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明琪黛茜
明琪黛茜Lv.8
天马
长篇转载
T
已弃坑

友谊之翼(Wings of Friendship)

第五章

chrome_reader_mode 5,004 event 6 天前 thumb_up 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6 forum 0

火车穿过了大麦山脉,一直往南驶去,进入了贫瘠之地,如无意外,铁路的尽头就是通向航海湾。应该是这样吧,我看了看魔力信号跟踪仪,发现乌尔夫还在火车上。

一切如计划中的一样。在乌尔夫要走的时候,我替他买票的时候,顺便自己也买了旁边的包厢,在他不注意的情况下,将魔力发信器偷偷地放在他的身上,让我可以在不看到他的情况下知道他在不在附近,因为他是陆马,所以我也不用担心他会察觉到魔力发信器。另外,我在他不注意的情况通过验票,让他以为我只是买了站台票,然后在火车移动之后我才使用传送术上了火车,一路上都没被他发现真是太好了。

从小马镇到苹果鲁萨,坐火车大概需要一天时间,从苹果鲁萨到航海湾,估计也需要差不多同样的时间,但即使这样,我也不敢太深入的睡着,因为我不知道,乌尔夫会不会提前下车。

就这样,直到从乘务员那里确定只剩下最后一站的时候,我才倒在床上睡着了……

 

“砰砰砰,砰砰砰。”

谁啊?斯派克吗?我再睡一会吧。

“里面的乘客,终点站到了。”

终点站?

终点站!

我突然间从床上跳了起来。

对,我来这里是为了找月影的。我赶忙拿出魔力信号跟踪仪,发觉乌尔夫已经走远了。但从我们之间相差的距离可以确定的是,他在这一站下车。

我连忙回应了一下乘务员,马上收拾行礼,准备下车。

 

我一下火车,顿时被这里的美景吸引住了,蓝天与海滩——虽然海滩上没马,但是周围确实是一个清新的海边气息,我甚至都怀疑,这里是不是传说中的罪恶都市。

“小姐,你是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是的话,我建议你马上坐车回去。”

我回头一看,是火车上的列车长,我很好奇他为什么这么说。

“小姐,你别看车站附近很美好。这城市也就这车站和港口附近是的交通集中地是安全的,因为这是协定,再往前一点,那就是传说中的罪恶都市,小姐你到那里很危险的。”

果然是这样嘛,但这点我早就知道了,我谢过车长,向着魔力信号跟踪器的指示方向走了过去。

但我很快察觉到,我根本没做好任何准备 走到了城了我才发现,这个地方真跟外面的不同。如果是马哈顿的冷漠,是小马之间距离很大的话。那这里的感觉就是身边的到处都是不怀好意的小马,任何一匹小马都可能会攻击你,任何的小马都是你的敌人。不安与危险弥漫了整个城市,任何的一丝风吹草动都让我觉得不寒而栗。

也许我真该考虑一下。

不行,暮光,你现在不应该想这些事,你是为了帮助月影才来这里的。你早就该知道这里是个什么地方,你不能被这种小事吓唬掉。

想到这里,我深呼吸一下,无视一路上的各种挑衅,顺着魔法信号追踪器一直来到一个小巷的尽头,这里十足就像是那些黑帮电影里那些流氓聚集的地下酒馆一样。可是魔力信号跟踪器显示的地方就是里面。

我吞了一下唾沫,推开门,走进去一看,里面果然跟我预想中的一样。这里就跟影视里的差不多,阴暗的光线下,稀稀疏疏地坐着十多匹小马,当中大部分是公马,母马也有四匹,大部分是在坐着,有一匹在跳钢管舞。

我真不敢相信,我居然会来到这样的地方,我想到了许多不好的东西,要是我做了,而且要是让塞拉斯蒂亚公主知道,要是让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他们知道了,我该怎么面对他们。

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进去。我发现,所有的小马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脸上还漏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如果是街上的那些混混,我可以无视他们,但是对着这些小马,我就不能无视,因为我不知道他们跟乌尔夫的关系,而且我也不知道,如果他们看到我是跟着魔力信号追踪器来会有什么反应。因此,我只能通过跟他们交涉,来得到乌尔夫乃至月影的情报。

