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LightningThunder惊雷啸啸
LightningThunder惊雷啸啸Lv.4
独角兽
长篇原创
R
连载中

日月同辉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三章 悲壮的独角兽——狞参上!

chrome_reader_mode 5,131 event 7 天前 thumb_up 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8 forum 0

警告:本章同样含有血腥描写,但是相对第二章而言并不会过于引起不适。

 

与此同时,在小马利亚的另一处边界。

 

最靠近边界的独角兽小镇也被小马之外的生物入侵了!

 

独角兽卫兵们探测到设置在边境处的魔法结界有波动,于是派出了两匹小马前去探查。

 

赶到波动最近出现的地方后,他们就开始释放一个又一个的探查魔法,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竟然一无所获!

 

“可能只是某只小动物穿过了边界吧,看来是我们太过紧张了。毕竟和平时期已经到了,我们该改改那些从战争里顺继下来的习惯了。”一匹天蓝色的独角兽耸耸肩,刚准备招呼同伴归队,一条长舌宛如铁剑一般迅速地从一旁岩石的阴影里射出来,贯穿了他的身体。

 

他呆呆地低头看看突如其来的变故,只来得及对同伴说出“小心……”,眼睛里就失去了神采。

 

长舌从他的尸体上收回,一只通体披着漆黑鳞片的大蜥蜴缓缓地从刚刚隐蔽的地方走出来,满意地咂吧咂吧嘴,思索了一下喃喃道:“嗯,有些奇怪,但是没关系,至少现在我有了战斗的资本了。”

 

接着,她猩红色的眼眸忽地一下转向了下一个目标。

 

被她当作猎物的白色独角兽看来并不是等闲之辈,一个翻滚,便灵活地躲过了闪电般袭来的长舌,同时他的角上凝聚了一股非常强劲的白光。此时大蜥蜴还未来得及收回长舌,那匹独角兽强行在空中扭转身体,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完成了他所准备的魔法,然后一道乳白色的光柱以闪电般的速度朝着大蜥蜴袭去。

 

这一击,是他为了被偷袭而失去生命的同伴,回敬给大蜥蜴的。他把所有的怒火,全都汇聚在那股能量里。

 

“轰隆!”光柱狠狠地砸中了大蜥蜴,分毫不差地把所有附带的能量,以及白色独角兽所有的怒火,统统倾斜到大蜥蜴身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强劲的魔法能量掀起了地上的尘土,形成了一朵壮观的蘑菇云。大蜥蜴的身影被淹没在升腾而起的尘云中,情况不明。

 

白色独角兽稳稳地落在地上,冷冷地看着大蜥蜴所在的位置,缓缓说道:“不要低估前独角兽皇家军团团长的实力。入侵我们的家园,侵害我们的同伴,我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但是不待他把话说完,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就打断了他:“哦呵呵呵,你的实力很强大,可是要打败我,你还要再多多精进你的魔法呢!”突然升腾的压迫力驱散了尘云,露出了大蜥蜴的身影。她的鳞甲闪烁着诡异的乳白色光芒。白色独角兽眼眸一沉,他能感觉到,大蜥蜴的实力较之刚刚略有一丝上升,而且,凭他征战多年的经验来看,大蜥蜴鳞甲上闪烁的光芒很不寻常。

 

大蜥蜴用一种戏谑的眼神似笑非笑地看着一脸凝重的独角兽,阴阳怪气地说道:“哎呦呦,别这样嘛,在我来之前我可是听闻这里是个友好的国度呢,你这样强烈的敌意不会给你们国家的名声带来不好的影响吗?”

 

独角兽沉默了几秒,然后淡淡地开口:“自我介绍一下,我曾是独角兽公主,白金公主麾下的独角兽皇家军团的团长,圣光裁决。”然后他就闭上了嘴,显然并不想和大蜥蜴有过多交流。

 

“圣光裁决吗?一听就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公主卫士啊,想必你一定为公主击退了不少敌人吧。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你打败过的所有敌人的名字呢?总之我就先报上我的名号吧,这样万一你打败了我,至少你会对我印象深刻。”

 

“记住了,我的名字叫,狞。”

 

圣光裁决抿了抿嘴唇,然后开口道:“所以,可以继续我们的战斗了吗?我会兑现刚刚我说的话的。”

 

“呵,那你就来试试咯。”狞冷笑一声,“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让我付出惨痛的代价。”

 

“又或者,是我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呢?”狞话锋一转,挑逗似的看着圣光裁决。

 

