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笔墨纸剑
笔墨纸剑Lv.3
独角兽
长篇原创
R
连载中

铁马星河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一章 第二节 炮2平1 兵七进一

chrome_reader_mode 5,793 event 10 天前 thumb_up 1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2 forum 2

说来也惭愧,用过午饭,我们四个便在宿舍打起了蹄游——我们原本计划一起预习晦涩难懂的《火星语考究》,但当我们躺在床上的时候却鬼使神差的掏出了i-phoof玩起了同一款游戏,虽说自责与羞愧时不时会泛上心头,但及时享乐的放纵却压倒性的战胜了我们身为学子的使命感。

“该死,让我赢一局吧,就一局。”望着西颓的天晷,我的心中也是升腾起一阵懊悔。

“怎么又输了…潇兮你辅助射手啊,咱们家射手头都被拧下来了。”席拉这样打趣道,实际上她就是射手。

“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没事,游戏就是图个乐呵嘛。”

“太棒了,我这次攒了一万!”虽说输得一塌糊涂,但伊拉还是兴奋的拍起了蹄子。

“这不是大富翁啊我的伊拉!”

……

如你所见,这样一支队伍是不配获胜的,不过好在这只是游戏而已。

为了取得这场遥不可及的胜利,我们将整个下午的时间全部押在了游戏上,所以当我释然的甩了甩酸胀的肩膀,扭头眺望远方时,窗外已是暮色苍然、玉兔东升。

“嘿——潇潇潇兮——”一匹戴着黑色口罩的天马破门而入道,不过她的动作却陡然僵在了半空。

“嘿,爱罗。”潇兮凤眼一眯,轻轻摆了摆前蹄道,她的笑容永远都是这般泠然甜美,好似雨中的芍药。

“你不是说宿舍里只有你自己吗,这三个家伙…”爱罗将口罩一摘,蓦然跳到了潇兮的床前,她脖颈极抻,鼻尖几乎要与对方的鼻尖碰到了一起,又见她玉面一绷,黔黑的眸子铮然如铜铃,怨妇似的将幽幽目光洒向了潇兮。

“这不是让你和她们认识一下嘛,总不能四年下来只和我说话吧。”潇兮温柔的蹭了蹭爱罗那一头浅灰流苏道。

“切。”爱罗脸颊一红,不屑的跳到了自己的床上,她双翼轻抖,这种包裹在高傲之中的俏皮倒是尤为可爱。

“你没吃饭吧,省下自己的晚饭钱给我和席拉买了早饭…谢谢你啦。”我一边说着一边用悬浮术将一份花生酱卷饼递到了爱罗的身前。

“我…我晚上不吃饭是减肥,”爱罗嘴上这样说道,一双雪白的羽翼倒是诚恳的接住了我的卷饼,“姑且收下了…”

“喂给广场的鸽子吃…”

“对了,黛西上校的训练课是什么样子的,我和艾莉她们玩了两个钟头。”席拉得意道,对于受罚的事她只字未提。

“又是测翼力又是特技飞行钻火圈和空中射击的,不过对我来说小菜一碟,卷羽倒是有点惨,她钻火圈的时候飞不动了,还好我们的院服可以防火,她只是鬃毛被烧糊了一点,然后断了几根肋骨,现在应该没事了。”爱罗轻描淡写道。

“谢谢你把我接住了。”卷羽不知何时已经进了宿舍,她将欧泊一摘便扑到了床上蜷成一团。

“谢什么…”爱罗的脸颊泛起了一阵红晕,羞赧之中,她干脆将口罩重新戴了回去,“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没什么事,骨头她用纳米虫接回去了。”卷羽拿出了一根香蕉道,她那一头芜杂的鬃毛看起来像个烤焦的蛋糕。

“卷卷,我能拿这颗苹果换你的香蕉嘛。”伊拉从厚实的书本中掏出了一颗泛着蜡光的甜苹果,随后夸张地挥了挥道,不过她并不是想询问卷羽的意见,因为她话音刚落便用魔法将香蕉与苹果互换了位置。

对于伊拉的所为,卷羽倒是一点也不吃惊,她轻轻嗅了嗅苹果便皓齿攒动,小口咬了起来。

“艾莉吃香蕉嘛,对了,如果你捏着鼻子吃香蕉那么就尝不到香味了,这是我发现的,嘿嘿。”随着一声脆响,一根完整的香蕉竟然被伊拉整齐的掰成了两半,而中间的断面也好似镜面般光滑整齐,她将半截香蕉送到了我的床边,她应该也没指望我会拒绝。