我不知道这些小马会做什么,我带着害怕与警戒,走到了吧台面前。

我刚坐下,就有一匹小马问我。

“请问这位小姐,这里可不是你这种大小姐,你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

语气阴阳怪气,不怀好意,但这也应该是流氓调戏的标准语气吧。

我缺乏对付他们的经验,不知道怎么去应对,只好当是应对一般小马那样:“我是来找乌尔夫的,我知道他刚刚应该是来了这里。”

我的话音刚落,整个酒吧传来了哄笑声,其中一匹小马还走了过来说:“小姐你来找乌尔夫,还不如跟我,我保证满意。”说完,还伸向伸出蹄子。

我一下子拨开他的蹄子,顺势跳开一边说:“我是来找他问一匹小马的下落。”

我的动作好像把他们吓住了,也是因为我的动作比他们想象中要敏捷吧。

吧台附近那些小马聚在一旁窃窃私语,然后一起离开,集中坐在一张桌子上面,然后其中一匹小马说:“伙计,给我们来些啤酒。”

要啤酒为什么要离开吧台,还特地走到远处?我还没来得及想,他们就把答案告诉我了。

“那边的小姐,你不是想知道乌尔夫在哪里吗?想的话,那就把那边的啤酒给我送过来,当然,你得穿上兔女郎的服装。伙计,借一件兔女郎的衣服给这位小姐。”

很快,一件兔女郎服装就摆到我面前,并且示意我可以利用里面的休息室,整个过程熟练快捷,感觉就像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再一想,在这个地方发生这样的事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我看着兔女郎服装,想起了心中一直以来就有的疑惑。在正式场合穿正装我懂,可是为什么在这些公马会对兔女郎装感兴趣?服装癖的内在动机是什么?偶然间我也考虑过要不要去研究一下……不!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要不要穿呢?老实说,我是不太在意这些,但我担心的是在这里穿这个是不是会有危险。

“怎么了,小姐,你是不想知道乌尔夫的下落了吗?”

那些小马在催促我,我想了想,我独自一个在个马生地不熟的罪恶都市里只怕会更危险,必须尽快找到乌尔夫。想到这里,我打算冒险一下,于是就来到了休息室,换上了衣服,然后对着镜子照了一下,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害羞,比躶体不知道羞耻多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走了出去,那些的小马发出了一阵惊呼声。

我用魔法拿起托盘,因为很不习惯这身装束,而且有些害羞,所以走得特别慢。走到离他们还有几步的距离就停了下来。

“小姐,你可不能用魔法,你得亲自把啤酒放到桌子上才可以。”

我没办法,只好照办,我害怕他们趁机非礼我,我密切留意着他们的行动,只要他们稍有什么动静,我就立刻跳出去,必要时候我还能使用传送。

当我的托盘上只剩下一被啤酒的时候,剩下的那名小马突然说。

“不用那么紧张,小姐。你这么害怕,这样好了,你直接把啤酒放到我蹄子上了。”

我想也好,就把啤酒送到他蹄子上,没想到这个时候他突然一用力,将啤酒泼到我身上。

小马们又一阵欢呼,但这时我只觉得衣服湿哒哒黏糊糊的,很不舒服,我真不明白,这些流氓为什么喜欢这样欺负母马。

不过,这些公马好像玩够了,也就满足了,其中一匹说:“乌尔夫就在里面,你从那边的房子进去就可以了。”

虽然我不是很讨厌他们的行为,但他们既然给我提供了消息,我也还是说了句谢谢。

看他们的样子对似乎对我说谢谢感到很奇怪,其中有一匹小马问我:“你找乌尔夫问谁?他又不是个懂情报的小马,问小马的话不如问我们更好。”

“哦,是吗?那你知道月……”我突然间想起,这里的小马似乎并不叫月影做月影,于是我马上改口问,“你们知道‘野狐狸’在哪里吗?”

“野狐狸”三个字刚出口,嬉闹的酒吧突然间就静了下来,就连音乐也马上马上被侍应给关了。过了一小会,有个小马声音略带颤抖地问:“你……你刚才说谁?”

“野狐狸啊,我记得乌尔夫是这么称呼他的。”

“乌尔夫……可……可野狐狸……野狐狸不是一年多以前就离开了这里了吗?”

“他一个星期前就回到这里了。”

“一星期前……那你……你跟他……是……是什么关系?”

