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陆马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备战法考,随缘更新,摸鱼中。。。。

当天角兽魔力过载之后。。。

关于本作
短篇翻译
E
状态未知

assessment本作共 10,750 字

publish于 2019-01-22 发表

pageview被阅读过 1,033 次

loyalty共 8 人收藏

chat共 9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总星数

12 人评价

55 star

5
83% 4
0% 3
8% 2
8%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TIM截图20190121230229.png

                      当天角兽魔力过载之后。。 


                       作者:naturalbornderpy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25885/the-secret-to-alicorn-power

                                                                

                       译者:Zinogre


云宝和萍淇沿着灯光昏暗的大厅往下走,蹄子走在冰冷的石头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回响。在她们的两侧,是一排排木制的门,门上没有任何标记。

  萍淇边蹦跶边说:“我不认为带路的守卫走向了这边,云宝。”

  云宝翻了一个白眼,“你这就说到点上了,萍淇。你真的想花费你整个下午又逛一遍坎特洛特城堡吗?然后听着向导说那些一成不变讲话,介绍‘为什么这个王座是如此重要!’又或者是‘这个是史上最好的地图!’我的意思是,我知道暮暮想要我们多学一点东西,但是。。。这已经是她第四次安排我们来参观了!我自己都能认出路了!”

  “所以,你就反过来把我们弄迷路了?”

  “嘿!我们可没有迷路,萍淇,这是探索!”云宝瞥了一眼昏暗的走廊,焦躁地揉了揉后脖颈,“而且我很确定,随时我们就会遇到很酷~~~的事情,希望是在稍微亮一点的地方。。。”

  “很酷~~~的事情?这个写着‘禁止进入!’的门算吗?”

  云宝转过身,盯着那个走廊里唯一贴着标签的门:禁止进入。萍淇一般摒住了呼吸,“我有点纠结。”她承认道。

  “为啥子?”

  “我在纠结,我到底该不该进去,一方面好奇心促使我进去一探究竟;但理智告诉我最好不要这样做。在几百个门之中,就只有这个门有警示标志?我想,门的后面说不定是一番很疯狂的景象。”

  萍淇派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将门上的那个标记抬了起来,“什么警示?我咋啥也没看见?”

  云宝再次回头看向那个门,那个巨大的黑色标志如今写着。

  “甜甜圈通道”

  云宝笑着说:“这样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萍淇。”

  萍淇从她的鬃毛里掏出了一个五彩斑斓的甜甜圈,“现在我们带着甜甜圈,就可以进去啦!”

  “随你便吧。”云宝把一个蹄子放在了门环上,“我赌这个门一定锁上了。”

  然而并不是,门嘎嘎地开了,如同是关住了不幸的门一般,散发出了不祥的气息。

  “你知道,塞拉斯提娅公主的荣誉制度总有一天会事与愿违的。”

  穿过那个木门,两匹小马走了百余步,里面的空间如同不在城堡内部一般,她们越过了巨大的裂缝,蜿蜒陡峭的楼梯。随后另一个门挡在了她们的面前,上面写着。

 

  “慎重警告:禁止进入”

 

  萍淇派把这个警告改成了:

 

  “说真的,一定要带甜甜圈啊!”

 

  有着甜甜圈“带路”,萍淇一路小跑,跑到了一个房间的中央。这个房间似乎已经很久没有马来过了,肮脏而凌乱,布满了灰尘,地上没有马来过的蹄印。在她们进入房间的一瞬间,墙上的火把突然一起点燃,使她们能够看清周身的环境。直到她们看见了一个刻度盘—

  “一个刻度盘?”云宝竖起了眉头,“这些有着刻度的巨大石板是怎么回事?”

  萍淇赞赏地吹了吹口哨,“谁知道呢?但我想这应该和暮暮有关。”

  “何以见得?”

