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DOPE_3591
DOPE_3591Lv.2
独角兽
长篇原创
R
连载中

小马国:大灾变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十二章:贪狼

chrome_reader_mode 3,599 event 7 天前 thumb_up 14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21 forum 0

  “你是说,皇族很看重我的职业技能,所以邀请我去参加明天的宴会?”

  我打开蹄中的邀请函,除了一些客套话外,上面还明确标注了宴会的时间,地点在坎特洛特城堡。

  看着黑简一脸确信的表情,我的内心逐渐迷惑:“可是,我记得自己入城那会儿在表格上填的职业是扫地啊?”

  “这个嘛……”

  黑简犹豫的咬起了嘴唇,想起琥珀的叮嘱,她又耐心的解释道:“今天出去买菜的时候就……恰好把你的资料交了上去……所以……”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盯着她空空如也的蹄子:“所以菜呢?”

  “让你去你就去!那么多废f呜呜——”

  黑简娴熟地捂住了琉璃枝的嘴,将其推入了卧室。

  “好啦,我知道你不开心。”黑简捡起垃圾桶内的纸团,细心的用蹄子将它敷平,一个小巧而丑陋的纸人逐渐恢复原形,只是上面的褶皱再也无法消除了。

  她将纸人上的灰尘擦拭干净,最后放入了口袋内:“就把这个当成你送我的礼物吧?只是去城堡参加宴会而已,我会让琉璃枝陪你一起去的。”

  “我才不要呢!”

  卧室内传出的声音充斥着不屑:“我才不想看到那些贵族讨厌的脸。在说了……谁愿意和这个呆瓜在一起……”

  “那换我陪你一起去。”

  黑简无奈摇头,她给了我一个歉意的眼神,随后看向卧室,冷冷道:“琉璃枝?我们谈谈。”

  雌驹走进了卧室。

  见她离开,我皱了皱鼻子,自己犯不着因为纸人被踩坏而生气,刚刚只不过是想戏弄这娘们一番。

  因为我清楚她撒谎了,细微的表情变化可瞒不过我的眼力,只是我想不明白她为何要撒谎。

  谁想让我赴宴?

  目的又是什么?

  我一向不太喜欢动脑筋。

  黑简不会害我的,否则她大可私藏其中一张邀请函,不必只身涉,只能姑且当做普通的宴会了。

  “大灾变了还搞宴会,这帮马真是死性不改。”

  放下心头顾虑,我擦了擦口水,拿出另一张白纸,打算制作一个新的纸人来打发时间。

  ……

  “琉璃枝……我注意到你一直都在故意找费才的麻烦,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黑简佯装温怒。

  琉璃枝可怜楚楚地挽住了黑简的前蹄,撇嘴道:“黑简……我发现你最近都不怎么关心了我,心思全都扑在了那个臭家伙身上……他哪点比得上我啊……”

  “……有吗?”

  黑简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她小心翼翼的看向房门,担心被那只雄驹听了去。

  “明明就有!”

  琉璃枝捧起黑简的脸颊,强行让后者嘟起了嘴。

  “我的好黑简呀,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那我怎么办呀……”

  “你!瞎说什么呢!”

  这番话顿时让黑简羞得无以复加,她挣脱出来,蹄子无情地伸向琉璃枝的腰。

  “啊哈!你做什么呀!”

  “看我不教训你!”

  ………

  嗬啦一声,纸人当场裂开,就此变成了两半。

  我皱眉地看向紧闭的卧室房门,两只雌驹的嬉戏打闹声足以捣乱任何公马的心,真的非常影响我折纸人。

  裂开的纸人被重新揉搓成纸团,分别塞入了两只耳朵,噪音有所缓减。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埋头继续折起纸来。

  ……

  翌日。

  天气脱离了小马们的掌控后,变得愈发随机起来,乌云遮天蔽日,却遮不住城堡的灯火通透。

  和黑水避难厩一样,坎特洛特依旧没有任何天马的身影,一眼扫去,街上的小马们区别仅限于有无独角而已。

  如此古怪的场景不禁让我心生出许多猜测,其中最离奇的一个,就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或许这场病毒只是为了杀死天马……而我们只是受到了牵连……

  “想什么呢?”

  黑简独有风韵的雌性嗓音将我的思绪拖回现实,我摇头不语。

  大灾变第十三天,能安顿在中心城也算是个好的开始。至于大灾变因何而生,这根本就不是我这种喽啰需要操心的事,真正焦头烂额应该是那帮皇室才对。

  而他们却选择了开宴会。

  微微叹息,我打开蹄中的邀请函,邀请马那儿还是块空白,显然可以随意填写。

  于是我抬笔写下黑大帅三个字。

  “所以你又开始玩起你的换名游戏了,对吗?”

  黑简以一种怀疑的目光审视着我:“我听说你在外面自称马保国,现在你又变成什么黑大帅……我甚至怀疑你根本不叫费才,你到底是谁?”

  “这难道很重要吗?”

  合上请柬,我笑呵呵的反问道。

  黑简一时语塞。

  大灾变之中,性命都已不在珍重,何况姓名?委屈感油然而生,黑简刚想反驳几句,却发现那位早已大摇大摆的推门而去。

  “快走吧,我肚子都要饿扁了。”

  “怎么不饿死你个混蛋!”

