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CrepusculeFlicker
CrepusculeFlickerLv.4
独角兽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精彩神七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35514/spectacular-seven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15.恶魔与幽灵

chrome_reader_mode 13,579 event 9 天前 thumb_up 2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83 forum 2

  在日落回到她的房间之后,姑娘们的练习又开始了。然而,每个人的思绪都已经飞到了万里之外。在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里,余晖的头脑仍然一片空白,她时不时地望向窗外,寻找着那位位面对应体。

  在日落那边,她把窗户开了一道缝隙,偶尔也向这边窥视,但她们之间什么话也没有说。余晖忍不住想象她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也许她也和自己一样震惊,只是隐藏的更好罢了。

  暮光在这段时间里一直站在余晖旁边,当余晖开始皱眉的时候,她会询问余晖情况如何。在这时,余晖才能回过神来,想到回击咒语还没有做好,她向暮光挤出了一抹没有说服力的笑容。而此时的暮光只是在等待一次她们二人独处的机会。

  练习结束了,姑娘们开始收拾起东西,走向大门。日落走下了楼梯,将她们送出了大门。

  “那么,我们会再见面吗?”

  瑞瑞向她笑了笑,恳求道,“嗯,这里的练习环境相当不错,我们在这不会因地盘问题和阿杰的妹妹吵架,但是,这里是你…住的地方,所以如果你说不的话,我们会尊重你的意愿。”

  余晖抱起手臂,“有趣的是,我住这里的时候你们好像也做了同样的事。”

  “别装的像你不喜欢我们找你的样子。”云宝说道。

  日落耸了耸肩,“当然,你们可以在这里练习一段时间,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别指望我能给你们弄零食什么的就行了。”她做了个表示和平的手势,“再见,迷你版的我。”她走回了工厂,关上了门。

  “是啊,再见。”余晖说道。她走向了主干道,没有留意到其他人正在叫她。

  “你还好吗,甜心?”阿杰走上前去问道。

  余晖以手扶额,“我有点懵,但是,我想我还好吧。”

  “往好的那方面想,”瑞瑞说道,“虽然挺能开车,但看上去她还不错。”

  “我想那意味着现在有了一对‘邪恶余晖双胞胎’了。”云宝说道。

  虽然她非常想要揍云宝一顿,在这个混乱的下午之后,余晖已经没有力气来做这件事了。况且,云宝是对的,除非日落以前变成过恶魔,余晖就是她们两个之间更差劲的那个。这不是个令人惊讶的事实,但承认这一点还是令余晖不安。

  暮光瞪了云宝一眼,“余晖不是邪恶双胞胎,她们两个都不邪恶。”她轻抚着余晖的后背,“你确定你还好吗?”

  “我会好的,我只是需要好好睡一觉,今天发生了挺多事情。”余晖走向了摩托车,将头盔递给了暮光,“来吧,我送你回家。”

  大家互相道了别,尽管要走同一条路,余晖还是选择了加速,将其他人甩在了后面,她能够感受到暮光紧紧地抱着自己,在到新城区的时候,她慢了下来。

  余晖把车子停在了暮光家房前,把她送到了门口。斯派克在门的另一边听到了动静,挠着门,但暮光把注意力放回了余晖这里。她捧起余晖的脸颊,凑近身子,吻了她的嘴唇。

  余晖一只手揽住了暮光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抚摸着她的后背,她们热烈地拥吻着,直到二人慢慢分开。“看,我们成功了。”暮光说道。

  “什么?”余晖环顾四周,“哦,好吧,我想这是今天为数不多的好事。”

  暮光握着余晖的手,“今天见到她的时候,你感觉如何?”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该想什么或者是该说些什么。我很高兴她没直接把我弄死还是把我送去FBI之类的地方,但是…”她蔫了一下,“就是…我们两个同时出现在这个地方是…很怪异的,有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和你一样正常。”

  暮光眨了眨眼,“‘正常’并不意味着什么,老实说…我想和你一样,余晖,就像你和其他人那样,我想要变得特别。”

  余晖揉了揉暮光的脸颊,她吸了口气,强迫自己说出那些真诚但是甜得发腻的话,“暮暮,你就是特别的,也许你不能在表演音乐的时候小马化起来。但你是我所认识的最聪明的姑娘,你演奏小提琴本身就像魔法一样,你总是能看到人们最好的一面,甚至包括我,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凑近了暮光那红透了的脸,“闪儿,你对我而言就是最特别的。”

  在她们吻在一起之前,门廊上的灯亮了起来,把她们吓了一跳,暮光叹了口气,“银甲在家呢。”

  “我想在这里能够成功两次有点幸运过头了。”余晖向后退了一步,“那,闪儿,明天见。”

