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Decs
DecsLv.2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暮暮密码(Twin's code)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伟大冒险

chrome_reader_mode 24,576 event 12 天前 thumb_up 1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42 forum 14

斯派克左爪端着一个小小的银质烛台,右爪子托着一个放了两块三明治的餐盘,蹑手蹑脚的走上金像树图书馆的二楼。身为新晋公主暮光闪闪的头号助手,他其实不像外面的某些小马所想象的那样,是有着什么滔天权力,身边环绕着各色的美丽雌驹的恶龙,又或者每天除了吃宝石就是吃宝石的懒鬼。他并非是过上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生活。他不会,也不可能成为那样的龙,他一向是勤勤恳恳,少有怨言。

尽管如此,他多少还是偶尔会累的——特别是在暮暮又开始废寝忘食的研究起上古典籍的时候。伺候友谊公主可能是个苦差事,不说平时有事没事就要送封信,给朋友们帮忙,只是有时候要为她的一时兴起而去找书也够他受的。不过最近斯派克倒是清闲了些,在塞拉斯蒂娅公主从旧的城堡里带来了一些旧书后,她就一次性把感兴趣的书全部取来,几乎不眠不休的钻研起来。

但是在取回了某一本书后,她就好像变了一只马一样。

确实,她不眠不休的研究古籍对斯派克来说不算新鲜事,来到小马镇之前的她就是这么个样子。但是现在这样两天没有出门,每天除了咖啡什么都不吃,甚至连最好的朋友们都不能把她带出小屋的情况实在不太多见。

“暮暮,你在吗?”斯派克小心翼翼的给木门推开一道缝隙,悄悄地往里面打量。“你都两天没吃东西了。别喝咖啡了,来一些你最爱的水仙三明治如何?我是说……”

门里面依然是熟悉的布置,桌子,床,还有暮光闪闪——尽她多了双翅膀,但她依然是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小马。不过,往日她的房间就算称不上整洁,但也绝对算的上有条理,毕竟她的外号就叫清单公主。但是现在这里简直就像是临报账前的会计室,斯派克是见识过的,暮暮的妈妈在临开庭前准备材料的样子也比这里不逞多让:满地都是用过的羊皮纸,两个空空的墨水瓶摆在书架上,第三个也快要见底了,明亮的洋红色包裹着一支在纸上以抽搐的速度书写着的羽毛笔,而地上,它那些被磨的光秃秃的同伴们正躺在那里,几本‘马国密码学进阶’散落着,看上去是被扔的老远的样子。

暮暮咕哝一声,独角上一阵洋红色的光芒闪烁,门砰的一声就被关上了,连带着斯派克也一个摇晃,坐倒在了地上。幸好打翻的银质烛台没有点燃什么东西,而水仙花三明治也没有被打翻。

“抱歉,斯派克,但我真的真的很忙——呃,抱歉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我这么忙……啊,我还是控制不好天角兽的魔力,你没事吧?”门后,传来了天角兽担忧的声音。此外,她的声音里依然有着掩盖不掉的忧虑和一丝紧张。“我……我现在还不能出去,有……有各式各样的原因。总之,我现在还要继续运算。”

“可是你不能不吃东西,暮暮,如果你担心什么的话,就和我说说吧。”斯派克的声音有些发紧,他几乎是有些哀求着,想让暮暮稍微冷静一下。她总是这样,一旦有了些想做的事就会发了疯的废寝忘食去做。但是今天似乎有些不同,她似乎在焦虑着什么。斯派克想了想,接着说道:“如果是塞拉斯蒂娅公主给你布置的公主作业的话,你大可以休息一下。不是每个小马成了公主就什么都会做的,你可以慢慢学。”

“好吧,也许你说的对,但是不是公主作业的问题。”暮暮咽了口唾沫,把斯派克用魔法扶起来,带到了屋子里。她狠狠的睁了几下眼睛,好像刚刚回到了现实世界一样。“但是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我想这是关于塞拉斯蒂娅公主和露娜公主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我有些害怕,我怕这甚至可能会颠覆整个小马国——”

“得了吧,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斯派克打量了一下四周,找到一个不高的旧书堆。他往上一跳想要坐下,却不小心碰倒了这堆旧书,激起了好一阵尘土——还有暮暮的瞪眼。

“呃,我是说,她们都是仁慈善良而英明的公主,我不认为她们会有什么阴谋或者黑暗的历史之类的东西会留下——更别提被你发现了。我觉得这只是你又一次的自己吓自己。”

“怎么可能?”暮暮的声音也提高了一个八度。“那可是从千年前的图书馆里取回来的,专门用魔法保护的特殊书籍,里面都是些珍品呀。什么水仙花的28种吃法,白金公主的皮肤补水——好吧,你说的对,那里面的确不都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是,只有这一本,是记录了一串密码。”

“好吧,那么密码会带你走向什么呢?”斯派克正忙着把那堆书恢复原样,他抬起头,好奇的看向暮暮。

“我不知道——但我相信里面绝对有什么隐藏的秘密!”天角兽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鬃毛,在地面上哒哒的踏着蹄子。“那背后会有什么呢,是什么直立猿入侵的阴谋,又或者是一只纯黑的天角兽,再或者是什么威力巨大的超级聚合魔法武器,再或者是什么薄荷色小马不停被遗忘后留下的最后线索,要不然就是……”

“我是觉得,你越想越离谱了。说不定里面是你的魔法幼儿园那唯一一次得了B+的作业呢:我知道你还收在自己的床底下,不过塞拉斯蒂娅公主那里应该也有一份。”不知怎么的,斯派克也不自觉挠了挠头,“不过如果你还是放心不下的话,就和我说说你是怎么发现它的吧。我会说服你,让你相信这一切根本无关紧要的。”

“这怎么行!?”暮暮猛地摇了摇头,又忧心忡忡的看向坎特洛特的方向。“我……我不想把你也卷进来。”

“好了好了,要我说,这一切都是你想得太多。”斯派克把两只爪子搭在暮暮的肩上,又拍了拍她。“何况这又不是第一次了。”

“好吧……那我就和你说说,”沉默了许久暮暮叹了口气,用魔法飘起斯派克带来的水仙花三明治,狠狠的咬了一大口。

“关于我怎么发现和破译这段密码的故事……”

三天前的坎特洛特,一只高大的奶油色天角兽身后,正跟着一只紫色的小号天角兽。一大一小两只小马走在坎特洛特城堡的某条步道上,她们的前面,是无边的黑暗,毕竟这儿没有点蜡烛。

“暮暮,既然你成为了小马国的公主,那么在需要学习这些公主事项的同时,也会有与众不同的待遇的。比如俸禄,权力,还有一些特殊材料的查阅权限之类。”塞拉斯蒂娅公主脸上的微笑一如往常。她静静的看着眼前自己最忠实的学生脸上的表情从期待到兴奋,再到一脸的不可思议,最后变成了一脸的不情愿。

“可是这-这些都-都不是……”暮光闪闪叹了口气,她的耳朵越来越耷拉,到最后几乎贴在了头上。“第一项是学习皇家礼仪,好吧。第二项是学习牦牛斯坦的礼仪,好吧。第三项是学习狮鹫礼仪,第四项是学习龙族……还有学习餐巾的摆放,如何用魔法优雅的握持餐叉,如何定制礼服,如何……塞拉斯蒂娅公主,没有一些比如公主的技能学习,比如学习魔法或者学习历史之类的东西吗?”