  ……

  皇家城堡内灯火辉煌,悠扬的提琴声蜿蜒不绝。此时的大厅内已经聚集了许多衣着华贵,气质高雅的贵族小马。

  洁白的地板似乎来自一种水晶帝国的特殊水晶,踩在上面冬暖夏凉,十分的舒适。

  大厅边缘放置着两张狭长的餐台,成列出各种美食佳肴,却没有太多小马入座。

  部分小马随着音乐相依而舞,这让黑简不免多看了几眼,眼中充满遐想。

  我牢记使命,目标明确。

  环顾四周,顿时发现一处小马较少的偏僻位置,举起碗大的汤勺冲杀而去,不料却被黑简伸蹄拽住。

  “喂……别去吃呀……”

  黑简以蹄掩面,四周有不少目光汇集而来,这让她十分尴尬,她小声解释道:

  “所谓宴会……只不过是借一个幌子,让大佬们能谈谈生意,让年轻小马们能互相结识,不是真的吃饭呀。”

  闻言,我悻悻然地放下汤勺。

  黑简所言不假,宴会开始没多久,就有一匹器宇不凡的独角兽走到近前。他淡漠地瞥了我一眼,紧接着将目光转向了黑简,礼貌的询问道:“这位小姐,可以赏脸请你跳支舞吗?”

  说罢,这位还微微欠身地伸出蹄子,看上去十分风骚。

  “不了,我有舞伴了……”

  黑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回应着,抬蹄指着我。

  “欸!你这可冤枉我了,我完全不想跳。”

  我头都没回地反驳道,气的黑简狠狠地踩了我一脚,牵着对方的蹄子离开了。

  宴会持续进行着,既然不能大快朵颐,我便找了处靠近演奏台的位置坐下。从四周小马的攀谈声得知,台上那位演奏大提琴的陆马是整个小马国最有名的音乐家之一,名叫奥克塔薇雅。

  我自认没有音乐细胞,却也不由得跟上她悠扬的节奏打起拍子。

  这时,耳旁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这位先生,请问有火吗?”

  “哦,有。”

  我下意识点亮独角,循着声音看去——

  ——下一刻,我便和贪狼四目相对。

  我瞪直了双眼!蹄子下意识攥紧,几乎克制不住想要轰击在对方脸上。

  “先生?你怎么了吗?”

  贪狼善意的询问将我的念头生生打消,我呆滞地摇了摇头,点亮独角给这位大佬续上了烟。

  贪狼道了声谢就离开了。

  “喂……你知道刚刚那是谁吗?”

  我扯过一旁正在喝酒的陆马低声询问,后者怪异的看了我一眼:“那是贪狼啊,听说他今天刚从黑水避难厩回来,貌似心情不错,你要是想攀关系就上去敬酒吧。”

  我哦了一声,心中冷静下来,可以断定的是,刚才的小马绝不是贪狼。

  才过去短短几天,他不可能忘掉我。

  为什么会有小马选择去冒充恶贯满盈的贪狼?

  我心头自语,从怀中摸出一个精致小巧的纸人扔下了餐桌,就此闭目养神。

  如此盛大的宴会中,很难会有小马去注意到一个贴墙角的纸人。

  观察良久,这位假冒的贪狼几乎没有任何破绽,他能精确的叫出每一位小马的名字,甚至还能与其谈笑风生地说起往事,这让我几度怀疑自己的猜测出现了失误。

  不久后,贪狼与另一匹陆马离开了宴会。

  见状,寸大的纸人奔跑起来,摇摇晃晃的跟了上去。

  二者离开宴会后,步伐就变得匆忙起来,最后消失在会议室内。

  纸人轻松钻入门缝,捕捉到一阵低语。

  “怎么样,还适应吗?”

  “呼,多亏了训练,我想应该没有小马能发现我,继续执行计划吧。”

  “一切为了帝国。”

  什么帝国?

  这番颇为古怪的对话听得我一头水雾,刚想细听下去,我却不得不睁开了双眼。

  看上去与大提琴相关的演奏已经结束,现在是另一匹雌驹在台上弹奏钢琴。那匹有着乌黑色鬃毛的灰色雌驹收回蹄子,犹豫的做起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奥克塔薇雅。”

  出于礼貌,我也同她问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黑大帅。”

  ……

  奥克塔薇雅做了个深呼吸,勉强克制住自己对这个憨批般的名字产生什么古怪表情,她又道:“我记得……您之前一直在跟着我的节奏打拍子,但是到后面却停下来了……请问,是我演奏的有什么不对劲吗?”

  “不是,你误会了,我不懂音乐的。”

  我连连摆蹄,这让奥克塔薇雅紧绷的心弦逐渐放松,她深知能出现在这儿的小马无不身名显赫,稍稍有谁不满,她都有可能丢掉这份挚爱的工作。

  奥克塔薇雅答谢后欠身离开,我重新闭上双眼,眉峰却深深皱起。

  纸人已经被那只陆马攥在了蹄子中,此刻正不停地挣扎着。

  “瞧瞧我发现了什么?一个纸人?”

 

       (PS:果然脸皮厚是有好处的,感谢点赞,灵感迸发,深夜加更℃)

thumb_up 14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搞黄色”

    魔法师T_T

  • 优秀战斗爽文

    Seale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