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南极座sigma
南极座sigmaLv.4
麒麟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雌驹故事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二十一章:6月13日至16日

chrome_reader_mode 6,677 event 10 天前 thumb_up 1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8 forum 3

亲爱的日志:

 

现在的时间是…呃…六月十三日的晚上十点,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感觉真的很困…我猜南星的作息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 吧;哦对,差点忘了说,今晚她在我这里睡…嗯…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那绝对不是我们之间有了什么新的进展…我认为她应该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好吧…我必须要承认在前几篇日志中我有些回避这个问题了…我应该去正视对她的感情;只是同时那又是一个较为避讳的话题,假如现在我仍处于一个正常的人类社会,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这么做的…我会非常乐意的去过一个波澜不惊且又较为如意同时没有桃色新闻的生活 ——毕竟那对我来说并不会有过多的区别。

 

只是现在不太一样了,现在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同时我的面前有一个机会…我应该去把握它吗?我不知道…

 

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她会去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同时我也无法预知这么做的后果——如果在那之后我们连最基本的朋友都做不了了呢?但机会和风险是并存的,对吧?只是即便如此,我也不想去轻易的尝试…

 

呃阿好了好了好了!上面应该是就我对近况的一些总结了…后面的一段时间里我应该不会在日志里提这件事情了,除非事情有了什么较大进展…上天,祝我好运吧!

 

(不会有人看到这个的,对吧?谁会无聊到去翻一个银色夜骐笔记本里的word文档呢?)

 

 

 

昨晚我又一次在试着验证那个关于梦境的猜想:

 

在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穿过那扇精致木门后,我又一次的回到了那个更大的梦境(它应该有个更简略的名字才对的…)仍是与上次不同,穿过门后我没有回到那片湖边谷地,而是到了那附近的一片山谷中。

 

山谷的四周被落差不过二十米的矮平小丘环绕着;绿地上挤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朵一条数米宽的瀑布从小丘上倾斜而下;夜晚的晚风则裹挟着瀑布产生的新鲜水汽拂过我的躯体…

 

平日里也许只能在影视作品中看到的场景,一时间就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梦境应该也能用“真真切切”来形容吧…哈哈…也许吧)倘若不是当时仍有实验精神在作祟,我会非常乐于再花费一整个夜晚在那似梦似幻的山谷之中。

 

当时我其实并不知自己的具体位置,所以我便拍打着翅膀飞了起来(…我也好想在现实中飞起来…或许明天我能拜托南星让她把我飘起来…嘿!那真是个不错的注意)试着借由高空来确定自己的位置。接下来的视野就变的十分明朗了:十几天前的那片古树林出现在视野的尽头;银顶的山峰与漫天繁星依偎在天穹那边——那座木屋仍然横卧在半山腰上。

 

呃…应该是在我计划着要朝木屋飞去的时候,身下飘过的一大朵云彩在悄无声息之间勾走了我的注意力,扰乱了我的计划——那并不是意味着那里的云有多么的特别,事实上,那跟现实世界的云朵也毫无二致;真正让我目瞪口呆的是——

 

——我居然站在了上面…呃…说实话,其实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仍在飞着,只是不过是我没有注意罢了;但当我把目光转换到我的翅膀上时——它们只是同现实中一样在背部收起着。

 

而我的蹄子有那么十几厘米陷入到了云朵之中,不过那感觉并不像是踩在千万的小水滴之间,更多的是像非牛顿液体那样的东西;我可以稳稳地走在云上,亦或是躺在上面,我都不会从那朵云上穿过去;同时它也正伴随着晚风向着那座山峰飘去…

 

 

那应该是我生平中躺过的最最最舒服的东西…呃…我不清楚现实世界的云朵是否会和梦中的一样…但假设现实的云朵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是和梦中一样…我想或许我能一整天都呆在云上。

 

…大约是几分钟后,那朵云慢悠悠的飘过了木屋的上空;我随着慢慢地飞了下去,稳稳地降落在了木屋门前的草地上。那里和几天前也没有什么变化…呃…事实上应该是没有任何的变化——那里的时间像是凝固了一样。透过木屋的窗子依然能够看到壁炉橘黄色的灯火照亮了木屋;墙上的木质挂钟仍然在慢吞吞的移动着…

 

我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呃…和上次不同,那扇门不在通往一个奇异空间——门后只是一个温馨的小木屋该有的样子:点燃的壁炉、木质的桌椅、紧靠着沙发的立式台灯、桌上排列紧凑的茶具……屋内简直就像是写着一个大大的“温馨”。

 

我本以为应该是哪里出了错,所以我倒退着走了出去,关上了门;随后又礼貌的敲了一下,再次打开——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只是现在回想一下…哈哈…那也太蠢了吧…难道再敲一下门那个世界就会出现了吗?

