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笔墨纸剑
笔墨纸剑Lv.3
独角兽
长篇原创
R
连载中

铁马星河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序章 第三节 马2进3 炮八平四

chrome_reader_mode 6,794 event 10 天前 thumb_up 1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9 forum 2

“你的床铺在那里,不过怕黑的话就来我旁边吧,我会发光,就像乌贼上的费氏弧菌一样。”席拉将被子一拽裹成一团,随后指了指自己不远处的一个空床位道,她的声音像极了新鲜出炉的棉花糖,缠绵之中带着几许暖丝丝的甜意。

走向了席拉所指的那颗“胶囊”,我发现在床头的部位有着一个类似门口识别器一样的装置,于是我将前蹄往上面一贴,“艾莉克斯”这四个泛着蓝光的字符便出现在了床头。

“对了,现在不是白天吗?”我突然反应了过来。

“是吗?好吧,还有件事也要告诉你,其实我不会发光,我也有点怕黑,中心城大停电那一次我的魂都快吓出来了,唉,可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其他小马。”席拉沮丧道,或许是出于同情,或许我自己同样渴求着拥抱,总之我轻轻放下前蹄,向着席拉靠了过去,而且…她说谎了,因为她好像真的会发光。

——话说和朋友挤在一张床上,这样似乎也没什么问题吧,况且因为那个家伙,二十年来我从没感受过友谊的滋味。

——那就近距离感受一下吧。

“其他番茄呢?”我趴到了席拉的怀里问道,透过呢绒被子我依稀可以感受到她的体温与柔软的肌肤,毛烘烘的气息也丝丝缕缕钻入了我的鼻腔,如同夜半微燃的苏合香。

“嗯…卷羽去图书馆了,爱罗和潇兮应该是去校外逛了,毕竟这是开学前最后一天了,伊拉一直神秘兮兮的像块被施了农家肥的马铃薯,说实话这三天我也没见过她,至于维可嘛,她在睡觉。”

“这家伙还在睡觉嘛……已经十点了。”

“嘘,不要吵醒她,听潇兮说伊拉把维可吵醒过,之后便被她狠狠凶了一顿。”席拉一边说着,一边抚摸起了我的鬃毛,她的蹄子保养的很精致,有如水玉般细腻,这让我想起了我的母亲。

“哦。”我在席拉的怀里翻了个身,而席拉也干脆搂住了我。

说实话,在这之前我并没有感受过“友谊”,而“友谊”这个词汇也仿佛是只存在于古老魔法书中的高深魔法,在我的印象里,独角兽天才学院里的那些家伙除了书呆子便是自恋狂,我曾试图伪装成一个淑女,但在她们的眼里我只不过是个穷酸女孩儿,甚至于我精密的伪装在她们看来也变成了蹩脚的虚荣与做作,而我的邻居们也对我这个所谓的“天才”敬而远之,所以席拉的温柔与真诚更是让我心中最柔软的一隅如沐春风,在那一刻,仿佛有天光弥散,撞入了我的心扉,我不知道那一刻我是什么神情,或许是微笑,也或许是有清泪滑落。

“带你参观一下学院吧,虽然我也只不过早来了三天…”席拉仿佛看穿了我的心事,而她的提议也正中我的下怀——能与朋友一起漫步校园,开学前最惬意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于是席拉帮我收拾好了行李,我们行过了花圃间酝酿着生命的沙路,望遍蔷薇花海,果树嶙峋,赤红的玫瑰灼烧着我的双眸,饱吮阳光的沙砾踩在蹄下窸窣作响,就连留下的蹄印也蓄起了一汪金灿潋滟;我们拜访了图书馆——它好似一位庄严老者于烟雨红尘中伫立,其中的经笥丹铅陈列井然,它们或是崭新或是陈旧,但其中的文字都寄居着魂灵;我们穿过了体育馆那裹着金边的水晶大门,汗水在金属的土壤里恣意萌发,肌肉与肌肉之间蓬勃碰撞,汗水与汗水之间煦煦相融;用过午饭,我们享受了娱乐中心的水疗服务,顺便做了简单的按摩与美甲,芙蓉姐妹精致的技艺让我们仿佛脱胎换骨;随后我们去放映院看了一场电影,VR眼镜更是让我们感同身受,仿佛被做成彩虹的就是我们自己,虽说我一直在故作镇定,但席拉还是被吓得瘫在了我的怀里,对了,那场电影叫《彩虹工厂》,最让我意外的便是影片的主演竟然就是黛西上校,而她精湛的演技更是让我们折服。