  暮光点了点头,但猛地凑了过来,在余晖的唇上啄了一下,然后退到了屋里,她从门缝向余晖笑了笑。

  余晖在离开的时候哈哈大笑起来。夜幕降临了,虽然已经感觉好些了,余晖还是期待着能饱餐一顿,睡个好觉。

  就像斯派克与暮光一样,斑点在余晖走进房子的时候和她打了招呼。她将它抱起,带着它走进了厨房,那里空无一人。一个缺了一块的盘子放在柜子上,但无人的情况还是让余晖感到有些奇怪。

  她听到了后院里的动静,走到那里,皎洁的月光映了在大地上,赛琳娜手持长剑,一系列劈,砍,冲刺,后撤,她的速度如此之快,就像她有魔法一样。

  她的眼神如此专注,似乎敌人就在面前,向她发动着进攻一样。余晖不想打扰到她,她走上了楼,想要洗一个在吃饭之前洗一个热水澡。她在崔克茜门前站住了,灯光从门缝透了出来,但余晖并没有听到其他的声响。她想要敲门,或是试着和她谈话,减轻她心中的厌恶之情。但她明白,只有时间能够做到这些,自己的努力几乎都是徒劳的。崔克茜已经把她视为救出阿特米斯的障碍,并且要通过这场乐队之战证明自己的能力。而当真相大白之时,她们的关系有进一步恶化了。

  余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斑点放在了床上。如果彩虹音爆的成员们打败了塞壬们,崔克茜的感受会是什么样的?但只要她们就出了阿特米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对不对?尽管崔克茜现在十分自大,又令人厌恶,但余晖还是不想和她再次成为仇敌。她们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但她们已经达成了不少令人愉快的协议。

  一大团混乱的情绪涌入了她的心中,余晖叹了口气,把脸埋到枕头里面,发出着无声的尖叫。

  只要在一天里把这些都搞定就好。专注于回击魔咒,为崔克茜担心,还有另一个余晖的事。

  “如果你没有接受那所谓的友谊的话,这一切就会简单许多。”一个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余晖从枕头里把头抬起,“这一切发生都是你的错,但我会摆平这一切,我的朋友们会摆平这一切。”

  “这才对嘛!”暮光公主说道。

  日落在第二天她们来到工厂的时候打了招呼。她打量着这几个女孩。

  “那么,今天你的小女朋友没来?”在云宝安置乐器的时候,她问道。

  余晖又舒服地坐在角落里了。“对,她在另一支乐队里,她们今天有练习。”

  她的声音中一定透着苦涩,因为日落捕捉到了它。“我是不是感到了一丝嫉妒?”

  “对,对,我有点嫉妒。”余晖拿起笔记本遮住了脸,“但我相信暮光不会做任何出格的事情的。”

  人类余晖,或是别的成员们的称呼,日落,摇了摇头,“哦,你可真是很傻很天真。”

  “什么?”

  “没有,没有。”日落说道,摊了摊手,“你大概是对的,她应该不会做这些的。”她摇了摇头,“不过嘛,有点内向的人通常会…”

  余晖猛地站了起来,用自己最炽热,最愤怒的眼神盯着日落,后者耸了耸肩,自鸣得意地笑了笑。

  这是不是就像有一个讨厌的姐姐?余晖并不关心日落说的话,暮光不会背叛她的。

  月舞的行为可就是另一说了。

  保持专注。余晖重新望向笔记本。在彩虹音爆练习的时候,她用笔敲着草纸。为什么她在这件事上这么困难?当做这个回击魔法的时候,她也明白该如何写一些关于友谊的歌,更何况,她现在也明白了一些关于友谊的知识,这一切本该是很容易的。

  她并不了解友谊,是吗?

  我当然明白友谊是什么!否则的话,和谐之元的诅咒就还会在我身上!她现在所需要做的事只不过是要填词。

  二十分钟之后,纸上还是一片空白。

  余晖把笔记本拍在了脑袋上。她已经开展的很好了!现在,所有在她脑海里的事情听上去都蠢极了!也许她们只要表演”Shine Like Rainbows”就可以了。那听上去很“友谊”。

  “你这样会把脑细胞耗光的。”日落说道,再次靠近了余晖。

  “嗯,也许我需要再想一想。”余晖再次把本子放在膝上,“这必须是完美的,如果我们要去击败塞壬的话。”

  日落坐在了余晖旁边,“孩子,你们正在从邪恶手中拯救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你们挺有种的。”

  余晖转过头来,“你会做同样的事情吗?”她问道,没有在意日落糟糕的选词。

  “不,我可不是那种超级英雄之类的人。”

  “即使这是为了你的朋友?”

