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hittshy
shittshyLv.4
夜骐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It's A Screwed Up Life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02400/its-a-screwed-up-life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追溯

chrome_reader_mode 4,950 event 3 天前 thumb_up 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8 forum 1

我们就这样站在空地上,泽科拉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皱着眉头,翻了个白眼,“好吧,我是认真的,泽科拉,我们能快点出去吗?我也许确实拥有混乱魔法,但我不想……待在这里……在天黑后……你知道的……这里很黑……”

 

我把脸埋在蹄间,哦,太棒了,我是螺钉球,我现在才意识到,无序应该是我的父亲,嗯……太好了。

 

我叹了口气,好吧,是不是如果我找到无序把谁X了,我就能…

 

我摇了摇头。

 

不,我甚至不想去想他是如何让雌驹产下我的,因为雌驹怀孕到生下小马需要11个月,也许我在几个小时内就从幼驹长到了这么大,无序是个完全混乱的存在,试图用任何理性的逻辑来解释我和他的存在都让我头疼。

 

显然,泽科拉不会就这样把我带到她的小屋里,我使用了一个瞬间传送魔法,我也懒得去想我是怎么让这些魔法运作起来的,因为我是螺钉球,我能够使用混乱魔法。

 

“那么,我们就先去你的小屋吧。”泽科拉眨了眨眼睛显得很疑惑,其实我已经“借用”了她的思维,多亏了我先前和她的对话,我了解的信息已经足够让我找到她家。

 

我们周围的光线开始扭曲,等到光线褪尽,我们已经站在了泽科拉的小屋里,就在她那口巨大的坩埚边上。自从我在第一季第一次在动画片里见到这里以来,我头一次见到了空着的坩埚。

 

泽科拉惊讶的环顾着四周,“但是……你怎么知道我的家在哪里?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当我不在森林里游荡的时候我在哪儿休息。”(“But... how did you know where to find my home? I never told you where I rest when in the forest I do not roam.”)

 

我耸了耸肩,“泽科拉,你面对的是一匹拥有混沌魔法的小马,你真的去细想这一切吗?举个例子:你想试着弄清楚萍琪派的奇怪之处吗?”

 

她的脸刷的变白了,“我……想我不会去想,我是否能向你询问,你为何把我们带到这里?”(“I... think I’ll pass. Why did you bring us here, if I may ask?”)

 

泽科拉的话好像不太押韵,但我也不想去细想。

 

“我想我需要弄明白一些事情,”我一边说着说着一边扫视着她那摆满药水的橱柜,“我想知道……谁是我的母亲。”

 

泽科拉眨了眨眼,然后皱起了眉头,“你妈妈?”

 

我点点头叹了口气,“虽然我不想承认,但现在,无序很有可能是我的生父。所以,我想知道他让哪匹雌驹生下了我,如果我必须和某匹小马生活在一起,那最好是和我有血缘关系的小马。”

 

泽科拉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她又变成了我在电视中认识的那个波澜不惊的泽科拉。

 

“我想我有可以帮助你的办法。”她走到一个小橱柜前,打开了它。

 

我用我的魔法随意的飘浮在空中,视线从她的肩膀上望去。橱柜里有两个瓶子,我认出了其中一瓶,那是她在第四季开始时给暮光闪闪的药水,但另一瓶药水我好像……不认识。

 

它的盖子被设计成了龙头的样子,除此之外,它看起来就和暮光喝的药水一模一样,不过它是蓝色的。

 

泽科拉转过身来对着我,即使我突然“悄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她身后,她也没有退缩或表现出任何惊讶的样子,而是镇定的把瓶子递给了我。

 

“我不敢使用它,它只对混沌魔法起作用。”(“I dare not use it myself, for the results would be tragic. It only responds to Chaos Magic.”)

 

我皱起了眉头,认真的?她真的会调制这种只能对混沌魔法发挥作用的药水吗?

 

“用你的魔法把它变成棕色。喝下它,你就知道是谁让你出生在这里了。”(“You can turn this potion from blue to brown. Take a sip, and you will learn whom you were born from in this town.”)

 

我摇了摇头,嗯,刚刚泽科拉说话应该是押韵的,不是吗?

