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Ewigkeit
EwigkeitLv.3
陆马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光子传说:走进小马(雾)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三十二章 边境

chrome_reader_mode 2,814 event 9 天前 thumb_up 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8 forum 0

小马镇光子工坊,工坊的侧面,长条形的水培翼温室正在自动运转,双层的隔热玻璃很好的阻止了热量的散发。透过透明的玻璃,就能看到一根根长条形的水培翼正由齿轮驱动着,缓缓在内部移动,保证每一颗植物都能享受到相同的冬日阳光。

工坊的另外一边,光子和新加入的员工,正在扩建工坊。

全电推这种东西,如果应用在超巨型的机械上,会是非常复杂的一件事,如果只是小型机械就简单多了。

光子此刻就在驾驶一台超微型重型工业机械,一台大概只有两米多高的超小型挖掘机。机器动起来的时候只有马达的嘤嘤声,非常安静。机器的屁股后面还有一根粗粗的电线连接着工坊的电源,不需要担心燃料问题。

崔克茜看着这台只有两米多高的小怪兽感觉很满意,主要是因为下面的履带。

在她的帮助下,光子正在扩建工坊,第一批矿石到了之后原本的工坊就显得有些不够用。趁着天气足够冷,赶快扩建新的地下部分的设施就显得很有必要。

一根根的电热棒被插进微型挖掘机用细长钻头打出来的孔内,等到冻的梆硬的土地开始融化,就换上挖掘铲把泥土刨出来,堆砌在更远的地方。

等到巨大的坑洞挖好,在平整好表面之后,就铺上增加强度的钢筋框架,然后只需要喷上建筑泡沫就能成型。建筑泡沫由一种板砖一样的灰黑色粉末压制的硬块制作,把这种板砖丢进特殊溶剂,体积就会迅速膨大,生成大量坚固的晶格空隙,既有很高的强度,又轻便易处理,制作好的一面墙,不算钢筋,只有几公斤的重量。

整个地下实验室的外壳,在飞速成型。

“不好了!光子!”一匹灰色天马高速从远处飞来,歪歪扭扭的降落在起降平台上,立刻冲着下面的两马大喊道。

“崔克茜,你要不要来试试驾驶一下这个?我去看看小呆那边什么情况。”初步完成超微型挖掘机各项调试的光子,看了看小呆,对崔克茜说道。

“喔!当然,这小东西太迷人了!”崔克茜看着崭新的金属履带说道。

从挖掘机上跳下来,光子脱下安全帽,赶忙向小呆了解情况。

“我朋友不见了!光子,他消失好几天了!”小呆有些惊慌。

“谁?”光子满脑袋问号。

“博士!”

“那个可爱标记是个沙漏的雄驹?”光子记得那匹小马的样子。

一边了解情况,光子跟着小呆向着小马镇跑去。

“今天我来找他,发现他家门没关。桌子上有他的纸条,之前他跟我炫耀的那个蓝色电话亭也不见了!他说那是时间什么的东西。”

‘给我的朋友小呆,嘿小呆!你不知道我的发明有多么神奇!我先去试试这台机器,很快回来!’光子低头看着桌子上潦草的便签。用蹄子搓了搓下巴。

“时间机器?”

“啊,对!他说那是时间机器,那是一个蓝色的像是电话亭一样的东西。说起来什么是电话?已经好几天都没看见他了。”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我想我大概知道情况了,小呆,你先冷静下来。我大概给你说一下我知道的东西。”调查完这间充斥着乱七八糟东西的奇怪实验室,光子的表情开始有些严肃。

“好...好的。”

“按照名字上来看,时间机器,就是可以穿梭过去未来的机器。”

“那不是很厉害吗!”

“从技术上来说,我必须说你的朋友博士是个天才。可惜没脑子。”

“为什么?”