当我们走出了放映厅的大门,迎接我们的便是午夜的月光了。

“艾莉,我们回宿舍吗?”席拉轻轻蹭了蹭我的下巴道,但她看起来并不困。

“嘿,干脆我们去环形山那边玩吧。”我头脑一热,提出了这个疯狂的建议。

——九年前,火星旗舰的欧米茄光束将整座中心城连同中心山脉一齐化为了灰烬,而冲击过后形成的环形山也成为了这里独特的风景,战争刚开始,环形山还是中心城幸存者们赖以求生的避难厩,而当战争结束,曾在环形山居住的马儿们又将它弃如敝屣,任由黑暗与暴力的蛆虫在其中滋生,如今环形山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贫民窟,整个小马国百分之八十的犯罪案件都是在那里发生的。

不过对于我而言,环形山则像是一颗隐没在浓雾中的禁果。

“那里黑道横行,恶魔遍地,像你这样漂亮的雌驹要么会被当成奴隶来买卖,要么会被当做器官源——你的眼睛会出现在某位贵妇的眼眶中,你的四肢会被砍断,你的每一滴血液都会被榨干,甚至你的犄角也可能会被车成珠子,然后被收藏家盘在蹄里玩弄!”我的母亲如是说,我依然记得她当时试图摆出一个狰狞可怕的表情,但缺乏表演天赋的她看起来却滑稽的像个默剧小丑,甚至于我现在一回想起那个场景仍会笑出声来。

每一次我向他们询问环形山时,得到的总是这样的回复,所以他们愈是如此告诫,我愈是对那里充满了好奇与向往。

“去环形山吗…说实话我也没去过,我的祖母说那里很危险,听说还有黑市和火星生物…EQMO组织也在那里活动,不过据说那里也有不少有趣的地方呢。”席拉的语气半是激动半是胆怯,她看起来也对环形山充满了向往。

“我保护你啦,当年我也是学过一些魔法的,嘿——”我一边说着一边默念起咒语,随着我犄角上的蓝光闪过,席拉的头顶便聚集起了一小块嗔怒的乌云,对于自己的力量,我还是很有自信的。

“相信你啦,不过那里挺远的,步行估计要两个小时吧。”席拉明亮的眼眸中波光流转,与那双美眸对视竟让我觉得有些害羞了。

“学院里我看见有共享陆行艇的,我们去租一个就好。”我一边说着,一边停止了魔法,顺着APP导航,我们很快便找到了一辆闲置的陆行艇。

“爱罗试过的,陆行艇这种东西学员好像是没有权限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我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身份码对准了陆行艇的屏幕。

“公民艾莉克斯,欢迎您使用马拜单车,现已与您的账户绑定,陆行艇将按时计费,自动扣款。”AI刚说完,随着一声金属撞击瓷器的脆响,我的账户里便少了四十枚马嚼子。

“上来吧。”我强颜欢笑道,此刻我的心正在滴血,没想到共享陆行艇这么贵,一下就吃掉了我三天的饭钱。

“不用心疼啦,这是押金,等结算的时候就退给你啦,至于学院的话,现在还没有开学,封锁屏障还没有打开的。”席拉欢快地跳到了后座上,她伸出了两只前蹄似乎在等着搂住我。

我迎着席拉的怀抱坐上了陆行艇,而一整套的头盔护膝也自动穿戴在了我与席拉的身上。

“坐好咯。”全息地图开始在我的头盔里展开,我潇洒的甩了甩鬃毛,陆行艇的引擎也逐渐轰鸣了起来。

“没想到你还会这个呢。”

“当然,我比你想象的还要酷百分之二十。”因为学院的大门已经关闭,所以我干脆将陆行艇的反重力指数调到了最大,随着指数的增加,梭形的陆行艇也逐渐从离地二十公分的高度攀升到了十米的高度。

