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牛奶
牛奶Lv.1
陆马
长篇原创
R
连载中

彼岸花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三章 中心城之旅(上)

chrome_reader_mode 8,447 event 6 天前 thumb_up 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5 forum 0

他脖颈上挂着毛巾从浴室出来。

即使自己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依旧没有熟悉这里的生活。而刚刚被花洒突然喷水的场景吓到,就是证明。

不过好处还是占多数。无论是精神面貌,还是身体上的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就连自己左蹄上的伤口也已经做好了消毒和清理魔法残渣的处理。

岚风把毛巾挂到一旁的衣架上,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欣赏着这片欣欣向荣的小镇。

“早餐到啦。”泠不停在走廊上喊着岚风的名字。

岚风走过去刚把门打开,这只小雌驹就咻的一下就扑到岚风毛绒绒的怀里。

早餐也被岚风用魔法熟练地接住并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而对于自己拥有魔法的事情岚风并没有对泠隐瞒多久。

在互相了解的几天后,岚风就对泠讲起了自己的故事。不过把老姐打得的满地找牙的片段去掉了。

总而言之,岚风还得多谢泠的照顾,每天的定时用餐和更换绷带。都是由泠来规定。不过这只小雌驹似乎不怎么会做饭,岚风能回报的只有承包厨房来为泠做饭。虽然也不是特别专业,但比外面的餐馆差不了多少。

关于泠的传言不少,听一位来图书馆看书的小马说,泠似乎就读于魔法科技大学。中心城那边少有的几所关于魔法与科技融合的大学,而其他小马却说泠是参军了?

“真是好笑。”

岚风微笑着把怀里热情的小雌驹公主抱起来,放到软趴趴的大床上让泠玩自己的蹄表。而自己默默地坐在床边吃着面包与牛奶。

“今天要去哪呀,泠。”岚风一边啃着面包一边说。

“要不要去坐车去小镇中心,或者去城市玩几天。刚好有朋友送了咱几张票呀。还约了咱到时候一起玩!”泠用魔法飘着蹄机给岚风看里面的消息记录。

岚风吃完早餐之后,看着窗外的风景愣了愣。

仔细想想,这样一个安静和谐的地方又能有什么危险出现?

他低头想着一切可能发生的事件。

突然岚风感觉到耳朵湿漉漉的还有一点痒,打了个哆嗦。

在互相了解之后,泠就特别喜欢骑在岚风的身上咬他的耳朵。

岚风趁机跃下床,把身后的小雌驹驮在背上。

“要运动一下呀。”

“呜呜——嗯!”泠嘴巴含着岚风的耳朵。

“那说好了,去城市那边玩哦。”岚风说。

“好呀,好久没去过的说。”泠有些回应道。

泠松开自己的小嘴巴,用蹄子把上面的口水拍干净后,就跳下岚风的背。

“先去收拾一下行李啦,路程不算短。记得要拿些东西消磨时间呀。”刚说完,这个雌驹就一溜烟跑出房门

岚风等泠出去后把门关上后,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衣物等日常用品。

之前泠不知道在哪找出了一套黑色卫衣与冲锋衣和送给了岚风,甚至还有一个崭新的蓝色行李箱。

准备好大多数的生活所需品,考虑到路程问题,岚风还是带了几本书来打发时间。

锁好房门后就带着自己的行李箱,等在泠的房间门口。

岚风在门口都快发霉了,泠还没有出来。

不过,岚风知道泠的房门不会锁上,因为这只雌驹担心晚上会有小马有事情找她,所以不会锁门。

时间过去了很久,岚风敲了敲房门。

“咳咳咳,泠?你还在吗?一切还好?”岚风蹄子有些焦躁不安的摸着自己的脖子。

“那我可以进去吗?”岚风把耳朵贴在木门上,试图窃听里面的声音。

岚风打开门,进入房间。

 