  “我没有特别多的朋友。”她伸了伸胳膊,转向墙壁,“并且,别试着和我说什么友谊最棒之类的彩虹垃圾。我喜欢一个人呆着。不是因为我讨厌这个世界或者是因为小时候不好的经历,我只是喜欢自己呆着而已。你们的生活就像一场电影一样,而且,你们有那种能够拯救世界的力量,而我更喜欢为自己做事。”

  余晖双手抱膝,这个余晖确实是她。就像她接受友谊之前的那个样子。只不过没有那种对力量的渴望。如果没有友谊,余晖的未来会是这个样子吗?漫无目的的从一个地方游荡到另一个地方?冷漠无情到即使整个世界炸了也会袖手旁观?

  她的内心立刻回答了这个问题,那就是“是”,她同时也感激起自己的朋友们,感激她们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她愤世嫉俗的那一部分告诉她,日落是对的,但现在的余晖已经知道了——友谊就是魔法。

  日落抬起头望向天花板,望向那些纵横交错的管道,“这不是个有活力的谈话,对吗?”

  “你刚才想要来一场有活力的交流?”

  她们同时窃笑起来,“听着,迷你版的我,”日落说道,“我并不完全理解你们要做的这些魔法小玩意,但我知道的是,如果你太过于思考一件事情,它就会照你脸上来一下。”她站起身来,伸了伸胳膊,“有点时候你需要一点即兴发挥。”她大摇大摆地走了回去。

  余晖瞥了一眼笔记,“即兴发挥,嗯?”

  “啊,拜托,阿杰,你还是太低了!”云宝说道,这把余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我只是在你那花里胡哨的炫耀之后才会显得低!也许你下次应该注意一下!”

  “我已经只有一半的超级无敌棒了,我不能再抑制下去了!”她转过身,“也许你们有人在偷懒…”她喃喃地说道。

  “我听到了!”

  “云宝,我要提醒你的是,我们这些人还在学习阶段呢,”瑞瑞说道,努力保持着自己声音的平静。

  “好吧,我错了,我错了。我只是不想让我超级无敌棒的才华被压住。”

  “在面对塞壬的时候,你再尽情炫耀吧,黛西,”余晖说道,“但是现在,忍着吧。”

  云宝不高兴地哼了一声,吹了吹刘海,“好吧,再来一遍”Shake Your Tail”。”

  星期六的到来也同时意味着四分之一决赛,尽管只剩下了十八支队伍,现场的观众却比上一周要多了不少。三个舞台又被搭了起来,规模更大了,外面甚至搭起了临时看台。这几支乐队成员们的父母也赶了过来,为他们的孩子拉起横幅,加油助威。

  余晖走到了停车场,在那里,她检查了一下时刻表。“好吧,你们会在3:30的时候上台表演,所以现在还有3个小时。”她望向刚刚集合在一起的朋友们,“云宝和瑞瑞还没有来吗?”

  之前她们定好的计划是先在集市前面集合,但是,当余晖到达的时候,她们发现领队和键他手不见了。

  阿杰不满地叹了口气,“瑞瑞给我发了短信,她说她还需要些时间来挑选合适的服装。我一直在和她说这不是时装秀,但她还是那样,一如既往的瑞瑞!”

  余晖靠在卡车上,“嗯,找个裙子不会花三个小时,就算她现在在瑞瑞模式,那黛西去哪里了?”

  “足球赛!”萍琪说道,举着手机。

  “什么?”

  “对滴,她刚才给我发短信了!”她念了出来,“我忘了比赛这事了,队伍也没有提醒我!我会来表演的,我发誓!”

  小蝶捂着嘴,“我们错过云宝的比赛吗?但,但我们是她的助威团啊!”

  “蝶儿,我想云宝没有我们也能发挥的很棒。”余晖说道,“她最好能准时回来,否则,我们就有大麻烦了。”

  “嗯,现在,糖果和棉花糖正在召唤着我!”萍琪一溜烟地跑向了小吃摊。

  “Ah, ah-ah, ah-ahh,

  “ah, ah-ah, ah-ahh.

  “Ah, ah-ah, ah-ahh,

  “ah, ah-ah, ah-ahh.”

  一大群粉丝从萍琪旁边冲了过去,直冲中央舞台。余晖望向塞壬那边,她们的动作就像有催眠效果一样,绿色的薄雾弥漫在四周。粉丝们以令人惊讶的速度聚集了起来,为炫惑组合欢呼着。

  余晖立刻跑了起来,咬紧牙关,她们要一直唱这破玩意吗?她绕着舞台走着,急切地望向人群,“暮光!”她喊道。没有回应,她挤进人群,回击着那些手肘和拳头。尽管挤到了第一排那里,她还是没有找到暮光。

  人群欢呼着,巨大的音乐和节拍声敲打着余晖的耳膜。环顾四周,余晖发现周围的人们的眼中都闪烁着绿色的光芒,被舞台上的三个人所深深吸引。余晖抬起头来,这时,阿达吉奥恰巧低头,她们四目相对。