“嗯。”我屏住呼吸吃了口香蕉,确实如同伊拉所说,原本芳香扑鼻的香蕉此刻却像一团加了砂糖的劣质果泥。

“话说维可呢?”席拉趴到了我的怀中,我也干脆将剩下的香蕉喂到了她的嘴里,随后拿起了梳子梳理起了她绫罗般的鬃毛,她身上那沁馨暗香令我的心神恬逸无比。

“她一般和卷羽呆在一起吧。”与我们打成一片后,潇兮的语气也轻快的许多。

“她去图书馆通宵了,无趣的书呆子,满脑子都是机械,机械!”爱罗在床上悠然的翘起了二郎腿,拿起一本《火星语考究》便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把书拿反了。

“火星语的阅读顺序和我们的语言是上下左右完全相反的,你这书拿的不对。”我好意提醒道,但爱罗却不领情的瞪了我一眼,她的一颦一笑总是带着骨子里的倨傲,倘若说席拉是晚风里摇曳的风铃草,那么她便是寒雨中孑立的欧石楠。

“对了伙计们,话说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席拉冷不丁问道。

“为了打上火星,传播友谊?大概是这样吧,暮光公主怎么命令,我便会怎样执行。”爱罗擦了擦嘴角的花生酱回答道。

“或许这样传播的是仇恨,不是友谊…”

“我喜欢二进制的世界,不过我也喜欢军旅生活。”卷羽挠了挠头回答道。

“火星那边或许没有小马国的特产,我想我可以去大赚一笔!”伊拉举起前蹄欢呼了起来,不过对于她的回答我并没有因为功利而感到厌恶,相反,她的回答甚至有些可爱。

“你呢,席拉?”爱罗舔了舔嘴角问道。

“不知道,所以问问你们。”

“艾莉克斯你呢?话说你的名字听起来像个雄驹。”

“成为像云宝黛西那样的英雄,还有,我的名字是骡马尼亚语,正儿八经的雌驹名字啊喂!”

“我不信。”

“明明是男名。”

“——喂——”

枕头,飞舞的羽毛,说笑打闹之中,疲惫很快占据我们的身躯,在伊拉的提议下,我们打算早点入睡,因为明天上午四点还有一个该死的晨练。

“星期五,指令执行STARSKYDREAM。”

“遵命。”

随着爱罗的命令,整个宿舍在一瞬间变得漆黑如千仞深渊,孤独化作了无形的鬼魅在我们每匹马心间游荡,如影随形,但那片漆黑又在群星涌现的刹那间被焚烧殆尽,而那抹孤独亦是烟消云散,此刻,寒光璀璨,星河长明。

—— 比之于纯粹的黑暗,星空之下的马儿才更容易拥抱梦乡。

不过当我进入了那该死的梦乡,我才想起了嘉儿上校的那句话。

“这里一天有四十八个小时!现在你们明白了吗!”嘉儿的全息投影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眉头一皱,不怒自威,而那双翠绿的眼眸哪怕是经过了投影依然是充满了勃勃的生气。

——等等,全息投影?我这是…我在…这套战术目镜和脉冲步枪…

“没错大兵,你现在正在梦境之中,在这里,你会体验到真正的战争,各种触觉,对,尤其是痛觉会变得无比真实,你们以后每天晚上都会经历像这样的实战考验,感谢露娜公主吧,这场梦境也是她专门为你们准备的,每天夜晚,整座学院的学生都会进入这场宏大的梦境之战,而每次战斗的成绩也会计入你们的考核,”上校一边说着一边踱起了步,“每两个宿舍为一个战斗小队,小队之间互相敌对,生存到最后才算胜利,你们打败的敌马越多,分数也越高。”

“苹——果——嘉——儿——”一匹后背绑着五彩气球的粉色雌驹突然出现在了嘉儿身边,一声巨响过后,铺天盖地的彩纸顿时将嘉儿淹没。

“萍琪,我在这里和新兵们…”

“派对快乐——”萍琪将派对帽猛的扣在了嘉儿的头上,她开朗的笑颜足以融化漫漫长夜。

“好了好了…”嘉儿紧绷的脸上浮现出了久违的欢乐,伴随着屏幕上一阵蓝光闪烁,她有些尴尬的关闭了全息通话。

“所以…我们怎么办…”潇兮将脉冲步枪端在了怀里,她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的话我们只有七匹战马,雷达上显示我们的盟友距离我们还有一千米。”爱罗冷静分析道,透过战术目镜,我也看到了屏幕另一边八个闪烁的蓝点。

“我们现在正位于一处高楼,视野开阔,我们可以用红外仪发现敌人,敌人也同样可以发现我们,所以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席拉顿了顿,她那透亮的眼眸中仿佛燃烧起了明媚烈焰,“躲在这里,等他们打完。”

