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ComradeSpark
ComradeSparkLv.9
独角兽
长篇翻译
R
连载中

你的人类与你(Your Human and You)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11738/your-human-and-you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七章:买家负责

chrome_reader_mode 8,498 event 13 天前 thumb_up 2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37 forum 6

第七章:买家负责(Chapter 7: Buyer Beware)

 

“呃,暮暮,你昨晚多久睡的?”

 

“我再强调一遍,苹果杰克,我没发疯。我知道自己看见了什么!”

 

“咱也没说你疯了,甜心。咱的意思是,也许你看到的东西并非是你想的那样。”

 

这出戏比白天看电视好玩多了……

 

“我说了,苹果杰克,他就当着我的面做的。就在我面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那咱也告诉你——绝不可能。你绝不可能见到!”

 

“我最后再说一遍,我明白自己看见了什么!否则我不可能来这儿!”

 

当你真正需要时,哪里能找到那种黄油太多、爆得太过、价格还太贵的爆米花呢?

 

我把自己的重量从一只脚压到另一只脚,感受那些粗糙干草刮擦脚底的触感。我的“主马”和我正站在一个大谷仓里,谷仓的拥有者是她的朋友——一只名叫苹果杰克的橙色小马。两只雌马陷入了激烈的争吵。这把我逗乐了,特别因为争吵是由我而起的……

 

知道吗,暮暮会在看书时大声读出来。当她坐下来阅读《你的人类与你》时,我便了解了这一点。虽然她是在低声嘟哝,但当周围安静无声时,嘟哝声还是很大。一开始,我觉得这很讨厌。

 

不过,她读到“更好地理解你的人类”这一章时,我发现了有趣的东西。你知道这个世界的人类绝对不会微笑吗?

 

……真就“一定”?我也拿不准。不必谁提醒,我在第二天便充分利用起这些新知来。现在我们来到了这儿,以向苹果杰克寻求建议和帮助。

 

“我告诉你,苹果杰克,他刚才陪我走来时也对我微笑了!就和小马一样的微笑!”暮暮喷了个鼻,踏下蹄子,弄得尘土飞扬。

 

“暮暮,咱都知道,人类不可能微笑!”

 

“而且!”雌马沮丧地大叫,没有在意朋友的话,“他甚至在只有我是唯一旁观者的时候一直笑!”苹果杰克的表情显示出她已经厌倦争论了。橙色小马翻了个白眼,把帽子低低地扣在脸上,然后转身离开了暮暮。她的左后脚脚踝上缠着绷带,走路时有点一瘸一拐。

 

“抱歉,暮暮,咱还有事情得处理。”她气呼呼地说道,然后转而做起我们刚来时见她正做的事——喂人类。谷仓里有成百上千的人类,他们分群挤在谷仓墙边圈起来的小地方。这让我想起来地球上的室内牛棚。

 

男女的数量大致相等,他们被分性别地放在不同的围栏里。人类都是裸体的,但我在三星期的一丝不挂后,已对此不再敏感。他们曳着脚来回走动,望着我和暮暮,目光带着野兽的好奇。他们还咕哝着,并对着彼此咆哮。你有没有见过人类如猴子般咆哮?而且是发自自然的?其实,这还真算符合身份。

 

暮暮叹口气,感到挫败。她低下头,耳朵撇向身后。她看上去很疲惫,她的头发凌乱,脸上挂着眼袋。我对此很是自豪,毕竟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

 

“对不起,阿杰(AJ)。我可能只是初次有了人类,然后压力太大了。没想到需要处理这么多事,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能得心应手。”她说道,环顾谷仓里的人群。苹果杰克咯咯笑笑,回头看了看暮暮。

 

“没你想的那么难,甜心。这些人类基本没让咱操心。”她说道,挥起一只蹄子,“他们都是用来配种的,所以咱让他们吃饱喝足就好。”暮暮的眼睛睁大了。

 

“配种的人类?”她问道,惊奇地看着苹果杰克,“我还以为你养他们来帮忙做农活呢!”苹果杰克点点头,继续向附近的一个围栏里扔去几个苹果。其中的人类蜂拥着抢夺。苹果在不到三十秒的便没了,连核也不剩。

 