  欲望,贪婪,自负,冷酷…余晖从她的眼中看到了过去自己的模样,但阿达吉奥的脸上突然掠过的一抹笑容将她拉回了现实。余晖竭力装出一副了其它人一样的表情。阿达吉奥转向了别处,唱起了下一首歌。

  她知道吗?她不可能知道的,但是那笑容…余晖打着哆嗦。那笑容透露着百分之百的确信,就像阿达吉奥已经知道了自己会赢得这场比赛一样。

  当炫惑组合唱完歌的时候,余晖出现在了人群的另一侧。“欢迎成功晋级的十八支乐队来参加四分之一决赛!”阿达吉奥说道。“只有九支乐队能够进入下一轮的挑战,那会是谁呢?”四下里响起了呐喊声,成员们拼命地表现着自己,想要证明自己足够优秀。“那么,去证明你们自己吧!”

  乐队成员们迅速消失在人海之中了,留下那些还在欢呼的观众们。余晖仍然找不到暮光的踪迹。她的心里七上八下,返回停车场的时候,她看到了姗姗来迟的瑞瑞,这让紧张之情缓解了一些。然而,她穿着一身难以置信的服装。

  今天的套装是一件粉色的夹克,上面有着金色的花边和带子,衣摆下是一条紫色的连衣裙。身下是齐膝的高跟长靴,上面当然缀着各色条纹。她戴着一副太阳镜——蓝色的镜框和粉色的镜片,她的头发束成了马尾辫,刘海则甩到了一侧。

  “我知道我会后悔问这个问题的,”余晖走进的时候说道,“但你今天穿的是什么?”

  “你喜欢吗?”瑞瑞转了一圈,展示着自己。“我在今天早上做好了这些,我爱死这配色了!”

  “瑞瑞,你看上去就像佩珀军士一样(注1),”阿杰抱着手臂说道。

  “我就把它当做是称赞了,没必要嫉妒的,阿杰。”她指向自己的车子,“我为你们每人都做了一套衣服。”

  阿杰瞪大了眼,“哦,不!我今天可不是来走秀的!瑞瑞,我们是要来这里获取胜利,不是来做时装表演的!”

  “成功的关键就是亮相时的样子,亲爱的,”她回过头说道,“我们在那不能像个街头卖艺的人一样,我们得有自己的风格。”

  “那对我们而言有什么坏处吗?”小蝶问道。

  “只有我们小马化的时候才会那样,”萍琪说道,“新套装听上去很有趣!”

  瑞瑞满意的点了点头,“你看,萍琪也同意我。”

  余晖揉着太阳穴,她最近一直在做这个动作。“只要…小心点,瑞瑞。当我去前面的时候,我和阿达吉奥对视了一下,而且…我不知道,我觉得她好像知道些什么。”

  阿杰摇着头,“拜托,那不可能的,她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

  “除非她有通灵术,”萍琪挠着下巴说道。

  “保持谨慎。”余晖说道。

  瑞瑞拍了拍余晖的头,“我向你保证,余晖,一切都会顺利的。”她环顾了一圈,“那么,云宝现在在哪里呢?”

  “足球赛,”余晖说着,耸了耸肩。

  “哦。”瑞瑞不自然地笑着,“我确信她会准时来的。”

  余晖拿出手机,“她最好能准时,现在,暮光马上就要上台表演了,我需要确定她现在是安全的。”

  “而我还需要更多的糖果!”萍琪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萍琪,那不是…”余晖叹了口气,“好吧,不管了。”她走向舞台,萍琪在一边蹦蹦跳跳地跟着,时不时地跑向旁边的摊位去买糖。月舞的钢琴已经架在了舞台上。它的主人走了出来,身着一件红色长裙,上面点缀着紫色的星星。暮光跟在她的身后,手里拿着小提琴,她身着一件紫色带有花边的短裙,和镶有蕾丝的上衣。那是一件低领上衣,但暮光已经扣好了扣子,所以你看不见关键的地方。(cleavage)

  “好了,现在是‘月光安魂曲’的表演,”韵律说道,“你们今天所表演的内容是什么?”

  月舞拉起了椅子,让暮光坐在了钢琴上,“我们今天要表现得的是合奏——《爱情故事》(Love Story),希望评委们能够喜欢。”

  韵律拍了拍她的头,“好的,那么请开始吧。”

  月舞开始了前奏,不一会,暮光的高音部分加入其中。当月舞的琴声降低时,暮光紧随她改变着音律。这对于爱情故事而言有一点低沉,但两位表演者都尽其所能。暮光睁开眼,向余晖笑了笑。

  “她表演的好极了,”余晖的旁边响起一个声音。

  “是啊,她——啊——!”余晖捂住了嘴,没让自己喊出声来,“你在这做什么?”

