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Vesper欣海
Vesper欣海Lv.3
幻形灵
短篇原创
T
已完结

背离的梦境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6,080 event 13 天前 thumb_up 10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26 forum 4 collections_bookmark 3 star 2 file_download 7

背离的梦境

 

  明月刚刚擦着远方的天际升起,除了此刻的皎洁之外,少有别的色彩能够刺破这方深沉的黑夜。寒风向上侵袭,黛西站在中心城最高的观星塔上,向天边望去,今夜的梦魇月格外明亮,黯淡了群星的色彩。月升很快,地平线开始处泛起黑色的云雾。

是时候离开了。

黛西重新震了震翅膀,向下方的街道俯冲而去。夜色与月光在她湛蓝的翼尖分离成明暗交杂的两线。她很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速度,空气中的雾霭渐渐浓重,黛西灵巧的转过几处街道,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一间隐蔽的小屋。她警觉的望向四周,天空中还残留着一点彩虹的尾迹,好在没有夜骐跟上来。

黛西叩响小屋的房门。

“小姐,这里不接待访客。”一匹暗绿色的小马探出头来。此时已是夜半,对方回应的速度让她有点惊讶。

“你是……幻形灵?”云宝黛西开门见山地问道。“暮光闪闪消失了,我在她以前的房间里找到了……”

“我不认识什么‘暮光’,这里也没有幻形灵。”小马并无多言。

“那么……克利萨里斯,关于暮光提到的‘另一个世界’的传说?”黛西的语气依旧不紧不慢。

对方楞了一下,随即侧身开门。“进来再说,别让麻烦找上门来。”

黛西跟随她向里走去,屋内的橙红烛光摇曳,自从梦魇之月回归后,黛西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样柔美的光线了。

“从一周前,我就没再见到暮光闪闪了。”黛西犹豫着拿出怀中的信笺。“我只在她中心城的房间里找到了这个,你知道该怎样离开这里的吧。”

“你打算离开这里?”小马挑起一只眉,上下打量着她。“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打听到这的,我也没兴趣刨根问底。”她顿了顿嗓音,继续说道:“有些事我必须得说明白,这里是梦魇之月的地盘,曾经有些想要离开这里的小马——他们下场都很惨的。“

黛西沉默不语。她不知道此刻的暮光如何。她只是想再见暮光一面。而这是这是见到她的唯一方法。从小马镇溪边只言片语,再到中心城房间残留的信笺,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这里。她已经没有别的路了。

走吧,带我离开这个世界。”黛西点了点头。

“你真觉得自己能承受这一切?我们走着瞧。小马的独角上燃起光团,墙面上汇聚出一个深绿色的传送门。

请进,黛西小姐,去看看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

黛西向着传送门的一侧缓缓迈入,小屋里的光线在她眼前崩溃,模糊,视线中充斥着混乱的黑白色块。色彩缓缓汇聚,消散,眼前的景物重新清晰起来。

 

无尽之森中的树枝杂乱交错,绿叶上泛起一层油冷的光。黛西回头望去,远方中心城被黑色的云雾淹没。月光下的旧城堡早已倒塌化作遗迹,蔓延而上的青草更显得落寞。黛西紧跟着她向前,步步深入夜色。

“真不知道在没有太阳的情况下,这些野草是怎么长起来的。

“不是还有那东西照着呢?” 小马伸蹄指了指远方的皎月,直到月亮完全升起之后,黛西才能感受到它移动速度的飞快 ,那东西几乎是擦着中心城的塔尖掠过,午夜月光的亮度已经接近灼日,深黑的浓雾自月球徐徐飘落,降临城市的山巅上,又在细碎的银月光的勾勒下失去了形体。

“那些东西可真烦人。”过了一会,黛西终于忍不住说到。

“嘘!保存沉默,这里并不安全。”幻形灵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向上翻翻,似乎是在说给别的小马听。

黛西继续前行,蹄声在城堡的废墟中回荡。曾经,在梦魇之月回归之时,塞拉斯提亚派暮光前往小马镇结交朋友。她们曾一起深入无尽之森,找寻谐律的踪迹。她们曾一同战胜艰难险阻,证明了自己内心深处的品质。曾经,她们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

“可是第六个谐律元素呢?火花没有灵验!”

“灵验了,只不过那不是真正的火花。刚才那一刻我才发现,当我听到你们看到你们的时候,我有多高兴,我有多在乎你们。那点燃了我心中的火花。我也真正意识到,你们都是我的朋友!

