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明琪黛茜
明琪黛茜Lv.8
天马
长篇转载
T
已弃坑

友谊之翼(Wings of Friendship)

第四章

chrome_reader_mode 3,856 event 8 天前 thumb_up 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8 forum 0

昨天晚上当我从泽科拉那里回来,就要走出无限之森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月影的声音。那声音就在附近,是在责问谁,而且语气十分的愤怒。我赶忙向着月影的方向跑过去,很快就看到一群小马围住了月影,而且其中一匹小马已经用匕首刺向月影,我连忙使用防御盾救下月影,然后传送到月影身边。很快,月影的朋友们也赶了过来,刺客们见势不妙,一溜烟地跑了。

大公主在上,小马镇居然出现了刺客,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我问月影,那些刺客是什么小马,但月影他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把他在俱乐部的好友介绍给我。虽然他脸上一直在装镇静,但我心理很清楚,他一直都在想着刺客们的事情。等一会,我一定要去找他问个清楚。

我来到了月影的房间,敲了敲门,没反应,这时候我身后传来了斯派克的声音:“你找月影吗?他说有事,要去找朋友,可能过一段时间才会回来。”

这么早?月影不是一向都有睡懒觉的习惯吗?这么早去就去找朋友,是俱乐部里的朋友?于是我马上跑到俱乐部,同样,没看见月影。我问了许多小马。他们都说不知道。最后,我将目光落到一匹小马身上,末影眼,据说他跟月影的关系最好,于是我就缠着他,要他说出月影在哪里。

末影眼一开始什么都不肯说,那怕他是我的粉丝,最后不知道是他烦了,还是被我的诚意打动了,他才对我说:“月影他回故乡去了,快的话半个月,慢的话一个月,他就会回来的了。”

月影回故乡了?他不是一直都说他故乡不是个好地方的吗?为什么会突然间想到回故乡,难道……

我想起了那些刺客。

那些刺客来自他故乡?那他回去不是更危险吗?这我就更不能放着他不管。

“那他的故乡在哪里?”我追问末影眼

“你别问,问了我也不会答,你就算问别的小马,也不会有马知道的。”末影眼说得很坚定,表示这件事,他绝对不妥协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我很担心他。”

我恳求末影眼,希望他告诉我月影的所在。

末影眼就是不为所动:“我也很担心他,但我跟他一样,我们都更担心你,那个地方很危险,不是你该知道的地方。”

“既然你担心他,那就告诉我他在哪里,如果他需要帮助,我们就一起去找他。”

末影眼叹了一口气说:“你以为我不想去的吗?但是那个地方太危险了。以往无论去那里,我说跟去,他都不会有意见,唯独这次,他怎么也不敢带我去。他说,他也希望得到我的情报搜集力的帮助,但他在那里的能力仅仅只能自保,这是我认识他这么久,唯一一次见到他这样如此绝对我的介入。暮光,他是真的很担心的你,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去那个地方的。”

说到这里,末影眼再也不说任何关于月影的事。

我没有办法,只好离开。

明明知道月影在做很危险的事情,我却只能等待着,我真的很难受。

我在小马镇里四处打探了月影的消息,唯一知道的是,月影是上了南下去苹果鲁萨的火车,但我同时也知道,月影并不是来自苹果鲁萨。所以我不知道他是在哪一站下车,我就无法去找他。每当有从苹果鲁萨方向来的火车时,我总是希望着月影能平安地出现,但是每次看到的只有失望。在那些火车上,没有乘客在小马镇下车。

就这样,一个星期过去了,朋友们都劝我不要再等了,可即使这样,每当有从苹果鲁萨来的火车,我都还是忍不住去看看。

这一天,就当我以为今天也同样没有小马下车的时候,我突然间看到了一匹小马从火车上下来,他的穿着打扮并不像是苹果鲁萨的居民,反而给马的感觉像是……

那些刺客。

我想看看这匹小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我偷偷跟着他,只见这匹小马四周看了看,然后径直往月影原本居住的房子走去,但是,房间里那些原本属于月影的东西,都被斯派克搬到城堡里去了,现在这里剩下的只有一间空房子了。

那匹小马看到是个空房子的时候,显得十分焦急。

我很“适时”地从他身边经过,他一看见我,就拦住我们:“对不起,小姐,失礼了。我有急事找住在这里的‘野狐狸’……不,我是要找这里的月影,请问他到哪里去了。

我假装有些惊讶,其实我确实也有些惊讶,因为他跟那些刺客一样,都叫月影做“野狐狸”,那这就表示,他也很有可能来自月影的故乡。但在问关于月影故乡相关信息之前,我得确认这匹小马是出于什么目的找月影。

于是我就对他说:“啊,真不巧,月影他已经搬家了。”

“搬家了,他搬到哪里去呢?我有急事找他。”知道月影不在这里,这匹小马显得十分着急。

看他的样子,也似乎没多大恶意,但我还是确定,于是继续试探说:“他目前也不在小马镇,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方便的话,可以让我转告给他吗?”