伴随着保安的惊呼,陆行艇摇曳起淡蓝色的尾焰冲向了环形山的方向。

席拉搂的越来越紧,我的脸颊也开始变得滚烫了起来。

一百码,一百五十码,二百码…车速的数值迅速的跳动着,而我们只用了五分钟便抵达了环形山。

望着那座灯火通明的黑夜之城,一种肃穆感在我心中油然而生——这座突兀的灰色山脉见证过辉煌的毁灭,也见证过文明的浴火重生,九年前的那一天,终焉的诗篇从遥远的天穹唱响,九年前的另一天,钢铁的轰鸣震碎了黎明,新中心城也从古老王都的废墟中拔地而起。

不过这昔日燃起地狱之火的地方,如今已被荒疏的野草覆盖。

我调低了反重力指数,而陆行艇也温顺的降落了下来。

“我们把院服脱了吧,不然会给学院丢脸的。”我一边说着,一边命令欧泊解除了我的衣服,只见那些凝胶状的衣料如同溪水般流动了起来,最终汇聚到了那化妆盒大小的圆盘里,我的肌肤重新裸露在了外面,沁凉的晚风顿时点亮了我放纵的心灵。

“姐你也知道丢脸嘛。”席拉嬉皮笑脸道,不过她同样将衣服收了起来。

“等等,我也没告诉你我多大啊。”

“看你的角啦,根据花纹和长度,在下可以猜出个大概的。”

——真是匹完美的雌驹,以后谁要是娶了她还不知足,我一定用他的尾巴把他活活勒死。

在那一刻,我的心里是这样想的。

赶着陆行艇,我与席拉漫步在微湿的地面上,环形山其实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可怕,这里有着生灵栖居,也有着灯火通明,生命挣扎的气息与垃圾腐败的恶臭交织成了氤氲在环形山上空的薄雾,它无声无息,又如影随形。

“嘿,尝点特产吗,两位小姐。”一段俏皮的女声打断了我的思索,循着声源望去,我只看见一个裹得像粽子似的怪家伙在冲我挥舞中前蹄。

“什么特产?”我小步跑了过去,透过她的袍子,我可以嗅到断断续续的异香。

“等一下。”怪马从背袋里掏出来什么东西,借助昏暗的路灯,我只能隐约看清那是一本书。

“她是粽子成精还是神…”席拉戳了戳我的肚子,不过她很快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

“你的特产就是这本《经济学原理》吗?”我施加了一个简单的照明咒,瑞蓝色的光芒瞬间便将她整匹马照了个通亮,但因为她厚实的褐色长袍,我只能看出她是一匹黑色毛皮的独角兽。

然而就在我发动照明咒的一刹那,怪马的犄角上同样发出了另一道更强烈的光芒,直教我与席拉有些睁不开眼睛。

“我比你亮!”怪马停止了照明,她的嘴角夸张的上扬着,而她那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眸更是显得她在可爱之中透露着几许顽皮。

“没有特产的话我们走了。”我摆出了一个臭脸道,这家伙简直前言不搭后语。

“水晶帝国的花蜜酒,尝尝吧。”眼见我就要离开,怪马终于从袍子里拿出了三瓶瑰红色的花蜜酒,她以两只后蹄着地,将一瓶花蜜酒顶到了鼻尖上,另外两瓶倒立在前蹄上,她看起来像极了一名蹩脚的杂技演员。

直到我再一次表达了离开的意愿,她才将一瓶花蜜酒递到了我的蹄上。

这是我二十年以来第一次喝酒。

琼浆玉露化作不绝的波涛在我的唇齿间奔涌,甜味,酸味,涩味,辣味随着波涛起伏,一层层的浮现,一层层的沉淀,最终,波涛枯竭,只剩下绵绵的回味与清凉的气息久久不散。

我将花蜜酒递给了席拉,她先是紧张的闭上了眼睛,随后脸颊微微一红,终于缓缓突出一丝半缕的酒气出来。

“八枚马嚼子,”怪马打了个呵欠道,她的语气里竟已显露出了胜利者般的喜悦,“我录像了哦。”

“好。”我深呼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此时我断然不能与她砍价,否则价格只会越砍越高,毕竟我与席拉正处于理亏的境地。

