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GloomRadiancy
GloomRadiancyLv.6
斑马
短篇翻译
T
已完结

“姐妹组赛高”,它上面是这么写的。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36857/princest-is-wincest-it-said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尾声: 你找我,妹妹?

chrome_reader_mode 2,477 event 9 天前 thumb_up 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86 forum 2

你找我,妹妹?

 

赛蕾丝蒂娅把头伸进露娜的卧室。就像她自己的房间一样,很宽敞,但又不会大到令马产生空旷恐惧症的程度。露娜没有浪费时间来填满她的书架和书桌,它们几乎都被小饰品和各种各样的纪念品所填满,就像赛蕾丝蒂娅做的那样。房间的布置也很相似——一张床栖息在一个角落里,桌子放在另一个角落,中间安放着一扇大窗户。如果不是配色不一样,赛蕾丝蒂娅还可能把它误认为是她的卧室。

 

露娜从报纸前抬起头来。是的,请进来,蒂娅。

 

距离我上次来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赛蕾丝蒂娅说。通常你都在办公室里。

 

我有些东西要给你看,那地方不是合适的场合。

 

我明白了。

 

露娜从桌子前站起来,穿过房间。她弯下腰匍匐在床架前,当她试图从床架下取出什么东西时,她的尾巴有节奏地左摇右摆。

 

赛蕾丝蒂娅漫不经心地盯着两本书之间的一块石头看。一边棱角分明,另一边略圆润,大概率是一块陨石。上次赛蕾丝蒂娅来露娜的房间时,它还不在那里。当然,那时候她的房间还相当的缺乏装饰,还是崭新的,等待着它的主人来将它填满。

 

好了,你觉得这个怎么样,蒂娅?

 

塞莱斯蒂娅猛地从混沌中惊醒,看向露娜。然而,当她看到露娜穿的是什么时,她很快便恢复回了她的常态——冷静和深思。

 

你喜欢吗?马鞍看起来很合身。它的鞍带与露娜的皮毛非常的相配,几乎难以分辨那一部分是马鞍那一部分是露娜,唯一能做的就是盯着哑光饰面和马鞍的曲线构型看。

 

露娜,那是一个马鞍。

 

是的,我这么认为。

 

赛蕾丝蒂娅张开嘴,但很快又闭上了嘴。无言可对的情况在她身上发生的频率不高。历经过几个世纪的外交会议和社交聚会后,圆滑的答复来得就跟吃东西或是飞行一样自然。

 

你不喜欢....”

 

恰恰相反,它看起来很可爱。做工很精致,也很合身。赛蕾丝蒂娅咬着嘴唇。我知道在那以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露娜,但是,在你订购你的马鞍之前,你有没有碰巧地问过我们的任何一位员工...关于马鞍所代表的社会内涵?

 

事实上,我的确问过。露娜向前迈了几步,她的姐姐注意到她的仪式服装已经被脱下了。据我理解的来看,它们深受广大马民的喜爱。

 

这是一种理解方式。赛蕾丝蒂娅很难决定该如何处理她的面部肌肉。她想让它皱起眉头,但多重社交礼仪的束缚阻止了她。打算表示不满的那一派和打算维持仪态的另一派在她的脑海中展开大战,她暂且决定将绷紧嘴唇和皱起眉头的表情作为它们在和平会谈上达成的共识。露娜,请原谅我问这个问题,我实在无法理解你为什么要买一个.......马鞍。

 

蒂娅,你还记得我们几周前的谈话吗?

 

大到我们所有的谈话内容,小到每一个音节,我全都记得。

 

那你还记得我们关于‘Wincest’的讨论吗?

 

完全记得。”‘表示不满派发起了一次英勇的军事夹击,但维持仪态派在最后一刻得到了好奇心所提供的支援。她的表情依旧写满了客观二字。

 

这给了我很多思考的机会。所有的那些社会习俗和文化标志以及它们的不同理解方式。露娜又向前走了几步。

 

赛蕾丝蒂娅努力不动,她的腿部肌肉和面部肌肉一样被牵扯进了天人交战中。我相信我当时解释了我的观点。你那时似乎已经明白我为什么要放任那些幻想存在。

 

是的,而且我听进去了。但这并不是唯一的问题。露娜现在离她姐姐只有几步之遥了。她们站在她房间的中央,就在窗户的前面。月光照在她的鬃毛上,像洒在冰激凌上的糖霜或是湖面上反射的粼光。我们的子民对我们关系的非常规幻想让我想到了其他事情。

 

比如?

 

露娜笑了。我知道你是一匹科学小马,蒂娅。你听说过韦斯特马克效应吗?

 

听过。

 

这是一个如此简单的理论。很优雅,真的。然而,当我在查看有关那个理论的最新研究时,我注意到研究对象之间存在着一个明显的相似之处。

 

那是什么?赛蕾丝蒂娅问道。

 

他们都是凡间生灵。又是一步。呐,没有一个试验是为那些活得相对长久些的小马做的。

 

露娜......”

 

我从没有机会告诉你,蒂娅。露娜的声调降下去了一些。在谐律精华将我解放之时,当这些年过后,我第一次重新见到你时,我的心跃动了起来。经过这么长一段孤寂的时间,再次看到自家姐姐的熟悉之处为我带来的几乎是纯粹的喜悦。

 

但是,我想了一想,你又不是那么的熟悉。当然,不是指不好的那方面。但你在很多微微小小方面都是那么的不同。你脊背的曲线,你鬃毛的长度,还有你那光滑的蹄踝。

 

露娜——”

 

熟悉,但又不同。舒心,但又陌生。美丽,但充满着异国情调。露娜的鼻子离她姐姐只有几英寸远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好的呢?它甚至都有坚实的科学依据了。

 

赛蕾丝蒂娅的表情像是刚啃了一口苦瓜。投降协议已经签订。露娜,这是——”

 

露娜把一只蹄子放在她姐姐的胸前,她能感觉到它在微微地向后撤退。她倚向她姐姐的耳边,她能感觉到赛蕾丝蒂娅的脖子离她仅有一英寸之远,感觉到赛蕾丝蒂娅后退半步时地毯的挪动。

 

蒂娅,我有件事必须要告诉你。这是我很久以来一直都想说的话。

 

赛蕾丝蒂娅没有回答。房间里一片寂静。

 

露娜把嘴唇往前挪,呼出的气刚好能让她姐姐的耳朵发痒抽搐,她闭上眼睛,低声呓语。

 

逮到你了。

 

一个枕头软绵绵而又精确地击中了她的后脑勺。等到露娜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赛蕾丝蒂娅已经出了一半的房间门。

 

看看现在是谁不适应现代社会的社交规则,姐姐!她喊道。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露娜对自己露出微笑,解开了她那件有伤风化的服饰。她的卫兵是对的:故弄玄虚的确使这一揭示更加具有冲击性和戏剧性。当然,她没有向他们透露太多的细节,但到头来,他们似乎还是很了解现代俚语的嘛。

 

露娜把马鞍放在床上。向店家退回这样一件定制服装会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但她的个马财库可以承担得起这笔损失。她的卫兵教她的那句俗语是怎么说的来着?完全值得。Totally worth it)

thumb_up 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圆月之狼 Lv.8 独角兽
评论 尾声: 你找我,妹妹?

差点以为她们要准备ghs了:ftemoji_twicrazy:

9 天前
评论 尾声: 你找我,妹妹?

What the....這展開….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