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unshineblaze
SunshineblazeLv.2
麒麟
短篇翻译
T
已完结

冠冕之重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79209/the-crowns-burden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冠冕之重

chrome_reader_mode 4,303 event 19 天前 thumb_up 1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56 forum 4

亲爱的塞拉斯提娅公主,

 

暮光现在需要您的帮助。星光熠熠回来了。我们打败了她,但暮光为了这个胜利不得不作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她现在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肯出来了。

 

请您赶快过来,

 

斯派克

 

塞拉斯提娅公主阅读完这封信后立即取消了当天她所有的事务。各种可能的情况涌进她的脑海,虽然没有一个是好结局,但只有一小部分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所以在通知露娜和她自己的下属后她便离开了城堡。

 

考虑到乘坐皇家马车过去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关注,塞拉斯提娅选择直接传送到友谊城堡大厅的入口前。

 

大厅内空空荡荡。她立即向王座厅赶去,推测着暮光的朋友们应该会在那儿。

 

她的猜测是对的。

 

“塞拉斯提娅公主!”暮光的小龙伙伴叫了出来。暮光的朋友们也赶快起身鞠躬,但塞拉斯提娅伸出蹄子阻止了她们。

 

“免礼。我是作为暮光的导师身份来的,不是公主。现在,请问有马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所有小马都紧张了起来,互相交换着眼神。塞拉斯提娅本想等一个愿意开口的小马来回答这个问题,但最后是斯派克打破了沉默。

 

“是因为星光熠熠,”他说着,“她偷了白胡子星璇的时间旅行咒语卷轴,修改了上面的咒语这样一来她就可以改变过去。我-我们最后在云宝黛西第一次做出彩虹音爆的时候相遇了,但无论我们怎样做,星光都会阻止云宝使出彩虹音爆,这样一来就没有小马能得到可爱标志了。每一次,我们都会被送回一个完全乱套的小马国。暮光…她…她作了最大的努力。星光,她向我们展示了为什么她憎恶可爱标志,然后暮光试着去和她讲道理,但…”

 

“但是星光选择了邪恶,所以暮光下了决定,”塞拉斯提娅替他完成了回答。

 

所有马都低下了头,只有斯派克点点头。“没错。”

 

“她现在在哪儿?”

 

“她在自己的房间里,但她不肯出来。”

 

塞拉斯提娅点点头。“谢谢你,但我是在问星光在哪儿。”

 

斯派克畏缩了一下。“噢。她-她就在后面的房间里。”

 

“谢谢你斯派克。”

 

她转过身开始离开,但他打断了她。

 

“暮光没有惹上麻烦,是吧?”

 

塞拉斯提娅转过身微笑着看着他。“没有,斯派克。我相信暮光是在权衡利弊之后才下的决定。我只是好奇她到底怎么做的。请你泡一壶暮光最喜欢的茶。我很快就回来。”

 

她离开房间去查看星光了。尽管她很想去见她的学生,但去查明究竟发生了什么在此时显得更加重要。她去检查的结果将会作为后面她该怎样安慰暮光的指南。

 

后方储藏室的空气十分陈旧,但塞拉斯提娅并不在意,她缓缓地靠近那具被床单盖着的身体。她没有迟疑,将床单掀开,开始检查起那具身体来。

 

她的蹄上有一个小小的圆形烧伤痕迹。任何不了解致命咒语的生物都会好奇这样一个烧伤为什么会引发死亡,但塞拉斯提娅知道为什么。而她用魔法扫描的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

 

迅亡。一个和魔法本身一样古老的咒语。即刻的,没有痛苦的死亡。当时露娜要求暮光学这个咒语的时候她还激烈地反对说暮光永远也不会用到。

 

塞拉斯提娅叹了口气。又是因为国家利益让她的学生不得不夺取他马的性命,但她也觉得她的担心减轻了不少。暮光已经尽可能选择了最仁慈的咒语了。

 

她又研究了一会儿星光的面部表情。后者脸上的惊恐告诉了她所有的事情。这只可怜的雌驹可能并没有意料到暮光会采取这样的行动,就像之前的许多受害者一样。

 

她将床单拉回原位,离开储藏室回到王座厅。

 

“斯派克,请准备纸和羽毛笔。”她说道。

 

“发…发生了什么问题吗?”他问道,将茶具放下开始准备纸笔。

 

