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明琪黛茜
明琪黛茜Lv.7
天马
长篇转载
T
已弃坑

友谊之翼(Wings of Friendship)

第八章

chrome_reader_mode 8,708 event 9 月 17 日 thumb_up 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8 forum 0

天亮了。

这是我在航海湾的第二天,也是我在航海湾的最后一天。

昨天晚上,紫罗兰与月见草两姐妹不断地劝说我离开。从她们的恳切语气当中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我如果留在这里,我会成为月影在这里的障碍,月影就无法集中精神对付敌人。

我明白了,我答应了她们,明天——也就是今天坐火车回到小马镇。

笃、笃、笃

是谁啊,这么早?

“是我啊,暮光小姐,是时候起床了,准备好的话就要启程了。”

这个声音是紫罗兰?我看了看窗外,太阳才刚刚升起不久,时间也就大约是七点左右吧,可出发回小马镇的火车发车时间是下午四点啊,用得着这么早吗?

但是让她这么等着也不是好事,就算我想在床上赖一会,也得不情愿地从床上下来。我打开门,看见的是两姐妹都站在门口,我很奇怪,叫我起床也不需要两匹马吧。

月见草向我行了一个礼说:“暮光小姐,你跟着姐姐去刷洗一下,然后吃完早饭吧,你的行李我会替你准备好的。”

我很奇怪,真的需要这么急吗?

紫罗兰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就对我说:“暮光小姐,也许你会认为现在离火车出发时间还早。但是在这座城市的路上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奇怪,我们之所以这么早,一来是希望暮光你能有更充裕的时间;二来是我们希望你能尽快去到铁路港口区,那里是这座城市的中立地带,任何四大势力都不敢在那里动手。火车早上九点左右就到,现在出发去就差不多了,你到了那里之后,你就安全了,我们也就放心了。”

我看到两姐妹一脸严肃,我心理很清楚,她们是认真的。她们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很久,她们不会没理由这么紧张的,她们很清楚这个城市的情况,我也应该听取她们的意见。我点点头,就跟随着紫罗兰,梳洗完毕,吃过早饭之后,月见草已经把行李准备好了。

咦,怎么多了一个旅行包。

“这是给你的礼物,回到去之后好好和月影一起享受哦。”

月见草的脸上带着一丝丝坏笑,我不知道她是打什么主意,正想问,门口就传来来乌尔夫的声音:“准备好了吗?准备好就出发了吧,越快越好。”

我只好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向紫罗兰月见草两两姐妹告别,紧紧地跟在乌尔夫后面。一路上,乌尔夫很少说话,他冷眼地看着周围,匆匆地前进,而我则紧跟在他身后。

走了大半的路程,乌尔夫突然间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该死。”接着就叫我快跑。我知道不妙,也赶忙跟着跑,但是很快,前面的路口就被几十只小马拦住,乌尔夫一马当先,直接冲过去撞飞了两匹小马,凭着这股气势很快就又击倒了两匹小马,并用身体挡住了另一边的小马,使得马群中出现了一条小路。

“快。”乌尔夫示意我快点从空隙中过去,我照着乌尔夫的话,从那条小路中穿过去,期间有小马想攻击我,也被乌尔夫解决了。

我冲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看乌尔夫跟了上来了没有。可是我这么一看,大吃一惊,只见乌尔夫已经被那几十只小马包围了。

我连忙停下脚步,想过去帮忙,但却听到乌尔夫从里面说:“别管我,快走。”

乌尔夫说着,同时也有五六匹小马向我冲过来。

走吗?

任由乌尔夫在这里不管吗?

我确实犹豫了一会,但我并有犹豫多久,乌尔夫是月影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留他在这里?再说,没有乌尔夫,不知道路的我是不是能走到火车站我也不知道。想到这里。我马上运用起魔法,快速射出一支之魔法箭,随着一声声惨叫,冲过来的小马都被我击倒了。

围攻的小马们见到自己的同伴们被击倒,除了留下十匹左右的小马围攻乌尔夫之外,其余的都转过来攻击我。一次性击倒这么多匹小马是有难度的,我一边变换着位置。一边攻击来袭的小马。

说实话,这些小马根本就是一些小流氓,没什么战斗经验,只会一起冲过来肉搏战,就算是被我击倒了一个,其他的小马也继续冲过来。我等他们都靠近之后,一个传送,传送到路的对面,看到他们都挤成一团的同时,使用魔法箭击倒几个在攻击乌尔夫的小马,剩下的围攻乌尔夫的小马很惊恐,在这期间也被乌尔夫击倒了。

这样我们就打倒了大部分的小马,剩下的也自然不在话下。当我们将这些小流氓都清理完毕之后,我满心欢喜地走到乌尔夫面前,想跟说几句。没想到乌尔夫却怒冲冲地问我:“你为什么不跑!”

