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殷佳俊
殷佳俊Lv.12
斑马
中篇原创
T
连载中

心之所愿2 沙漠中的依米花 (小希x明琪)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6,825 event 10 天前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4 forum 0

我发现我不自觉地盯着云宝的屁股。

不,别误会,本马性别女,爱好男,看她的屁股仅仅是因为……竞争压力。是的,竞争压力。

云宝今年已经40多了,她的名字已经成为了“酷炫”的同义词。

她现在自信,温柔,但没有我听说的那种张扬。传说她年轻的时候,因为讨厌她的一个同事,她就公然跟整个闪电天马队作对把对方逼走。

而现在走在我面前的是酷炫部部长,闪电天马队队长,EUP空军第三军区司令。

跟她走在一起,我逊毙了。

我叫小希,天马,回归5年出生——回归就是露娜回归;刀叉之乱时11岁,斑马战争爆发时15岁,今年17岁。我是一名补心者,和其他所有补心者一样供职于和平部。

“补心者”是一种不会遗传的基因变异,表现为一匹不是独角兽的小马犁鼻器异常发育,可以被认为是三族杂交的后遗症。这种小马往往体弱多病,发育迟缓,但从来没有马把犁鼻器变异当成疾病。

非独角兽小马无法合成魔导蛋白,因此无法使用奥术魔法,更不可能长角。于是,发育的犁鼻器便会与另一种魔法发生反应——小马的内在魔法。

比如说,我知道云宝现在自信、轻松,对她即将见到的小马有一种母亲般的关怀。这不是我问她,或者读什么微表情读出来的。我就是知道。这像是独立于视觉、听觉等等一个独立的感官,我能“看到”她的自信。而且,如果我愿意,我也可以“拿走”她的自信,或者把我的情感塞到她的心里。

也是因为这一原因,补心者的夫妻生活往往很和谐。两种意义上的“夫妻生活”都是。

“就是这里了吗?”她抬头,办公室的门上写着我的名字。

“嗯。”我点点头。别紧张别紧张别紧张……

“你们回避一下。”云宝对我身后的两名警卫说道。

“可是云宝夫人……”

“我相信小希不想杀我。”云宝翻了个白眼,“找棵树挂着,或者弄片云,你们想去哪都行——这是命令。”

警卫走后,她对着我笑了笑,那是一位母亲的笑:“加油,小家伙,你要做的事比我做过的任何事的都要酷上百分之20。”

她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已经突破了音障。

据我所知,小马国至今只有两匹马完成过这一壮举,而云宝是这两匹中唯一的“凡马”。另一个叫明琪黛西,是一千年前梦晶女索南布拉裹的木乃伊,单枪匹马入万军之中温酒斩刀叉的家伙。好像劳伦主神觉得一个无序还不够小马国征服世界一样。

即使心里再紧张,这时我也做出了一个职业的微笑。推开门,薰衣草的味道。我回到了我的主场。

其实我最喜欢的花是依米花,一种沙漠植物,传说它从下雨到开花只要不到12小时。当然,沙漠里没有昆虫,依米花自然也没有香味。

奥莱恩与奥罗拉兄妹俩已经坐在沙发上等着我了。我一直不喜欢其他补心者用的那种躺椅。最简单的问题,要是一对夫妻一起过来,他们在躺椅上怎么坐?

……难道要一匹马躺在另一匹的上面吗?

“你好!”这次我的笑容是真心的。

“小希姐姐好!”兄妹俩一起回答。

平静,但是有点紧张。奥莱恩暂时从抑郁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了,很好。紧张是来自于他们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

“今天你们感觉怎么样?一个一个说。”

“我……我很开心。”奥莱恩说,“因为昨天妈妈给我买新玩具了。”

因为我觉得开心就意味着康复了,就意味着我是好孩子。

“那妹妹呢?”

“我……没什么感觉。”

我点点头:“我们再玩一次找开关的游戏好不好?”

