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牛奶
牛奶Lv.1
陆马
长篇原创
R
连载中

彼岸花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二章 命运中的相遇

chrome_reader_mode 7,434 event 12 天前 thumb_up 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8 forum 0

 

夜幕之下,明亮的月光照耀着整片大地,从高塔上俯视森林的风景可谓是没有任何瑕疵,感觉有一些完美的诡异。

现在木已成舟,没有必要再回头了。

他在高塔破口处毅然决然地抬起前蹄,深呼吸后合上双眼,身体的重心往前倾。

一团淡灰色的东西划破了高塔之下的平静。而一团淡蓝色的魔法团也紧随其后。

三…二…一…

岚风右蹄腕上银白色的蹄表爆出短暂强光!强光消失后,幽蓝色的魔法泡泡像一颗软绵绵的球一样一下把岚风包裹在内。他悠闲自在的躺在魔法软软的蓝色泡泡里。

“落地没有水花!10分!…?”泡泡在接触到地面的一瞬却再一次弹起。

 

“喂?等等!”

泡泡从地面上弹射到树上。随着一声闷响,魔法泡泡破掉了。但岚风及时用蹄子抓住了一颗矮脖子树的枝干让自己的身子挂在了树枝上。

”还需要改进…咳咳。”岚风的脸上写着尴尬,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向地下看了看。虽然岚风有些害怕,但大概目测了高度后。一个转身,从树枝上跃下,四只蹄子着地。

岚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话不多说,脑子不多想,要继续赶路了。

 

 

 

艰难险阻都不能阻挡下雄驹的热情。但虫子可以。

无论是蜘蛛和蟑螂还是什么多脚脚的小虫子,只要出现在岚风面前,这只雄驹都会发出见了鬼一般的惨叫声。

到了最后,他还是到达了森林的边际。

“终于……呼呼……我的塞拉斯提亚…啊?”岚风看起来快虚脱的样子,累的直接屁股坐在草地上。

仔细一看,发现面前有着一面望不到边的空气墙。

如果不是借助着月光的照耀,岚风可能还发现不了这面似有似无的墙。

“哦,看看露娜帮我发现了什么鬼玩意?”他凑过去抬起右蹄想要触碰面前这扇墙,自己的脑子里冒出的结局让岚风果断放弃了想要触摸空气墙的念头。

“这是结界吗?不让我们出去的地方,不出所料应该有警报吧?”岚风对着空气墙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

在岚风的印象中,自己还是一个小雄驹的时候才出去过一次,而且出去那次的回忆也并不怎么美妙。

他看着面前的墙,往后退了几步。此刻,身体旁不知何时飘散起了淡蓝色的荧光。

如同蓝色小点般的荧光像是萤火虫一样点缀着岚风和这片寂静的森林。焦躁的空气中突然弥漫着一股焦味,岚风腰间上携带着的东西开始燃烧起来。

刹那间,黑夜中的森林划过一道寒光。捆绑住刀刃的绷带在一瞬间化为灰烬,被绷带缠绕的冰蓝色剑刃毫无保留的展示在月光之下。

冰蓝色剑刃被魔法团包裹住上下浮动在这只雄驹旁。剑柄上还缠绕着沾染了血迹的绷带。幽蓝色的亮光充斥在岚风附近,那些随着剑刃挥动而舞蹈的幽蓝色火光照亮了四周。

 

岚风冰蓝色的双眸渐渐变得灰暗,他缓缓的俯下上半身。落在地上的叶子被不知何来的风卷起凌乱地飘散在空中。剑刃的尖端散发着剧烈的魔法波动。

他的眼前的剑刃闪过一道白光,魔法充能完毕。他操控着剑刃尖端触碰到结界之上。

在触碰到墙面的一瞬间,以尖端为中心展开出一个堪比五六个雄驹大小的红色五芒星。而这触碰到结界的剑上刃有着几股黑色的暗流正在往结界上涌去。

 

 

突然,结界处散发出来的魔法波动扑向岚风。他感觉到不对劲往后撤退一段距离。

玻璃碎裂的声音不断响起,面前的结界已经出现了大量的裂痕。紧接着,裂痕中心冒出红色雾气,之后便是坍塌的声音。

“什么嘛我还挺……!?”