 

既然那门后也没有我要找的东西,那我也肯定没有理由在那里浪费一晚上的时间;我的第一想法是再飞回到那片云朵上,只是很不幸,它已经飘远了。所以我只好再次回到了那间木屋,试着能否从中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毕竟那是我目前见到过的唯一建筑物。

 

整个木屋分为两层:一楼客厅的内侧是一间书房,几排书籍整齐的排列在靠墙的书架上,只是那些书脊上没有标题,书中也没有内容…我猜那些字是用柠檬汁写的…说不定当时只需要我加热一下书上的内容就会立刻显现出来了…哈哈;二楼是一间有些略显质朴的卧室和一个小露台,露台上摆着一套木质桌凳和一架望远镜。

 

我在阳台上粗略的眺望了一下这个世界(呃…那至少能说是在我的附近吧…):前日的谷中湖泊就在视线左上方的不远处,湖泊四周环绕着一片桦木林;视线的正前方是十几日前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的古老树林,藤蔓借由着畸形且又粗壮的树干盘旋而上;而刚才的那片山谷则在视线的正左边,它被夹在两层的山丘之中;视线的右边是一小块的热带草原草原,几棵金合欢木高大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

 

 

——那里的地形真的很怪。

 

今天早上我和南星讨论了一下昨晚的梦境;我们唯一能得出的听起来还算正常的结论是昨晚殷梦并没有做梦。虽然他对此也没有提出什么疑义啦,不过只是根据那本剖析梦境的书里所说的,也有可能是他忘记了。

 

呃哈…我还是把话题转移到一些更加“现实”的记录上吧;今天上午我们继续在做农业实践,殷梦先前种下的种子已经成长为茁壮的幼苗了…那应该是我见过他有史以来最兴奋的时刻了,以至于他差点拽着我摔在了地上,还好我现在有一对额外的肢体能用于保持平衡…看样子翅膀的作用远不止飞行呀!

 

在结束了上午的日常工作之后(嘿嘿!其实大部分是南星做的…)距离中午还有些时间,所以我就试着在旁边的绿地上扑腾了几下(…那仍是没起到什么作用,并且看起来真的很蠢,但是不去试试就永远不会知道结果…对吧?)

 

尝试无过后我拜托南星让她试着把我飘了起来,同时那也的确成功了;我必须要在这里说上一句:能飞起来的感觉真的是太——棒——了!那感觉就像是我向来都应归属于天空一样(今后我应该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在“练习飞行”上了)

 

…不过有一点也不得不提:南星应该不能把她自己飘起来,她说那完全就不是一样的感觉…

哈哈…我猜这就和“你不能把自己抱起来”是一个道理。

 

在我们正要走出公园的时候,南星她突然伸出蹄子拦住了我和殷梦,随后又指了指公园的门口:围栏外依稀有着一个狼灰色的身影。还没来得及我说让我去门口看看,她就已经先人一步跑到了门口,并用那套最早在我的身上试验过的神奇组合赶走了它:也就是打火机和杀虫剂。

 

随后在到家之后,我们关于那件事开了一个小会:她告诉我她看到那只狗跑到了街角和另外几只体型相当的狗回合了,那其实又引发了她的新一轮忧虑:在人类已经消失将近一个月后,仍能在养蛊似的大街上生存的狗群肯定不会有多好对付,同时它们肯定也会极具攻击性。

 

为什么平常在城市里不会看到这么多的大型犬类呢。

 

谈话的大概结果是我们需要再去加固一下公园中牧场的围栏;越舞对此没有提起多大的兴趣,不过她承诺说如果需要帮助的话她会从书堆里钻出来帮忙的,同时她也找出了几本关于建筑学的书,也许那会有什么作用吧…

 

同时南星也说到了关于在活动时路上的安全问题,毕竟那都是实打实的凶狠至极的大型犬类,“大型”和“凶狠至极”这两个前缀可不是只因为听起来炫酷些才加上的…哈哈

 

总之是目前只有我和南星能够开车,越舞是属于“从来没有碰过方向盘的那一类”;虽然她表示她能去学,并且也显露出了一些兴趣;但速成驾驶所带来的安全问题也是需要考虑的一项问题,况且她目前承担着是在我看来深有体会的文书工作(…呃哈…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专业选的好,期末胜高考”我是真的是不愿意再回顾那几年的时光了)总之她并不是需要经常性的出门。

 

同时假设开车进行活动的话,燃料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毕竟汽油在正常的情况下终究是会变质的,除非我们能提供一个没有空气的环境…呃哈…这要是放在一个月前或许还有些可能;但放在现在的话,我们只能把目光转到使用电力的交通工具上了…我们的第一想法是电动汽车,但随后又很快的被否决了——充电桩是一个问题;另一项建议听起来就似乎更加可行一些了;封闭式的电动三轮车,它可以由电力驱动,同时没有什么太大的驾驶门槛,并且也可以保护我们免受狗群的攻击。

 

呃哈…所以最近几天的计划就是:找到一家电动三轮车市场并洗劫一番;找到一家建材市场再次洗劫一番,随后把洗劫到的工具用于修缮农场…我的描述让我们听起来像是一伙土匪一样…哈哈…不是吗?

