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甜焙儿
甜焙儿Lv.8
独角兽赞助者
短篇原创
T
已完结

我不是诚实元素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9,622 event 7 天前 thumb_up 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84 forum 5 collections_bookmark 3 star 1 file_download 1

我不是诚实元素

“你的意思是你撒谎了吗?”

“是的,但我不是有意要骗大家的,看你们喝神仙水那么开心的样子,我也不忍心揭穿。”

“可你是诚实元素,是「小马镇最诚实的小马」,你怎么能撒谎呢?”围观的小马不知谁问了一句。

苹果杰克低头叹了一口气,转向史密斯婆婆,取下牛仔帽放在胸前,“因为我从来都不是诚实元素……”

※※※※※※※※※※

冰天雪地的时节早已过去,但早春清冷的寒风仍要钻进小马们单薄的衣服里,从他们削瘦的肢体上再带走一点热量。小马镇的树干光秃没有绿色,杂草也早已被啃得一干二净,远近没有一丝活物的声音。天空灰蒙蒙的,阴冷的微风扬起了干燥的沙尘,吹动着路边摊位破烂的遮阳布,发出“扑扑”的声音。已近中午,小马镇的烟囱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冒出活力和市井的炊烟。潮绿的霉斑带着泥土爬上了墙壁,木板把一些房子封得严严实实,另一些则是门窗大开,厨房里的柜子和冰箱被翻得一干二净,地上杂乱的餐具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铁锈与灰尘。

辉麦拖着身子,漫无目的地走在小马镇的外围,空洞无神的眼睛在寻找可能的苔藓、树皮、枯叶。辉麦昔日光鲜亮丽的皮毛现在肮脏不堪,一根根肋骨在肚子上刻出可怖的弧线,装在一副勉强能动的骨头架子上。他最近三天的食物是两瓣苹果和一块树皮,也许今天能够找到一些东西能填饱家人和自己的肚子。辉麦觉得自己的大脑也因为饥饿而随之变慢了,他只能用仅存的一点精力从这个死寂的世界中找寻并不存在的食物。

一抹暗红闪进灰麦的视线。

灰暗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色调,辉麦想,会是食物吗?他支着身子,慢慢挪过去。

那是一堆粉白掺黄的胶状物,像一堆扭曲的蚯蚓一样扔在一边,渗出了一片红色的液泊。旁边是一堆木头生起的篝火,最后一丝余烬的光亮也慢慢消褪。几根连骨髓都被敲碎吸干的大骨头被烤得漆黑,一如它们所属小马的生命,被随意地扔在地上。篝火边远远地飘来一股血腥的味道,在辉麦的胃里掀起了一阵狂风暴雨,他低头干呕了几下,试图将这种气味从自己的鼻子和脑子里面永远地抺去。

“很快就没有小马能坚持下去了,我们不能再等了,一定要想办法找到食物!”

一只年幼小雌驹趴在二楼梨子形状的窗户上,托着下巴遥望甜苹果园的方向。房顶锈迹斑斑、苹果形状的风向标转动着,发出将死之马一样嘶哑的吱呀声。东边的天泛起了青黑色,光线一点点地从凋零、破败的甜苹果园抽离,昔日如海一般挂满了红澄澄苹果的苹果树,如今变得死气沉沉,在黑暗和风的作用下如同无头鬼马一般左右摇摆,拦在父亲回家的路上。

苹果杰克摩挲着一顶破旧的牛仔帽,滑韧的皮革上分布着父亲干农活时造成的划痕,以及一些怎么也洗不去的污渍。饥荒前,苹果杰克经常和父亲一起玩丢牛仔帽的游戏,那曾是她最快乐的时光。饱经风霜的牛仔帽在空中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传递父女间的欢声笑语,承载着甜蜜的幸福时光。接住帽子的兴奋;被帽子砸中的麻痒的感觉;躺在草地上的自由和舒,那些美好的回忆,都被饥荒这头可怕的野兽给无情地撕碎了。