 

我把注意力集中在药水上,有一点黄色的光芒从我的身体上射出,它融进了药水里,药水嘶嘶作响着变成了棕色。

 

我用魔法把它举起来,回头看了看泽科拉,她对我点了点头。

 

我耸了耸肩,在我的视线消失之前喝了一口药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我的视力恢复时,我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病房里。

 

“恭喜,”我转过身来,看到一匹非常年轻的医生,“是一对双胞胎小雌驹。”

 

顺着他的目光…我面无表情,“真的吗?她真的是我母亲?我知道,即使是无序在改过自新前也不会开这种(哔哔---)的玩笑吧?!”

 

一匹小马正躺在医生面前的床上,粉红色的皮毛,鬃毛的紫色比我的略深一些。我看见了那翘起的鼻子,她是臭钱(Spoiled Rich)!她似乎睡着了,通常,母亲不太可能会在第一次新生儿在一起的快乐时刻睡着的。但这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她在剧中只是把珠玉冠冠当成一个实现理想的工具,而不是自己的宝贝女儿。

 

我叹了口气。嗯,我想她之所以是我的母亲是有道理的,珠玉冠冠和螺钉球的确有相同颜色的皮毛,而且这对双胞胎也不是第一次出现在节目里……

 

等一下,她们一起出现过吗?

 

我环顾四周,太好了,那有一扇窗户。

 

我飘浮在空中往向外看去,一切都看起来很正常。

 

我挠着头自言自语着,“嗯…我是不是漏了什么?”

 

房间突然扭曲着消失了,我突然又站在了新生儿监护室里,我在电视上了解得够多了,我当然知道这个地方是哪儿。

 

我看到臭钱站在一个安顿着新生小马的摇篮前时,我皱起了眉头,从那匹小马的毛色看起来,要么是珠玉冠冠,要么是我自己。

 

“她还能醒过来吗?”臭钱向医生问道,她的语气里丝毫没有担心的味道,仿佛只是因为无事可干才去问问医生。

 

“嗯,抱歉,里奇太太(Mrs Rich)……”听见了施德博医生(Doctor Stable)的声音,我转过身来,医生正站在臭钱身边,“您的第二个女儿,丁香花(Lilac)……她……她再也醒不过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吃惊的瞪圆了眼睛,但臭钱的无动于衷更让我惊讶,她缓缓问道,“你的意思是……死产?”

 

雄驹叹了一口气,摘下眼镜放在胸前,“不完全是这样的,她还活着,但是……”医生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她再也醒不过来了,里奇太太。她会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她患有昏睡综合症(Unresponsive Wakefulness Syndrome)。”

 

小雌驹在摇篮里睡得很香,臭钱朝摇篮里望了一眼,她看上去和其他正常的小马并没有什么不同。

 

“别把这件事告诉我丈夫,”臭钱命令医生道,我听到她的语气不禁皱起了眉头,“再强调一下,这不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而是一个令马烦恼的问题。如果有必要,就让她继续活下去吧,我丈夫那么软弱,如果她的死让我的丈夫伤心欲绝而无心操办其他事,那他就对我毫无用处了。”

 

“里…里奇太太?”施德博医生吃惊的问道,他的眼睛睁的大大的。

 

臭钱转过头看着他,“我想你应该能理解,如果我生出的小马不能醒来的消息传出去,我就会成为笑柄。”臭钱笑着走了出去,“至少她还有个姐姐能帮上忙。”

 

望着臭钱从病房里走出去的背影,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这…这个婊子!医生告知她的一个孩子将永远不会醒来,而她只是把孩子忘掉,并告诉医生永远不要提它,以此来挽救她的声誉?

 

当我恶狠狠地盯着那匹高傲的雌驹时,白光又一次充斥在了我周围的空气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我重见光明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泽科拉的小屋,不过我马蹄下的草地看上去好像已经烧焦了。

 

“你见到你的家人了吗?”泽科拉向我问道,尽管我能从她的声音中听到一丝气愤,可能是因为我在她家留下的灼烧痕迹。

 

我皱着眉头点点头,“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拥有混沌魔法,显然,无序和我有着什么关系,但臭钱是我妈妈…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也许在更早的时候,也许就在不久之前,你会找到你想要的答案,”泽科拉一边说,又把药水递给了我,“再喝一口药水,你就能揭晓答案。”

 

我耸了耸肩,喝下魔法药水,这次我喝了大大一口。

 

白光在我的眼前一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我的视力恢复时,我发现自己正在精神病院的房间里。环顾四周,我只看到一匹小马孤独的坐着……她的样子简直让我不寒而栗。

 

这是我……嗯,螺钉球,不,施德博医生说我叫丁香花?