粉色的墙壁,打包好的粉色行李箱,其他配置几乎和岚风的房间一模一样,但是少了一样…泠呢?!岚风到处搜索着泠的踪迹,不过泠的房间更加的整洁,这让搜查更加的迅速。

没一会岚风就检查完了整个房间。

“妈呀,不会真的被绑架了吧…等等?浴室时不时有声音?”岚风突然看向大床旁边的浴室门,冲过去把整个身子贴到浴室门上,才听见里面有着微弱的哼歌声。

“呼...吓死我了。”岚风终于松了一口气。

岚风坐在泠房间的沙发上,开始玩起了泠几天前给他的蹄机。

这是一台与泠同款的蹄机。蹄机的外壳就像是透明的正方形长方形一样简单,只要按下手机背部的按钮,蹄机就会折叠起来,让小马们更方便携带。

而在当天,岚风还在图书馆内见到一只中黄色身子浅蓝色鬃毛的小马,在图书馆里看书。对方似乎是一只经常与泠聊天的小马,而且还时不时会发一些东西给泠。

 

通过社交软件消遣了一些时间,岚风下次抬头的时候已经是快九点整了。

他起来伸伸懒腰,就看见浴室的门打开了。

泠穿着淡蓝色的运动服头上顶着一台小风扇就出来了。

“诶,久等啦!”泠站在浴室门口望着头顶上的小风扇。用着白色的魔法团调整好小风扇的角度。

 

等到泠把图书馆的事情托付给好友之后大概是中午了。

在炎热的夏天,毒辣的太阳并不打算放过这两匹小马,一离开图书馆两只小马就感受到了热浪扑打在脸上的滋味。

这时候泠头上的小风扇的作用就来了。即使不是特别凉快,但也比旁边热成狗的岚风要好一些。

“我们首先要搭公交车然后坐地铁然后火车然后……”泠一直走在岚风的前头给岚风普及着去中心城的路线。就像一个贴心的母亲教孩子走路一样把每一步都仔细的和岚风讲了一遍。

“嗯嗯…。”岚风瘫坐在等候站,神情显得有些精神萎靡。岚风已经想要回去睡大觉了。

 …

 

“这不是一点点,不是啊…”岚风像失去了灵魂一样坐在公交站的等候椅子上。等着公交车的到来。

泠就坐在岚风旁边,戴着耳机,聚精会神的看着蹄机。小尾巴也愉快地晃来晃去。

“啊……马生好像没有意义了……”他瘫在候座椅上感觉度日如年。就在岚风马上要放弃马生的时候。巴士来了。

岚风开心地从椅子上跳下来,看向驶来这里的巴士。

岚风愣了愣。

这只雄驹的美好心情在看到巴士内马满为患的场景后,悲惨的结束了。他的内心碎成了一片片的玻璃渣。

泠在旁边用身子拱了拱岚风,示意岚风赶紧上去,不然没位置了。

岚风硬撑着微笑挤着上去了。泠却因为身子比普通的雌驹要小,很容易就进入到巴士内。

在巴士行驶的这段时间,岚风一脸绝望地屹立在马的海洋中。一匹好心的小马让泠坐在自己的身上,这样就不会被挤来挤去以免泠摔倒了。

经过了几波马浪的袭击,两匹小马终于到达了地铁站。

 

“公主陛下保佑……我想这边的地铁应该可能大概会好一点吧。”岚风看着自己蹄子上的小马地铁硬币,不禁想起了刚刚被挤来挤去的绝望感受。

这一次这只雄驹学精了,迅速抢占了首要位置,但是泠没有跟上岚风的步伐被隔开了两三匹马的距离。就在岚风由于要不要和泠换一个位置的时候。

突然岚风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地铁来了!”

“马呢?”地铁上的喧闹声盖过了岚风的声音。岚风只好率先抢占好位置,等着泠过来。

“这边。”岚风朝着泠挥起蹄子。泠看见后小跑过来。当泠马上要过来的时候,岚风发现,她的身边多了一只雄驹。

 

这匹雄驹是泠的高中同学。他们两只坐在岚风的旁边,话题就像涌出来的洪水一样一直在说个不停。岚风只好坐在一旁,听着他们说话。

这段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不过对于岚风来说,他已经睡着了。

地铁到站,泠刚和朋友说完再见,就被岚风牵着蹄子跑路了。

 

