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KAWORU
KAWORULv.1
陆马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逆转是魔法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逆转的反击——6

chrome_reader_mode 4,965 event 6 天前 thumb_up 10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3 forum 2

  6

龙儿(拍桌):辩护方要求证马对自己送出的礼物作证!!

我的话就好像拨弦般扫过众小马的耳朵,让整个法庭之中掀起了飒飒之声。

“肃静”“肃静”

裁判长及时敲下木槌,旁听的小马们都安静了下来。但是震惊之余,皆是瞪大了眼睛看向我。还有一部分小马不可思议地把前蹄抬到了嘴边,向着证马的位置投去难以置信的眼神。

证马一动不动站在原地,承受着如此众多质疑的眼神,竟然很反常地面无表情。眼睛时不时向我这边瞥一下,耳朵机警地竖了起来。

引导法庭的气氛,曾经是洛丽塔的领域,在她身上我已经吃过一次亏了。只是这一次,她没能占得先机。

这种感觉很微妙,仿佛所有来旁听的小马的心都被怀疑的心情和即将浮出水面的真相凝聚在一起。那些对小护士的情书以及礼物的一切质疑,已然被拧成一股麻绳,死死地勒在她的脖颈上。

冷汗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她的呼吸也越发地沉重,好似背后驮着千斤的巨石。

同时,我本以为洛丽塔现在会气得发飙,检控席上可能又会被她的伞戳出一个洞来。但是这一次,她的表现让我有些意外。

只见她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站在洋伞的阴影下。即使隔着一段距离,光是用眼睛看着她的表情,我就能感觉到那轻蔑不屑地笑声,自她微微颤动的声带传来,在我耳边若隐若现。

她在嘲笑我……就好像一名老铁匠看到自己刚出生的婴儿,小小的蹄子上拿着玩具锤子,如打铁般砸在积木上,天真无邪地模仿着父亲的生计。不同的是,我没有刻意去模仿她。只是在她眼中,我表现的或许就是那样吧?

若是像上一次我这样和她对峙,我还会感到自己被藐视。哪怕不能表达出来,我的心里也会因产生难以抑制的怒火,让我在如走钢丝般的辩护过程当中一再失足。

虽然这样听上去,好像我把【星光熠熠】被判有罪的失败全部归结在她身上。但是事实上,我就是那么轻易被她操纵了。

只是这一次,我不会再动摇了。

我毅然决然地迎向了那仿佛是看穿了我的微笑,我则像在镜中的映像般,也回以了同样的笑容。也许,她能从我的脸上读到她这次注定失败的结局。

  

此时此刻,裁判长看上去还有些游移不定。

像是看准了这个时机,洛丽塔出声了。

洛丽塔:裁判长大人,你根本无需考虑,这一切都不过是辩护方的垂死挣扎罢了。

裁判长:洛丽塔检察官,你有什么想说的?

洛丽塔耸了耸肩,表现得游刃有余。

洛丽塔:请您仔细想想,这位证马可是目击了被告拿出凶器的证马啊。倘若是她刺伤了午夜骑士,她是怎么做到反客为主的呢?另外,如果真的是她,又【为什么只把尖刀刺在了前蹄上,而不是要害处,就匆匆离开了现场呢】?

裁判长:嗯,的确。如果这个得不到解释,辩护方的指控就显得太虚无了。

洛丽塔说的没错……如果真犯马的目的是为了刺杀午夜骑士,最后竟然反客为主成为了目击者,不管怎么想都太匪夷所思了。还有就是真凶最后只是刺伤了前蹄,却没有瞄准要害,是本起案件中最奇怪的一个地方。

同时我们都清楚的,就是犯马的目的一定是想要了午夜骑士的命。

明显的矛盾!

但是……

龙儿:我想,辩护方可以解释为什么会这样。

洛丽塔:嗯?

洛丽塔警觉地看过来。

龙儿:我们不妨把这两个问题【逆转】过来吧。

裁判长:逆转过来?要怎么做啊?

龙儿:比如说,假设被告真的是真凶,我们就不要去思考为什么她会反客为主,从真凶变为证马,而是去思考如果她是真凶,她是【如何反客为主】的。只要证明了真凶是怎么做的,并提出相应的证据,证马的嫌疑就不言而喻了?

裁判长:嘛,确实可以。但是首先,我们需要知道,【为什么真凶在刺杀的时候,没有当场要了午夜骑士的命】?

龙儿:这里我们也可以把思维逆转过来。

裁判长:哦?这个也可以吗?

龙儿:是的,我们要思考的是,比起为什么真凶没有刺向午夜骑士的要害,不如去思考【有什么能让凶犯不去刺向午夜骑士的要害的理由】。

我非常肯定地回答了裁判长的疑惑,当然这样的回答,反而是让他更加迷惑了吧?

不过在我明确了思路后,后面的推理也都变得顺理成章了。

龙儿:毫无疑问,真凶一开始应该是瞄准了午夜骑士的要害的。只是在刚刚举起凶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事情】导致了真凶在刺杀过程中失蹄了。

裁判长: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了真凶在刺杀时失蹄呢?

