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韦丰城
韦丰城Lv.1
独角兽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跨越尘世的灵之旅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四章:计划实施

chrome_reader_mode 7,863 event 4 天前 thumb_up 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0 forum 0

现在我在永恒自由森林里修炼。与泽寇拉和可爱标志童子军的初次见面已经快两个星期了。虽然有些艰难,但还是挺顺利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做修炼,我做了各种锻炼,还练习了我的能力,我现在变得比以前更强了。在此期间,我又发掘出了新的能力,并再次创造了新技能和新招式。关于我的精神修炼,泽寇拉帮了我不少,在某种程度上还帮了我控制我的隐藏能量。隐藏能量我有试着在我独自一人的情况下使用。根据泽寇拉教我的;深呼吸,消除杂念,集中精神,随感觉流动,找到并联系内心。使用它能感觉到强烈的情绪,但却完全不觉得有任何压抑,难受,不适。我的心灵完全平淡冷漠,什么都感觉不到。有几次,还差点过头没来得及停下,我只好多次进我的精神领域,平复情绪,让自己恢复。这个能量很强,就释放个米粒大的大小,就把一大片树给灰飞烟灭了。还好没引起注意。看来还需要做更多的精神修炼,还要学会完全控制好情绪,这样才能控制好这股能量。在那之前,这股能量还是继续隐藏,不到时候决不使用。

 

我一直在避免并远离自己的情绪,特别是强烈的。幸运的是,我知道该怎么做。

 

举个例子,每当被人欺辱,当其他人都在哭泣时,我感到伤心,但只是一部分。悲伤总是存在,但它被稀释了一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很容易。然而,它总是随机出现。有时我可以很简单地分散自己,有时我会被情绪压倒。这些是我的想法。

 

尽管如此,但它还是有助于控制好我的情绪。此时,我盘腿坐着,用精神力漂浮在地面上,进行冥想。“静心,凝神…心灵合一。静心,凝神…心灵合一。”

 

“今天的冥想很顺利,我看得出来。”泽寇拉的声音传来,我睁开眼睛瞟了她一眼。她走过来,我用精神力漂到她面前,然后降落,站起身。

 

“你可以离开了,明天再来。”她说

 

“好的,我明白了。”我转身离开。走了一段距离,我想象变出个传送门,然后走进去来到我的独创空间。我大多数时间是住在这,但我偶尔住在泽寇拉那。没人能进来,除非我允许。我在这里使用了神力,变出了别墅,并将环境变得很舒适,又用混沌和混乱力量制造了很多好吃的。所以我在这过得很舒服。

 

我使用托雷拉.潘塔斯玛(托雷基亚的能力之一,能在空中投影出另一端星球的景象,乃至不存在于现实的幻象。)来监视小马镇的情况。目前,一切正常。然后我切换画面到坎特洛特,在王座室,一只白色天角兽正坐在王位上批阅着文件。

 

“看来,今天赛雷斯蒂亚还是老样子。”我想。然后王位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一个士兵冲到王位前。“北部小马国传来消息,公主殿下。”

 

“是什么?”公主问

 

士兵摘下头盔,把头盔放在胸前。“它回来了。”

 

赛雷斯蒂亚喘着气,眼睛睁大了,好像很吃惊。

 

她转向旁边的卫兵,命令到“快去找韵律公主和闪耀盔甲。”

 

卫兵点了点头,然后匆匆离去。

 

她拿出一个羽毛笔和羊皮纸,并开始写信给她的学生。“我最亲爱的暮光闪闪,你必须尽快赶到坎特洛特。”

 

看到这,我挥手让投影消失。看来水晶帝国已经回归了,那我也该行动了。

 

“不过说实话,这种事不是应该她去处理吗?她让暮光闪闪和她的朋友来这里教她关于自我牺牲的品质,我是说,那家伙真敢这么做!当真?堵上一个帝国,冒着被黑晶王破坏的风险,就为了教她的学生自我牺牲,因为她知道她的学生会准备好成为新的公主。”我想着。

 

我想知道她哪来的自信,她也太高看暮光闪闪了。这国家要是让她继续统治,迟早有一天,整个国家都要破灭,就因为她把危及生命的情况视为考验。

 

我想我不会直接出手帮助,只会在一些地方进行干涩。还有斯派克,那家伙需要夸耀的资格,这是他需要的也是应得的。所以我会让斯派克像剧中一样,成为大英雄。至于黑晶王,我自有办法。

 