  “因为她的名字写在其中一个石板的上面。”

  云宝站在萍淇的旁边,在她们前面是一排石板,第四个则刻着暮光闪闪的名字。在石板的下方是一个圆形的表盘,从0到8。指针现在在5的位置停着

  云宝感到一股兴奋感涌上了她的胸膛,“你不会认为。。。”她逐个地看每个石板,并念出了上面的名字。

  露娜公主的刻度表是从0到10

  韵律公主的是从0到7

  甚至连风雪之心的刻度表也有,从0到2.

  “我的老天!”萍淇惊叫道,读出了第一个刻度表上的内容,“塞拉斯提娅公主最高可以到11!”

  “但,这个11代表什么呢?”云宝对这有点很不解,“或许数字和她们的年龄有关系?”

  萍淇如同瑶玲一般摇着她的头,“不不不,韵律公主的最大值比暮暮的少。而且现在,大多数的指针都指向5,只有风雪之心的指向1. 或许这个和她们的天角兽力量有关!或者是魔力?还是说角的型号(大小)?”

  揪着自己的下巴,云宝说道:“这说得通,当然我不是指最后的那一部分。她们都是天角兽,都有着强大的力量,这个表盘可以控制她们的力量。但为什么她们不把数值提高一点呢?有更多的力量有什么不好?如果我知道我可以控制我飞多快,我一定会立刻把那个数值调高的。”

  萍淇做了一个鬼脸,“我不知道,云宝,但物极必反。不信,问问吃了很多冰淇淋之后的我的脑袋就知道了。”

  云宝耸了耸肩,“只调动一个表盘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对吧?我的意思是,就我们所知,这个根本啥也控制不了。”用尽全力,云宝推动暮暮表盘的指针,直到指针指向8才停下来。完成之后,她累的长出了一口气。

  “五分钟之后,我们就调回去,成吗?如果这个东西真的可以控制天角兽的能量,我想最糟糕的情况也就是暮暮会用比平时快10倍的速度整理图书馆了。”

  “或者写一篇关于书籍完整历史的读书报告!”

  云宝咯咯地傻笑,“好吧。再暮暮之后我门再试试风雪之心的,接着是韵律,其次露娜,最后是塞拉斯提娅。尽管这个东西看起来又老又旧又破,但是我还是等不及希望有一些有趣的事情能够发生。。。”


暮光闪闪篇


  当他被暮暮的魔法随机地从小马谷的市场上传送回暮暮的城堡的时候,斯派克知道出事儿了。当他的屁股与城堡的地板来了一个快速的亲密接触的时候,他听到暮暮“吼叫”着发出命令,后者正在房间内快速穿梭,身后拖着一道残影,速度快到斯派克无法捕捉到暮暮清晰的身形。

  “你全记下来了吗,斯派克?”暮暮突兀问道。

  斯派克缓缓站起身,盯着暮暮面无表情的脸庞。斯派克确信今天的暮暮有点非比寻常。无论暮暮站在那里剧烈地抖动还是她的眼球中闪耀着的白色能量都很好地印证了这一点,同样,斯派克也不会想把爪子放在上面试试。“你的鬃毛今天似乎有些不同?”

  暮暮的鬃毛和尾巴如同愤怒的紫色熔岩一般在空中盘旋。

  很明显,暮暮无视了斯派克的问题,“你听到我所说的了吗?”

  “莫得(没)”

  暮暮烦躁地嘟哝了一声,而随之,房间里的窗户都被震碎,吹飞了出去。

  从桌子上取下一个卷轴和一只羽毛笔,斯派克开始尽力集中精神。

  “我不确定我的这些想法是从何而来的,”暮暮开口道,从房间的这头传送到那一头,身后留下一道道火焰的轨迹,“但突然,我开始有一种欲望,一种想要找到解决方法的渴望。”

  “解决什么的方法?”

