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学识混合
学识混合Lv.7
独角兽
中篇翻译
E
连载中

聂克斯的故事:风中的雪花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51352/the-story-of-nyx-a-snowflake-in-the-wind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九章(更伤感的版本)

chrome_reader_mode 7,464 event 9 天前 thumb_up 26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1 forum 0

“这到底是怎么搞的?”聂克斯自言自语着,扫视着谐律之树的树枝,但是上面没有明显长出果实。“那些小果杂到底在哪?它应该在这里的!但是这到处都不像是谐律之树上有一丛果子长出来了!”

 

聂克斯围着谐律之树急躁地绕圈,时不时给祂一蹄子,看看有没有果子之类的东西会掉下来。然而啥都没有。聂克斯坐在地上用蹄子揉着太阳穴。

 

“快点,聂克斯,想想!一个‘谐律之果’。一种果实,胜利果实?不那个想法好蠢。果实,果实,果实,梨子是果实,不喜欢梨子。一棵树会结果,它们储存着那棵树的能量,除了播种还能提供过冬的能量。。。”聂克斯站起来,用蹄子托着下巴,目光在树上扫过,最后定在中间的紫色星星图案上。

 

答案变得很显而易见。

 

“没错!就是它!”她大喊,“谐律精华!那些是谐律之树的果子!祂用果实的能量来击败入侵者比如掠夺之藤!就像是一颗真正的树一样!”

 

聂克斯兴奋地绕着树干跳,突然停下来看着祂,一阵低沉的嗡嗡声和她共振起来,像是祂的低语。

 

“这好像是从树上发出来的声音。”她慢慢走到树下,在紫色六角星前面停下,把蹄子放到祂的水晶树皮上,“你不会轻易把谐律元素给我,对吗?”

 

一种更强的震感透过来,就像是祂回应了聂克斯。她点点头,向后退两步坐在地上,这可能会花些时间。“我不会对你说谎,谐律之树,我妈妈告诉我不要撒谎。我不觉得我可以从你这里强行取走谐律精华。”

 

祂并没有回答。

 

“那么我想我应该要说服你了。”聂克斯深呼吸一下,“好的,我叫聂克斯闪闪(Nyx Sparkle)。我是暮光闪闪公主的女儿,你记得暮光,对么?”

 

谐律之树没有回应。

 

“我也是梦魇之月,之前是,你应该知道她的。”

 

一阵风吹动了一下树枝。聂克斯又来一个深呼吸,为下一部分做准备

 

“在一段时间之前,我遇见了一只小马,她大概我这么大,有着浅蓝色的体毛和更浅蓝色的卷鬃毛,她看不见东西,不过她很适应那样,她叫落雪。”

 

一阵风拨动了树枝,让所有枝条明显地摇动起来。

 

“落雪迷失了,她被那个。。。叫做地狱边境的地方困住了,已经有一千多年了,她就在那片无尽的虚空中漂浮着。当我去到哪里的时候我给了她出去的希望,在我知道我。。。我爱上她之前,我一直在探望她,和她交朋友,想办法帮助她。但是现在我要弄好这件事。”聂克斯自豪地对着祂站着。

 

“我需要使用谐律精华,用来救她出来。即使那意味着她会永远地消失,我也不能再。。。再见到她了。”

 

聂克斯说完,祂最后一次开始在风中摇晃。飞来的尘土砾石让聂克斯不得不眯上眼睛,强光透过了她的眼睛,五颜六色,但是最亮的颜色是猫眼石色。动静平息之后,聂克斯睁开眼睛。谐律之树被一层猫眼石色的跳动得像极光的光辉笼罩着。祂一动不动,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聂克斯回头看见她的可爱标记也发光了,不过这一次是彩虹的颜色,是使用谐律精华时才会产生的魔法彩虹。

 

那层猫眼石色的光辉开始向谐律之树中心汇聚,其中的能量被中间六角星的六个角吸收,完成能量吸收之后, 中间的水晶开始发光。

 

“哇。。。”聂克斯惊奇地感叹。

 

中间的水晶分开,把藏在里面的谐律精华——魔法放开。那个小小的水晶包裹着猫眼石色光芒飘向聂克斯。当它终于靠近聂克斯的时候,它开始变形,它的六个角向内折叠,变成一个紫色的水晶盾牌。

 

