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东方墨白
东方墨白Lv.7
天马
长篇原创
E
连载中

归途II·王国的决断与帝国的罪孽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二卷丨大举北攻之时】第19回 以儆效尤

chrome_reader_mode 10,004 event 13 天前 thumb_up 36 thumb_down 2
visibility 100 forum 2

第二卷 大举北攻之时

 

19

以儆效尤

 

邪茧的准备远没有我们所预估的那样充足。当水晶帝国与阿奎斯陲亚联合军在地平线上连成一线、列队数重地攻入幻形灵王国时,望着驻守边境的幻形灵军队落荒而逃的背影,我和安灼胥两马心中都是这样想的。

受极寒之地永冻魔法的影响,九月初的幻形灵王国已是天寒地冻,本是棕褐色的土地覆上一层薄霜,放眼望去,王国一片雪白。长期生活在类似环境下的帝国士兵尚可单凭一套内衬棉绒的盔甲御寒,阿奎斯陲亚增援的士兵们不得不在驻扎时生起火堆取暖。

幻形灵王国恶劣的环境,让我和安灼胥在出征前的战略分析会议上大为苦恼。单从环境分析,这一时间节点上在王国开战其实并不利于帝国,相比于帝国和阿奎斯陲亚的士兵们,幻形灵士兵一定更加熟悉在祖国的土地上战斗。同时,战斗打响后的第一战,结果甚至可以说会奠定战争后续走势的基调。哪一方首战告捷,哪一方就会士气大振,这不管对之后的战术设计还是战场布置都是十分有利的。

简而言之,第一战,帝国方面要在并不适应的环境中,穷极手段的拿下胜利。参与会议的所有将领都笃定,这将是一场苦战。

实际结果出乎所有马预料,帝国士兵们只是列队前行,幻形灵王国驻守边境的士兵们便仿若被散发出的气势震慑到般,逃回到王国更中心的地方去了。我们不费一兵一卒地占下包含三条街区的一整片地区,并按照站前会议中制定的计划将它们改造为三处军营。

从平面图上看,三处军营以王国原有的三条街道为基,自上而下,有小路相连却又相对独立。战争期间,银甲授予安灼胥完全的军队管理权,安灼胥根据实际情况为军营分配了不同的任务,安排了不同的马员配置。

处于最上方的第一军营,是三个军营中战略价值最低的一个。军营所在地区紧靠边境,境外是望不见边际的汪洋,没有其他国家势力参战的情况下,不可能有攻击从海洋方向攻来。同时,第一军营又是三个军营中面积最小的,换句话说,它是在最里面的。上述两点决定了它易守难攻的特性,也正因此安灼胥将第一军营设立为战时物资处,由瑞瑞、苹果杰克和小蝶带一队陆军驻守。战斗力最弱的小蝶负责为运来的物资分类并管理;苹果杰克负责监督物资的搬运,同时协助陆军中尉管理军队;瑞瑞的职责更像是哨兵,在危急时刻通过魔法向另外两个军营求助。

这堪称简陋的驻守力量体现着安灼胥的自信。但难道就没有任何进攻第一军营的方法了吗?并不是,如果幻形灵军队执意要进攻第一军营,它们有且只有一个最直接的方法,正面进攻。只是,一旦它们决定采取这一方法,它们就必须正面迎战汇集了帝国军最强力量的第二军营——

位列三街中央的第二军营的实际情况与第一军营截然相反,如果说第一军营是缩在最里面的后防,第二军营就是冲在最前方的前线,远超其他两条街区的规模让安灼胥决定将大本营设立其中。除去分派到一三军营的两支小队外,剩下所有士兵按军种分类,在街区的不同位置扎下临时帐篷。位于街尾最深处,是一顶堪比皇宫正宫规模的大帐,那是安灼胥与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将领商讨战略计划时需要的会议厅。

以会议厅为中轴线,街区左右各划分出三块区域,从左至右分属侦查部,蓝空部,远攻部,铁蹄部,供给部以及战时建筑部。

侦查部与蓝空部均由天马组成,虽分为两个部门,它们却更像是同一体系下的不同分支。蓝空部由两国天马士兵组成,是联合军所有天空军队的所属部门。侦察部,由蓝空部中视力或听力上佳的士兵组成,主要负责战前敌情侦查以及战中实时情况汇报,帮助指挥官作出正确的判断。

