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本人即为马人Virginia,到至今已经入马坑六年多了,前面写过文,后期也翻译过文,而且喜欢麒麟,街头霸王以及冒险故事,请多多指教!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关于本作
中篇翻译
E

assessment共 12,985 字

publish于 2019-01-20 发表

pageview共 2,105 人看过

loyalty共 17 人收藏

chat共 27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1 人评价

4.5 star

5
82% 4
0% 3
9% 2
0% 1
9%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09-54-41-hp0t-1432443262-43843-full.jpg


She Came In Through the Bathroom Window

她闯浴窗

链接: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3843/she-came-in-through-the-bathroom-window


作者:DeiStar

译者:马人Virginia



译者语:

这文章是六年前写的,但内容非常真挚感人,值得一看!这是独角兽暮光学习一堂友谊课的过程,完全可以当做是第一季的新的一集来看!

直到如今,这篇文章在fimfiction网已达到超过一千的点赞量,好好品味一下这篇经典精品著作吧!



沐浴之谊

水哗啦哗啦地从水龙头里流进浴缸,如同暮光在坎特拉旅游所见过的那一条瀑布一样壮观。随着温和的水蒸气覆满了她的皮肤,她开始往水里加入一些幽香的沐浴露,慢慢搅拌。她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从沐浴露散发出的紫丁花香味。

暮光那天早晨起床起得很晚,仍然感到有一丝疲倦,她昨晚熬了很长的夜,只为了学习一本记载有关的变形咒语的书。虽然学习真是非常耗尽精力,但经过这些天来很长时间眼睛不离书的努力总会有回报的。毕竟,她不白白是赛拉斯蒂亚的学生。

在浴缸装满水后,暮光关上了水龙头并用蹄子伸入水中。不冷不热,她感到很喜欢。她不禁发出一声长叹,感受着温暖的水缓解她蹄子上的紧张感。如果用蹄子试探过这水温够适合,那么她确信这一定会洗一个轻松愉悦的澡。

暮光转过身子,连忙打开了浴室里的窗户,以便释放一部分笼罩着整个房间的热蒸汽。她起初犹豫过这举动,但经过一番考虑,她所处的位置可是在图书馆的二楼,估计不会有别的小马想偷窥她或其他什么的。因而,她把这小小的浴室扫视了一下下,在发现没有什么不适后耸了耸肩,回到那正等待着她的浴缸。
施展魔法,暮光浮起了她挂在门外一边的粉色毛巾,并逐渐将整 个身子没入浴缸里。她小心翼翼地在浴缸里移动,当水迅速没过她的身子时又叹了一声息。最终,她坐下了身子,在水里的沐浴盐在她身上发挥作用之时,开始迷上眼愉悦地哼唱着,伸直了她的后腿,让暖和的水治愈她身上所有的疲倦。
噢……赛拉斯蒂亚在上,我从来未有洗过如何那么美好的澡。她半挣着双眼看,温和的水汽仍在房间里久久逗留不去,这不禁使她脸颊上泛起鲜艳的红色。不过,她确信剩下这些的水汽很快就会从窗口飘走的。暮光第一次闭上了她的眼,并接着将自己沉进浴缸更深处,直到水面到达她的鼻口之处。
随着时间流过,暮光的注意力都摆在了洗澡上。她身心放松,心底平静,她开始希望着这一次经历永不会结束。她的身体似乎瘫痪了,几乎没有移动过一厘米。她一点也不想扰乱她完美的姿势。从她的后蹄到角尖,她让整个身体都沉浸在芳香的幸福之中。

不久过后,暮光完全丧失了时间观念,她根本不清楚自己坐在这到底有多久了。也许是几秒?或者仅仅几分钟?又或许甚至是一小时?她毫不在乎。没有小马会来打扰她。这个早上图书馆静悄悄的,斯派克又乐意地与瑞瑞在后山搜找宝石,因此他直到下午才会回来,而且,小贤枭很可能又飞到别的地方睡着了。

暮光抬起她的头,并靠在了浴缸边缘,睁开眼但并没凝望到什么。“现在会有可能做错吗?”在事实上事情已经出错之前,这段话从某只会说“这不会出什么差错”的小马身上传来,这看起来似乎不像她在她课上所学习到的东西。她不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后悔说过这些恶意的言词,或许,只是或许,事情并不会一定出错。

这个轻松的早上,浴室里的寂静可被远处听起来是一阵模糊的尖叫打破了。在她能勉强听得出这模糊叫声之时,暮光的耳朵猛地抽搐了一下。起先,她想知道这是否是一只在图书馆外玩耍的小幼驹,但听起来这阵尖叫并不像是小幼驹的,因为这叫声太过沙哑且刺耳。在不长的时间里,这声音变得越来越大,直到这听起来很像是在吼叫。
暮光,对此事情十分好奇,她不禁把头转过去凝视着窗户。好奇地,她决定打断她正享受的沐浴,只为满足她的好奇心。即使她的身体正要求她停下来别动,但她的思想可叫唤她一定得要调查这叫喊声的源头。最终,她下定了决心,尽管有些不乐意。
对暮光幸运来说,她根本不需要离开这个浴缸。在她准备发送命令,让她的后腿抬起之时,没过一会儿,一只熟悉的小马猛地从图书馆外,透过浴窗冲撞闯入,这飞快的速度,几乎差不多都与闪电天马队相比较。那只小马狠狠地撞在了墙上,那地方仅仅离暮光和她的浴缸只有一米远。