“接着!”苹果杰克把牛仔帽往半空扔去,翻腾旋转的帽子被辉麦轻跳接住。

“来喽!”慢速稳定的帽子降落在橙色小雌驹的蹄子里。

苹果杰克奋力一掷,摆脱了束缚的帽子奔向高空,乘着舒适的微风,翻腾舞动着。辉麦跟着帽子的轨迹向后退却,试图抓住这只飘忽不定的帽子。一只梳着马尾辫的暗棕色小雌驹从农场后面钻出来,急匆匆地走着,却和不断退却的辉麦撞了个满怀。

“真不好意思。”辉麦面色平和地看着从她鞍包里掉出来的东西,等着小雌驹发话。但她只是低着头,红着脸沉默了几秒钟,还没等苹果杰克走过来,就飞快地跑开了。

“爸,你怎么能抢她的东西!”苹果杰克看着小雌驹落下一地的物品,话语中带着一丝质问的味道。

“这些都是我们家的东西,你没看见她慌慌张张地从我们家后面走出来吗?”

“为什么不把小偷抓到镇长那里?”

“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阿杰,有时灵活变通一下反而是难能可贵的。”悠悠的微风吹过,轻柔地抚摸着每一处肌肤,沾了芳草气息的空气清爽而香甜,辉麦把帽子戴在头上,看向小雌驹远去的方向,“她这个年纪去那里,一生就毁了。所以我故意撞到她身上,既能把我们的东西拿回来,也能避免直接指控她。她只是首犯,希望她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心向正途。”

咚咚咚,楼下传来一阵蹄子敲击楼梯的声音,打断了苹果杰克对父亲的思念。

这是吃饭的信号。自饥荒开始有一天夜里食物被偷窃之后,父母不放心甜苹果园晚上的安全,就把晚饭搬到这个废弃的农场来吃了。有时候苹果杰克在想,要是把这一片废旧的果园给利用起来,也许饥荒就不会发生?

不可能,她摇摇头,这一次干旱的持续时间太长了,有再多的土地也种不出更多食物。

就着闪烁的烛光,苹果杰克握紧扶梯,小心翼翼地踱下楼。苹果家族们围在一张枯朽的木桌子前,朝着苹果杰克的方向看过来。桌子中央有一支短小的蜡烛,微弱的火苖在气流中挣扎、扭动,苹果家族们投在墙上的影子舞动跳跃,像极了正在施展黑魔法的邪教徒,时刻准备发动袭击。墨绿的天空压下来,把破败的农场建筑捏在掌中,只有昏黄的烛光摇曳着,奋力驱散了周围的黑暗,给苹果家族暂时提供了一个风雨飘摇中的光明港湾。

“爸怎么还没有回来?”,苹果杰克向抱着婴儿小苹花的金梨果酱轻声询问。

“我回来了,宝贝们。”门口进来一只大汗淋漓的雄驹,身上散发着新鲜泥土与汗水混合的古怪气息。

“爸,我好想你!”苹果杰克扑到辉麦身上,好奇地嗅着他从外面带回来的味道,“今天有搜罗到什么吃的吗?”

“没有,不过我在地窖里发现了这个,”辉麦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才从鞍包里取出一粒牙齿大小的椭圆形物体,“这是一粒闪电苹果的种子。”

种子比豌豆稍大,光滑如七彩水晶般的表面,散发着夜光石般微弱的光芒。苹果杰克接过去,蹄子稍一动,它的七彩光线更盛,从不同颜色的光带钻出来,如同一支炫彩的火烛。

“闪电苹果艳丽的种子虽然充满剧毒,但是它蕴含着生命的力量。只要你把它种在地上,加以灌溉和照料,每到时机成熟时,它总能给你带来惊喜。南边的闪电苹果园已经开花了,也许我们过一段时间就能有新的食物了呢。命运也许关上了我们吃苹果的门,但她总会给我们留一扇享用梨子的窗。”