“没有,斯派克。我只是需要卫兵到这儿来。暮光没有惹上麻烦,但这儿还是有些例行事务要办。”她迅速地写了一张便条让她的妹妹过来。露娜需要负责这件事,因为塞拉斯提娅与暮光的关系很难避免利益冲突。写完便条后,她就把它送了出去,随后转向正聚在一块儿的其它小马。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不希望被打扰。明白吗?等我妹妹过来后,告诉她当暮光准备好就会出来给出她的解释的。”所有马都点点头。她给了她们一个小小的微笑然后带上茶具上楼去了。

 

暮光的房门紧锁着,门上还有一层防护魔法罩着。在深吸了一口气后,塞拉斯提娅先是敲了两下门,然后三下,最后又是两下。这是她们之间用来表明想要谈谈时的暗号,不管是什么情况都行。

 

几秒种后,什么事也没发生。她刚想再敲门的时候,房门上的魔法消失了,门随着一声咔哒打开了一条缝。

 

塞拉斯提娅安静地走了进去,将身后的门锁了起来。

 

暮光背对着门;她正盯着一个展柜出神,她的王冠就安放在里面。随着塞拉斯提娅向暮光靠近,她注意到了暮光脸上还未干的泪痕和她不稳定的抽泣声。她走过去坐在暮光的旁边,将茶具放好倒了两杯茶,递给暮光。

 

暮光安静地接过,但没有喝。

 

“喝了吧,”塞拉斯提娅温柔地说道。暮光照做了,但还是没说话。两马一言不发地坐了半小时,一边小口喝着茶一边看着暮光的王冠。塞拉斯提娅知道暮光的脑瓜里在想什么,她只是在等暮光先开口。

 

“对不起,”暮光说着,声音勉强可闻。

 

“为什么?”塞拉斯提娅问道,声音也是小小的。

 

“我…”她开始哽咽了。“我让你失望了!”

 

塞拉斯提娅放下茶杯用翅膀将暮光偎在里面,就像暮光小时候一样。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就你自己的角度。”

 

“我…我试着去帮助她!我费尽心思地向她展示友谊的魔力,但她就是不听!她就是因为我们破坏了她的统治而向我们复仇,而且她对可爱标志的仇恨…”她吸了吸鼻子。“当她还是一个幼驹的时候,她受到了很深的伤害。她失去了她唯一的朋友,还认为是因为可爱标志造成了这一切。我-我认为,当她听完我的朋友们是因为可爱标志联系起来的时候,她可能…想到了怎么报复我们。她把我们拉回了过去,阻止了彩虹音爆,然后每次我们被送回现实的时候,都比上一次的情况更糟!”

 

“每一次都是一个已经被我们阻止的坏蛋。森布拉,邪茧,梦魇之月,提雷克,无序。最后,我们被送到了一片废土之上,但她还是不听!她对可爱标志的仇恨让她看不见她的行为对世界所造成的一切。”

 

暮光又沉默了下来,塞拉斯提娅耐心地等着。

 

“最后,我-我以为我已经说服她了。当时她就要把卷轴撕成两半将我们困在过去,但她停下了。她在听我讲的东西,而-而且我以为她终于明白了但-

 

她说不下去了,又开始抽泣起来。塞拉斯提娅安静地用翅膀抚摸着暮光的背,选择做她的依靠。

 

“对不起,公主,但我想我应该辞去公主这个职位。”展示柜的门开了,暮光的王冠开始飘向塞拉斯提娅。

 

塞拉斯提娅已经料到了会这样。“为什么,暮光?”

 

她摇摇头。“我不配做友谊公主。除非我没有像现在这样严重的失职。”

 

塞拉斯提娅看了王冠一会儿,将其接了过去,迅速地放在暮光的头顶。

 

“公主?”她问道。

 

“暮光闪闪,不管从什么角度而言你都没有错,”塞拉斯提娅说道。

 

“但-但是我谋-谋杀了一只小马!我说服不了她!我不能-

 

塞拉斯提娅温柔地用指羽堵住暮光的嘴。“暮光,伴随着权力而来的有许多事情,其中一项就是确保我们的子民生活在和平与和谐之中。但也有另一面,一个黑暗的一面。一个任何统治者都要学着去接受的事实。”

 

“是-是什么?”