“而接下来我正要和你说这个。”说罢,公主停下了脚步,伸出一只蹄子指向了身侧。“还记得星璇侧厅吗?”

“当然记得,但是里面的书我都看过一遍了,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外面也能够买到的普通书籍,这应该称不上是什么……公主的特殊待遇吧?”暮光打量了一下图书馆。不知不觉她和塞拉斯蒂娅公主竟一起走到了坎特洛特城堡的图书馆里,不过从小就是公主私家弟子的她早已“征服”了这片小天地,怕是随便找出一本书来她都看过。“这里的书我应该都看过了,并且应该也都不是什么很特殊的书吧?”

“如果我说,前些天我让卫兵们从两姐妹城堡里取了一批书回来呢?”塞拉斯蒂亚公主轻笑着点亮独角。略有些昏暗的图书馆骤然明亮,而对这里早已熟稔至极的暮暮也发现,确实是多了好几个古色古香的书架。

“这些书都是一千年前的原本了?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暮光嗅了嗅空气中那若隐若现的墨香和那可能压根不存在的,来自于千年前书籍上的灰尘气味。“也就是说,这也是公主的特权之一了吗?我可以随便看吗,可以带回小马镇看吗?我可以住在里面吗?我可以抄写下来吗?我好激动——”

她一蹦老高,徒劳的动了动翅膀的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翅膀尚且软弱无力,根本无法支撑自己的体重。遵循着最原始地心引力吸引的她掉在了陈旧的地毯上,激起了一层土灰。

“我忠实的学生,冷静一些。这些书籍很脆弱,所以看的时候要小心一些。但是除此之外,你可以随便取阅,完全不需要紧张,谁也不会阻止你翻阅的。”塞拉斯蒂娅公主点亮独角,将兴奋过度吃了些灰的暮暮抱起来。“不过里面可能有些不适合传出去的东西,所以你可能需要自己把握一下。”

“虽然塞拉斯蒂娅公主让你自己把控,可是你找到的不都是什么奇奇怪怪却没什么大意义的东西吗?“斯派克耸耸肩,挑起一侧眉头看向自己身后那一摞虽然有着魔法保护,但依然已经发黄发脆的书。”《牦牛酿酒指南》,《飞马羽毛笔可行性探寻》,《独角兽独角口味拟合认知》,还有什么幽灵公主和女裁缝谈恋爱的幻想小说。你当真觉得这有什么不适合传出去的吗?“

“老实说,我甚至觉得里面有一些很适合传出去的东西,哦最后那本不算。不过后来,我找到了一本很奇怪的日记,这让我开始重新考虑塞拉斯蒂娅公主的说法了。”暮暮举起咖啡喝了一口,冰凉的过萃咖啡又酸又涩,苦的她也是一阵哆嗦。“呸呸呸……你看,就是这本日记。”

洋红色的魔法光芒把一本装订精美的厚本子漂浮到了斯派克面前,稳稳地落在了他的两只小爪子上。斯派克把烛台端近一些,仔细的看了看这本看上去并不特殊的日记。这是一本装饰着华丽镶金边框的海军蓝色日记。他把这本日记翻过来,发现背面却是纯白色底色,镶嵌着黑蓝色边框的封面和另一侧呈现了鲜明的对比。只是从封面上来看,这本日记究竟属于谁似乎已经昭然若揭了。

“我想这应该是两姐妹的交换日记——或者说交换心情和日常的那种东西。老实说,我觉得看这种东西是有些不道德,但是塞拉斯蒂娅公主说了,我可以看里面的任何东西……”暮暮脸色一红,她不禁摇了摇头,接着说:“总之,你先看露娜公主那一侧的第一页,就是海军蓝色镶金边那侧。”

“唔,抱歉,虽然偷看其他小马的隐私是不好的,但是既然两位公主都说没问题了,那我也……”心中一番天人交战后,斯派克打定主意。他轻轻的翻开了第一页……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很普通的日记。

“今天很开心,我和姐姐玩的很好,太阳很大很圆,我的心情很好……这,有什么特殊的吗?”

“重点不在文字,而在字体。”暮暮站起身来。她走到斯派克身边,把脑袋贴过来。“你再看一遍?”

开心,我和姐姐玩的很好……

今天很开心,我和姐姐玩的很好……

“这是什么意思呢……”暮光闪闪叼着铅笔,看着眼前这本两公主日记。她称这个日记为两公主日记,因为这里面记载了两位公主的日常生活,诸如今天又学到了什么或者今天吃到了什么好东西。奇怪的是,这里面几乎没有什么负面生活,就好像她们的一切都是美好而幸福的。

最初,这本日记引起她的注意,还是因为它放置的位置太奇怪了。简直就像是特意要藏起来一样,这本日记被塞在了数本书的后面。要不是暮暮敏锐的注意到了有一些书似乎比其他书要矮一些,她还真注意不到在这些书后面还藏着一个装饰精美的本子。

而在她阅读了这些毫无营养的废话两遍后,她终于意识到了这里面的问题。

是字体的问题。

这里面在有意识的切换斜体和正体,虽然变换很小,但是阅读了大量抄写本的暮暮的确是注意到了这点。不得不说露娜公主的字迹相当不错,正体和斜体分的很开,这和她阔别千年后那糟糕透顶的字简直是天差地别。

在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后,暮暮停不下来的脑袋里突然闪过了很多很多的想法。

为什么这里面全部都是美好的事,这简直就是在敷衍着什么。为什么两位公主要用这样的方法来传递信息,是她们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吗?如果两位公主都搞不定的事情发生了,那么对小马国有什么影响?是不是两位公主在求援,是不是露娜公主在演变为梦魇之月之前已经有了征兆,如果把这件事告诉塞拉斯蒂娅公主,她一定又会自责自己为什么这么不敏锐。可是,有没有这种可能,比如露娜公主可能是被幻形灵绑架了,那时候的她正在求援,现在的露娜公主可能是个幻形灵之类的。但是不对,如果当真如此,根本不需要这样的方法……

一系列太过刺激的猜想涌上心头,新晋的公主越来越慌张,她想去找塞拉斯蒂娅公主问个清楚,但她又害怕——害怕这里面隐藏着什么了不起的皇室秘辛,又或者……

接着,她又想到了——如果露娜公主这一侧是这样,那么塞拉斯蒂娅公主那一侧会如何呢?