光束环绕在黛西的身边,向上汇聚成彩虹。彩虹环绕着梦魇之月,色彩渐渐扩张,直到黛西的视野被白光淹没。烧灼的视线中浮现出一轮太阳的身影。

“露娜公主,我有一千年没有看到你像现在这样了。”塞拉斯提亚如是说道。“请放下过去的那些事情吧,我们一起继续统治国家。”塞拉斯提亚迈步向前。“你能接受我的友谊吗,妹妹。”

露娜缓缓抬头,此刻的目光直击提亚的内心。

“接受,为什么?”

“别这样,露娜……”塞拉斯提亚轻声说道,像是在说给自己听。黛西听到了她声音中摇摆不定的颤抖,颤抖着后退。

“友谊?像是把自己的妹妹流放一千年这样?” 露娜上前步步前逼,声音中充满怨恨。

“那只是……我只有用那种方法才能阻止你……阻止梦魇之月。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呵,一千年过去了,你依旧是那个万马敬仰的公主。”露娜跃身上前,独角擦出一阵火花“而我却只能成为一个被遗忘传说!她们甚至都不记得你还有个妹妹!”

“露娜,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我的职责是守护小马国的和平……这次,我们可以一起!”

“依附你的谎言?我根本就不需要!”

破旧的宫殿中回荡着露娜的冷笑,一道闪电划过,窗外阴云蔽日。黑色的雾气笼罩在她的周围,眼前的小马已是梦魇之月。

零零碎碎的记忆。

黛西走过残破的王座,神色暗淡。“曾经,我们就是在这里,被梦魇之月击败的……

“我们都记得你的故事。” 幻形灵一跃而上。“那又不是你的错,谐律元素已经对准她了。”

“塞蕾丝缇雅最后的温柔害了她,那时候她就挡在梦魇之月的面前,用所有的魔法保护了梦魇之月,她以为自己的真诚能换回她的妹妹,可是世界还是陷落了。”黛西低语。

她试着拾起那些零碎的记忆,汹涌的黑雾,昏沉的黑,暮光破碎的护盾,最后的记忆只有她的声音,一遍遍对她说着什么。

当黛西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金橡树图书馆,清晨鸟鸣依旧,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大梦一场。但是她知道,曾经的世界已经一去不回了,铁色月光照耀,她逆着光望去,深黑的尘柱自月上飘落。

如她现在眼前的景象一般。

幻形灵挥蹄向前,打断了她的回忆“我们已经回不去了,所以说注重好眼下的生活才是。”

“你现在做的事可没一件是安于现状的。”

“啊,我当然不是。只是要偶尔学会享受罢了。幻形灵指指梦魇月。“你看,我们对她什么都做不来。”

“你说过有办法离开这个世界的。”黛西一字一句的说,一直以来,她的心中都隐藏着不安的预感,幻形灵的话语是她仅存的希望。

“你有很多疑问。”幻形灵转过身来,“那么,关于梦魇月和月下的黑雾——梦魇之月统治后我们世界唯二改变的东西,你能回想起什么呢?”

“我不知道……”黛西摇摇头,那些东西像是很早以前就印刻在了记忆里。“以前我试着飞离那片黑雾,月亮移动的速度很快,我飞不出去。黑雾落到城市下方就看不见了,我不知道梦魇之月用它去干什么。”

“啊……果然还是这样,你也不会记得啊。”幻形灵轻叹口气。“关于梦魇之月……关于黑雾的昙特巴斯。没有什么能逃过它的,就连你的彩虹音爆也做不到啊。”

黛西望着飞速划过天际的巨月。“喂!下一步怎么走?那东西要过来了。”

“最后一步了,走吧,去看这个世界的真相。”幻形灵领着黛西,向上飞去。

 

像是被无边的泥沼淹没,看不见一丝光,黛西看着自己一点点陷入深渊,她尽力挣扎,却又被双翼的无力感所击倒。呐喊被扼住在喉咙,内心的绝望层层放大,仅存的感知也逐渐剥离身躯,听不见的声音,看不见一丝色彩。

冥冥中,她回想起了这样熟悉的感觉,潜藏在日复一日的月升月落中,在一次次的遗落梦境中,只有梦魇长存。

她用尽全力追逐着视线中最后一抹淡紫。世界中重新出现了上下的概念,她挥动双翼调整身姿,黛西努力分辨着下方的那片色彩,竟是一片荡漾的紫色花海。

“这就是……世界真实的样子?”黛西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样的景致和她心中差别太大了。

“当然不是,这里只是我常来的地方。”幻形灵轻舞独角,无垠的花海向天边升腾涌起。“你看,这些都是紫罗兰,永恒的美丽。”

