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Ewigkeit
EwigkeitLv.3
陆马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光子传说:走进小马(雾)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三十三章 黑色单马尾

chrome_reader_mode 3,036 event 8 天前 thumb_up 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9 forum 0

庆祝一下十万字了!!在十周年的第二天...

 

 

明明是正常的货物!凭什么火车会拒载伟大的崔克茜!”崔克茜拉着金属马车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前往中心城坎特洛特的路上。膝盖深的积雪让她举步维艰。她忍不住向边上的两位同伴抱怨。

“拒载一些能把火车送上云中城的东西应该还算合理。”光子看着眼前的大山,前往坎特洛特最后的一段路还是上坡。他身后同样拉着改造过的金属马车,轮子两边的底下固定着滑雪板,配上减重的悬浮法阵,拉车的感觉其实还好。

“其实我可以拉着马车飞上去的。”光子的另外一边,小呆的装束和两马一样,带着风镜,穿着亮红色的冲锋衣,蹄子上登着带金属锯齿套来提高抓地力的保温马掌。只有光子,在冲锋衣下面依旧套着他那奇怪的金属骨架。

“不行,小呆,天马今天预报坎特洛特外围是风雪天,他们要在庆雪节之前把整座山装饰成白色。你拉着烟花起飞太危险了。”金属四面全部贴着醒目的反光标志,亮黄色和红色组成的易燃易爆警示标志,时刻提醒着看到的小马,需要特别小心处理车上的东西。

总算,天马们还知道上坡的路段不需要积雪,在经过辛苦的上坡跋涉,三匹小马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中心城坎特洛特。

和皇家卫兵交接完危险品,工坊一行终于轻松下来。这些危险品可不能随意的带进中心城。会有专门的卫兵保护起来,直到使用的时候。

“拿好,每匹马两个月的工资,多的一个月是工坊年终多一个月的奖金,大家在中心城好好玩几天吧,带好你们的超微型硅晶电子脉冲计时器(电子表...),舞会当天中午十二点在皇家城堡门前集合,然后出发去布置烟火表演。”在提前预定好的马厩里放下行李,再次确认了交货单上的所有内容都已完成,光子对着自家两位已经心不在焉的员工说道。然后从鞍包里拿出两个月的金币发下去。

要问为什么没有在工坊就把工资发了?那是因为这是刚才交货的时候拿到的一半尾款。之前为了采购矿石,光子已经穷的没钱发工资了。

周围的集市明显比自己这匹无趣的老板要有吸引力的多。看着员工们拿了工资一溜烟消失。光子陷入沉思。

“我现在去坐火车,五个小时以后可以到小马镇,然后我可以在工坊里呆上一天,然后再坐五个小时的火车来集合......听起来满有吸引力的。”光子自己知道自己,完全和上流马玩不到一块去,漫步在坎特洛特中心城华丽的街道上,光子感觉还是自己的实验室好看。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把工坊建成像是梦境基地唐怀瑟里十三工坊那样的规模呢?

至于那些上流小马贵族,光子其实没什么感觉,无论是谁,都不会对自己杀过超过四位数的东西再有什么感觉,当初如果不是某些蛀虫的背叛......

闲下来的光子思考着马生,在集市上闲逛。直到...

“猜猜我是谁”压低的嗓音传来,一条围巾遮住了光子的眼睛。

熟悉的香味!!

光子的嘴角翘起了弧度,真是差点忘记,天才皇家独角兽魔法学院就在中心城呢。

“午安,玲。”

“哼,真是无趣的家伙。”玲用念力收回围巾,皱了皱鼻子。边上是两位雌驹的笑声。

...

走在三匹雌驹之间,光子发现自己的身高居然是最矮的,上次的恶毒笑话留下来的后遗症让光子的身材缩水了四五岁的样子。在玲边上就像个弟弟。

走着走着,光子又发现自己变成了架子,传说中的,买东西负责刷卡,买完东西负责负责拎包。自己刚刚为啥没有直接上火车来着?

