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蝠尼斯
蝠尼斯Lv.1
独角兽
短篇原创
T
已完结

有序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11,320 event 14 天前 thumb_up 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70 forum 6 collections_bookmark 3 star 2 file_download 2

     世界被撕成了两瓣。往左是白,往右是黑。

 

    无序站在黑和白的分界线上。抬起左腿能听到羊腿与身体摩擦的轻微呼声,迈下右腿能听见鳄鱼腿上的爪子在地上叩击的重重咔声。咔声还带回音,一圈圈回,刺耳地感觉要把脑子吸出去。

 

    又来了。无序想着。他打响指想出去,可每次打只冒出了一点微弱的烟。

 

    又是这样,已经多少次了。

 

    他望着这里,再试图进入白色的区域。那里就像有一层隐形的墙一样。他放弃了,也不想往黑的地方去,他把双手放在分界线上,拼了命地狂奔。他奔了好几分钟后因为严重的头痛和耳鸣最终停了下来。往前是撕裂的世界,往后还是撕裂的世界。他什么都没有逃掉。

 

    于是,他又再往纯黑的方向走了。随着羊蹄的迈出,整个世界立马涂满了纯黑。他瞬间觉得脑子清醒一点了,嗡嗡的耳鸣声也消失了。于是他像个快用完的打火机一样打了好几个响指才点着了一丝可怜的火光。

 

    火光勉强照亮了地。他发现他站在一个阴暗,潮湿的过道里,里面躺满了小马。他们的眼神没有了光亮,就这样横七竖八地躺着。

 

    他又往前走了一步,突然走廊那头蹄声狂起,风也狂啸,地上的小马变成了一堆一堆的黑影,开始乱蹿,险些打到无序。无序抬手准备挡,那头又忽然鼓起一堆强烈的气流,并伴随一堆的黑影朝无序喷过来,黑影里就冒出了一个尖尖的猴脸,皱纹遍布了整张脸,没有一点反光的黑眼睛直盯着无序的眼睛。

 

    提雷克。

 

    “无序,你自由了?”

 

    伴随着同样刺耳的老马的喉音和快要把脑髓都吸出去的回音,无序再一次听到这些话。但他再没有那种可以回复“是的,自由地像鸟”的快活了。他头疼的厉害,现在只想要做一件事,就是想醒过来。

 

    “快醒过来!”无序喊到,但是提雷克没有任何回应,自顾自讲着:

 

    “你不是在说你和小马交了朋友吧。”

 

    快醒过来啊!无序开始用鹰爪死死抠住自己的身子再狠狠抓下去,红色的献血在空中飘荡。他疼的颤抖。

 

    “让我吃惊的是,像你这样的聪明人,竟然没有看出这种友谊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禁闭。”

 

    他停止了颤抖,他开始撞墙,击打头部,用狮爪撕开自己的蛇尾。

 

    “你已经抛弃了真正的自己来赢得他们的好感。”

 

    “拜托了,停一下吧,停!”他喊到,他头疼地太厉害了。

 

    “你可是无序啊!你可是一个传奇啊!”

 

    提雷克的声音提高了调,他向可怜的龙马伸出手。

 

    “帮助我吧,来帮助我吧,你得到的东西将会比那些所谓的什么友谊好得多。”

 

    “自由。”

 

    “不…不…我不想……我只想醒过来,醒过来啊!”

 

    可怜的龙马在挣扎中猛的惊醒,他开始狂叫,撕扯被子,敲击脑壳,梦里的场景才慢慢消失。

 

    他醒了。

 

——————————————————————————

 

    无序缓了整整一分钟才慢慢从床上下来,想走出门外,晒晒太阳之类的。但看向窗外,他发现现在还是晚上,而且是晚上七八点的样子。他对着钟看了很久,发现自己昏睡了整整一天。

 

    情况越来越糟糕了。无序想。他坐到书桌的椅子上,翻着凌乱的抽屉,找到那个烂唧唧的笔记本打开写下:

 

10月6 19:57:梦见了提雷克,伴有更强烈的头痛现象,感觉魔法消退地更厉害了。黑白交界线上什么都没有。这次昏睡了一天。

 