“那时候我就想到了,如果露娜公主这一侧是这样的,那么塞拉斯蒂娅公主那侧很可能也有相应的东西。”暮光闪闪把日记翻了个面,为斯派克打开第一页。“并且不出所料,果然也是如此。”

天我和露娜在一起然我……

斯派克紧张的咽了口唾沫。虽然他不相信平时就会担忧太多的暮暮这次可能会真的猜中,但也多少被对面紧张的直舔嘴唇的天角兽给感染到。更何况,两位公主有什么不能在日记里说的呢,她们是为了欺骗谁呢,是她们的父母吗,是星璇吗,抑或是她们在用这种方式求援吗?

“说到底,其实你根本不知道这东西是有什么意义吧……“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斯派克才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自己的这位朋友一直都对事情有着错误的估量,她总会想太多。有段时间她甚至焦虑过要是自己公主作业做不好,翅膀会不会被塞拉斯蒂娅公主收走这码子事。

“而且这很有可能只是书写上的错误,我想也许只是公主们年轻的时候尚且调皮,写字歪歪扭扭罢了。“斯派克放缓声音,又站起身来,从书柜里翻出一个牛皮纸袋子。”我想你需要这个来冷静一下。你只是想得太多——“

“不,我绝对没想多!“暮暮突然跳起来,把斯派克拉到身边。”你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斜写,这就意味着只有这一段是密码!“

她点亮独角,将桌子上的一张凌乱的草稿纸取了下来,上面是暮暮书写的一张誊抄下来的公主日记选段,其敷衍与无味,恐怕只有甜贝儿的水仙花汤才能与之媲美。

“只有这些,这第一天的日记里,只有这些才有意义,如果不是贯彻全篇的错字或者书写问题的话,就根本不应该是书写问题。“暮光闪闪眯缝起眼睛,狠狠的敲了敲这张牛皮纸。“这一定,一定,一定是有意为之的。我们可能要接触到小马国最伟大的秘密之一——呼,呼,呼——”说罢,她连忙抓起纸袋套在脸上,蒙住脑袋,大口地喘息着。“呼,好多了,谢谢你斯派克。“

“虽然我还是觉得不对……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么这串文字一定是有其含义的了?“斯派克深吸一口气,揉了揉脸,他知道自己绝对说服不了面前这个固执的家伙,并且他一直做不到。但即使他做不到,他也要试一试。“那么既然如此,最起码你要把这个东西解开吧?

“而正是我解开了,才觉得很不对劲啊——”

“虽然我知道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东西,但是总感觉不太对劲……”金橡树图书馆里,焦虑的天角兽头上正迸射出道道魔法火花。面前的笔似乎有了生命一般在纸上笔走龙蛇,可她那颗紧张的内心却不得任何放松。正体和斜体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应该提取出来还是应该进行某些处理,又或者真的只是露娜公主字迹歪歪扭扭?

“暮暮,你在吗?”门外,传来了不知是谁的声音,还有蹄子敲打木门的动静。

“是斯派克吗,我都说了我先不吃早餐了。”紫色的天角兽搔了搔紫色的鼻子。虽然这么说,但是肚子还是很到位的开始了抱怨。“好吧,你先进来吧。”

“哦,暮暮,你这是在忙吗?”蹄子踏在地板上的哒哒声越来越近。

“嗯,是啊,公主任务,你知道吧——不过某种程度上,确实是两位公主给我布置的……”暮暮没精打采的回应道,她挥了挥蹄子随便比划了一个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含义的姿势。这时她才突然意识到,斯派克是只龙,他没有蹄子。

“等等,不是斯派——”

她连忙转过头去,面前的是一只珍珠白色的独角兽,打理得光鲜亮丽的紫罗兰色卷鬃和淡淡的蓝色眼影是她身份的最好证明,而那三颗钻石的可爱标记则更好的证明了这一点。小马镇只有这样一位独角兽。

“噢……是瑞瑞啊。”暮暮见状转过头去,把脸瘫在桌子上。“抱歉,我现在没心情出去玩或者解决什么友谊问题……不过话说回来,我可能就是在解决友谊问题。呃,或者说,比友谊问题更麻烦的友谊问题,但似乎那也应该称为友谊问题……但是我无从下蹄……”

“看来我们的公主小姐久违的遇到了她解决不了的问题了?”瑞瑞走到书桌面前,调笑着看向这位满脸倦容的天角兽。“那么,您肯定不介意让小马镇的一介女裁缝提供一一点点小小的小马帮助吧,公主殿下?”

“我都说了不要再开我这个玩笑了……”前独角兽暮光闪闪嘟囔两句,叹了口气,用魔法将自己抄写下来的那张日记递过去。“哎,不过我确实是遇到了些问题……如果你愿意帮忙自然是好事,但是我不觉得——”

“因为你这样很可爱——嗯,这个是你的某个侄女的日记吗?看上去是个很简单的密码……嗯嗯嗯,”瑞瑞接过日记。她眯起那漂亮的蓝色眼睛,借着熹微的晨光,她缓缓开口道。“暮暮,我想你是把这个密码复杂化了……看上去这应该是个孩子使用的密码……”

“确实是个孩子的密码,”想到了日记中满篇都是学习无聊礼仪的抱怨,暮暮也不禁露出会心的微笑。两位公主也是有着年轻过的时候,这让她偶尔也觉得,两位公主曾经也有过那样肆意张扬的青春岁月。“但是我把这些单字提出来,或者互相变换,都得不出结果来——我把这个复杂化了吗?”

“噢,亲爱的,你要知道,宝石就是分为完美无瑕的和不够完美无瑕的,旋转木马精品店里只会有那些完美无瑕的钻石,”瑞瑞抬高声调,一只蹄子挡在脸上,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我,瑞瑞,不能接受那些有瑕疵的宝石!”

