。当看见我的那一瞬间,她明白了,一切都没事了。所以,我要说的是,让你这么着急我感到非常的内疚,可…我不觉得我所做的有什么问题。我确保璐璐不再恐惧,我陪伴在她的身边…我很确定这是她希望的全部,所以哪怕再让我做一次选择,我也不会做任何的改变。”

暮光先是抿紧了嘴,然后松了开。“我…我知道了。”她的耳朵像云宝一样伏了下去。“对不起那样凶你,我…我不该没听你解释就自己主观臆断。”

“呵,的确。”云宝站了起来,走过暮光的时候肩膀还撞到了她一下,这可让天角兽大吃一惊。她走到了飞板璐的旁边,用蹄子轻柔地拂开她脸上的鬃毛,然后在她前额上落下轻轻一吻。

暮光张开嘴想让云宝过来,可就在那些已经到了嘴里的话就要吐出时,她放弃了。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这里也不是争论地方。她走到云宝身旁,把一只蹄子搭在了她的肩上。可难以置信的是,云宝居然连看都没看,就把它抖了下。

暮光紧咬着嘴唇,鼻中放出长长的鼻息。我还不想让这一切结束…至少不能像这样…“云宝,我…我非常关心你,和…和我们…”

“暮暮,别…别说了好吗?”云宝举起一只蹄子贴在嘴唇上,发出了轻轻的一声嘘。“我现在没空谈这个。”

暮光的胃像被打了个结一样难受,“对不起,茜儿。”她柔声说道,希望她们间的爱称能让云宝好受些。

云宝没做任何反应。

暮光伤心地低下了头。她向后退了一步,眨着眼把眼角的泪水憋了回去。“那…那至少谈谈,好…好吗?”我需要你的安慰,需要你告诉我一切都会没事…

云宝听见了暮光的哭腔,终于转过身来面对她。看着在哭泣边缘的暮光,云宝的心不禁软了下来。她闭上了双眼深深吸了口气,以压下心里的焦躁,然后坐在了暮光的正方前。她的女友就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用闪着泪光的眸子凝视她,等待着她的开口。云宝咬着下嘴唇,挠着后脑勺。她吸了下鼻子,试探性地朝暮光探过头去。当她的鼻尖蹭上暮光的脸颊时,暮光的身体先是绷紧,随后松弛。她们亲昵了一会儿,就在云宝想要抽回身时,暮光突然用两只前蹄环抱住了她。

云宝感觉到暮光的下巴抵上在了自己的肩上,无声地抽泣着。她把前蹄绕过暮光的后背,轻抚着她的后脑,“乖…都过去了,暮暮,都过去了啊…”她张开翅膀把暮光紧紧围住。

“我…我不想,不想你离开我!”暮光在哽咽中断断续续地说着。她把脸移向云宝的脖颈,深深地埋在其中,同时小心着不让自己的角伤到她。“我一匹马没法…承担这一切…”她感觉到云宝轻轻地把她推了开。她想她一定是受够她了,可云宝脸上却没有那种轻蔑的神情,反而挂着一抹舒心且温暖的微笑。

云宝用一根羽毛拭去了挂在暮光脸上的泪珠,然后在她的嘴唇上深深烙下了一吻。“你以为我会就这样放蹄吗?在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风雨后?”她柔和的声音中带着丝丝的歉意。暮光点了点头。“好了,好了,别哭了,啊…”她用蹄子揉了揉暮光的肩,然后顺着她的蹄臂滑下抓住了她的蹄。紧紧握住女友的蹄后,云宝看向那醉马的紫色眼眸,沉溺其中,无法自拔。“我永远也不会和你分蹄的,暮暮,我…”她露出羞涩的表情,脸颊上悄然腾起一抹绯红,转动不定的眼睛看向了别处。

“什么?”

云宝把声音压的跟蚊子一样低,继续说道:“我…我太喜欢你了,我…我是不会让这些事将我们隔阂的。”说完,她又紧张地干笑了两声,然后清了清嗓子,“我知道我们还有很多事要调解,我也知道我们间仍存在着许多问题,可…可我们一定能一起克服它们。”

暮光露出笑容,也攥紧了云宝的蹄子。她蹭着云宝的脸颊,在她的脖子上落下一吻。“谢谢你…”她把头搭在云宝的肩上,轻声说道。“这些就是我想要听到的全部…”她感觉到云宝的蹄子在自己的背上抚摸着。

“是吗…嗯…你的头还疼吗?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踢中了你。”

“好很多了,只有在碰到它的时候才会痛。”暮光抬起头,往飞板璐的方向看去。那可怜的小马驹仍在熟睡,“我想你是对的,我们还有…好多的困难要面对,不过…我就是想…我们能不能要再吵架了。”

“当然了,暮暮。好了,来吧,我们一起守着璐璐,等着她醒来。我敢打赌她一定会乐开花的。”她移到暮光的身旁,贴着她站着,然后用一只翅膀盖过她的背。她们齐步走过短短的路程,回到了床边,肩并肩坐了下。

跟着是几分钟的沉默,直到暮光的开口将其打破。“我…我昨晚真的好想你。”她把头靠在云宝身上,伸过一只翅膀绕过她的后背围住了她的身体,然后轻轻施力,让自己能和爱马贴得紧紧的。

“都一样啊…暮暮…都一样。”

thumb_up 17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大黑星 Lv.8 麒麟
评论 破镜重圆

终于又更新了....

8 天前
肥猫夏洛 Lv.3 天马
评论 破镜重圆

回复60689 @大黑星 :

可不是嘛

7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