 

塞拉斯提娅苦笑了一下。“有时候,我们必须作些艰难的决定。不是所有的小马都能被说服。不是所有的小马都能用非致命方法阻止。我们必须寻找所有可能的答案,即使每个生命都是宝贵的,但我们依然要做好在必要时结束它们的准备。”

 

“但我没有尽力!我本可以击晕她,或是用昏睡咒,又或者我可以就待在过去帮助你!”

 

塞拉斯提娅点点头。“这些方法也许有效,也许没有效。在我们作出艰难的决定后我们都会想出更好的办法,相信如果当时用了它结果就会不同。后知后觉是一个残忍的朋友,总是告诉我们事情本可以更好地解决,但我们更应把握的是未来,而不是沉溺于过去。”

 

暮光低下头看着地面。“我…我不明白。”

 

“我能理解你,暮光。在我第一次不得不夺去他人生命时我也有过同样的困境。在此之前,我曾发誓会公平行事,那意味着我不会夺去任何生物的生命,永远不会。但有的小马利用了这一点,逼迫我动了蹄。在当时,那可以算是我作过的最艰难的决定,但我还会作这样的决定的,为了国家的利益。”

 

暮光陷入了几分钟的沉思。“这种决定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变得容易吗?”

 

塞拉斯提娅望向别处。“不幸的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这样的。第一次总是最艰难的,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下一次你遇到相同的情况时,你会意识到当无路可退时这种决定是有必要的,你会毫不迟疑地选择它。但你要让自己感受到痛苦,永远不要麻木。向那些从你蹄中死去的生命哀悼,因为你必须记住他们是受害者。没有任何小马天生就是邪恶的,暮光。恶棍之所以是恶棍,是由于他们的生活经历所决定,而不是生就如此。”

 

“永远对你的子民充满爱。永远。就算是那些不得不死去的小马。”

 

“我还是觉得让你失望了。”

 

“暮光闪闪,你没有让我失望。尽管你用致命魔法结束了一条对小马国有威胁的生命,但你是在考虑了当时所能想到的所有办法之后才下的决定。你面对的是一个不可能完美解决的问题,但你没有被吓倒。你没有停滞不前。你将国家利益放在首位。这就是一位真正的公主该做的事,接受统治者的现实,继续下去。”

 

她紧紧地抱了一下暮光。

 

“我为你感到骄傲。”

 

暮光看起来有些疑惑,但还是不情愿地点点头。

 

“好吧。我不喜欢这样但…”她叹了口气,“现在怎么办?”

 

“后面会有一个调查,但我肯定所有的证据都会表明你的做法是正确的。你没必要担心法律的问题。报纸会大肆报道这件事。你的领导力会受到赞扬或质疑,这取决于是谁在开口发声。谣言会铺天盖地。你要么是下一个金银王{1},要么就是下一个森布拉。在这件事被大家遗忘之前你都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以免你造成一种大家都害怕你的情况。星光的家人会毫无疑问地起诉统治集团,你必须做好上法庭的准备。”

 

“什么?我还以为平民都会躲着我呢。就算是为了个人安全着想,小马们害怕那些夺走其他马生命的马。”

 

暮光看着地面。“我的朋友们现在一定很怕我。”

 

塞拉斯提娅微笑着。“她们就在外面等着你的。”

 

暮光立起身子。“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想见她们吗?”

 

暮光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塞拉斯提娅转过头将门打开。五马一龙果然出现在门口。

 

“你能留下来陪着我吗?”暮光问道,第一次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

 

塞拉斯提娅微笑着。“只要你需要。”

 

注:{1}原文King Bullion,出自两姐妹日记。

thumb_up 14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大黑星 Lv.8 麒麟
评论 冠冕之重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面对如今的可恨之人....还有值得同情的价值吗....

19 天前
玖喵 Lv.2 夜骐
评论 冠冕之重

King Bullion出自两姐妹日记,算是官方设定

https://fimtale.com/t/5266

14 天前
极光闪耀 Lv.9 独角兽
评论 冠冕之重

回复59675 @大黑星 :

本来他们都可以变好的,没有教育好分很多方面的原因,有一部分人是被环境改变的,他们值得被同情,无论有多么邪恶,当然这些同情更像是伴随胜利者对治未病即预防下一个恶棍诞生做出的思考而生的附带产品,一般在恶者被惩戒之后出现,是不能没有的必需品。

12 天前
雨-弧 Lv.1 独角兽
评论 冠冕之重

回复59675 @大黑星 :

可恨之人的可怜不影响其可恨,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本身就应该被钉在耻辱柱上,这句话太没人性了

8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