聂克斯伸出蹄子,准备接受谐律之树的礼物。水晶飞到她的蹄子上,猫眼石色的光芒开始退散,谐律精华因没有魔法支持落在聂克斯的蹄中。树中央的洞封闭起来,谐律之树也回到了原来的状态。聂克斯还在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而惊奇地站着。半晌,聂克斯从惊奇中恢复过来。

 

“我得到谐律精华了!”聂克斯兴奋地喊,“黑晶的书说我只需要一个谐律之果,所以这算是完成了。”

 

聂克斯开心地到处跳,一边用魔法把谐律精华放进鞍包里。她终于停了下来,把鞍包背上,“好啦,最后一次传送!”聂克斯点亮了她的角,这时她的鞍包有光露出来。

 

“啥?”聂克斯转过头打开鞍包,拿出正在发光的谐律精华。“你想帮我?”她问。谐律精华飘离了她的蹄子,在聂克斯头上变成暮光公主同款皇冠。“好的,咱们走起!”

 

聂克斯的魔法包住她闪现走了,几秒以内,她的传送术把她移动到了她的目的地——家。

 

========

 

小马镇沉浸于安静之中,什么声音都没有,也没有小马走动。这纯粹的寂静直到小镇中央一大片闪光出现才被打破,还有一只尖叫着掉下来的黑色小雌驹。聂克斯不总是最勇敢的类型,她发誓过要保护其他小马,与危险的怪物战斗过,也搞定过邪恶的小马,但是当她知道她的蹄子离土地有二十多米还在一棵树上方的时候,她就怂了一点。聂克斯掉进树叶里,连同翅膀一起支撑着她。聂克斯感到天旋地转,星星飞舞,不过那很可能是夜空的星星。

 

“好险啊。”她小声说,她小声说,往楼梯看去,觉得这条楼梯从来没有那么长。她开始慢慢地往底层爬,还要小心翼翼地走好每一步,防止蹄声太大。一旦她到达了第一层她就仔细扫视周围,看看有什么事情会让暮暮过来看她在做什么。最终,聂克丝的目光落在了房间中央的镜子上。这件艺术品好像有暗淡的光华,也可能是因为月光。她慢慢地接近了大镜子,感觉上面的光似乎要涌出来。 她没有思考有关镜子的新问题,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聂克丝往装点着她的头的谐律精华看去,它似乎在和镜子一起发光。她再次看向镜子,对高大镜子里的自己点点头,“好的,开始吧。”

 

聂克丝点亮了她的角,注意到她的魔光有一点变色,不像之前的蓝色,现在她的魔光还有一点猫眼石百的混杂其中,她耸耸肩,继续努力了几秒,一束能量直击雕塑,但是骷髅头并没有充满她的魔力。

 

“什么鬼?”聂克丝问,把更多能量塞进了镜子里。这时她头上的谐律精华开始发光了,一股新的,品红色的魔力从宝石中释放出来,与聂克丝的魔力紧密相连,一同冲击着雕塑并渗透进去,直到骷髅头开始闪烁着蓝红相间的光波。聂克丝看见她的映像在镜子中旋转着消失,就熄灭了独角上的魔法。传送门静静的旋转着,让周围的环境变得明显令马不寒而栗,用光把房间中央填满了。

 

 “好吧,我觉得是时候了,我只要穿过它,和落雪一起出来。很简单的。”聂克丝自言自语,她更明白,“至少,这应该很简单。”

 

聂克丝抬起一只蹄子,混乱地颤抖着,盯着镜子。“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不容易?这这是一个快速的动作,进去,找到她,拉她出来。但是我为何战栗?”

 

聂克丝往泛波发光的的传送门看去,“因为我在感到害怕,我真的太害怕了,比我独闯无尽之森时更加恐惧,比我在无尽之森面对大星座熊时更害怕。我那么害怕,就是因为。。。因为即使我成功了。。。我也将失去我所爱之马。”

 

一小滴眼泪从聂克丝眼中落到地面上,回声似乎在图书馆中回荡。“但是我一定要记得一件事,”她对着骷髅头说, “不管发生了什么坏事,我都要放蹄,无论这多么伤心。”

 

她看着泛波的传送门,准备起跳。“三,二!一!”

 

她向着传送门跳去。

 

“聂克斯!

 

聂克丝在半空中撞到了什么东西,导致她在镜子前摔到地面上。她抬头看见一个在消失紫色的小护盾。一股力拖着聂克丝的后腿,把她从传送门前拉了回去。聂克丝回头看见她的妈妈,暮光一脸恐慌,本能地用魔法把她拉回去。

 

“离那东西远一点!那样太危险了!”她喊。

 

聂克斯开始挣脱她妈妈用来拉着她的蹄子防止她逃脱的魔法,“别管我!我一定要去!”聂克斯叫道。

 

 “不行,没有小马知道另外一边是什么,或者会如我们知道一样通向塔他罗斯地狱!”