岚风的身后一凉,敏锐的直觉让他往左边侧倒闪避了半个身子!下一秒,一个等同于小马身子大小的紫色长枪划过岚风脸旁的鬃毛向结界外冲了出去。

攻击没有结束,长枪又一次划破黑夜中的寂静从森林深处穿出。岚风反应过来,抬起自己身旁上下浮动剑刃,尝试格挡下长枪。

“真重!”岚风咬紧牙关,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被长枪巨大的推力强行震退了一段距离。

眼看长枪就要刺破脑袋的那一刻,岚风改变剑刃上魔法流动的方向,用尽自己的力气把长枪引向另一边。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打破了宁静的森林。

结界破口处冒出了浓浓的黑烟。岚风酿酿跄跄地从黑烟里面走出来。而岚风的右蹄像是被折断一样,完全使不上力气。好运的是岚风还没有死。

长枪成功被魔法转移了方向后贯穿了岚风身旁的大树上。

他喘着粗气,心有余悸的别过脑袋去看了看大树上跟自己身子差不多大小的窟窿。有些胆寒的咽下了口水。

“不错,有长进,本来以为你死定了。不过,有点能耐。”声音从身后的森林传来。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岚风眼前。

身上穿着睡衣,只是单单披着一件毛绒外套的雌驹站在岚风身后不远的树林出口处。

“老姐……咳咳咳。依椿,你也不错。不过比起我还差了点…”岚风脸上强撑着脸上的笑容拖着右蹄走到了结界破口旁,蹄子似乎崴了。此刻,无力感与疼痛感肆意荡漾在岚风的脑子内。

 

岚风话音未落,就支撑不住身子倒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衣服上充满了被魔法碎片划破的裂痕,有的甚至还流出了鲜血。

依椿噗呲一声,她只是稍微的举起了一下右蹄。岚风的蹄子就被红色魔法团包裹住。微微用用力,岚风就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唉,因为你。我今天还没有做一套保养呢…”她眼神中充满了憎恨,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岚风,放下了右蹄。

“终于听话了…但是呢…”依椿再一次抬起蹄子,依椿身旁出现了红色的魔法团,而这魔法团变化成长枪对准了岚风的蹄表。

“先废了你。”

 

岚风及时反应过来,蹄表上闪烁着的魔法团幻化成一面深蓝色的护盾完全罩住了自己的身体。

随着护盾支离破碎的声音,魔法的碎片散落在四周并慢慢的消逝。触碰到护盾的长枪也消失不见。

在护盾碎裂的后几秒,岚风微微挪了挪身子,让卡在衣服内的一颗圆圆的球滑落在地

“保命的东西用完了?现在…?”

圆鼓鼓的球中爆出了大量烟雾!球内爆出的烟雾在一瞬间直接包裹住了依椿与岚风。

“咳咳,又是这招!能不能来些其他的!”依椿愤怒的声音环绕在岚风的耳旁,她右蹄上的蹄表闪烁着超越平常的红光。

依椿周围出现了许多长枪,像是着了魔一样,不停的对着烟雾中释放魔法。

岚风借助着烟雾的掩护,硬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用嘴咬起地上的剑并放收回到自己的腰间上。

他无声地爬到距离依椿大概三个身子的距离,操控着魔法悄悄地从依椿的身上扒拉下一个鞍包。

依椿一直没有移动。就算移动了,烟雾中那么强烈的红光是只小马就能发现她的踪迹。

偷窃任务的完成的时候,开始远离这个完全陷入愤怒的小马。岚风凭借着直觉在烟雾中寻找着结界破口。

在这过程中,岚风能清晰感受到依椿魔法的压迫感,那种瘆马的寒风,不停的环绕在岚风的身旁。

 

“你还是如此啊……”话还没有说完,疼痛就像电流一样刺激着自己的大脑!眼泪夺目而出,即使这样岚风还是咬紧了牙关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只有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暖流从岚风左蹄上划过,岚风能清楚的感受到有一根有着木棒大小的东西刺进了岚风的左蹄。

情绪激动依椿已经无法控制住枪的大小。这一下对于岚风来说已经是幸运的不能再幸运的事情了。

岚风强忍着疼痛让蹄表强行启动,躺在地上呻吟的雄驹咬着牙齿强撑起身体让自己站起来,淡蓝色的魔法团包裹起自己受伤的左蹄,开始向前爬去。仍然不肯放弃,但是自己的身体似乎没有感受到这股信念,意识逐渐消散。

下一刻!岚风身后突然传来了爆炸声。在那一瞬间,岚风终于忍不住了,昏迷过去的瞬间,后面的传来的热浪却强制让岚风不得不再一次睁开双眼。但此时,岚风已经飞出了结界外,即将坠落在外面的世界当中。

