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明琪黛茜
明琪黛茜Lv.8
天马
长篇转载
T
已弃坑

友谊之翼(Wings of Friendship)

第六章

chrome_reader_mode 4,712 event 6 天前 thumb_up 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3 forum 0

“够了,人家放你一马,你还不叩头道谢,你到底懂不懂这个城市的规矩?如果你这样死了,你还有什么?活下来,活下来就是一切,这就是这个城市的生存之道。”

乌尔夫很生气地走到了那匹母马面前,大喝一声:“站起来!”

我看那母马很用力在地上挣扎,实在不忍心,就想用漂浮术扶她起来,但却被乌尔夫制止了。

乌尔夫对我说:“我知道你心地善良,暮光小姐。但是,这座城市有这座城市的规矩,她自己动手,就要对自己造成的结果负上责任。而且就算你帮我她,她也不会感激你的。”

我看了看乌尔夫,看到了只见他脸上充满了严肃与冷酷。我又看了看其他的小马,同样的没有一匹小马对这匹倒在地上的小马投来可怜的神色。

真的不管她吗?我看着她那痛苦的表情,显然是中了我的魔法之后受伤不轻,看得我心里真不好受。

不,我能放着她不管。也许这座城市有这座城市的规矩,但我也有自己的原则,我不能放任着受伤的小马不管。

于是我无视乌尔夫的话,将倒在地上的小马救了起来。

乌尔夫一脸的惊讶。

我对他说:“对不起,乌尔夫,我实在不能看着有需要帮助的小马不管。”说完,我走到那匹母马面前,向她低下头说:“对不起,我当时因为慌乱,魔法一时失控,我真的没打算用这么强力的魔法伤害伤害你的。”

我抬起头来,看到眼前的母马神色怪异,表情里好像充满了惊讶,疑惑,愤怒。

我听得乌尔夫长叹一声说:“像你这么善良的小马果然不适合呆在这座城市”。我转过头来看,只见他猛地摇头。之后,他就走到那母马面前,然后看看其他母马,说:“看在这位小姐份上,你们走她带吧,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情,你们谁也不准说出去。不然,要是‘野狐狸’知道了的话,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了吧。”

那母马没有出声,低下了头,其余的母马过来扶着她离开了。

“然后,你为什么会穿成这样?”

我这才想起自己还穿着兔女郎的服装,脸瞬间红了,然后就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乌尔夫听了点了点头,然后扫视了其余公马一眼,这一眼扫过去,吓得那些公马全部跳了起来,纷纷趴倒在了乌尔夫面前。

乌尔夫大喝一声:“你们把这店里的损失的钱都拿出来,然后,把发生在这里的事给忘了。不然,以你们刚才做过的事……”

乌尔夫一阵冷笑,吓得那群公马趴在地上直打颤。

我很奇怪:“打坏店里的东西是我们,为什么要他们负责?”

“母马打架,多数跟公马有关,所以母马们弄坏东西由公马负责已经是默认的规矩了。”

原来如此,不过好像还是有哪里不对。

“要他们只是赔偿这里的损害已经是看你份上便宜他们了,否则,要以他们今晚做的事,就算要他们将所有钱拿出来,他们也不会有任何意见,对吧。”

乌尔夫瞪了一眼公马们,公马们吓得直口头,对我说:“是的,是的,小马有眼不识泰山,还是大小姐你原谅。”

看他们这个样子,我都不好意思跟他们计较了,于是就说:“好了,今天的事,我不跟你们计较了,你们走了。”

公马们一听,如获大赦,说是要他们赔偿损失,结果是他们连身上的钱都拿了出来。

“不是先计算损失吗?”