“我……”我一时间愕然了,我看得出乌尔夫真的是很愤怒,我再认真一看,只见乌尔夫看着的不是我,而是路口的远处。我顺着乌尔夫的视线看过去,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只见前面的局方剧集了许多小马,想想大概有两百多只,而我再看看周围,四边的小马虽然没有那么多,但每一边也有近一百匹小马。他们慢慢地向着我们这边前进,把我们包围个水泄不通,就算是我带着乌尔夫使用传送,只怕也没办法传送离开。

我终于明白乌尔夫为什么那么愤怒了,他恨我错失了逃跑机会,但是如果我就这样跑了,乌尔夫他不就危险了?我能舍弃乌尔夫独自跑吗?不能!绝对不能!

小马群并没有围攻我们,而是在离了我们一定距离时全部停下来了,这个时候,只见前面的马群里让出了一条路,一匹穿戴整齐,似乎是头目的小马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他一出现,就很客气地对乌尔夫说:“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们不过是想请这位小姐到我们这里走一趟,我们保证不会伤害她的。不过,她魔法这么厉害,我们也想她暂时封住自己的魔法而已。”

说完他的头动了一动,向他的属下暗示,一匹小马就托着一块戒子来到我面前。我认得这种戒指可以封印着独角兽的魔法,而且那只独角兽自身是无法取下这种戒子。不过,这种戒指是需要戴在独角兽的角上好一会才能发挥功效。可就当前的情况,我自问没有能力对付这么多小马,我就大声地问:“是不是我跟你走,你就可以放了乌尔夫?”

“这个当然。”对方头领回答。

“好,我答应你。”

正当我想拿起这枚戒指的时候,乌尔夫却抢先一步,一下子把戒指打在地上然后迅速踩坏了。

“不要相信这家伙,暮光小姐。”乌尔夫瞪着那名头目,“这家伙叫布莱克,是四大势力之一的飞鱼帮的头目,如果你听信他的话,你一旦封印了自己的魔法,他马上会打破承诺,将我们抓起来。而且,说不定派刺客去袭击‘野狐狸’的也是他。”

我吃了一惊,我完全没有想到事情是会往这个方向发展,我对付这种角色的经验实在太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看着乌尔夫,看他怎么处理了。

乌尔夫盯着布雷克,说:“如果你真要请暮光小姐,我乌尔夫没能力阻止。但是,如果你真要请她去,有两个条件。第一:暮光小姐必须全程拥有使用魔法的能力;第二,你要放我回去找‘野狐狸’。如果你真的是只想找暮光小姐交谈的话,这个条件不算很过分吧。”

“如果我不答应呢?”

布莱克冷笑了一下,而乌尔夫同样也冷笑着:“那我跟暮光会反抗到底,我们虽然赢不了,但是暮光小姐的实力你也看得到了?我们能重创你的部下。我们这样打下去,这事一定会让其他三大势力知道。你伤害了我和这位暮光小姐而得罪了野狐狸,而你的实力又被我们重创了,他们一定很乐意接收你的一切。到时候,你也不要忘记‘野狐狸’会帮谁,还有你应该很奇怪吧,既然要保护暮光小姐,为什么只有我一个,而月见草和紫罗兰却不知道在哪里,那你猜她们现在会在哪里?”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早就为可能会发生的这一切做了准备的,只是我还不知道他们究竟做了什么准备。

布莱克听了乌尔夫的话,气得咬牙切齿,但他终究没有发作。他想了一想,说:“好,看来野狼也变了野狐狸。好,我让你回去。”

说完,布莱克一举蹄,堵在我们来的路上的小马们马上让出一条路,乌尔夫对我说:“抱歉,暮光小姐,我无法保护你,我现在就去找救兵,你不用担心,请在这段时间之内尽可能地保护好自己,抱歉。”乌尔夫说完,快速飞奔,很快就消息在街道的拐角处。

乌尔夫走后,布雷克走了过来,对我行了个礼说说:“这位小姐希望你不要见怪,请跟我来。”他那文质彬彬的样子,十分之有礼貌。如果不是他刚才的那些行为,我还真是会认为他是一匹好小马。