“呼…终于”岚风叹了一口气。

经过一番折腾,岚风跟泠最后到达了火车站。

看着面前这个庞大的火车站,岚风内心十分疲惫。

火车站内马山马海,可能是因为今天是周末的原因吧,今日的小马格外的多。

岚风背着两只小马的行李找到了一个小马比较少的的地方坐下了。随后,泠在办完手续后也慢慢的跟了过来。

“嗯…坐票。”岚风看了看蹄表上的时间,岚风和泠来早了一段时间。为了消遣时间,泠依旧是坐在凳子上玩着游戏。

 

“哼…终于”岚风终于踩完点了。岚风背靠在墙上,睁大眼睛无时无刻观察着周围有着嫌疑的小马。就在自己松一口气的时候。泠放下蹄机背着带着行李并朝着岚风走过来了。

 

“其实啦。岚风不用那么担心咱,这些都是日常啦。他们也没有坏意图的,咱还是相信世界上还是好马比较多啦。而且岚风这样咱会有一点不自在的啦。”泠吐了吐舌头。

岚风呆住了好一会。欲言又止,最后只是笑着点了点头。一段时间后,两匹小马有说有笑的前往检票口开始检票。

 

一只戴着黑色兜帽的小马在岚风和泠身后不远处的饮料机旁偷窥着这一切。

 

 

“呜呜!”泠像是一个小骑士一样骑在岚风背上,学着火车的鸣笛声哇哇乱叫。

岚风则拿着行李在火车上寻找着双方的座位。即使被泠到处乱骑,岚风也不生气,只是有些宠溺地笑了笑。

“本次列车将抵达中心城,请各位乘客准备好出发。”

电子合成音的声音回荡在在整个列车上。岚风一听到这种机器合成的声音就会全身发毛,感觉像恐怖片的那种杀马犯。

岚风晃晃脑袋,让自己从幻想中脱离开来。与泠找到了位置后,开始安放起自己的行李。

“这里真的是变了很多呢。”泠按下桌子底下的按钮,两只小马头上出现了两道白光。泠把自己的行李放到白光中心处的一瞬间消失了。而岚风也学着泠的行为把自己的行李放了进去。

“哇哦!?这是怎么做到的”岚风看着消失的行李,虽然这种事情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但是岚风内心感觉很新颖。

“一种储存魔法哦。“泠说完坐在椅子上,用魔法飘起鞍包内的凉茶微微的抿了一口。泠吧唧几声后开始慢慢的跟岚风解释这些东西的原理

”…可以在使用的时候创造一个专门储存东西的魔法空间,而且这东西的原理也不是特别难,只要上过魔法技术工程课基本都会的啦。”泠把装的满满的鞍包抱在怀里,舒舒服服地坐在椅子上晃着自己的小尾巴。

一切都安顿好之后,泠在鞍包里拿出了自己最喜欢的一本小说,小说封面是一个黄色灯泡。

而岚风则是坐在泠的对面,他的淡蓝色的双眸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的风景。

列车启动了。岚风把脸贴在玻璃上,好像要穿过玻璃跑出去触摸大自然般。他看着窗户外漂亮到无法言语的风景。回想起当自己家小时候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的时候,也是呆在自己房间的窗户边看看湛蓝的晴空,想象着自己遨游在天空之上的感觉。

这对于岚风来说已经是非常美妙的一件事了。

当岚风缓过神来的时候,到目的地还要一下午。这也难怪泠备足了许多的资料和小说来打发无聊的时间。

岚风有些无聊地坐在凳子上东张西望。而则是泠戴着蓝色眼镜,看着魔法专业的书籍。

过了一段时间,泠摘下眼镜把自己的书本放回到鞍包里。她伸了个大大地懒腰并打啦个哈欠。

“泠昨晚为了去中心城忙到了很晚哦,该补觉了呢。”岚风伸蹄子去拍拍泠的小脑袋。

“略略略,好啦~”泠对着岚风吐了吐舌头。泠摘下自己的耳机后躺在了舒适的软椅上,过了好一会才呼噜噜地睡起觉来了。

岚风又等了好一会才敢过去把自己的外套套在泠的身上。因为岚风知道泠的睡眠很浅,所以在套好外套后,就呆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的风景,生怕自己的一个不小心吵醒了泠。

“唉,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他单蹄撑着脑袋,看着一望无际的平原,内心有些不知所措。

离家之子终会有思念家庭的一天。依椿虽然恨他,甚至想动了杀心,但岚风也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小时候经历的事情已经不能再改变了。