  日落戴着一副墨镜,头上是一顶大太阳帽,她望着暮光和月舞,“我来看看你们这些孩子有没有音乐天赋,我很惊讶,那吸引了我。”

  余晖甩了甩胳膊,“你不能在这里!如果有人看见了我又同时认出了你——”

  “他们会像个傻瓜一样的。”

  余晖把她转了过去,推着她,“别,别,别!我现在的生活已经够乱了。我真的不想让别人再问为什么会有两个我同时出现了。”

  日落站定,让余晖推不动自己,“迷你的我,你得清楚,没有人能够认出这顶帽子和太阳镜后面究竟是谁的,”她把手放在余晖的头顶,揉着她的头发,“认真的,你的担心太——”

  她变成了一个站在操场上的孩子。一个大一点的男孩站在她的面前,向她伸出手。

  “求你了,这是我的午饭钱!”余晖听到自己说道,眼里饱含着泪水。

  “你父母离婚又不是我的错,那么现在,把它给我!”他推了她一把,“我们要不要去见斯沃利先生?”

  余晖感到了一阵恐惧,她把手伸进口袋,交出来八块钱,“给你,别找我了。”

  那个欺凌者从她的手中抓过钱,数了数,然后又伸出了手,用拳头打了她一下。

  余晖抽泣了一声,交出了最后的两块钱。

  “嗯,不错的尝试,”他说道,拿过钱走开了,留下站在原地哭泣的余晖。

  日落猛地松开了手,弯下了腰,大口地喘着气,余晖同时也这么做着。“这他妈是什么情况?”日落惊呼道,她盯着余晖,就像这是她的错一样。

  余晖揉着脑袋,“我…我不知道,你也看到了什么吗?”

  “是-是的,我看到了…小马。非常亮的小马,他们正在给我讲故事,我叫他们爸爸妈妈。”她的眼睛似乎瞪大了,“你看到了什么?“

  “嗯…”余晖嗫喏着,她感觉自己好像侵犯了别人的隐私,“我看见——”

  日落猛地抓起余晖,把她拖到了看台那里,她把余晖按在一根柱子上,拽着她的衣领,“你看见了什么?”她问道,她压低声音,但口气十分危险。

  “我看到你在操场上被欺负了!”余晖说道,她的心剧烈的跳着。也许因为看不见日落的眼睛,她才会如此紧张。

  日落又抓了她一会,然后把余晖放回地面,转过身去,“也许你是对的,我大概不应该在这里。”

  余晖想要表达同意,尤其是现在,但在她们互相触碰发生的事情之后,余晖情不自禁地去好奇,“看来,你并不担心我看到你被欺凌的场面。”

  日落开始走开了。

  “我已经把我的秘密告诉了你,”余晖说道,紧随其后,“你想要隐藏些什么?”

  “你告诉我事情是因为你当时没有选择,”日落望着余晖,她的表情难以捉摸,“我仍然有我的选择。”她拍了拍头部,“事情是在这里发生的,呆在这,帮我个忙,别过来。”她转身离开了。

  余晖独自站在那里,茫然地听着下一场乐队的表演。她摸着头发,感受着刚才日落摸过的地方。她们互相看到了彼此的记忆。为什么?是因为她们是平行世界中的同一个体吗?当暮光和暮光公主相遇的时候会发生些什么?

  我想我的担忧不是没有理由的。但日落不想让她见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而且,就算她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日落,余晖应该去打探她的隐私吗?别管这个了,你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考虑。

  她返回舞台,找到了正在收拾东西的暮光。月舞坐在舞台的一角,“你好啊,余晖,我们的表演怎么样?”

  余晖望向暮光,“我听到的那部分好极了,抱歉我错过了一部分,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没关系的。”合上了琴盒,站起身来。“我有点饿了。你想要去和我找些吃的吗?”

  “当然了!”余晖笑着,“我请客!”她向月舞得意地笑了一下,后者只是笑了笑。

  “你们两个去找点乐子吧。”她抬起头来,“我绝不会吃那些垃圾食品的。”

  余晖把暮光拉着起来,她们走到了小吃摊那里,“你还好吗?”余晖问道,望向暮光的双眼,观察里面有没有绿色的光芒。

  “还好,不然呢?”

  “炫惑组合之前不是唱过歌了吗?”

  暮光想了想,“哦,是的,嗯,我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头的地方。我想阿特米斯的魔法还是好使的。”

  “我们希望它会一直如此。”余晖压低了声音,“日落刚才出现在了这里。”

  暮光停下了脚步,“真的吗?为什么?有人见到了你们两个吗?”