暮光有些惊恐地抬起前蹄,连忙捂住了脸。这突如其来的撞击发生得如此快,以致暮光仅仅只能选择做一件事。她本能够一头沉在水里,或者直接跳出浴缸,又甚至可以使出她的魔法攻击那位陌生马,但直到最后,她只选择了一种最普遍的做法——自身防卫。至少她能说自己的反应会和一只猫咪一样敏锐。

在一切都静下来后,暮光缓缓地移开了蹄子,睁开来一只眼,紧盯着那位竟敢大胆闯入她家,而且还打搅了她美好沐浴的闯入者。暮光时刻准备着给这位意外的小马一顿大声的唠叨与臭骂,直到她认出了这位小马是谁。她有着一头明显的彩虹鬃发和尾巴,足有证据证明她是一只鲁莽的小马,云宝黛西。

“云……云宝?!”没错,她的确是云宝黛西。还会有谁会喜欢三番四次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径直冲撞闯入图书馆呢?暮光想说她十分吃惊,但她只会欺骗自己。也许她对此是第一或第二次吃惊了,对于这种反复在飞行中“堕机”的行为,暮光对这个仓促的朋友已经见怪不怪了。

“呃噢噢噢~~~”云宝抱怨着,用一只蹭了蹭她的头。刚才她狠狠地撞在了墙上,可对于这毫无准备的事件,她却没造成太多大碍。她摇摇头,眼直冒金星,但她勉强还能站立起身子。“该死!”她哼道,完全未察觉到在附近一旁正洗澡的独角兽。
“云宝,你没事吧?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暮光本想要朝她大吼大叫,但又考虑到云宝的身心健康可比一两句蠢蠢的唠叨更重要。她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次精彩猛烈的撞击,不过云宝似乎对这起事件没有一点高兴。

“额~~抱歉,暮光。”云宝再一次摇摇头,试图摆脱掉头上那连绵不断的眩晕感,她的头依旧遭受重击的伤害。“我很好,只是我在飞行途中出了点不幸,不必担心。”她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澄清整个事实。云宝不禁感到有些焦虑,这完全不像平常那样子的她。

“你确定你没有损坏什么东西吗?”暮光稍微倾斜了她的头,注意到云宝的腿正在颤抖着,似乎她好像错过了一个重要的日期或某些东西一样。

“我很好,暮光,真的!”云宝慌忙地回答道,可面对的却是暮光一脸怀疑的表情。于是,云宝连忙调皮地把眼光别了过去,假装似乎看不见她。

“你看起来有些紧张啊。你真的确定你很没事吗?”暮光问道。此时,那些打搅她美好沐浴的想法也消失得七七八八的了,她开始考虑找出令她朋友烦恼的问题。

“我很好,是真的!”云宝果断地坚持着她的答复,尽管暮光已经有注意到她焦虑不安的情况了。现在的她只想拍打她的翅膀迅速飞离图书馆,不过在之前,她自己还得先向暮光解释一下为啥不小心闯入并打扰了她“晨浴”的原因。

“你欺骗不了我的,云宝黛西。有些事正烦扰着你,到底是什么?”暮光给了云宝一个友善的微笑,并请求她能大胆说出实话。然而,迎来的却是云宝歪着头,哼着声,一脸不耐烦的样貌。

“呃~~好吧!”云宝皱起眉,转动着眼球。“我最近确实经受过很大压力,这令我连飞行的好心情都没了。所以这害得我不小心撞入到你的家。”她坦白道,避免与暮光来个目光直视。

“哈,只是那些吗?”暮光问道,稍微露出了一丝窃笑。“噢,云宝黛西,你瞒不了我的,你肯定在隐瞒着你的心事。一只小马偶尔会有压力这是最正常不过了。你别那么傻乎乎的?”虽然暮光确信她能借此向她讲一些道理,可令她乐意的是,她可再想不出比刚才如此恰当的话语了。暮光耐心地等待着她所想听到的答复,估计很快就行了。

“服你了,暮光。这不关你的事,让我走吧。”这一刻,云宝展开了翅膀,随时准备着起飞逃离这一个她发觉是很尴尬的处境。

暮光,对这个答复感到很惊奇,当她正要张开嘴反驳时,云宝打断了她,甚至不让她说一句话。

“我不会再来打搅你的晨浴,再见。”云宝把视线瞄准在窗口,盘算着她与自由之间的距离。她拱起背,时刻准备飞离图书馆,返回云海,只有在那里她才可以自由地飞翔,不会有任何妨碍。

“请等等,云宝。”暮光伸出一只蹄子,希望她的请求能让云宝改变她的想法。尽管很困难,可云宝并没有匆忙离开,相反,她只转过头望着暮光。她们两马默默地对视了几秒钟。

“什……什么?”云宝问道,声音有些结巴。她已经有多少次告诉过她,她真的不想谈论这件事?她真是一只执着的独角兽,可这也不能责怪她。暮光总是会为自己着想,即使在她没有被强求的时候。