铁蹄部主管联合军的所有陆军部队,也是安灼胥亲自挂帅的部队。身披重甲的士兵们,将在战中冲在队伍的最前方,为其余所有部队顶下最猛烈的攻击。配备的特制重型骑士枪,需要经过长久训练才有力量提起挥动。面对这柄足有两匹马长的巨枪,即便强壮高大如克斯韦尔也不免胆战。

远攻部由深得星璇法师魔法造诣的暮光闪闪管理,是这场战争分绝对主力。幻形灵种族可以使用魔法的特殊性决定了这不会是一场双方厮杀在一起、刀刀见血的肉搏战,战场的绝大部分时间势必是双方远程法术的较量。远攻部下有两个分支,其一是专精各类攻击类法术的独角兽士兵,另一支则专精于护盾及治愈系法术,担任战地医生的角色,为铁蹄部冲锋陷阵的士兵们套上护盾,并治疗护理战场后方的伤员。

供给部与我认知中的传统意义上的军队后勤有所不同。在小马世界,供给部除了需要提供各部队的粮食、装备等基础物资外,还要负责协助伤兵护理,以及更为重要的,为力竭的远攻部士兵们恢复魔法。能够实现各种神奇效果的魔法本身却没有那么魔法,它作为一种物质所遵循的法则十分科学。暮光闪闪和泽蔻拉都提到过,魔法本身是一种可消耗能源,它存在于所有种族体内,只不过,只有独角兽能够主动运用这股能源,并以其为基础释放各种法术。我的亲眼所见让我对这套理论的理解更加深刻,黑晶王战争时,瑞瑞曾因施法过度直接陷入昏迷,且一段时间内无法释放任何法术。每一场小战碰撞后,远攻部士兵都处于法术耗尽的边缘,这时就需要供给部发挥作用。

负责管理供给部的两匹马与我有过一段羁绊,是曾在皇宫中为我驱散体内梦魇的星耀、星尘法师。另一位应帝国战争招募令而来,主动请缨加入供给部的雌驹我再熟悉不过——泽蔻拉,她带一口与她房间中那口相比等比例缩小数倍的小锅,背着的小提箱中有十余支颜色各异的试管以及诸如研钵、木槌的试验用具。星耀与星尘运用一种独特法术,从空气中提取魔法粒子,再将它们凝聚成魔法传输到独角兽士兵体内;泽蔻拉则现场酿造魔法原液,通过饮用魔法原液可以达到相同的恢复效果。

战时建筑部汇聚着帝国的能工巧匠,他们并不直接参与战斗,甚至在战争打响时他们要留守在大本营中保证自己的安全。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在联合军攻下一片区域后对这片区域进行重新的划分改造,在短时间内将原本供平民生活的街区改造为更适合战场的街垒。眼下首战告捷的情况,就正是他们大展身手的时候。

第三军营临近的边界与极寒之地相接壤。作为辅助力量,第三军营的军队不需要第一时间投入战场,它们存在的意义是让联合军拥有更多战略选择,如配合主力军进行围剿夹击,或在主力军正面纠缠时,进行敌后偷袭。因为这一军营功能的特殊性,驻守第三军营的军队必须全面且精良。蓝空部、远攻部与铁蹄部各选出二十匹优秀士兵,共同组成驻守在第三军营的小分队,由萍琪、云宝和蒂娜这三匹已通过战争证明过自己实力的马管理。

至于我,身为阿奎斯陲亚陆军总将军,我的战斗能力毋庸置疑,新得到的翅膀又令我可以兼任侦察兵一职。安灼胥授予我所有部门军队的调动权力,必要情况下,我的出兵行动甚至可以先斩后奏。

但此刻,在会议厅中与安灼胥相向而坐的我,脑海中没有任何行动计划。厅外,战时建筑部的工程师们正热火朝天地作业着,他们依附街区原有建筑,用石块和水泥堆砌起一个个奇形怪状却无比实用的堡垒。嘈杂的施工声响彻第二军营,扰得我本就不安的心更加烦乱。