我满怀警惕地跟在他后面,走了没多远,就看到前面有一辆大马车在等着我们。他请我上车,我也知道这一趟很危险,但我也没有其它选择。在我上了车之后,他也跟着上了车。

一路上,我都盯着他,而他只是一直看着前方。我不知道这一段路走了多久,也不知道我被带到哪里去,我只知道的是,当车停下来的时候,我看见了一座很高的大厦,我心想,这里就是他们的总部了吧。

我跟在布雷克后面,这座大厦修筑得很整洁,走廊里两边每隔一段路都有两匹小马在看守着。布雷克没有理会其他小马,带着我一直往前走。

我跟着布雷克进入了电梯之后,电梯缓缓上升。

我一直很奇怪,究竟是黑帮们本身就喜欢在这么高的大厦里建立总部,是影视作品的于现实的取材,还是黑帮们看电影多了,所以他们就把总部建在这些地方?

电梯在30层停下了,虽然我没游览过航海湾,但城市建筑的高度还是大致清楚的。这里不比马哈顿,30层也算差不多算是这座城市最高的建筑了。我跟着布雷克走出了电梯,眼前是数十名小马挨着墙壁一字排开,个个都全神贯注,十足士兵一样。光从表面上看,他们的战斗力比那些混混好不少,应该在中心城士兵的水平以上吧。

小马们守住的墙壁只有一副大门,门前铺着大红地毯。布雷克走到大门前停下,他的手下很有礼仪地将门打开。之后,布雷克就转过身来对我说了声:“请。”

我虽然很紧张,但我还是走到了进去,往四周看了看,这座房间相当宽敞,没有其他的小马,装修也十分之豪华,鲜红的地毯配上豪华的家具,布置也十分优雅。我想这在航海湾里应该是顶级装修了。不过这跟中心城比起来里的比起来,还是有一段差距。

布莱克招呼我到一张豪华的椅子上坐下,并叫他的手下端上茶来。对于这些黑帮小马,我不敢大意,我不知道这些茶里是不是放了什么药,所以我没敢碰这杯子。但布雷克并不介意,他只对我很客气地微笑着。

“可以告诉我,你找我有什么目的了。”我不想在这种场合再发呆下去,于是我就直接问布莱克。布莱克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恢复了风度,他笑着说:“我还以为小姐会拖延时间,等着野狐狸的救兵呢。”

我愕然了,也没有听出他的语气中是不是有些其它弦外之音,不过我却可以深深地举得,自己确实缺乏应付这些场合的经验。

这个时候,布莱克又继续说:“其实,我的目的本来是想见见野狐狸,并没有打算杀他。”

对着他睁着眼说瞎话,我很是生气,马上针对的话说:“胡说,难道那些刺客是假的吗?”

布莱克的脸色丝毫没有受到我的影响,他继续说:“我的手下可不是全部都像小姐你看到的那么差,就连门外那些都只是一般的水平。如果真是都是那种小流氓拳脚,我怎么航海湾这里立足?我如果真要刺杀野狐狸,我派出去的,就不会是那么糟糕水平的刺客了。至少,野狐狸的马头的这个价钱,也会有不少有名的刺客感兴趣吧。”

我没有说话,虽然我不知道他的话是真是假,但至少他说的是符合情理。

“那你想见月影,不会只是想见见他这么简单吧,你找他有什么目的?”

布莱克笑了笑:“月影吗……小姐果然聪明,虽然说野狐狸离开了航海湾,但他曾经牵制住我们这里的四大势力,我们这些头头虽然也很痛恨他,但也对他无可奈何,当然,虽然大家表面上都说非杀他不可,但大家的心里面也都很希望他能站在自己那一边。因为有了他,称霸航海湾就不是难题了。”

没错,如果月影真的像乌尔夫那样,清楚四大势力的情况,确实让某一个势力称霸也不是难事。不过,乌尔夫也说过……

“我记得乌尔夫说过,月影已经很明确地说过,如果他加入了某一个势力,那么必然会受到其他三大势力的围攻。而且一旦他帮了任何一个势力占领了航海湾,那时候月影就没有可以借助的力量,你们要杀他,他也没有办法可以抵挡,是吗?”

“不用担心,小姐。”布莱克放下蹄中的杯子,走了落地玻璃面前,俯瞰看着整个航海湾,“野狐狸已经离开了航海湾,他如果加入了我,也是没马知道的。如果我统治了航海湾,到时候我的利益可不是现在可比,野狐狸会比现在有更多的生存之道,还怕我杀得了他吗?”