    无序写完,重重叹了口气,开始翻动以前写的现象观察:

 

9月21日 万马奔腾庆典:在塞拉斯缇娅公主邀请下进行烟火表演,可是打响指后一点反应都没有。

 

9月22日 12:31:睡眠质量越来越不好,梦见了被分裂的一黑一白的地方。不能往白的地方走,黑的地方有可西光辉。

 

9月25日 13:44:还是梦见了那个地方。白的地方依然进不去。站在黑白交界线上会有非常严重的的心慌和恐惧,魔力消退地厉害,恍惚,不知道自己是谁,感觉再待要分裂了。于是不得不往黑的地方去,梦见了黑晶王。

 

9月29日 16:12:我的睡眠一向不固定而且睡的时间很短,但是魔力越消退睡的时间也越长,而且仍然梦见了黑白两地。这次在交界线上坐着,头痛和耳鸣剧烈。之后往黑的地方走,看见了虫茧和没有蜕变的幻形灵们。

 

10月1日:我再也无法维持混沌空间了,搬到了塞拉斯缇娅安排的新住所。新住所就在小马谷,里小蝶家比较近。安排新住所的目的是方便邮递小马快速地找到无序的地址。我真的没想到我会住进来。该死的,为什么。为什么我的魔力消退怎么厉害。

 

10月3日:我不想睡,但是太困了。小蝶最近在忙着宠物医院的管理,她说10月7那天一起吃下午茶。我该不该把我的情况告诉她?

 

10月4日 17:24:黑的那块地方出现了以前的爱搞破坏自己。感觉很糟。

 

    这是他零零散散写的全部东西。

 

    无序合上破烂的笔记本,靠在椅背上闭上眼。没有那么糟糕,无序,没有那么糟糕。他对自己说。明天还要见小蝶。没事的,没事的。

 

    但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做错了什么吗?那个黑白的世界到底想告诉我什么?这是给我的考验吗?还是给我的警告?

 

    停止你的想法,无序。你仔细想想你魔力消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无序睁开眼睛,他回忆着。

 

    从小蝶感化我开始。那时候,我已经开始觉得我再也挥发不出以前的水平了。

 

    你察觉到了啊,那你为什么还选择和小蝶做朋友呢?

 

    因为……友谊是一个拥有了就不想再失去的东西啊。

 

    无序笑了一下,把桌面上凌乱的表和一堆纸移开,他仔细看了看他与小蝶的合照,继续回忆着:

 

    我与提雷克合作但是被他骗了,被吞噬了魔力。我很后悔,我应该留一手的。但是我发现,我的魔力只让提雷克长高了一点,但是小马国四位公主的魔力却让提雷克长高了很多很多。这时候我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被欺的感觉,我讨厌这种感觉。但当我被关在笼子里,暮光和她的伙伴们并没有责怪我,反而来关心我。我真的很开心。

 

    你继续。

 

    之后我为星光他们被虫茧困在茧里,尽管那时候我没有魔力,但是我觉得我的反应和敏捷都不如前。再之后,肉身被星光的魔法驱逐。我居然会被一只独角兽的魔法驱逐,很搞笑吧?再之后,伪装成格罗迦但是被非常轻易地拆穿。再之后……

 

    也就是说,友谊软化了你。

 

    无序一下就站起来,他警惕地往后看,压低身子:“你是谁?快从我的脑海里出去。”

 

    别紧张,我就是你,内心深处的你。无序的声音在他自己的脑子里面响起了。无序又感到了头痛,再加上梦里面让他脑胀的回音。

 

    “我是绝对不会说出友谊软化了我这样的话的。”

 

    这样吗?那你能对我说说你魔力消退的原因吗?

 

    “……”

 

    我能告诉你。

 

    “说来听听。”

 

    好的无序。你听清楚了,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我是无序,我是小蝶的朋友…”

 

    无序本来想说更多的,但是他突然感到异常强烈的头痛,他能感到那个无序生气了。

 

    窝囊废。窝囊废!你是无序,是邪恶,混乱,混沌的代名词!是给小马带去恐惧和不和谐的恶魔!不是现在这个和小马交朋友的废物!