今天岚风再一次被幸运女神照顾着。结界外是一片又一片的金黄色小麦,岚风的身体一下就栽进一片小麦之中。此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起来,没有了咒骂声和死亡的感觉。岚风侥幸逃出来后,花了一些时间让自己从刚刚的事情中缓了过来。身上的伤口仍然在流血,岚风赶忙把捂在胸脯前的鞍包拿出来进行翻找。

凌乱的物品,太乱了!化妆品,衣服,甚至是鲜花!什么都有!岚风发了疯似的在一群杂物内寻找着什么。

“有了……咳咳咳!”咳出的鲜血滴到了鞍包上。

岚风把一个含着暗红色液体的玻璃瓶子拿了出来,用牙咬开塞子,大口大口的开始饮用药水。没一会,这瓶子马上就见底了。他如释重负地躺倒在金色的麦田之中,把空瓶子扔到一旁。

“没想到,依椿对我也要带这个玩意吗。明明她打死我就跟踩死蚂蚁一样简单啊。”

这是岚风家族中一直流传下来的治疗手段,里面包含着浓厚的草药味。俗话说良药苦口,它对于非致命的伤口特别好。不过这种东西会让使用者产生非常疲劳的感觉,必须进入深度睡眠才行

 

 

岚风回头望了望,沉下了脸。

什么也没有,这里拥有的只是一片又一片的金黄色的麦田。

岚风脸上表情有些凝重,不过在几秒过后再一次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他举起左蹄看向蹄上的伤口。虽然长枪消失不见了但是伤口依然还在。依旧能清晰感受到伤口上残留的魔法碎屑对岚风身体的侵蚀的疼痛感。

岚风撕扯下衣服的一块,开始包扎伤口。

伤口上存留的魔法碎屑会让愈合变得更加缓慢且困难。

“该睡觉了…药效来了。但是这里…真的安全吗?应该不会有那个鬼玩意吧?”岚风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打了一个哈欠后,就倒在了金色的麦田之中…

 

                             *******

“怎么一天没来就有个混蛋躺在咱们的麦田里面?”

岚风被惊雷一般的声音所吓醒。一起身,就感受到一股杀气就弥漫过来了。岚风回过头看,发现有几只独角兽在不远处飘着镰刀正在对着岚风冲过来。

“噗,我的亲妈!”岚风拖起倒在身旁的鞍包,转身就是个百米冲刺。

左蹄子刚触地,伤口的疼痛感让岚风马上从梦游状态清醒过来。为了加快自己的速度,岚风不得已用魔法包裹住左蹄,让自己蹄子落地时的疼痛感降低。

“阿姨!我知道错了!下次我有机会我应该不敢了!”岚风对着身后大喊道。结果自己的头顶一凉,岚风眯着眼睛一看。发现是一把镰刀划过岚风的鬃毛。

“我天,玩真的啊!大妈好厉害!”岚风咬紧牙关加紧自己奔跑的速度。

“阿姨!?大妈?!!”后面的小马开始破口大骂着。但很快,身后的声音就愈发变小,直至消失。

岚风回头看了看,只有几个小点在远处蹦来蹦去。

“噗哈哈。真的不行呀…我在家里面算慢的啦。哈哈哈”经过一天一夜的恢复,岚风身上的伤口几乎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精神也比前天晚上好了许多。当然…左蹄上的伤口除外。

“也许我该找一些药品了。”岚风每一次用左蹄踩到地面都能明显的疼痛感,这不得不放慢自己的速度。

 

“不远处有一个镇子…我可以去要一点?大概一个多小时吧。勇敢的雄驹可不能放弃。”岚风拖着蹄子,开始往镇子方向赶路。

                   

 

 

“我的塞拉斯提亚妈妈啊…这…”小镇上的日常用品对于这只雄驹来说都是塞拉斯提亚公主变出来的。那些花里胡哨的装饰和那些吸引小马眼球的东西,怎么能让这只小雄驹抵抗的住对未知的诱惑。

城镇里面的场景让岚风长了不少见识。这只内心已经完全被好奇心霸占的小雄驹跑过去左看看右瞧瞧。基本上这街头小巷里贩卖的东西都是岚风没有见过的,这也只是这座城市的冰山一角。

“那个挂在天花板上的球会亮光!看,这个玩意会闪光!七彩的!”岚风站在夜店的门口把身子紧紧的贴在玻璃门上,直溜溜地盯着走廊上的灯泡看来看去。感觉这一切就像超能力一样神奇。

“下一次投胎一定是马上马,这玩意好好玩。”岚风从美好的探知欲里走了出来,感慨万分。

岚风左右看了看注意到自己好像被许多小马看着。岚风咳咳两声,压制住了内心的兴奋感。

岚风揉着自己饿的扁扁的肚子左看右看。岚风似乎搞清楚了这里的运作方式,知道了这里需要通过某种东西去兑换另一种东西。这个东西似乎被称为“钱?”