  暮暮仰身大小,但不知怎么的,斯派克听起来就如同4匹小马同时在笑一样。“这难道还不明显吗?一种万用方法,能够解决一切事情的方法!一种从古至今,绝无仅有的,能够解决艾奎斯垂娅历史上的,当今的和未来可能面对的难题的方法!你可以理解为一把能够开启所有大门的钥匙!在开始之前,我需要一些东西:黑板,各类粉笔,咖啡,茶,奶油,糖,完全的安静,偶尔有点赞同式的点头,中间夹有果酱的曲奇,但果酱不要太多。你懂我的,完美的饼干果酱比。艾奎斯垂娅的命运就全靠这些饼干了!此外,我还要。。。”

  斯派克机械地重复着“写”这个动作,直到他的手臂通过疼痛这个信号向他抗议。整整持续了3分半,暮暮似乎才堪堪说完她的“万能方法。”

  但,斯派克真的无法理解暮暮的“万能方法”

  当斯派克正忙着判断“完美比例”的标准的时候,暮暮已经在黑板上写满了斯派克完全看不懂的数学公式。在数量繁杂的数字旁边,写满了小马的名字,城市的名字,日期以及事项,以及数不胜数的指向黑板中间的彩色箭头。

  唯一的空白仅存在黑板的中部。

  “你怎么做到的。暮暮?”斯派克怯生生地问道,“你进度太快了我完全跟不上。”

  暮暮一次又一次传送,不断地在黑板上留下数字。“这很简单斯派克,通过等式运算工作,我找到一种方法能够窥觑到未来,仅仅只需要一秒。在做之前,我就能预见到我未来要做什么,只要这样我就不会犯任何错误,浪费甚至一毫秒的时间。时间现在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斯派克如同之前那般点了点头,“但是你怎么就说出话来了,我可没有看见你张开嘴巴。”

  “心电感应,”她淡淡道,“在68秒之前我刚刚发现了如何正确地使用这个方法。现在我可以进行两手操作,嘴巴负责有关曲奇的事,同时大脑负责交流,然后现在。。。。”

      她戏剧性般地停止了话语。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是最后的部分!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唯一元素。。。”

      暮暮用她的粉笔的最后一部分在黑板上写下了最后一个单词的开头字母:L。她再次升起了粉笔,但随后却无力地放下。她的鬃毛和尾巴不再如同熔岩一般挥舞闪耀而归于平常;她的眼眸也不再是闪耀着白色的光芒,而变得和普通小马一样。

      暮暮慢慢地摊在地板上,“我。。。我刚才怎么了?”

      斯派克不安地走向她,“一劳永逸,永远地解决所有问题。。。而且还是用心电感应在交流?”

      “哈?别傻了,心电感应根本不存在好吗。而且,你和我说这些都是和解决问题有关的?”她昏昏沉沉地瞥了一眼巨大的黑板,“我看看啊,只有一个部分还留下来了,emmmm,‘L’开头。。我那个时候在想什么呢?菜豆?锂?图书馆?”

      斯派克翘了翘眉毛,“所以,那个代表了解决所有问题的方法的单词就是‘图书馆?’”

      暮暮耸了耸肩,“对我来说,的确是,但。。。”她随即叹了一口气,“我认为在我们继续讨论之前有必要先小憩以下。”

      “附议”斯派克开始帮着暮暮离开这间房间。

      “顺带一提,斯派克,有果酱饼干吗?”

      “果酱和饼干完美比例的那种?”

      “谁疯了会关心这个?我只是想要饼干而已,斯派克。”

 

风雪之心篇


      在给风雪之心的前额上一个午安吻并且把她放下躺着之后,日光耀耀知道事情有些不对了。他尖叫着后退远离了婴儿床。刚才那一吻,他感觉到自己如同亲了一个滚烫的炒锅。他开始不安地颤抖着。

      “你的鬃毛看起来有点不同呢,你对它做了什么吗?雪儿?”

