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VirtualMirror_Eros
VirtualMirror_ErosLv.10
独角兽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高塔奇虫:邪茧治世 施工中的设定集 和 招马帖集中地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新秩序的诞生 战火中的小马国

chrome_reader_mode 5,744 event 11 天前 thumb_up 1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6 forum 0

1014年,随着一抹白旗从帝马大厦残破的楼顶缓缓升起,所有的小马都屏住了呼吸。隔岸震耳欲聋的炮火声陷入了一片缄默,时间仿佛停滞在了此刻。大家都放下了蹄中的枪械,灰头土脸的民众跟着全副武装的士兵一起走出了临时避难所。那时,天空被炫目的爆炸染成了血红色,曾经繁华的钢铁丛林只留下一些残破的钢筋和零星玻璃碎渣所组成的残檐断壁。一小时后,马哈顿的记者里德·柯柯在编辑部的要求下怀着难以明说的心情在报社用来躲避空袭的避难所中用打字机编撰了伟大战争时期最后的一篇头条——战争结束了,但优胜者的笑容却不属于小马。或许这场战争的失败早已是无能的谐律政府的死局,让我们恭喜中心城的新主人。

 

天佑邪茧,和平万岁。

 

但塞拉斯蒂亚政权并没有因为马哈顿的失守而就此停下反抗的脚步,在马哈顿即将沦陷的前夜塞拉斯蒂亚在谐律政府的劝阻的情况下辗转至谐律最后的堡垒巴尔地马,而那是一片沙漠之中的绿洲之城。身为抵御幻形灵反抗军的元帅露娜,却在撤退前夕和塞拉斯蒂亚发生了争执。塞拉斯蒂亚明白,因为自己太过于轻视邪茧也太渴望用和平的方式解决,绥靖政策最终让这个国家就要分崩离析,她得留下来继续面对这个问题,哪怕是背水一战。见塞拉斯蒂亚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露娜一心想要留下和塞拉斯蒂亚共生死,但塞拉斯蒂亚却执意要自己的妹妹远离战火,前往大洋彼岸的新马尔兰寻求庇护。于是当天晚上,撤退的政府部门被分为了两批。只有塞拉斯蒂亚知道其中有一批的船员会被送到新马尔兰的新马哈顿港的小马国大使馆,而露娜便是那一班船的负责马。

 

寂静夜色,波澜的月光洒落在塞拉斯蒂亚的南海之上。陷入一片黑暗的马哈顿宛如一座无马的死城。呼啸的引擎,在云层中掠动的战机。形如死神一样,带来血腥之风盘旋在城市的上空。她们就将乘着由魏海将军所领导的谐律第一舰队远航,前路未知,命运难言。但塞拉斯蒂亚知道明日一切都会不同。

 

姐妹分离之际,没有一马想要多言。露娜的视线之中,塞拉斯蒂亚的目光所及之处早已飞跃地平线直至那座盘踞在山巅之上的不朽之城。当她转过头将视线与她相对时,露娜竟感觉到了许久都没有在她姐姐身上感受到的情感——不安且恐惧。

 

“明日,”塞拉斯蒂亚说,“世界就会不同。”

 

“但我会跟你一起面对,”露娜坚定的说,她整了整身上用最纯正的银铁所雕刻而成的盔甲,“直至我们耗尽最后一口力气,无论结果是否是坏,至少……这次我们能一起面对。”

 

“露娜……”塞拉斯蒂亚犹如咛喃着她的名字,她凑近了一些,姐姐的身影在月光之下犹如镀上了一层梦幻的银沙。她尽力的弯曲着自己的蹄子,想要用平视的方式去面对露娜。面对塞拉斯蒂亚滑稽的动作,露娜没有一丝笑意,反而她觉得自己的心脏跟着在加速的跳动。姐姐温暖的鼻息扑在了她的脸上,塞拉斯蒂亚的嘴巴微张微合,仿佛想要说些什么。

 

露娜在等待,她希望塞拉斯蒂亚要说的是她想的那样。

 

她想留下来,曾经她们一起击败过更加可怕的强敌。在那段几乎和平美好的时光中,尽管有暮光闪闪和她的朋友们为她们擦屁股,可那不一样。

 

她想要做的是跟她姐姐一起共同的面对,而那时她能宣发出那一千年都未有抒发的感情。

 

求求你。

 

但塞拉斯蒂亚没有说下去,因为魏海将军的喊话声打断了这片刻的沉默。

 

“我们该走了,公主殿下。没有时间推迟了,这片海域只会更加危险.”

