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呗绿
呗绿Lv.1
幻形灵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Firework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3,468 event 3 天前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2 forum 2 collections_bookmark 0 star 0 file_download 0

椰子。成熟的椰子。成熟的椰子从树上落下,被海水带走。它的外壳将会为脆弱的胚抵御海水侵蚀,直到漂流到它可以扎根的土地上。

 

在这个故事里,这片土地指的就是Cocoral的海滨。

 

椰星不喜欢椰子。

 

陆马们生来强壮,拥有能让作物生长的魔力。尽管为世马所悉知,仍然有很多小马都对此存在着一些理解上的偏差。首先,受影响的并不只是作物,事实上,几乎所有植物,动物,乃至整个大自然,都在冥冥之中和陆马们有着某种联系。

 

那么,椰子也理所当然地被包括在内。

 

 

 

几十年前,椰子家族中一位勇敢而执着的(好吧,陆马们貌似都勇敢执着,那么这一位肯定是——惊人的——执着)女士从遥远的小岛上跟着一位探险家来到了Cocoral。她的血脉很快地,跟着她带来的椰子一起,扎根在海边,抽枝散叶,源源不断地向小马国各地输送着最新鲜的上乘椰子。

 

但是椰星不喜欢椰子。

 

椰子家族的每一位成员,都有着油亮的熟椰壳褐色的皮毛,和椰肉白色的靓鬃。但是这让椰星在照镜子的时候感觉在看着一颗巨大的椰子,拍家庭合照的时候更糟。并不是说椰星不喜欢自己,有不少小马在见过椰子家族的成员后决定把自己的鬃毛漂到一点颜色都不剩,还有的小马在尝试日光浴的时候晒伤了自己,椰星的舅妈甚至上过杂志封面。虽然这个配色受欢迎并不是全部的原因。椰星确实有想过去把鬃毛染成黑色,好配一朵鸡蛋花,但还是放弃了。毕竟怎么想,那看起来都不像是自己。

 

但是椰星仍旧不喜欢椰子。

 

“与植物对话的能力”。日复一日她盯着那些宽阔的叶片,蹄下的砂石早晨冰凉下午滚烫,想着要么她是个椰语哑巴,要么那些椰树都选择性失聪。

 

不过椰星的父母并不着急,毕竟并不是每一位椰子家族中的人都是椰树栽培高手。比如椰星的哥哥——如果你正巧有机会去Cocoral度假的话,一定要去椰林酒吧那里点上一杯,好好欣赏一番全小马利亚唯一的椰子调酒师是如何用魔法轻巧地打开椰子、将各种原料混合出醉人的异域氛醇(中间过程保证没有魔法参与造假)。光是看着那对不经意间展示着肌肉曲线的前蹄完成那套优雅流畅的动作就已经是一种极上的享受了,更别提当海椰用他那磁性的嗓音提醒你可以用小勺子享受被饮料软化的椰肉的时候。噢当然,还有他的绝活——不管你承不承认,他总是能挑中你想要的鸡尾酒小伞的颜色。

 

椰星小的时候对冲浪和钓鱼产生过一些兴趣,前者以非常惨烈的大失败作为收场,而后者因为劳作时间的日渐增长而逐渐被搁置了。就在椰星的父母考虑要不要再让她重拾一些爱好来探寻可能的可爱标志的时候,它自己非常唐突地出现了。

 

很难去描述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图案。看起来像是一艘船的船头,斜斜地朝着上,旁边是一些虚幻的图腾纹。

 

那是在她给好闺蜜白浪磷光去当电灯泡的时候出现的,说得更准确一点,是在陪着他们逛博物馆的时候。挺奇怪的一件事,椰星自小在Cocoral长大,却从没去过Cocoral市立博物馆。更尴尬的是,椰星印象中并没有对馆藏的任何部分产生过超过对冲浪的兴趣,可爱标志还是在白浪的一声惊呼下被发现了。

 

不过无论怎么说,椰星很庆幸它跟椰子一点关系都没有。

 

 

远方天空上炸开一朵烟花。

椰星被吓了一跳,随后扶住了自己的前额。吧台后面的海椰放声笑了起来,不少雌驹悄悄摸出蹄机开始连拍。

 

“别太过分了海椰!”椰影曳曳不悦地打了个响鼻,努力让自己的声音盖过那只巨大的音响,“这可是椰星的生日派对!”“噢得了吧大哥”海椰故意使用了调酒师腔调,“那你应该知道,椰星已经不是开不起玩笑的小孩子了。”换来椰星的一个白眼。

 

她站起身:“是是是——那看来我还是另寻他处找乐子吧。”刚走出五步远,那些本来怕打扰到家庭时光的雌驹立马上前把吧台围了个水泄不通,硬是把五百多磅重的椰影轻轻松松挤了出去。

椰星瞄着这一幕,偷偷地笑了起来,这也算是对两位兄长的一点小报复。她朝着白浪磷光走了过去,对方看到了她,也端着饮料快步走了过来。

 

无论之前怎么劝说自己,椰星的心还是自顾自加快了跳动。

 

“嗨!白浪!你——”

“噢嗨椰星,你来的正好,我有点事要去找船艄,你能不能帮我拿着它,一会就好,我真的很抱歉但是他看上去好像误会了什么我得赶紧去解释一番我的好姐妹我真的很抱歉我马上会回来的我还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

 

椰星蹄子里拿着白浪的椰子饮,被留在了沙滩上,感觉到胸腔内容物被白浪带走了。

 

