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泪光闪闪
泪光闪闪Lv.2
独角兽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小马国的年关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1,983 event 12 天前 thumb_up 0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0 forum 0 collections_bookmark 0 star 0 file_download 0

宁静祥和的早晨伴随着轻巧的鸟鸣声,早市之上来往的马蹄声混杂着叫卖。

业已入冬,国都的街道斑斑点点的残留些许秋末倔强的雪花,而在阴影下的雪也早已冻成了冰坨。这个时间已经少有旅马,往来的皆是那些盼着在年关前寻点年货钱的小商小贩,早起来好赶路。叫卖声也间有间无,早餐摊贩也寻了个好时间坐了车回家准备过节。阴冷的风穿过巷子,古味古色的城市里少有看见来往的,只有些裹着破袄的落魄陆马。长辈的教训小孩子年关前不要淘闹,到了这个时节,都是说着一样的话。“倘若你是淘闹的,你保准让那些灰头土脸的破袄陆马逮了去,有时候砍下了腿叫你跑不了,你若是不闹,他还要咬下你的耳朵——他们可是好几日没讨到饭吃。”孩子们保管不再哭闹着希望要街边摊贩的糖葫芦或者糖人,只是在晴天大好的日子才敢踏出门框去玩耍,看到了那样的落魄马进而快步走,生怕自己成了下一个传说里的主要角色。

太阳渐渐好起来以后,早点的摊贩们就要撤去了,推着卖剩下的早餐车回到家里面,对着妻子和孩子们吃掉了剩下的卖饭,偷偷地掂量布袋子里面的铜钱,不晓得如何度过凛冽的寒冬。

到了年关,家中主事的老马总是要去庙宇或者神龛上面求些祝福。那出家的马开出价来可是眉头不皱,便是要老马身上仿佛几块好肉,老马心疼地好似刀绞,然而还是要给钱。不然地有钱不够的家庭里,有老马出来同他讨价的,他便立刻吼斥起来,说着神明是什么不可度量的,神明要求的祝福钱是一分都不能少的。要是钱财不满,神明发怒起来,可是要把你家里面的新生小孩全都摔断腿,把母马们全都流胎,公马犁地的腿都给咒断。老马虽然心里面总是暗骂这是什么邪神要某个家的命的,还是要如数给钱,更有甚者年内的钱用光了的,要从别人家里借出钱来上缴。出家马笑嘻嘻地给了他一个神明的宝物。说是宝物,实际就是一块雕好的破木头。但老马们都把它当作是祖传的宝贝,儿孙们要是有谁敢猥亵“宝物”,他们便要不由分说地先打一通,替着神明谴责儿孙不孝。

公马们这时间也是忙得不可开交。在皇家有些亲戚的,总是要给他们一些年货的,祈望他们在新年里面也能罩佑自己家。要是俟到是自己家小孩明年要上学的,公马们就得挨个登门拜访,看看亲戚里面有多少能给自己孩子的学业通通道路,指明前途。而他们家里面的媳妇们这时候就要显得贤惠一点,有时候把亲戚们叫到家里面,给小孩子一些红包,给亲戚们做一桌子好菜。那些皇家亲戚们吃饱喝足了,然后拍拍肚子,说说考虑考虑。但实际上呢,有些亲戚根本就是办不了这些事,他们没有那些手眼通天的能力;有些呢,嫌麻烦不愿意办这些事,根本没把你们夫妇放在眼里。公马们还跑上跑下地美其名曰为了孩子的光明前程,根本不知道那些大亲戚的孩子们都在最好的小学上学,还有些在重点学校学习的。他的孩子好歹有个学校进去学习,让班里面的坏孩子打了,他还要给那些家长送礼道歉,说是自家的孩子不该招惹你们的虎子。言下之意还想骂对方家长一个犬父,人家根本看不在眼里,孩子打了别人是老师校长来都管不了的,开除了大不了一块儿下来挣钱,他们巴不得孩子早早下来跟他们干活,还能一顿多吃几个草饼。

母马们更是要忙活。要准备什么年糕了,要到集市上买小贩的产货。还要熬汤了,又要到哪里店家去买些米面之类的,还要一块儿准备着在年前包些草饼。还有些余钱省出来的,要多买几挂鞭炮,有老马的说法是家里新年的鞭炮放的越多越响,是能让新年过得红红火火的。母马们对这些可是深信不疑。有些生不出小公马的母马更是深信不疑。还有故意到庙里面去求求子签的,师傅给她开出的价钱虽然骇到她许多,她还是要去买出一签。只因她年前听说邻居有个老是生不出小孩子的家里就是因为到了这个庙里求了大师的签才生出了一个小公马的,他的老公也是天天拼命地想要多挣些钱,要给祖辈添好几个大师祝福的小公马。

终于忙了一年,到了年的那一天。都要聚在一起,还是规定这一夜都不能睡觉的。要等到了亥时子时交在一起的时候,吃一年最豪华的那一顿年夜饭。有些马总是传说,要在年那天吃四菜两汤是最好的,因为六是相当吉利的。有些富裕的家里是真正做了四个菜。有些穷苦的家里面只好做了一份大米粥,把米汤和清汤分开来,算作是两汤;还要再做了几个不同样子的草饼,这就算是了四个菜。然后他们对自身的聪明感到兴奋了,这一年总要是来些好收成的,因为有了庙里面的宝物、还有大师给的签、还有着最关键的四菜两汤。定是有满收成的谷物还有胖胖白白的小子的。

至于那些卖早点的小贩,要点明了一年的余利去淘换年货和陈米;那些捏糖人的要把糖人在大冬天里都卖出去,就得花言巧语地骗取那些小孩,不然家里面几匹小马就要在年关前没得米吃;还有些卖年糕的,卖米的,卖汤药的,卖把戏的,说书的,都在加班加点地上班工作,有时候看到了路边路过了几匹马就要高兴了,希望他是给我钱的,然而却只是一个旅马,心里面就要落寞,心疼小孩和母马,不晓得一年寒冷于一年的年关究竟如何过去了。

thumb_up 0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