伴随着耳机内的音乐声,不自觉地趴在了桌子上,慢慢进入了梦乡…

 

                    插曲:   夜雨下的悔恨(岚风背景故事篇)

                          

“岚风,该准备出发了。”一位年老的雄驹说道。

幼年的岚风在自家花园下对着面前那破烂不堪的稻草马练习着自己学过来的剑技。

他挥舞的剑刃上环绕着深蓝色的火焰,而垂挂在岚风胸前的魔法石也格外的明亮。岚风的耳朵动了动,听见声音后马上把剑刃收回剑套内。开心地朝着老者奔来。

他是一匹有着绿豆灰鬃毛的淡黄色雄驹,淡蓝色的双眸不停的注视着岚风的一举一动。而今天老者为了出席岚风的比赛,特意换上了长袍衫。

“嗯嗯,我呀,已经准备了很多天啦!”面前的小雄驹用魔法漂浮着一把冰蓝色的剑刃,不断的在老者面前舞动着剑刃,展示着自己新学来的技巧。

“呵呵,你小子就是不识好歹。明明这么危险的事情还很高兴。”老者低头看着面前岚风说。

“唉呀,反正大姐和大哥们都去过啦,不都好好的回来了吗。”岚风并没有太注意老者说的话,反而摆出了很期待的表情。

“岚风啊,你到时候就靠你自己了,什么事都要自己做决定。切记,保全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老者道。

“啊…什么呀。我会的,相信我。”岚风说着就跑过老者的身边,来到花园的门口处拿起自己的鞍包。

“走啦,还有一场比赛等着我去赢呢。走啦走啦。”岚风背起背包,在老者面前挺直了自己的胸脯并不断催促着老者。让他赶紧带自己前往竞技场。

“唉…小孩子就是活力充沛。”老者对着面前蹦蹦跳跳地岚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带着岚风走向了被黑暗笼罩的森林内。

很快,两匹小马走到了森林深处一个被荒废许久的塔楼。塔楼上的藤蔓一层一层环绕着,看起来随时可能倒塌的样子。

老者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打开大门走了进去,岚风也紧紧贴在老者身后。

巨大的图书馆映入岚风的眼帘,虽然样子已经十分破旧但是眼前的这种震撼感还是给予岚风内心不小的影响。

“哇哦…”岚风一边走一边看着四周的场景。岚风突然身体一震,看见了某个阴森森的角落里躺着一匹没有头骨的小马骨架与一把生锈的铁剑,周围也有明显的血迹。

“岚风,不要东张西望,这地方不是很安全。”老者加快了蹄步。岚风愣了愣,赶紧追上了老者。

很快两匹小马来到了一扇阴森森的房间。看到眼前漆黑一片的房间,岚风下意识的拉拢下耳朵,有些抗拒的退了几步。

老者蹄子凭空亮起绿光,绿色的魔法团抓住岚风的两个蹄子硬生生的把岚风拖进去。随后老者也跟了进去。

“你别用魔法,看着我就可以了。”老者道。

“嗯嗯…”岚风有些站不稳,身子有些发颤,不停的环顾着四周。

老者用拐杖敲了三下地面,地板上亮起来了一个巨大的五芒星阵。

顿时,房间被绿色的萤光照亮起来。岚风看着那如同星星般的荧光,朝着其中一个举起自己的蹄子。

下一秒,周围的荧光在一瞬间消失了,再一次陷入了黑暗。

不过与之前不一样的是,这里响起了如同市场般的喧闹。

“爷爷?我…?”岚风有些搞不懂现在的情况,在这黑暗的四周晃来晃去。岚风想用魔法照亮四周,却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样都无法使用宝石。

经过岚风的一番折腾,岚风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阴暗的房间内。岚风拔出剑,准备使用暴力破坏这个地方。

“有请下一位,岚风。”

岚风听到声音后愣了愣。突然眼前划过一道白光,强烈但太阳光然让岚风无法在短暂时间内睁开自己的双眼。

突然!岚风的肚子处传来一阵剧痛,自己翻倒在地,感觉有什么东西把岚风压在蹄子底下。

岚风强逼着自己睁开双眼。在一片模糊之中,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张血盆大口,正在朝着自己的脑袋撕咬。