上一次,我在小马镇时候对乌尔夫说我们是住在一起,不过我直觉告诉这时我对他们这么说似乎无法解决他们心中的疑惑,他们还是会继续试探下去。想到这里,那我干脆就不说真话。

我考虑了这里的情况,最终还是决定这么说、

“我是他的母马。”

我话音刚落,周围都是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我正奇怪的时候,突然间听见哐啷一声,原来刚才向我泼啤酒的那匹小马不小心把酒杯掉到了地下。

酒吧里又恢复了寂静,我只看到那群公马都吓得蜷缩在一起。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匹母马你是什么来头,竟然自称是‘野狐狸’的母马?是不是太狂妄了?”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得刚才在跳舞的那匹母马不知道到为什么我怒气冲冲对着我,难道她以前是月影的女朋友。

我不知道,于是我试探地问:“你是谁?”

“我是谁不要紧,但凭你一个这样装纯洁的小马就说自己是‘野狐狸’的母马,这太让马不爽了。是持着你自己长得漂亮,那我就在你脸上留下一个记忆,让你清楚你自己是谁。”说完,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柄小刀,突然间向我飞过来。我吓了一跳,但这种飞刀对我起不了作用,我连忙用漂浮术将它接住。

“嘿!你在干什么!我又没得罪你!”

我生气了,我跟她们明明无冤无仇,她们为什么要伤害我。

“没得罪我?你那态度可是把我们都得罪了。”

说着,连其余的母马都站到她的身边,一阵金属的摩擦声,她们的蹄子上都出现了一把匕首,然后迅速向我跑过来。

我看清楚了,她们的蹄子上的护腕原来就是藏匕首的地方,既然匕首在她们奔跑时不会掉落,那就说明那里有固定的装置。

嘿,这难道就跟影视作品一样,到了酒馆的地方就得开打?我根本不怕她们,更何况我生气了,在她们跑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一发魔法箭,击中其中一匹。那匹母马被击中之后,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一张椅子上。直接,我又发次一支魔法箭,击倒了另一匹。这时,包括刚才跳舞的两匹母马已经冲到我面前,但她们并没有直接攻击过来来,而是分别跳到我的左右两边,然后挥动匕首向我扑过来。

如果是一般小马,可能很难应付,但是我可不用闪,一招防御罩就顶住了她们的进攻,在她们劲头弱了之后,我马上用魔法箭击倒一匹,然后一脚踢飞另一匹。她们的战斗力根本是连皇家守卫都不如。

酒馆里响起了一阵轻微的骚动,是从那些公马里发过来,是赞叹是惊讶?但我看到他们眼中呈现的是恐惧。

母马们都先后站了起来,大部分都老实了,但最先发难的舞马还是不愿认输,还打算要挣扎,没想到跑了两步就倒下了。

有必要这么执着吗?不过看她倒在地上那痛苦的样子,难道是我刚才踢得太大力了?我怀着满心的疑问,走到她的跟前,问:“你没事吧,哪里受伤了?”

危险!快闪开!

我脑海中突然间传来了一个声音。

是月影?!

就在这时,倒在地上的母马突然间扑了起来,挥动匕首向我刺过来。幸亏脑海的那个声音,让我能及时反应,但也是受到惊吓,我下意识地运用自己的魔法,发出了一直强力的魔法箭。

那么近的距离,母马无法闪避,只听见一声惨叫,母马凌空飞出,重重地摔在墙边的柜子上,然后掉到了地上。柜子在撞击下,发生了强烈的摇晃,眼看就要失去了重心,压在那匹母马身上,更要命的是,柜子里还放着一把把的餐刀跟叉子,要是这些东西直接掉了下去,那匹母马不死也得受重伤。

我马上使用漂浮术,将柜子跟餐具到接住,轻轻地放到了一边。

酒馆里传来一阵惊讶的声音,但我没时间理他们,刚才传到我脑海中的声音是怎么回事,怎么这样像月影的声音,难道月影在我附近?

我着急地四处张望,想寻找到月影的身姿,但就是没看到。

“为什么要救我,你是看不起来。”

我顺着声音方向看过去,只见那匹母马挣扎着要爬起来,但很显然她的伤势有些重,又跌倒在地上

我十分惊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想,我这个时候也只想到出一句

“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救马也需要理由吗?”

“我刚才可是想要刺杀你的。”

“或许你是想要刺杀你,但我不想看到一匹小马受伤或者死去。”

母马还想挣扎着起来,突然,我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够了!”

我听到这个声音,心头一震,回头一看,只见从里面的房间里走出了一匹有着绿色鬃毛的白色小马,这不正是乌尔夫吗?

thumb_up 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原作党推荐书目

    明琪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