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Hasta la vista, baby!

消蚀

关于本作
中篇原创
R

assessment共 8,462 字

publish于 2019-01-20 发表

pageview共 1,908 人看过

loyalty共 3 人收藏

chat共 8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6 人评价

4.8 star

5
83% 4
17%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bonbon___lyra_wallpaper_by_mysticalpha_d4gcc03-pre.jpg

天琴和糖糖的绝望与希望之旅~

第一次尝试写R分级的东西呢,希望大家喜欢咯~

断更一周或者两周…或者更久?要写征文了呢!作者与作者间的大逃杀!

魔法师T_T  站务 #1
回复 蹄子

新连载超棒的。

不给士兵配军刀的部队是屑(

兔肉乌冬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2
回复 蹄子

回复#1 @魔法师T_T :

军刀这种东西,陆军马鹿是不需要哒!

回复 灯光

支持!

星晦闪闪  夜骐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4
回复 灯光

糖糖:疼痛能让我保持清醒。

乌冬:不存在的!

魔法师T_T  站务 #5
回复 灯光

糖糖:“啊原来那个是我在紧急状况下自我意识中诞生的自救人格啊!这样一来都说得通了呢!原来我的内心是这么一个变态吗?”

魔法师T_T  站务 #6
回复 灯光

在推入这嘎吱响的木门后,一个空荡荡的独栋房间就是这小屋的全部,除了当中的一把木椅和其上一条电线下垂连着的灯泡外一件家具都没有,也不见任何生活的气息,仿佛这地方在建成后不久就被遗弃。

“你看上去伤的很深。”一只天马?他似乎外表平平,五官看上去比例不差,只是他面庞上一些因岁月而留下的细纹隐隐透出一种油腻感,让他看上有些异样。房间的电灯被打开,透出异于窗外飞雪的暖黄色,但这房间却未因此产生太多暖意,即使没了风中,寒冷的气温依然抽取着我的体温,残余腿根的剧痛反而成了目前唯一保持我清醒的东西。

“你是谁?” 我设法移动自己的前肢,但它们死死被一种高强度的绳子或是钢丝绑在了椅背上,只是稍微的拉扯便会带来那物质嵌入肌肤的刺痛。毫无反抗力的状况让眼前这只天马显得无比恐怖,即使是他的每一次呼吸似乎都能吐出一点纯粹的邪恶。

这一段感觉有点跳跃。不过考虑到那个变态并不存在,那么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觉得可以加入一些细节,比如:等我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被绑在了椅背上,诸如此类的描述。

又或者是我没看懂?

兔肉乌冬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7
回复 灯光

回复#4 @魔法师T_T :

应该说是故事开始的时候她已经被绑上了,中间那段只是回忆而已,至于是怎么被绑上的,她也不知道(是的,这个环节并不存在)。这时她才苏醒,也正在了解自己处境,所以才会选择在后面交代她被绳子绑住了。

大概是这样,看来不够清晰呀…

兔肉乌冬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8
回复 消蚀

回复#4 @Starblind Twinkle :

哇咔咔咔!让痛苦蔓延吧!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兔肉乌冬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Hasta la vista, baby!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