“可是这和这些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了,亲爱的!如果你将正常写法的字体当作不能用的宝石,而斜体就是能用的宝石的话……你看看这样子会是什么?”瑞瑞半眯起眼睛,抄起一根羽毛笔就在那张羊皮纸上涂涂改改。“锵锵~亲爱的,你看看这是什么?”

暮暮伸长了脖子,打量着瑞瑞的‘大作’。

YNYNYYYNNYNYYYNYNYYNYNYYNNNYYYYNNYNNNNNNNNNYYYNNNYNNYYYNNNYYNYYYNNNNYNNNNYYNNYYYYYNNNNYNYN

“这是什么?”

“如果正常写法的是N——不能用的宝石,而斜体的写法是Y——能用的宝石,那么这段充满着小心思的文字就是这样的东西,再然后呢……”

瑞瑞舔了舔下嘴唇。“就让姐姐来揭露一下这篇日记里的甜美秘密,对不起了?”

“接下来,如果N代表0,而Y代表1,那么这段文字的前五个字符就是10101。这个还是数千年前就在使用的古老密码了,不过现在的小姑娘们也在用。上次我还看甜贝儿在自己的日记里用过这样——”忽然意识到自己失言的瑞瑞捂住了嘴,尴尬的冲着暮暮笑笑。“做姐姐的小心思嘛,理解一下。”

101011100101110101101011000111100100000000011100010011100011011100001000011001111100001010

“而如果A是00000,B是00001的话……”瑞瑞舔了舔嘴唇,书写的速度越来越快。

“好了,好了,到这里我就明白了——谢谢你呢,瑞瑞。”暮暮轻轻的抱了抱瑞瑞,突然,她意识到了什么:“不过说起来,你找我是来干什么的?”

“这个嘛……”瑞瑞的脸上突然挂上了一抹难以言说的笑意。她从身后掏出一根皮尺……

“呃……所以瑞瑞那天找你来到底是干什么的?”斯派克瞪大了眼睛看向面前那往后退了两步的暮暮。“我记得那天她心满意足的走掉了……”

“咳咳——好了好了,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接着……接着就是这。”暮暮打了个寒颤,两只翅膀也哆嗦了一下。“你看这个——”

她站起身来,抬头看向桌子,又点亮独角,把一张写着一串数字的牛皮纸交给斯派克。

VZOWWHSADRHDOCDHYK

“在我用瑞瑞提到的那种方式解密后,那串莫名的正斜体混合日记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暮暮的眉头似乎稍微松了些。

“那么这又是什么意思呢?”但是斯派克的眉间更深了些。

“那么这又是什么意思呢?”送走瑞瑞后,暮暮又陷入了沉思。

这根本不能称之为有信息的东西。显而易见的,这是一串密码。没有数字,没有标点,甚至没法使用频率分析——样本太小不说,这里还有三个D和三个H。这东西太奇怪了,暮暮这样想着,如果有着某些密钥或者某些特殊的使用方法,比如写成纸条卷在棒子上之类的话,她在这里胡乱发愁就是纯粹的浪费时间了。

如果里面没有任何提示的话,那么除非是对方已经商量好如何解码,否则就必须要在这本日记上留下记号。但是如果是想要隐藏起来的信息,那么记号就必然不会太过明显——问题在于,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记号。

“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记号呢……”暮暮把那张写着文字的牛皮纸举起来,但是就算再怎么瞪着,这串文字也不会自己解码。

“也许我应该去原文上找些线索……”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誊写的东西上花费再大的精力也不会有一点点用。

“而如果从上下文寻找线索的话……”紫色的天角兽自言自语着,自上而下的扫视起来。“……我和姐姐参观了白金城……仍有拾陆只小马(left 16)留在这里时刻保卫……塞拉斯蒂娅身着维吉马亚(Vigemare)传统服装出席仪式……而我终于有幸能够进行一场公平的对局(Play fair)……”

“前后文几乎不搭调……而且敷衍的厉害。怎么看提示都是藏在这里面……”暮暮向着空气点点头,尽管后者并不会给她任何回应。“一定是这样的没错,那么问题就是,到底是使用了什么样子的加密方式。如果不知道是什么加密方式,我也束——”

“树?你知道咱要来?你可以真贴心!”

门外,嘹亮的雌驹声音响了起来。“咱的苹果园刚刚收了苹果,这不是弄了些苹果汁,给你送来些嘛。”

“噢,抱歉,阿杰,但是我现在不是很想喝,可以放在那里吗?“暮暮叹了口气,她站起身来,走到橘色的小马面前。苹果的可爱标记,从不离身的帽子和爽快的乡下口音,除了苹果杰克也不会有其他小马了。

“暮暮哟,你不会又在为那个公主事务烦心吧?放心好了,塞拉斯蒂娅公主不会收回你那可爱的小翅膀的!“阿杰把叼着的那瓶苹果汁轻轻放在门前,又从鞍包里叼出一个本子来,在上面划了个对勾。“好了,暮暮的苹果汁送达,咱先走一步去给云宝送了。”

“不过阿杰,你今天的心情这么好?”

”那是,弗雷姆和弗莱姆趁着咱家的苹果收成好,又来谷仓搞破坏。但是咱把门牌往后挪了一位,可是把准备搞破坏的他们两个给逮了个正着落,上次吃了瘪还不张记性,暮暮你要不要去教训他们一顿?“

“你说……向后挪了一位?“

“噢,是啊——咱把A谷仓给涂成了B谷仓,B也就成了C,这样本来满满当当的谷仓里就多了能装陷阱的地方,这两个家伙带着一缸黄连水,想要污蔑咱家的苹果是苦的——现在史密斯奶奶,小苹花和大麦正在那儿臭骂他们呢。“

“如果……如果挪一位的话……“

“如果Left16并不是剩下16,而是左挪动16位的话……“暮暮一边说着,一边取出有一张羊皮纸。

“又来?这次总是能够读懂的文字了吧。“斯派克耷拉着脑袋,大晚上的他本来就困得要死,还被暮暮这么一折腾,如果给他个枕头恐怕倒头就会睡着。

FJYGGRCKNBRNYMNRIU

“这……还不是可以读通的句子啊?