辉麦半蹲在苹果杰克面前,整了整她蓬乱的鬃毛,用蹄子把她的嘴角轻轻向上捋,“不管什么事都有老爸扛着呢,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快去吃饭吧,吃完饭心情就好了。”

一只苹果立在老朽的木桌子中间,皱巴巴的表面就像长时间泡水的蹄子,中间点缀着几处发霉的黑色斑点。按住蔫巴巴的苹果,史密斯婆婆用刀把它切成均匀的六块,又小心地把所有的苹果籽剔出去,分到每只小马面前。

苹果杰克用小蹄子护住面前的一小瓣苹果,凑过去闻了闻早已消失不见的果香味,把已经洗过的苹果皮擦拭了一遍,又舔了舔果实部分。她小心翼翼地咬下一粒钮扣大小的果肉,柔缓地咀嚼着,品味它所拥有的芳香、能量和心理慰藉。待到这一粒的果实在口中完全化开,成为身体的一部分,苹果杰克才开始转向已经氧化发黄的剩余部分。

“这是我们最后的库存。”史密斯婆婆声音十分平静,她嘴里似乎咀嚼着很多食物。在场小马都并不意外,他们只是默默地吃着自己的最后一餐,沉寂的气氛在客厅弥漫,“世事无常啊,看来挺过去后,要多备点闪电苹果酱。”

“闪电苹果酱有什么其它的特别之处吗?”苹果杰克抬起头,用牙齿磨着早已消失的果肉。

“我年轻的时候,也有过一段时间食物很短缺。但是那时候我去采剩下的闪电苹果时,惊动了木精狼,它们追着我一路跑到了闪电苹果林里面。”婆婆把最后一块咽进肚子,仔细舔着沾了汁水的蹄子,“凡是木精狼经过的地方,闪电苹果树突然疯狂生长,瞬间结出果实。我安全了之后,苹果家才靠着这些保质期极长的闪电苹果酱,撑过那一段困难的时期。”

“当年我见证了小马镇的建立,看来也要目睹小马镇的消亡了,”说到这里,史密斯婆婆顿了一下,“也许,我见不到小马镇的那一天了。”

“我们一定能撑过去的,一定。”轻轻地扔下一句话,辉麦走向二楼的卧室,举蹄示意金梨果酱跟过去。

“我们必须尽快行动,想想妈刚才的话。”辉麦望着窗外一大片墨水般的无尽之森,雾蒙蒙的云层簇拥着高悬的月亮,把清冷的寒意洒在地上。

“你疯了——无尽之森和木精狼有多危险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没吃到闪电苹果,你就先变成木精狼的食物了。”金梨果酱用蹄子戳了一下他的腰,从后面搂住辉麦的肩,开始整理他零乱的鬃毛,“而且,要是你因为这个出了意外,史密斯婆婆会十分自责的。”

“那也没有办法,食物问题只是原因之一。我们家有三小一老,要是其他小马都饿极了的话,是很容易被盯上的。”

“你是说,”金梨果酱捂住嘴巴,瞳孔急剧缩小,“已经有小马变成了那样吗?这些信息我们可以告诉其他小马,引导他们去做吗?去无尽之森吸引木精狼绝对是极其危险的任务啊。”

“如果我不亲自去做,大量的食物只会被数匹别有用心的小马抢夺、霸占。其他小马的生死,咱家小马们的安全都无法保证。我刚刚把梨子果园的地窖改造伪装了一下,她们住在那里应该会更安全些。”

辉麦摸出一粒七彩的种子,面色凝重地放到金梨果酱的蹄子里,“要是我不在了,又有恶棍找上门来,你要教会阿杰她们。”

“现在也没有其它办法了。”金梨果酱把头靠在辉麦的肩上,瞥着辉麦脸干瘦的轮廓,吸了吸酸酸的鼻子。这座大山是那么的坚实、可靠,总能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她一种安全的感觉。

我妈妈说要是你把小金花靠近下巴,下巴就能发光。

可惜对我没用,瞧。

那对我有用吗?