“今晚有个魔法学院的舞会,光子要来参加吗?”玲看着已经连脸都快要看不到的光子,感觉很开心。她们三匹雌驹出来就是为了采购今晚聚会要用到的东西。路上碰巧遇到了正在压马路的光子。

“舞会?当然!我机械舞跳的贼好,老板,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不要,其他都帮我打包。”站在边上当一个合格架子的光子听到玲问他,立刻来了兴趣。看了一圈货架,挑出所有带酒精的食品,剩下的让老板全部打包带走。

此时他们正在一家甜品店里。听到光子的话,老脸上都笑出了花。

付完钱,留下了送货地址,四匹...不,是三匹小马和一个货物架子总算结束了采购,向着学院出发。

天色也慢慢黑了下来。

跟着玲漫步在这所曾经呆过两个月的学院。光子还是有少许唏嘘的。好在满身的袋子,没有马认出他来。说起来当初的同学也没几匹相熟的。

一路跟着玲来到准备室卸下了所有东西,然后来到了一间休息室。

“怎么遇到你就总没好事儿!好歹你也是风纪委员,为什么作为你哥哥,却要穿这种东西才能进入会场。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今晚学院舞会最大的赞助商了。我都没要求所有叉子上都印上光子工坊的标志。”光子一脸嫌弃的看着面前放着的黑白制服。不过知道了玲其实会作为风纪委员而不参加舞会倒是让他松了口气。

“因为今晚的舞会只有雌驹参加呀。你不能让我领着一匹雄驹去姐妹里面,对吧?今晚上可是选美比赛喔~,前三名可以代表学院参加后天在皇宫举办的庆雪晚会。有那么多漂亮雌驹看,你就偷着乐吧。”玲看着矮了她一公分的光子,一脸开心的说道,仿佛能看到光子吃瘪就是最好玩的事情。

我其实可以不参加的...”光子现在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来都来了!”玲扑闪着眼睛靠近。这幅样子给光子一种熟悉的既视感。

“我是不是该接孩子还小?”下意识的把头向后仰。这种奇怪的剧情,光子总感觉在哪里看到过。

...

“再带上这个美瞳,好了,完美!”一匹可爱标记是梳子的雌驹被玲带了过来,然后在光子僵硬的配合下,快速完成了化妆。

“太谢谢你了,飞扬。这个给你,我那位住在小马镇的哥哥做的。”表示感谢的玲飘过来一盒光子很眼熟的十二色水果糖,递给这位鬓毛造型有些夸张的飞扬小姐。还有,我不就是你那位住在小马镇的哥哥吗?你是怎么给其他小马解释站在你身边的我的?

“哈!还是玲对我好,我眼馋这个糖果好久了,可是每次糖果店一进货都是供不应求,我去抢了三次都没买到!”飞扬把糖果收进她那巨大的放满了化妆用品的包包,喜滋滋的走了。留下光子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看待这件事,他寄给玲的糖果,被玲用来贿赂了给他化妆的小马...

直到玲飘来一面镜子。

黑色的鬓毛被梳成了长留海加上脸颊边的两束长发用来遮盖比较明显的雄驹特征,脑后的鬓毛则梳成了干练的长马尾,头顶上是巴伐利亚风格的白黑蕾丝发箍。

传统样式的白领黑色女仆长裙,一直拖到后腿膝盖向下的长度,包住了整个身躯。屁股后面专门有个地方可以让尾巴伸出去。裙边还有白色蕾丝花边。胸前挂着白色皱边长围裙,围裙的绑带在腰后系出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领口也有一个橘黄色领巾扎成的领结。

蹄上还配了黑色的蹄套和白色的袜子...配合上黑亮的大眼瞳和银白的皮毛,还真是有点好看。光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眨眨眼,完全就像是在看另外一匹小马。飞扬的化妆水平也太厉害了,就和魔法一样。

可爱女仆光子闪亮登场。

光子此时正在犹豫要不要让普罗出来帮忙,自己去梦境小屋避避风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普罗那种可以用普通食材做出能够放翻整个学院所有小马的料理的特殊天赋,不是太适合用在现在这个身份。反正就一晚上,配合玲在舞会上转转吧。光子这样说服着自己。

“玲,在吗?会场那边需要帮忙!”休息间外,传来了其他小马的呼喊声。

“我在!马上就来。”玲对着门外回应了一句,然后回头对光子说:“抱歉啦,我还有点事,你先在这休息一下,舞会还有两个小时才开始,晚点我过来带你去玩。”说完玲就向外跑去。

“哼,怎么说你哥哥我也在这里呆了两个月...”话还没说完,玲已经消失在了门外,光子摇摇头,仔细想想,自己之所以吃恶毒笑话会变成玲的样子,原因就在于此,他没办法拒绝玲的要求,然后...每次倒霉的都是他。

thumb_up 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