圣光裁决并不理会狞的把戏,心里已经默默吟唱起来,在她废话期间就已经把角上聚集的强大能量释放出去,气势汹汹的魔法光柱朝着狞飞去。

 

“哇呀呀呀,你好可恶啊,趁人家不备就搞偷袭,这一下我一定死定了。”可是不会有小马相信她的,她那种傲视一切的轻蔑表情就已经把她此刻的心情都写在了脸上。

 

魔法再一次准确无误地轰击在狞身上,但是并没有像上次一样升腾起那样夸张的尘土,显然,圣光裁决在魔法里做了点小把戏,让它只是看起来声势浩大却没有相匹配的威力。这只是一次试探性攻击,他不想让尘土影响了他的观察。

 

圣光裁决微眯着眼,仔细地观察着狞鳞甲的变化。他看到他释放的魔法被鳞甲黏附于其上,仿佛上面有一股吸引力,然后慢慢地顺着鳞甲的纹路渗进狞的体内。在渗透的过程中,她的鳞甲始终闪烁着和魔法同色的光芒。看来,刚刚自己的攻击也是被她吸收了,只是不知道这只是单纯的吸收还是……

 

正当圣光裁决想得出神时,蹄下的地面突然传来了异样的震动,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数根尖锐的石柱就破土而出。尽管圣光裁决立马做出了应对,释放了防护罩,可还是有一根漏网之鱼刺入了他的侧腹。他闷哼一声,脸色霎时变得惨白。

 

来自腹部的阵阵剧痛当然是引起他脸色变化的原因之一,可是最让他恐惧的是,刚刚狞释放的石柱,正是方才被她杀死的同伴的拿手魔法!将魔法能量传入地底,以土壤为传导介质快速接近敌人,然后突然发起袭击。他可以很肯定地说,当时和这匹小马探讨出这个魔法后,绝不会再有第二个生物知道了!

 

那这就意味着,圣光裁决所能猜想到的最坏的可能性就是事实:

 

狞,她不仅可以吸收独角兽的魔法,还可以原封不动地把吸收来的魔法还给敌人。

 

这样看来,刚才所有的探测魔法都宛如泥牛入海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的鳞甲具有吸收属性。

 

怎么办?怎么办?从来没有和这样的敌人交过战,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尽可能地牵制住她?圣光裁决脑子转得飞快,他的脑海里闪过一幕幕从前和各种敌人战斗的画面,希望能找到一两条有用的线索。可是,显然一切都是徒劳,狞是圣光裁决迄今为止遇到过的最强大的敌人。

 

在伤痛、恐惧和焦虑的多重夹击下,圣光裁决的额头开始滚下了豆大的汗珠。

 

“哎呀哎呀,怎么了,尊敬的团长大人。你不是要让我付出惨痛的代价吗?怎么你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了呀?接下来你还怎么让我付出惨痛的代价呢?”狞这种不疾不徐还阴阳怪气的说话方式真的会让小马气死的。

 

圣光裁决施展浮空术,让自己缓缓地漂浮起来,石柱一点点地离开他的腹部,露出了已经被染成血红色的部分。等到自己即将离开石柱后,圣光裁决迅速地在伤口施加一个复原魔法,尽可能快地堵住伤口,以免内脏从伤口流出来。

 

“哦呀哦呀,这么拼命的吗我的团长?都伤成这样了还要和我战斗吗?你只要乖乖地把你的魔力献给我,我说不定可以给你华丽而痛快的一击,让你死得舒服一点。可是呢,如果你非要坚持和我战斗的话,那我可以向你保证,到时候你的亲人埋葬你时甚至都不能让完整的你入土!”

 

圣光裁决没有理会狞的威胁恐吓,而是努力运转魔力修复自身的损伤,以期望能迅速达到再次战斗的标准。他不敢深呼吸,那可能会导致他的伤口再次裂开,只好采用短而浅的呼吸方式调整自己的状态。

 

终于,他再一次抬起了头,尽管脸色苍白,声音也有些颤抖,但他还是异常坚定地说出了一句铿锵有力的话:

 

“我会选择战斗到底,因为……这就是小马!”

 

话音刚落,一道乳白色的光柱就轰向了圣光裁决,他本能召唤出来的防护盾根本挡不住攻击,他也清楚当时自己释放的那个光柱的威力,如果是全盛状态下自然没有问题,可是现在……

 

随着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圣光裁决被轰飞了五米远左右,从口鼻吐出的一大口鲜血,以及从裂开的伤口里涌出来的血都从空中洒向了地面。那一条长长的血路,简直让马触目惊心!