当然了,小金花。

小辉麦那张花痴的脸是那么的可爱,金梨果酱傻笑着,轻轻地捋了捋蹄边红棕色的鬃毛。

“嘿,在想什么呢,小金花?”辉麦搂紧了金梨果酱的腰,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黄昏,太阳收起刺眼的光芒,把散落在半边天穹的云染成了红色,另一边青紫色的云彩压过来,侵袭着红云的领地。干枯果树的枝枒随风摇摆,在地上割出点点金色的鳞光。小路旁有一片干涸破败的池塘,只有白森森的鱼骨能够证明它们曾经的存在。一只橙色小雌驹在龟裂的地面上漫步,无限拉长的影子没入模糊的树林中。

今天父母不知从哪儿弄到了一瓶黑糊糊、味道恶心的果酱。如果现在不是饥荒时期,苹果杰克才不会去吃这种东西,连烂苹果都比它好,不过,好歹也算是填饱了肚子。阴暗闷湿的地窖就像地牢一样,简直要把苹果杰克逼疯。她就趁父母不注意偷偷溜出去,去俱乐部小屋旁散散步,放松一下心情。俱乐部小屋附近算是小马镇最隐秘、最安静的地方了,只有苹果家族才知道这里。饥荒前她经常和拉拉来这里,伴着蝉鸣和微风,一起唱歌、做游戏、荡秋千,那时这里就是她们的世外桃源。

推开吱呀的木门,苹果杰克被激起的灰尘呛得直咳嗽。俱乐部小屋里面的陈设和她离开时相比天翻地覆,十数个大箱子垒在地板上,把原本就逼仄的空间挤占了大半。苹果杰克眼睛一亮,她从箱子上闻到了一股特别的香味——是闪电苹果!她吃了十年的闪电苹果,绝对不会认错味道。

爸妈怎么忘了贮藏在这里的闪电苹果,这些足够小马镇的小马撑相当长一段时间了。

不知拉拉怎么样了,食物够吃吗?

尽管父母一再叮嘱她不要去外面,但拉拉一家现在有可能就在垂死的边缘挣扎,早一个小时的时间可能就是生死之别。等自己先把这救急的食物送到拉拉那里,再回家让父母把剩下的苹果分发给小镇居民,说不定就能救了拉拉一家。擦干净放在角落里的三角铁,挑几个闪电苹果放进鞍包,苹果杰克扬起蹄子向小马镇的方向跑去。

淡银的月光照在大地上,远山、森林、建筑一动不动,如同一幅静止的抽象画。声音与光亮在安详地沉眠,所有的事物都在这平凡的夜失去了色彩,隐入黯淡的大地中。梨子果园沉寂在安静的氛围中。

轻风挽起窗帘,跳起了曼妙的舞蹈。无烟煤在壁炉里安静地燃烧着,给墙面涂上一片温暖的红光。锅子里的浓稠液体咕嘟咕嘟地冒泡,伴随着勺子的搅动而形成一种节奏。两只小马披上一层暖色的红光,坐在壁炉前的座椅上。新鲜的空气伴混着闪电苹果酱淡淡的芳香,弥散在温暖的房间里,钻进了两只小马的心田。

“阿杰发现了我们藏闪电苹果的地方,明天要发放吗?”金梨果酱搅拌着热气腾腾的果酱,望向窗外小马镇模糊的轮廓。

“我们会发的,但不是她的那种形式,但不是现在。只有把这些闪电苹果做成保鲜久的果酱,才可以让我们家和大部分小马撑到下一个收获季。”