      确实,小雌驹的鬃毛完全地改变了。此时她的鬃毛比她房间里的任何夜间灯都要耀眼。一秒钟之后,她嘴中含着的奶嘴融化了,融化的液体开始向她的下巴渗漏。

      日光耀耀打了一个寒颤,比上一次更加不安,“好吧,让我们拿一下你的质量更好的备用奶嘴。”他将塑料制的奶嘴换成了水晶制的奶嘴。。。随后他便离开了房间,顺手关上了身后房间的门。

      “希望一切在你睡醒之后恢复正常,”在冲向大厅之前,日光耀耀这样想着。

      目光回到风雪之心的幼儿房,小雌驹正安稳地沉睡着,她翻了个身,似乎睡得更熟了。

      在过去得三个月里,风雪之心不断地经历着同样的噩梦,在梦中,一只有着不可名状的眼睛和肢体的怪物一直在追逐她。那一天下午的梦境刚开始并没有任何变化,那只怪物总是能够出现在她的面前,不论她藏在哪亦或是做了什么。

      但随后,一阵能量洪流改变了一切。

      如今,突然地,那个怪物变成了猎物,成为了被追逐的对象。(一转攻势)

      当那个怪物在梦境世界中疲于逃命时,风雪之心咯咯地大笑着。她原地思考了一会之后,整个梦境世界顿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他们两个被锁在了水晶帝国—梦境版的城堡里,此时外面正是漆黑的夜晚,狂风呼啸,电闪雷鸣,大雨磅礴。那只怪物在原地颤颤发抖,两只不对称的爪子正捂着歪斜的嘴巴。当一道闪电劈打下来之时,它站在一扇被雨水浸湿的窗户附近。伴随着闪电带来的一瞬的光芒,它似乎看见了一个漂浮的小雌驹的剪影,随后它连忙跑到了另一个房间。

      它藏到了一个衣橱之中,祈祷着那匹小雌驹不会发现它,它祈祷着,直到那匹小雌驹不费吹灰之力便打碎了衣橱的大门,并准备给予它最后一击。幸运地是,对于那个怪物来说,在那个紧要关头,小雌驹似乎累了,并仅仅打算将那个怪物传送走,而不是给予它最后一击。

      至于传送到哪儿?风雪之心才不在乎呢,只要把它送走就行了。

      现在她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不像。。。

      梦境之外,日光耀耀正开心地享受着他从水晶帝国餐厅购买的三明治。他坐在城堡的露台上,漫不经心地看着马来马往,无论是游客还是这里的常驻民。他决定等他吃完了这一个三明治,就回去看看风雪之心。当风雪之心睡着的时候,还会发生一些最糟糕的事吗?

      就在这时,一个明亮的传送门突然出现在大街上,一个完全由噩梦组成的生物出现了。周遭的小马们发出了刺耳的尖叫。而那只怪物同样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同时沿着路跑着,每隔几秒都在回头确认,似乎有可怕的东西在追着他一般。

      日光耀耀叹了一口气,三下五除二解决了他的三明治。

      令他感到悲伤的是,干草薯条要一会再吃了。

韵律公主篇


      当韵律公主走进他们的卧房的时候,银甲闪闪就知道事情有点不太对。或许“进入”这个词在这里用不太恰当。韵律没有用大小完全合适的门以及与门适配的门把手,而是决定“砸”开一条道路,打穿了4英尺厚的固体水晶和石头。

      银甲站在他们的床前,转头看着韵律,“看起来门出了一点问题是吧,嗯?”他语气友好地问道,“结婚纪念日快乐,顺带一提,我一会儿就换好衣服。”

      韵律站在原地不动,眼睛死死地盯着银甲。她的鬃毛和尾巴在空中不断盘旋,周身不断闪耀着金色的光环。

     穿过房间,银甲穿上了他最好的制服。“有一整天让我们两个马一起度过真的很好,尤其是在经历了风雪之心以及其他那么多事情之后。”他转向她的妻子,“准备好去看戏了吗?我们或许会到的有点早,但你懂我的,我总是喜欢在那里找一个好位置并且准备一些零食。”