但那些公马们完全不听我说的话,钱都不管了,一个个夺门而出,逃命去了。

原本还算是有些热闹的酒吧瞬间就没有别的顾客了,除了我跟乌尔夫。

乌尔夫走到柜台前,敲了敲桌面,对侍应说:“把照片跟底片交出来了。”

侍应慌慌张张地一些照片跟底片。

乌尔夫冷笑一下

“你是不是想让‘野狐狸’知道你做过的事。”

侍应颤栗着又交出几张照片。

乌尔夫把照片交给我,并且给了我一个旅行包,然后指着里面的房间说,你去那边换衣服吧,这件衣服也要带走,不然不知道那些变态们会干什么。我接过照片一看,嘿,这不都是我换衣服时候的照片吗!看来这里真的是很危险。

我按照乌尔夫的指示,把衣服脱下来,然后把衣服跟照片都放在包里之后,就回去见乌尔夫。在我开口之前,乌尔夫就说:“这里不适合久留,你还是跟我走吧。”

“去哪里?”

“月影在这里的家。”

 

我跟在乌尔夫后面,一路上,那些原本一路上会听到的那些下流的调戏的话都听不到了,那些混混们看到我们,都马上把视线移开。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对乌尔夫说:“看来他们都怕你啊!”

“他们不是怕我,怕的是‘野狐狸’。”

乌尔夫说完,示意我不要再说,我默默地跟着他来到一间大别墅面前,跟着他进了去。

“没想到月影原来有这么大的房子啊。”

“这是大家一起住的。”

“大家?”

我心里还想着的时候,也看到了其他小马,当乌尔夫说我说月影的女朋友之后,他们就更惊讶了。乌尔夫叫让这两匹母马带我去了浴室,让我先去洗澡,然后再我去月影的房间。由于她们听说我说月影的女朋友,也特别殷勤。

洗澡的过程就不说了,当我洗完澡而后,就被带到了一个房间,乌尔夫早就在那里等着,我的行李也被放好了。

我走进房间,看了看,房间不是很大,照外形大小猜测,这差不多是这别墅里最小的房间了。房间内很朴素,除了一张床,一装桌子,一张椅子,两个柜子以外,除了书以外,没什么别的东西了。

“这里就是月影以前住的房间了,我们平常会打扫一下,其余的什么都没动过,你就先住这里吧。等到了火车出发的时间,我马上送你回去,这里很危险的。”

“抱歉,我跟踪你来到这里。”

“算了,被你跟踪我来到这里,也算是我自己的失误了。看你的样子,你一定有许多东西想问吧,你要问的话,尽管问吧。”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问什么才好。乌尔夫想了想说:“你很想知道,月影他为什么会被称为野狐狸吧。”

对,对,就是这个,我连忙点点头。

乌尔夫就开始说:“在这个城市,有四大势力,基本上如果你想在这座城市活得好,就必须要加入其中一个势力,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但是,月影没有。月影他利用自己的智慧,在四大势力之间周旋,虽然这四大势力都曾经想杀他,但都被他的谋略化解了。因此,他就有一个外号,叫做‘野狐狸’,意思就是说他是一只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势力的狡猾的狐狸。”

“月影他是怎么跟四大黑帮周旋的呢?”

“月影他都是针对每一次的情况来制定策略;而从简单来说,月影都会针对一个字。”

“一个字?”

“这个字就叫做‘利’,平常他去挑战一匹马,他从不会碰他们的真正利益,让他们的损失是对方可以接受的。但如果对方是想对他不利,那么月影就会让他面临会失去自己所有的可能。比如有一次,四大势力联盟在一起要杀他,一匹小马被城市里的所有势力合力围杀,这可以说是航海湾有史以来第一次,而月影也是利用‘利’字化解。”

“首先,四大敌对势力合作,磨合准备时间一定很长,月影就在这段时间,制作并公开了一个报告,只针对一个势力,分析了该势力的弱点,并且给出了如果夺取这个势力的领地的各种方法。这么一来,该势力就算杀了月影,也无济于事,因为报告早已经公开了。四大势力想杀月影,无非是想除掉一个后患,但月影并没有做过直接威胁他们的地盘的行为,如果为了除掉月影而失去一切,那四大势力可是没一个愿意的。被月影分析了的势力不但不能杀月影,还必须保护他。让他为他们重新制定一份计划。在稳住了一个势力之后,月影就如法炮制,马上制定一份让其他三个势力夺取第二个势力的计划,当然第一个被分析了势力是会得到更多利益的计划。”