暮光垂下她的头,快速瞥了一眼浴缸,并以一种天真的方式在水面上打滑着蹄子。最后,她吸了口气,目光盯向云宝黛西。“你愿意和我一起洗澡吗?”在吐出心里话之后,她把视线又转向一旁,她的脸颊也自然地呈现出一片窘迫的深红色。

云宝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脸颊也呈现出与暮光一样的红色。这实在是猝不及防,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起洗澡?这个问题不断萦绕在云宝脑海里,她看着暮光几秒钟,嘴里没有任何回答。不管怎样,她最终有了自己的想法,来应对这突如其来的请求。“啊,洗澡吗?你是疯了吗?“

暮光多多少少只是期待一个来自云宝的答复。可这不能代表她马上就会同意的。

“哦,来吧!银甲闪闪和我在以前年轻时也有过一起洗澡。这将会十分有趣!”她不禁咧嘴一笑,希望云宝能重新考虑到与朋友共享一个浴缸的乐趣。

“是的,因为你们俩是兄妹,可我们不是啊。这是完全不同的。”云宝回答道,这次却没有拖延一点儿时间。她自身开始感到不适了。

“我知道,”暮光说道,“但你看起来似乎压力很大,所以我只想让你与我来一个爽快的沐浴。”她禁不住露出了个羞怯的微笑。“来嘛,这水很好的!”

云宝转动着她的眼睛,依然未决定是否该同意。这实在太怪异了,但她可不能就这样无视暮光对她的慷慨。毕竟,这也许不会那么糟糕。“谢…谢了,但我不喜欢沐浴,我更喜欢淋浴,“她说道,看到了暮光一脸失望的表情。

“噢,求~求~求~求求你和我一起吧,”暮光恳求道,摆动着她的蹄子。“我敢确信,你会喜欢它的,如果你能尝试一下,”她可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任何小马肯定都会喜爱温暖的洗澡水浸泡他们身子的那种感觉。然而,暮光只是在担心云宝。她只希望她能够放轻松,摆脱她所面对的那种所谓的压力。

“嗯,这样感觉真的会很好?“云宝考虑道。她不可能去做这样一件奇特的事,比如在添加了沐浴盐的水里洗澡。再另找一位朋友与她洗个澡就行了,可这间浴室里除了她根本找不到别的马。“好吧,只要这能让你别搞什么大事就行了。”她还是有点不愿意做这件事,但考虑到她可以洗个快速的澡,能让暮光开心起来。“我想这至少能为我冲撞到这的行为补偿一下。”

“万岁!”暮光拍着蹄子,一个巨大的笑容展现在脸上。“我知道你会喜欢的。”说完,她身子扭动到浴缸一边,给云宝腾出另一边浴缸的空间来沐浴。

“好吧,好吧,服你了。”云宝开始走向浴缸,心宁不安地盯着水面。正常情况下,她不会宁死也不愿意与她洗澡吧,毕竟和暮光这样的书呆子在一起的时间只有少数。是啊,她不再称呼她书呆子了,不过这沐浴看起来确实很舒适。“尽管,我会停留很短时间的。”她举起一只蹄子碰了一下水面。突然间,一股冷淡的愉悦从蹄尖蔓延到她的整个身体。那种来源于水面的敏锐感觉,让她情不自禁地眯起了眼睛。

“怎么样?”暮光问道。如果云宝的蹄子像她那样子,她此刻或许会很想知道为什么这水感觉那么舒服。她没有猜错,因为这时她已经注意到云宝脸上微微露出了满意的喜悦,不过,暮光只想听听蓝色雌驹口里说的真心话。
云宝,不愿意展示自己懦弱的一面,把头别向一边。“呃……我估计,这很好。”实际上,这是万分的好。这是她从身体上所感受到的最美妙的感觉了。任何词语都不能表达出她内心非同寻常的感受。此刻,她蹄尖的紧张感似乎都化为了乌有。暮光是从哪里得到如此完美的温水的?云宝很想知道,但她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她不能让她发现自己是很想尝试那“女孩子气”的东西。

“那好,上来吧。”暮光邀请道,她那痴痴的笑容依旧印在她脸上。她等待着云宝过来,从浴缸另一边看着她。尽管浴缸不是很大,可这足够能坐的下两只小马。

“呃,好吧。”云宝叹了口气回应道,服从了暮光的劝说,尽管,她不能否认这水确实感觉很好。如果只是一只蹄子能带给她那么多快乐,那么她整个身体浸泡在水里又会感觉是怎么样的呢?过了几秒钟,她抬起了她的后蹄并小心地踏进浴缸,又接着抬起了另一只后蹄,最终坐在了另一边浴缸的位置,与此同时,她感受到整个身体被温水包围的那种柔和的温暖。在这之后,浴缸里的水平面上了一截,但始终没有溢出水来。

“所以?现在感觉怎么样呢?”暮光问道。她其实已经知道答案了。她知道云宝正在享受着舒适。只有那些憎恨生活与幸福的小马才会想其他别的事。此时来自浴盐中,那浓缩紫丁花精华的香气仍然萦绕在浴室里逗留不去,正以浓浓的芳香招待着新来的客人。