有时候她会想,要是自己早先一步表白的话,是不是会有所不同。但是无论怎么咀嚼白浪在某次好姐妹聚会中关于性取向的话题上说的每一句话,椰星都得不出“有出柜的可能性”的结论。闺蜜也…….挺不错的?大概?毕竟,虽然算不上是无可挑剔,船艄桅歌还是很优秀的一头雄驹。椰星承认自己嫉妒的要死,但是还是愿意祝福他们。

她含住那根被咬过的吸管,吸上一大口。

 

 

 

烟花开了又谢。

 

 

 

 

 

 

 

路上遇到的每一匹小马都为椰星的生日和可爱标志发表了一番祝贺,她也尽全力耐着性子为每一位客人展示自己那比女人心还难读的屁屁。顺便以扶桑盈盈提供的“第一匹能使用古代魔法的陆马”的猜想为基础放肆地幻妄想了一番。

 

比如某些记载在古代符文里的能使对方瞬间爱上自己的魔法。

 

椰星的酒量很差,偏偏白浪又喜欢装大人,净点一些劲大的。她开始感觉到脑袋发热,思绪受阻。火药的闷响,潮热的海风,蹄下的细腻的白沙和隐隐约约的歌声将她引向沙滩的另一头。

未成年马不该饮酒。白浪应该听他们的。

 

夏天。Cocoral的海滩、珊瑚礁、烟花和无休止的沙滩派对,每年每年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小马。对于来度假的小马们来说这简直再好不过,但是对于经营着这一切的本地小马来说,只是季节性的收入和吵闹。有时候活动举办人会请一些知名的歌星到Cocoral来,有时候他们不请自来。椰星还记得上次那个噩梦般的音乐节,她并不是讨厌电子乐和人群,但那实在是……太吵了,尤其是当你在忙季工作了一整天想要好好睡上几个小时的时候。

随着沙滩上的蹄印慢慢地远离人群延伸而去,海鸥鸣和浪声间,沙子松散的声音逐渐变得依稀可辨。椰星确信自己听到了某处传来的歌声,也许还能够偶遇某匹正在偷偷练习晚会节目的可爱雌驹。但是她的头正因为酒精而变得沉重。

 

为什么?椰子不对我敞开心扉?也许使因为我的毛色更接近巧克力色而不是棕色?我的可爱标志到底想让我干嘛?能不能麻烦把魔法修炼方法告诉我?或者就算不是那样但至少告诉我该在博物馆的哪个展厅做讲解员?为什么海椰那么受欢迎?那么多那么多正值美丽年华的小马都朝着他?不去注视白浪?跟性取向无关,全世界的小马都应该喜欢有着海蓝色柔顺鬃毛和雪白身躯的雌驹就像自己眼前的这一匹。

 

 

椰星向天发誓一定为塞拉斯蒂娅公主做上一个小时的祷告来感谢自己的心脏没有因为这一眼罢工。

 

 

“可爱标志的真正含义有时并不与其图案直接相关,很显然的它也不决定你该做什么事。没错,也许它揭示了你那与众不同的天赋、性格,但它并不是你的命运。”

气泡从唇间划过椰星的双颊钻入她那头白色鬃毛的时候,她突然记起儿时教师的声音。“不过当你感到前路漫漫,迷茫而不知所措的时候,不妨试试看寻找自己的可爱标志,或者,如果你已经有了的话,看一看它。”

“你总能记起你的初心,提醒你自己真正的期望的事物究竟为何。”

 

冰凉的海水刺激着雌驹的口腔,她伸出蹄子。那朵鸡蛋花被最后一些气泡托上了海面。烟花璀璨的色彩碎成浮动的光斑。要是沉闷的爆炸声能够惊醒她的话——但是那美妙的歌声早已灌满了她的耳朵和脑子。

 

她也许在某些没能发行出镇的三流读物上看到过关于海妖或者是海马或者是别的什么的故事,里面必定还对这些生物食马的特性大书特书,但那些记忆就和这种娱乐文字本身一样易于消散。尽管如此她还是记起了某些令马愉悦的内容。

 

当然,就算是塞拉斯蒂娅也非全知全能。这个小镇子上的一位幼教老师当然也无法预见每一位学生的可爱标志到底将他们引向怎样的未来。椰星自己当然也不知道她即将见到那艘古老的寂静沉船,自己会附在那可怜船长的尸骸上,将那艘百年前在前往原名Curseral的Cocoral的中途击沉了的船和随着它一起被掩埋的椰子家族的真相重新浮出水面。也许成为一个怪谈,也许成为一个传奇,更多的可能是再次被遗忘。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现在的她只是享受着亲吻的感觉,抱着一些对于“海马的吻使你能够在水下呼吸”的真实性的好奇,更多的是沉醉于美妙的旋律和容颜,被那匹有着银色眼珠的生物捧着脸颊逐渐滑向大海深处。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甜焙儿 Lv.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Firework

作者文字功底相当高啊,读起来很舒服。虽然为什么椰星最后寻死,但是情景氛围的塑造无语是很自然伤感的。

3 天前
呗绿 Lv.1 幻形灵
评论 Firework

回复57759 @甜焙儿:

谢谢!其实是想写纯情海妖和不良陆马火烈的一见钟情的故事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变成这样了……总之最后主角是被歌声魅惑着沉海了。至于水里的那一匹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嘛…我也不知道XD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