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Ewigkeit
EwigkeitLv.2
陆马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光子传说:走进小马(雾)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十三章 来一局马特牌吧!

chrome_reader_mode 3,981 event 8 天前 thumb_up 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5 forum 1

改造之后的屋顶两侧被添加了两排橘黄色的潜地灯,向着同一个方向规律闪烁。

“这个是我昨晚上准备好的东西!”站在一屋,光子用蹄子指着边上一个用很多彩色灯具组成的复杂装置对面前的新员工说道。

“这是...什么?”灰色天马好奇的看着这奇怪的东西,屋顶连续闪烁的黄色灯光看起来也很漂亮。

干脆面趴在光子背上,抱住他的脖子也探头过来张望。

“这就是传说中的!FLOLS,菲涅尔透镜光学助降系统!中间纵向从下到上的这五盏方形灯,上面这四个是黄色的,下面这个是红色的。灯里面的光束垂直可视视角只有1.5度,也就是说,每盏的视角只有0.3度,左右两侧则有40度可以看到。关键的地方来了,你看这两边延伸出来的绿色基准灯,如果这条黄线太高,就可以稍微放慢一点速度,如果这条线太低,甚至变成红色,那就要稍微提高一些高度,避免撞到底下的墙。”光子说起这个就感觉特别开心。挥舞的蹄子说道。他还在侧面墙体加装了大量牛顿流体的橡胶软箱,保证就算有点磕碰也不会让小马受伤,虽然这一点光子很怀疑是不是真的必要。不过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就不需要让自家的新员工费神,只要知道需要怎么使用就足够了。

“当然,我知道对于飞马来说,垂直飞下来当然非常简单,我也已经把周围的障碍物都去掉了。”光子指了指原本院子前的那颗可怜大树,现在只有一个树桩了。

“这个当然也就不是平常用的,主要会在大雾,地面积雪,哦,这个我会在冬天以前加上地暖的,起降台不会积雪。还有夜晚,之类能见度比较差的时候,和拉着天空马车没办法直接降落之类的情况。”邪恶的资本光子家终于露出了丑恶的嘴脸。

“嘿!光子,我在天上看到这里有些奇怪的东西,你们在弄什么?”突然一道彩虹出现,眨眼间就悬浮在了两马旁边。

看到感兴趣的云宝,光子又简单的介绍了一遍刚做好的菲涅尔透镜光学助降系统。

“要不要试试?”光子打开了灯光对着云宝说道。

“酷!.....哇哦,感觉还不赖。”听到光子的话,云宝高喊一声,又化作一条彩虹在空中做了几圈翻滚,然后快速在光学指引下降落,几步助跑减速,停在了跑道中央。整个过程只花了几秒钟。

“那当然,如果有天空马车或者晚上之类能见度低的时候需要降落,就完全不用担心因为缺少参照系判断距离的原因没办法控制速度安全降落了。”听到夸赞,光子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在让小呆也帮忙测试了几次之后,大家愉快的回到了工坊里。

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你的大脑觉得时间不够,那时间一定会过的飞快。

在闪闪来工坊找他的时候,光子正抱着论文啃的起劲。托小马利亚奇怪科技线和神奇陆马技术的福,打印机之类的这种东西真是帮了光子大忙,奇点资料里也有一部分科学发展的魔法侧科技可以让光子给这些设备来点改动。

“光子,我听说你也打马特牌。有没有兴趣参加落叶长跑之后的小马镇马特牌大奖赛?”闪闪从马鞍包里飘起一个卡片状的东西,一个选手号牌,只要完成最近本的信息登记,就可以领取到一个号牌,在比赛当天带着牌组拿着自己的号牌去现场就可以直接参加海选淘汰赛了。

“当然!不过我觉得现在我应该说的是。”光子用蹄子接过选手号牌,小心的收进兜里。然后向着牌友说出了不管何时何地,都能让你们成为朋友的超级咒语。

“来一局马特牌吧

“来一局马特牌吧!”