 

    头痛像巨浪一样卷过来,无序疼得叫出了声,他感觉他的脖子就要断掉了。又是很突然地,他脑海里浮现出了他梦里的场景:提雷克的小瘦猴脸,他的黑斗篷,他身旁诡异的黑影,他的留着长指甲满是皱纹的手,他的呻吟般的:“友谊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禁闭…你已经抛弃了真正的自己来赢得他们的好感……”

 

    “不,不是的…”他突然感觉到没有底气了,一阵阵的心慌袭过来,他疼的跪在地上。

 

    然后提雷克突然抬头,黑咕隆咚深不见底的眼睛盯着他:“你可是无序啊!你可是一个传奇啊!“你可是无序啊!你可是一个传奇啊!你可是无序啊!你可是一个传奇啊!”

 

    “停下!停!!!”

    

    脑内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地上躺着一只哆哆嗦嗦的龙马。

 

——————————————————————————

 

    他扶着椅子,慢慢站了起来。他感觉整个屋子都在旋转。他觉得他必须要找什么人讨论这事,他不能这样下去了。

 

    小蝶这个时候在家吗?她大概还在宠物医院吧?或者回家和小动物们一起进行图书讨论会了?现在这个情况是不是应该先找暮光闪闪讨论?她现在估计也在忙着公文吧,她刚刚上位。而且这又有什么用呢?她会知道龙马怎么治疗吗?或者找塞拉斯缇娅?我不知道怎么找到她。自从退位以后她和露娜一起去旅游没怎么回来。露娜偶尔会进入梦境帮助小马们,但是她进不来龙马的梦境。在龙马的梦境里他伤害了自己能够感到真正的疼痛,而且所有的事物都显得那么逼真,那么令人恐惧。

 

    他打开了门,看见月亮正在慢慢升起。暮光现在移动月亮掌握的不错啊,他想。小马们可以有一个愉快的夜晚了。

 

    他站在门口,倚在房屋的墙上,数着天上的星星。一颗,两颗,三颗……

 

    要是我是一只小马该多好啊。他突然这样想。如果我是一只小马,我就能像小蝶和树之怀一样交流,有着共同体型,共同话题。露娜可以进入我的梦境为我扫除掉这诡异的世界。但是我又必须对暮光闪闪和塞拉斯缇娅公主保持敬畏,这我可不愿意。我还是挺想在萍琪派的派对上挂几副暮光权杖画像,再把为小马安尾巴的小马变成塞拉斯缇娅。我要把她的尾巴装到鼻子旁当胡子。

 

    但是这都是要我有魔法的时候。

 

    我的魔法去哪了?

 

    他又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开始走去小蝶家。他在必要的时候才会用瞬移法术,上一次用还是在万马奔腾庆典上和塞拉斯缇娅打招呼。这届的万马奔腾庆典还是她在举办,因为暮光太忙了。希望她不会因为我没有按计划进行烟火表演而对我感到失望吧,我那时候已经很尽力地用杂物间间里的烟花和陆马打火机进行表演了。

 

    话说暮光,她现在应该很开心吧。她和她的朋友统治小马国一年间,小马国越来越和平,也发展地越来越好了。整个国家越来越有序起来,真的很靠她的努力。她还和她的朋友在世界各地传播友谊的魔法,这是件好事。但是她老是把小蝶叫去做任务就让我不是很满意了。

 

    不过,现在真的挺好啊。小蝶家附近的永恒自由森林的木狼也渐渐地少了,而且变得更加温顺。森林的环境越来越适合斑马居住,从遥远的国度又迁徙过来很多斑马,泽可拉应该很开心吧。也已经很久没有什么动乱出现了。曾经很强大的敌人也被打败,士兵每天看着地狱犬,地狱犬每天看着虫茧、提雷克和可西光辉变成的石像。提雷克这个老家伙还说友谊禁锢了我呢,自己之后还不是变成石头了。

 