“我们就在黑雾,昙特巴斯的中心?”黛西继续说道。

幻形灵在花海中穿行,轻薄的虫翼拂过花瓣,网状的脉翅沾染露水,花色在露水中层层折叠,原野的缤纷溶解其间。黛西看着露珠中折射而出的彩虹,那是仅存于梦中的色彩流转。

幻形灵摘下一朵蓝色的紫罗兰花,别在黛西的耳间。

“喂,你干嘛?”黛西后退出一段距离。

“蓝色紫罗兰,象征着忠诚的花,很适合你的。”幻形灵眺望着光景模糊的天空,继续说道,“这片花海从来都没有枯萎过,梦魇之月在月球创造了昙特巴斯,那种能够入侵小马梦境的生物。昙特巴斯自月球飘落而下,把三分之一个小马国笼罩在梦境之中。

“这就是她的统治了……“黛西说。

小马们总在无边的梦境里。月升之时,昙特巴斯入侵梦境,小马们游荡其间,那是他们的白日。月落之际,他们依旧沉睡,忘却记忆,陷入无意识的梦境。梦魇之月注视着梦境中的一切,每匹小马的梦境就是她的眼睛。”

“为什么你知道这一切。”

“幻形灵能够变换自己的外形,昙特巴斯不会入侵梦境本身,我们幻形成梦境中的东西,混淆它的视线,出入其间。这片花海是我第一次进入梦境的地方,永不凋零的紫罗兰原野……”

“你有办法离开这片梦境的。” 黛西声音很轻。

“有办法,但是很残酷。每一匹小马都生活在谎言之中,大多数小马选择逃避现实,他们终究还是依附于那个自我的梦境。那是真实到没有差异的虚幻,梦醒之后也只是遗忘再遗忘,不必执着留恋往昔,只是沉迷此刻梦境中的美好。而你,黛西,又何必追寻那个虚无缥缈的真相呢?”

黛西只是沉默,身后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

“黛西,你在这里干什么啊。”

熟悉的声音,就像她记忆里的一样的。黛西没有回头,任凭身后的小马搂着她。

“你不是……暮光。”黛西闭上双眼,暮光就在她身后,一如往昔的柔顺鬃毛,一如往昔的气息。自己所追寻的又是什么呢?图书馆午后的墨水香气,云端拂过晚风的声音,夜空中明月的冷清色彩。她们就那样坐在一起,忘记过去和未来,忘记时间的流逝。她只是想再见暮光一面啊。

“想要离开这里很简单。”幻形灵飘起一把小刀。“在梦境中选择死亡,死亡之后没有梦境,昙特巴斯自然也无法入侵。”

“黛西?”暮光轻唤她的名字。

梦中的生活怎样呢?忘记此刻的一切,重新开始新的一天。远方的天边闪着一些光,有种天将破晓的错觉。黛西不想把它叫做余晖,余晖意味着什么呢?小马们离开昏昏沉沉的睡眠,继续他们的无梦之夜,直到下一次月亮升起,城市的灯火与月光交相辉映。又是一个梦境,又是一个美好的骗局。这就是永恒的循环,永恒的谎言。

她的元素是忠诚。

忠于谁呢?忠于朋友?她记得自己曾经有很多朋友,可是找遍记忆所剩的也只有暮光。而现在,她又要到哪去寻找啊。

“黛西又开始纠结问题了啊……”暮光不知何时抽出了她怀中的信笺。

 

黛西,当你再次醒来,会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那些美好的过去早已一去不回,但是不要放弃,永远不要放弃,我们还有最后的希望。去中心城找克利萨里斯,离开这里。

 

信笺的末尾写着一行淡紫的小字。

这一次,忠于自己的内心。

“我的内心……是这样啊。”黛西睁开眼,接过小刀。

“喂!你可是想好了。”

黛西沉默不言,刺痛一点点送胸口蔓延,在视线暗淡的尽头,她极力向远方望去。

没有梦魇之月,没有昙特巴斯。残存的废墟,空洞的世界。

 

“欢迎回到现实,黛西。”

一个简洁的房间,邪茧女王戴着她的王冠,却不是记忆中的高傲形象。

“休息一会,然后去和你的朋友见见吧,她们都等着你呢。梦魇之月入侵之后,幻形灵和小马共同建立了这片梦境外的地方。这里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邪茧伸过前蹄。“加入我们吧,黛西!这一次,让我们一起夺回这个世界!”

 

 

 

数日后,月球背面的宫殿。

邪茧沿着狭长的走廊潜行,蹄声回荡。她推开厚重的大门,高耸的王座上坐着一只小马。

“好久不见啊,邪茧。”梦魇之月居高临下。

“参见梦魇之月陛下。”邪茧伏下身子,一贯的顺从姿态。

“不必如此拘谨,近来工作如何?”

“黛西找到我了。”邪茧低声说道。

“说来听听?”