“可……这还不是可以读通的句子,看来还有下一层密码。“

送走了阿杰后,暮暮终于可以处理这条新密码了。但是尽管她在无意中提示到了这一步的解密方法和Left的真正含义,但是暮暮心中依然对接下来该进行何种操作一无所知。

“看来左移右移是到此为止了……更何况如果……”暮暮坐在书桌前,面前摆着的是她把这条信息全部挪动一次后得到的总共25种可能性。那25张蜡黄色的纸张无时不刻的在提醒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

她叹了口气,走到窗前,掀开窗帘后,那塞拉斯蒂娅公主升起的太阳已经稍稍冒了些头了。阿杰是昨晚来找她的,而瑞瑞是昨天下午。也就是说她已经一晚上没睡了。

而对于一晚上没睡的小马来说,突然受到强烈的光线刺激实在是有些难熬,暮暮连忙颌上眼睛,却感觉在强光的刺激下,眼前却还有个什么东西在晃来晃去的。

“这是什么啊……熊蜂,星座熊,还是……”暮暮揉了揉眼睛,却还是适应不了清晨的光亮。她面前的东西晃来晃去的,而她住在二楼,这说明这应该是个狮鹫或者飞马之类的;而现在会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不是每天早晨都要给动物朋友准备早餐的小蝶。而在她认识的飞马里……

“哎呀……那个,云宝,我不是故意不去你的飞行课的,”暮暮讪笑着往后退了两步。她刚刚才想起来,云宝对获得翅膀后的她那粗劣的飞行技巧很不满意,所以每天都要给她准备飞行训练。而在图书馆里研究了一整晚的她早就忘了时间的概念,更别说什么云宝了。

“什么?飞行课?我不是来找你说这个的,而且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今天的飞行课取消了!”彩虹鬃毛的飞马指了指金像树图书馆门口的邮箱。“我给你留了口信的,你该不会一天都没出门吧?”

“唔,差不多吧……我有些东西要做。”暮暮又眨了眨眼睛,现在她勉强能够看见眼前的蓝色飞马了。只是按照她的记忆来说,云宝的身上不应该有棕色色块的痕迹——但是面前的飞马胸前似乎有个什么棕色的东西。“那么,飞行课为什么取消了呢?”

“正好我想和你说这事呢!暮暮,看这个!限量发行带编号的有着亲笔签名的《无畏天马和维吉马亚(Vigemare)的神秘遗产》!我可是飞到坎特洛特排了一整宿!看到了吗,我是No.001号,也就是说我是天下第一无畏天马的粉丝!”

云宝在空中翻了个跟斗,又猛地冲到暮暮面前,把那个棕色的色块尽量往她的脸上贴。“你看你看,这可是最新作,是最新作啊!我才看完,真的是激动的不得了,没想到你也激动的没睡觉!”

“呃,云宝。我记得你不是和你最最亲爱的偶像完成了一场伟大的冒险吗……既然如此,你大可以让她给你弄一个云宝黛茜特制版什么的。”暮暮搔了搔脸颊,把云宝往外推了推。平时就有些激动的云宝只要涉及到无畏,就好像点着了的火药一样。行动力强一向是她的特点,但也不能完全称为优点——特别是这偶尔会给其他小马带来困扰的时候。

“嘿,暮暮,这可不一样!这是对公众发行的,受到出版社承认的无畏天马限量粉丝纪念版!这和私下交流的不一样,只有受到认证的才能叫限量,才有价值!”

所以你排队到底是为了获得其他小马的认可还是为了显示自己对无畏的热爱,又或者只是为了显摆一下。”暮暮歪了歪头,挑起一侧眉毛看向她。“我是觉得,为了排队而排队,这样并不是太好——”

“好了好了,我等不及要和你说说这次无畏天马的冒险经历了!”云宝突然大声喊着,伸出一只蹄子堵住了我天角兽的嘴。“我和你说噢暮暮,这次是无畏在一个上古公主的记事本里……”

“记……记事本?”暮暮只觉得心头一颤。

“对,记事本——这是一位上古时期公主的记事本,据说里面记载了那个被埋藏起来的秘密,以及那个王国的宝藏。卡巴雷隆博士也盯上了那个宝藏,他想尽办法把那个记事本偷了出来,但幸好无畏天马棋高一着!她提前破解了密码,并且——”

“她,她破解了密码?”暮暮的声音也开始发颤。

“对,她破解了密码。那是一串指明了时间地点的暗号,只有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在独特的光线照射下,才能获取到下一步的密码——”

“你说,下一步的密码?”

“哎,暮暮,你不要总是打断我。”云宝佯装生气的样子,挤了挤眼睛 。“不过没错,是下一步的密码,那位公主把这个秘密藏得很深——不过无畏总是能够快卡巴雷隆一步。所以最后,卡巴雷隆竟然学聪明了,他直接过去绑架了无畏!”

“所——所以那个秘密的终极呢,是什么?”暮暮开始在原地打起转来,脑袋也不自觉往那本日记那边看。

“呃……好像是什么关于公主和王国的大事来着。我记得是……”云宝伸出蹄子抵住下巴,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好像是有什么丰饶之角……然后有什么叛乱……公主似乎铁血的镇压了这一切……最后她将这一切记载在了那个记事本里。无畏找到了那个丰饶之角……她觉得那不是个好东西,就把它毁掉了……似乎是这样的秘密。”

“公主……铁血镇压……毁灭……果然是这样吗!?”大脑还没有思考,暮暮的蹄子就先动了起来。她一个猛冲跑到日记面前,只觉得头晕目眩。也许是因为彻夜没有睡眠,也可能是因为云宝的叙述和这一切太过相似,但最有可能的是她那可怕的猜想被云宝佐证——这里面可能有很大很大的秘密。

这位新晋公主站在那堆草稿纸面前不住的发抖。这堆东西的分量突然变得如此之沉重,她不知道在历史的尘埃里还掩埋了怎样的未知故事——她想到了梦魇之月,想到了幻形灵,想到了无序和水晶帝国。难道塞拉斯蒂娅公主还有什么秘密?又或者小马国还会有什么潜在的危机?

“暮暮,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我都说了今天真的没有飞行课了,而且如果你想看的话,这本书我也可以借你,”云宝小跑着向暮暮靠了过来,关切地问道:“不过,你为什么盯着这个本子发抖啊,你是感冒了吗,还是……呃……”

暮暮的蹄子动了动,但却没有更大的行动了。她想动,但她动不了——可能是因为惊愕,也可能是因为紧张,更可能是怕自己的朋友也被卷入这样一场可能是小马国有史以来最大的阴谋里的可能性。

“呃,这是什么……维吉马亚(Vigemare)密码吗?”云宝砸吧砸吧嘴,恍然大悟的看向暮暮。“原来你也以此为题材写了小说啊,难怪你脸色这么难看。”

“也——?”