     韵律点亮了她的角,随即银甲闪闪的制服四分五裂,化为碎布落在地板上。

     银甲的视线从他被毁的制服转回韵律。“或许你是对的,这件制服对于去看戏来说过于正式了。去看戏和我们主持皇家聚会以及其他正式场合不一样。顺带一提。。。你对你的鬃毛做了什么吗?我爱死这个改变了!但我们应该。。。”

     在韵律的角的又一次闪烁之后,在韵律进来时制造的洞前面的一张桌子和六张椅子化为了粉碎。一个响亮的叮当声之后,银甲知道正常进入这个房间的门已经被紧紧关上了。

     笑着点了点头,银甲告诉她,“现在我知道你为何而来了,自从上一次我们美美地睡了一个午觉之后,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在他身后,他们房间的所有枕头和床单都被粗鲁地扔在房间的各个角落。

     银甲再次试探性地问道,“来一场史诗枕头大战?”

     眨了眨眼睛,韵律飞越了整个房间,并且在随后2分半里,所有处在北方冻土的小马都感受到了一股深入灵魂的纯粹由爱意和幸福组成的能量波动。这件事成为了接下来一年的小马们的谈资。

     不过看起来银甲情况不太妙,下一次他正常工作已经是两个星期之后了。


露娜公主篇


     当霹雳看见星占的时候,他就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星占,是露娜身边的一只夜骐守卫,他一动不动地站着,脸色苍白,和身上那件蓝色的大衣形成鲜明对比。星占舔了舔他干燥的嘴唇,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坎特洛特城堡的大型餐厅。

     露娜公主走进了餐厅,周围的说话与谈论的声音渐渐消失了,房间渐渐安静下来。

     霹雳捅了捅星占的肋骨,“你是打算把她约出去还是有其他打算?”

     星占猛地一颤,“啥。。。啥?约谁。。。啥?今天的甜点是布丁吗?”

     “别把我们都当成二愣子,”霹雳告诉他说,“大多数的守卫都清楚你内心的小九九。你肯定在计划着什么”

     “计划?”

     “嗯哼,比如约露娜公主出去。”

     “露娜公。。”

     就在此时,霹雳粗鲁地将蹄子塞进了星占的嘴巴里,成功让他闭嘴。

     霹雳摇了摇头,“午休时间太短,我可没时间听你的长篇大论,所以让我们开门见山把。你已经当露娜的个马护卫三年了,对吧?”

     星占点了点头,他没法说话,因为霹雳的蹄子依旧塞在他的嘴巴里。

     “那她反过来很喜欢你这件事不就是很他妈的清晰了然的吗?是谁总是为她加班?当她需要完成一些特别命令的时候,谁是第一马选?谁又是第一匹在暖心节接受她的亲吻的守卫?”

     星占思考了一下,随即又点了点头。

     “现在我要把蹄子拿出来了,记住,不准发牢骚。”

     霹雳如同说的那样,拿出了蹄子,星占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巴。“之前你在做户外练习,对吗?”星占问道,从牙齿间掏出一片草。

     “我刚才听到的算是牢骚吗?”

     “不。。。但是。。。”星占降低了他的声音,同时靠近霹雳,“我的意思是。。。我们在这里讨论的可是露娜公主。那可是公主!天角兽!尊贵的皇室成员!她控制着整个月亮!”星占停了下来,颤抖着吸了一口气,“你知道我可是压力山大。。我该怎样去追求这样一匹小马呢给她买一杯咖啡?或许如果我是一个王子的话,事情才会这么简单,但。。。”

     霹雳剑眉一挑,“露娜公主曾经‘审阅’过很多个王子,但是你知道在这些蠢蛋中有多少个被露娜公主因私马要求邀请他们去露娜的卧房吗?”