    现在发展真的太快了,一天一个样。星光的友谊学院越来越大,可以办分校了;云宝黛西在闪电天马队表现出色,彩虹音爆也无人不知;阿杰和几个魔法商家联系后,开始生产长时间运输后不会变质的苹果汁往时间各地销售;瑞瑞开了好几家分店,时尚杂志上全是她的名字;萍琪派和起司三明治的派对玩具店反响很好,他们开始了全国巡演;小蝶,小蝶是最完美的,她在小马谷做的生态区适合各种生物居住,不管什么受伤的生物送过来都可以被她治疗康复。

 

    世界和平啊,久违的世界和平。

 

    但是,小蝶越来越忙了,她没办法和我时不时地的聚会了。而且我也很想念变出棉花糖云给萍琪派吃的日子,她说她下次还想喝桂花加苹果酒加纸杯蛋糕味道的巧克力奶,谁会想尝那种东西?我有空还可以去酒吧里和斯派克还有大麦一起坐一坐,玩一玩桌游,喝一点苹果酒,听大麦喝醉酒讲的他和舒歌贝的爱情故事。然后再把舒歌贝换成小蝶,把大麦换成无序……等等我在想什么。

 

    啊…但是我现在也不能经常见到他们了。大麦忙着在苹果鲁萨和小马谷之间做生意,还忙着给舒歌贝买粉红色的小贺卡塞进苹果派里。斯派克和暮光一起去了坎特洛特就一直没怎么回来。这个世界,好像有些和平地,和平地极其有序,无聊,甚至有些机械化了。

 

    我有时候也会想念以前的日子啊。

 

    然后无序发现自己在想这些的时候已经走到小蝶家门口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敲了敲门。

 

    “小蝶?是我,无序。”

 

    “无序?”

 

     门轻轻开了,小蝶微笑着望向无序。但是无序观察到小蝶的黑眼圈很重,很像好几天没有睡好的样子。

 

    “小蝶,你最近怎么样?”无序弯下腰看着她,他有些担心。小蝶看着他的眼神也很担忧的样子,她回身到屋里让无序进去:

 

    “没事,就是最近要照顾的宠物有点多而已,但是我更担心你。无序,你看起来很…憔悴。进来吧无序,我给你准备巧克力奶。”

 

   我看起来很憔悴吗?无序望向小蝶家的镜子,他看到一只镜子里面有一只黑眼圈糊的满脸似的龙马,而且还眼神暗淡,全身毛发乱七八糟。他很吃惊随即很羞愧,羞愧他在见小蝶之前没有好好打理下自己。于是他开始扒拉自己的毛发。

 

    我应该怎么和小蝶开口说我最近的事呢?无序这样想,坐到了安吉尔专属沙发上,安吉尔在一旁蹦蹦跳跳的,很愤怒的样子。于是无序把小蝶给安吉尔准备的青瓜胡萝卜生菜拼盘往它那推了推。

 

    嘿小蝶我最近感觉我的魔力消退地厉害。不行这样太像卖惨的了。嘿小蝶我梦见提雷克了。不行不能这样说。我该怎么开口?

 

    那边小蝶已经拿着冲好的巧克力奶过来了。无序突然有点不敢看他,他盯着地,听到小蝶放下了装巧克力奶的杯子的声音,听到小蝶张开翅膀往他这里飞的声音,听到小蝶用她温柔的声音对他说:

 

    “无序,你还好吗?”

 

    无序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不敢看她。

 

    “嗯…巧克力奶就放在桌上了。你这么晚来拜访是有什么事吗?可以说给我听听吗?”她飞着摸了摸无序的背,整理了他背上的乱毛。

 

    我该怎么说才好?我不想让小蝶觉得我像一个卖惨的,我该怎么说?

 

    “是这样的,我最近做了一个梦。”他还是背对着小蝶,看着小蝶的墙面。小蝶家的墙面是木板做的,很让人安心,也很让动物们安心。无序知道说话的时候不面对着谈话的人是不礼貌的,但他没有勇气面对她。

 

    “嗯…那个梦是什么样的呢?”小蝶缓缓降落,坐在无序身边。

 

    “那个梦是……很美妙的。是一只小马和他的朋友的故事。”他说谎了。他觉得不能让小蝶这样可爱的天使听到提雷克的恶魔般的喉音,看到那么可怕的世界。他转过头来看着小蝶,看着有些疲倦但是微笑地和他对话的小蝶。

 

    “嗯,之后发生了什么?”