 

她靠着墙边坐着,眼睛空洞无神,口水不断的从她张着的嘴里流出来。

 

我又打了个冷颤,这就是我以前的样子?到底是什么让这个淡紫色的雌驹变成了我在第二季第一集(S2E1)第看到的那个螺钉球?

 

“噢噢,不,让我帮帮你。”接着是一群乱七八糟的生物飞过,我皱起了眉头,这是无序!他在这里做什么?

 

我注视着他,无序把正在发呆毫无反应的丁香花飘浮到空中,无序盯着她无神的眼睛。

 

“嗯,真是令马沮丧啊,小雌驹,”无序皱着眉头说,然后咧开嘴笑了,“让我们改变一下怎么样?我一直想要一个女儿来帮我统治我的混乱王国。”

 

在我的注视下,他的鹰爪打了个响指,丁香花一片空白的眼睛荡起了紫色的螺旋状花纹,她的可爱标记:棒球和一个螺丝,出现在了她的臀部。她眨了几下眼睛,然后笑了起来,用蹄子捂住嘴唇,就像我在电视上看到她第一次出现在银幕上时那样。

 

无序高兴的自言自语道,“啊哈!欢迎来到这个世界,我的……嗯,你叫什么名字?”他打了个响指,一个剪贴板出现在他面前,他皱着眉头向下划看,“淡紫色?哦,不不不。那绝对不行,”无序揪了揪他的胡子,然后看了一眼她的可爱标记,一个点亮的灯泡出现在了他的头上,“我当然知道,你叫螺钉球!你觉得怎么样,我的螺钉球?”

 

小雌驹只是继续缓缓的动着她的嘴唇,而无序似乎把这当成了“当然了”,因为他抱起了双臂,点了点头。“是的,是的,控制那五匹小马的身体可是相当有趣的事(指正剧的剧情),现在,玩得开心,我的小螺钉球,”他用爪子打了个响指就消失了,“我还要忙着播种更多的混乱呢。”

 

房间开始扭曲,我的视线转到了他开始捉弄暮光的场景。

 

环顾四周,我看到他正在嘲笑元素守护者们,就在她们把他变成石头之前。

 

我看到螺钉球在空中漂浮起来,望向无序被m6封印的方向,她的脸上满是困惑。

 

没过多久,无序开始渐渐的变成了石头,谐律元素在天空中射出了一道刺眼的彩虹。

 

猛烈的冲击波让我不由自主的转过头去,可怜的螺钉球被彩虹掀起的气浪刮了起来,落进了永恒自由森林,我的视角跟随着她,这显然是我醒来前这里发生的一切。

 

她就落在我醒来时的空地上,一动不动。当我注视着她的时候,我注意到她身上渗透出了代表混沌的黄色魔法光芒。环顾四周,我发现其他的混沌魔法都被谐律元素驱散了。

 

这不是她的错,但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这么说来,我现在是这个世界上仅剩的混沌魔法?

 

过了一段时间,黄色的光芒褪去了,所有的一切都渗透进了这匹失去知觉的小雌驹。

 

白光闪烁,我再一次回到了现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眨了几下眼睛,泽科拉正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避开她的眼睛看向别处,“嗯,无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是我的父亲,”我缓缓说道,没有直视她的目光,“但他似乎是我能够使用混沌魔法的原因。”

 

泽科拉点点头,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我叹了口气,“还有…我现在知道我的小马生母是谁了”我咕哝着,“臭钱。”这将会是件很有趣的事。

 

我眨了眨眼,诡异的微笑不知不觉的浮上了我的嘴角。哦,这将会非常有趣的--对我来说。

 

 

thumb_up 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大黑星 Lv.6 麒麟
评论 追溯

啥...臭钱成娘们了?!

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