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KAWORU
KAWORULv.2
陆马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逆转是魔法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逆转的铁锤——2

chrome_reader_mode 5,494 event 8 天前 thumb_up 1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9 forum 3

   2

  我随着星光一起向着小马谷的街市走去。

  她和我说,过去每一年的送冬节都是很糟糕的。但是自从暮暮来了以后,这里的送冬节变得更加具有观赏性了。

  天马们不用再担心不能及时清理乌云,陆马们不用再担心不能及时清雪,冬眠的小动物们不用担心会睡过头,还有各种各种……等一下,那岂不是公主来之前一事无成???

  “为什么公主来之前要担心那么多事情?”

  “额……我也不知道。”她也很疑惑“我之前没想过这些问题。”

  “在她来之前没有小马来主持吗?”

  “有的,小马谷的镇长。”说着,她指了指现在正在不远处的演讲台上演讲的一匹带着眼镜的暗金色的雌驹。

  离得有些远,我不太能听清她在讲些什么。但是看上去,她的演讲非常的鼓舞马心。台下的那些排成了一队又一队的小马们原本还带着清晨的些许倦意,在听到她的演讲后,一个个都睁开了炯炯有神的眼睛。

  “真不愧是镇长。”星光笑了笑“她的话总是那么鼓舞马心。而我的任务,就是在之后指挥他们去干活。”

  听上去像个独裁者……

  这时我突然注意到,好像有一些群体并不属于小马谷,有的甚至不属于小马国。

  小马谷的小马们都或是穿好了制服,或是在腿上绑上细绳子,或是戴着各色的帽子,以此来区分自己需要进行的工作。

  在空中的天马们,地上的陆马和独角兽们,他们都像棋子一样在名为市政厅广场的棋盘上整齐排列,整装待发。小马驹们也穿上了可爱的制服,组成童子军,故意扭曲着自己的五官,想表现得更加庄严,更加成熟。但这只会让他们原本就可爱的脸蛋变得更加惹马恋爱。

  那些站得远远地,只穿着保暖的服装的,想必是游客。我才想起来在下火车的时候的拥挤,很多小马都在这一站下车。不同于我和老师这样来寻求帮助的,都是来观光的。

  除了小马,还有其他种族。

  比如独自站在小马当中的一只幻形灵,那是在去年才成为小马“朋友”的种族。在星光拯救了公主们还有和谐之源的持有者之前,我们和幻形灵几乎可以说是世仇。想不到,这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幻形灵已经到了可以来小马谷旅游的程度,他们出现在这里,我还真有些不适应。

  哪怕是现在,有小马提到幻形灵,我脑袋里首先想到的,还是他们张牙舞爪,肆无忌惮地吸食小马们爱意的样子……

  “看哪,是幻形灵!”星光看到这样的一幕,反而感到非常惊喜“谢天谢地,看来索瑞斯做得还不错。”

  索瑞斯是星光的好朋友,他们一起拯救过小马国,是小马国家喻户晓的一件事。现在,索瑞斯是幻形灵的国王。我猜他应该为小马国和幻形灵的和平共处做了很多事情吧?

  可是,之后发生的事情,让我知道一切没有那么简单……

  “幻形灵滚出小马谷!!!”

  不知是谁喊出了这样一句话,一时间让那只幻形灵成了现在的焦点。他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小马们向他投去的目光让他明显感到很不安。

  “残忍又无情地苍蝇,不配踏入小马国的领地!”

  还是那个声音,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时大家也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源头。只见一匹深褐色的陆马从游客之中走了出来,这匹小马看上去非常神武,外贸年轻,可戾气冲天。他皱着眉头,目光直视着那只幻形灵。从他身上散发着极为沉重的戾气,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极为沉重,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

  他一步又一步地走向幻形灵,和他相比,那只幻形灵就显得极为可怜又无助。那只幻形灵好像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又不知自己该如何应对。

  “你给我站住!”