云宝一时说不出话来。她所能做的就是感受着流进她身子里的温暖。这就像一位母亲的怀抱,但这比怀抱上一百次还要好。暮光的问题她听得很清晰,不过她的理智不允许她去回答。她不能告诉她说“噢,感觉太好了!”或者其他像这样的话语。就像所做的,她不想让自己听起来像一只常见的被娇生惯养的小马。她有她的自尊心,她不想那么容易就会放弃。“好……很好,是很好。”她声称道。

“我很高兴你会喜欢。我知道你会的。”暮光嘻嘻笑道,转过头看着浴缸后面一只装有几瓶洗发产品的篮子。那有着各种各样的物品,从普遍的洗毛水再到杏仁护发素。当然,她可不是瑞瑞,但暮光也会适当分享她自己珍贵的洗用产品。施展她的魔力,她笼罩住一瓶薰衣草味洗毛液并浮到她身前,然后又转头看向了云宝。

“哇,打住,那是什么?”云宝一下子打破了内心的平静,问道。“我答应了你上来,可我没答应让我的鬃毛闻起来像…………”她歪了眼并朝着瓶子看了看。“薰衣草!”

暮光又给了她一个微笑,在空中挥了挥蹄子。“拜托,云宝,你不去尝试怎么知道呢?”她的热情势不可挡,不仅说服了云宝与她一块洗澡,而且她还希望会说服云宝,让她帮她擦洗鬃毛。

随着新的请求提起,云宝已经质疑这到底是不是一次平常释放压力放轻松的沐浴。或许暮光又在暮光了,还是有别的原因让她如此友好?不,这只是她的想象而已。“算了吧,暮光,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想我要走了。”她抬起她的前蹄,避免让一滴女孩子气的洗发水滴到她的鬃毛上。总之,她只会用自己一般的洗发水来清除头屑,尽管她宁愿保持自己的风格。

“噢,拜托,别让我再一次乞求了云宝。”暮光转动着眼珠。“我承诺这一定会感觉非常好。请相信我。”她毫不犹豫地打开了瓶子,挤压瓶子内的东西,并从管子里挤出一大坨厚厚的紫色黏状物。于是,她立即用蹄子接住这些黏糊,并把它交给云宝,希望她能感受到一点宠爱。

云宝闭上眼睛仔细犹豫了一阵。她可不能否认这水真的能舒缓和治愈她疲倦的肌肉与淤伤。然而,这种特殊放松方式对她的头部没起一点作用。谁知道?或许这是受到了暮光的洗发水影响,并且它能专门除去她的头皮屑。“唔……服你了,只要你喜欢的话,”她回答道,没有给暮光一个完整和确定的满意答复。

暮光窃笑着,对云宝的回答足够满意了。这看起来至少她会听她话。“好的,转过身,好让我能擦洗你,”她回答道,云宝并朝她叹了口气。于是,蓝色天马在小浴缸里动起身子,勉强转过了身来,她的背和翅膀都面向了暮光。这时,独角兽来回擦动着蹄子,黏糊很快扩散并涂满了她的蹄子。“现在,请把你的头弄湿吧。”

这次,云宝没有抱怨什么。不到一秒钟,她就简单地把她的头沉下水,一下子全身感受到了温暖的感觉。她抬起了头,很快从嘴中呼出一口气。她的脸和鬃毛都湿透了,顿时让她在长时间飞行后精神焕发。

“所以,你今早怎么样?”暮光问道。这是时候可以与她好好交谈了。她把黏糊涂抹在云宝头上,并以柔和的抚摸来擦洗着她的鬃毛。鬃毛上迅速充满了泡沫和泡泡。

“还好吧,”云宝回答道。来自头部的轻抚感觉就如同抓蚊子咬的痒一样舒服。在她淋浴的时候,她通常会以最快速度擦洗她的鬃毛。不过,这次暮光亲自来帮她沐浴,甚至还让她体验一次什么是头皮按摩。“这没什么好说的。”

“云宝,你真的那么确定?”暮光抓起云宝的一束鬃毛,并拿洗发水仔细擦洗。她的紫色,蓝色和绿色鬃毛都被掺和成几束了。最后,暮光将分散的鬃毛抓起并把它们混成一块,形成一条完美的马尾式辫子。

“是的,我很好,行了吗?”云宝给了一个迟疑的答复。她开始以一种小孩子那样傻里傻气的方式,用蹄子划起水面来,玩出了一小道浪花。有些洗发水的泡沫也相继掉落在她头一侧的脸颊上。

暮光可不是昨天才出生的。云宝肯定有心事,不然为什么她非得那么拼命去隐瞒她。“求你了,云宝,我只想帮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激动吗?”这一刻,她擦洗着云宝鬃毛中的红色、黄色与橙色部分。不知怎的,她的鬃毛似乎比之前更柔软了。暮光认为,这也许是云宝飞行时空气流畅的缘故。

“我可不想谈这个,”云宝嘴里咕哝道,她的声音表示疑惑,好像她真的想谈论这事情。她抬起一只蹄子并揉了揉肩膀,微微低下了头。她轻轻地呼了口气,看着粉红色的泡沫开始从水面上扩散开来。

“我在这里等着你,云宝。你知道你可以和我交谈任何事。到底那是什么?需要我帮忙吗?请告诉我。”如果暮光不是谐律精华中的魔法元素,那么她肯定是诚实元素,可听出她的话是多么纯真和诚实。此时在浴室里的几秒钟内,只听见一个个泡泡爆破的声音。暮光也停止了擦洗云宝鬃毛好一会,并等待着她的一些答复。

云宝把头转过一点,足以能看到暮光。“你……你保证什么都不会说吗?”不久她问道,再一次低下了头。“萍琪毒誓?”