“爽快!”怪马揉了揉自己的脸颊,而她左眼的那颗泪痣也随之拉伸了起来,此时我恨不得将她这张既可爱又可恨的脸蛋做成杯糕。

再次做了个深呼吸,我将自己的眼睛对准了她蹄腕上的扫码仪,随着一阵脆响,我的钱包里又少了八枚马嚼子。

“祝你们在环形山玩的愉快!”怪马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一把派对手枪对准了我与席拉——细碎的彩带顿时沾了我们一脸,而当我们反应过来的适合,这匹怪马已经不见了,我猜那应该是闪现一类的魔法。

管她呢,其实还好,从超市里买花蜜酒需要十枚马嚼子,至少我不亏,这样想着,于是我继续喝了一口,但巨大的痛觉与酥麻感很快将我的整个口腔占据,我甚至感受不到舌头的存在,就连大脑也是一阵阵的剧痛。

——这家伙把酒掉了包,这是辣椒水!

我痛苦的地喘息着,此刻我只觉得自己呼吸的每一缕空气都燃烧了起来。

“姐你没事吧…”席拉俯下身来关切道,她的语气中丝毫没有嘲笑的意味,她那温柔的声音永远都是我心灵的良药。

“没事,”我继续大口喘息着,随后指了指不远处一幢闪烁着霓虹灯的古怪建筑道,“席拉,我们接下来去酒吧玩玩好了,呼…”

“环形山酒吧嘛…好吧。”席拉的脸上露出了半分胆怯,她的祖母应该也告诫过她酒吧才是最危险的地方,如果说这座环形山是一条潜藏在宁静湖面下的鳄鱼,那么这座酒吧或许就是鳄鱼的利齿吧。

将陆行艇停靠在门外,我与席拉推开了那扇涂满污言秽语的仿古金属门,原本还算宁静的世界在我们进入酒吧的那一刻瞬间便被嘈杂的喧哗与震耳的DJ音乐声侵占,不,这扇门的内外或许本就是两个世界。

末日的狂欢在环形山酒吧延续了下来,甚至于成为了这里的常态:癫狂的舞者伴随着音乐与灯光跳着宛如远古仪式般的古怪舞蹈,马影幢幢之间觥筹交错,不时有玻璃碎裂声与粗鄙的辱骂声点缀其中,在这里,每一匹小马都活出了最野蛮的自己。

小心翼翼的绕过狂欢的马群,我们走到了吧台旁,调酒师是一匹与我们年纪相仿的独角兽,只不过她顶着一头斑斓的莫西干,耳朵上也坠着两个大到夸张的金耳环。

“小妞们,来点什么?”调酒师轻佻道,她的眼神不曾在我们身上停留,不过她那浓抹的烟熏妆看起来倒是充满了朋克风格。

“我要一杯星空鸡尾酒,再来一份樱桃派。”我指了指菜单道,第一次去酒吧我自然要点一份充满气质的酒水。

“好嘞。”调酒师话音刚落,她便娴熟的用尾巴卷起了一个白兰地杯——那酒杯在空中华丽的转了几圈,随后被她稳稳的接在了桌上,她将柠檬一挤,借着粘稠的汁液把杯口往桌面上一滚,那上面便挂上了一层糖边,舞台灯在她的蹄上交替着变换着色彩,她向摇壶里加入了白兰地与各色利口酒,她娴熟的蹄法让她不用借助量酒器也能精准的控制酒的比例,她将摇壶甩了几圈,双蹄化作了万千幻影,恍惚之间,她已经将半成品的鸡尾酒码进了白兰地杯,而她并没有停下,只见在她的魔法催动下珠光粉有如一道银河般倾泻而入,整杯鸡尾酒顿时变得璀璨了起来,最后,她将蝶豆花茶加入了小半杯,而深蓝色的鸡尾酒也随着她的搅拌变成了紫罗兰色,我痴痴的凝视着这件艺术品,从侧面而看它好似一道瑰丽的龙卷风,俯视而看它则像无垠的星河,群星熠熠栖居其中,只是看上一眼,便能让马儿心旷神怡。

不过作为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儿,我还是将那杯酒水一饮而尽,各种味觉开始在我的味蕾上铺陈开来,比之于花蜜酒,星空鸡尾酒的层次更加丰富,回味也没有那么绵长,只是那些珠光粉粘在了我的舌头上让我感觉有些油腻。