“嘿,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云宝把拿书举得老高,一字一字的念道:“《无畏天马和维吉马亚(Vigemare)的神秘遗产》,这是以历史上一位名为维吉马亚的公主使用的密码做题材写的——虽然似乎是确有其事的样子。”

“嗯……嗯,对,对,就是这样的……”暮暮勉强扯出一个微笑,驱动魔法将书从云宝蹄中抢了过来,“是啊……我就是以此为题材写小说来着。嘿嘿,那……云宝你可以和我说说这个密码到底是怎么运作的吗?”

“你甚至不知道这个密码是怎么回事?”

“你甚至不知道这个密码是怎么回事?”斯派克大叫道。

“好了,别这么大声啊,斯派克。”暮暮瞪了他一眼,接着抽出另一张纸。“那时候我的确是不知道,但是现在我知道了——这个密码需要一个密钥和一个图表,你要试试看吗?”

“不,不,我还是不了……”有些听的入神了的斯派克听了这话,又看了看那草稿纸上的大块图表和种种改写的痕迹,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那么这次解密出来的是明文了吗?”

“很可惜,不是……”暮暮咽了口唾沫。

“什么,这次还不是明文吗?”斯派克那期待的眼神稍稍黯淡了些。

在把云宝的那本《无畏天马和维吉马亚(Vigemare)的神秘遗产》给钻研过后,暮暮志得意满的看着眼前这张羊皮纸。在使用了celesita作为密钥进行解密后,那串不通顺的字符最后变成了——

“虽然还是密码,但这次我可不会再重蹈覆辙,耗费那么多无用功了。”暮暮对着眼前的日记小声嘀咕着,就好像她在和这些文字宣战一样。

DFNCOYUKLXGJGTFRGQ

“在D列对应的C,得出F……”再三确定了自己的解密方式没有问题后,暮暮确认了这串使用了维吉马亚密码加密的密码原文就是这一条。而在云宝无意的提醒下,她也终于注意到了在这里使用的所有加密方式都是千年前相当出名的著名密码。

“很显然,这个Play Fair和我想象的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暮暮一边看着《密码学入门》,一边扫视着这本日记。“但是这种加密方式依然需要一个密钥,不过没关系——只要这个密钥存在于这本日记里,我就一定能找出来!”

怀着这样的信念,暮暮坐在书桌前不知忙了多久,直到她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打开金像树图书馆的窗户,她才意识到,自己的确是错误的估计了自己。

第一天的日记不算很长但也不算很短,在这里面大概有二百多词,而一根筋的友谊公主则将它们全部作为密钥使用了一遍。但无论如何,都没有任何可读性的文字出现。她把整个密码学入门翻了整整五遍,也没有找到接下来可能使用的任何加密方式。而使用了这里面的词语作为密钥,也解不出任何有意义的东西。

她也想过会不会这一步的密钥会不会压根就不在这本日记里,也试着翻到了背面去寻找一些看上去有些与众不同的字体,甚至考虑过会不会这一天的密钥就在下一天的日记里。但是她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猜想:如果上一步的密钥就这样写着,那么下一步也没有必要特意隐藏起来。而如果第一天的隐藏在下一天里,那么最后一天的隐藏在哪里呢——毕竟自己是确认过最后一天也是有密码存在的。

暮暮把头探出窗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窗外,晚霞依然未在消散在地平线,残阳洒在小马镇的广场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花草的清香。我有多久没出门了呢?暮暮心想到,似乎来到小马镇后,我的生活就变得妙趣横生起来,好像已经有很久没有像这样在屋子里闷好几天了。

“暮暮,小心——”

不知是谁在楼下轻轻的喊道,声音之柔弱,暮暮几乎听不见。条件反射般的,她向下看去,而迎接她的是一根有些干瘪的胡萝卜。

Boop

在这根干瘪的胡萝卜击中她可爱的紫色鼻子的前一刻,她眼前残留的最后影像是——一只焦急的看向金像树图书馆二楼的鹅黄色的粉鬃飞马,还有一只白色的兔子。

“暮暮,你,你没事吧。天使兔不愿意拿这个胡萝卜当晚餐,他正和我发脾气呢……”那柔弱的声音慢慢靠近了些,暮暮能听到兔子不满的哼唧声和小马担忧的小声喘气声。“天使兔,你看,都这个时间了,胡萝卜尖肯定回家去了,你就将就一下好不好呀。明天一大早我就带你去买又香又嫩,带着露水的嫩胡萝卜?”

暮暮揉了揉吃痛的鼻子,支起前蹄勉强站起来。她抬起头向上一望,发现面前的正是以蹄捂嘴的小蝶。

“我的天呀,暮暮,你……你还好吧?”鹅黄色的飞马低头看了看被萝卜导弹击中鼻子的暮暮,又扭过头去寻找那个罪魁祸首,“天使兔,天使兔你在哪?不要捣乱了,快给暮暮道个歉,天使——”

话音未落,一个白色的影子从暮暮的眼前闪过,接着便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咣咣声。不算大的主卧里,充斥着兔子恼怒的哼唧声,小蝶慌乱的蹄声和种种物件掉落地板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本来是有秩序的杂乱的主卧终于变成了毫无秩序的混乱。

“啊,天使兔,不要跑——”小蝶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往下望,而一只小小的白色影子正在往市集的方向飞也似地跑去。

“抱歉,暮暮,但我得去追天使兔了。他好像把你的书给踩了一脚……”

“没……没事。”暮暮佯装镇定的笑了笑,内心却在无声的叹息,她布置的规规矩矩的小天地被这个讨厌的兔子给毁的七零八落,恐怕只有塞拉斯蒂娅公主才知道自己把这里恢复到原来那种方便的布置需要多久了。

小蝶的蹄声渐渐远去,暮暮咬了咬嘴唇,在心里估量了一下自己要恢复原状还需要多久。她长长的叹息一声,勉强站起身来,眼前躺在地上的正是那本日记——只是多了个兔子脚印。

不偏不倚的,印在了日记的主人——露娜的名字上。

“不偏不倚的印在了露娜公主的名字上啊。”听到暮暮说这是最后一个密码的斯派克打起精神,看向暮暮拿着的那本日记。果然,露娜公主的名字上面印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印——刚刚好把她那龙飞凤舞的签名覆盖住了。