逛着逛着就马上要到中午了,岚风对于这地方的新鲜感已经缓缓降低了,对于那些神奇的东西,岚风更想解决自己的温饱。

“要变成,饿死的马啦。”中午的太阳变得更加毒辣,岚风大汗淋漓,趴在一个公园长椅上,为了不被其他小马发现,岚风特意换了一件长袖,来遮掩住身体没有恢复完的伤口。

岚风拉拢下的耳朵突然立起来。一股味道,这不是饭香,而是一种不同于周围环境的清香。而且…这种感觉让岚风感受到了家的感觉。

岚风马上起身去寻找着这种感觉的来源。

“这是…额…图书…馆?我家好像也有这玩意。”岚风看着建筑物上的几个大字。他凭着直觉来到了一栋三楼高且装饰很新颖的房子前。确定了味道就是来源在这。

推开大门,一股冰爽的感觉迎面而来,这让岚风舒服的感叹一声。冷气盖过外面的热浪,彻底的清爽起来。

“好舒服呀,呼~”岚风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走到前台想要看看有没有马可以帮帮他。岚风靠在前台上,眼睛看着前台上金黄色的铃铛,用蹄子轻轻的戳了戳。

“叮咚!”这铃铛的声音把这匹勇敢的雄驹吓了一跳,差点就撒蹄跑出去了。

就在岚风跳过吓马的铃铛,准备进去看看有什么好玩的东西时,一个东西突然从前台下蹦了出来。

“surprise!”一只身体娇小的雌驹突然从前台底下窜出来

“卧槽”!这一下把岚风直接吓到跳起来,趴在前台旁边的花盆后用蹄子撇开枝叶窥探着刚刚冒出来的东西。

“哈哈哈,看把你吓得。”比岚风矮了半个脑袋的白色独角兽雌驹站在前台。她身体拥有着洁白的毛,而头上是粉紫色的鬃毛。两个如同水晶般的粉色双眸无暇的看着岚风。而这只小雌驹还扎着马尾,脸颊两旁还留下了细长的鬃毛。

岚风被吓的有点发懵,躲在花盆后面。不知这位小雌驹已经走到他的面前。

“哈咯哈喽,诶,是被咱吓坏了嘛…”雌驹仰着脑袋,在岚风眼前挥着她的短蹄子。

“喂?这里是泠哦!泠!!”

岚风突然回神过来,低着脑袋看着比自己小了半个脑袋的小雌驹。

“额,小妹妹,你知道这里的创立者是谁吗?”有些不太敢直视泠的双眼。毕竟岚风除了天天跟姐姐讲话打架外,就没有其他雌驹和岚风交流过多少次了。

“诶……没傻呀。嗯,创立者是指老板吧。就是咱哦!还有,咱不是小妹妹啦,已经成年了哦。”泠有些骄傲地挺起自己的小身子。

岚风有些发愣,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只好左蹄碰碰右蹄,右蹄碰碰左蹄来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

“诶,那就先进去看看啦!”泠拉起岚风笑着进入图书馆里。

岚风不敢反抗,生怕自己一个大动作会把面前的雌驹弄伤。而雌驹毛绒绒的两只耳朵也被岚风注意到了。这双毛绒绒的耳朵看起来有点像是自己小时候在其他地方见过的夜骐耳朵。

整个图书馆比外面看起来大多了,大的简直离谱。一共分为三个大区,阅读区,工作区,休息区。这些区域还分出来了很多更小的区域。每一个区域的每一个书架都是整整齐齐的,而且都是根据理解难度的深浅来定下位置。

这还没有结束,在外面还有一些机器来查找自己需要的书籍,基本上很容易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书籍。这光是个一楼就能让小马逛上好几个小时。

 

一中午就这样过去了,泠牵着岚风的右蹄,在图书馆内到处闲逛,每走到一个专区,泠都会停下来跟岚风讲一讲这里的规矩,或者这方面的知识。

岚风还是很乐意去接受这些信息的,毕竟技多不压身。但过了几个小时,这只雄驹明显有些过度用脑。

“诶,对啦咱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呐。大雄驹!你叫什么呀。”泠有些兴奋地在岚风面前跳来跳去。