布莱克转过身来,走到我面前说:“所以,我希望小姐你能劝说一下野狐狸,只要成功了,小姐你也是有数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了。”

看来他还真把我当成是月影的女朋友了,别说不是,就算是,我连公主都舍弃了,这些钱财对我真有意义吗?他完全不知道我是谁,看来紫罗兰说这里的小马根本不管外面发生的事确实是真的。但这些都是小事,月影他舍弃了黑暗过去而寻找光明的新生,我怎么可能让他再重新堕落?想到这里,我站起来对布莱克说:“对不起,月影已经完全放弃了这里的一切,他要选择新的生活,要他再回到这里的事我绝不答应。不管你是谁,我都不会让月影再干这样的事。”

我本来以为布莱克听了我的话之后,会勃然大怒,谁知道他竟然面不改容,由此至终都是那么有风度,这一点确实让马敬佩。

他微微笑着说:“小姐你先和杯茶,再好好考虑一下吧。”

我没有任何动静,我始终还是担心那杯茶。

布莱克又笑了笑,他端起了我的差别,把里面的茶倒掉,然后把自己的茶也倒掉,然后自己先往我的茶杯里倒茶,然后再将我杯子里的茶倒到自己的杯子里,然之后再将我的杯子倒满。

我不明白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只见布莱克端起自己的杯子说

“虽然这么做很不符合礼仪和卫生,但这样做应该能让小姐你放心了吧。”说完,他一口气把自己的杯子,然后示意什么都没发生。

大概这差还真的没事吧。

我端起来,喝了一小口,感觉还真没什么。

不对,我觉得头有点晕,身体也使不上力,可他刚才明明……

“看来比想象中单纯得多,这下对付野狐狸就容易得多了。”

这是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不能……

 

 

 

“嗯……”

头好痛。

我慢慢地睁开眼,这里是哪里?

我环视四周,发觉自己似乎是在火车上。

火车?

我看出窗外,发现窗外是那美丽的海景,一群小马围在那里不知在讨论什么,好像讨论得很热烈的样子。

这里确实是航海湾的火车站,可是我为什么会这里,我明明……

我想起来,我中了布雷克的计,大概喝了安眠药一类的东西,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周围一片宁静,而越宁静,我的心就越不安。

为什么会这样!?

我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感觉到莫名的害怕,希望不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才好。

“你醒了,暮光小姐,你是叫暮光闪闪吧。”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匹小马站在我面前,他的装束告诉我他是列车长。列车长找我有什么事?

正当我奇怪的时候,列车长交给我一封信,信上面贴有皇家标记。

“这是一位叫乌尔夫的小马交给我的,这封信上带有皇家标记也确实吓了我一跳,因为我不知道航海湾里的小马会有跟皇室有关系的。那匹乌尔夫的小马把你的模样描述了一番。并对我说,如果在开车前哪位名叫暮光闪闪的紫色独角兽没能上车的话,就让我们把这封信交给中心城的塞拉斯蒂亚公主;如果你上了车,就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说这信不用转交给塞拉斯蒂亚公主,这是给你的。”

乌尔夫?我很奇怪,我接过信来一看,从字迹上看,很显然是月影写的。看来这是月影让乌尔夫把信交给列车长的。

我接过信,对列车长说了声谢谢。

这时,车外又有一群小马经过,他们个个都很惊讶,好像在谈论什么。

又一次了,他们在谈论什么?

我很好奇,就问列车长,列车长回答:“我也不知道,好像航海湾有一匹很有名的小马死了吧,好像叫野狐狸,据说是为了救女朋友而死的。”

野狐狸?!

是月影?!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

这不可能,我连忙抓住列车长问:“你说的可是真的?月……野狐狸他真的死了?”

列车长一脸茫然,他回答:“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来的。小姐你别激动,请冷静。”

冷静?!

……

……

列车长拉开我的蹄子,说:“我还有事要做,对不起了。”

我还想问更多,但列车长不知道是为什么,竟然飞快地跑了。我想追,但又追不了,我自己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

……

对了,信,看了月影写个公主的信,里面应该会有月影的信息。我也不顾得我这么想是不是符合逻辑,我只是相信,或者说我只愿意相信,这封信里有月影的消息。

我拆开信封,里面有两封信,我先拿起上面那封信来看,只见上面写着

 

亲爱的塞拉斯蒂亚公主

很抱歉,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没能保护好暮光是我的责任。暮光现在在航海弯的某个势力手中,我已经威胁了其他三个势力帮忙拯救暮光,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把暮光救出来。让暮光去这么危险的地方是我的责任,我不敢恳请恕罪。

                                                    你的臣民

                                                         月影上

这是给塞拉斯蒂亚公主的信,这信不是真的……不,这信是写在我没能上火车的情况,既然我上了火车,那就证明这封信的条件是不对的,没错,是这样。

还有另一封信。

我连忙拿另外一封信,上面写着:亲爱的暮光。

这是写给我的信,但这时的我脑海中已经空白了一大片,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是迫不及待的要看下去

“如果你看到这封信时,我不在你身边,那你不用再等我。很抱歉,我没能遵守对你的承诺……

啪、啪

泪水一滴一滴地滴落在信纸上,信上到底写着什么内容,我都看不下去了。

月影你这个傻瓜,为什么要为了救我而牺牲自己?

