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甜椒
甜椒Lv.1
麒麟
中篇原创
E
已完结

日落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The Fall Of Sunset Shimmer

chrome_reader_mode 5,108 event 10 天前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1 forum 1

 

01

 

如果你觉得那些学识渊博,魔法强大的小马个个都像星璇那样沉稳,从眼中释放出充满智慧的光芒,或是像雾鬃一样优雅,脸上总是带着友善的微笑,那么在天才独角兽学院中有一群小马会毫不客气地打破你的幻想。

流光荧荧早已习惯了这一点,像她这样主修魔法的小马,还要在学校中和那些科学怪人度过很长的时间。每次想到这里,流光都会忍不住皱眉,或许只有那些永生的天角兽才能耗费那么多的时间精准地掌握各种魔法。

又是一天结束,又是一天的枯燥,乏味。不过流光并不想直接回家休息,她打算去甜品店为自己一天的忙碌画上一个甜蜜的句号。

 

一匹橙色的小马从流光身旁走过,她双眼无神,看上去疲惫不堪,没走两步便摔在地上,流光急忙去扶住她,可她并未道谢,只是抬头看了流光一眼,那冷漠的眼神带着金属般的冰冷。看起来她经历了非常难熬的一天,流光难以想象她经受了怎样的打击。

流光打了一辆出租马车,可那匹小马说完地址后就一直沉默不语。流光想要帮她放松一下,便先挑起了话头:“遇上了什么烦心事吗?”

她没有回答,只有吱嘎作响的车轮在回复流光。

不过流光并没有放弃,她决定用自己的热情打动她。

“你养过宠物吗?我有一只蜥蜴,它可爱极了。每天早晨我都会去喂它,给它清理那个由鱼缸改装成的小家,傍晚我会把它带到小溪边,它总是趴在同一块石头上,而我则坐在岸边静静地看着它。这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间。”

“我猜蜥蜴并不是很聪明。”她说。

她们在沉默中继续前行,不再说话。

 

流光当然明白她是谁,整个坎特洛特不会再有第二匹拥有像她那样的红橙相间鬃毛的小马了,也更不可能有谁有着像她那样的太阳可爱标记。

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问题困扰着流光,她的身上有太多的谜了。

 

 

02

次日傍晚,一阵不急不缓的敲门声打断了流光的思绪。她走过去开门,而门外正是昨晚的那匹小马。

“你好。我是来为我昨晚的失态道歉的,非常感谢你帮助了我,我叫余晖烁烁。”

流光觉得她似乎礼貌的过头了,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没事,一个小忙而已,我叫流光荧荧。想去甜品店吗?我们可以在那里慢慢聊。”

 

流光又像往常一样点了苹果汁,但余晖尝了一口便说道:“这里的小马根本不懂甜品。他们用的是速溶苹果汁,我曾经在小马谷喝过一次甜苹果圆的苹果汁,那种味道简直能让这些次品无地自容。”

当她说到甜品,谈到魔法时便会滔滔不绝,流光在一旁甚至插不上话。此时的余晖褪去了表面的冷漠,将自己的内心完全展露出来。而时间女神挥舞着羽翼,让着宁静,祥和的夜晚悄悄流逝。

 

从此,每天傍晚便成了余晖到访的固定时间,而余晖眼中的疲惫和悲伤似乎也渐渐消失了。这一天,她们又在甜品店里交谈。

她们聊了很多,但这似乎让流光对余晖的好奇心更重了。终于,流光问出了这个她想了很久的问题。

“像你这么有名的小马为什么会愿意和我一起来甜品店呢?我实在是想不通。”

“我是有过一些朋友,可我实在受不了他们,他们只会不停地说一些没有意义的话,一想到他们已经腐烂的赞美我就很不自在。那些虚情假意都要流到地上了。你跟他们都不一样,你从不会没完没了地安慰我,你有你自己的想法,你没有把和我交往当成是任务。”

“我觉得你挺神秘的,刚遇见你时你还不太愿意和我交流,那时的你眼中带着冷漠和伤感。”

“是啊,我知道我不算是匹那么坚强的小马,我拼尽全力去实现我的梦想,我想成为宇宙公主最优秀的学生,最终成为一匹天角兽。我已经无限的接近了,可最后我才发现我根本做不到。我这一生只有一个辉煌的顶点,就像是在秋千上的全力一荡,而在这之后我就只能期盼并努力不让自己脸朝着地摔下去了。”

“但这又从何说起呢?”

“我精通魔法,我远胜过其他小马,可我竟然交不到朋友。没有友谊,我就永远也使用不了和谐之元。这就好比是我在落叶长跑赛中拿了第一名,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参赛资格。”

余晖心中的愤怒和挫折感喷涌而出,那些飞溅的绝望、自卑和愤怒正腐蚀着它们粘上的每样事物。

流光在阵阵惊愕中不知所措,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更是令她无法应对。

 

 

03

 

宇宙公主的接见!