 

“那就走吧,露娜。”塞拉斯蒂亚笑了笑,“你也该回到属于你自己的岗位上了。”

 

叛逆的露娜或许一直都应该做一个不该听话的妹妹,去死缠烂打的扭着自己的姐姐不放,但却令露娜一生为之懊悔的是她却在这个时候选择做了个听话的好妹妹。

 

月光啊,白月光。舰队的孤影渐行渐远,留下的只有泛着银银月光墨蓝色的海洋。

 

明日。

 

比塞拉斯蒂亚预期的要晚,战争之鼓的敲响误了点。当她们在巴尔地马准备了一周的防御工事的时候,邪茧的钢铁军团才出现在了小马国北部的沙漠之中。

 

大漠之中,坦克的履带滚滚向前,被征服的自然就连黄沙都没有办法抵抗住邪茧钢铁大军的脚步。金甲在阳光的照射之下令塞拉斯蒂亚形如一颗停滞在地平线之间的太阳,魔法气息围绕着镶嵌在甲间的莹莹宝石所流动。她视线之中,邪茧正坐在那涂上胜利喷漆的虎式坦克的车长位置,彷如一位胜利者面对一只无路可逃的猎物所流露出的轻蔑。

 

这一切都是一个错误,是她所犯下的不可饶恕的错误。在幻形灵决定吞并奥兰尼亚共和国之时被小马国视为无上的天角兽却为了遏制红色威胁以求换取短暂的和平。

 

奥兰尼亚境内,马蹄华对面的随浪堡在炮火中燃烧。庞大的尖啸级飞艇占据了天空,鹿群惊恐的呼叫声和枪炮声即使隔着一百海里的距离却如此清晰,令马惊心。城市之间笼罩的黑烟和火光,直到随浪堡彻底沦陷后的三天都未散去。从那时塞拉斯蒂亚就应该知道战争早已离她不远。

 

但国内情况就从来没有安定过,自从塞尔维亚随着一群工农起义,被占据的南部领土至今都未能归还。那些号称在饥荒时期从未得到过塞拉斯蒂亚谐律政府的小马在哗然之间建立起了嘶大林格勒,红色的幽灵正在小马国之上游荡,祈求平等和工马运动,游行不断。

 

还有夜骐的居民权利,自从一千年前随着露娜被流放到月亮上那些种族就已经选择离开艾奎斯垂亚的文明区域躲藏进了那些难以寻找到的暗夜部落之中。尽管他们都跟着露娜一起回到了这片大陆上,但这些夜骐始终不被小马子民所接受。她爱她的子民吗?爱。但如果是夜骐呢?难说。在政治危机和社会动荡最为危险的时候,塞拉斯蒂亚已经搞不清她是否具有爱夜骐的感情,还是说她完全是将平等法案的推行视为了一场自己政治马生的一个大难题。

 

好在,这一切都解决了——她和露娜一起,昭示天下宣布了小马和夜骐权利平等,视为亲兄弟姐妹。但外敌的威胁从来就没有平息过。

 

邪茧来了,就像是命中注定的那样,伟大战争不可避免。还没有等间谍的汇报,她就带着她的战争机器向北而来,而毫无准备的小马国军队完全没有任何的防备不得不被迫拿着刚生产好的武器投入到前线的战斗之中。在这个几乎被谐律滞停了千年的国家,非正轨的军队哪里抵得住精心准备的钢铁大军。

 

在洪流之下,马蹄华失守。坦克和装甲车穿过了金黄的麦田和绿色的平原;战机翻过了山丘和耸立的高山。夏尔失陷,接着是华特镇……战火就将烧到中心城前的屯河,而有志之士却在此站了起来。