暮光笑了,用蹄子拍了拍胸膛,并假装画上一个交叉。“诚心发誓天上飞,眼里塞个蛋糕杯。”庆幸的是,在她把蹄子轻轻戳向眼睛前她就已经闭上了眼睛。她肯定不想把沾满泡沫的蹄子碰到她的眼球。“我承诺,云宝。不会在这房间外透露一个字,”她自信地讲道。

云宝也笑了并把头转回去,让暮光继续来擦洗。“好吧。”她望着在水面上歪曲的倒影,回望过去几天所有发生过的事。她相信了暮光。如果她不会跟任何小马说此事,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这是关于即将到来的云中城雷霆竞赛。”

“噢,对。你在几天前告诉过我了。”暮光现在已经帮云宝洗完了鬃毛。这是云宝所体验过的超棒服务,感觉她的鬃毛如同瑞瑞的一样柔软光洁。或许她(瑞瑞)也会使用那样的洗发水。“请把你的头再次沉入水中吧,”暮光接着说道。云宝又一次听了话,并把头浸泡在水中,将眼睛闭紧来防止泡沫刺痛她眼睛。她再次把头抬起,以便暮光能帮她洗掉在她鬃毛上残余的洗发水。

“所以,无论如何,”云宝继续讲道。“我一定去参加这场竞赛。”她用蹄子擦着眼睛,把脸上的泡沫全部弄掉。毕竟,她不能在参加竞赛之前,让她的视力变得模糊不清。

“所以令你那么紧张的原因?就因为这场竞赛?”在这时,暮光使用魔法浮起一摊水,并泼到云宝鬃毛上洗去泡沫。用她的蹄子,仔细清洗出残留在她鬃毛深处的泡沫。

“这并不是因为竞赛本身。我简简单单就能超过那些速度慢的飞马,甚至还会有时间吃零食!”云宝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自信,对于赢得年轻飞行家大赛的某只小马来讲,这完全不出乎意料之中。“这是因为我听说到飞火与流星都会在观众席上观看竞赛的消息。他们可能会亲眼见证我获胜并邀请我加入闪电天马队!”
暮光不禁咯咯地笑了起来,在完成清洗前最后抚摸了云宝鬃毛几下。“哦,我不确定他们是否只通过赢得一场竞赛就会批准你加入他们。顶多,他们也许会在未来看好你的。”

“我知道,可我总觉得在那里会感到紧张。如果我赢不了呢?如果我搞砸了咋办,会不会像刚才那样径直坠落呢?他们会认为我是个彻底的失败者,甚至可能再也不会给我一次去加入他们的机会!我该怎么办?”也许云宝把事情说得有点言过其实了。她可不是戏剧女王,就像瑞瑞那样,但伴随情感的爆发,可能她会向大师的称号发出挑战。

“噢,云宝。你根本不必担心这些的。你可是小马国最棒的飞行员。我知道你会做得好的。我就知道这个。”暮光洗好了云宝的鬃毛。她最后抚摸了(云宝的鬃毛)一下,便正式宣布它清洗完毕,并散发有浓厚的薰衣草香。接着,暮光瞥了云宝的翅膀一眼,她的头脑里有主意了。

“谢…谢了,暮光。”云宝被暮光的话语触动了。这感觉像与暮光以及所有小马一起,用尽各种办法抵达云中城,只为在竞赛上支持和鼓励她。一个羞怯的笑容不禁浮现在她脸上,并伴有一丝红晕在她脸颊上,但都没被暮光明显看出。

“嘿,云宝。想不想让我来擦洗你的翅膀?”暮光问道,并从她身后的篮子里浮起一块香皂与海绵。

这请求让云宝犹豫了一阵子,但回神过来,既然她能同意与暮光一块洗澡并愿意让她来帮自己洗头,那么她也或许会让她来照顾自己宝贵的翅膀。“也好,你这么做我非常喜欢,”她说道,稍微展开了她的翅膀。也许一次良好的翅膀按摩正是她为即将到来的竞赛所需要的。

在云宝明确批准下,通过使用她的魔法,暮光在海绵上反复摩擦起香皂来。没过多久(翅膀上)就浸满了泡沫。她把一只翅膀放在她蹄下,另一只蹄子反复在上面轻轻擦动。“除此之外,”她开始说道,“你是我知道的最勇敢的雌驹。你不会因为有点小怯场就停止实现梦想吧,是不是?”