“你呢。”调酒师微笑着望着席拉,她显然她对于方才的表演十分满意。

“水割威士忌。”席拉小声道,而在听到了这道酒品后,调酒师的表情也扭曲了起来。

调酒师翻了个白眼,随后默默的用吧匙搅拌起了威士忌:“共计四十枚马嚼子。”

——四十枚马嚼子…这是我这个月用来娱乐的零花钱,算了,无所谓。

水割威士忌的制作需要至少半刻钟,于是我与席拉干脆在酒吧里逛了起来,这里的音乐充满了金属风,我与席拉并不是很感冒,脱衣舞娘的舞步热情而奔放,我们也不是很感兴趣,而且那些雄性的眼睛也似乎长到了我们身上,恨不得将我们看个穿,所以逛了几圈后,我和席拉决定先交钱再出去看看。

但这或许是我做过最蠢的一个决定。

在酒吧里马多眼杂,或许没有马会对我们下蹄,但出了门,很快便有几匹壮汉尾随在了我们的身后,假如冷静思考,我与席拉一定会返回酒吧,但此刻我们却都慌了神——我们在月光下小跑了起来,而那些恶汉也不紧不慢的追逐着我们,我知道了,他们只是在玩弄自己的猎物。

我望了望身旁的席拉,她的脸上也沁满了一层汗珠,我们此刻已经心照不宣。

“跑!”

我与席拉疾驰了起来,而身后的那几匹恶汉也迅速跟了上来,情急之下,我们竟然拐入了一条肮脏的小巷——这是个死胡同。

我与席拉一步步倒退着,我们的身子也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这或许也是那些登徒子们最渴求看到的。

——等等,我会魔法啊。

深呼了一口气,我试图用魔法震荡赶走他们,但我发现我的犄角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小东西,魔法抑制器的力量你还不明白吗”为首的恶汉戏谑道,他背对着月光,所以我只能看到一个愈来愈近的高大身影。

“弟兄们来乐一乐,正好看你们两个姿色不错,也能卖个好价钱。”

明亮的蹄电灯照在了我与席拉的脸上,我敢打包票,当时我们一定吓得要晕了过去。

恶汉粗鲁的将我按倒在了地上,我只觉得自己的肺部已经伸展不开了,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绝望的挣扎着,但我愈是挣扎,他愈是兴奋。

我已经知道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也知道了自己未来的命运——被当做奴隶买卖,等到他们玩腻了,又会将我的器官卖掉,该死啊艾莉克斯,你还连累了你唯一的朋友…

不过正当我面缚舆榇之时,奇迹却出现了,只见那几匹登徒子连惨叫也没来得及惨叫便四仰八叉的倒在一旁,而为首的那个竟然被扔到了几十米开外的垃圾箱里,他的两只后蹄在空中抽搐着,看起来颇为滑稽。

“你们是外地来的?女孩子家在环形山这边独行可是大忌。”一道沙哑的女声环绕在了我的耳边,在我看来,那更像是天使的呢喃。

“不用谢,早点回家。”那侠士转过了身,透过月光我只能依稀看到她那粗实的马尾辫与那帅气的牛仔帽。

“多谢!”我与席拉异口同声道,而那身影也停下了步伐。

“不客气。”在我们的注视中,那个身影模糊了一下便倏然不见。

我与席拉将那几匹恶汉的下体通通踢了一遍,在喝过了水割威士忌后,我们才心有余悸的乘坐着陆行艇离开了,只不过在驾驶的时候我的后蹄一直抖个不停。

经过了五六分钟的跋涉,我们终于返回了温馨的学院,对了,退了订金陆行艇总共花了二十二枚马嚼子,我真应该在环形山下车的时候就停止计费的。

那一夜月光不吵不闹,我与席拉睡得很死,睡得很香。

注:蓝光照在黄色毛皮上会呈现黑色

thumb_up 1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Haiter Lv.16 独角兽
评论 序章 第三节 马2进3 炮八平四

炮八平五

卒五进一

卒五进一

卒五进一

卒五进一:ftemoji_pinkamina:

10 天前
笔墨纸剑 Lv.3 独角兽
评论 序章 第三节 马2进3 炮八平四

回复60499 @Haiter :草起来了x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