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明琪黛茜
明琪黛茜Lv.8
天马
长篇转载
T
已弃坑

友谊之翼(Wings of Friendship)

第七章

chrome_reader_mode 4,288 event 3 天前 thumb_up 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2 forum 0

夜幕已经降临,小马镇里的居民都已经回到家里准备晚餐,到处是一片安宁的景象,而我应该是跟斯派克一起吃晚饭,然后准备晚上的学习。

但现在,我正身处着一座罪恶都市,透过窗口往外面观看,在街灯的照耀之后,不时可以见到有小马进出幽暗的小巷,他们的脸上都浮现出种种的不耐烦、傲慢、阴险乃至狡诈。每一个来往的角色无不在诉说着这座城市的现实。

我离开了窗口,再次回到了月影的床边。为什么小马国会有这样的一座城市?为什么这座城市里的居民都是选择过这种生活,难道他们就不会去寻找更温馨更温暖的生活吗?

又一次,我又一次感觉到孤独,因为这个城市里,没有与我有共同理想的小马,就连我曾经认为可能是朋友的乌尔夫居然也……我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我感觉不到有与自己想法相似的小马,没有语言,这不就跟之前月影跟我说的一样?!我是还是公主的,他最大的痛苦就是感觉不到与他相似的小马,而现在我是更深切体会到这种痛苦了。但是,月影他能够在这种痛苦的情况下,依旧能坚持下来,所以我也不能这么就消沉了。对!暮光,你是来帮月影的。就算你帮不了他,你也不能给他制造麻烦啊!

可是,月影,你现在究竟在哪里?

笃、笃、笃,门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了一匹母马的声音:“暮光小姐,该吃晚饭了。”

我这才注意到,我自己的肚子也开始抗议了。我马上打开门,只见一只蓝紫色鬃毛的母独角兽站在我面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叫紫罗兰,是独角兽姐妹中的姐姐,她姿色很不错,也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如果是在外面的城市,她一定可以跟鸢尾花一样当个模特吧

紫罗兰很恭敬地对我行了一个礼,然后很热情地招呼我到餐厅去,看她那么热情,我不禁怀疑,她真的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因为与月影的感情才对我这么好的吗?可看她的样子也不可能是装的,还是说这已经成为了她的“职业表情”?

我不知道……

“暮光小姐,你怎么了?”紫罗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了头,可能是我内心的忧虑都在脸上展现出来了吧。

我连忙笑着对她说:“没什么,我只是想东西想得入神了。”

紫罗兰想了想,突然间笑了:“你不用担心野……月影的事,我前天还见过他,他过得很好,你可以放心。”她一边向前走一边很轻松地说,那毫不在意的表情就是在告诉我不用担心月影的事。

虽然我并不是想着这件事,但紫罗兰的话确实让我心情舒畅了许多,毕竟我也确实一直在担心月影的。我跟着紫罗兰来到了餐厅,月见草早就在那里等待着了,她招呼我们坐下,我向周围看了一看,没发现乌尔夫。

“你找乌尔夫啊,他今天可能不会回来了。”月见草说。月见草是这对独角兽姐妹的妹妹,她比较聪明,魔力也比较强,据说以前跟乌尔夫一起,主要负责保护月影的安全。

在晚饭的过程中,两姐妹不时会很热情的交谈,为了不让我觉得被冷落,还不时问我一些关于月影的情况。她们之间有说有笑,我真的很怀疑,我实在很难相信,她们对我的态度真的是因为利益吗?!

我鼓起勇气,就问她们:“紫罗兰,月见草,你们两个也是因为利益才跟月影在一起的吗?”

我这么一问,两姐妹之间的笑谈就止住了,然后就像看到不可思议的生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

“当然,在这里谁都这样的。”

“是啊,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两姐妹分别先后用着很平淡的语气来回答我的话,就是在说这根本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接着,姐姐紫罗兰就说

“我虽然不记得以前有没有见过他,不过我记忆中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也算小有名气了。”

紫罗兰说着说着,托起下巴,似乎是在回想起当初见到月影的时候。突然间,她脸色一沉,想起就让马生气。

我很好奇,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月见草却在另一边噗嗤地笑了出来。

紫罗兰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鬃毛说:“要知道,我这么漂亮,所有公马见到我都忍不住多看我几眼,唯独是他对我仅仅是一眼看过,虽然后来知道他是不敢多看,不过就当时来说,那不当我是母马的态度还是很让我生气的。所以我专门去找到了他,本来也想说要俘虏他,没想到他直接问我要不要当他手下。他给了我全面利益分析,我当时就想,就算我加入四大势力,然后把身体给卖了,也未必能拿到这个好处与地位,那做他手下又何乐而不为?于是我就跟了他,之后说要俘虏他的事情以后就再不敢提了。”

月见草的笑声越来越大,我就问她:“你是姐姐介绍你做月影的手下的吗?”

月见草摇摇头说:“在这个城市兄弟姐妹都是不可相信,我是因为没势力背景和魔力潜质被月影看上了,与姐姐无关,也没有像姐姐那样的故事是了。”

兄弟姐妹都不可相信的吗?这么说,乌尔夫说的话是真的?想到这里,我的情绪再又再次低落了下来。

“暮光小姐,你怎么了?是我说错了什么吗?”

“没有,没有……”我连忙回答。

月见草盯了我好一会,突然笑着问我:“是不是乌尔夫对你说了些什么呢?”