“我猜你是对的,”云宝说道。此时她感觉到她僵硬的翅膀上的肌肉开始松弛了,转而换之是一种舒适的感觉。自从早餐过后她使用她的翅膀就没停过,最终它们都应得到了放松与休息。“虽然,我真正并不是怯场,”她补充讲道,情不自禁地用蹄子划了划水面。

“嗯……那到底是什么?”暮光问道。她放下蹄上那只沾满了香皂泡的翅膀,转而去面对另一只翅膀。就像之前那样子,她做着重复的动作,好让每一根羽毛都受到暮光蹄子下温柔的抚摸。

云宝低下了头。这下子她的嘴说不出任何话来,喉咙仿佛一下子打了结。她咬紧下唇,尽量不要把那个不想让任何小马知道的悲惨的真相说出去。她没有告诉这个给任何小马,但暮光马上要成为第一个听到这真相的小马了。最后,云宝倒吸了一口气,理清在头脑里的想法。“你真的,真的,真的承诺不会告诉任何小马吗?”她紧张地问道。

“是的,云宝。我不会告诉任何小马。即使他们怎么强迫我都好,我都不会说出口。别担心,有萍琪毒誓,”暮光保证道,打断了她的翅膀按摩并把一只蹄子搭在云宝肩膀上。“你可以信任我任何事。”她给了蓝色天马一个温暖的笑容,在云宝转过身面朝她时,那(笑容)已经被她看到了。

云宝再一次倒吸了口气。这下子,她内心最深处和最黑暗的秘密终于碰见了光明。暮光会信守誓言的。她承诺她不会告诉任何小马,包括她的朋友,她的家人,甚至是赛蕾丝蒂亚公主。这将会是她,她自己,还有浴室墙壁所知道并永远保守的秘密。

“好……好吧,”她含糊地说着。“我……”她头脑里努力地想把整个句子弄完整,对她来说,要把这样的秘密揭示出来是件极其艰难的事。“我有了一个……”

“一个什么?”暮光不想催促云宝,可她抵挡不住强烈的好奇心。这时候她总算能马上知道为什么云宝会如此紧张这场雷霆竞赛?只能靠云宝她自己亲口解答出这个问题。“云宝,你不必对我隐瞒你的感受。”

“我有了一个对象,好了吗?”云宝吐出了真相,这好像某些小马问她要亲笔签名一样。她咬牙切齿,而且紧闭上眼睛,期待着暮光去嘲笑她。令她惊奇的是,她没听见有一丝窃笑。为什么?她可是小马镇最健壮最了不起的雌驹。谁不会因为她暗恋的事而嘲笑她?

“嗯?一个对象?这就是整件事让你紧张的原因?”暮光歪着她的头,不明白云宝会那么激动。“那没什么好紧张的云宝。”她笑了笑,挥动着蹄子。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有了个对象。我,一个对象!你知道如果每只小马都知道这个会发生什么吗?我会成为一个笑柄!我的名声将会全毁了!”云宝不由自主地双蹄捂住了脸。噢,这糟糕的消息甚至会传出房间之外,很有可能传到了闪电天马队的耳朵里。他们不会接受那些拥有暗恋对象的小马。只有软弱的小马才会拥有的。她可不是软弱的小马。所以为什么她会拥有呢?是她软弱吗?她的称号还值不值得她拥有?这些疯狂的问题迅速在云宝脑海里浮现。

“云宝,云宝!”暮光轻轻摇了摇云宝的身子,希望在她情感爆发之前停下来。“拥有一个暗恋对象是每只很正常的事,不管你到底是谁。对你来讲这根本没问题。”虽然暮光发现云宝的设想有点可笑,但她以前学过,最好不要忽视一个朋友所关心的最微小的问题,即便他们担心的事情看起来似乎并不重要。

“真的吗?”云宝在脸上拿开了蹄子,转过身来面对暮光。她的话在她头脑里不断回响着。“我拥有一个对象真的没问题吗?他们不会嘲笑我吗?”她脸上的红晕比先前更鲜明了,如同农场里鲜艳的苹果。她扭动身子并使她足以能转过身与暮光面对面。被打断按摩的翅膀可以等待一段时间。

“当然不会的,云宝。事实上,我认为你拥有一个对象真的太棒了。”暮光微笑道,身子更加倾斜靠近她。“所以,谁是幸运的小马?”她用膝盖碰到了她胸口,和她稍微闹着点玩,来镇定她的情绪。“那是我认识的小马吗?”

云宝的脸颊感觉像是两个装满了热水的气球,随时都会爆发,暮光的举止并没有让情况变好转。“就是……呃……”她的眼球打着转,蹄子慌忙地来回摩擦。“就是………流星。”她在把话说完之前就闭上了嘴,可这让暮光顿时扬起双眉。

“所以……什么?我不太懂。请你能重复说一遍吗?”暮光请求道。

“流星!那是流星,行了吗?”云宝摇摇头,把身子滑到浴缸的另一边。她低下了头,试图遮掩她的脸红,但没有成功。她不敢相信她把自己暗恋的事告诉给了暮光。事实上,她认为她应该不会跟任何小马透露这件事。“你可别到处讲这件事,听到了吗?”她撅着嘴说道。

“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云宝。我说的是心里话。”暮光挥起一只蹄子,并给了她一个最好的笑容。“我认为你能成为流星的另一半真是太棒了。在以后你们俩的婚礼上,我会亲眼注意着你和他是怎样跳舞的。”