  我身边突然闪过一道光,星光用瞬移魔法到了幻形灵和那小马之间“你不该这么做的!”

  那小马低头看了一眼星光,不生气,反而笑了出来。

  “哦~看啊,这不是星光熠熠吗?那个同时拯救了小马国,还有幻形灵的大英雄~”

  星光的知名度很高,那匹小马一眼就认出了她,可是语气中缭绕的冷嘲热讽,从头贯彻到尾,极度嚣张。

  “……”星光愣了愣,似乎不是很理解他要表达什么

  “为什么你要救这些苍蝇!!!”

  这小马突然红着眼睛吼了出来,那歇斯底里的狂怒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所有的生物都值得被拯救!哪怕是幻形灵!”星光却是完全不惧怕“索瑞斯帮助了我拯救了小马国!他是我的朋友!幻形灵也是我的朋友!而我不允许你对我的朋友做出这么无礼的事情!”

  “我永远也不会认同他们是我的朋友!”这小马咬着牙“幻形灵和小马国这么多年来,大战小战无数!中间牺牲了多少的小马!?岂能就这么一笔勾销?你知道他们在入侵坎特洛特是如何对待俘虏的吗?”

  他转过身,面对着围观的所有陆马“他们吸光了俘虏的爱意,肆意对他们实施暴力!逃窜的小马们死的死,伤的伤。雄驹、雌驹,连老驹、小马驹都没放过!甚至利用他们面对绝境时的家族团结之际,又以那时产生的爱作为自己的食物!”

  说着,他再次瞪向了挡在他身前的星光“幻形灵和小马的仇不共戴天!你对得起那些战士沙场的战士们吗?你对得起那些被杀害的无辜小马们的生命吗!”

  “我……”星光正想反驳,但是却突然语塞,只得咬着牙站在原地,死死地保护着身后还在因为害怕而颤抖的幻形灵。

  “铁炉!你在这里做什么!”这时,又一个声音介入了进来

  天空中飞下一个矫健的身影,一只天马从天而降,落到了那个正两眼发红的陆马身边。

  “我不是说了,不许你再说那种话了吗?”来的天马是一匹青蓝色的雌驹,有着银白色和蓝色相间的鬃毛。身材修长且协调,可爱标志是一个银色的旋风。只是看就能看出,她在天空中飞行时的身姿一定非常的矫健迅捷。

  只不过,她看上去让我有些眼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陆马只是咬着牙,愤恨的目光越过了面前这匹雌驹,看向星光身后的那只幻形灵“切,看在我女朋友的面子上,这次就放过你!”

  说罢,他转身就走回到了群众之中,还不忘回头瞪了星光和幻形灵一眼,向地上吐了口痰。

  “对不起!”这匹雌驹马上走到了星光和幻形灵面前郑重地道了歉“我的男朋友铁炉很无礼,他本来是一匹很好的小马的。只是,以前遭遇了一些不幸。”

  “没……没关系。”那只被恐吓的幻形灵却是笑了笑,虽然说话的声音还有些颤抖“我可以理解,我们幻形灵曾经的确做过很多错事。但是现在,我也希望我们能和平共处。”

  “真的对不起!”她再次低下头使劲地道歉“你能理解真是太谢谢了!”

  然后,她就朝着之前那匹陆马走的方向飞去了。

  想不到,小马国还有这样的小马存在。那个陆马,一定是恨透了幻形灵,又或者只是觉得幻形灵该为此付出代价。

  果然还是有一部分小马无法释怀当初幻形灵的所作所为……他们侵略,他们掠夺,甚至还欺凌弱小,几乎做尽了残忍的行径。直到某一天,双方都渴望和平的时候,我们这些受害者真的能原谅他们吗?

  我虽然抱有一丝乐观,但也不尽然……

  “那个小马实在是太可恶了!”