“还是和以前一样,她以为自己已经自杀醒来了,我把她转移到了月球正面的昙特巴斯里,那里有个幻形灵和小马联合起来反抗您的梦境。”

“做的不错,我说过的,顺从于我,我们就能做到很多事情。”

 “我怎么会违背您呢?”邪茧叹了口气说道。“我和我的幻形灵族民,还要依附于您的梦境获取爱意生存啊……”

“对于那些敢于违背梦境的小马,暴力的统治才是一种错误。我们当然可以给她们一个希望,而这个希望越虚无缥缈越好。选择离开梦境的小马早就成千上万了,她们又何时真正离开过我的梦境呢?”梦魇之月轻笑。

“其实,她们内心追求的,也并不是真相。她们只是想要一个与平时生活不同的解释罢了。”

“随她们去吧,就算再发现了梦境的端倪也无妨,不过是费些功夫,再为创造另一个梦境罢了。倒是你,怎么一脸的不高兴。”

“啊……梦魇之月陛下。我只是想到她们的样子,难免会觉得有些悲哀吧。”

“什么意思?”

“您说,我们也生活在会这样的梦境里么?也许……这里是塞拉斯提亚为我们而设置的梦境呢?”

“别和我提那个废物的名字!”梦魇之月猛击王座,随后露出了一丝阴冷的微笑,“邪茧,绝对没有这种可能,我也劝少去思考那样的问题,别让我用梦境对付你。”

“那只是我微不足道的小顾虑罢了,还请陛下息怒。如果今日无事,邪茧就先退下了,近来想去外面随意走走,也算是换换心情。”

邪茧看着梦魇之月默许的眼神退出。月上宫殿之外杂草丛生,她向着上方的小马国看去,那是她曾经的家园,黑雾笼罩之外的土地只有荒凉,前方就是昙特巴斯的根源,这里沉睡着五万匹小马,她们做着各自精彩的梦,自以为是的反抗着梦魇之月的统治。

在梦魇之月回归之时,她选择了屈服,她伏身跪下,王冠滚落地面。幻形灵本是最不值得信任的种族,而她却能凭借这一点效忠梦魇之月。在梦境中,她是率领反抗军指挥官,梦境之外,她是梦魇之月的附庸。

邪茧的嘴角不为察觉的上扬了一下。

“梦魇之月,你究竟算错了几件事啊。选择去相信幻形灵?”

暮光是她计划的第一步,有她的魔法足以与梦魇之月抗衡。而黛西,她的彩虹音爆能够驱散昙特巴斯的黑雾。

现在,是时候结束了。

邪茧飘出一把小刀,她曾看着无数的小马用它结束自己的梦境,离开世界。刀刃横向切过甲壳,这是计划的最后一步。

血液顺着漆黑的甲壳流淌,不可挽留的带走她的生命。

有一种办法,能够在不陷入梦境的情况下进入昙特巴斯,邪茧所剩的时间并不多,她不断在黑雾中下坠,最底层,是梦境的核心。

层层叠叠的谎言,无法逃脱的命运。有多少重梦境由此破碎,又有多少的生命沉伦其间。

她并不需要永恒的王位,最后的爱意烧作化作魔法,猛烈冲击核心。

她听到上方杂乱的声音,也许是梦魇之月?已经不重要了,那些噪声正在远去,把她留在一片寂静之中。邪茧感觉自己的身体变轻了,像是入眠前的疲倦,像是一只灵魂破茧而出的小虫。

邪茧闭上眼,她梦见温暖的日光照进虫巢昏暗的角落,索拉克斯和法瑞克斯一起带领着幻形灵,和小马坐在一起。幻形灵不再是可怕的怪物,这里再也没有寒冷和饥饿。

她会在花野上奔跑,嗅起花朵上残留的爱意味道,她会抱着新生的小虫,亲自做一顿丰盛的晚餐,为她们哼着幻形灵的歌谣,看暮光把太阳缓缓隐藏在地平线之下。

在视线的尽头,是一片彩虹燃烧的天空。

 

 

 

thumb_up 10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WindSet清风 Lv.6 独角兽
评论 背离的梦境

昙特巴斯助我梦显

而是假的或是真的

12 天前
Arclightreflex Lv.2 独角兽
评论 背离的梦境

都说庄生晓梦迷蝴蝶,但是,我怎么知道我不是蝴蝶,而庄生是一场梦呢?

11 天前
落叶逢秋 Lv.1 天马
评论 背离的梦境

啊但愿我们也能有着对美好的向往和面对现实的觉悟。是真是假说不定早就不重要了。

10 天前
左岸 Lv.4 天马
评论 背离的梦境

什么是现实,什么又是梦境,我能究竟在梦里,还是在醒着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2020仲夏Raa征文活动

    RemainAt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