不!

真正的傻瓜是我。

末影眼警告过我!

乌尔夫也警告过我!

说我去了会危害到月影!

但我就是不听他们的建议,擅自偷偷跟来。

如果我不来,不就不会发生这事了吗?

我真是个傻瓜。

末影眼会怎么看我!

乌尔夫他们会怎么看我!

紫罗兰月见草姐妹会怎么看我!

……

……

不行!

我不能就这么离开。

月影他不可能就这么死了的。

我要回去救他!

我尝试使用传送术,但我现在的内心这么乱,又怎么可能使用传送术?!

我不顾一切,往出口奔去,刚没跑多久,就撞在一匹小马身上。

“暮光,火车就要开了,你要到哪里去?你的眼睛怎么了?”

我内心一震,这个声音是……

我抬起头来,眼前站这一匹小马,披着掩盖着全身的披风。

难道他是……

我运用起全身的魔法,将眼前的小马的披风扯了下来。

“等等啊,暮光!”

我无视眼前小马所说的话,只见眼前的小马一身漆黑,外加银白色的鬃毛,这不正是月影吗?

月影咬咬牙,看了一下周围说:“我这么难得让小马们都以为野狐狸死了……”

月影迅速拉着我走入包厢,把门关上,把身上的东西放下。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只知道自己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外面不是说,野狐狸已经死了吗?”

“啊,那个啊,死的是‘野狐狸’吧,我现在可是叫月影啊!其实如果不让他们以为野狐狸已经死了的话,他们以后还是会继续找我麻烦的……啊!”

我一蹄子打在了月影身上,我很生气,我这么担心你的安全,你居然这么轻描淡写,我……我……

我抬起头,看到月影一脸疑惑,眼神中又略带些惊恐,好像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我再也忍不住,泪水不断地涌出,一下子扑倒月影的怀里。

“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我放声大哭,从刚才就累积在我心里的悲伤、悔恨、自责,统统都烟消云散。我感觉到,月影他也轻轻地抱着我,抚摸着我的鬃毛。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月影说完,突然紧紧地抱紧我,我暗暗吃了一惊,还没等到我反应过来,我就听到月影的话

“你怎么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了,你可知道这两天来,我多么担心你吗?”

这是月影发自内心的声音,从那颤抖的声音中,我能感受到,他真的是很担心我。

我擅自跑来这个地方,我给大家惹来许多麻烦,我现在只能做的是深深地说一句。

“对不起。”

月影轻轻地扶着我,慢慢地将我扶离他的胸前,我看到月影的脸上充满着高兴与欣慰的笑容。我明白了,我也笑了,我们总算安全地离开了这个危险的地方,航海湾的故事总算结束了。

 

 

~~~~~~~

随着汽笛的长命,火车开始缓缓移动,关于那些信的事,是月影原本预定做最坏的打算,万一他救不了我也可以向公主求救。不过最终似乎是一切顺利,而那些信的内容就不需要理会了。

我一边看着远去的航海湾,一边问:“月影,你好像离开时是什么都没带,在小马镇的工作似乎也没多少积蓄,你是怎么买到这豪华包厢的票的?”

“这个啊,是布莱克出的钱。”

“布莱克?不就是黑帮头领,就那个给我下药的家伙吗?”居然对我耍那种手段,我想着都有些生气。

“是他!”月影很轻松地回答,“我要他给我们出钱买火车票的。”

我是知道月影在航海湾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但是让一个黑帮头目帮自己买豪华包厢车票的事情如此轻描淡写地说出来,我还是十分惊讶。

月影笑了,笑得很开心,说:“本来,你擅自跑来这么危险,我真想狠狠地训你一顿。”

我听了,知道自己错了,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谁知道月影话锋一转

“但是,我要很感谢你来到了航海湾。”

“感谢我?”我很奇怪,我明明什么都没做。

“如果你没来,我可能会走回以前的路。”

这是怎么回事,我都被弄糊涂了

“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月影点点头。

“可以,离回到小马镇有两天的时间,我会慢慢地跟你说清楚航海湾里发生的一切。”

 

thumb_up 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原作党推荐书目

    明琪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