我趁他们进食,仔细地观察了一番。我微微倾斜身子,看见每个人的臀部两侧都有这苹果形状的烙印,苹果果核上填着字符“SAA”。既然此处被称作“香甜苹果园(Sweet Apple Acres)”,那我有理由认为,这个烙印展示了苹果杰克——或至少是她家族的所有权。

 

我靠在椅背上,在自己的“衬衫”上抓挠。说这是件衬衫简直太给面子了,这玩意就是个开了洞的装土豆破麻袋,穿起来还痒得很!我的裤子也好不到哪去,它就像是用几个麻袋的料拼凑起来的东西。虽然这一套比不上我穿过的最舒服的衣服,但它们至少可以帮助我免于阳光的暴晒,对吧?

 

“咱的人类既是用来配种,也用来干活。”她说,小跑去到另一个围栏,“咱把那些用来干活的放在单独的谷仓里,防止他们混起来。”

 

“我的理解是,你繁殖人类,好让他们在你的农场干活?”暮暮问道,紧跟上苹果杰克。我也被拉着跟在她们后面,皮带让暮暮的魔法控制着。我一边走时,一边注视着那只牛仔小马。

 

她繁殖人类,还让人类干体力活?我不确定自己应作何想法。扫一眼我周围的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似乎被喂得很好。至少,她的确在照顾他们。

 

“不是的。咱养的绝大多数人类会卖给外马,咱负责养人类,他们负责出钱。”苹果杰克回答道,一边将更多食物扔进隔壁围栏里,“至于用来干活的那些,咱主要让他们举重物之类。而收苹果时,咱用传统但可靠的方法——让小马采集。”

 

“那么,你可以给我一些如何照料人类的建议吗?”暮暮问道,眼里闪着希望的光彩。

 

“据咱的经验,你只消让他们吃饱睡好,他们就不会闹出问题。”苹果杰克说道。她转向她的朋友,不经意将重量压在了受伤的蹄子上,这让她微微拧起眉:“如果他们快乐,那么你也能。”

 

我已经喜欢上这只雌马了。她大概要上我的白名单。暮暮稍稍皱起眉,显然不满意于得到的答案。

 

“那如果他在此之后继续和你闹腾呢?”她问道,头侧向一边。

 

“如果真这样,暮暮,那确保他不会滋事的麻烦是让他绝育。”

 

我讨厌这只雌马。她最好去死。暮暮脸色煞白。

 

“绝育?这真的是唯一的办法吗?”她回头看着我,带着……怜悯?还是悲伤?我不知道,我也不在乎。我只需要知道我是否该为自己的男性部位担心。

 

刀下留人,请刀下留人,请刀下留人。

 

“咱这儿的话,假如某雄性过于活跃,咱就把他绝育,然后送他去干活。他们一般很快就消停了,干净利落。”暮暮最后回头看看我,然后摇摇头。

 

“不,我不能这样对他。”我大舒一口气。苹果杰克只是耸耸肩,然后继续工作。

 

“咱不在意,但如果你改变了主意就来说,咱知道有小马能帮忙。”我们走到围栏尽头,苹果杰克递给暮暮一颗苹果,然后将剩余部分扔进最后一方围栏。围栏里,另一次狼吞虎咽开始了。暮暮将苹果飘到我面前,我接了过来。看了看,是个苹果样……

 

“你还需要什么吗,甜心?如果没事了,咱得回去做事了。苹果收获季需要好好准备。”

 

“你今年也参加收获吗?”暮暮问道,看了看苹果杰克的受伤部位。我闻了闻手上的苹果,闻起来也是个苹果……

 

“医生说咱两星期内就会好了。”苹果杰克微笑着说道,看着暮暮,“再说了,咱无论如何也不会错过收获季的。”我咬了一口,咀嚼起来,双眼顿时睁大。它尝起来,一点不像地球上的苹果,甚至也不像暮暮之前给我的苹果。这是我吃过的最美味、最多汁的圣堂之果。遗憾的是,由于我吃得太快,苹果在不经意间就吃完了。

 

