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RemainAtto
RemainAttoLv.10
独角兽
中篇翻译
E
已完结

月夜孤友(A Friend of the Night)(10/10)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2193/a-friend-of-the-night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尾声

chrome_reader_mode 1,373 event 4 天前 thumb_up 1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0 forum 0

尾声

 

这场庆宴比任何盛大狂奔节都要隆重,但远没有身份限制。来自各行各业的小马挤满了大厅,来一睹拯救了艾奎斯陲亚,使之免受龙马无序的威胁的六只雌驹。塞拉斯蒂娅比平时更加光彩照马,她朝着面前那六只相对朴素的小马微笑着。然而,露娜却不见踪影。大多数在场的小马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她的缺席;毕竟,在她回来后的几个月里,她还没有公开露过面。然而,观众中有一只行事低调的小马注意到了,庆典还没结束便悄悄离开。

糖心去敲露娜的门,虽然她没有得到回应。这并不让她感到惊讶——大约在一周内会有一场流星雨,而露娜有一种倾向,她会全神贯注于她的工程。糖心又试了两次,然后轻轻把门推开,窥视屋内。她本想听到珠子的咔嗒声和笔在纸上的刮擦声,但里边只有一片寂静。露娜不在她的桌旁。糖心好奇地走进来,环顾四周。她无法想象她会在其他任何地方——除了在天上。糖心拉开通往阳台的窗帘,惊讶地停了下来。露娜坐在那里,背对着她,仰望星空。“露娜?”糖心问道,“你没事吧?”

露娜惊讶地转过身来面对她,糖心轻轻喘息一声。虽然露娜没有哭,但这里确实有一种忧郁。“哦,糖心,”她摆出一个敷衍的微笑,“当有庆宴的时候,汝在这里干什么呢?”

糖心坐到公主旁边。“嗯,我确实去了,但是我最好的朋友没有出现,所以我提早离开了。”她对露娜疑惑的表情笑了笑,“我说的是你,小傻瓜。”

“孤知道,”露娜说,脸上泛出一点微红。

糖心又变得严肃起来:“露娜?出什么事了?”

露娜叹了口气:“孤现在不想讨论这些。无序揭开了不少旧疤——也制造了一些新的伤口。”

“你……想自己待会儿吗?”

露娜开合好几次嘴巴,显然很难决定她到底想说什么。她终于开口:“不,欢迎有汝的陪伴。”

两只小马静静地坐在一起,仰望着星星。她们在大约一年前相遇以来,糖心第一次对露娜有多大的年纪感到震惊。统治这片土地的两位公主是永恒的,甚至是不朽的。这当然是常识。然而,她们两马的脸上似乎都看不出那些岁月的分量。至少,直到现在。

糖心开始绞尽脑汁地思索如何才能帮助她的朋友度过她马生中的这个低谷。不知何故,仅仅“在这里”似乎还不够。露娜需要更多。让她能恢复自然微笑的更多。然后突然,灵感。哦,这是个坏主意,她的一小部分大脑提醒着她,尤其是当别马发现是她教唆的时候,但是如果不时不时地为对方冒点险,那么朋友又有什么用呢?“你知道吗,露娜,我突然想到,在盛大的庆祝活动中,城堡里百分之九十的侍从和守卫都在城堡底下几层。”

“嗯”是她从露娜那里得到的唯一回答。

“好吧,这上面就没什么小马了。我甚至不怀疑你是不是……有想做的事?”

露娜又含糊其辞地哼了一声,但随着各种可能性开始在她脑中闪过,她的眼睛睁大,嘴巴发出了一点“哦”的声音。她使劲摇摇头。“不,不,不,不,不可能。孤不可能……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那就太糟糕了。”

“你是对的。理所当然。我忘了我说过什么了。”糖心看着露娜的眼角,微笑着,她的朋友的脸在轻颤,因为更多的想法不断进入她的头脑;她一直试图打消这些想法,但没有成功。

几分钟后,两只小马再次对视,这一次没有任何言语交流。取而代之的是,她们彼此分享着一模一样的、宽大的、露牙的真诚笑容,伴随着一个橡胶浴缸玩具被挤压——然后又恢复原样的声音。毕竟,有恶作剧要做,也有朋友作为“帮凶”。谁有时间闷闷不乐呢?

 

~THE END~

thumb_up 1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