 

士兵们乘着火车开往前线,全面卫国战争之下,没有任何一匹小马能说自己不能上前线。一场又一场的阅兵在中心城的广场上举办,每一场的阅兵之后就有一万多的小马背负着薰衣草步枪和步兵补给,跟着一辆又一辆的墨绿色机动卡车一起前往祖国最为需要他们的地方。他们的目光与在高塔的塞拉斯蒂亚接触时,没有半点的恐惧。有老有小,有即将成为母亲的雌驹,也有年过四十的中年马。那些小马的可爱标志没有枪,也没有武器的图样。鲜花,工铲,苹果酱……

 

但他们都走了,没有一位小马选择了逃离。最小的仅仅只有十八岁,刚成年的年纪就带上了钢盔混进了大队伍之中。塞拉斯蒂亚一眼就看出了这个特殊的小姑娘,尽管征兵档案上赫然的写下了二十岁。她太小了,小到怎么可能会去接受死亡的结果。塞拉斯蒂亚让小马站了出来,她用着慈爱的眼神注视着她,问她是否已经决定了自己就要奔赴前线的事实。

 

姑娘说话打颤,但她没有回避塞拉斯蒂亚的眼神。她说道:“我的可爱标志……虽然是一朵蔷薇。但如果国没了,我又怎么能种下美丽的蔷薇呢……我为了蔷薇而战……”

 

你为何而战。塞拉斯蒂亚用魔法抓紧了腰间的长剑,她低下头默声的问着自己。

 

兵临城下,喊叫声震天动地。双方的兵卒厮杀在一起,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咚咚的形如死神前来的脚步声。炮火和闪光之间,塞拉斯蒂亚拔剑而出。金铠加身,赤阳爆发出的魔爆震慑了所有在场的士兵。

 

光与影的交错,邪茧和塞拉斯蒂亚在上空之中都已化作了一道道的残影。战场之上,蹄握旗帜的小马附上了必死的心里冲上弹幕之间。惨叫和嘶喊声混杂成了一片,多少的小马和幻形灵在战争武器的爆炸中化作一片片的断肢。

 

血染沙漠,但没有办法。

 

背后就是最后的阵线。

 

她必须赢。

 

塞拉斯蒂亚的利剑一次次的砍在邪茧身着的白色大衣之上,撕裂的布料裸露出她那绽开的肌肤。被邪茧用激光一次次打中的身躯,白暂的皮毛变得有所焦黑,甚至一个骇人的血窟窿定格在了塞拉斯蒂亚的左前蹄。血染红了塞拉斯蒂亚的眼,被钢盔磕破的头渗出的血染红了她那梦幻的漂染鬃毛。

 

“邪茧!”

 

“塞拉斯蒂亚!”

 

最后的一声怒吼,两位身影再度螺旋升空,刀光掠影。塞拉斯蒂亚的剑给邪茧留下了致命的伤口,甚至让她战力大减。当塞拉斯蒂亚认为胜负已定准备对邪茧展开最后的审判一击时,所有的小马都没有想到,会是那尖锐的犄角刺入塞拉斯蒂亚的身躯。

 

象征着小马国最后的夕阳已经陨落。塞拉斯蒂亚的眼中只剩下惊愕,但早已被爱意所强化的邪茧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塞拉斯蒂亚并不是她的对手。就像在中心城的那次渗透之战的对决。最后的一眼,却是邪茧自豪的嘲笑。

 

洁白的身躯从高空如一只失去翅膀的飞鸟垂直坠落,在黄沙之中惊起浪涛,最后战场又一次归为平静。

 

塞拉斯蒂亚输了,很快世界都知道了这个惊马的消息。

 

她真的死了吗?谁也不知道,但大家熟知的传言版本说的是塞拉斯蒂亚被邪茧流放出了小马国,而她正在世界的某一处等待着东山再起的那一刻。

 

但塞拉斯蒂亚为邪茧所留下的伤口却将决定这个千年帝国最后的命运。

thumb_up 1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