“好!”兄妹俩异口同声地说。

这东西不存在于任何训练手册里,是我之前的一次谈话中临时想出来的。

“这次让妹妹来吧。”

奥莱恩的紧张消减了一些。

两只小幼驹走到我跟前,奥罗拉的一只前蹄搭在我的翅膀上,奥莱恩的一只前蹄则碰着奥罗拉的尾巴。如果他们大个5岁,肯定会觉得难为情,但小孩子不会想那么多。

我关上了灯,办公室里漆黑一片。

奥罗拉摸着我的翅膀,一点点往前走,奥莱恩跟在后面。我的前蹄一直没有离开灯的开关。我知道奥莱恩没有跟丢,因为他紧张的程度仍然在正常范围之内。

奥罗拉伸蹄,摸到墙上的开关,然后把灯打开了。

奥莱恩笑了。这次是真的。

“现在请回到座位上吧。”

两只小幼驹一骨碌爬回沙发上。这是小幼驹们应该有的样子。

“你们感觉怎么样?”

“这个游戏太简单了!”奥罗拉说,“我都记住开关在哪了。”

听到她的话,奥莱恩的紧张增强了一点。他不想承认自己还不如女孩子。

“奥莱恩呢?”

“我……我觉得当跟着的那个很无聊。”

我喜欢这种无聊。

“奥罗拉,”我说,“你的哥哥保护你的时候,很勇敢呢,你也要一样勇敢的保护他哦。”

“我会的。”奥罗拉说,她已然就是那个英雄。奥莱恩则松了一口气。

有时候我真的无法想象没有补心者的能力会怎么样。

“那么,你们想见一见云宝阿姨吗?”

不。我几乎能听见奥莱恩心里的声音。

“好……好吧。”奥罗拉说。

奥莱恩与奥罗拉是从一个名叫“彩虹解放者”的幻型灵恐怖组织中被解救出来的,他们被绑架进去,吸取爱意,而整个过程中幻型灵们都伪装成小马的样子以避免暴露。而为首的幻型灵选择的正是云宝的形象。

奥莱恩与奥罗拉受到了不少的身体虐待。不过,幻型灵要吸取爱意,裹进虫茧里不是方便的多吗?

……还能省下我这些活。

我还记得刚见到那些孩子们时的感觉——那是心理学意义上的全身粉碎性骨折。奥莱恩刚被救出来的时候,心跳足足是正常水平的三倍,基本上是处在被吓死的边缘,奥罗拉则是处于接近植物马的状态。

而……今天是疗程的最后一步。术语上这叫系统脱敏法,但实际上它的原理比听起来要简单很多——他们怕什么,就让他们见什么。当然,我本来的计划中并不包括让他们见云宝本马,这是她得知自己的形象被盗用之后主动要求的。

空气中恐惧的气息开始浓起来了。奥莱恩低着头,没有说话。

“奥莱恩,你还好吗?”

“我……我没事。”谎言。“我可以见云宝。”

这对他来说是一种痛苦,但这是要康复的必经之路。脱除他对云宝的恐惧不仅仅是让他以后可以在别的马提到云宝时不用回避的——更重要的是一种和解,是他要说服他自己危险已经过去了。

我起身,打开门,云宝正在她的哔哔小马上按着什么东西。那是最近坎特洛特很流行的玩意,几乎就是一台能戴在蹄子上的终端机,不过我舍不得花那么多钱赶时髦就是了。

“云宝夫人,”我说,“你可以进来了。”

她朝我微笑了一下,关掉哔哔小马:“您先请。”