“你没必要引着木精狼跑遍半个闪电苹果园的,够我们家吃的就可以了。”金梨果酱把沙发拉近了一点,轻轻的抚摸着辉麦身上的刮伤和划痕。

“顺路而已。”辉麦拉低牛仔帽的帽檐,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你还是老样子,太实诚,我怎么跟了你这么个傻瓜,”轻拍着辉麦的肩,金梨果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还记得你请我教你做蛋糕吗?当时我一眼就看出你的目的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装得那么像。”挠了挠头,又看了看。

“谁还看不出来啊,你一撒谎就用牛仔帽遮住眼睛,一说真心话就把帽子取下来,也只有外面的小马不知道了。”金梨果酱咯咯地笑着,捋了捋辉麦的鬃毛。

“小金花,”

“嗯?”

“我饿了。”辉麦一头扎进金梨果酱淡金的头发,拼命嗅着她的味道。

“别闹,等果酱做完才有的吃呢~”金梨果酱一把推开他,拿起勺子重新开始了搅拌,火光映在她脸上,鲜红欲滴。

窗外传来低沉模糊的喧闹声,打破了夜的宁静。

辉麦打了一个嘘声的动作,把水泼到煤炭上,滋出一阵白色的蒸汽。踱着小心翼翼的脚步,从二楼的窗户慢慢探出头,他被自己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果树在风的作用下微微摇摆,舞动着枯枝烂叶,跳着邪恶的舞蹈,欢迎着它们的新来宾。一大批小马举着火把,嚷嚷着“分享”、“公平”、“道德”之类的字眼,长长的火龙奔着俱乐部小屋的方向而去。火光映在树上,闪着躁动的红色光芒,衬着它们恶魔般的舞蹈。月亮躲在厚厚的云层后面,壁炉里的最后一丝光亮也在消逝殆尽,天地间只剩饥渴的火把长龙。

“还好他们不是冲着阿杰她们来的,你叫她们不要出来,我去去就回。”辉麦把牛仔帽转戴在金苹果酱头上,披上了夜的袍子,转身奔出房间。

金梨果酱扶正帽子,向辉麦的背影挥了挥蹄子,“我知道我说不动你——注意安全,不要莽撞!”

湛蓝色的天空驱散了阴霾的云朵,仿佛世界都变得宽广清澈起来。清晨的熹光从窗户洒进来,铺在半躺沙发的辉麦身上,给他盖上了一层淡金色的毯子。新鲜空气伴着微风游过来,新枝嫩芽的气息夹杂其中,似乎经过长时间的蛰伏后,生的气息又逐渐浓郁起来。

这样一个美好的早晨辉麦是不会放过的,即使现在是饥荒时期,即使他的后蹄还绑着绷带。把最后一瓣闪电苹果吃完,辉麦指着蹄中的杂志,对着爱马晃了晃,“金梨果酱,他们这些专家说得还真对:一天一苹果,病痛远离我。虽然就吃了半个苹果,但是我瞬间感觉好多了!”

半蹲在辉麦前的金梨果酱停下了涂消毒水的动作,掐了一下他的腰,辉麦吃痛,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绷直了身子。

“疼不疼?还装不装汉子了?”

“嘶——还用装吗,我本来就是汉子啊。”

“别贫嘴了,要不是你非要逞能去抢苹果,哪会掉进陷阱里,还把后腿摔伤了?”

“我好歹抢到了三天的饭啊,加起来够我们吃半个月的了。往好的方面想,我们也不用费力找机会发给他们了,多省事。”

“他们夸我是小马镇最诚实的小马,要我说出给拉拉的食物是哪来的……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告诉了他实话,他们……他们就不会过来了。”憔悴的苹果杰克红着眼睛,踉踉跄跄地从楼上走下来。金梨果酱处理完伤口,把苹果杰克扶到茶几边,就循着小苹花的哭声上楼去了。

放下破烂褶皱的杂志,看了眼对面失神的苹果杰克,辉麦把注意力转向了窗外纯净透明的天空,“先不谈这个,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辉麦的声音低沉而悠扬,如同翻开了一部尘封已久的异域童话。

“许多年前有一位皇帝,他非常喜欢穿好看的新衣服……

两个骗子宣称,这是用世界上最美丽的布织出来的,只有愚蠢的小马才看不见这件衣服……

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游行时,一只小幼驹在马群中叫出声来。”

辉麦顿了一下,思考着什么,“你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吗?”