  距离送冬开始还有一点时间,我和星光,还有刚才的幻形灵一起站在演讲台下面,听着镇长在今年送冬的致辞。

  “我是真的搞不懂这些脑子有坑的家伙!他们只知道有小马在乎在战场上流了那么多血,就不知道我们为了和平付出了多少吗?”

  “有时放下仇恨,要比在战场流血难得多了。”那只幻形灵苦笑道“索瑞斯经常这样教育我们,他说的很有道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都很敬佩索瑞斯国王。”

  “唉~”听到他的话,星光有些心虚地叹了口气“说的是啊。”

  “我叫【斯科特】,谢谢你们能陪我。老实说,我觉得自己出来旅游这个主意糟糕透了。如果以后再遇到像刚才那样的小马,我不敢想象到时候会发生什么。”

  斯科特是一只墨绿色的幻形灵。他长得很高,有一双黑夜般深蓝色的眼睛,背上那半透明的翅膀,散发着淡紫色的幽光。头上的角看上去又宽又大,威武神气的很。

  如果按照幻形灵的审美基准,他或许称得上是族群中最美的那一只了。只是,他如此地眉毛,和那有些软弱的性格不太搭。气质看上去,也与他这刚强美丽的外貌截然相反,脾气实在是好过头了。被其他小马当众骂街,要是我,现在肯定已经怒火中烧了。

  “小家伙,别害怕,今后和姐混。下次他要是再敢欺负你,我就把他送到混沌空间去!”

  星光冷笑着,头上的独角发出点点星火,摩拳擦掌。

  不过,我和斯科特都清楚,她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镇长放下的演讲稿,宣布了送冬的开始。台下的小马们都拍着蹄子,高声欢呼起来。

  “哦!我得马上上台了,”星光还来不及好好感叹一番

  我这时才想起来,她来这里是有正事的。她要代替闪到了腰的友谊公主来指挥一下今年送冬节的安排,好像还需要她来领唱……

  “龙儿你先四处逛一逛,刚好你可以和斯科特结伴。因为小马谷最近的旅游业日渐发达,所以在这一天还是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可以做的。”

  “比如说?”我问道

  她没有回答,只是伸出前蹄指了指不远处有一个摊位。一匹粉色的小马坐在摊位的后面。她戴着宽宽的草帽,让小马根本看不到她的脸。

  一只冒着泡泡的烟斗从帽檐下伸出来,泡泡缓缓上升,在飞到摊位牌匾的位置时,泡泡空气中缓缓结冰,然后又一个一个碎裂开来。摊位笼罩在漫天冰晶织成的半透明幕帘后面,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异常华丽。

  “我是该从哪里开始吐槽好呢……”我猜我现在脸上写满了拒绝“那里怎么看都不寻常吧?”

  可等我把头转向星光时,身边的星光早就已经到了演讲台上,开始指导今年送冬的流程了。

  “看上去很好玩的样子!”斯科特却是两眼发光地看着那个摊子“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华丽的摊位!实在是太酷了!”

  我很想拒绝,预感告诉我,一旦我走过去,我的马生可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灾难之中,而且我的预感一向很准……

  不过,斯科特应该也是第一次来小马谷旅游,一定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他看着我,目光就像是迫切地希望我能带他过去。

  算了,去看看也没什么。就当是打发时间了……

  我带着斯科特来到了摊子前面,上面写着【友谊周边商城】六个大字。这是什么意思?

  “well~well~well~”还未等我问出来,摊位后面的小马突然发出了耐马寻味的声音“看来你们找到了这个地方,真是难得……要知道,这个地方数百年来,只有你们能完好的走到我面前。要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有数百年了!那时,博士还没有来到小马谷。那时,我还留着性感的直发。那时,就连天地都还没有初开。”

  “哇啊~好厉害!”斯科特信以为真地拍着蹄子

  我还保持着观望态度。

  “我猜,你们现在有一大堆的问题。不过那都不重要,我早就猜到你要问什么了。”她低着头朝我靠近了一点,好像在透过那个挡住她脸的帽檐看着我们“比如,你们想知道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究竟会卖给你什么?之后会有怎样一段冒险等待着你?老实说,我从出生开始,我无时无刻不在问我自己。但是,我却从来都没有得到答案。”

  “意义不明……”这是某种游戏吗?角色扮演?