我小时候也读过暮光闪闪和朋友们写的《友谊日记》。我有时候会怀疑这个云宝是不是幻型灵扮的——我当然知道不是,补心者的能力。

我走进办公室,云宝跟在后面。

恐惧,焦虑,绝望,在奥莱恩看到云宝的一刹那爆发了出来。我立刻竖起心盾,即使这样,还是感觉被打了一蹄子。

就像独角兽魔法会产生反噬,补心者接受的魔法也是双向的。如果身边的小马产生强烈的情感——尤其是负面的时候——魔法会顺着犁鼻器反向进入补心者,让补心者产生类似的情绪。而如果魔法过于强烈,或者补心者自身的魔法太弱,魔法能量会逆着神经系统冲到身体的其他地方,最后从皮肤中散逸——并在这一过程中形成伤口,这被叫做“燃尽”。这种伤口难以愈合,而且会留下永久的伤疤。

这就是为什么我穿着过腰的裙子。

心盾,则是每一名临床的补心者必须掌握的技能,像控制身上的肌肉一样控制内在魔法的流动。这能够保护补心者免受强烈情绪的伤害,但也会暂时失去心灵能力。

奥莱恩的呼吸在加快,奥罗拉知道哥哥的情况——她自己也在与恐惧抗争——把一只翅膀搭在了哥哥身上。

“小家伙们,”云宝说,“无论怎样,我想代替劳伦主神向你们说对不起。”

不,奥莱恩他根本没有在听。他在咬自己的嘴唇——这是他被救出来之后养成的一个坏习惯,经常这么咬出血来。对于他来说,痛苦比未知更安全。

云宝也意识到不对劲,看向我。

“没关系的,奥莱恩,她不是伤害你的小马,你现在很安全。”我走近他。

他甚至没有看我。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看见云宝对他的刺激太大,先放一放,下次再来就可以了。只是……我明白云宝一定会再来赴约的,可为了两个孩子去耽误她的工作……

还有另一个方法。这能行的。小希,你要相信自己。

我放下了心盾。

顿时,恐惧与绝望冲了进来。不,我做不到的,这是在找死……当然,我知道,那是奥莱恩的情绪,不是我的。

我熟练地探到他的恐惧。云宝似乎知道我正在做什么。

连接建立了。维持连接有点像是举重,补心者在此过程中必须专注地调用精神力——幸运的是在这方面,我不像我在真正的体育方面那么弱。我“看见”奥莱恩的恐惧流进我的身体,然后散逸到四周。这不是万用灵药,一旦连接结束,他的恐惧很快就会回到原来的水平。

“你害怕我吗?”云宝走上前,趴在地上,与奥莱恩平视。

奥莱恩仍然呼吸急促,但是已经恢复了意识。痛苦,仇恨,恐惧。我尽力把那些情绪压制在低水平。

“啊!”他突然喊道,拿前蹄砸向云宝。

“奥莱恩,不要!”我喊道。我还有最后的安全措施,只要我断开心灵连接,恐惧就会让他动都动不了。

“没关系。”云宝说,她在微笑。

奥莱恩没有管,小蹄子不断地打着云宝的额头和脸。还好他只有8岁,不然谁受的住那么打啊。

奥莱恩头朝前,从沙发上摔下来,云宝接住他,他不断地喊叫着,对着空气胡乱挥着蹄子,这么持续了约半分钟。

他的蹄子停了下来,来自他的恐惧的输出变少了。

“对,对不起……”奥莱恩挣脱云宝的前蹄,站起来。

“应该是我对不起你们才对。”云宝说,同时看向沙发上的奥罗拉,“你们有我发的萍淇毒誓:小马国绝不会再有任何一匹马受这样的伤害。”

奥莱恩只是重复着对不起,而奥罗拉……感动,安全感,还有……崇拜。

我断开了连接。这时我才注意到我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了。

云宝说她接下来没什么事——我知道她在撒谎——想要留下来跟孩子们一起做冥想。我感觉到因为云宝在场,有些东西奥莱恩与奥罗拉不太敢说——不是大问题。乐观估计,他们只需要再几次巩固治疗,就可以回学校上课了。他们受的伤需要一辈子去治愈,而且之后很有可能还会回来找我——我有点想知道他们长大了会找什么样的男朋友/女朋友——但他们马生中的这一黑暗的章节是时候画上句号了。

愿他们之后的日子里满是虹与阳光。

送走了孩子们和云宝之后,我查了一下日程表。补心者在医院里往往是在单独划分的区域,我又是这家医院唯一的补心者……

连中午吃饭都找不着马一起去。

正这么想着,门被敲开了。

“小希你听听你们大姐怼人了!”