“结局?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我在学校听了一百遍了,这个故事讽刺了不诚实、弄虚作假的小马们,让我们不要说谎,并真诚对待别的小马。”

辉麦把帽子拿下来贴在心口,摇了摇头,他的声音平静而坚定,“真实的结局是,皇帝听了之后勃然大怒,要找出是哪匹小马坏了他的雅兴。面对暴跳如雷的皇帝,这时却没有小马敢站出来,承认自己的言论了。他的怒火烧到了在场所有小马身上,在监狱附近的小马每天都能听见撕心裂肺的惨叫,但再也没有看见他们出来过。后来,这件事被称为「奥尼西亚惨案」。”

“这在历史上真的发生过吗,这怎么可能?”阿杰满脸的难以置信。

“现实远比史书要魔幻得多。我想说的是,闪电苹果只有三天的保鲜期。若不及时做成果酱,它们就会在到期的瞬间,像停滞的时间突然得到了释放一般,瞬间褪色、萎缩、脱水、腐化,最后在强烈的闪光中,变成一滩稀软的烂泥。

也就是说,虽然他们抢到了更多食物,但他们最多也只能撑三天,甚至还不如我们。至少我抢了一些闪电苹果,还有做好的闪电苹果酱,大概是半个月的量。谎言不能解决问题,但绝对的诚实也不是在所有情况下都适用的。只要坚持心中的正直,一个善意的谎言又有什么呢。”

“我们也撑不过三天了!一只披着斗蓬的小雌驹,把食物偷走了!”金梨果酱从楼上奔下来,扑到辉麦怀里,抽泣着。

“慢慢说,小偷是暗棕色皮毛、梳着马尾辫吗?”辉麦搂紧金梨果酱。

“你怎么知道的,辉麦,我们该怎么办,小苹花怎么办?”

“我们会有办法的,金梨果酱,有我在。”辉麦用柔和的语气安慰她,轻拍着她的背,又转向一脸震惊的苹果杰克,“唉,阿杰,活下来才最重要,你暂时把刚才那些忘掉吧。饥荒中没有什么仁义道德,正直是要付出代价的。”

也许可以到其他小马家里去偷食物,一深一浅地走在很久没有维护的石板路上,辉麦低着头思考着。臭钱抢的最多,应该可以到他家里去偷一些,毕竟闪电苹果只能吃三天,多的他也吃不到。被抓到不就是「小马镇最正直的小马」称号没了嘛,不就是会在饥荒后被别的小马在背后指着骂嘛,不就是会让阿杰她们抬不起头嘛,有什么大不了——辉麦叹了口气,不行。

龟裂的大地凹凸硌脚,辉麦不由得放慢了脚步。或许可以……?绝对不行,辉麦一脚踢开了路边一只小松鼠的枯白头骨。

那搬家?也不行,小苹花的状态和食物储备都不能远行,而且到其它地方也是一样的饥荒。蹄子落在碎叶腐化而成的黑土和青苔上,如同踩在致密的海绵上,发出微弱的吱吱声。整个家庭已经油尽灯枯,消耗掉了最后一丝给养。他是家庭栋梁和支柱,家人的生死都压在他的肩上,他必须要找到办法,必须。

上次抢苹果时摔伤了后蹄,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但看来只剩最后一个办法了,辉麦回头看了一眼,绷带中浸润出大片鲜红的印记,戏谑地笑了笑,“可别拖我,后腿。”