“影子?!”岚风后蹄一蹬,给面前的影子肚子踹上一蹄!对方翻滚在地。

岚风趁机站立起来,胸前的魔法石闪耀起来。他漂浮起剑刃,奔跑到影子身旁,用剑刃插进影子的腹部。

“这里怎么会有被煜感染的木狼精?等等……”岚风一个转身,看着身后多出来了三只嘴巴里滴着鲜血的影子,而它们的后面是另一只被活生生咬掉半张脸的尸体。

岚风不敢多看尸体几眼,怕扰乱了自己的思绪。这种情况下,岚风选择漂浮着剑刃一边后退一边观察着三只影子的行动。

在这个圆形的角斗场内,岚风很快就退到了死路,三只影子已经形成了包夹的形式。

“嘶…这么麻烦的嘛”他不停舞动着魔法团内的剑刃。每一次尝试突破一只,都可能被另一只扑倒然后咬死。岚风可不想自己变成刚刚那只小马的惨状。

此刻,中间的影子按耐不住朝着岚风奔跑的时候扑过来!

他抓住这个机会,俯下身子的短距离的冲刺让自己能够躲过飞扑,并到达最左边影子的身旁。

这只影子张开嘴巴对着岚风撕咬,却被一个侧闪躲过咬击。而岚风挥舞着剑刃一下划破对方的喉咙!在对方倒下之时在脑袋上补上一刀。

他转眼将注意力转到右侧影子身上,而它已经冲刺到自己身边。

岚风向后倾倒,对方扑了个空。岚风赶忙站立起来,撞击身后的影子。

它后退几步,在它反应过来的时候,剑刃已经捅破了他的胸膛。

现在竞技场内只有最后一只影子。岚风举起沾满黑色液体的剑刃用着剑锋指着最后一只影子。

“把你烤了!”

看着面前落荒而逃的影子,岚风松了一口气。

而刚跑到牢笼内的影子却传来了一声哀嚎。

岚风警惕地俯下身子摆出了应战的姿势。

“精彩精彩啊。恭喜你,通过了第一关。接下来是各大家族之子的*切磋*时间。你会有几分钟的时间来打理自己,祝你好运。哦对了,还有两场比赛。”

岚风明显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这样的话是通过内心交流的!?

自己有一些捉摸不透。不过现在也不用管那么多,莫名其妙的开始已经够烦马的了。现在岚风要做的就是修整自己,让自己更加的精力充沛。

这时候岚风盘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吸着自己最爱的牛奶,一旁还是几块面包。

 

“妈妈呀,真的好恰。面包加牛奶简直是美味啊。”

“我也觉得”

“?”

“?”

岚风回过头,看见身后的一只小马与自己一样,坐在地上吃着面包配牛奶。淡蓝色的身子加上白色的鬃毛,感觉到有一丝的眼熟。

“噗!”岚风赶紧吐掉嘴巴里面的面包,扔掉还没有喝完的牛奶。迅速地整备自己。

“咳咳咳,不算。马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心里慌!打架可以,不要浪费食物。先吃完!”对面的雌驹一边嚼着面包一边对着岚风喊。

听到这个后,岚风放下了干扰视线的沙子。转头看向洒在地上的牛奶。有些呆滞地蹲在地上,看着被自己扔掉的牛奶,开始后悔自己怎么没有快点喝完。

没过一会,雌驹就吃完了食物。

“咳咳咳,弄完啦,该开始了!”雌驹拍拍自己的蹄子,终于把脑袋转了过来。

岚风皱了皱眉头,看着不远处那只白色体毛淡蓝色长发而且扎成马尾的雌驹,她的双眸是水灵灵的紫色。

“塞拉斯提亚在上。这地方会有雌驹来?不会吧。”岚风不停观察着面前这位与自己差不多大的雌驹。

“雌驹怎么了?我把你头掰下来都可以。”雌驹回复道。

“暴力狂…”岚风小声嘀咕道。

“我叫兰羽,请多指教。”

“岚风。”

“那好岚风,请你准备好了。这是敬你的战士礼仪。”雌驹俯下身子。

“哎呀,别管那么多,我面包还没吃完。”岚风把魔法团按在剑柄上,蓄势待发。

“哈哈,好。解决掉你,那我也可以继续吃了。”兰羽回复道

 