“这么一来,那第二个势力也要保护月影,对吧。”

“是的,而且这么一来,有一半的势力退出了,也就是说,合力围杀的计划破产了。月影就重新为他们的实力划分平衡,将一切弄得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是,月影能够在四大势力联手的情况仍然能生存,他的名声就在这里大震,连四大势力领袖都无法找他的麻烦,几乎就成了航海湾的领袖。不过月影他很清楚,他自己没有任何实力做背景,所以他也没有因这件事而变得傲慢,反而更加低调。鉴于月影的实力,四大势力都想巴结他,而这别墅,就是四大势力一起送给他的。”

“为什么是一起?”

“我记得当时月影是这么说的,如果他单独接受某一个势力的恩惠,那么会被认为亲近那个势力,其他三个势力就会感受到威胁对他进行围剿,这句话他也是原封不动地对四大实力的小马说,所以那些势力要送他东西,最起码也是两个送,两个送了,其余两个也会不得不送。在这个城市里,没有一个小马敢得罪他,倒不是因为月影会对他们怎样,而是四大势力不会放过巴结他的机会。”

“原来月影在这里过得这么好啊。”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乌尔夫听了之后,马上就摇摇头说:“不,月影他活得并不舒服,他不敢有任何放松,他每天都要根据得到的情报来分析,计算出各个势力的实力以及弱点变化以及利益的协调。因为他一旦对四大势力的威胁下降,很可能就会一下被杀掉。虽然他在其他小马眼中是很风光很强大。但他自己很清楚,也反复强调,他不过是在夹缝中生存的小马。他之所以敢跟他们周旋,是因为他没有不可以舍弃的利益,如果他一旦有了这种无法舍弃的利益,那它就成为四大势力针对的目标,所以他不敢碰母马,也不敢有任何追求,为的就是不让四大势力找到他的弱点。他每个晚上连觉都睡不好,怕的就是有刺客来找他。我们了解到他这么辛苦,也是他说要离开这里的时候了。所以啊,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你尽快离开这里,你是月影的女朋友,那你就一定会成为四大势力攻击月影的目标,只怕到时候……”

“我明白了,我会尽快离开的……那月影他现在在哪里?”

“这个我也不知道,他不出现,应该是找时机介入吧,毕竟他离开这里一年了。不过你不用担心,他这次回来,应该是为了不让四大势力再去找他麻烦才回来的,他不会再留恋这座城市的,你可以放心。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我也不知道该问什么才好,乌尔夫见我没开口,就打算离开。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就问乌尔夫:“我记得月影说过,他在这里没有朋友,那你们不是他的朋友吗?”

“不,从一开始就不是。月影将四大势力的里得到的大部分东西都给了我们,就是为了要我们保护他。因为一旦他出了事,那么我们到我们蹄中的东西基本就没了,不但如此,甚至可能因为我们染指过这些利益而会招致杀生之祸。”

“什么!”

我震惊了,我原本以为他们之间的“友谊”背后的真实原来是这个样子,我突然间觉得心里好疼,感觉好像是被背叛了一样。

其实我早该知道,月影也早已经说过,这座城市是没有朋友的。

乌尔夫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他对我说:“小姐,你不用介意,月影他没有骗我们,在我们加入之前,他就已经说清楚了。我们都是为了利益才跟着他的……这也是他为什么要选择离开这里理由。”

乌尔夫离开了,留下我一个在这里。

我坐下月影的床上,一股特殊的感觉从内心升起。我看着眼前的桌子,彷佛看到了月影在灯光下翻阅资料,埋头苦干,为的是找到各个势力的利益所在。我叹了口气,一头倒在床上,抚摸着那让马觉得很舒服柔软的床,但我却高兴不起来。我彷佛看到月影躺在床上还不断地想着各种谋略以及他在半夜被惊醒时,身边只有他自己一个,没有可以信任的小马,我彷佛感觉到了那时候月影那时候的寂寞与无奈。

正因为有这样孤独的生活,他才会那么懂得友情的价值吧。

我想着想着,在不知不觉间就进入了梦乡。

thumb_up 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原作党推荐书目

    明琪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