 

 

 

 

六月十四日:

 

亲爱的日志…阿~哈…现在已经是…哦…好吧…时间需要订正一下:严格意义上来说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六月十五日了——看样子在我拖着身子从电台室回到房间的过程中分针又悄无生息地跨过了一格半…

 

呃——哈!好的…今天又是一整天都在下雨,所以除了饲养动物和挤奶之外我也就没有再出门;越舞在跟南星探讨一些书中可以用于农场修缮的知识,并且她真的找到一块建材来做示范;殷梦半天的时间在试着用几只纸箱和透明管道在一楼楼梯下的储藏间里为橙橘搭建一个新的家;另外半天的时间用来把从商场搜集来的一些稀贵品糅合在了一条项圈上,并且戴在了橙橘的脖颈上…虽然做工有些粗制,但不难看出他的确是非常用心的;并且橙橘看起来也很喜欢…一直围着他喵个不停。

 

以上大概是他们今天做了什么了;接下来就应该是我自己了…不过既然已经是凌晨时分了…那毫无疑问今天的事情还是真够多的,让我按时间顺序来说吧:

 

昨晚在梦中醒来之后,穿过木门(这简直都要成为我日常中的一部分了,假如是在一个月前告诉我我将来会有这样的生活,我脸上的表情肯定会很精彩的);意料之中,那又是在一个全新的地点——昨天在木屋阳台所眺望到的热带草原…害…其实回想一下,我还从来没有过出去亚洲的旅行,更不要说是什么热带草原了——我猜总会有一天我将会在梦中环游世界的吧…我期待着那一天…哈哈。

 

我先回到了前几晚的小木屋;呃哈…你猜猜今天的结果怎么样——那扇门似乎又恢复正常了,不过似乎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

 

在我刚刚进去那个世界(应该能叫做是是殷梦的梦)几秒后,我就被…呃…应该是…呃啊…传送了出来。不仅如此,当我再次打开门的时候,那扇门的传送功能又一次的神乎其神的消失了——嘿哈,往好处想,至少它没有像昨晚一样把我拒之门外…这已经算是极大的进步了…对吧?

 

应该也就在我被拒之门外的同时,又有一片云从我的头顶飘了过去;那简直就是在明示着让我花上一晚在它上面——毕竟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在不知道过去多久之后,那片云载着我飘过了…呃…或许是一片苔原的地方:死气沉沉的枯黄大地上密布着一块块的苔原植物,一系列池沼缀在那片毫无生机的大地上——起初我并没有多么的在意,尽管我也从未访过苔原,但对这一死气沉沉种类的地形区我是真的无法提起多大兴趣——

 

真正吸引着我去一探究竟的是一块面积不大的“苔原绿洲”,不过由于这里的地形分布一直十分奇怪,所以我只是象征性飞下去看了一眼…

 

绿地间掩映着一座砖制塔楼,与周围高大且又杂乱的树丛混杂在一起,几条藤蔓顺着树丛蔓延上了楼身,与塔楼自然的融合在了一起。

 

塔楼的楼身除了正面的棕褐色木门以供出入外,没有多余的开口…那真的是有些失落遗迹的感觉了;但秉承着有门必进的原则,我还是在敲了敲门后走了进去——我可不想因为被门认为没有礼貌而被传送出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大概就能用“运气不错”或者“运气很好”形容了,因为那扇门后看样子也链接着一个世界:那个世界中的街道有些眼熟,似乎是在最初遇到殷梦的地方…呃…但我也不能百分百的保证…那样的街景虽然不能用常见形容,但的确也不算是少见。

 

我在那个世界里继续向前走着,远处的街道上,渐渐出现了一个青年男子局促不安的身影;没错,那的确是一个人类青年男子,并非一个小马或者什么奇奇怪怪的生物——这应该是我这一个月以来第一次看到真真切切的人类(…除了最早的几个夜晚中的我…)

 

我立刻飞上前去,想着和他搭话;但还没有等我飞到他的面前,他就看到了我…你猜猜后面发生什么了?我又被不知名的力量传送了出来,重新回到了塔楼的门前,再次推开门后,它所链接的世界已经消失了…