我戴上衣帽,披上我的深黑斗篷,然后转身离开空间。

—————————

我坐在火车顶上,任狂风吹过,我的斗篷在风中飞舞。我很早之前就传送到了火车站,准备等暮光她们。不过等了一会,她们没来,我就去拜访了一下可爱标志童子军。她们在香甜苹果园的树屋里,见到我来了,她们可高兴了,非要拉我一起玩,我们就玩了些简单的小游戏,但她们玩得很开心。她们还保守着我的事,我告诉她们时候快到了,到时会通知她们。然后我就回到火车站,而暮光她们也来了。她们进了火车车厢,我就到火车顶上,将自己隐形。我其实可以直接传送,或瞬移到水晶帝国等她们,我就算是懒人跑,速度也快到几分钟就到了。我无非是担心她们在途中遭到黑晶王的袭击,才跟她们一起,保护她们的安全。

 

现在火车已经开到雪域了,这里风雪可真大啊,不过我一点都不冷。我控制雪花凝聚成一个雪球,把它拿在手里玩,然后把它丢到远方。

 

过了不久,火车到站了。我跳了起来,飞到空中。我看着暮光她们下车,而史派克他背着几箱行李,真是可怜。然后暮光她哥来接她们,她们开始走向帝国,我飞在空中跟着她们。我用我的超级听力,听着她们的谈话。

 

“回来的不只是水晶帝国,还有黑晶王。”闪耀盔甲说

 

“你们是…在说那个吗?”小碟颤抖地说。伸出一只蹄子。

 

其他马都看向小碟指的方向,只见一团黑雾冒了出来,露出一双红绿的眼睛。黑晶王来了。

 

我笑了,因为事情开始有趣了。

 

我飞在天空上,看着暮光她们逃离黑晶王的追杀,前方出现了一个大屏障,水晶帝国在屏障里。银甲突然停下,转身面对黑晶,给暮光她们争取时间。他对黑晶发射了一道射线,但射线穿了过去。黑雾状态的黑晶朝银甲冲去,将他包裹在黑雾中。此时,暮光她们已经进水晶帝国了,因为屏障,里面是看不到外面的,那就好办多了。

 

我飞到黑雾前,双手拍了个掌,激起强烈的气流,将黑雾吹散。银甲露了出来,他趁机跑进屏障。我转身看着黑晶,他看起来很困惑,不知道哪来的风。我又用混乱力量制造出龙卷风,把黑雾都吸进去,龙卷风里传来黑晶的尖叫声。接着我控制龙卷风把他送到远点的地方,等龙卷风一消散,就看到黑晶晕头转向的扭动着身体。等他清醒过来,他脸上爆起青筋,气得头上冒烟,看来他察觉到有谁在阻挠他。

 

“可恶!到底是谁?给我出来。”他说

 

“有本事你就先找到我。”我笑着说。接着我向他打出普通一拳,激起的冲击波将黑雾打散了,只剩下一点残余。现在他要恢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这应该足够给暮光她们争取时间。我可以现在就消灭黑晶,但后面还需要他的出场,就先放过他。

 

我传送到了水晶帝国,现在没别的事可做,就先享受一下接下来的好戏。

 

我漂浮在空中,观察着下面的一举一动。暮光她们在四处向居民打听保护帝国的方法,不过居民都得了健忘症,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最后她们去图书馆找线索,我用透视能力看到她们在图书馆四处翻书,暮光用魔法将书一本本浮在空中,流水线般快速浏览封面,然后丢到旁边的书堆里。“不是,不是,不是…有了。”她拿出其中一本书。

 

我飞到别处,因为接下来,她们就要举办水晶展会,以此振奋居民的爱与团结精神,但她们并不知道水晶爱心是圣物,就做了个假的,给居民传播虚假的希望。

 

我飞到高塔上,悬浮在空中,真正的水晶爱心就在这。它真的好美,闪耀着光芒。这时,我听到下面有动静,往下一看,看到暮光、银甲闪闪、韵律公主、萍琪站在阳台上。“大家听着,公主和王子真诚地邀请你们参加水晶展会。”暮光对居民宣布。

 

这时,居民们一听到水晶展会,立马来劲了,纷纷走向王宫方向。暮光笑着和萍琪拍蹄,而苹果杰克带着居民来到展会,向他们介绍吃的和玩的,云宝则在一旁炫耀她们布置得有多好。我死板着脸,这些蠢货,不知道犯了个错。

 

云宝和苹果杰克听到一位居民说出了水晶爱心的真正用途,她们立马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云宝急忙飞去找暮光,还扯了块布把她们做的假货遮起来。“你在干嘛?”暮光问。“我想我们有麻烦了。”云宝紧张的说。