这让流光慌了手脚,她早该想到自己会遇上这种情况。

贯穿整个大厅的红毯给流光带来了一种不真实感。而这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早已组织好的语言全都变得混乱无序。

大厅的尽头就是那位宇宙公主,她的魔法强大得使她的鬃毛流动起来,那绚丽得仿若变幻的星河。而她的声音像是晴天里的一个霹雳,雷鸣般的响声在流光耳畔爆裂。

“我知道余晖这几天一直和你在一起,看到有你陪着她,我放心多了。”

“谢谢您,公主殿下。我很荣幸,余晖是一匹非常优秀的小马。”

“我需要你的帮助,流光荧荧。星璇在离开之前种下了和谐之元,它能让我们安全地度过未来接连不断的危机。可和谐之元必须由魔法强大且能领悟友谊的小马使用。如果说谁最有资格,那一定是余晖了。她是我最优秀的学生,她在魔法上的造诣极高,却在友谊上受挫。流光荧荧,你必须帮助她学习友谊,这不只是为了余晖,这更是你要承担的任务。”

 

流光从宫殿中走了出来,一直萦绕在她心头的恍惚感正灼烧着她。这世上最难躲过的套正是你为自己设下的。

她决心赤热的光彩,已被审慎的思维盖上了一层灰色。*

 

 

04

 

今晚的余晖格外兴奋,她正向流光介绍着她最喜欢的一本书。可流光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她一直在思考着怎样才能帮助余晖克服她在友谊上的障碍。流光反复地检视她的每一个用词,并猜测着余晖的反应。终于,她开口说道。

“说真的,余晖,我很羡慕你的生活,我的每一天都太重复,太平淡了。这是一个我永远也出不去的循环。我越是满怀热情地想挣脱出去,就越是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而你的每一天都不一样,每一天都有未知的惊喜。”

“我根本没有生活。”

这一句话彻底打乱了流光的节奏。

“我就像是生活在那种特效大片里一样,你觉得这精彩极了,可实际上呢?大制作,却没有剧情。这部电影唯一的笑点就是我努力了那么久却全是在浪费时间。我有时不禁想问这种事为什么落在我的头上。我明明非常清楚我活在一场戏里,可我还是在表演给所有小马看,我无法下定决心逃离出去,因为这里是我唯一的世界。”

“我可以帮你,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你没发现你已经开始接受我了吗你不能总是把事情往坏的方面想。”

余晖站起身来,她的眼神黯淡而低沉。

“你已经开始烦我了,就连我都厌烦我自己了。”

流光不明白余晖为什么会突然伤心,她怎么会想到自己出于好心的话只是在让余晖重复她不堪的经历。流光一心想要帮助余晖学习友谊,却忽略了友谊最基础的是真诚,而她成了自己曾经极力去避免成为的小马。流光还想说些什么,但那些话却全堵在心中。

每匹小马只能承受有限的绝望,海绵已经饱和了,即使是将它扔进大海中,也不能再使它增加一滴水了。

 

另一个世界?余晖在宫殿的图书馆里翻出了一面尘封的镜子,她相信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不舍了。

余晖整日地把自己所在房间里研究那面镜子,她的手稿散落一地,而她脑中的思绪也一样凌乱。汹涌着的孤独感不断向她扑来,这种淹没一切,令人窒息的孤独只有在她一心一意地学习室才会出现。这样的孤独本不能撼动她分毫,她甚至已经把这视为是理所当然。

但她现在为什么会因此而流泪呢?这不是因为她一直坚持的梦想破灭了,也不是因为她即将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让她无依无靠的世界。她的每一种心情,在她身上发生的每一种改变。一切,一切都是因为她!

流光!

余晖一步一步地走向那面镜子,她那红橙相间的鬃毛仿若大地之火,将柔顺,无形的时间女神点燃,让她们的白鸽之翼瑟瑟发抖。

天使如同火焰般坠落,海岸咆哮着雷声。*

她踏火而翔。

飞入云端去!不要再回来,永远!

宇宙公主从睡梦中惊醒,她感受到了一阵强大的魔力扰动。无数种想法闪过,她只是向着图书馆跑去,图书馆内镜子的光芒还未完全消失,这给她带来了一阵眩晕,她就这么茫然地站在镜子前。她在等什么呢?难道她期待着余晖会回心转意,会回来告诉自己她已经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

 

05

 

余晖失踪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坎特洛特,宇宙公主必须去应付无数记者没完没了的提问,于是她便让流光去整理余晖房间里的线索。

流光推开了余晖的房门,一阵杂乱,绝望,愤怒的气息迎面而来。她难以想象余晖在这最后几天中经历了什么,她只能踩着一张张满是凌乱笔记的手稿走了进去。这个房间突然狭窄得让流光窒息,又突然广阔得无边无际,让流光只感受到茫然和无助。她只是缓缓地坐在地上,眼前的一切都褪去了颜色。她随手拿起一张草稿,在那扭曲得像是要撕裂纸张的字符间体会着余晖当时的感受。不过手稿最下方的结果让她一下从地上弹了起来。她把手稿塞进背包里,飞快地向图书馆走去。流光肯定她会在那里验证她的想法。此刻,无数零星的碎片已经在她的脑中拼成了完整的答案。