龙儿(笑):要说这次刺杀,本应该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越少的小马知道越好。

我冷笑着,紧紧盯着站在证马席后冷汗直流的小护士。

龙儿(拍桌):而在那种情况下,能够让行凶过程出现差池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真凶在准备把尖刀刺向午夜骑士要害的时候,【被一匹小马发现了】!

我凌空一指,径直指向了证马席。这一刻,我自己的目光与蹄尖和证马三点一线,宛若脱弦而出的箭羽般射出。

小护士:啊啊啊啊啊————

小护士顿时咬紧牙关,仿佛被我直视的侧身无比刺痛,身体再度瑟缩到了证马席下面。最后,发出了无比凄厉的尖叫。

“咚”“咚”

就算没有旁听的小马议论起来,裁判长也还是激动地敲了两下木槌。

裁判长:辩护律师!你是说,真凶是因为发觉到自己被发现了,所以才会失蹄的吗?

洛丽塔(拍桌):的确,这是唯一的可能了。但是菜鸟律师,你的话自相矛盾啊。你说证马就是那个真凶,可实际上被发现了的小马,不正是被告吗?

龙儿(摇头):不,事实并非如此。

我认真盯着她的眼睛。

龙儿:证马仅仅是看到了萍琪拿出【已经沾血的凶器】的瞬间,并没有看到被告刺向午夜骑士的瞬间。这样一来,就存在了另一种可能性。

裁判长:那么辩护方,你说的另一种可能性是什么?

我快速地吸了一口气,打着响鼻。

龙儿:证马正准备刺杀午夜骑士,却发现有其他小马进来了。这才导致了失蹄没能把凶器刺中午夜骑士的要害,而只是刺中了他的左前蹄。

裁判长:这……那匹小马是谁?

指证——【萍琪派】

龙儿(拍桌):不是其他小马,正是我们这次庭审的被告——萍卡美娜·戴安·派!!!

洛丽塔:菜鸟律师!你是昨天淋了雨,脑子进水了吗?你想说其实是被告差点发现了?

萍琪:哇哦,这检察官是魔术师吗?居然知道昨天下雷阵雨的时候没带伞。

龙儿:你想表达什么?

我满头黑线,对萍琪的补充无声地抱怨。

“咚”

裁判长:龙儿律师,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吧?如果你只是虚张声势,你知道后果会怎么样吧?你确定,要坚持这种说法吗?

龙儿(点头):回裁判长大人,我很确定。

裁判长:好吧。就算当时差一点发现真凶的真的是被告,那我再问你个问题。原本差点被被告发现的真犯马,又是如何反客为主,反而成为了发现被告在现场拿出凶器的证马的呢?

龙儿:我想,她当时在被发现之前,就已经躲起来了。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裁判长:躲起来了?

小护士:这……

裁判长:你能现在为我们指出真犯马当时躲在哪里吗?

龙儿(点头):好的!

出示——【潦草的示意图】

龙儿(指):在真犯马即将得蹄的时候,差一点被发现了。为了不暴露自己,她躲在了卫生间里。然后,她在顺势走到病房门口,打开灯,装作是刚刚来到这里的样子!

裁判长:你说……

小护士:什么?!

“咚”的一声,这一次不是裁判长的木槌,而是检控席的桌子又一次被洛丽塔的伞捅出了一个洞。

裁判长:那个,检控方……

洛丽塔直言打断了裁判长的的话,把伞抽出来重新打开,至少表面上一瞬间就恢复了从容和冷静。

洛丽塔:说到底,这也不过是可能性而已!你还没有决定性的证据证明证马就是那个想要刺杀午夜骑士的真凶!这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想罢了!裁判长大人,不能相信辩护方的无端指控!

裁判长:额……嘛算了。

裁判长看上去还要说点什么,但是还是把想说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裁判长:检控方的反对有效,辩护方要想指控证马是真凶,还缺少决定性的证据。

被这样反对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也知道,现在还缺乏决定性的证据。

我还知道,案情的全貌已经浮现的十之八九。距离真相,现在只差临门一脚了。

现在绝对不能退缩!

龙儿:裁判长大人,虽然我还没有决定性的证据证明证马就是真凶。但是,刚才我的那一番言论,足以说明了一个事实。

萍琪:哦哦哦!我知道!我知道!真凶在行凶时候尿急,所以急忙跑到卫生间去了!呜!

我抡起一个纸杯蛋糕,直接塞进了萍琪的嘴里。

龙儿:看在塞拉斯蒂亚和露娜的份儿上,萍琪,不要再捣乱了好吗?

萍琪幸福地吃着纸杯蛋糕,但是她摇了摇头。

萍琪:辣苦补信呐……

龙儿:你说什么呢?