就连你也没法找到那群黑晶马吗?虽然安灼胥已经否定过很多次,逃避心理仍让我不厌其烦地再次发问,广义上讲,他们也是隶属帝国的军队,是背负着水晶帝国的名义参战的。你理应对他们拥有同样的管理权。

我不清楚你为何放着正规军不用,却去执着于那群并不靠谱的底层马。事实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们不属于联合军,帝国的名义才轮不到他们那一群马背负。如果你将他们视为我的士兵,那你就是在将我与瑞利划等号。安灼胥神情严肃,这是第一次,他对我说的话中没有任何温度。

我的思维完全乱作一团。以现在的状态,我完全无法作战,任何战术与行动都无法在我的脑中停留片刻,因为那里面已被一个名字完全填满:兹玛·玫瑰。

恍惚间,我的眼前浮现出祖玛的身影,他似乎仍用那般炙热的目光注视着我,在我的耳边大声重复着我们间的约定:你必须用你的将军身份担保,当两国战争打响时,我女儿的生命不会受到任何危害!

我是如何信誓旦旦接下这份托付的?我有什么资格向一位父亲保证照顾好他的女儿?瑞利说的一点没错,我就是一匹异常可怕的马,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祖玛不惜令自己双蹄沾满鲜血,甚至将帝国推入战争的深渊,就是为了保全自己的骨肉,而我却利用这一亲情来达成逼迫银甲开战的目的。现在战争打响,我却连玫瑰身在战场何方都不知道,这场战争...是我用玫瑰以及更多马的性命为代价打响的!

汹涌而来的自责几乎将我冲垮,安灼胥武断而冷漠的评价在这种情况下令我愤懑异常。我直视安灼胥双眼,语气不善:为什么?同样是为帝国出征,与幻形灵军队作战,为什么你对他们心存偏见?就凭你和你的士兵们是帝国编制内的正规军,而他们是编外民兵?在帝国的立场上,拥有指挥权的你和瑞利本就没有差别,你为什么认为将你与他划等号是一种耻辱?

你远在阿奎斯陲亚担任总将军,每一天接触到的马都是大臣、贵族。跟他们在一起,你能深刻体会到世界的美好,但同时也局限了你的认知,你无法想象社会最底层的渣滓们有着怎样的过往,也不会明白他们一切行动所遵循的最基本的原则。任将军以来的这些年,我十分清楚,水晶帝国的地上和地下已经完全割裂了,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社会,地上社会有多光鲜亮丽,地下社会就有多深不见底。黑晶王战争后帝国尝试粗暴的将两个社会重新融为一体,可这样简单的方式是行不通的。地上仍是地上,地下也仍是地下,一切从未改变。

联合军与黑晶马组成的所谓军队,行动上看都是出征幻形灵王国,可他们的动机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安灼胥指着自己的胸口,联合军征战是因为这里,这里存着对帝国、对水晶小马种族不灭的信仰。为了这份信仰,每一位士兵都将毫无保留的奉献自己的一切,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他们怀揣着为种族而战的荣誉,所作所为皆为正义,这是正规军的修养,也是联合军的准则。顿了一下,安灼胥又指向自己的腹部,“‘黑晶军却是因为这里而参战。他们没有任何信仰,参与战争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战争会导致骚乱。骚乱,是他们最喜欢也最希望见到的状况,趁火打劫是他们的强项,也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果腹手段。不难想象,随着战争的进行,他们的掠夺行径也会逐渐猖狂,将有不计其数的平民幻形灵家庭因此毁灭。这样的行为,你还能说他们是背负着帝国的名义吗?”

就因为那些马曾属于黑晶,他们就必须被打上卑鄙无耻的烙印?我毫不客气地反问。

眼见我和安灼胥之间的争辩将进一步升级时,一匹身着工装的雄驹跑入帐内,在我们交谈的木桌旁俯身,向安灼胥汇报:将军,已经按照您的命令搭建完毕,现在就可以使用。

安灼胥站起身,他看着我,说: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了解每一匹马的经历和心路历程,既然他选择加入那样的组织,那么,各种负面烙印就是他心甘情愿为自己打上的。顿了一下,我看见安灼胥狠狠地咬紧了牙,我所能关心的马很少,而能够关心我的马更是寥寥,可就是这样寥寥的马中,有一匹被地下社会残忍地夺走了。你还期望我对他们有什么善良的揣测?他转过头,吩咐汇报的工程师:带我过去。