 

之后,我悬浮在空中,看着她们在阳台上讨论新发现,暮光焦急地翻着书。“我不知道那是件圣物,书里面没有提到水晶小马们点亮水晶爱心的事。…书最后缺了一页!”她惊恐地看着书,书的最后一页被撕掉了。

 

“我怎么没注意到。”她以蹄掩面。她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她一个大书虫居然能看漏书。

 

韵律公主突然倒下,她的魔法消失了,屏障也跟着消失了,露出外面的真实景象。一大片乌云向帝国蔓延,其中还有黑雾状态的黑晶。

 

不过韵律公主很快振作起来,再次施展魔法,屏障升了起来。黑晶想冲进来,但太迟了,屏障已经形成,他又被挡在外面,而且他的角尖被切掉了,我能够听到他愤怒又痛苦的嚎叫。

 

 

 

暮光她跑去找水晶之心,云宝则去和其他小马确保展会开下去,继续隐瞒居民真相。真不知道她们怎么想的,当居民发现真相,他们会失望,甚至绝望。那还不如之前的无精打采呢。

 

暮光她背着史派克跑回了城堡里,看来她马上就找到这里了。我看着城堡底下,苹果杰克和云宝守在那个假货旁,苹果杰克想方设法引开居民的注意,云宝一副要打架的模样,把居民给吓跑了,把脸贴近靠近这的居民,吵着说是间谍。她这态度可真讨厌。我发誓,她要敢这么对我,我就用手臂刀刃砍了她的翅膀。

 

现在我漂浮在高塔上,暮光现在应该已经找到王座室的密道,她最好快点来。韵律公主的魔法消退得很快,屏障一闪一闪的,很快就要破了。我透过石壁,看到暮光在门前中了黑晶的魔咒,我打了个响指,让史派克下来。暮光听到史派克的叫喊声,便清醒过来。居然中这种低级的魔法,黑晶也许擅长制造恐惧,但和我相比他根本不知道恐惧真正的概念。

 

过了一会,暮光和史派克终于上来了。与此同时,屏障开始再次消散,黑晶王准备攻进来。暮光正要拿水晶之心,却触发了黑晶设下的报警系统,黑晶王一发现,就施法让地板长出了黑水晶将暮光困住了,水晶爱心掉到了史派克旁边。她本想传送出来,却被黑晶的魔法拉了回去。她很快就明白了自我牺牲,让史派克独自带着水晶爱心到水晶展会上,史派克想说什么,却被暮光打断了,他只好带着水晶爱心跳出窗子。我飞到更高的空中,现在高塔被黑水晶包裹了。屏障消失了,黑晶王进来了。

 

我看着史派克带着水晶爱心试着爬下来,黑晶王发现了他,变出了大水晶直冲向他。接下来是剧中的一幕,史派克摔了下来,他在空中试图抓住水晶之心,黑晶王冲向他。他一靠近,水晶爱心的光茫就消除了黑晶的黑雾状态,他变回了小马状态。阳台上,银甲把韵律抬起来,像标枪丢了出去。就在她快要抓住史派克和水晶爱心时,黑晶发现了她,他朝她发射光束,把她打了下去。

 

我就猜到事情不总会按照剧情发展。现在该我出场了。

 

就在黑晶拿到水晶爱心时,我用念动力操控水晶之心飞到史派克手里,然后控制他漂浮到我旁边。

 

“哎,这是怎么回事?我能飞了?”史派克对漂浮在空中感到疑惑。

 

“不,不是,但今天是你的幸运日,小家伙。”我说。我还处于隐形状态。

 

“谁?是谁?”他发现有谁在这,但环顾四周什么都没看到。

 

“把水晶给我!”黑晶王大喊,朝着我们冲来。史派克吓得闭上眼睛,我就不紧不慢地弹出个手部电光弹,黑晶被打中,他被电得跳起机器舞。

 

“你跳得不错,也许还能得个跳舞冠军。”我开玩笑说。

 

“这…这…这声音,…是…是你!”黑晶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就知道是之前阻挠他,还把他打散的家伙。

 

我从手指喷出绿色火焰,火焰很像史派克的。黑晶惨叫了一声,我趁机用念动力把史派克放到地上,他跑向韵律公主。我就传送到高塔位置,飞在空中。我用念动力打碎黑水晶,将暮光提前救出来。

 

我降落到暮光前,她现在躺在地上昏迷了。我解除隐形状态,走过去摇了摇她。

 

“醒醒,你没事吧?”