  “我一直想跟她说的就是这个事,但那没有问题。”余晖四处张望了一下,重新面向暮光,“她刚才碰到了我的头,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互相看到了彼此的记忆。她看到了我父母给我读故事的场景,而我看到了她在小时候被欺负的样子。”

  兴奋,接着是困惑的表情出现在暮光的脸上。“那太…奇怪了。那令人着迷,但很难解释,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情况呢?是因为你们是不同世界的同一个体吗?也许那是一种时空机制。但是什么触发了它呢,又为什么会触发这种机制呢?这种情况是第一次出现吗?也许——”

  “闪儿,停!”余晖拍了拍她的头,“我还没说到关键地方呢。”暮光的“疯癫”行为让余晖松了口气,“在我说出我看到了 什么之前,她显得非常紧张。她有着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事情。”

  暮光耸了耸肩,“我觉得,这很正常,对吧?看到别人的记忆…这有点像看他们的日记。”

  “不,我是说,她想要隐藏些东西。不是一个什么尴尬的事情,或是什么隐私之类的,她有个大秘密。”

  “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余晖摆弄着衣领,“因为她看上去马上要揍我一顿,在那之后她就跑开了。”

  暮光想了想,“这很令人怀疑,你觉得我们应该注意一下这件事吗?”

  “很难说,我可能是错的,但是…她这么紧张肯定不只是因为我们看到了彼此的记忆。”她买到了热狗和薯条,然后回到了停车场去找其他的几位成员,云宝还是没有来。

  余晖看了看手机,距离表演还有一个小时了。“我要弄死她。”

  “她是领队。”暮光说道。

  “我不管,我就要弄死她。”

  “所以,如果她最后没来的话,我们怎么办?”萍琪问道,一阵沉默之后,她们互相看了看,“云宝最好能来。”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云宝还是杳无音讯,紧张和不满的情绪开始蔓延,余晖帮助其他的几位成员收拾东西,准备上台了。

  阿杰插上了电源,“我发誓,如果她真的没有来,我会——”

  “我在这!”云宝跑上了舞台,身上还穿着足球队服,但手里拿着吉他,“我在这,我做到了!”她试图想其他人自信地笑笑,但在其余几位愤怒的眼神之下畏缩了,“我知道,我知道,我错了!这是我的锅,但我现在来了!”

  “而你现在看上去不怎么整洁,”瑞瑞说道,抿着嘴。

  云宝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腿上的草和泥土,“呃,我没时间换衣服了。”

  “你赢了吗?”小蝶问道。

  云宝的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当然,我们赢了!我打进的绝杀球!你们真的应该在那看看的,那真是——呃,啊,算了。”她说道,在众人的眼神之下又退缩了。

  余晖指着幕布,“你可以在下一轮表演上去证明你有多么的‘超级无敌棒’。”她退后一步,幕布升起,彩虹音爆的成员们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欢迎回来,彩虹音爆。”阿达吉奥笑着说道。余晖想要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些什么,但那是徒劳的。“准备给我们一个惊喜了吗?”她打量了一下众人,最终目光停留在了云宝的身上,“我希望你能表现的比你的外表更好。”

  瑞瑞嘘了一声。

  云宝的脸红了。“你完全可以放心!”她激动地说道,“彩虹摇滚!三,二,一,开始!”

  萍琪开始了前奏,“We used to fight with each other.”很难说她们唱的有多么整齐,但是余晖听到了云宝破音了一下,如果评委们听到了这个,那就不太好说了。

  这回余晖不用担心小马化的问题了,当歌曲结束的时候,她的朋友没有任何人看上去在小马化的边缘,她们看上去有一点紧张。

  “谢谢你们,彩虹音爆,做的不错。”韵律和蔼地说道,余晖咬着手。“不错”能不能让她们晋级呢?自己是暮光的女朋友这件事是会阻碍还是促进晋级呢?韵律是个非常好的人,也许余晖能在选拔中占到优势?

  她摇了摇头,不管如何,公平就好了。当然了,这个世界现在还在正常运转。

  云宝拔下来电源,“那么,我们听起来怎么样?”

  “不坏,”余晖说道,甩着手,“你在开始的时候有点没进入状态。”

  云宝不满地说道,“抱歉,但我刚刚有一场足球赛,你还想怎么样?”

  “你不是一直‘超级无敌棒’的吗?”阿杰走过的时候说道。

  “你为什么…”

  余晖拍了拍手,“姑娘们,不要吵架。你们会让塞壬们拿到更多的力量。”韵律和炫惑组合继续了。

  暮光走了过来,“挺不错的,姑娘们,但云宝刚才有点破音了。”

  云宝嘟囔了几句,但继续和别人走出了会场。

  “别担心,还剩三支乐队,从他们的表现来看,我觉得你们稳稳晋级。”

  “对,”云宝说道,“而且有了你的下周帮助,我们又少了一个对手。”

  暮光转过身,“什么?”