不等我回话,安灼胥已随工程师离开了会议厅。

按照命令临时搭建的建筑?这是安灼胥从未在会议中提起过的存在。出于好奇,我走出大帐,跟在他们两马身后,一路前行。

街道中央,甚至可以说是整个第二军营最中心的地方,摆有一座木板和钉子制成的小型舞台。舞台中央是一座演讲台,星耀法师正蹄持法杖,在演讲台旁等候。

安灼胥站在舞台旁,一蹄搭在舞台上,用力跺了跺。确认舞台牢固后,他一跃而上,走向演讲台,问:一切准备就绪?

当然,将军。星耀点头。

那就开始吧。

安灼胥站定在演讲台后。星耀后撤一步,身体微微下伏,右蹄晃动法杖以让法杖尖端的水晶球在空中不断划圈,口中念念有词。忽然在某一时刻,星耀咒语念毕,她用力挥动法杖指向安灼胥,一道冰蓝色法束从水晶球中射出。法束沿着安灼胥的身体扩散,看上去像是一层冰蓝色保鲜膜将安灼胥整匹马裹在其中。做完这些,星耀立定法杖,躬身说:法术已经生效,您可以开始了。

...喂。分明不过数米的距离,安灼胥的声音却如洪钟般从天而降,仿若古神低语,听上去根本不是从他实际所在的位置传来。我环顾四周,所有士兵都抬头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就连最远处工作的工程师也停下了蹄中的十字镐。看上去,第二军营的所有马都在同一时间听到了安灼胥的声音。

帝国-阿奎斯陲亚联合军的士兵们,这里是总将军安灼胥。不管你现在身处哪一军营、从事何种工作,如果你们能够顺利听到我的声音,那么,请先允许我代表帝国向各位道谢:你们辛苦了!

安灼胥的声音响起时,士兵们都在原地立定站好。听到安灼胥的致谢后,他们无一不目视前方行一个军礼。安灼胥的话透露出更多信息,虽然他身在第二军营,但他现在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能被三个军营中的所有马听到。我并不惊讶,早在建国日,我就已见识过这道能将声音范围扩大到如此程度的法术:魔法扩音。

幻形灵王国应战准备并不充分,面对我们的进攻,他们被吓得落荒而逃。兵不血刃地拿下首战胜利,体现了我们战略上的优越。安灼胥说,不过,借此胜利,我想强调一下获胜后的军中纪律,帮助一些应招募令而来的士兵们明确本次战争中,联合军的性质和责任。

银甲开战动员演讲后的第二天,安灼胥下令,水晶帝国军队在全帝国范围内广发招募令,所有符合条件、有志报国的马均可在通过考核后归入军队,成为正规军士兵。通过这一方法,联合军吸收了将近一个连队的新兵,都是正值青春、身强力壮的雄驹。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被银甲精彩的动员演讲所带动,相信着水晶小马种族危在旦夕,报国正在今朝。不过,另一方面,水晶帝国正规军汇聚着全帝国乃至部分阿奎斯陲亚最顶尖的全能马才,只有坎特洛特军校的毕业生才有资格应征入伍,因此水晶帝国正规军福利极高,有不在少数的平民和黑晶马是被这些高福利吸引而来的。

成分不纯的士兵组成会为军队留下弊病,随着战争的发展,等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再想整治就晚了。首战告捷,所有士兵——不管参军目的是否一致——都心情舒畅、共同庆祝,安灼胥选择在这个时候强调相关问题,时机选择十分妥帖。

现在,能够站在这片战场上、成为联合军士兵的马,都是通过军队审核的马。通过审核,意味着联合军认可你们的能力,承认你们的身份,认为你们能够担起救国的重任!安灼胥稍顿一下,我愿意相信你们所有马都是为了水晶帝国、为了水晶小马一族而参战,随时准备着奉献自己的一切!但是,我也知道,现实没有那么美好,并不是所有马都像我所认为的那样优秀。我不想亲口点破你们曾经的过往和这次参战的目的,我只希望你们清楚,现在你们所属的集体,是由我领导的正规联合军,你们不仅仅代表你们自己,你们的身后,是你们的战友,是身为总将军的我,更是水晶帝国和阿奎斯陲亚!所以,我现在向你们强调军纪中最重要的一段:获胜后,不得洗劫所占区域中除军事建筑外的房屋,不准伤害平民和缴械投降的战俘,更不得为宣泄情绪肆意破坏!如果有马想行这些强盗之事,有一支来自于地下社会的军队更适合你们;如果有马现在想退出正规军,我不会阻拦。”安灼胥深吸一口气,语气骤然沉重,“但如果你们身在我的军队中,还做出类似的行为,就别怪军法严苛,我蹄下无情!”