 

她呻吟着“嗯,怎么…”她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了我。

 

“你…你是谁?”她问我。

 

“只是个路见不平,出蹄相助,顺便救你一命的家伙”我把她扶起来。然后转过身。

 

她本想说什么,但我传送离开了。我来到水晶帝国外围,用超级千里眼看里面的情况,水晶爱心在台座上,聚集居民的爱与团结精神,然后快速旋转,爆发出一阵能量波。黑晶王被能量波摧毁,周围的乌云全都消散了。城堡射出了极光,光向周围扩散,相信坎特洛特的那两位,一看到这极光,就知道水晶帝国得救了。我转身变成紫烟消失了。

 

我回到我的独创空间,走进我的别墅。我洗了个澡,然后去做我的修炼。

 

不久后,我用神力变出个荧幕,然后再变出投影仪,打开播放。之前的时间,暮光离开帝国时愁眉苦脸的,她觉得她没通过考试,赛雷斯蒂亚会对她很失望。不过正是因为这样,她一心想着考试,让她深陷她的悲哀,以至于顾不上其他的,所以我的事,她没告诉其他马。史派克一直在替暮光担心,都紧张的流汗了,所以他也顾不上我的事。帝国里的水晶小马都在夸赞史派克,因为我隐形了,喷射的火焰又像史派克的,所以在他们眼里是史派克英勇夺下水晶爱心并反抗黑晶王。

 

时间调到现在,暮光她们到了坎特洛特,暮光在王座室向赛雷斯蒂亚反省自己没能通过考试,辜负了她的期望。而赛雷斯蒂亚和蔼的笑着,她这才告诉她这是在考验她的自我牺牲,她还说一个考虑大局,自我牺牲的学生比一个自私自利的学生优秀得多。暮光一听,就很开心。然后赛雷斯蒂亚说她通过了,她高兴得蹦蹦跳跳的。然后她转身离开,这时她想起了什么,突然停下。看起来她想起我的事了。她又回头面对赛雷斯蒂亚。

 

“赛雷斯蒂亚公主,我有个事要跟你说。”她对公主说

 

“是什么?我亲爱的学生。”

 

“其实在我被黑晶王设下的魔咒困住时,有一个神秘的奇怪生物救了我。”

 

“什么!”赛雷斯蒂亚感到疑惑。

 

“那个生物我从来都没见过,他会说话,他是双足的,穿着衣服,披着斗篷。他的前肢像龙爪,但没有爪子。他…他…”

 

“说够了吧?不会形容就闭嘴。”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

 

“谁?你是谁?”赛雷斯蒂亚说。她很惊讶这里还有其他的存在。

 

一阵白光突然闪过,出现了个生物,这个生物如同刚才暮光描述的一样。

 

“怎么?对我感到很意外吗?”我说,双手背在身后。

 

我处于无形状态,这个状态不仅能让我随时隐身,它还能让我变得像空气般缥缈虚无,任何东西都无法碰到我。变成这个状态,只是练习我的能力。另外是防止一见面,皇家大屁股就直接攻击我,引起不必要的打斗,逼我秒杀她。我能感知到情感,她的情感是疑惑、震惊、紧张、警惕。

 

“你是谁?你是个什么生物?”赛雷斯蒂亚皱着眉,盯着我看。独角闪着光,好像要准备对我发射光束。

 

“是你!等等公主,他就是那个救了我的神秘生物。”暮光对着公主说。

 

“什么?是他!”赛雷斯蒂亚看着她的学生,然后又转头面向我。仔细打量着我。

 

“不用质疑,她说的没错。”我说

 

“所以是你…救了我的学生。”赛雷斯蒂亚问,向前走了一步。

 

我点了头“正是。”我用单调的语气回答,没有任何情绪,同时在语气中表现出无聊。“如你学生说的一样,在她被困住时,是我救了她。”

 

暮光突然跑到我面前。“你是什么物种?你来自哪里?小马国可从来没见过你。你是怎么来这的?你展现的是什么魔法?”暮光以一口气的速度说出来,然后喘了口气,“哦,我叫暮光闪闪。你是…”

 

我笑了一下。“你好,暮光闪闪,我叫幻洛玄,但你叫我洛玄就行了。”我告诉暮光。

 

“至于我的物种,我是人类。”

 

“人类?”暮光问道。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很困惑,你不知道很正常,因为我不是这个世界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赛雷斯蒂亚在旁边问道。

 

我转向她,摆出我冷漠死板的表情。“详情还是由她们说吧。”我站着不动,变出一阵白光中,把可爱标志童子军带来了。

 