“好吧,如果需要帮助,别再怕找马帮忙了。”暮暮说道,快速地给苹果杰克一个微笑。我四处看看,想再找一个苹果,可惜已经没了。两马一人向谷仓门口走去,雌马在轻声中谈论将至的丰收。我满足地舔舔手上的苹果汁。

 

我们走出谷仓门口,进入炎热的夏季晴日之下。苹果杰克轻轻一推,关上身后的门。她转身对着暮暮。

 

“很高兴和你聊天,暮。”她抱住朋友,说道。

 

“同样感谢你的倾听,阿杰。”暮暮说道,回应拥抱。苹果杰克一拐一拐地向远处的房子走去,最后回头向我们挥挥蹄。

 

苹果杰克离开时,暮暮转头对着我。我们面面相觑,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

 

然后,我对着她,露牙微笑。她的眼睛抽搐着,牙关紧咬,很是沮丧。我的笑容愈发灿烂,以至于轻轻笑出了声。

 

那只雌马有一副好嗓子,她的尖叫声能惊起方圆几里的鸟儿。

 

~ ~ ~ ~ > > < < ~ ~ ~ ~

 

我来到小马镇已有一星期,我决定让暮暮的生活变为炼狱。

 

为什么?因为我喜欢。因为如果他们非要像对待动物一样对待我,那我最好表现得符合期望,不是吗?

 

无论如何,如我所说,暮暮正式成为我的“主马”已有一周,她现在看起来心力憔悴。

 

第一天早晨,当她下楼发现我在地毯上留给她的“小礼物”时,她的表情真令人难忘。我很享受地看着她清理地毯。以前常常是我为自己的狗狗收拾残局,现在轮到别的谁帮收拾了。

 

后来,我玩得可开心了,直到她实在要把我锁在地下室一整天以示惩罚。如此之后,又发生了两起“事故”,我便被她从地下室放出来,关在院子里。不得不说,那只雌马很快懂得了教训。

 

除了那些小事故,我还特别想法子来烦她。当我回到图书馆里时,我便来回踱步。这个简单的动作似乎快把她逼疯了。但奇怪的是,她自己走来走去时却没在意那么多。她不时大声叫我坐下,我便会坐下。大约五分钟后,我就起身继续开始。

 

有一回,她出门拜访朋友,将一份所谓的“友谊报告”的东西放在馆里。不幸,那东西放在了我能够得着的地方。我没费劲读它,便将其撕为碎片,还把羊皮纸片撒到房间的各个角落。我敢肯定,她回来时肯定快气到脑溢血,然后我又获得了一次地下室之旅。

 

别忘了出门的事。我会站在前门边,用头轻轻碰门,表示自己想出去走走——这是我观察其他小马和他们的人类后学到的。出门后,我就会再用头碰门,表示我又想进来。我能在暮暮厌烦前重复好几次,之后她要么将我留在外面,要么把我关在里面。当她在读书时,这样做尤为有趣。

 

对我来说,另一件趣事便是洗澡。暮暮在《你的人类与你》中读到,你应该给人类洗澡,至少每日一次,这样能保证人类的皮肤健康什么的。不用说,在洗澡期间,每当她帮我时,我至少将浴缸弄空两次。就算用上了魔法,我也能保证她在我洗完之后全身湿透。

 

晚上,我还会拖着脚在楼下走动,尽可能地制造噪音。夜幕降临之际,我就开始用拳头击打墙壁,或是敲打窗玻璃。最终,暮暮会下楼看看我在做什么——斯派克仍然害怕我,不敢与我独处一室。我会用头轻轻推门,她便让我出去,看着我在院子里漫无目的地瞎晃。然后她会沮丧地将我拉回屋子,再回到楼上。我则休息几小时,然后重复流程。

 

显然,在一周后,暮暮看起来紧张而疲倦,我则开始享受人生了。这种“快乐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事,也许最终能实现呢。

 

~ ~ ~ ~ > > < < ~ ~ ~ ~

 

在和苹果杰克会面后,我们回到了图书馆。暮暮打开门,像往常一样把我的皮带固定在墙上。她叹了一口气,低着头爬上楼梯。我看着她离去,咬咬脸颊内侧的肉。

 

她在烦什么?她消失在楼上时,我想。噢对,是我!我笑笑,坐到我那舒适的小床上。虽说床不是很大,但它是真的舒适。尽管我躺在地板上,但我没有哪次在腰酸背痛中醒来。

 