     “我咋知道,没有一个?但是当我过去的时候,仅仅是因为露娜想要我帮忙抓住一个在房间里撒野的飞蛾。但往往当我赶到房间的时候,飞蛾已经不在了,房间里只剩下露娜和我---”

      当星占戛然而止时,霹雳暗自点了点头,“到现在他才发现他有多迟钝。”

      “你好啊,星占。”

      星占转过身,发现露娜公主就在距离他仅仅只有几英尺的地方看着他,而霹雳则是往后退了几步,给他们留下了一些空间。

      “昨晚真平静呢,”露娜漫不经心地说,“我真心希望他们今天的饭后甜点是布丁。”

       星占张了张嘴,但却吐不出一个单词。他挣扎着吸了一口气。

       霹雳站在星占的正后方,尽他最大的努力让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他的朋友。

       “来一杯咖啡如何,公主?”星占---或者说是霹雳这样说道。

       露娜立刻喜笑颜开,“那还真的不错!在清晨小憩过后,我就可以享受一杯又好又浓的咖啡。”

       星占跟着在前面带路的露娜,他们一起来到了一个差不多在餐厅中心的桌子落座。露娜飘来了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随后将自己的那份一饮而尽。

       露娜心满意足地长出了一口气,“我希望我并不是那么的惹人注目,星占,但我开始相信你并不是那么在意我的陪伴。老实说,当你总是成为焦点的时候,过日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甚至就算是如同这个一样简单。。。。emmmm。。。你把这个称为什么?”

       “约会?”霹雳漫不经心地走到星占的背后,代替他说道。

       露娜笑了,“我可从来不知道你不动你的嘴巴也可以说的这么好,星占。这可是一种天赋。话说回来,我很高兴你将这个称之为。。。约会。我已经很久没有正常赴约了。”

       露娜将其中一只蹄子放在了桌子上,另星占自己惊讶的是,他居然把那只蹄子抓住,往自己这边稍稍。

       突然,他感到一片平静。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他甚至发现自己能够自己说出话而不需要霹雳的帮忙。

       “我很高兴你能赞同我的观点,公主。”

        “叫我露娜就可以了。”

        “让我们回答你早些提问的问题,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今天的甜点是苹果片”

        突然间,一切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露娜抓住星占的那只蹄子变得如同石头一般死灰;她的眼眸燃烧着苍白色的光芒并开始冒烟;她的声音在整个餐厅以及相邻的走廊里回荡。

        “没有布丁!?他们想要毁了我们还没有开始的约会吗!?”

        星占被露娜的声音震得头昏脑胀,他脑中唯一能够想到得话是----

        “你对你的鬃毛做了什么吗?”

        超荷露娜声势不减,“约会乃为第一步!紧接着我们就会成婚!然后就是后代,乃为两只小雄驹和一只小雌驹!三个月一次假期!我们将拍数不胜数得照片填满相册!午夜在花园中来一个浪漫的散步!约上韵律和银甲来一次浪漫的情侣周末!我们的爱就如同黑夜那般,永存!”

        这句话既是开始,也是结束,说罢,只剩下一个精疲力竭的露娜盯着桌对面吃惊的星占。露娜放开了星占的蹄子,转向看着她的咖啡杯。

        “下次我保证只会点没有咖啡因的咖啡了,星占。。。。。如果还有下次的话。”

       霹雳再一次走到呆若木鸡的星占的身后,学着他的声音回答道。

       “我同意,我喜欢花园漫步。”


塞拉斯提娅公主篇


        当她的蹄子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杯子,杯子就化为粉碎之时,塞拉斯提娅公主知道有些事情发生了。随后,她轻声喘气便打破了她身后的玻璃。下一个倒霉的是她身下的椅子,散落在地上。尽管她之前也有从椅子上跌落下去。

