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RemainAtto
RemainAttoLv.10
独角兽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那些塔维所说的(The Things Tavi Says)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79865/the-things-tavi-says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转瞬的(Whizzing Things)

chrome_reader_mode 2,008 event 8 天前 thumb_up 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4 forum 0

转瞬的


当事物从我身边掠过,它们会留下痕迹。只是当我有一个稳定的节拍时,我才能控制这些流逝。我所说的那些时刻,比如现在,坐在火车车厢里,凝视窗外,看着窗外的世界掠过,化学兄马*(Chemical Colts)的最新音轨在我耳边响起。我必须把音量调大,这样即使是我的后槽牙也能感受到音乐。

这些轨迹混合成轻微起伏的条纹,而当我眯起眼睛,我可以分辨出半音阶的调子。我背对火车头坐着,真是太完美了。一切,乡间、篱笆栏和艾奎斯陲亚的村落变成了不同的音符,随着每一个美妙的节拍跳动,这些美妙绝伦的艺术家被赋予足够的魔法而被召唤。

DJ的生活真是太棒了。它给了我崇拜和创造的能力。每一段纯音乐都是浸在艾奎斯陲亚音乐空间结构中的一次美妙体验,在那里,我赞美别马的杰作,并将它们与我不值一提的贡献交融汇合。最后,小马们因这两点而爱我,或者他们只是——喜欢我——只是喜欢那一个瞬间。很像我现在正在经历的时刻的瞬间,但今晚很晚的时候——在一个封闭的音爆庇护所里——我也将与他们分享,通过明亮灯光和低音奇袭,以及每一个跳动的、轰鸣的东西,那些蕴藏着跳跃、跳跃、再跳跃的勇气的东西。

我只希望我能让塔维明白。但是,话说回来,她属于另一个世界,一个非常柔软,天鹅绒般柔软的世界,有如此洁净的品质,让我因能够成为它的观众而感到奇怪的幸运。

然而在这里,我凝视着一个精心控制的狂热变形万花筒,我在节拍之间呼吸、期望、憧憬有一天我也能和她分享这个世界。

当列车员的蹄子在我的墨镜前挥舞时,他打乱了痕迹,把棱柱形的灯光秀搅成各种各样的疯癫拼图。我意识到我把耳机的音量调得太大了。我茫然地转向他,注意到他皱巴巴的嘴里混杂着惊恐和严厉的责备。所以我把音乐关了,畏缩着,因为我早就把这列火车的刹车踩下去了。我的世界也被推挤着,碰撞,直流淌到他口吻形状的深红色坩埚里。

“——示票?”他叽叽喳喳地叫着,有点太急躁了,对他自己是这样,对我也是这样。”我真的需要看看你的票,女士。”

我点点头,微微发抖。我的心跳在加速,并不是很好。世界突然变成一种不适的灰没有一丝紫罗兰的慰藉……她的紫罗兰色。我讨厌这样赤身裸体的感觉,这种赤裸一直困扰着我。就在这几年里,我才能够用旋律和噪音把它打扮得漂漂亮亮。我不可能独自打败它。

我的头脑是如此混乱,以至于我都不知道我花了多长时间翻遍我的背包。为了我找票,我把装打盘机的箱子摇得有点太久了,它发出的咔哒声使我的牙齿颤抖得更剧烈,一种紧张的幼驹声音,伴随着从我鼻翼两侧喷涌而出的红色鸽子

然后,像个白痴一样,我醒来了。通过心灵致动,我从惊慌中伸出蹄来,从我旁边座位上的鞍包里拿出要找的票据。我尴尬地笑着把它举到他面前。

他带着极为矛盾的心情凝视着票据,这比我预想的还要糟糕。我总是担心我遇到的小的内部和外表一样灰白

“非常感谢,女士,”他嗡嗡地回答。以最致命的声音,他用深红色的弯刀刺穿了我的耳骨。当他在拥挤的车厢里悠闲地移动时,针刺的血迹舔着他瘦骨嶙峋的臀部。”车票?请出示车票!”小马们满足了他的请求,他们那纤细的金色声音汇成了一片薄薄的金色薄雾,我也意识到了火车在铁轨上的律动,这是一件非常微薄的事情,每只小马都佯扮对这越野颠簸并不感到厌烦。

我试着重复化学兄马的音轨,但它变得很刺耳。此外,当我向窗外望去时,我只看到一片开阔的草地,没有任何结构上的瑕疵来激发我的想象力,或是在我想象中不安的想象。我的眼睛渴望得到什么,我的耳朵想从我的头上咧开去吃掉它们。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我感到如此不安。事情感觉起来变得很不一样,我认为。

婚礼后就大不一样了。

我需要冷静下来。我今晚有个演出要主持。来自东北部地下音乐组织的小马们将在那里舞动,在午夜时分随着我要传递的节拍蹦蹦跳跳。我不能让他们失望。我不能放弃这一刻,这个值得分享的时刻,这个无休止的脉搏,它引导我向前,抽搐,登上舞台。

我会设想做一些我不适应的事情。毕竟,我并不反对冒险。而且,我是从小马镇来的。

我闭上眼睛。这比能想象到的要难。有小马会认为这样的地方对我来说是个避难所。但在这里,颜色没有锚。当音乐在完全黑暗中演奏时,我会陷入一种螺旋,我并不总是喜欢它把我带到的地方。

但最近几周,尤其是最近几周,我感觉不太艰难了。坠落感还在,是的。在某种程度上,它感觉像是向地心坠落。但是,它没有碎裂成碎片,而是有一种温和的东西抓住了我,一种织物,一个吊床,一张安全网,它能让我不至于掉进任何一个我可能永远也回不来的地方。

琴弦是被尊贵的紫色鹅绒浸染的。

我不知道这个微笑是表示我感激涕零还是神志不清。不管怎样,我让吊床把我带到一个遥远、安全的地方,一个闻起来像过去的地方。

昨日有个怪哉的习性,能鞭策我更快地坠入明天。

 


*(译注。若无特殊说明,后文皆为译注)此处应是The Chemical Brothers(化学兄弟)乐队的马化版。

thumb_up 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