 

    “其实我就是那匹小马。我梦见我自己变成了一匹小马,然后和其他小马聊天,玩耍。我可以和暮光一起博览群书,可以和黛西一样飞,可以参加萍琪的派对,可以穿瑞瑞设计的衣服当模特,可以在冬天排长长的队伍就为了买一瓶阿杰的苹果汁。我也可以和你一起……”无序说到这里楞住了。

 

    “嗯哼?”

 

    “和你一起,喝下午茶。”

 

    不对,我应该还想说些其他的东西的。我想说我想和你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我想和你每天在一起约会,我会为你沏茶,泡咖啡,在黄昏的时候飞到云朵上看日落,在混沌空间里面讲笑话……

 

    “但是,你想要做的事当你不是小马也能做的。你不需要变成小马。”

 

    是这样吗。无序脑子里面飞快闪过一句话:无序,是邪恶,混乱,混沌的代名词。

 

    “可是,我是无序。我不应该是世间所有黑暗的东西的聚集体吗?”

 

    “这就是你在担心的东西吗?”小蝶向上望了望,好像在思考些什么,“无序,你知道你是谁吗?”

 

    无序深吸一口气,不安地又看向了地面。无序,是邪恶,混乱,混沌的代名词……是糊涂,孤单,不安,诡异,恐怖,焦虑,抑郁……

 

    “你是我的好朋友,也是小马国的救星。”

 

    “欸?”无序愣了一下

 

    “是谁抓住了提雷克,又给了暮光钥匙?”

 

    “是我,但是当时……”

 

    “是谁帮我们引开了虫茧巢穴的守卫,让星光他们能进入巢穴深处?”

 

    “是我。”

 

    “你还帮助了我们抓住虫茧、提雷克和可西光辉。”

 

    “你就是你自己,你就是无序,你是任何人都替代不了的。你用了你混沌的魔力帮助了我们这么多忙,我们都很感谢你。”

 

    “是啊……”

 

    “而且,你讲的笑话也很逗人笑。比如你上次把茶杯变成一个个小无序。”于是他们笑了起来。

 

    “万马奔腾庆典上的烟花是你放的吧?”小蝶问到。

 

    “是,是我。那看起来很糟吗?”无序笑着,他已经放松下来了。

 

    “那是我看过最奇特的一场烟花了。”小蝶笑着说,“什么颜色都有,互相碰撞甚至爆出了黑色,很有无序的风格。公主也很开心,她和我说她邀请你真的是邀请对了,你总能把无聊的庆典弄得很活跃,很令人开心。”

 

    “我…嗯?”

 

    “嗯,是啊,小马的生活变得井井有条的许多,甚至有些…机械化。”她解释到,“偶尔能有这样的‘无序’,会给我回到以前的感觉。”

 

     “回到以前?”

 

    “是啊,以前我们六匹小马经常聚在一起野餐,进行派对,那时候真的是太开心了。”她笑着,“但是现在生活忙了,我们都分散在不同的地方,一个月见一次面,上次见面就是在万马奔腾庆典上。我们在甜甜圈店里面坐着,聊着以前的事,好像真的回到了以前。”

 

    “你们在甜甜圈店?不去会堂吗?”

 

    “嗯…说来话长。我们第一次参加万马奔腾庆典的时候情况有点…小失控。苹果杰克把蛋糕撒到了瑞瑞的衣服上,黛西把礼堂的雕像撞碎了,萍琪派把派对弄的有点过于活跃,暮光没有怎么和公主聊天。我呢,嗯,就不说了吧。总之我们之后一起在甜甜圈店里面坐着,感觉这才是我们最想要的一个夜晚。”

 

    “这样啊。”

 

    “现在医院里面的小动物真的太多了,真的照顾不过来。小马国现在和平了,我们或许需要减少动物繁殖的数量。”

 

     “嗯嗯。”

 

    “我很开心你的来访,无序。小蝶望向她,她碧绿色的眼睛与无序的红眼相对,“我很期待明天的下午茶,我会尽全力准备好的。无序,你感觉好些了吗”

 