我靠在墙上,闭上眼,渐渐入睡了。造成混乱也是累人的工作。

 

~ ~ ~ ~ > > < < ~ ~ ~ ~

 

我独处黑暗,看不见任何东西。不过也没什么可看。我完全是孤独的。

 

“看见你了……流浪者……”我急转身子,寻找声音之源。黑暗迎接我的注视。这里什么也没有。

 

“如果……真的什么也没有……那是什么在说话呢?”那个声音问道,音调逗趣。我开始奔跑。我不在乎目的地,我只想要离开。我奔跑着,但只有黑暗作伴。我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流浪者,你无处可逃。”那声音越来越大。尽管尽是徒劳,我还是加快了步伐。我不知道那声音是什么,也不知道它属于谁,但我必须逃离它。我的心怦怦直跳,几乎快跳出胸腔。

 

“……请……帮帮他们……”另一个声音说道,它听起来很悲伤。这又他妈是什么?我继续跑,直到再也不能迈出下一步。我将双手放在膝盖上,蜷着身子,气喘吁吁。我后颈上汗毛直立——有什么东西接近了。有东西在看着我。我站起来,转过身,所见之物吓得我心脏骤停。

 

一双巨大的红色眼睛向下盯着我,周围环绕着黄色的微光。那瞳孔是魔鬼的,形如裂开的狭缝。它注视着我,瞳孔进一步收缩。我感到,自己的理智让那双可怕的眼睛抽去了,一阵尖叫随之从我的胸腔中迸发出来。我的头脑被笑声充斥,我的身躯慢慢消失。

 

“……我……看见……你了……”

 

~ ~ ~ ~ > > < < ~ ~ ~ ~

 

我惊醒了,心脏跳动的声音清晰可闻。我看看周围,发现自己仍在图书馆里,这才放松下来。我靠在墙上,拭去额上的汗水。

 

木板上踩出的蹄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暮暮走下楼来,头仍然垂着。她走到书桌前,将卷好的书卷放在上去,然后转向我。

 

她看我的眼神里有一种讨厌的东西。那几乎像是……遗憾。

 

她在干什么?她走近时,我感到有点疑惑。她来到我身边,检查了一下皮带,然后向门口走去。她打开门,走出图书馆,再带上门。

 

我目送她离开。我并不关心她要去哪。她常常是到那个叫“方糖小屋”的地方,应该是。她会和朋友碰面,吃点东西。有一回她带我去过,因为她认为在被关进地下室一晚上后,我需要活动一下双脚。

 

我背靠木墙坐着,无所事事。我想继续睡觉,但那场梦之后,我也没睡意了。我心不在焉地用手捋着皮带。忽然,手指碰到了某个东西,我愣住了。

 

我把皮带举到与脸平齐,用眼扫视了一圈。找到了,就在皮带的正中间,有一个缝。缝隙太小了,以至于我之前没有注意到,但它确实存在。我感到自己开始微笑起来。有裂口,意味着我有希望获得解放。

 

我站起身,抓起皮带拉了拉。皮带紧绷起来,裂缝微微颤动,但别无异样。我哼一声,把一只脚踩在墙上,用力拉拽。裂缝在扩大,我取得了进展。

 

我将另一只脚也踩在墙上,拼尽全力。我的身子和地板平行,我几乎是站在了墙上。我脸的也憋红了。终于,最后一拉,皮带啪地断裂,我自由了!

 

我顿时倒地,后脑勺撞在地板。我躺在原地,眼冒金星。最后,我坐起来,摇摇头。皮带还挂在我的项圈上,但已经没系在墙上了。经过一周无数次尝试和无数次失败,我终于自由了。现在我能逃之夭夭,我能在暮暮知道我不见以前就跑进森林。斯派克不在这儿,他开睡衣派对去了,和可爱标记童子军们(Cutie Mark Crusaders)一起。管他们是什么家伙,反正现在没谁能阻止我逃跑了。

 

但首先……

 

我扫视一眼图书馆,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我打算给暮暮送一份告别礼。我站起身,四处搜寻可用来摧毁的东西。暮暮的书桌吸引了我的注意,她离开前在上面放着卷轴来着。