我屏住呼吸,怔了足有五秒。最后一句话,安灼胥几乎是低吼着、一字一顿地说出,经由魔法扩音的影响,每一字节都如石块砸在听者的心头,压得马喘不过气。

安灼胥向星耀微微点头,嵌有水晶球的法杖凭空画出一道十字,冰蓝色法术随即消散。他想说的话已经说尽,并且不需要得到任何马的回应。如果说联合军是一个国家,安灼胥就是这个国家唯一的君主,君主宣读法令是不需要考虑子民是否同意的。

完成任务的星耀返回远攻部继续帮助独角兽士兵们训练,安灼胥神情威严地离开舞台,向军营边境前进,察看战时建筑部的工程师们的工作进度。迟迟无法得知玫瑰下落的我内心烦闷,也无心返回军帐思考战略,索性沿着第二军营所在街区的主街散步。

幻形灵军队在撤退途中摧毁了路旁较为高大的建筑,倒塌的高楼横在街中央,斩断了主街,也阻止了联合军的进一步前进。经侦察部士兵观察,主街一直延伸到王国深处而不见尽头,如果没有高楼阻隔,甚至有可能沿着这条路一路攻往邪茧的皇宫。眼下这一方法已经完全不可行,虽然云宝曾提出要带全体蓝空部军队向更深处进发,安灼胥认为分散军力无异于自杀,驳回了这一提议。在除蓝空部与侦察部外所有部门都无法飞行的情况下,面对长有翅膀的幻形灵军队,联合军不得不寻找小路绕过高楼前行。在对幻形灵王国实际地形不甚了解的情况下,安灼胥认为不宜贸进,这才下令以高楼废墟为界,设立军营。

与已倒塌高楼相对的,是一座高度相差无几的四层建筑。楼顶摇摇欲坠的招牌上,依稀可辨出这幢建筑是一家旅馆。此刻,六匹士兵正站在这家旅馆旁讨论。

五匹士兵围成一圈,圈中心是一匹高大异常的士兵。我一眼认出了他,古怪的形象和言行,给负责招兵的部门中所有马留下了深刻印象。据说,他是招募兵中唯一一匹来自帝国废弃区域的马,在他踏入皇宫时,皇宫守卫甚至以为他是来闹事的匪徒。他戴一面刚好遮住半张脸的铁罩,身材几乎是寻常雄驹的两倍,在招兵处被问及参战理由时,他向着虚空大嚷:我要证明,我根本不需要他的帮助!

癫狂的行为让他给马的第一印象十分糟糕,但面对严苛的入伍考核,全项满分的成绩让安灼胥破格录用了他。如果不是性格原因,他甚至比我还要适合担任铁蹄部的将军。私下,安灼胥曾跟我这样评价过他。

此刻,他正被五匹士兵簇拥着,高谈阔论。

我跟你们这些毛头小子不同,想我当年也是从坎特洛特军校毕业的高材生,是真正学习过兵法的马。

......真的吗...”围着他的五匹士兵年龄不大,稚嫩的脸庞上浮现着向往的神情。

当然是真的!根据在学校中学过的知识,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想在接下来的战争中取得信息优势,我们必须占领这幢建筑。高大马抬起头,至少也要占了三四层!然后,这一整条主街乃至周遭环境的情况就一览无遗,再派几只独角兽或是弓箭兵来驻守,哪只幻形灵胆敢靠近这条街,就是邪茧也保不了他!