“就我从维度共和国的资料里了解到的情况,穿梭时间只有三种后果,分裂,循环,重构。从没有例外,还有可能同时发生复数的情况。而这三样进程是不可逆的。重复的穿越修改只会让线团越来越乱。”光子看着维度共和国的资料库里关于时间穿梭的内容,感到蹄子都有些软。

“分裂、循环、重构?”小呆有些困惑的重复着这三个奇怪的词语。

“分裂,顾名思义,就是时间线的分裂,在没有观察者的时候,时间线当然就是唯一的,比如今天早上,你在犹豫吃霜糖马芬还是奶油马芬...”不过哪怕感觉浑身冰凉,还是要找一个比较好理解的说法解释给小呆听。资料里说的轻描淡写,可是...

“我为什么不能都吃了?”

“噗...你先听我说完,你的选择,在中午的我们看来当然是唯一的,因为已经发生过了。可如果加入一个例外,比如说博士回到了早上,他不是原本那个时间的小马,那他就会成为一个观测者,时间线就会分裂成两个...好吧,三个,一个你选了霜糖马芬,一个你选了奶油马芬,还有一个你选了我全都要。那么此时,就出现了三条时间线,一条正常的,另外两条是因为博士这个观测者分裂出去的。总之,如果是这样,他可能会见到其他时间线分裂出去的小呆,但不是你。”可是背后隐藏的血腥,维度共和国为了总结出这样几句资料,到底付出了多少代价?

一番绕来绕去的话语听的小呆头都大了。

“总结一下,如果是分裂,那么博士现在可能正在愉快的和其他时间线上的你玩耍,但是在这里,他消失了,因为他去了别的时间,对于这一秒的你,哪怕他到了上一秒,也是不存在的。”光子摊摊蹄子,这个可能是对当事人来说最好的一种结局,毕竟...至少对于博士来说,他的世界是正常的。

“另外一种,循环,通常发生在无其他观察者的情况下,自己就是自己的观察者。最长发生在做了不好的事情,然后回去警告自己的时候,最危险的情况就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陷入一个时间的螺旋里,特别是一定要警惕自己告诉自己却没有实际来源地信息,这样的螺旋会形成一个闭合的时间循环,通常都是以时间旅者自身毁灭为结局,毕竟一次改变不了的,次数多了也改变不了,而且还很容易变成第三种类型。关键当事马自身还不知道。次数越多,越想着改变,就会越陷越深。”光子的解释让小呆的眼睛里出现了一圈一圈迷糊的样子。

“最后一种,也是最危险的一种,直接干涉了历史重要事件节点,就会发生重构...可能引发的后果未知,最轻的,你的行为成为历史的一部分,最严重的就是宇宙的事件边界塌缩,整条时间线湮灭。对于时间线之外,那个世界就像破掉的肥皂泡,你所喜欢的,你所在乎的,你和这个世界的一切,啵的一下,就没有了。”轻轻的...就那么轻轻的一下,世界就没有了。光子的眼神阴沉下来,看着资料里以光速塌缩的宇宙图景,那种无数高等文明在疯狂中等死的绝望,侵袭着光子的心灵。没想到这个宇宙的时间事件边界那么脆弱。明明按照理论上要穿透时间非常非常困难。除非......边界早已千疮百孔。

眼瞳中白色的符文光圈显现,向着电话亭原本所在的位置看去,那里仿佛有一个碎掉的镜子,一点一点的时之沙在虚空里浮现,正在缓慢修补着那些深邃的黑色缝隙。光子不知道这样的速度是快是慢。

正常的小马无法观测到,所以碰不到这玩意,不过光子可不想碰,没有合适的容器,主动触碰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只有在这种特殊时候,符文封印才没有主动妨碍光子的行动。可惜现在的光子却没办法处理这样的突发事件。只能等这里的边界自动修复。

世界的边境就是如此有趣,无处不在,又如此遥远。

“走吧,你的朋友去旅游了,如果运气好,‘你’会在别的地方遇到他的。”可能是另外一个你。这件事给光子提了个醒,另外一项计划需要提上日程,等下一波材料来了就能开始制作那样东西了,毕竟理论上不算复杂,就是能源耗能有些高。

确认好这间奇怪的实验室没有炉子上的汤之类的奇怪东西,光子和小呆帮博士锁上了门。

thumb_up 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