“这里是…坎特洛特!我们怎么到这里了?”甜贝儿说

 

“是我带你们来的。”

 

她们三个转头看到我。

 

“洛玄,原来是你啊。”小苹花说 。

 

“你带我们来这干什么?”飞板璐问

 

“还记得我说的,时候一到,我会通知你们,现在时候到了,你们能说了。”

 

“真的吗?太好了!”她们三个高兴地跳起来。

 

“小苹花,飞板璐,甜贝儿,你们认识他?”暮光对着cmc问道。

 

“当然了,我们很早就认识他了,而且,我们是好朋友。”甜贝儿对暮光说。

 

“应该是最好的好朋友。”飞板璐笑着说

 

“事情是这样的…”于是她们说出了我们的第一次相遇,我救了他们,我是另一个世界来的旅行者,我们经历的时光。

 

“这…这真是…不可思议。”暮光对我来自另一个世界感到很惊讶,同时又有点好奇。

 

“你们确定他说的是真的吗?”赛雷斯蒂亚仍然对我保持怀疑态度。

 

“当然是真的,我们确定。”她们三个坚定的回答。看来她们很信任我。但赛雷斯蒂亚还是一副警惕的模样,一直盯着我看。

 

我看着她,摆出一副比我平常更死板的表情。“是的,是真的。而且我来这里没有任何恶意,没有任何阴谋诡计,没有任何占领你的国家的打算,所以我不是个威胁。我想暮光有跟你说过,不要凭事物的表面,来评判事物本身,每个个体都是不同的,都有自己的独特性。我想那个道理你没听进去,你的学生学习了解所有友谊,但你没听,指责那些不是小马的生物是邪恶的,甚至没有事先了解他们。他们可能甚至没有做任何坏事,完全是无害的。但就因为不同,就指定是邪恶的。外面的小马肯定大多和你一样。”我冷冷的说。

 

她吓了一跳,退后了几步,眼睛睁得很大,嘴大大的张开。你们真该看看她的表情。

 

“你是怎么知道的?”暮光问

 

“我在永恒自由森林和泽寇拉生活了两个星期,我在她那学习。我们相互交往,算是朋友了,她跟我说过你。”我平静地说

 

一说到泽寇拉,她就微微点头,表示明白了。

 

“而且我做的好事可不止这些。”我挥了下手指,史派克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暮光?这是怎么了?”他抬头看到我。“这是什么怪物?”

 

“注意礼貌小家伙,今天你的幸运日可是我给你的。”

 

“是你!你是当时的那个神秘的声音。”他指着我说。

 

“史派克,这是怎么回事?”赛雷斯蒂亚问,暮光脸上也露出了疑惑。

 

于是,他跟她们说了我在一旁救下他,并对抗黑晶王的事。说完,他们三个都看向我。

 

“你居然还救了斯派克。”暮光对我救了她的龙,感到吃惊和高兴。

 

“真…没想到,是你…在对抗黑晶王,拯救了水晶帝国。”赛雷斯蒂亚说

 

我交叉手臂。“我想这应该足以证明我吧。”

 

赛雷斯蒂亚走上前,脸上带着愧疚的表情。“好吧,我向你为我之前的态度道歉,请原谅我的行为。”

 

“道歉接受,但我要你的补偿。”

 

她犹豫了一下,然后看向我。“这…好吧,是什么?”

 

我平静的看着她。“我需要许可留在这个世界,并让我无条件的自由居住在永恒自由森林。”

 

赛雷斯蒂亚经过一些思考后说。“可以。幻洛玄,作为小马国公主之一,我感谢你帮助我们对抗黑晶王,以及安全解救暮光闪闪和史派克。”

 

“不需要感谢,我只是做我自己的事。此外,我早以将暮光视为朋友,必要时,我认为需要帮助就会帮助,我想干嘛就干嘛,不需要任何理由。”我告诉公主。

 

“朋友?你已经把我当朋友了?”暮光惊讶的说

 

我微笑着向她点头

 

“洛玄,你赢得了我的信任,作为暮光的新朋友,你的力量很奇怪,也有尽可能多的未知。你是个很好的朋友。我会在你需要时尽力帮助你的。”公主看着我说。

 

“那就谢谢了。对了,拯救水晶帝国的功劳还是给史派克吧,毕竟,最后是他拿到的水晶爱心。”

 

“我明白了。” 

 

“那我走了,下次见。”我转身,变出个传送门。创送门向我移动,将我带了进去,然后消散了。

 

王座室里一阵沉默,只有一些小马和一只小龙愣在那。

 

 

thumb_up 4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