他又回到了熟悉的无尽之森。

茂密的枝叶遮天蔽日,挡住了太阳的光辉,也隐藏了无边的黑暗。每一棵树上都有一些独特的纹路,看起来就像是诡异的面庞,伴随着舞动的枝干,简直就是鬼故事里的可怕怪物。灌木丛里不时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也许就是一些不信邪小幼驹失踪在森林里的罪魁祸首。

他对这条路已经十分熟悉了,跨过这根腐朽的横木,拨开那条干瘪的树枝,从长满青苔的两座大石头的缝隙中挤过去,来到了一个山洞前。只需要走进去,制造声音,跑回家,就有吃的了。很简单,深呼吸,辉麦,相信自己,你都成功一次了,这一次肯定也能行。

啊——!

一声尖叫刺破云霄。把正在给自己加油鼓劲的辉麦吓呆了,不是因为这里有小马,而是因为那个声音太像金梨果酱了。他不会弄错的,这声音几乎和之前金梨果酱被厨房里的蟑螂吓到,并发出的尖叫一模一样。

“来这边!”

循着他的引导、从山洞里钻出来的梨黄色身影证实了他的想法。等金梨果酱从他的前面飞奔而过,辉麦才开始狂奔,跟在金梨果酱的后面。哒哒的蹄声回荡在森林。后腿伴着每一次落地隐隐作痛,他回过头去,鲜血染成的艳丽红花正在白色画布上缓缓绽放。

苹果杰克半跪在桌子上,从二楼的窗户远眺无尽之森的方向。一会儿,她从桌子上下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与木地板碰撞发出急躁的嗒嗒声。躺在床上,盯了涂着梨子图案的天花板半晌,爬起来,从衣柜里翻出一把班卓琴。只心不在焉地拔了两下,又放到墙边,从抽屉里摸出一张泛黄的纸,在上面涂涂画画。

火红的晚霞染红了天边,一片青黑色的墨水搅进了火焰的大染缸,翻腾着,滚动着,与天上的焰火掺成炫彩的颜料。山林和树木被黯淡的光映出一片黑色的轮廓,宛如锁住这美景的一幅深色画框。

苹果杰克就着阳光最后的馈赠,在纸上勾勒出一些父母的简单线条。他们从中午开始就没有回来,肯定是找到了什么吃的,所以才耽搁了一会儿,他们应该马上就回来了吧。打开桌子上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准备把涂鸦放进去给父母当书签使用时,一张小纸片映入了她的眼帘。

小金花,

明天是我第一次叫你小金花的第 180000 个小时纪念日,总不能饿着肚子过,你说对吧?我去无尽之森逗狼玩了,不要跟过来。

爱你的 辉麦

什么,爸妈去无尽之森了?难道他们把婆婆那些话当真了?喊上大麦,苹果杰克背对着夕阳,奔向了那一片静滞的黑色领域。

苹果杰克放了最慢的速度,顺着已经凝固的血斑,从无尽之森走向闪电苹果园的方向。那一滴滴暗红的血滴在她心上,蚀了个千疮百孔。即使痛得撕心裂肺,她还是乞求这些血迹会永远延续下去,这样她就见不到最可怕的噩耗变成现实了。心中仅存的理智嘲笑她,讥讽她不敢面对现实,死守着那最后一丝不切实际的希望。

血迹引到两株缠成心形的果树下,挣扎的蹬地和抓痕在泥土上刻出了一幅怪异的图画,大片血液渗入干裂的泥土中,另一些溅射到周围枯萎的灌木丛上。树底下是一顶满是撕咬痕迹的破烂牛仔帽,还有一只沾了泥巴的青色发箍。泪水在阿杰眼眶里打转,她其实已经明白了一切。