  然后下一秒,她就突然把帽子扔到了天上,然后像是变魔术般拿出了几本书。这时,我才看到了这匹粉色小马的脸。

  一头蓬松又柔软的卷毛,像是涂在她头上的草莓味奶油一样,有着一双充满活力的眼睛。既称不上单调也称不上浮夸,却是散发着满满的元气。

  我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粉色小马不是友谊公主的朋友吗?记得,好像是代表乐观元素的那个……

  “本店出售友谊公主和她的朋友们的各种周边!我蹄子上这些,是关于她们的同人志!全都是根据《友谊日记》中真实发生的事情改编的,远道而来的朋友们请一定要看一下!”

  也不等我反对,她就一下子把一堆的书本堆到了我的面前。

  《友谊日记》我倒是听过,前段时间可是引起了不小的风波。这么快连同人志都有了?不愧是友谊公主,营销头脑也是一流的。而面前这匹粉红色的小马,她不就是那本日记里的萍琪派吗?

  我不禁也有了点兴趣,想看看到底改编成了什么样子。

  我接过了一本《虹林檎向——你奔跑过的森林》,好像很言情。

  另外一本名叫《厄运公主与噬身之蛇》,应该很有趣。

  《萍卡美娜屠杀小马世界》,这是剽窃吧?

  《马顿传》,那是谁?小马历史上有这家伙吗?

  《我的妹妹是友谊公主》……这书和月球单程票有什么区别啊喂!

  斯科特很喜欢,对着这些小说上的插画看的津津有味。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他其实是不懂小马国的文字,只能看图片。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喜欢这些书。

  萍琪在得知了斯科特是单独来旅游这件事情后,就把那些书作为礼物全部送给他了,没有收他一分钱。当然,因为全部都是送给斯科特了,我一本也没有看。之后我会找机会借来看一看……

  “那么纳布?你想要点什么?”

  “哈?”

  纳布是谁我不知道,但是她好像是对着我说的。

  “你的头盔和披风呢?为什么要来小马国啊?”

  “哈?”

  我还是没有理解她这句话的意思,这应该是我第一次来小马谷才对,为什么她表现的好像很早就认识了我一样?而且还加了好多奇怪的设定……

  “对了,我有件事情一直很好奇!”萍琪站到了桌子上,瞪着一双大眼睛直视着斯科特

  “什么事?”仿佛是因为她的态度有些太强势,让斯科特感到有些不安

  “你们幻形灵是怎么变成这么温柔善良的种族的呢?”萍琪问道

  紧接着,她又跳了下来,伸出蹄子,龇牙咧嘴,摆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因为以前,你们不是RUAAAAA~~~再就是GUAAAAA~~~要不然就是YAAAAAA~~~然后就开始扑上去吸取其他生物的爱意了。”

  “额……”不知是不是因为她的问题听上去有些太直接了,斯科特一时有些语塞。不过很快,他就做出了答复。

  “其实不止这些,还有GAAAAA~~~~~”

thumb_up 1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笔墨纸剑 Lv.3 独角兽
评论 逆转的铁锤——2

熏酱的错字没有了,爷青结(哭)

8 天前
KAWORU Lv.2 陆马
评论 逆转的铁锤——2

:ftemoji_twicrazy:

8 天前
pony瞿 Lv.1 陆马
评论 逆转的铁锤——2

我是贴吧的550915lxq,我有ft的账号了:laughing: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交叉故事

    希望晨曲

  • 喜欢故事杂烩集

    寒星与分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