“可我们不去战斗怎么得到积分呢。”我扬了扬蹄里的脉冲步枪道,说实话,面对这样一场热血贲张的战斗我倒也十分兴奋。

“守株待兔吧…既然是整个学院都参加了,那么一定有学长学姐们参加,我们如果轻举妄动恐怕只会变成他们的积分。”席拉冷静分析道,不过她的想法虽然有些懦弱,但也在理。

“我同意。”爱罗点了点头,她下意识的想戴上口罩,但她的下巴上却空空如也。

我们将火力网布置在了楼道,为了万无一失我们还在拐角处布置了阔剑地雷,就这样,任凭窗外弹雨绵绵,惨叫连连,我们六匹新兵还是蹲坐在楼道里聊起了天。

“对了艾莉,听说你以前在独角兽呆子学院读过书?”伊拉趴到了我的背上道,自从我们混熟后她便一直粘着我和席拉。

“是啊。”对于以前的经历我并不愿提及,不过既然好友相问,那么我也会如实作答。

“你也像友谊公主那样拥有自己的龙宝宝吗?”伊拉身子一倾一偎,黑亮的杏眼好似晕开的墨宝,幽幽然其中繁星闪烁。

“当然有过,”半句话刚出口,我便注意到卷羽和爱罗也饶有兴致的支起了脑袋,“不过被我养死了,他的鳞片我还留着呢。”

我实话告诉了她们,虽说现实有些残酷,但并不是每匹小马都能照顾好炫酷的龙宝宝。

“哦——”伊拉有些扫兴的低下了脑袋,但令我称奇的是她竟然能在露娜公主营造的梦境中掏出署着自己姓名的《国负论》 。

“嘿,爱罗,有个蓝点正在接近。”我向爱罗汇报道,不知为何我下意识的将她当成了队长。

“有可能是维可归队了,把阔剑收一下。”

马蹄踏上理石楼梯发出了错落有致的“嘎达”声,那幢马影也在昏暗灯光的映照下逐渐变得庞大而稀薄。

——来者并不是维可。

“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光荣长戟,朱红铠甲之子,家父也就是各位的恩师。”说话者是一头痞里痞气的陆马,他栗色的鬃毛夸张的堆在前额,几乎让我看不清他的五官,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有点眼熟。

“光荣长戟先生,您能洗一下头吗,跳蚤蹦到我蹄子上了。”我厌恶的抬了抬后蹄,实际上梦境里中并没有什么跳蚤,我只是讨厌他这样自以为是的态度。

不过爱罗却没什么意见,她将步枪一摐,伸出了一只前蹄:“你就是我们的盟友吧。”

“可以这么说,不过我希望接下来你们这些小雌驹能听一下我的指挥,我的部队被打散了,作为大二学长我的实战经验可比你们丰富的多。”光荣长戟一边说着,一边轻浮的将前蹄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他并没有选择与爱罗握蹄。

“呵,你的部队为什么会被打散,你能让我看一下你的积分吗。”席拉将他那沾满血污的蹄子推到了一旁,她生起气来脸颊微微漾起的红晕倒是十分可爱。

“喏。”光荣长戟轻浮一笑,622分的高分让我们既欣慰又愤恨,欣慰的是能有一位靠谱的战士带领我们这群新兵,愤恨的是这家伙虽然有才能却过于自负轻薄。

“接下来怎么办?”卷羽似乎还是不大相信面前的这匹褐色雄驹。

“我们需要用一个诱饵吸引他们前来,然后布置好火力,将他们的头颅收入毂中。”说到这里,光荣长戟的脸色一沉,哪怕是隔着鬃毛我也可以感受到他眼神着散发出的戾气,那种戾气我只在电视里感受过——这是谋杀犯特有的气质。

“谁…去当诱饵呢…”潇兮怯生生道,而在看到潇兮后,光荣长戟的嘴角也上扬了三十度。

“除了你这蝶中蝶和鸟窝头以外,全部,诱饵要够大才能钓出大鱼,”光荣长戟咧嘴一笑,他的笑容显得既生硬又可憎,“楼下路口处有一个干涸的喷泉,你们在那里广播自己的坐标,两匹小马的火力已经足够在半分钟内歼灭两个毫无防备的整编队了,而喷泉里的各位小雌驹,你们务必要让他们知道你们的马数,你们的数量越多,越是能让他们放下警惕。”

客观来说,他的战术确实无可挑剔,以小博大是一种战争艺术,只不过放在真正的战场上,这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下策。