    “我?我就从来没有不好过。”无序站了起来,狮爪放在胸前。

 

    “嗯嗯,现在也有点晚了,你可以在这里留下来过夜的。”

 

    这是小蝶第一次邀请他留下来过夜,无序愣了许久。但是他想到那个梦,想到那个可恶的猴脸,他不敢回应。小蝶似乎也看出来了什么,她继续说:“没事的,你觉得困扰的话可以不留下来。”

 

    “嗯。”但是无序想留下来。他有点想告诉小蝶龙马不怎么需要睡觉,但是他很怕继续说会说到他最近嗜睡,魔力下降,噩梦之类的事情。

 

    没事,我只要这样看着她就好了。我已经很满意了。

 

    “唔,那明天下午三点的下午茶记得来哦,我想给你试试我新做的曲奇饼。”

 

    “放心,我一定会来。”

 

——————————————————————————

 

    回来的路上不用担心木狼是一件好事。但是无序仍然担心他脑内的声音。他一路走回去,一路都在想着他自己的表现。我和小蝶的对话怎么样?会不会很被动?我觉得我根本没说几句话,都是小蝶在安慰我。她真好,她就是一个天使。

 

    于是他回到了新住所。这里乱七八糟,但是一看感觉还是什么都没有。这里不像家啊,不像家啊。无序想。他跨进家里,孤独感和恐惧立马爬上心头。

 

    你回来啦。

 

    “是啊,愚蠢的脑内声音。”

 

    你和那匹黄色小马关系真好啊。

 

    “是又怎么样?”

 

    突然世界又开始天旋地转了起来,无序的头都要碎了一样的难受,但他还没来得及喊出来,疼痛就停止了,他又站在一黑一百撕裂的世界里。

 

     往左是白,往右是黑。

 

    “我这次可没睡着。你让我来着就不公平了吧?”无序喊到,但是没人回应他,自己的声音的回声让他也有些涨脑。

 

    于是他又往黑的一边去了。他没有打响指,就一路走着,没有停下来。

 

    突然狂风咆哮地来了。无序稳稳立在那不动。风往他脸上呼呼地打,他半睁着眼睛,看见黑影乱飞,一张瘦瘦的猴脸冒了出来。紧接着是有绿色尖瞳的虫茧,带着紫色飘雾效果的黑晶王,和一张可爱的小马脸。

 

    “好了,都到齐了。现在要做什么?”无序冷静地说到,他的头已经开始隐隐作痛。

 

    四张脸开始狂笑,无序顿时痛的倒在地上。虫茧笑着用舌头舔舐她的尖牙:“可悲啊可悲,堂堂一个混乱大王居然落得这个地步。”

 

    “你…被…变成石头了。”

 

    “但是我们没有和小马做朋友啊。”黑晶王两片飘着的紫雾在无序面前晃来晃去。“你和小马做了朋友,现在他们正在吞噬掉你的魔力。”

 

    “我不知道魔力是怎么消失的,但是绝对不是她们吞噬的。”

 

    “无序,你听我说。”提雷克做了个手势让所有人安静下来,“你的魔力是无序,但就是因为你帮助了小马国,让它变得有序和井井有条,于是你的魔力就会慢慢下降,慢慢消失,最终什么都剩不下。”

 

    “……”

 

    “世界越安定越平稳,你就会越来越弱小。”

 

    “我只是…想找一个属于我的位置。我就是我自己。我的能力不依赖于邪恶。”

 

    “可是你就是由邪恶组成的啊!”

 

    “如果我是由邪恶组成的,那我为什么会想和小马做朋友?”

 

    “哦可爱的无序,和小马做朋友是件多么棒的事情啊,我可爱和小马做朋友了。不过你知道什么样的朋友最好吗?榨干她身上所有的利益再弃之不管!”

 

    可西光辉的声音太刺耳了,无序不得不忍了好久才一点点说到:

 

    “你们真的试过和小马做过朋友吗…?”

 

    “那是场灾难,看看我们现在的样子吧无序!我们变成了石头,还被封印出不去!”