“诶诶!岚风!叫我岚风就行了。”岚风回过神来,有些惊慌失措地低着脑袋看着面前的雌驹。

“很好听呀!嗯唔…看起来你不是本地马吧,而且身上脏脏的似乎也没有洗澡?”。泠小步小步的绕了岚风跑了一圈,上上下下的审视着岚风。

绕了一大圈后,两匹小马再一次回到了前台。

到前台后,泠坐在自己的凳子上,然后在屁股上垫了一本厚厚的书才能与岚风直视。

“唔嗯,可以这么认为啦,我刚刚从另一个地方赶过来,那边的小马很热情啦!我为了躲避阿姨们的”热情”所以才会比较脏。”

“嗯嗯,这样呀,你反正没地方去。要不就住在这里吧。反正也刚好多出来一套房间。而且一匹马住这里怪恐怖的啦!”泠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串钥匙,套在了自己的独角上。

“走啦!开房!”泠一个小小的跳跃让自己骑上岚风的后背,蹄子抱住岚风的脖颈。

“诶诶…!?”岚风有一些不知所措,只好驮着泠一边走一边聊天。

 

两匹小马聊着聊着就来到了图书馆休息区的一扇门前,通过里面的楼梯来到了二楼。

这个长长的走廊,下面是庞大的图书馆,而这上面就像是一个五星级酒店一样华丽。如果不是岚风彻底的走完了一楼,不然真的会把这个地方当成旅馆。

“到啦~钥匙给你!我忘记把店门前的牌子换成开张啦!要去换一下哦!”泠从岚风的背上跃下,哼着小曲蹦蹦跳跳的走开了。

岚风用嘴巴接下钥匙。等泠走的远远后,岚风才敢使用魔法打开面前的门。

“056号。”岚风打开后,房间内刺眼的白光有些让岚风睁不开眼睛。

岚风有些疑惑是看了看门后,岚风愣了愣,一匹灰黑色长发的淡黄色小马出现在岚风眼前。这只小马在里面坐在沙发上听着音乐看着书。里面的小马刚刚瞄向门口一眼,岚风马上就把门哐当一下关上了!

“太恐怖了…太可怕了。我要跟一只雌驹睡一起?!”岚风看着面前的门发愣。

“对不起——”泠拖着长长的尾音从楼梯上跑了过来,并迅速地把岚风推到隔壁隔壁再隔壁的032号房。

“那个房间有马了!抱歉!”泠把岚风手上的钥匙换了一串,然后跳起来用蹄子拍拍岚风的背就再一次冲下了楼梯。

“哇…可以,泠这么小的身板看起来还挺猛的。”岚风看着泠小小的身板,有自愧不如。

房间内并没有刺眼的光照,而是毕较阴暗的一个地方,而且房间内也弥漫着森林的一种清香。岚风一进去,马上打开自己的护盾来防止有陷阱,但很明显是自己多虑了。

进入房间的第一眼就是大大的白色床。看见大床的岚风像一只奶狗一样飞扑到软绵绵的大床上滚来滚去。对比自己家的硬板木床用起来还是这种软软的舒服。

在大床上打滚的岚风有些累了,因为药效依旧没有过去,岚风索性眯了一会。

当岚风再一次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岚风坐在床边揉了揉眼睛,发现床头柜上放了一套比较齐全的医疗箱,箱子的顶盖上还刻着星号,贴纸粘贴的痕迹十分的明显。但引起岚风注意到是一张粉色的小纸条就贴在了医疗箱的开关处。

岚风用魔法把小纸条摘下来仔细的看了看,虽然岚风有点文盲,但不至于不识字。

“放心啦,没毒的,还有哦,你左蹄可能又开始流血啦。抱歉之前牵着你的蹄子的时候忘记这件事啦!因为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很少马能听我这么唠嗑的!最后祝你能在这里玩得开心啦!(⑉°з°)-♡”

岚风把小纸条放到自己的鞍包内。在床边坐了一会后站到木制的地板上,这地方让岚风感到十分的舒适。

绿色养眼的墙壁外加上软绵绵的大床配上简单的沙发桌子,黑色方形的方块?还有一块巨大的玻璃。只不过现在被窗帘遮起来了。岚风过去打开那巨大的窗帘,外面的阳光柔和地打在岚风身上。

“新生活要开始了吗?”

thumb_up 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