我和席拉一行按照计划躲进了喷泉之中,而潇兮与卷羽则架好了脉冲步枪严阵以待。

“小心一下那个光头唱机,我的尾巴在抽…呜呜…”伊拉小心翼翼的凑到了我的身边神秘兮兮道,她的尾巴确实在抽个不停。

我点了点头,望着远处的潇兮,我的心中也闪烁起了几分不安。

在公布了坐标之后,果然有两队学员赶了过来——当然,他们先交起了火。

生命于弹雨之中枯萎,死神在无垠梦境中游荡徘徊,他撩拨血雨,鼓舞腥风,当他的镰刀落下,断肢残骸也如同枯草朽木般点缀起了猩红的生机。

“开火。”爱罗简短地下达了命令,而与此同时,我们蹄中的脉冲步枪也同时喷吐出了瑰丽的蓝色火舌。

不得不承认,播撒死亡确实是一件快事,尤其是当我看到那些家伙的头颅被我的子弹打飞后如同风滚草一般在地上乱滚的时候。

“爱罗!”伊拉突然哭喊了起来,我一时杀红了眼,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爱罗的尸体已经倒在了我的身边。

——这是死亡吗?这就是死亡,只有走近它的时候,我才切实的感受到了它的可怖。

仿佛有一口闷气积郁胸中,我恶心的干呕了起来,眼前的一切也在混沌之中开始天旋地转。

爱罗的头颅就在不远处,她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眸因为冲击的原因已经如同爆米花般爆开,变成了两个血洞,阵阵肌肉烧焦的味道亦是伴随着呛鼻的腥气久久不散。

随着爱罗生命的流逝,我全息目镜上的蓝点也逐渐黯淡了下来。

——等等,为什么是两个?

不过在看到了光荣长戟怀里的卷羽时,我顿时明白了一切。

卷羽被他活活勒死了,她的翅膀僵硬的伸在半空,而她的巩膜也因为充血的原因变成了暗红色。

“艾莉,快离开这里!”席拉也意识到了这件事,她撕心裂肺地喊道,随着一声巨响,爆炸的火光顿时将她与伊拉彻底淹没,不知道为什么,伊拉并没有用魔法逃走,而是用魔法将我推出了爆炸范围,所以我才得以幸免于难。

——光荣长戟这家伙早就在这里安放了炸弹。

此刻我已然被复仇的怒火冲昏了头脑,所以我不假思索的闪现到了卷羽尸体的位置。

——又是一阵巨响,我顿时觉得两条后腿变得空空荡荡,随后巨大的痛楚才如同海啸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我回过了神,我倒在了地上,我看到我的两条后腿已经被炸飞到了十米开外的地方,就连我那引以为傲的可爱标志也沾满了血污与灰尘——那顶群青晶莹的冰王冠此时看起来竟如此破旧不堪。

“wdnmd杂碎…”望着光荣长戟不断靠近的身影,我恶毒的咒骂道,我试图将脉冲步枪重新拿起,但他却毫不留情的用枪托砸断了我的前腿。

——这就是战场,没有奇迹,没有希冀,无论你是将军还是士兵,死神都会对你一视同仁 。

“你…” 我还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被他用匕首割断了颈动脉。

——鲜血,这是我自己的鲜血。

在血泉飚出的那一刻,我的世界变得腥红一片,随着肉体的倒下,我的视角飘向了天穹,但眼前的星河也变得支离破碎,我仿佛失去了全部的重量,整匹马也轻快的宛如漫步云间,那一毫秒漫长的像是一整个世纪,我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的死去,我的灵魂在荒芜的肉体上游荡,好似孤独的行者,我甚至可以看到光荣长戟正在把玩我的头颅,不过无所谓了,因为我死了,我听到了万丈高楼轰然倒塌的声音,阵阵尘土飘飏到天边化作了无尽的云海,云海卷动起血色浪涛,其波声阵阵,宛如天国的弥撒回响不息。

thumb_up 1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赤色海洋Crimson Lv.1 独角兽
评论 第一章 第二节 炮2平1 兵七进一

如果是地雷的话,理论上的话是整个后半身,包括腹部都会被破片所殃及,所以说应该是会重伤,然后会流血过多而亡。(理论上爆炸冲击波会让他昏过去,当场死亡)

9 天前
笔墨纸剑 Lv.3 独角兽
评论 第一章 第二节 炮2平1 兵七进一

回复60582 @赤色海洋Crimson :阔剑地雷啦,有效杀伤面是六十度扇形面,杀伤距离根据种类不同从90-150m左右的都有✘小马的话这边在各种设定上是按照人类等效缩小的(小马身高按0.8-1m估算的)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