 

我依然挂着笑,径直走到书桌前,拿起卷轴。我拆开封条,展开它,然后放到就近的一盏灯下。

 

让我看看是什么将要化为碎渣咯。我的扫视着眼前的文件。这是一封写给塞拉斯蒂娅公主的信。见鬼,别又是那啥愚蠢的“友谊报告”吧?仔细一看,我发现纸上有几点泪痕,难道她写这个的时候一直在哭?好奇心终于占了上风,我开始阅读起来。

 

亲爱的塞拉斯蒂娅公主,

 

今天,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写信给您。我想谈谈您让我照顾的那个人类。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让他来我这里,但无论您是怎样打算的,我可能已经让您失望了。

 

自他来到我这里,他给我带来的只有痛苦。因为他,我和我的朋友瑞瑞吵了一架。尽管您在信中表示他举止得体,但事实上,他的行为很不端,就算我尽力纠正也无济于事。他无缘无故地在图书馆大搞破坏,斯派克都被他吓到了。他让我夜不能寐,甚至在白天也干扰我的工作。

 

一直以来,我都在试图用耐心和聪明才智来处理这些问题,但我已经忍无可忍。我已想尽办法,要尽一只小马对人类所能达到的最好关怀来照料他,可他似乎总是选择和我作对。我担心,他终究只是太野蛮了,以至于无法与小马和平共处。

 

因此,等斯派克开完睡衣派对,我会将他送还,还请您另行安排。我真没想到会是这样,很抱歉让您失望。

 

您忠实的学生,

暮光闪闪

 

我把信来回读了几遍,这才放下,脸上笑容不再。我应该感到高兴,不是吗?毕竟,这正在计划之内,对吗?让暮暮苦于重压,让她忍无可忍?我应该高兴,不是吗?那为什么我没有呢?

 

……因为,那不是我。我意识到了。我又扫了一眼那封信,重读关键信息。

 

“尽一只小马对人类所能达到的最好关怀来照料他”。我咬着嘴唇,一遍又一遍地重读这句话。对一只小马而言,我是一个人类。对于小马而言,人类只是不会思考的野兽。暮暮并未因为我是一个人类而有意虐待——她待我的方式就是这里对待人类的方式。这和地球的人类采取习惯方式来对待牛马等动物没什么不同。

 

“我担心,他终究只是太野蛮了,以至于无法与小马和平共处”。这句陈述让我畏缩了些许。我只是如人类般表现,而她却说我“野蛮”。

 

不。我思考着,眼睛睁大了。但事实就是这样,不是吗?我一直表现得像个人类。我的行为举止如同生活在这儿的人类,而并非我自己本属的那种人类。我一直表现得如同这个世界的野蛮人,而非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类。

 

这不是我自己。我举起手揉揉后脖,手指触摸到了项圈。我抓住手中冰冷的塑料环,慢慢环视着房间。我的玩具随意乱扔在地板上、我的床上、角落的毯子上。这一切让我想起来自己的狗。这一切没有任何“智慧”的迹象。相反,它们昭示出“宠物”二字。

 

我注意到,门边的墙上挂着一面镜子。我缓缓走到它前方,我害怕自己将看见的东西。我到达镜前,凝视自己的镜像。那是一张陌生人的脸在回望。

 

当我刚来到这个世界,我外貌可敬。我的头发梳理得很整齐,我的胡子刮得很干净——只留下了麦当劳规章里允许的一点点。我曾干净得体,值得尊敬。我曾是一个啊!

 

但那个在镜中深处凝视我的东西,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我的棕色头发已是乱蓬蓬、一团糟。几星期没刮的胡子让我原本干净清爽的脸化作一场灾难。我的脸的大部让胡子占据着,胡子脏乱不齐。我看得见的那部分皮肤爬满了成块的尘土和泥垢。我很可怕,我很恶心。我成了一头野兽

 

我注视着自己棕色的眼睛。同样注视我的并非我所熟悉的东西。那双眼睛本来充满了生气、幸福和希望——对从前生活的希望。那希望来自取得大学学位、来自取得理想的工作、也来自我终于长大成人。

 