 

那时聂克丝脱离了暮光的魔法向着传送门跑过去,暮光又用魔法拉着聂克斯的右后腿。 

 

“放开我!我知道里面有什么!有小马需要我的帮助!”聂克丝喊,尽力说服她的妈妈。

 

暮光摇头,“你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想拯救什么?传送门通向的地方是没有灵魂可以被拯救的!”

 

“不!我一定要去救她!如果我不去,她会永远迷失在里面!”聂克丝说,慢慢的往传送门靠过去。 

 

“我不能让你进去!你会死在里面的!求你了,聂克丝,我不像再一次失去你了。”暮光低声说。即使不知道怎么骂街,聂克丝还是用心把她妈妈的本能骂了一遍,字面意思。

 

聂克斯回头看着她的母亲,“我一定要这样做,我发誓要把她救出来!我绝对不会退缩!”

 

“什么小马让你如此关心?为什么你为了她不顾一切?”

 

“因为我爱她!”聂克斯终于回头对她妈妈喊了出来,看着她。暮光沉默了,也没有继续往回拉,只是用魔法紧紧地攥着她的女儿。她们安静地保持了一段时间,暮光盯着聂克斯的眼睛,阅读着女儿的每一个表情。

 

“我不能失去她,我绝对不能再失去她了”暮光想,看着女儿的眼睛,她注意到了别的一些东西,那些她不曾注意过的东西,那是熊熊燃起的决心,那是充满了友谊和爱的决心。暮光终于明白,聂克斯并不是为了自己而做这件事的,而是为了别的小马以身犯险,就像是之前她为了从永恒自由森林怪物的爪子下保护小马镇居民那次,或者是暮光为了她的朋友们的安全牺牲自己把魔力给了提雷克那样。

 

事情明晰后,暮光解除施法放开了聂克斯。

 

“去救她吧,注意安全。”暮光终于妥协了。

 

聂克斯点点头,转身对着镜子,立刻踏进传送门,留下充满房间的闪光。暮光只是站在那,等待着女儿的回归。

 

======

 

这一次那些涡流又来了,不像以前那样是浅蓝色或者是聚集了成千上万的那种生物的暗红色涡流,这一次的涡流是金黄色的。这光芒如同家一般令马温暖。聂克斯穿越这个通道时,她敬畏地看着这些颜色旋转着游走混合。浅蓝色和紫色偶尔涌现,呈现出小船在金色汪洋中航行的幻象。隧道的末端快速接近,聂克斯缩起来准备重新进入。进入末端时她的眼睛充满了闪烁的彩色幻觉。当色彩消散殆尽,聂克斯又在虚空中。她往周围扫视,看见落雪的轮廓,她在向聂克斯挥蹄子,似乎是被传送门的声音提醒了。

 

“聂克斯!聂克斯我在这里!”她喊。

 

聂克斯聂克斯喜上眉梢,比以前更快地往落雪方向飞过去。

 

“落雪!” 聂克斯边飞边叫,很快靠近了落雪。

 

“聂克斯,你成功了吗?你可以把我-”落雪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那时聂克斯直接把一个吻送上了落雪的嘴唇,落雪最初的惊讶随着她开心地回应聂克斯的吻很快便消散了。他们一直温柔地抱着对方,直到聂克斯松开了,把嘴唇从落雪嘴中抽回来。他们俩面对对方,喘着气从吻中缓过来。

 

“我爱你…”聂克斯先说。带着眼泪,落雪对着聂克斯开心地点点头。

 

“我们离开这里吧。”

 

聂克斯把落雪拉过来,抱着落雪,拍打翅膀让她们往传送门飞去,她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到了传送门,聂克斯慢慢地停下,把落雪带到旋转的涡流前。落雪抬起蹄子触摸传送门,不像以前像玻璃一样,这次,传送门的表面泛起了波纹。落雪微笑着进入了传送门,聂克斯紧随其后。

 

======

 