她边嘴里嚼着蛋糕,边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一双眼睛不知不觉已经眯成了月牙。

萍琪:呜咕……我是说,【那可不行啊】!你可是主角啊,主角不就是要遇到好多好多的困难,一个一个的克服吗?遇到的困难越多越艰难,成长也就会越快。我刚刚可都是在帮你啊!

龙儿(汗):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你对主角的定义绝对有问题……

“咚”

裁判长:所以,辩护方。你刚才说的自己证明的事实,那到底是什么?

木槌的声音把我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龙儿:咳咳

我干咳一声,缓解一下刚才的尴尬,然后抬头看向裁判长。

龙儿:啊,我真正想说的是,我已经证明了一个事实。不应该存在的情书,模糊的证言,再加上刚才的推理,都足以说明【证马犯案的嫌疑,并不比被告小多少,几乎是不相上下的】!

小护士:呀啊啊啊啊啊啊——

如芒刺背的目光瞪向了小护士的瞬间,她再一次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此时她回看过来的眼神,再无之前那般天真纯净。现在剩下的,只有憎恨。

很快,就能揭开这个小护士的真面目了!

“居然会有这种事情?!”“想不到,证马居然就是真凶。”“别被骗了,那不过是律师的虚张声势!”“可是,这个小护士真的好可疑啊。”“如果小护士真的是真凶的话,她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啊?”

“既然要刺杀午夜骑士,那么小蝶是不是也会有危险啊?”“太过分了!到底是怎么样的恶魔,会想要杀死小蝶?”“可恶!想要刺杀午夜骑士,我们可以忍!但是想要刺杀小蝶,简直丧心病狂!”“没错!不可原谅! 我们要坚决捍卫小蝶的生命安全!”

“小蝶!”“小蝶!”“小蝶!”“小蝶!”“小蝶!”“小蝶!”“小蝶!”“小蝶!”

我则是看向了旁边的萍琪。

龙儿:虽然午夜那家伙挺可怜的,但小蝶居然会这么受欢迎还真是少见。

萍琪:小蝶!小蝶!小蝶!啊……没错。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是在小马国,以至于在整个小马利亚,喜欢小蝶的粉丝数量几乎能和云宝五五开。顺便说一句,我是小蝶粉丝团的团长嘻嘻……

不行,槽点太多了……

“咚”“咚”“咚”

裁判长:肃静!都肃静!谁再起哄,就给我滚出法庭!

花费了一点时间,法庭终于重新回归平静。现在全法庭的注意力都聚焦在了小护士身上,我和洛丽塔则在她的两侧。

 

洛丽塔:看来,到了一决胜负的时候了呢。

说着,洛丽塔转着洋伞,脸上全无笑意。她扬起脖子,任凭自己的眼睛藏在伞下最为黑暗的角落,冷冷凝视着我。

龙儿(笑):【检察官明星】,【不败的公主】,【天才检察官】……久负盛名的你,居然会和我这样的【菜鸟律师】一决胜负,那可真是我的荣幸。

我也毫不示弱,笑里藏刀。

洛丽塔:哼,很快你就笑不出来了。

听出了我话里的嘲讽后,她把目光转向了在证马席后面的小护士。

洛丽塔:裁判长大人,既然现在证马的嫌疑如此之大,那么我这边也不好说什么。之前辩护方要求证马【对自己送出的礼物作证】,检控方没有异议。

小护士:诶?!

小护士惊慌地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向了洛丽塔。

小护士:你不是应该站在我这边的吗?我是无辜的!你应该反对那个菜鸟律师才对。

洛丽塔(拍桌):闭嘴!因为你,我今天已经出了够多的糗了。

小护士:那都是辩护律师的虚张声势!要刺杀午夜骑士的,就是那匹粉色的小马!是她带着藏了凶器的礼物盒去了现场!就是她!

她歇斯底里为自己反驳的同时,我突然注意到她的结巴突然好了。

而现在的小护士已经完全失去了原来那安静胆小的样子,气急败坏地她,仿佛只想置萍琪与死地般,向我们这里恶狠狠地看过来。

“咚”

裁判长:肃静!证马,请你不要如此大声喧哗。应辩护方的要求,请你对自己送出的礼物出言作证吧!

小护士:呜呜呜呜!

她紧咬着牙关,连打了好几个响鼻。但是再怎么不服气,这里也是法庭,她不敢轻举妄动。如果是在其他地方,我相信她会毫不犹豫地向我冲过来,像蝎尾狮般咬住我和萍琪的脖子……

龙儿(拍桌):证马,请你作证吧。

小护士:呜呜呜呜!呼~~

她长吐出一口气,认命似的让紧绷的五官渐渐舒缓开来,直挺挺地站在证马席后。

这……是最后的证言了!

thumb_up 10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KAWORU Lv.1 陆马
评论 逆转的反击——6

下次更新结束序章。

6 天前
寒星与分贝 Lv.9 独角兽
评论 逆转的反击——6

加油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喜欢故事杂烩集

    寒星与分贝

  • 交叉故事

    希望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