异口同声!只属于牌友之间的友谊咒语!

半小时后,光子绝望的看着闪闪又又又又....好吧,貌似面前的这位就是宇宙公主塞拉斯缇娅公主弟子,应该也是所有马特牌玩家里最最最土豪的一匹小马中的一员。

“魔法牌:彩虹音爆”看着面前的紫色独角兽嘴角轻轻咧起,轻飘飘的从手牌里又抽出一张金色太阳纹路的卡牌,清空了战场同时带走自己角色的最后一滴血。

“我的娘咧!闪闪你别告诉我你的所有卡牌都是金色太阳牌!”又看了看自己一蹄子灰色边框的手牌,光子发现了一个事实,别和土豪打牌!

“不,我还有好多张拍只有暗月的,根据马特牌官方的说法是,那几张特定英雄级小马卡,只有限量的赠送版本,比如我的老师,宇宙公主蹄里就拿着唯一一张金色太阳牌的宇宙公主塞拉斯缇娅。还有露娜公主也有一张自己的。一些传说度很高的小马也有自己的专属牌,比如闪电天马队,据说龙族和狮鹫那边也有。”看到光子一脸被玩坏的表情,闪闪见好就收,从鞍包里飘出一本魔法卡册,把用过的卡牌一张一张重新收录进去。那卡册里散发的金色光芒如同探照灯一样刺瞎了他的钛合金马眼。

看的光子两辈子第一次生出打土豪分卡牌的念头...或者应该直接一个滑跪过去抱住那高贵的紫色蹄子大喊妈妈?

“对了,闪闪,我最近在看关于集合论的书,有些我从其他渠道收集来的(从脑内图书馆里搬出来打印的),有兴趣看看吗?”同样认真收起自己可怜卡牌的光子突然想起一些东西,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精神说到。

“那是什么?”有关书的话题成功引起了闪闪的兴趣。

“那是一些古代陆马们提出的一些问题,曾经有一匹叫做哥德尔的小马,提出的一个博大精深的定理。理解的时候有相当的难度。我可以先简单的介绍一下。”说着光子扭头从书房一面墙的书架上取出了一第一本书递了过去。

“这本书...”用漂浮魔法接过书在面前展开,看了几页的闪闪皱起了眉头。

“啊,这本书是目录~”接下来!是光子时间!让你用亮瞎了氪金马眼的牌组虐马!

“那个书架上的才是主要内容。”

“???”啊哈,光子表示他喜欢这个表情。

“说到集合,我们就不可避免的要涉及到不完备定理,嗯?哦,那我来简单解释一下。”看了看有些蒙圈的紫色独角兽,光子又从书架上抽出几本书在书桌上摊开,然后拿出纸笔,微笑着说道。

“不完备定理讨论的是一个形式系统的一致性和完备性,所谓一致性,就是不会自相矛盾,一会肯定一个命题,一会又否定这个命题。”光子在草稿纸上画出一个方形,然后把方形分割成各种说不上名字的几何图形,又在侧面画了两个可以填进去的图形。

“所谓完备性,就是对任何符合语法的命题,都能证明它是真还是假,我们在基础数学里学过一套‘如果、那么’、‘非、且、或’的形式系统。叫做命题逻辑。”随着纸上的图形和各种例子画好,光子继续着介绍。

“但命题逻辑是一个很弱小的演算系统,连加法都不能计算。为了让它足以支撑绝大多数的数学研究,我们给它加入两类符号,构成关键的强化。

“一类是量化符号任取()和存在(∃),任取表示‘对于所有的’,存在表示‘存在这样’。另一类是非逻辑符号,包括了函数和常数这类概念。”说精彩的部分,光子甚至忍不住挥动起蹄子。

“举个栗子,比如‘每个自然数都有后继’就可以形式化为任取X,如果X是自然数,那么X的后继是自然数。”说着光子在纸上写下了这样的公式:X(X∈N→SX∈N)