太阳坠入地平线,昏暗的天光笼罩着阿杰和两棵果树。

她低着头走过去,蹲坐在地上,抱住帽子,攥紧发箍,紧闭双唇,任由泪水奔涌而出,打湿了皮毛。她没有哭出声,只是抽着鼻子,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抚摸着布满爪痕的牛仔帽,记忆的碎片如无边的海一般涌过来。她受委屈时父母怀抱的温暖;一起玩游戏时的笑脸;讲睡前故事时深情的语气;已经永远地从世界上消逝,只存在于她的记忆中。每一次回忆的大浪都会冲破她坚固的情感大堤,又在记忆的沙滩上留下生命长河里短暂邂逅中的爱与伤。

阿杰趁着黑夜前的最后一丝光明,把闪电苹果的种子拿在蹄子上。泪眼捕捉到万花筒般柔和的七彩光芒,在她的虹膜上映出炫彩多姿的图案。她缓缓地闭上眼睛,把这枚散发着奇妙光线的种子送到嘴边,犹豫着。

太阳已经远去,然而,在这无边的黑暗中,新的光芒却冉冉升起。

恍惚间,透过朦胧的泪眼,阿杰感觉周边的环境慢慢变亮,似乎白昼在重新降临。原本早已干涸的血液发出了微弱的银光,它们从泥土中浮出来,在空中化作一条微型的银河,闪耀着点点繁星,钻入阿杰面前两颗缠绵的果树。时间如同按下了快进键,他们在吸收了血液形成的光带之后焕发了生机,在夜幕中发着微光,转瞬间发芽,抽枝,开花,结果,长出满满一大片红通通、黄澄澄的苹果和梨子。

收起种子,阿杰擦了一把眼泪,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爸,妈,你们的礼物我收到了。”

※※※※※※※※※

“我代表谐律元素中诚信正直的精神,而不只是「说实话」。”

苹果杰克把帽子戴上,拉了拉布满爪痕的帽檐,遮住史密斯婆婆疑问的视线,“爸妈为我们找食物时被水冲走了,所以我们都不敢让您接触水上运动。他们的离去,让我成长了许多。从那时起我明白了,只要保持正直的心,善意的谎言也不会改变我的初衷。”

注释:

1、拉拉:彩音天籁(Coloratura),小马国著名歌唱家,苹果杰克的童年伙伴,见 S5E24 The Mane Attraction。

2、奥尼西亚(Ornithia):小马国狮鹫所在大陆的一座城市,在地图上与开罗的位置相仿。

3、地球上的苹果籽有微毒,但不大量摄入,一般情况下不会造成伤害

thumb_up 5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大黑星 Lv.6 麒麟
评论 我不是诚实元素

意味深长的结尾...

7 天前
寒星与分贝 Lv.9 独角兽
评论 我不是诚实元素

这也是我认为的诚实,但是还是有点出入:不一定每个善意的谎言都会有善意的结局……

6 天前
甜焙儿 Lv.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我不是诚实元素

回复57632 @寒星与分贝 :

是啊,但是只要做到自己的最好,理性权衡得失,就够了。更多的东西,命运、他人、巧合,也不是我们自己能控制的了的。我们控制不了结局,但我们可以把开始尽量往好的方向上挪。

6 天前
江边鸟 Lv.5 陆马
评论 我不是诚实元素

细节很棒,各种描写和渲染都很强,努力学习ing,hp奉上:ftemoji_flutteryay:

关于诚实元素的探讨也很有意思,诚实的确不是单纯地【说实话】,有时候【说谎】也需要很大的勇气吧

1 天前
甜焙儿 Lv.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我不是诚实元素

回复57960 @江边鸟 :

多谢夸奖,然而我也是在不断地学习大佬们的技法,努力使文章丰满一点。我也是扣扣搜搜才写出了九千字,大佬的文都是万字以上。

诚实这个话题太深太广了,我这篇短文是没办法深入探讨的,只能表达一下我个人对正直和诚信的理解。

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