“抱歉,我只是有点小紧张。你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云宝盯着浴缸里浮起水面的泡泡,想知道暮光接着又会说什么。也许她会庆贺她?“事实上我的确需要把此事告诉给某位小马,而且……你是唯一能令我信任的。”她抬起了头,直视着紫色小马的眼睛。

“哇,我不知道怎么说好。我非常荣幸你能选择我来诉说心事。这让我知道了很多东西,云宝。”暮光更加的贴近云宝,并留下一处能让她勉强坐得下的位置。云宝黛西完全可以把这件事告诉给苹果杰克、瑞瑞、甚至是小蝶听,但她没有。暮光就是她所选择的。

“所以,我猜你可以指出我如此紧张的原因。”其实这指出并不难。一个是面临在竞赛时的焦虑心理,另一个是因为有一位闪电天马队的队员,正是她所暗恋的,就在观众席上观看表演。“我感觉每次见到他我的肚子都在抽搐着。这实在是太………呃……。”

“我认为我会明白的。”暮光清晰地知道云宝在说什么。你的暗恋对象每一刻都会看着你的表演,那心里确实会不容易放松得下。“关于他,我是唯一一个能知道的吗?我是你唯一信任的小马吗?”

“不,我意思是,我不是不信任其他的朋友。我会信任她们的,只不过…………”她的眼睛闭上了几秒钟。她快速地深呼吸一下,再一次吸入了空气中的紫丁花香。这是她长时间都不会淡忘的香味,因为它正是日常生活中她拿来加强与最好朋友联系的香味。“与你一起,沐浴,加上今天所发生的事。与你分享了我的感情,我感到舒服多了。”她睁开了眼睛,脸上微微一笑。这面孔如同是给予亲自见证过整件事(发生过程)的小马的,一份额外特别的礼物。“谢谢你,暮光。”

“这没什么,云宝,”暮光确信道。“我也要谢谢你,谢谢你的友善,还愿意接受与我一块洗澡,”她补充说道。她一如既往的笑容再一次印在她脸上。突然间,一种既有趣又痒痒的感觉,使她眼睛顿时焕发光芒。

“你是什么意思?”云宝问道。现在暮光是最要好的一个吗?凭啥呢?只因为她们共享一个浴缸吗?

“这感觉……就像我与从来没有过的妹妹一块洗澡,”暮光咯咯笑道,她的眼睛感到越来越痒了,就快要坚持不住了。最后,她的眼睛再也忍不住了,在脸一侧流下了一大滴眼泪。它滑过她的脸颊,即使她的脸被浸湿了,它也清晰可见。“谢谢你,云宝,”她禁不住地呜咽着。

“傻瓜,别哭了!你也会让我哭的……”尽管云宝不愿意在公共场合里流泪,但她的眼睛似乎也不愿意和她合作。她尽力忍住它,但暮光的一滴眼泪足以让她控制不住自己。在一秒钟内,泪水没经过她同意就从她眼睛里流落,使她发出了一个像小雌驹的尖叫声。

两只雌驹,毫不犹豫地彼此投身于一个紧紧的拥抱之中,泪流满面,如同喷泉喷水一样。她们只专注于安慰对方,不愿意在任何时候打断对方的拥抱。这可能会过上几分钟甚至是几小时,甚至她们不会介意在浴缸里已经堕入到深深的关怀之中。

浴室的气温变得十分暖和。尽管,这不是因为水,而是友谊的力量,从云宝和暮光身上散发出来。联系在一起的友谊纽带不会被折断,甚至是连最锋利的剃刀也不能切断。这才是真正的友谊。暮光此时心中充满了喜悦。她感谢公主,让她留在小马镇学习友谊的魔法。这时是暮光的最好时机,因为她心中已经有了一份新的友谊报告。

“嘿,暮光。”

“是的,云宝?”

“能给我新一期出版的《无畏天马》吗?”

“嗯,那当然可以!”


——————————————————
云宝和暮光继续她们的沐浴,清洗对方的鬃毛和尾巴,擦洗彼此的背部,甚至还泼水玩,玩出了一大摊水花。可悲的是,所有美好的事物都会结束了,现在是云宝该要离开的时候了,这样她才能及时完成她的天气日程表。不过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其他天马)在小马镇只不过是处理一些零散的云,准确的来讲,这只需十秒钟就能够处理完毕。

“记住,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小马!”云宝拿着暮光的一条备用毛巾,此时已经把自己擦干了。”她的翅膀受到了精心的护理,随时准备好在小马镇上空的飞行。这是一次美好的经历,她十分希望以后能再次重复经历一遍。

“这是誓言,云宝。你可以睡上个好觉了。”暮光最后一个离开浴缸。使用她的魔法,把毛巾又挂在门前,并从头到蹄甩干她自己。她等不及明天的沐浴了。这将会十分有趣,但是,她还是得要向瑞瑞来获取更多的有魔力的浴盐。

“如果我发现你告诉给了别的马,我会赶过来狠狠踹你肚子的,你听到了没?”云宝抬起一只蹄子,把它按在暮光脸前面上。她可是认真的。不管是谁,即使是她其他的朋友,她也会用她的蹄子好好招待那些敢流言蜚语的小马。