我看到月见草的眼神,她好像是信心十足,我见不好隐瞒,于是长叹一声,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月见草听了,很不满地说了一句:“公马们怎么都这个样子。”

什么公马们都这个样子?就在我还想着的时候,紫罗兰就笑着对我说。

“暮光小姐,没错,我们一开始会和月影接触以及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基于相互之间的利益。不过,从那一天起,这一切都改变了。”

“那一天起?”

“自从那天他从苹果鲁萨回来之后……嗯……暮光小姐,你可能不知道这座城市的情况吧。在航海湾这里的小马是不会对贫瘠之地以外,尤其是大麦山脉以外的地方感兴趣。我们知道有中心城,也知道附近有座叫苹果鲁萨的新城镇,但是那里发生了什么事这里是没马感兴趣的。这里的小马只知道,不要将这里的犯罪行为带到航海湾以外的地方就没事。但月影不同,他虽然他也是个稳重的家伙,但他也对外面的世界很感兴趣。在某天他遇到了一匹斑马,留她在这里一段时间之后,他说他想知道外面的世界,见识一下与我们平常想法不同的小马,于是他就找了机会去了一趟苹果鲁萨附近的几座城市转了一圈,回来之后,他就突然间说,要放弃这里的一切,离开航海湾。”

月见草也点点头,说:“是啊,我们当时都以为他在开玩笑,像月影在航海湾拥有的地位与财富,谁愿意说舍弃就舍弃啊。但当他说他是认真的时候,我们都吓坏了。因为他如果不在,我们因为他而得到那么多利益,肯定会被四大势力报复的。不过,月影也说了,他会负责到底,在我们的利益与安全没有得到妥善处理之前,他不会离开航海湾,这我们才放心了下来,但心里还是充满了疑惑,”

月见草和紫罗兰对望了一眼,之后紫罗兰就对我说:“我们都希望月影是在开玩笑,又或他是认真的但可以重新考虑一下,不过月影后来的行为,表明他是真的打算舍弃这一切。首先,他做事低调了很多,不再跟四大势力有任何利益上的冲突;其次,他开始训练我们,让我们在他离开之后,也能在航海湾维持现有的利益,还有一点对我们震撼更深的,就是他对我们的态度,不再以利益为主导,甚至不再在乎利益,他对我们只有真诚的内心。”

“是啊,当时我都以为他是不是疯了。可他却过得很轻松,很高兴,我们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也不知道当时的心情是羡慕,还是愤怒。”月见草微微低头,似乎在想着那时候的情景,接着她又抬起头看着我说:“后来,月影他告诉了我,是因为他遇到了你。”

“我?”我很是惊讶。

“是啊,”月见草继续说,“他说他在苹果鲁萨那里看到了你们,之后就跟着你们,了解一些你们的事情之后突然间觉得,他现在的生活不是他要追求的。本来,他也是可以带一些东西走,但为了斩断过去的一切,他决定将航海湾的所有东西都给了我们。本来我们一直都不是很了解他这种做法的原因,但是在他在为其一年的教导期间,他对我们的态度跟以前对我们的态度相比,对待我们跟对待其他小马相比,我们也算是稍微理解了一些关于友情的感觉,也是拜你所托,我们姐妹现在才能这么亲热的交谈。”

紫罗兰也说:“你不要怪我们以前不懂友情,毕竟友情这种东西,你说他怎么好,都是不切实际的虚幻,这种东西的美好,必须亲自体会才能体会到它的价值。你将友情传递给了月影,而月影也将友情传递给我们,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啊!”

紫罗兰说到这里,和月见草对视了一下,一起对着我会心地一笑。我突然间觉得一股暖流从心里升起,眼泪不知不觉流了出来。原来在这个罪恶都市也有友情的存在,这真是如同漆黑中的一盏明灯啊……怎么这些话都像是月影说过的?

“你啊!傻丫头!”紫罗兰走到了我身边,用魔法拿起手帕擦干了我的眼泪,“如果真说利益是我们唯一的关系,已经独立了的我们就不需要月影,乌尔夫为什么会千里迢迢去通知月影?不过也许就是你的率直,月影才会喜欢你的吧。”

我被紫罗兰说得很不好意思,我也不好再隐瞒下去了,就对她们坦白了:“其实,我跟月影只是普通朋友,我们只是住在同一间屋子,但我们不是住在同一间房间。”

紫罗兰跟月见草听了都很惊讶,之后又互相对视了一下,然后又转过来看着,之后,两匹马都哈哈大笑。

我都被这场景都搞得一头雾水。

紫罗兰一边笑着一边说:“你果然跟月影一样。”

月见草也笑着说:“我想还是有些不一样,虽然说都是不自知,但是这妹子可能真的没这感觉,而另一个却是不敢想、不敢认。”

我听了更糊涂了,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意思。

紫罗兰慢慢地收回笑容说:“好了,别说了,快点把晚餐吃完吧,再拖下去可就对身体不好,”

吃过晚饭,我就跟独角兽姐妹们进行愉快地交流,她们对外面的世界也很好奇,她们也说确实有想过到外面的世界去,但是至今还有像月影那样的勇气舍弃在这里的一切。我则对他们说,如果真想到外面的世界去,小马镇一定会欢迎你们。

当晚,我们聊了很久,也聊得很高兴。我知道,她们在这个罪恶都市里生活,自然也做过不少违法的事情,但是,这也不能怪着她们,毕竟这是这个环境使然。现在的她们,也有向往友情,向往光明的决心,光凭这一点,我就值得跟她们做朋友。

我躺在床上,这一趟旅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

不!

应该说收获不少呢!

thumb_up 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原作党推荐书目

    明琪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