“可以。等等…解决!?”岚风还没说完,竞技场另一头的雌驹眨眼间把魔法团变成一把暗紫色的长弓。

她拉起弓弦,一股紫色的魔法聚成一团形成两发箭矢朝着岚风射来。

岚风见势不妙,向右侧闪。

躲开两发箭矢后朝着兰羽冲刺过去。在这过程中,岚风成功运用自己的剑技格挡开几发箭矢。

但不妙的是,兰羽箭矢上的力量越来越大,到最后根本不能尝试格挡。幸亏岚风发现的早,不然下几次攻击肯定让岚风脑袋开花。

他不得已往后退,但是越拉开距离岚风越占劣势。他咬着牙,不停闪躲着兰羽射来的箭矢。

有一刻,岚风抓住兰羽失误的间隙,凭借自身的速度到达了她的身旁。

他俯下身子躲过她最后一发箭矢。举起剑刃对着她的胸口横砍!但对方就好像知道攻击一样,向后倾倒躲开岚风的攻击。

她拉起弓,一发箭矢擦过岚风的脸庞,冲向天空。

“哈…哈呼…”又是连着躲避了几下攻击。岚风的体力已经开始慢慢透支了,如果还不能解决她的话…岚风晃了晃脑袋,一个危险想法出现在岚风的脑海里。

“认输的话,我心情还不错,指不定只让你残废。”兰羽嘲讽道。

“哈哈,现在是不是还为时过早呀,臭妹妹。”岚风回应道。

岚风把剑刃收回自己的剑套内,偷偷抓起一团沙子,藏在自己身后。

“认输了?”

“哈?还早着呢。”

刚说完,岚风俯下身子,用着自己最快的速度接近兰羽。此时魔法团开始洒落沙子。

“哈,当我傻子?我看不见你抓的沙子?”

“别误会了哦…”岚风胸前的宝石亮起了耀眼的白光。兰羽朝着岚风射出箭矢,岚风再一次灵活地躲掉。

“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撑多久。”

兰羽举起自己的蹄子就在瞄准岚风的一瞬间,沙子已经洒落完毕。

岚风翻滚了一小段距离,在地上贴下一张纸。就在那一瞬间,兰羽射出了自己的箭矢!而岚风身子前突然冒出了一道火墙,魔法箭矢在一瞬间被火焰化为乌有!

“什么!”兰羽急忙蓄力起第二发箭矢。可这一切都太晚了,在火焰消失的一瞬间,岚风的剑刃已经出鞘,剑刃上环绕的火焰已经袭向兰羽!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的响起,宝石的碎裂定下了这场比赛的输赢。

兰羽愣在原地,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她看着自己的宝石一点一点的碎裂,跪倒在地上。

“不要……不要!”她猛的回过头,看着岚风。跌跌撞撞的跑岚风的身前,跪倒在地。她撕扯着岚风的衣服。

岚风回过头看着她惊恐的神情。

“杀了我…杀了我!快点!杀了我!”兰羽乞求着岚风。她跪倒在地上,眼眶已经被泪水沾湿。

“等等,为什么?”岚风疑惑不解地看着兰羽。伸出蹄子把兰羽扶起来。

“杀了我啊!杀了…”在蹄子碰到她的一瞬间,兰羽消失在了岚风面前。

即使是对方已经消失,但自己仍然能依稀能回想起兰羽的表情。

岚风看着地上逐渐消失的宝石,脑子突然出现一个锁头。

“兰羽…我的头…好疼…”岚风捂着自己的额头,脑袋隐隐作痛。嗡嗡响的声音不停的回响在自己的思绪中。

几滴眼泪不自觉地涌出,滴在碎裂的宝石上。

“接下来,有请两位胜利者进行总决赛。这次的准备时间较长,大概为一小时左右。请两位参赛者,做好准备。”

“为什么…她是谁?我为什么会哭?”岚风使劲用蹄子抹干眼泪,想尽方法止住眼泪。但是眼泪就像被打破装满水的缸被打破一般涌出。

看着破碎的宝石,岚风的脑海中划过一句话。

“笨蛋,我相信你可以保护好我的。”

thumb_up 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