越来越多的小马涌进宫殿中,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嘈杂。但流光的心跳得又猛又急,周遭形形色色的声音她反倒听不见了。

 

阴暗的图书馆里没有一丝声响,千千万万本落满灰尘的书籍都已经昏昏睡去了。但对流光来说,这注定是不眠的一夜。看完了手中的这本书,她陷入了沉思,余晖已经将这面镜子分析透彻了,它能将两个世界连通起来,但余晖写在手稿中的镜中魔法的分析结果竟与流光手中那本书上的魔法完全一致。书中那一页上方的插图里星璇正与海妖激烈地战斗着。

流光用魔法去除了放在图书馆玻璃橱窗中的紫色六角星,它镶嵌在一定金灿灿的王冠上,那是象征着“魔法”的和谐之元。对于一直循规蹈矩的流光来说,这几乎邪恶到令她愉悦。

她从背包中拿出了一本日记,这本附魔的日记能将文字中所蕴含的情感转化为魔法,流光在她第一次与余晖在甜品店里交谈后就一直记录着她和余晖之间的故事,她期盼着有一天这本日记能帮到余晖。

流光眼前的世界发生了轻微的抖动,她知道这是精神感应魔法,而宇宙公主的影响显现在她眼前。

不要这么做!

但余晖穿过镜子到了海妖的世界。

我知道。

而你无动于衷?

流光想通了,最后一个绳结页在她心中解开了。是啊!为什么其他的反派都被囚禁而单单海妖被放逐?一条清晰的脉络从两个端点开始延伸,最后在中点处交汇。

看来你想明白了,海妖的水晶来自和谐之源,它能将吸收的能量用来强化和谐之元,这样我们便能安全地度过未来的所有危机。

代价是那个世界?他们是无辜的。

你能给无辜下个定义吗?仅仅是毫不知情就等于是无辜?我们的世界上,无数的小马正承受着各种形式的灾难,你无法看见,并不代表它们不存在。

流光不去理会脑中的声音,她想在日记上最后再写两句。这不是为了证明什么,而是为了填补她心中的空缺。她将心中的情感倾泻在纸上,这也是友谊魔法的最后一笔。

她眼前的世界开始扭曲,黑色的线条像蛛网一样纵横交错着,马上就要占据她的全部视野,她必须做出选择了。

流光合上了面前闪闪发光的日记本,死一般的沉寂便从四周的黑暗中缓缓渗出,它们也在流光的羽毛笔里悄悄流动,从宫殿的水晶吊顶上徐徐落下,此刻的沉寂像是凝聚了一头蝇熊所有的力量一样沉重。流光用一束闪光划破了黑暗,而更多的光芒汇聚在她的角上。这些光芒指引着日记中的魔法与那顶王冠融合,光芒散尽,漆黑中只剩下了一双明亮的眼睛。

 

 

06

 

次日傍晚,流光又坐在小溪边静静地注视着她那可爱的蜥蜴,远方的宫殿在夕阳的映衬下格外耀眼,她还从没去过那里呢,她想着想着便出了神,

 

浓荫笼罩下,忧郁的溪谷深处。

远离山上早晨的薄雾,

远离火热的中午,黄昏的明星,

白发的萨土恩坐着,静如山石,

像他巢穴周围岑寂般缄默;

树林叠着树林,就像云叠着云…… *

 

风儿随手从树上摘下一片淡绿色的叶子,将她带到了图书馆,那阵风恰好看到了一本打开的书躺在地上,便将叶子夹了进去,那片树叶似乎被书中的文字所吸引,便读了起来:

流光日记

我不知道如果我更真诚地与余晖相处会不会让她避开这样的厄运,毫无疑问,这些事让她变得前所未有的孤独,逼迫她躲入了无人之地,并将所有人都拒之千里。余晖认为唯有与世隔绝才能助她获得归来的力量,但她错了。

孤身一人并不会让你获得力量。

我最后能做的只是埋下一颗种子,余晖心中的仇恨一定会驱使她回来夺走王冠,这样王冠便能将其中的友谊魔法带到那个世界,这样余晖就能克服她在友谊上的障碍,她会用和谐之元扩散出的魔法击败海妖,她和那个世界也就不必成为牺牲品了。

为了整个世界值得牺牲一部分人吗?我想这个问题已经说不清了。我越来越不确定我做的一切是为了所谓的正义还是为了拯救余晖。

释放无限光明的是心灵,制造无边黑暗的也是心灵。光明与黑暗交织着,厮杀着,这就是我们为之眷恋又万般无奈的生活。

余晖!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极光闪耀 Lv.9 独角兽
评论 The Fall Of Sunset Shimmer

总结一条设定:一切都是守恒的

7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