这就是‘一阶谓词逻辑’。而我最近正在学习的哥德尔不完备定理所要讨论的,就是这个逻辑系统的一致性和完备性。”

“你看他的这篇论文,《关于数学原理和相关系统的不确定命题》。”说到这里,光子又从书架上拿出一摞厚厚的简单装订在一起的稿纸。看着稿纸上细密的文字,闪闪的内心突然升起一丝恐惧。

“你先大概看一下,我来帮你清理一下思路”然而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首先,我们需要在一阶谓词逻辑系统中,构造一个公式G,并找到他的否定非G。同时,我们的构造还需费些心机,使得G一旦在系统内得到证明,非G也同时会的被证明。反之亦然。这样一来,我们就发现了一阶谓词逻辑的矛盾和不足。它的一致性和完备性土崩瓦解。而如何构造公式G,就是证明的精髓所在。”继续叼着笔在纸上书写的光子感到了意思愉悦,这是属于他的派对,和其他小马一起聆听智力的交响乐。

“他首先发明了一种编码方案,能给所有可能的语句赋予唯一的自然数编号。这个编号称为对应语句的‘哥德尔数’。”啪,啪。又是两本书放在桌子上。

“这意味着,所有对数学命题的讨论,就转化为了对自然数的讨论。或者说,把元数学命题,转化成了数学命题。这使我们需要的那种矛盾,再也不是传统的罗素悖论了。”说到这里,光子重新铺开一张新的稿纸。

“他构造了一个哥德尔数为g的公式G1”草纸上,笔尖画出优雅的线条组成了一串字符。G1 ∃xDem(x,g)

“它的直接意思是不存在x,使得哥德尔数为x的证明过程,能够证明哥德尔数为g的公式,更简练一点,就是具有哥德尔数g的公式不可证。或者公式G1不可证。”

“接着,为了求出g究竟是多少,他构造了一个关键的自指函数,表示对于哥德尔数为y的公式。将其中所有的变量y,都用这个哥德尔数y赋值,再求取新公式的哥德尔数。”

“我们先不管这个自指函数的y是什么,那是一个这里写不下的幂连乘,只需要直接把它赋给公式G1中的变量g,得到一个新的公式G2。”G2∃xDem(x,sub(y,17))草稿纸上优雅的数学符号,在闪闪眼里渐渐变成了扭曲的形状。

“最后一步构造,是继续求出公式G2的哥德尔数n,并将这个n赋值给G2中的y。这也就是我们最终的公式G了。这里的n代表一个巨大的整数,是个常数而非变量。换句话说,哥德尔成功构造出了公式G,公式G的意思是‘公式G不可证’。”

“这就有意思了!如果公式G本身可证,我们就证明了‘公式G不可证’,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同时证明公式G和公式G的否定。这是自相矛盾的。”

“这摧毁了一个庞大的计划!把那通天蓝图击得粉碎!霹雳哄~~~~”就在光子讲的神采飞扬的时候,窗外的闪电划过天空。

“啊,抱歉,闪闪,我太开心了,都忘记天马们预报过今晚有降雨,我想你该回去了,如果你不想在这过夜或者淌着泥浆回去的话。”开心的光子把相关的书籍和文稿快速装车,很快一辆小号的马车就被装的满满当当。

“慢走啊,有空常来玩~”站在房前,光子挥动蹄子给套上了小马车的紫色独角兽送别。

很快,小路上,就只留下某匹在风中零乱的紫色独角兽,眼神呆滞,拖着装满纸的小马车独自行走,说起来,她今天过来光子工坊是干啥的来着?紫色独角兽努力回忆着。

thumb_up 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Ewigkeit Lv.2 陆马
评论 第十三章 来一局马特牌吧!

这两天沉迷辐射小马国,让我缓缓,咕咕咕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