“不过这也提醒了我,我根本没想到密钥居然是LUNA,我只是认为密钥肯定在日记里,却没有想到密钥居然是日记主人的名字。”暮暮翻个了白眼,“不过恢复被天使兔弄乱的房间可是废了我好一阵,现在还没完全恢复原样呢。”

“不过说起来,如果露娜公主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兔子踩了一脚,肯定不会开心的。”天角兽窃笑着,从桌子上掏出一张被卷好的卷轴。“不过,这就是最后的明文了。呼……和你分享了秘密,我感觉自己好多了。

她长舒了一口气,洋红色的魔法光芒闪亮了一下,卷轴被缓缓展开。

”而这能够读懂的明文才是我根本无法理解的一点。“暮暮一字一顿的说道。

“虽然这次是能够读懂的明文了,但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不应该是这样的啊,不应该啊。“

暮暮坐在书桌前,面前是堆积的比她的脑袋还要高的演草纸。在过去的数个小时里,她已经用每种可能的办法,再找各种密钥重新解密一遍,但是都得不出任何有用的结果。小马名字,地名,又或者某年某月,一切都没有,似乎这串文字就是最后的答案。

可是这不对,她心想,这背后应该隐藏着什么惊天大秘密,又或者有什么被历史掩盖的可怕真相,最起码也得是什么星璇的隐藏咒文,又或者,再其次,真的是什么秘密食谱也好啊。

但是接下来的每页破译都让她越来越害怕,这一切似乎都指向了一个答案——一个她不愿意相信,也不愿意接受的答案。

木门咚咚的响了两声。

“暮暮,你在吗?”


Celesita ate my cakes

斯派克一字一顿的把这串文字念完,他笑着耸了耸肩。

“没有什么魔法公主,没有什么超聚魔法,更没有什么不为马知的纯黑天角兽——一切都是你自己吓自己,这只是露娜公主的自娱自乐。“

“可,可这不可能啊——两位公主就,就用密码传递这样的东西吗?“暮暮难以置信的看向斯派克,蹄子狠狠的拍着那张用魔法悬在空中的牛皮纸。”她们就为了记录这些吗?没有秘密,没有历史,什么都没有——就这样吗?我怎么能相信这样的事?“

“你不如去问问塞拉斯蒂娅公主如何?“斯派克捡起另一块没有夹着水仙花的三明治,咬了一口。”反正她一直在城堡里,你又是公主,随时都可以去。“

“暮光闪闪公主,这次找我等还有何事相商?“塞拉斯蒂娅公主和露娜公主坐在日月王座上,一副威严的样子,但稍微仔细的看一看就会发现,她们几乎已经要笑出来了。

“公主,可是事还不算大吗?“台下的暮光闪闪不安的在柔软的地毯上磨着蹄子,毕竟这也是一次三位公主的正式会谈——除了旁边还有个萍琪外。

“就如吾姊所说,汝可放心,其中当真没有什么尘封的历史或可怕的故事——这只是姊妹间的小小游戏。“露娜公主板着脸说道。

暮暮刚想继续反驳,侧腰却被唯一一位毫无紧张感的分红小马戳了戳。

“所以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来了坎特洛特?“萍琪的嘴巴张的老大,虽然还没有她身边那个起码有两只小马那么高的芒果慕斯蛋糕大,但是对于一般的小马来说已经非常不正常了。

“是啊,你难道不觉得这里面会有些很传奇的故事或者,呃,不为马知的秘密吗?“暮暮尴尬的笑了笑,又小声嘱咐道:”萍琪!在两位公主面前稍微有些礼貌!“

“我倒是觉得里面会有些什么秘密菜谱,比如超级无敌三层巧克力果冻奶酪蓝莓风味慕斯蛋糕之类的——你知道吧,我真的是想要那个想要的不~得了!“萍琪蹦了蹦,又一脸震惊得看向暮暮。”不,不会吧,你难道不是为了超级无敌皇家蛋糕节来城堡的?我从没见过在蛋糕节还要绷着脸的小马!“

“所以,这一切都是一场闹剧……或者说,只是我自作多情了?“暮暮甩了甩头,抖擞了一下精神,也稍微挺直了一下身板。”这就是真相了吗?“

“是的,我忠实的学生,就是这样的事。“塞拉斯蒂娅公主轻轻的笑着走下王座,伸出一侧翅膀把暮光闪闪拥入身侧。”很久很久以前,在我和露娜还小的时候,身为公主的我们还没有能力与意志决定自己的生活。“

“而吾姊和吾的日记,也会被如担任家庭教师的小马偷偷翻阅——吾和吾姊甚是讨厌这种行为,于是便在上面胡写一气,只是选择了密码来留下吾的抱怨,或者想要传达的信息。“露娜也走下王座,低下头轻轻的碰了碰暮暮。

“而为什么选择了密码,单纯只是因为这样很好玩——“

“是汝想太多了,这一切只是吾和老姊小时候排解寂寞,发泄怨气的一种办法。“

两位公主异口同声道,又齐齐看向新公主。

“现在,我忠实的学生,暮光闪闪。你相信我们说的话了吧。很多时候,看起来如此扑朔迷离的谜团背后就是这样简单的答案,但是即便如此,你在其中收获的知识和与朋友发生的一切都不会化为泡影。“塞拉斯蒂娅公主温柔的笑着,将暮暮早先递上来的日记漂浮起来。”不过也要多谢你为我们寻回了这段回忆。不然我和露娜还真的想不起来,曾经还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不,塞拉斯蒂娅公主,我应该感谢你和露娜公主。”暮暮转头打开鞍包,从里面掏出一杆羽毛笔和一张羊皮纸。“也许我应该现在就写一个报告来记录一下:亲爱的塞拉斯蒂娅公主,我今天——”

“好了好了,暮暮,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不需拘谨,这里也没有其他小马,和我们共度皇家蛋糕日如何?“塞拉斯蒂娅公主笑了笑,又用魔法取来一大块芒果慕斯蛋糕分成两块。她把大的那块轻轻的放在纸碟子上,递给了身边的露娜。

“哦?老姊怎么今天变了性子,把大的这块给吾了?“露娜挑起一侧眉毛,疑惑的问道。

塞拉斯蒂娅满足的舔了口糖霜,“就当是秘密吧。“

露娜转了转眼睛,也没有再追究下去。毕竟面前的蛋糕是如此的诱人,但在蛋糕即将送到嘴里前,她愣住了。

她直直的看向那本两姐妹日记,又看了看暮光闪闪,大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

“暮光闪闪公主,吾问你。究竟是谁在吾的名字上踩了一下?!”