  余晖把手放在了她的肩上,“这是计划的一部分,记得吗?”

  “哦… 对。”暮光渐渐泄了气。

  “你还好吗?”

  暮光退了一步,挤出了一抹笑容,“是的,抱歉,我想我刚才走神了,我只是…和月舞在一起表演的时候很开心,而且…我知道你们需要去战斗。”她的笑容愈发僵硬,“我会的,你知道,在下周放水的。”

  余晖走进,伸出手来,“暮光…”

  她又退了一步,“我得走了,月舞要把我送回家去,我之后会给你打电话的。”她转过身,跑向了另一边。

  “暮光!”余晖跑了过去,望向暮光消失在了人群中,她的心一沉,大脑一片空白,就像当发现是自己放走了塞壬的时候一样。暮光不会被塞壬的魔法影响的,但如果…她被影响了。余晖该做什么?

  她回头望向朋友们,她们的表情都很担忧,但没有人能够解释为什么。

  “我确信她没事的,余晖,”瑞瑞说道,声音有一点颤抖,“也许她有点累了,这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是啊…”余晖再次望向人群,“也许是吧。”

  崔克茜的乐队是今天最后一个登台表演的。因此,有很多观众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地离开了。但这并不是崔克茜所关心的事情,她的母亲也不会来看这场表演,塞壬们有可能会认出自己,但这些都不是崔克茜所关心的。

  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她也不想要任何人的崇拜,这一次,她只想要自己的父亲回来。

  她坐在车里,乐器放在后面,她擦了擦眼泪,希望着自己的愿望能够实现。

  “不要慌。”她深呼吸道,“你能做到的,你必须要做到。你和余晖还有她的那些朋友们一样棒,魔法在你的身体里流淌!让你的家人为你感到骄傲!”她启动了引擎,突然,她意识到自己的斗篷不见了。她望向后座,但在自己的物品里没有发现它的踪迹。那是她父亲的一件斗篷——是她最不想失去的东西。

  她回到了舞台那里,急切地寻找着那件父亲留给她的礼物,希望自己只是把它落在了某个椅子上。

  小摊和商店都关门了,舞台矗立在那里,在夕阳之下,一切的影子都被拉的很长,阴影中透着冰冷和黑暗。

  崔克茜的心砰砰地跳着,她的表演能不能让自己进入下一轮呢?她觉得自己还不错。她这一整周里都在练习。别怀疑自己!如果余晖和她的朋友们能做到,那你毫无疑问也可以!为什么自己心里有一部分想要她们输掉比赛?当她们提出帮助的时候,自己应该感到开心才对的,但现在崔克茜的心中只有着愤懑。她们在管一件和她们什么关系都没有的事情!

  而且,她的母亲是在向她们寻求的帮助,而不是她——崔克茜!她自己的女儿。

  崔克茜握紧了拳头,现在她有了一次向其他人证明自己的机会!她一定会赢的!她要打败塞壬们!她要就回自己的父亲!而这些,她都能一个人完成!

  崔克茜走到了后台那里,在幕布后面,她开始寻找自己的斗篷。虽然这里灯光昏暗,找件斗篷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在找这个吗?”

  房间里的温度降到了冰点。她把手伸进口袋,拿出魔杖,猛地转身将它指向阿达吉奥。后者站在十步远的地方,手中拿着一件斗篷,得意地笑着。

  “哦,看来某人的反应速度很快啊。”阿达吉奥说道,“我们只是想把这件斗篷还回去,但是就她的反应来看,她不太待见我们。”

  “嗯,她当然不会待见我们了,”索纳塔说道,“我们把她的父亲抓了起来,还记得吗?”

  阿里亚和阿达吉奥脸上的笑容垮了下来,阿里亚抱起手臂,“我真应该拿胶布把你的嘴封上。”

  “够了!”崔克茜握紧了魔杖,“崔克茜想要她的父亲回来,现在!”

  “不然呢?”阿里亚问道,她的笑容又回来了,“如果阿特米斯不能打败我们,你又觉得你为什么能够击败我们呢?”

  “好了,好了。”阿达吉奥挥了挥手,“我们给她一个机会吧。我很确定警察和我们的粉丝会想要弄明白为什么‘我们会被一个愤怒的参赛者攻击,只是因为认为她没有足够进入下一轮比赛的能力’。”她和蔼可亲地说道。

  崔克茜牢牢攥着自己的魔杖,但是缓缓放下了手臂,“我和你们没完,无论如何,我会让你们输的,没人会记住你们。”

  “嘿,你爸爸说了同样的话!”索纳塔高兴地说道。她的脸上掠过一阵阴霾,“想想他现在在哪里呢?”