你说的有理,一名士兵附和,可这家旅馆中的幻形灵平民似乎还没逃走,我们没法派兵进去驻守。

这好办,我们把他们赶走不就行了。谁不识抬举不赶紧卷铺盖走马,谁就活该送命!高大马一摆蹄中的骑士枪,力气之大使得枪身震荡空气,发出飒飒的声音。

可他们门窗紧闭,没有幻形灵会开门的。另一名士兵提醒。

他们不开,我们就给他砸开!

...可安灼胥将军刚刚才强调过,如果我们那样做了,他会按军法处置我们的!第三名士兵轻声说,他小心地左右环顾,忌惮着安灼胥出现在周围。

呸!什么安灼胥、银甲闪闪,尽是些优柔寡断的懦夫。我们此行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是来帮助建设幻形灵王国的吗?我们是来打仗的!面对的敌军是十恶不赦的幻形灵!记得他们对我们曾做过的恶吗?为什么我们要对他们保留仁慈?

可是...可是...”

够了!高大马断喝,如果你们都不敢干这件事,那就由我来做。就当是我为帝国做出的贡献了。

他推开士兵,提着骑士枪,通过楼外墙壁上依附的楼梯,径直上到三楼。他用力敲着靠楼梯口的第一扇门,蹄子砸在门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旅馆的门出于安全设计,远比看上去牢固得多。看似木质的房门,却像是其中填充了钢铁般牢固。没有幻形灵响应,高大马有些不耐烦。他转而用骑士枪枪柄去撞门,整幢旅馆几乎被撞得震颤起来,那扇门却依然纹丝不动。

但其中的住户一定已被惊动,因为相隔几间的另一房间的窗户明亮起来。窗户打开,一只幻形灵老者托着一支蜡烛,从窗内探出头来。烛光照在他满布皱纹的脸上,使得他更显苍老。

放过我们吧,水晶帝国的好先生们,不知是因为年事过高还是心怀恐惧,老者的声音都在打颤,这家旅馆中住的都是像我这样上了年纪的老幻形灵,因为没有利用价值而被王国抛弃。我们没什么值钱物件,求你们不要找我们的麻烦了...”

你认识这家住户吗?把门打开!高大马显然没有耐心听完老者的话,他粗吼着打断了老者,蹄中的骑士枪多加了一分力。

别砸了,先生,他不会开门的。我是这件旅馆的老板,为了住户的安全,我是不可能给你们开门的。

该死!我的心因为这位老者的自报身份悬了起来。不知为何,这匹古怪的高大马总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我与他交往已久,可仔细思考,我又分明没有结交过这般怪胎。

但是,那股似曾相识的直觉告诉我,这匹马接下来将会做出很可怕的举动。

你是说,你是这家旅馆的老板?高大马不再敲击第一扇房门,他的注意力现在完全被老者所吸引。提着那柄几乎能斩断巨龙的骑士枪,他一步一步逼近老者。

是的,先生。

那正好。帝国联合军现在向你提起征用请求,要征用你这幢旅馆作为哨站。你尽快将所有房门打开,清除其中住户,而后将旅馆交为军用。

不行,先生,我说过了,为了保障住户的安全,我不能给你开任何一扇门。老者语气铿锵,虽然声音仍有些发颤,但他已经完全挺直了身体,像一尊守护旅馆的神明,硕大的复眼中似乎闪着光。

而高大马已经走到了他所在的那扇窗前。

当真不能给我们开门?

当真不能,先...”

银白色骑士枪像是一道闪电射出,锋利的枪尖自老者的下颔刺入,直刺穿老者的头颅。这样的状态保持了两秒,高大马猛得反方向抽出枪身,浓腥的绿色血液从老者头上的伤口处迸发,失去力量的躯体向窗外扑倒,烛台的蜡烛掉在幻形灵的薄翼上,老者的尸体在血泊中熊熊燃烧。

烈火照得高大马的铁面罩透亮。他用力一甩骑士枪,荡尽枪身的鲜血,低下头恶狠狠地说:活该!

这场谋杀引发的骚动吸引了周围的士兵,现在,旅馆附近围了数十名士兵。对于高大马的行为,有马拍蹄称快,也有马紧皱眉头。

高大马注意到围观马的增多,他侧过身,英雄般向着他们挥蹄致意:我们现在拿下了这幢旅馆,等我取了钥匙,打开房门,就可以派兵驻扎了!