有兴趣的可以自己试着解一下,密码都不难,应该是可以解开的。


注:

整篇的灵感来自于:A Christmas Story(圣诞故事),其中一个小男孩发现了一段摩斯电码,并在重重解密后发现只是一段“别忘记吃阿华田”的没什么秘密可言的广告词。

直立猿入侵的阴谋:https://fimtale.com/t/659

纯黑色的天角兽:https://fimtale.com/t/839

超级聚合魔法武器:https://fimtale.com/t/268

薛定谔的薄荷小马:https://fimtale.com/t/2520

露娜公主是幻形灵:https://fimtale.com/t/7073

无畏天马和维吉马亚(Vigemare)的神秘遗产:皆为塞拉斯蒂娅密码的内容:https://fimtale.com/t/8889

牦牛酿酒指南:https://fimtale.com/t/12996

飞马羽毛笔: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01754/a-fillys-guide-to-not-making-headlines

独角兽独角口味:https://fimtale.com/t/9559

公主和女裁缝谈恋爱:https://fimtale.com/t/4809

 

thumb_up 1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大黑星 Lv.8 麒麟
评论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伟大冒险

有种柯南意外得到推理的下一步的感觉...

12 天前
魔法师T_T Lv.21 天马站务
评论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伟大冒险

这故事也太牛逼了

10 天前
Utopia Lv.1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伟大冒险

《独角兽独角口味拟合认知?

少了半边书名号xd

历经千辛万苦的密码在各种偶然之下顺理成章地被破译出来,作者将其余五位M6引入故事的方法相当妙,这类故事看着是真的很有趣。(当然自己推可能要花不少时间【指一年一辈子】)

10 天前
魔法师T_T Lv.21 天马站务
评论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伟大冒险

101010111011001101101011010110000110000000011100010011100011011101000101110001111100001010

换成字母表为:

VOZWWWDADRHDOROHYK

然后每个字母在字母表中左移十六位得到:

FYJGGGNKNBRNYBYRIU

然后按照维吉尼亚密码,用celestia作为密钥,配合标准的维吉尼亚密码表,得到:

DUYCONFKLXGJGIQRGQ

但是最后再用LUNA作为密钥,根据FairPlay密码规则构造密码表:

L U N A B
C D E F G
H I J K M
O P Q R S
T V W X Y

 

怎么也不对啊,对不上号:ftemoji_pinkamina:

 

 

10 天前
魔法师T_T Lv.21 天马站务
评论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伟大冒险

这个确实提示得很明显了,但是最后一个密码还是搞不出来,气死

10 天前
AMO Lv.5 天马
评论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伟大冒险

这个故事太有趣了!

虽然一开始是因为看到了两姐妹才进来的(你这人)但m6的描写真的好好啊,而且确实将整个密码的解读给串了起来:ftemoji_joy:

“噢,亲爱的,你要知道,宝石就是分为完美无瑕的和不够完美无瑕的,旋转木马精品店里只会有那些完美无瑕的钻石,”瑞瑞抬高声调,一只蹄子挡在脸上,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我,瑞瑞,不能接受那些有瑕疵的宝石!”

 

“树?你知道咱要来?你可以真贴心!”

门外,嘹亮的雌驹声音响了起来。“咱的苹果园刚刚收了苹果,这不是弄了些苹果汁,给你送来些嘛。”

 

云宝在空中翻了个跟斗,又猛地冲到暮暮面前,把那个棕色的色块尽量往她的脸上贴。“你看你看,这可是最新作,是最新作啊!我才看完,真的是激动的不得了,没想到你也激动的没睡觉!”

“嘿,暮暮,这可不一样!这是对公众发行的,受到出版社承认的无畏天马限量粉丝纪念版!这和私下交流的不一样,只有受到认证的才能叫限量,才有价值!”

↑就真的很可爱有趣:ftemoji_wahaha:感觉在看小马原剧集一样,最后解密的真相也很有小马的风味,真的是,读完了让人忍不住笑出来的故事!:ftemoji_flutteryay:太棒了!

10 天前
Decs Lv.2
评论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伟大冒险

回复60624 @魔法师T_T :抱歉,重新确认了一下云端和之前的草稿,发现确实密码上存在问题,应该不小心使用了之前没有修改的版本,现在应该可以正常解读了。

 

10 天前
魔法师T_T Lv.21 天马站务
评论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伟大冒险

回复60630 @Decs :

:ftemoji_pinkamina: ok了!

10 天前
Decs Lv.2
评论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伟大冒险

回复60627 @AMO :是的,最一开始在思考如何法展的时候,的确是有在往这个方向靠拢——一个道理,一系列关于朋友们如何帮助带出这个道理的故事,在寻求道理上可能会出现的误会和解决误会后的派对,非常的小马。其实说实在的,在创作大环境是悲剧和冒险下,我还以为这种太过‘小马’和‘正剧’风格的文字会比较冷门,甚至没有多么用心打磨,草草收尾就端了上来,以至于闹出用了旧版本的幺蛾子,而本来打算再多做几个塞拉斯蒂娅一侧的加密日记的规划也被我砍掉了,现在想来有些对不住这个推荐。

 

 

10 天前
AMO Lv.5 天马
评论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伟大冒险

回复60633 @Decs :我很喜欢原剧风的故事:ftemoji_flutteryay:!自己动过笔才发现要写出原作那种小喜剧的感觉真的好难!

10 天前
Light Lv.4 天马
评论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伟大冒险

一只纯黑的天角兽=逝罪

威力巨大的超级聚合魔法武器=辐马

薄荷色小马不停被遗忘后留下的最后线索=背景小马

幽灵公主和女裁缝谈恋爱的幻想小说=图书馆里的幽灵公主?

9 天前
卡卡呵呵 Lv.2 独角兽
评论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伟大冒险

有意思,虽然不懂解密码,但是看得起劲

7 天前
TwwiilyPie Lv.3 陆马
评论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伟大冒险

暮暮去中心城带上且只带上了萍琪派!

根据m5的性格和习惯所做出的动作一个接一个巧合地给暮暮提供了线索,把这些线索合在一起就是最终的答案,再通过与sp的对话进行叙事,让读者不像是阅读,更像是观看

超棒!

6 天前
Decs Lv.2
评论 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的伟大冒险

回复60939 @TwwiilyPie :哎呀这个,虽然我的想法是去坎特洛特找两位公主的时候偶遇了来送蛋糕的萍琪……不过其实作者想要传达的都在文字里,剩下的就交给读者来解读好了。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