 

哼…难道是那扇门觉得我还不够礼貌吗?还是我敲门的力度不太对什么的。

 

抛去白天的一部分农业时间,大约是在晚上九点…那时我正在厨房跟南星口传心授一些烹饪技巧;旁边停留在几天前听到男声的频段的收音机又发出了一阵动静:

 

“…今天依旧一无所获…不过看起来对野狗来说并不是这样…虽然最后我是溜掉了…但我还是应该注意下这个问题…那些可爱的小家伙还挺聪明的;拜托了…假如有人能听到这个,那就快点来…—滋—滋—找我…或者在滋——频段…回复我吧。”

 

…呃哈…从我的复述来看,很明显所有的重要信息都被杂音覆盖了;但我还是在他发送广播的频段回复了过去,并且等上了整整一晚的回复…但电台里仍是一片寂静,那个男声也就又一次的消失了。

 

…我是说…阿—哈…假如我能够见到他的话,我一定要对放鸽子的事情跟他好好的探讨一下。

 

晚安。

 

 

 

六月十五日:

 

一整天都在下大雨,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事情;大家做的事情和昨天可以说是毫无二致;另外我猜这几天应该是透支了整个夏天的降水吧。

 

 

 

六月十六日早上七点三十:

 

 

嗯哈…看见我在题首标注的准确时间你应该就能猜到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吧;不然我绝对用不着在早上写日志的…

 

一件说起来也不是太重要的事情有了些比较大的进展:

 

 

昨晚入梦后…又是照常在那座花园中醒来,仍然是是穿过那扇木门;呃…每天无奖问答:这次穿过门后我来到了哪里?

 

——那件木屋所在山峰的峰顶…哈哈…至少这个位置还能省去我不少功夫:只需要我向下飞到半山腰就可以了到达木屋了…

 

总之在飞到木屋的门前之后,按照惯例(…以防被拒之门外,哈…我都不敢相信这居然都成惯例了)我先伸出银灰的蹄子以比昨天更加规范的姿势敲了敲门,随后推开了它:

 

这次总算是又重新恢复了正常,门内的世界变为了…呃…应该是在我们附近的那家商场;我慢慢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殷梦正局促不安地在商场大厅中央渡步,并焦急的呼喊着橙橘的名字;我慢慢的走了过去(以防再次被传送出去)喊了一下他的名字,并且试着告诉他这是一个梦——然后我又被传送了出去…同时我再次打开门之后,里面又恢复了小木屋的模样。

 

不过第二天当我和殷梦讨论关于昨晚他的梦的时候,他说昨晚的确似乎有一点模糊的记忆是关于我出现在了他的梦里——

 

虽然是模糊的记忆…但这已经完完全全足够证明我的猜想:那扇门后对应的的确是殷梦的梦——同时既然如此,那前晚在梦中遇到的青年男子应该也对应着现实中的某个谁。

 

随后我把这个消息分享给了南星和越舞:南星比较关注青年男子那段,而越舞只是简短的祝贺了下后就以一个…呃哈…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应该是欣慰?的眼神看着我——我真的不明白她的表情意味着什么…

 

今早就暂且先到这里吧。

 

 

 

 

 

 

 

 

来自一只大鸽子的话: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拖了一个多月了,初稿其实早就弄完了,一直在忙一些事情所以没有来得及润色,而且润起来发现要改的地方还不少,所以只能咕咕咕了一阵子;另外至于下一章什么时候能发出来,那就得看学校的脸色了XwX

 

另外我会尽量把银云的日记占用的章节减少一点,毕竟南星才是主角;使得每一章日记的时间线跳动变大一些,用南星的第一人称来写一些主要情节——简单来说我的想法就是用日记来略写一些琐碎的事情,用第一人称来写重要一些的情节。

 

感谢阅读。

 

提前祝大家中秋夜快乐鸭!

 

 

 

 

 

 

 

 

 

 

 

 

 

 

 

 

 

 

 

 

 

 

 

 

 

 

 

 

 

 

 

 

 

 

 

 

 

 

 

 

 

 

 

 

 

 

 

 

 

 

 

 

thumb_up 1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Sealevel Lv.13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第二十一章:6月13日至16日

更了更了!:ftemoji_flutteryay:

10 天前
Sealevel Lv.13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第二十一章:6月13日至16日

等得花都谢了:ftemoji_pinkamina:

10 天前
Chord Lv.2 天马
评论 第二十一章:6月13日至16日

啊,更了更了!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优秀穿越、平行宇宙以及变马文

    Sealevel

  • 小马二次同人

    诺晞-Nosi

  • 值得一看的好文

    HydraulicC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