        霎那间,塞拉斯提娅知道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在坎特洛特城里,有马发现了天角兽表盘并且打乱了上面的指针。闯入者胆敢蔑视她的权威。

        塞拉斯提娅感觉到她应该是处于最大魔力值的状态并打算测试一下。她眨了眨眼睛,结果是外面的一棵树就此着火。她再次眨了眨眼睛,那颗倒霉的着火的树被不费吹灰之力地连根拔起,被扔到了外太空之中。

        嗯哼,她目前绝对处在最高力量值。刻度肯定是处在11级。

        考虑到她目前所在的位置,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感谢您能够驻足停留并且为孩子们读故事,公主!”孤儿院的院长说道,“想想两周前这个孤儿院就完工了,而且资金来源全是善款!我们甚至还为无家可归和有需要的人留下了十几间空房。哦对了,还有一个可以用来做饭的厨房!这个建筑简直就是我们的救命稻草。真希望在来年里,这个情况能够保持不变,一直维持下去。”

         塞拉斯提娅,尽可能地小心,看向了孤儿院的院长。

         现在的情况导致塞拉斯提娅完全不敢说一个词,她只能以轻微地几乎看不见的幅度点了点头。

         远处的山被拦腰折断。

         “对了,”院长继续道,“你对你的鬃毛做了什么吗?公主?和以前相比变得更加。。。狂野,我几乎以为鬃毛要脱离你的控制了!感觉它随时都会燃烧起来。”

         “哈。。。”塞拉斯提娅低声细语道,这却导致了墙上每一个彩色的海报和绘画都从墙上脱落下来,在空中着火并且化为了灰烬。

         与她坐在同一间房间的还有二十几只小幼驹,都在耐心地等待着公主开始给他们读故事。而对塞拉斯提娅来说,这可完全是一个不妙的主意。塞拉斯提娅必须得拖时间等到她的力量完全消散。

         “额,公主?”院长说道,“在你开始之前。。。”

         干得好!塞拉斯提娅这样想着。

         “这匹小雌驹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只要不要让我动或者说话,一切都好办。

         “她想要得到来自公主的抱抱,可以吗?”

          除非你想要你的脊柱六个地方产生骨折。。。。塞拉斯提娅暗自想道。

          塞拉斯提娅感到有更加不妙的事情要发生了

          哦豁完蛋。。。。她想要打一个喷嚏。

          在力量等级11的时候打一个喷嚏?

          站在她旁边的小雌驹已经忍不住了,她伸出两只前蹄,抱住了塞拉斯提娅的身体中部并加大了拥抱的力度,被这样一刺激,塞拉斯提娅忍不住把那个喷嚏打了出来。

          该死,在一切消失之前,塞拉斯提娅这样想着

 

          两只马一起,萍淇和云宝把塞拉斯提娅的表盘指回了5。

          “嗯。。。”云宝皱着眉头说,“其实我觉得这蛮没有意义的。”

          “那我们刚才听到的爆炸是怎么回事呢?”萍淇问道。

          “大概和我们无关吧。走吧萍淇,让我们看看今天的餐厅有没有布丁提供。几分钟我还听着有马嚷嚷着有关这个呢。”

          “别着急!

          砰地一声,露娜公主和塞拉斯提娅公主进入了这个布满灰尘地房间,两马(指公主)地表情似乎被“预设”了为“喜怒无常。”

          “看起来你们是完全无视了我写的警告啊!?”塞拉斯提娅训斥道。

          “什么警告,公主?”萍淇问道,“我的意思是,除开那些门上我们完全忽略的那些。”

           塞拉斯提娅指向她的表盘,在刻度“5”的旁边有一个便利贴,上面写着:“非战争时段或者耗耗斯坦举行了另一个排球比赛时间段内,禁止调到5以上。”

           “噢,这这这些警告啊!”萍淇呼喊道,“很不幸,直到现在我们才看到它,诶嘿。”