进来的是隔壁科室的一个护士,有事没事找我抱怨他男友对她怎么不好。当然,我知道她的真实目的是向我显摆她有男朋友这一事实。她现在前蹄上戴的那个哔哔小马,不用问,肯定是她男友买的。

这种马,平凡,庸俗;要是我有男朋友我……我也要他给我买哔哔小马!

我才不羡慕呢。一点都不。

“什么事?”

她凑上来,我退一步。她调着她的哔哔小马,放了一段录音。

“嗯,关于英克雷说毒心教授被袭击的事情。”

我知道她说“大姐”是什么意思了。录音里的是和平部补心者支部部长心闪。

“我……这不是代表补心者说的,纯粹是我个人的意见。

“我操你妈。”

……像是心闪的风格。

“燃尽反应是补心者工作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烦。”

录音就结束了。

“你们大姐帅死了!要是前几年提亚对斑马也像她这么说话,我们小马国该有多威风啊!”

要是塞拉斯提亚公主这么搞外交全世界都完了!等等,现在掌权的露娜公主好像也是这个风格……

“是啊。”我只是这么回复,“中午去食堂吃吗?”

“算了吧,我有约了。”

“行,拜拜。”

“拜。”

她知不知道我能看到她在撒谎?

我们补心者,因为心灵能力,情商比普通马能高出一个标准差。如果我们想交朋友,甚至寻找伴侣,理论上都可以轻易地做到,于是那些想到跟补心者交朋友的普通马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精神控制”了。

我不知道其他补心者会不会做这样的事,但我是绝对不会的。每一名补心者在理论课的第一课便是冬柳之誓——不隐瞒自己补心者的身份,不用心灵能力谋取私利、做坏事,帮助自己能够帮助的任何马,保守秘密,尊重老师,以及我个人并不太认同的,优先帮助其他补心者。当然,没有任何强制手段要求我们必须遵循誓言,但我立誓的时候有一种感觉——好像这是补心者应该的生活方式。

这是小马国民应该的生活方式。

但是除了另一名补心者,没有马能知道自己是否正被一名补心者潜移默化地影响。我能看到那个护士对我的防备。我很轻易地就可以让那些忌惮与防备消失——但那是恶魔的诱惑。

这种生活方式不是没有代价的。

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理论、模型,总想着用最快的速度帮助求助者、减少他们的痛苦。

那个时候没空思考的事情,现在却常常浮现在脑海里。因为太宅感觉马生没有意义的青年,被抢劫后不敢独自走路的公马,工作压力太大累到崩溃的警察……

有时候,他们反而是我唯一能聊聊天的对象。

要是每天都有马能陪我吃饭就好了。

毫无征兆地,门又被推开了。我几乎都快骂出去是谁不敲门就进来——然后我看到是云宝。我甩了甩鬃毛,坐起来。

“我……没有打扰吧?”云宝说。

当然有。“没有没有,快进来,你可以坐沙发。”我坐到办公桌前。云宝的脸上涂了红药水。

“嘿嘿,”她坐下,拿前蹄揉了揉沙发垫子,“是舒服,怪不得能拿来催眠呢。”

虽然很不想承认……我不会催眠。不是说我能力不足或者是像水系法师火系法师什么的先天不能做催眠,只是我现在钻研的治疗方式和催眠是两条路而已。

但是如果不论疗效、性价比什么的,确实,催眠师要帅的多。

“你受伤了?”我岔开话题。

“嘁,我也搞不懂了,闪电天马队格斗课里专门有一个叫抗击打训练——怎么我当上队长了他们反而觉得我弱不禁风一样?这药水难闻的要死,回去我就洗掉。”

“其实你不用愧疚的,彩虹工厂不是你的……”

“停!停!”云宝飞起来,“别,我怕了,怎么我一坐那椅子上好像自然而然就成了病马一样。”她落到地上,“我就站着说吧——我好的很,你别拿补心者那一套对我。”

“当然。”

“对了小希,说正事。祝贺你升职了。”

升职?什么情况?