高大马将老者的尸体踢到一旁,走近了窗子向屋内凝望。他观察得太过认真,全然没注意到另一匹马狂奔着上了楼站在他身后,蹄中的骑士枪折射出死亡的寒芒。

高大马似乎成功了,他兴致冲冲地扭头高呼:嘿,士兵们,看来我已经找到了钥匙...”后半句话来不及出口,他忽然瞪圆了双眼,红色的鲜血从他的面罩下渗出。他低下头,想不清一瞬间内发生了什么,他这样一位英雄,何以落得与那只不识好歹的老家伙一样的下场?他也没办法继续思考了,被鲜血染红的视野内,他只能看清锋利的骑士枪尖从他的心口刺出。

抽回的骑士枪像是打开了止血的阀门,高大马心脏的最后一次跳动泵出了体内几乎全部血液,鲜红的血液与地面原有的绿色血液相互交融着向四周蔓延,整个旅馆三层的地面都被这血腥的油漆漆成新的颜色,令马作呕的浓腥气息飘荡在旅馆四周,围观的士兵无不掩鼻,部分刚入伍的新兵甚至不得不回转过身以免呕吐。

站在两摊血泊交汇处中心的安灼胥表情无悲无喜。喷涌的鲜血浸润了他纯白色的身体,像是一道红色伤口撕裂在他的体侧。他俯下身,为那匹可怜的幻形灵老者合上双目,一蹄按在他的头上,闭上双眼,为他作静默的祷告。

所有围观的士兵都不约而同低下了头,在安灼胥的感召下为那名老者祷告。这就是一场审判,判作恶者以死刑,为无辜者祷告祈求。

一分钟后,安灼胥站定了身体,他在旅馆三层的高度俯瞰所有士兵,血污的脸庞无法遮蔽眼中的纯净。

我已事先强调过军纪,可这匹马将我的话视为无物,他仍因贪财而作恶,甚至因此害一只无辜的幻形灵平民丧命。所以我不得不对他审判,处以他死刑。塞拉斯提亚在上,世间所有作恶之马都必将受到审判,在联合军中,我就是那审判的行刑官。

没有魔法扩音的加持,安灼胥的本音在空中被狂风吹散。但每一匹士兵都竖起耳朵、用心去听,安灼胥制定了森严的规定,而他用行动向所有马表明他维护秩序的决绝,他就是战场中的国王,他的命令普军之中,莫敢不从。

安灼胥下令,战时建筑部的工程师们加急为幻形灵老者做出一口棺材,他要按照帝国的流程为这名老者举行葬礼;至于高大马,他则要求将他的尸体挂在军营中央的演讲台上,警示其余有相关想法的士兵。

除去负责清理现场的几名士兵外,其余所有士兵都四散到军营各处去忙自己的工作。安灼胥则要去供给部清洗身体及军服,他离去的背影充满疲惫。

我深深叹一口气。被安灼胥冠以正义之名的审判实际上趋近于一场闹剧。安灼胥认定高大马是因为贪财而杀了幻形灵老者,进而自以为是的对他进行审判。最开始簇拥在高大马身旁、知晓真相的五匹士兵——当然,也包括我——都被血腥的景象和安灼胥万马之上的气势所镇住,没有马站出来指出他的错误。谋杀是恶,高大马的行为是残忍的,而安灼胥的行为是扭曲的。审判了带有善意的恶后,其中的善意该何去何从?

我又想起安灼胥最后的话。如果这场战争中,他是替上苍执剑审判所有罪恶的行刑官,那当他这匹行刑官积恶时,又该由谁来主持他的审判?

thumb_up 36
2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Slyink Lv.1 狮鹫
评论 【第二卷丨大举北攻之时】第19回 以儆效尤

又把M6拆了:ftemoji_facehoof:,还分兵了,总感觉要出事情。

12 天前
Devillisia Lv.1 独角兽
评论 【第二卷丨大举北攻之时】第19回 以儆效尤

那匹高大马是克斯韦尔吗?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优秀穿越、平行宇宙以及变马文

    Sealevel

  • 【({—=黑龙鱼作品/翻译精选=—})】

    莫星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

  • 茧茧文库

    Shining_Moonlight

  • 优秀战斗爽文

    Sealevel

  • 幻形灵

    林s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