  崔克茜热血上涌,她举起魔杖,“Lulamoon!”一束魔法击向索纳塔。

  阿达吉奥向前走了一步,挥起了斗篷,魔法打在了斗篷上面,反弹了回去。崔克茜一闪躲开,那束魔法击中了窗帘,留下了一块烧焦的痕迹。

  “哇,达吉,你怎么知道会是这样?”

  “只是幸运而已。”

  “我们是不是该打她了。”

  崔克茜看到塞壬们走进,从三个方向将她围住。“老实说,崔克茜,我们其实没有必要这样的。”阿达吉奥说道,“你说你想要让你父亲回来,对不对?也许只要我们做些…交易,就行了。”

  恐惧和紧张在她的心中轰鸣,“崔克茜…我不会和你们做任何交易!”

  阿里亚耸了耸肩,“好吧,那你觉得你爸爸更想要挂掉?”

  “好吧,好吧!求你们了!”泪水从崔克茜眼中滑落,“你们想要什么?”

  阿达吉奥走了过来,“认真的?什么也不要。那不是我们想不想的问题,而是取决于你,崔克茜。”她托着崔克茜的下巴,“你想要证明些东西,对吗?那可不仅仅要打败我们,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别的东西。”

  “闭嘴!”崔克茜让她们停下,也希望自己的眼泪也能停下。

  “不,不用。你不用藏着这事。”阿达吉奥温和,甚至可以说是用妈妈一样的声音说道。“没有关系的,让我想一想…没有人把你当回事?你活在你父亲的阴影之下?你害怕输给这些明显不如你的队伍吗?还是以上三者兼有之?”

  “别说了,”崔克茜抽噎着。

  “叮当!看来我们已经有赢家了!”阿达吉奥拍了拍崔克茜的头,“那么,你会喜欢这个交易的,因为这只对你有好处。”

  崔克茜睁开眼睛,“你们想要什么?”

  “破坏。”

  “什么?”

  “就是这样,我不管你是怎么做的,只要让其他的乐队听起来糟糕,让我们能给出一个让他们不能晋级的理由。你可以找找他们的小秘密,弄坏他们的乐器,拿走他们的乐谱,都没有关系的。”阿达吉奥摸着崔克茜的脸颊,“如果我们看到你做这些,我们当然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之后,你要做的就是比别的乐队更好,简单吧?你会赢下这场比赛,证明你自己是最棒的那个,然后,我们就会让你的父亲回到你的身边。”

  崔克茜皱着眉,“这太容易了,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阿达吉奥只是笑着,“什么也没有,我告诉你了,这个交易只对你有好处,你看见没?我们可不只是什么怪物。”

  “我很怀疑这点,”崔克茜咬着嘴,但她没有任何筹码,她们拿着所有的牌,包括那张最重要的。当然,崔克茜以前做过破坏的事情,但那些都是出于私人恩怨,而这次,她将会帮助自己的死敌完成她们的计划。

  但是她的父亲…

  “我会做的。”她喃喃地说道。

  阿达吉奥的笑容更大了,露出了牙齿,“我就想要这个答案。”她站起身,和她的同伴们一起走向外面,“只要确保你别把这件事说出去就行了。尤其是你妈妈。我可不想让她变成寡妇。”她们三个一起笑了起来。在她们离开的时候,阿达吉奥把斗篷放在了椅子上。

  崔克茜的双腿颤抖着,她走过去拿起那件斗篷,望着上面绘的星星和月亮。泪水再次滑落,她的心在胸膛里砰砰地跳着。

  “爸爸,请你原谅我。”

  作者的话:

  备选标题——幽灵正在坎特洛特游荡

  https://m.youtube.com/watch?v=mZapeCW_QPY

  这是暮光和月舞表演的歌曲,我想,真的找一个钢琴和小提琴的二重奏会很有趣

  注1:

  佩珀中士是一部电影(我没看过)

  译者的话:

  上面那个链接需要梯子(问就是看完了)

  我们要迎来高潮部分了,高潮部分一共有三章节,讲的是一个连贯的情节,你们想要我怎么更新?是三周之后一起更新;还是和现在一样一周一更?(之前弄了一个投票,尴尬的是两个选项投票的人竟然一样多:ftemoji_facehoof:)在评论区留言告诉我吧:ftemoji_flutteryay:

thumb_up 2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CrepusculeFlicker Lv.4 独角兽
评论 15.恶魔与幽灵

这一章的字数是13579:ftemoji_sgsneaky:

9 天前
Inaba_Hitomi Lv.1 天马
评论 15.恶魔与幽灵

三周一更吧,不然看完一章后结果等不及然后跑去看毁气氛的机翻真的很靠北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