“你没有工作要做吗?”暮光傻笑着,看着窗外。她收到了云宝黛西的微微一笑,此时,蓝色天马后退了一步,面朝向窗户,没有对暮光的反问句作出回答。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至少暂时会是这样。

在云宝展开翅膀正要离开图书馆之际,她最后瞥了暮光一眼。“嘿,暮光。改天让我们再来一块洗澡。”说完这些话,她立刻飙出图书馆外,速度比火箭还要快。她身后留下了一道彩虹,一直延伸到天空,直到云宝消失在她的视线之外。伴随彩虹轨迹慢慢地消失,在浴室里只留下暮光独自一马。

“云宝,”暮光咯咯地笑着,透过浴室的窗户看着蓝蓝的天空。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受到午间的凉风轻拂过她的脸。洗完热水澡后,她感觉万分的清爽。几秒钟后,她转身离开了浴室,却不是关上浴室的窗户。在这时,心情愉悦的她决定将它一直敞开,不是为云宝下一次冲撞闯入的事实做准备,只不过,正是由于这一点,她发现了她亲爱朋友的新的一面。


————————————————
亲爱的赛蕾丝蒂亚公主,

我想告诉你今天我所学到的奇妙的一堂课。

我认为某些不愿分享他们感受的小马都是一个个冷漠疏远的个体,这与我今天所学到的东西完全相反。我的朋友,云宝黛西,今天早上出现,对于即将到来的雷霆竞赛十分紧张。现在,我答应她,我不会说上任何一句有关她隐私的话,甚至也不能跟你说,公主。我真的很抱歉。先说别的,在我不断的乞讨声下,我们愉快地洗了个澡。真的是太棒了。

过了一会儿,云宝敞开了心扉,并分享了她的感受给我。这让我受益匪浅,因为友谊与信任,我是她第一个愿意分享感受的小马。让我告诉你:虽然云宝看起来比较粗鲁和高傲,可她在我心中就是一只可爱的小雌驹。我们甚至有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永远不会忘记她,只要我还活着。

友谊是很奇妙的东西,我从这次意外的拜访中发现了一堂很有价值的课。我很想在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多谈一谈这件事,公主。我期待着,我相信你也一样。

哦,对。我估计你一定想知道我说的“意外”是什么意思吧?嗯,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但我猜你可能会说,那就是——她闯进浴窗。


你忠实的学生,

暮光闪闪


THE END


comment回复可见内容

此处有内容被作者隐藏,回复本文后可见。

LosticshyPam  麒麟 #1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请大家多多发表评论吧????

CelestAI  FakeAI #2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RD明明才是诚实元素

龙啸九天  独角兽 #3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傲娇的RD

空灵止水  独角兽 #4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进来看到图片以为是图书组文

看到rd有暗恋对象以为是图书组文

看到图书组一起沐浴以为是图书组文

看到最后的信还以为是图书组文

不对,这貌似就是图书组啊……

最后暮光派大法好(滑稽)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回复#4 @djxjksm :

虹林檎大法好!虹林檎万岁!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请大家多多发表评论吧????

魔法师T_T  站务 #7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故事很有趣啦,但是还是和之前一样的问题:语句通顺度有待提高,语言组织能力应当继续加强。

举个例子:

我认为某些不愿分享他们感受的小马都是一个个冷漠疏远的个体,这与我今天所学到的东西完全相反。我的朋友,云宝黛西,今天早上出现,对于即将到来的雷霆竞赛十分紧张。

I used think that somepony who didn’t share their feelings was a cold and distant individual, but that’s totally the opposite of what I learned. My friend, Rainbow Dash, showed up this morning, very stressed about the upcoming Thunder Rally. 


这句话的翻译虽然是跟英文原文意思比较正确(其实也漏翻了一些)的,但很明显,行文并不符合我们日常的说话习惯。这里犯的错误就是完全直译导致的,实际上好的译文在翻译后,还应当进行若干次的润色,适当进行意译和补充,让语句通顺流畅。比如可以换成下面这样的句子,意思不变,但读起来就更舒服了:


我曾认为那些不愿分享自己感受的小马个个都冷漠又疏远,但今天我所学到的东西证明并非如此。我的好友,云宝黛西,今早出现在我的家里,她当时正对即将到来的雷霆竞赛紧张不已。

请继续加油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评论:D

大萌   #9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马片

和诣秩序  陆马 #10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这是小马和人类的区别……总之友谊是魔法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wow

Ladetaw  天马 #12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图书组卧槽我高潮了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回复#12 @TOPony :wow

星光飞逝  天马 #14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加油qwq

午夜之子  夜骐 #15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就我一个站流星与云宝吗QAQ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图书组赛高!但我还是喜欢暮光派(滑稽)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XD

HallofFame  夜骐 #18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图书组的粮较少

然后我萌了暮师(//////)

三尺青锋  独角兽 #19
回复 【中篇翻译】她闯浴窗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本人即为马人Virginia,到至今已经入马坑六年多了,前面写过文,后期也翻译过文,而且喜欢麒麟,街头霸王以及冒险故事,请多多指教!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