这一次没有涡流了,传送门只是发出耀眼的光芒,直接把聂克斯和落雪带到了他们的目的地,图书馆。她们到达时,聂克斯的家里充满了炫目的光芒,似乎要溢出图书馆的窗户。暮光用蹄子挡住眼睛,尽量防止自己被闪瞎。光芒退散后暮光转回头看到了神奇的景象:巨大的灼痕从镜子底座延伸出来,从地面升起的滚滚蒸汽往上飘。在蒸汽风眼的是她的女儿,还有一只蓝色的小雌驹。聂克斯飞出来后落雪摊在了她上面。

 

他们俩沉默地看着对方,然后落雪打破沉默笑了起来聂克斯也一起笑。*(双虹音爆RD回来后场景)暮光看着它们后退了几步。落雪笑着从聂克斯身上下来,聂克斯慢慢平复了。他们俩对视一阵,然后聂克斯对着落雪抬起一只蹄子,落雪没有反应。

 

聂克斯看着落雪,意识到她忘了一件事,“呃,落雪?我伸出了我的蹄子。”

 

“哦!”落雪回应后伸出蹄子。但是他们的蹄子没有碰到一起,聂克斯的蹄子穿过了落雪的。

 

聂克丝满脸震惊,“哦不。”

 

“聂克斯?你的蹄子在哪里?我摸不到。”落雪说,对刚刚发生的事情毫无知觉。

 

“我-它就在那里。” 聂克斯顿了一顿,转头看着暮光,“妈!救命!”

 

暮光从震惊中恢复,摇摇头,“怎么了?聂克斯,这是谁?”

 

聂克斯看着一样被吓到的落雪,“她叫落雪,我刚刚把她从忒色提。。。特萨利。。。不对,呃,带回来”

 

“地狱边境忒色提罗?”落雪说。

 

“没错。但是现在她变得飘渺了!”聂克斯说。

 

暮光摇摇头,“这就是你吧一个灵魂拉出后世的结果,聂克斯!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能够承载她的身体,你和我都知道,落雪的身体不能用。”

 

聂克斯看着落雪,“那如果她没有身体她会。。。怎样?” 她小心翼翼地问。

 

暮光叹了口气,“她会转世,去那个她要去的某个地方。”

 

“不!我不想离开!”落雪大叫。暮光看着涕泗横流的落雪。“我才刚刚回来,我不想走!”

落雪转身面对聂克斯:“聂克斯,请帮帮我,咱们怎么办?”她弱弱地说。

 

聂克斯轻轻摇头,“b-抱歉,非常非常抱歉,落雪,所有的书都这样说:当你被释放,你会自行转世。”聂克斯徒劳地挤出一个苦笑。

 

“不!聂克斯!我不想走。”她说“求你了!我会-我会再也见不到你了。”

 

他们恐惧地颤抖,聂克斯深深的盯着落雪的眼睛,“落雪。。。有时。。。有些时候我们必须放蹄。你-你会在后世过得更开心的。” 聂克斯流着泪对落雪笑了笑。

 

落雪张嘴欲言又止,一个小小的,悲伤的微笑出现在她脸上,“x-谢谢你。”

 

“不客气。” 聂克斯后退一步,看着落雪慢慢消失。

 

暮光好奇又恐惧地看着他们,一边往房间后面后退。落雪正在离开这个空间的身体正在散发着一种温和的气氛,一种像宇宙白噪音的声音。这个进程慢慢地进行着,没有太慢,而像突然插入,也没有太快地让它结束。一小滴眼泪从聂克斯脸上滑下,从眼睛经过脸流到下巴滴下地面。即使那股噪音充满了房间,聂克斯也可以清楚地听到眼泪落地的啪嗒声。

 

当噪音消失,聂克斯头上的谐律精华开始发光,猫眼石色和浅蓝色的光似乎在溢出这件珠宝,但是聂克斯忽略了它,专注于落雪身上发生的事情。但是当一些小魔力流动从聂克斯的精华中流向落雪时,这股光很快成为了焦点。

 

“哈?”聂克斯看着上面的头冠。这时,光带正在往落雪正在消失的轮廓飘去。

 

一种新的感觉进入到落雪的感官,让她倒吸一口气,睁大眼睛。聂克斯跑到落雪旁边时她的身体已经开始明显地晃动。

 

“怎么了?” 聂克斯问。落雪虚无缥缈的轮廓轻轻酿跄了一下,开始大口喘气。

 

“我—不—知—道,”落雪喘着气说,她想抬起头,但是立刻失败了,还倒在地上。“我—的—胸—好—沉。”她艰难地喘气。

 

聂克斯想用蹄子拍拍她的背,但是蹄子穿过去了。“别担心,落雪,你不会有事的,坚持住。”聂克斯看到魔法元素中有能量流出来,它们流入了落雪的身体。“肯定是因为它!”她说着拿下了头上的谐律精华。

 

“聂克斯!”暮光喊,聂克斯转头看见她的妈妈终于摆脱了疑惑和敬畏带来的眩晕感走过来,“把魔法元素放回去,如果它在做这件事,那一定是有原因的。”

 

聂克斯点头,把魔法元素飘回头顶,往下看着落雪竭力呼吸。“妈,这是怎么了?她发生什么了?”