现在,回望我的只剩空虚与愤怒。我的眼中再无生气,只剩本能。

 

我已不是过去的我,我变成了这个世界所熟悉的人。

 

……这不是我。我继续凝视自己的镜像,泪水渐渐从脸上滑落。

 

一切从何时开始变得如此糟糕的呢?我把目光从该死的镜子前移开,用手指梳理着蓬乱的头发。我在房间里四处扫视,试图找到某件东西——任何能让我平静下来的东西。

 

我的目光有一次落在了暮暮的书桌上。桌上还有一叠纸张。我走向桌子,感觉如在水中行走。我擦干眼泪,在桌屉里找了找,找到了一瓶墨水、一支羽毛笔。我旋开瓶盖,用羽毛笔蘸上墨水。我抓起一张纸,羽毛笔尖端触到羊皮纸。

 

片刻犹豫后,我终于开始书写。

 

~ ~ ~ ~ > > < < ~ ~ ~ ~

 

暮暮回家时候,太阳已下山许久。我坐在黑暗的图书馆里,独自思考,满足于等待。

 

门前传来的马蹄声告诉我,她回家了。门打开,她站在门外,沐浴着月光。她的脸上的表情极度伤感,这又催下我的眼泪,因为我知道自己就是罪魁祸首。

 

她走近书房,关上门,黑暗再度笼罩。我静静地坐在她的书桌前,听着她拖着脚步走动的声音。接着,是灯开的声音。昏暗的灯光填充了房间,一切都沐浴于淡淡金光之中。

 

她背对着,没有立刻看见我。我看见她瞥了一眼我的空床。她的耳朵顿时竖了起来。当她眼睛看到伸出墙外的皮带头时,她倒抽一口冷气。

 

她快速转身一圈,翅膀展开,巡视整个房间以找到我。她看到我了,我也一眨不眨地回视着她。我能看见痛苦和恐惧从她那儿迸发,泪水也开始聚集。

 

“你跑掉了。”她呜咽着,仍然盯着我,“这次你到底又弄坏了什么?”我什么也没做,只是坐在那儿,盯着雌马。在过去的一星期里,我将她的生活化作了活地狱。

 

我缓慢而稳当地举起写好的羊皮纸,递给暮暮看。她眯起眼,慢慢走近我,试图分辨纸上的文字。

 

她离我只有几步远了,这时,她愣住了。当读到我在纸上写下的八个字后,她双目圆睁,翅膀也展得老大。

 

+暮暮,我们需要谈谈。+

thumb_up 24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YU Lv.2 天马
评论 第七章:买家负责

开始有趣了

13 天前
Sunsight_Skytech Lv.12 天马
评论 第七章:买家负责

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这不是水字数,真的,刚刚看到最后这八个字的时候我的心率真的直接就上去了,真的!!!我都能感觉到!活见鬼。

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期待下一章

btw,Max你问爆米花去哪儿了?看!:ftemoji_sgpopcorn::ftemoji_sgpopcorn::ftemoji_sgpopcorn:

12 天前
晨光璨璨 Lv.1 夜骐
评论 第七章:买家负责

作者加油(ง •̀_•́)ง

翻的很棒:ftemoji_flutteryay:

11 天前
ComradeSpark Lv.9 独角兽
评论 第七章:买家负责

回复60226 @Sunsight_Skytech :

感谢支持!但开学后事务繁多难以更新,只能假期有空再翻了……实在抱歉:ftemoji_facehoof:

9 天前
Sunsight_Skytech Lv.12 天马
评论 第七章:买家负责

回复60522 @ComradeSpark :

作为一个曾经每周两更现在沦落到俩月都没更的作者,我表示非常理解:ftemoji_facehoof:

9 天前
柯乐周莉 Lv.3 夜骐
评论 第七章:买家负责

事情终于变得有趣起来了。:ftemoji_sgpopcorn:

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之前麦克斯为什么不向塞蕾丝缇雅公主展现自己的智慧。哪怕只是先指指她们再指指自己,也足以让大公主意识到麦克斯不简单。:ftemoji_facehoof: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优秀穿越、平行宇宙以及变马文

    Sealevel

  • 辰光灿灿未读的书

    晨光璨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