“我跟暮暮给你要到了一张皇亲国戚证,以后你坐公交车、去公园、逛旅游景点都不要钱了。薪水,我也没概念——肯定比你现在高,不够我可以再给你开高一点——”

现在她是我上司了?

所有的补心者都独立于小马国医疗体系,直接听命于和平部,也的确有不少随军的补心者存在。

可为什么是我?

“云宝夫人,”我说,“我的新工作是什么?”

“肯定比你现在轻松!就是,怎么说呢,有一个VIP客户,你去跟她谈,在此期间你别的什么工作都不用做。”

“我拒绝。”

后来回想,当着云宝的面这么说,我简直是拿我的前途开玩笑。可那个时候也是在气头上。

云宝想说什么,我能感觉到她的愤怒,但是她思考了一会,说:“那个……小希啊,这么说吧。按照战时征兵条例,我是不需要得到你的同意的。”

我感觉额头上在冒汗,但还是装作冷静:“可是……云宝夫人,如果没有和平部的批准,你没有调动我的权力。我……我只是希望能帮到更多的马。”

我这绝对是在死亡的边缘反复横跳。

云宝哼了一声,皱着眉头,深呼吸了一下:“那个,小希啊,对不起,把军队里的习惯带过来了。”

对不起?

“啊,没有的事,我还想抱歉没法帮你呢——”

“调令是小蝶亲自下的。”

操。操操操操操操操。

“这个……她已经把调令发到你电子邮箱里了,我听到她提起,才自告奋勇来跟你说的。这个……我要是她的话,你说不,我肯定是不会强求的,从来都是病马找医生,哪有医生跟着病马屁股后面跑的道理?但是……我相信如果小蝶有别的选择她也不会这么做的。她说你肯定不会同意的,我就觉得,嗨,关注好的方面嘛,对吧?”她略带愧疚地笑笑,看着我。

“嗯……谢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且……确实,小蝶有命令我的权力……可是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同意。”

是什么样的小马能够让两位部长和一位公主如此重视?

而且是对我?补心者们有很多就业的选择,最厉害的那些会成为政府机关甚至是公主的顾问,分析、预测小马们的行为,还有一些会在企业、军队里负责处理马际关系、调解矛盾,还有科学家们——我听说和平部正在研究补心者魔法的奥术魔法替代品,他们是真正能改变世界的马。只有其他的……更年轻,能力更弱,又不出名,而且像我那样不那么重要的补心者……才会被和平部呼来唤去的,派到一个地方,如果有有需要的小马就帮帮忙。

“说真的,小希,”云宝走近,“我感觉我好像在把一个没受过训练的新兵送上战场一样。”

“我不是新兵。”不,云宝怎么突然……这么温柔了?她的权力大到随心所欲而不逾矩,我一个小小的补心者有什么值得她对我好?

云宝点点头:“这个态度很好。小希,我……你就当我欠了你一个人情。你如果有任何需要,直接给我发邮件就可以。”

她把一边翅膀伸了出来,搭到我的背上。我只感觉有什么东西摸了上来,下意识地躲开。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说。小希你今天怎么了。

“没事的。”她仍然带着那个微笑,“具体的细节……小蝶跟我讲过,不过技术上的事情你懂的还是比我多。你的病马……她是一匹好马,是一个英雄——但是主神劳伦没能给她一个英雄应得的奖赏。”

“我认识她吗?”

云宝点点头。

“她是明琪黛西。”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FOEtale

    Haiter

  • Shipping♥CP合集之其他小马CP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