 

暮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聂克斯。我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魔法,我连死灵魔法的档案都没有获取过,我们现在只能等。”

 

聂克斯点点头,向落雪的残形走近。暮光看着这个场景慢慢地向楼梯移动:“我要,呃。。。让你们独处一下,好让你们,呃。。。告别。”

 

聂克斯看着她的母亲走出去,然后低着头,对喘着气的落雪叹气。紧张的几秒后,聂克斯这次轻声细语地说:“嘿,落雪,能听到吗?...”

 

落雪轻微地动了一下,虚弱地点头。聂克斯内心感到矛盾,她知道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要让落雪离开,但是现在她要离开了,自己却无法接受。在她的脑海中,有什么东西让她抓住落雪,不让她走。不过聂克斯知道落雪承受的痛苦,她早就脱离了现在落雪体验到的死亡的渐冷。即使聂克斯从来没有完全体验过死亡的降临,她也想帮助落雪度过这段时间。

经过又一阵紧张,聂克斯有了主意,“好吧,就那样做,我要给她讲故事。”

 

“落雪,还记得我们相遇的那天吗?我从背后吓到你了,而如果从前面也会是这样”聂克斯说。落雪那里传来一阵小小的咕噜声和吐气声,也许,是她尽力笑了笑?

 

“我把你带到传送门那,想逃离那里,但是…”聂克斯故意在最后一部分停下来,尽量避免想起不好的回忆,“我回到家后,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寻找帮助你的方法,还带上了我的一些朋友。你会想见见他们的,他们自称可爱标记童子军”

 

这次落雪尽力发出了一点声音,一点几乎听不见的笑声。

 

“他们中的一个帮助我找到了把你救出去的方法,她叫甜贝儿。”落雪没有回应,聂克斯小小的微笑消失了。“当我回去给你送好消息,我开始感觉怪怪的。就像是肚子打了结,脸上觉得热,甚至有一点局促不安。很快,我知道为什么了。当年让我留下来陪着你过夜时我的脸更热了,而且肚子里像打了结一样。我想知道这是什么,于是我咨询了我的阿姨,瑞瑞。我当时希望她告诉我我感染了一些奇怪的虫子,或者是一些随机的疼痛,但是。。。”

 

聂克斯停下来,想给落雪一点时间消化下。“在我了解之前她就把所有关于迷恋和爱的说法倾倒出来了。是爱!一开始我不相信她,但是很快我意识到,深深地,我爱着你,我喜欢你说话的方式,我喜欢你的样子,还有你不论眼前的世界多么黑暗,也如此积极乐观的态度。即使你只能看见黑暗。但是当我真正知道我爱你时,我意识到一些问题,就是当事情结束,这就会发生。我会帮助你逃离,然后你转世。”

 

聂克斯又顿住了。

 

“即使是那样,作为永生者,我会。。。我会再也见不到你了,下辈子也不能,因为对于我来说,没有下辈子。我想把你留在这,永远不离开我。但是我知道我做不到,我比关心自己的爱情更关心你的快乐,所以我寻找了各种能够拯救你的方法,读完了每一本我能找到的书,穿越森林,甚至要说服一棵魔法树来帮助我。所以我们就到达了这个地步。不管我发生了什么,你都能保持开心。这是我送给你的,一件礼物,落雪。”

 

长话说完后, 聂克斯沉默了。那时,魔法谐律精华选择从自己的力场中掉出来,摔在地上。聂克斯静静的聆听着落雪那稳定但是逐渐消失的呼吸声,那就像在风中的雪花。 

person登录可见的内容

此处有内容被作者隐藏,您需要登录FimTale后才可以看到这些内容。

thumb_up 26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搞黄色”

    魔法师T_T

  • 聂克丝

    鸿影

  • 《逝罪》及其相关同人作品全收集

    飞鸟弦琴

  • 小马二次同人

    诺晞-Nosi

  • 星云影盾的吃灰书架

    星云影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