           “你要庆幸,当那个喷嚏打出来的时候,我成功把孤儿院里所有的小马们都传送走了,”塞拉斯提娅不满道,“他们都安全了,不像我呆着的那个孤儿院,后者所在之处,已经仅剩下燃烧着的大坑了。我不在乎你两用什么办法,但是你们都要为孤儿院的重建负责,完完整整地,将孤儿院变回原来的样子。”

          “我们该怎么样筹到那么多的钱啊?”云宝哀鸣道。

           塞拉斯提娅皱起眉头,“你们一个是闪电飞马的成员,另一个则在一个名气很高的蛋糕店工作,我想你们会有办法的。”

          “说起闪电飞马,”露娜打断道,“作为你惩罚的一部分,云宝黛西,你得给我带两”

张你们下一次表演的前排票,以及一声问候。”

          “两张票?你还要带谁一起去?”

          “不关你事,”露娜小啐了一口,随后指向萍淇,“然后你要给我们做布丁,数不胜数那么多。”

          萍淇摆了摆蹄子,“你管这个叫惩罚?我更原意把它称为周三的日常生活。”

          露娜得意地笑了,“我说过这只是你惩罚的一部分。”

 

          坎特洛特的地牢既阴冷又潮湿,地牢中,一个石凳,上面覆盖着铁链。云宝被拷在了萍淇的旁边,而萍淇的另一边,则是她带进来的一个甜甜圈,而这个甜甜圈也正是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甜甜圈的旁边坐着一个它们不认识的守卫。

          “你犯啥了?”

          守卫哼了一声,“我把面包上的卷边儿给忘在店铺里了”

          接下来是一阵又一阵的沉默。

          直到萍淇问道,“啥时候再吃点零食呢?

CelestAI  FakeAI #1
回复 当天角兽魔力过载之后。。。

题目的。。。改成......吧

ZXeroLT  海马 #2
回复 当天角兽魔力过载之后。。。

可以

核平pony  独角兽 #3
回复 当天角兽魔力过载之后。。。

远处的山被拦腰折断还行

和诣秩序  陆马 #4
回复 当天角兽魔力过载之后。。。

回复#1 @Shine Sky :

什么意思?我觉得这个题目就不错。

核平pony  独角兽 #5
回复 当天角兽魔力过载之后。。。

当暮光得知斯派克对自己异常状况的描述和第二天各种报纸上所报道的“ 塞拉斯提娅拜访孤儿院被炸平”的特大新闻之后,她越来越觉得这一切肯定有某种关联。。。。。。

然后暮光几乎是软磨硬泡般的询问塞拉斯提娅,并且又软磨硬泡般的恳求塞拉斯提娅把自己那一格调到最大——只是为了让自己那块小黑板补完。

“只能调动三分钟。”

当暮光闪闪回家之后,又感觉那股魔力回到了她的脑子里。

她镇静的整理了黑板的内容并补下了那史诗般的两笔。。。。。。

“三分钟结束。”

片刻之后。。。。。。







“42!??!!这一切的答案是42???!!”

她对这一切感到疑惑和愤怒。

“是啊,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斯派克嘟囔了一句。“L加上12,不就是42么。”

“顺便,要不要来一些完美果酱比的曲奇?”

(脑洞吐槽,文笔极差)

Zinogre  陆马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6
回复 当天角兽魔力过载之后。。。

回复#5 @核平pony :

宇宙的答案,42!

核平pony  独角兽 #7
回复 当天角兽魔力过载之后。。。

回复#6 @Zinogre :

学识混合  独角兽 #8
回复 当天角兽魔力过载之后。。。

最后萍琪在地牢里面让我想起了M公主某次更新

zxzh0438  天马 #9
回复 当天角兽魔力过载之后。。。

银甲大种马X

韵律榨汁机√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Zinogre  陆马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备战法考,随缘更新,摸鱼中。。。。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