 

    “你们真的试过吗!你们有没有试着和他们真正地认识……友谊并没有那么糟糕。友谊就是一件……你得到了以后就再也不想失去的东西。”

 

    无序站了起来,他感觉好了一些。

 

    “我看出来了,在我和小蝶谈话的过程中我不会感到不适和魔力衰退。因为我得到了友谊。我是生于世间肮脏的一角,是邪恶,混乱,混沌的代名词,但是我现在能够体会到友谊的魔法,能够感受到那些…美好的事物。你们要是去试一试,说不定也会爱上。”

 

    大家沉默了一会。

 

    “他没救了。”猴脸沉默的低音说到。

 

    黑晶王呼一下冲上去给了无序脑袋一蹄子,无序倒在地上,他这次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他有点恍惚。他能感受到提雷克的马蹄在他身上咚咚咚咚地踩,能感受到可西在一旁叫好,能感受到虫茧在用丝把他包起来。于是他便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我不知道。

 

    我飘在一片纯白当中。

 

    我的父母是谁?我为什么伸手看不见我的蹄子?我为什么想不起任何事情?

 

    等下,我慢慢查觉到了一些什么。

 

    小马在争吵,打战,纷争。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打架?你们不能好好地谈一谈吗?

 

    慢慢地清晰了,是陆马,飞马和独角兽三个种族的纷争。我开始感觉我慢慢有了肉身,我的头是马,身体是龙,尾是蛇。世界变暗了一些。

 

    于是我又睡了过去。

 

    我惊醒了,塞壬正在用歌声蛊惑小马,产生负能量。我的左手形成了,是鹰爪。世界又暗了一些。

 

    我又睡了过去。

 

    一次次的醒来,我看见一次次的纷争,我慢慢有了鹿角,羊角,狮爪,羊腿和鳄鱼腿。我明白我是什么了,我是是邪恶,混乱,混沌的代名词。这个世界就是黑暗的,恐惧的,令人厌恶的。

 

    我飘在一片黑暗中。

 

    我要逃出这里。

 

    嘿,但是我看起来很酷,比那些无趣的小马厉害多了。我可是由9只动物组成的呢!我得给我自己起一个响亮的名号。叫什么呢?叫什么呢?

 

    我不知道。这里只有一片纯黑。我讨厌这里。我喜欢白色,我喜欢又光亮的东西,我喜欢幽默,我想追求一些东西。追求什么呢?追求什么呢?

 

    我讨厌秩序。我讨厌现在的两只天角兽管理是世界。她们说这是有序。我要怎么做?我讨厌这里,我想去改变,我要脱离这一片纯黑的世界。我要叫无序。

 

    我是无序,我终于挣脱出了这一片黑暗,我给世界带来了下巧克力雨的棉花糖做云,爆米花做的玉米,非常大的苹果。小马们你们喜欢吗?不喜欢?那你们有没有困在这个无聊的黑色箱子里这么久现在才出来?没有?那就给我接受这一切!

 

    于是我被一道彩虹变成了石头。我只能穿着这石头内衣一动不动,还以这个奇形怪状的姿势摆在了坎特洛特皇家公园。这里好黑啊。我不喜欢黑。我想追求些什么。我想追求无序。

 

    无序便是我的力量来源。

 

    于是我复活了,又被一道彩虹变成石头了。我又被激活了,眼前就是这只黄色的小小马。

 

    就她?还能把我感化?我可是无序!我才不会被友谊这种东西所感化!我要让这世间充满灾难和恐惧!

 

    但是友谊就是一件,你得到了以后就再也不想失去的东西。

 

   当小蝶扔掉我的溜冰鞋后,我知道了些什么。她是我追求的白,她是我追求的幽默,她说我追求的东西。

 

    “所以,尽管我的魔力会为此消退,我也毫不犹豫选择和小马做朋友。”

 

    “他没救了!他没救了!”

 

    马蹄踩踏在无序身上发出了巨大的声音。

 

    可是,我想去明天的茶会。我想见小蝶。我还有一杯没有喝的巧克力奶。

 

    我不会死的。

 

——————————————————————————

 

    “哇,这真是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小蝶惊叹到,“你昨天怎么都没有和我说?”