那匹马似乎也没什么办法,想了想之后,才说:“好,这位小姐,如果你见到他告诉他,航海湾的飞鱼党四处派手下找他,如果发现了的话了他,说不定会要暗杀他。这是马命关天的事情,如果你见到他,一定要跟他说,要他做好准备,小心一点,知道了吗?”

我看到这匹马焦急的心情,知道他不是跟那些刺客一伙的,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就问:“你跟月影是什么关系,朋友吗?”

“朋友?”对方苦笑了一下,“只以我们故乡的标准,是。在其他任何地方,都不是。”

我想我现在相信这个家伙了,无论他是不是月影的朋友,至少,他说的是真话,而且他也确实关心月影。于是我就对他说:“月影他一个星期前,就已经上了南下苹果鲁萨的火车了,说是回故乡了。”

“一星期前!”这匹小马很惊奇。

“是,他一个星期就遇到了刺客了。”

“这样啊,看来我得到的消息真是太慢了。”那匹小马嘀咕着,叹了口气,转身就准备走。

“等等。”我连忙叫住他,“请问你知道月影在哪里吗?”

那匹小马停住了,他转过头来看着我,很好奇地问,“你跟月影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的……”本来我想说是他的朋友,但一想,月影说过,他们故乡的小马并不相信友情,更不知道友情的价值,只怕我说是他的朋友,他未必能清楚朋友一词的分量。于是我改口到:“我们……现在住在一起。”

我知道这句话很有误导性,但事实上我也没在说谎,我们确实是住在同一座城堡。

对方听了之后,先是楞了好一会,之后就是哈哈大笑。

“没想到,没想到‘野狐狸’也会去找母马啊!哈哈哈哈!”

接着他又笑了好一会,然后把头罩拉下来,我看到一匹绿色的鬃毛的白色小马站在我面前,似乎是一匹陆马,他说:“我叫乌尔夫。”

“我叫暮光闪闪。”

“暮光闪闪……”乌尔夫沉吟了一会,“我记得这个名字,月影说过,确实是你影响了他。很高兴认识你。”

乌尔夫说完,又带上头罩,转身离开。

我再次叫住他:“等等,乌尔夫,你也把我带到月影身边吧。”

乌尔夫停了下来,但没有转身:“对不起,暮光小姐。既然你是月影那么重要的小马,我就更不能带去到他身边。”

“为什么?”

“月影之所以一直能在航海湾那里游刃有余,就是因为他是独身,没有任何利益牵挂,其他小马想找他下手也没有目标。如果我将你带过去,那你将会是其他小马对付他的重要目标。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为了月影,你还是留在这里等他吧,你要相信他的能力。”

说完,乌尔夫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我在原本发呆。

我回到自己的城堡,思索着这一切。

为什么月影的朋友都要我留在这里,是因为那里很危险,还是我去了真的会妨碍到他?

我不知道,我不确定,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航海湾,话说小马国有这个地方吗?我拿出小马国地图,发觉在地图上根本找不到这个地方。

不过我其实我也一直注意到了,铁路从苹果鲁萨一直往南,穿过大麦丘陵,直到海边。但是,海边那铁路的尽头到现在还没有标明城市。

我想起了以前听到的一些传言,说小马国的南方海边,有一座罪恶都市,在哪里汇聚了小马国大部分的罪恶与黑暗。原本最初只是一些海盗的聚集点,后来慢慢发展成走私、武器,暴力团伙等各种罪恶汇聚的都市。由于地处离小马国过于偏远,后勤供应困难,无法大规模调集兵力驻守,使得王国卫队屡次出击都无法对他们进行有效打击,而他们这越来越强大,到最后唯有默认他们的存在。作为代价,他们也必须保证不会在别的城市拓展“业务”。

这座城市没有标注在小马国的任何地图上,而通往那座城市的火车也不会写上名字,仅仅用终点来表示。

看来这座城市是真的,我想起,月影多次用黑暗来描述自己过去,或许他就是来自那座罪恶都市。

我该怎么办?

我真的要在这里等吗?

我实在很担心月影的情况,还有……

月影所在的那个传说中的罪恶都市,会是怎样的?

在担心月影的心情与好奇心的共同驱使之下。

好,我决定去航海湾一趟?

可是我依旧不知道航海湾的具体位置,航海湾真的是在铁路尽头那里?

会不会需要中途下车?

该怎么办呢?

有没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我知道乌尔夫到底是在哪一站下去?

还有怎么才能找到月影?

乌尔夫?

等等。

经过小马镇南下苹果鲁萨的火车两天才有一列,且往返是隔天的。昨天乌尔夫乘车来到小马镇,那就说说他明天才能有回去的火车。

他今天还在小马镇。

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thumb_up 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原作党推荐书目

    明琪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