 

    “我觉得有些事情是需要我自己去承受的。其实,你昨天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没有你,我战胜不了我的心魔。

 

    “哦无序…”小蝶把无序抱着,无序感觉他简直比和提雷克对话还要慌张,“我可不希望你放弃了魔力和小马做朋友。不对,但是,不做朋友好像也不对,不是……”小蝶看起来信息量太大接受不了的样子。

 

    “但是实际上魔力已经回来了。”无序照着小蝶的茶杯又复制出了许多一样的茶杯。

 

    “但是…为什么?怎么做到的?”

 

    “我的魔力来源于混乱,但是我又追求友谊。我试着把友谊转化为自己的魔力来源。毕竟我想,一黑一白的世界,应该是我世界的平衡。就这样做吧。”

 

    “我想,我出生于一片纯白,是不是象征着美好的东西。可能这就是我被感化而提雷克他们没有的原因吧。”

 

    “但是,那些都只是我的心魔而已,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不会被感化了。也许可以等那三座石像解开了我们再试试吧。”

 

    双方沉默了一会儿。无序开口说到:

 

    “小蝶,你愿意和我当一辈子的朋友吗?”

 

    “我这不是一直都在嘛。”

 

——————————————————————————

 

    无序把新住所移到了小蝶的家旁边。里面有一个只允许小蝶进入的传送门。

 

    有时候无序也会主动进入到那个一黑一白的世界中去。他可能是已经适应了吧,在这里已经不会头痛了。他可以在白的这端回忆与小蝶的茶会。在黑的一段看虫茧、提雷克和可西光辉的石像。他要是再看见提雷克的尖尖猴脸,无序会轻松地嘲笑他的。

thumb_up 5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蝠尼斯 Lv.1 独角兽
评论 有序

该怎么说呢…这篇征文是我用大概一天的时间写完的,还是第一次写第三人称视觉,所以烂了非常大的尾。然后我最终还是赶上截稿日期了,谢天谢地。

14 天前
AMO Lv.5 天马
评论 有序

但是友谊就是一件,你得到了以后就再也不想失去的东西。

很喜欢这个故事想给长评但一下子不知道要怎么组织语言,总之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一下子就感叹出声了……(明天二周目的时候再搓长评:ftemoji_flutteryay:)

14 天前
AMO Lv.5 天马
评论 有序

啊,终于找到时间来仔细二周目了,第一遍看的时候还挺囫囵地在跳着看,静下来从头看一遍之后,果然很棒:ftemoji_flutteryay:!

最后结尾感觉确实有点,急了?有种我刚刚酝酿起感情就匆匆落下的:3无序解释自己的魔力来源的转换,也有点轻飘飘的、抓不到实感的感觉

但我还是很喜欢这个故事!

无序,是邪恶,混乱,混沌的代名词。

看到文中无序魔力逐渐衰退,才慢半拍地意识到他的名字里就包含了和井井有条的未来相矛盾的元素。看原作总会用一句玩笑的『你需要友谊大炮的洗礼.jpg』来对各种“洗白”插科打诨,但静下心之后会发现这些最简单本真的故事才是小马吸引我的地方。

一开始我以为无序会需要在友谊与魔法里二选一,但那样未免有些,俗套? 狗血(x 看到结尾才意识到这可是无序啊:ftemoji_sgsneaky:小孩子才做选择,他全都要,也完全可以全都要

友谊就是一件,你得到了以后就再也不想失去的东西。

最后还是再次引用了这句话,我很喜欢它,它在文里反复出现了很多次,每当我读到它的时候,就会在心中发出小小的感叹。

Friendship is magic.

13 天前
评论 有序

無序的存在一直以來也不等於惡

感覺這裡卻太刻意寫他視自己為惡了.

 

12 天前
上官轩清 Lv.5 天马
评论 有序

见无序进!

12 天前
蝠尼斯 Lv.1 独角兽
评论 有序

由于征文原文要保留不能修改,所以改后的文章发到了lof上,地址:https://funisi.lofter.com/post/30c6db98_1caac8ae8

当时写的太赶连错别字都没检查就发了orz,然后修改了错别字和结尾,就不会显得很烂尾了。感谢大家的阅读,这边鞠个躬(鞠躬)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