 

看着一动不动的圣光裁决,狞惊慌地用两个爪子捂住了脸,失声尖叫道:“天哪!天哪!我都干了些什么啊!我只是不想听见你说那种漂亮话,我只是……我只是想让你安静一点的。明明胜利的希望已经那么渺茫,你还非要说句把自己种族的精神提高一个档次的漂亮话。我真的……真的不是有意的,请你原谅我好吗?原谅我……”说罢,她还楚楚可怜地抽泣起来。

 

可是,如果此时能有小马透过狞爪间的缝隙看看她闪烁着邪恶光芒的眼眸,就会知道,这头外表妖艳的大蜥蜴,有一颗多么肮脏猖狂的心。

 

但是狞这样哭了好一阵儿了,圣光裁决并没有如她预期中那样顽强地站起来,拼尽生命的最后一丝烛火和她战斗。她非常失望地放下爪子叹气道:“哎,搞什么嘛?我还以为还能再和你多玩一会儿,多听你讲几句恶心的话的。害我浪费那么多表情和眼泪,真是的。”

 

狞踏着妖冶的步伐向着圣光裁决走去,一边喃喃自语道:“那么,接下来我该怎么戏耍你呢?是要砍下你的头颅,还是要开肠破肚呢……”

 

“不,你没有机会了。”狞的耳边突然响起了圣光裁决的声音,她有些意外地看向了刚刚他躺着的地方,那里只剩下一滩醒目的血迹,此刻的圣光裁决正死死地抱住了她的脖子。

 

嗯?这是……瞬移魔法?原来刚刚他只是在装死!

 

狞感到非常的愤怒,可是很快她的怒火就像被一盆冷水浇灭了一般,她再也生不了气了。狞能感觉到,在圣光裁决的身体里有一股极其强大的能量在聚集。

 

那种力量,甚至就连自己都没办法完全吸收。而这样最终的结果就是:

 

她会死!

 

狞慌了,死亡的威胁让她再也保持不住刚刚的嚣张气焰,疯狂地甩动着自己的身体,企图把犹如附骨之蛆的圣光裁决抛下来。可是,地底突然在这时传来了异常的震动,接着一根异常巨大的石柱穿透了狞的身体,也穿透了狞背上的圣光裁决。圣光裁决也施展了那个出其不意的魔法,将他们钉在了一起,这下狞甚至连行动能力都没有了。

 

体内的能量已经汇聚到峰值了,圣光裁决清晰地感觉得到自己的筋肉正因不堪重负而发出呻吟,自己的小马身体已经撑不住膨胀的能量了。他知道,时候到了。

 

圣光裁决强忍住身体的极度不适,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尽身体最后的全部气力撕心裂肺地喊道:

 

“为了小马利亚!!!!”

 

接着,圣光裁决的身体开始崩溃,从溃烂的血肉里迸发出了耀眼的白光,随着光线越来越强,那白光竟然隐隐有些发黑!这是魔力的最高境界,否极泰来!圣光裁决用他的一切,造就了魔法史上的一座极峰!

 

“轰隆!!”一声巨响犹如雷霆万钧,响彻于天地间,巨大的冲击波掀飞了周围的一切。可想而知,爆炸核心的狞与圣光裁决必定是万劫不复了。

 

等到爆炸引起的所有动荡都平息下来后,这里的一切,似乎就都归于平静了,就连狞那种阴阳怪气的声音,也好像消失地无影无踪……

 

 

一天后,爆炸核心。

 

几只乌鸦闻到了死亡的味道,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这里的上空盘旋着,一旦寻找到目标,它们就会俯冲下去叼走腐烂的血肉。

 

其中一只看到了地上的碎肉块,于是便毫不犹豫地俯冲下去。然而,那碎肉块竟然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吼声,依稀可以辨认出是“走开!走开!”。乌鸦受了惊吓,扑腾着翅膀又飞了回去。

 

此时,在乌鸦的视角里可以看到,许许多多大小不一的碎肉块正蠕动着朝那片全是焦黑泥土的地方赶来。

 

当碎肉块都集合到一起时,它们开始融化,化成液体一般的肉汁,然后,肉汁再从地上不断堆叠,升高,最后形成了一个勉强像是蜥蜴的外形。接着,肉汁开始硬化,表面的波动也归于静止,现在的话,也许用肉茧来形容更为贴切。

 

大约又过了两三个小时左右,从肉茧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那个阴阳怪气、足以气死小马的声音。

 

接着,一只锋利的爪子抓破了肉茧,不断把缺口扩大,然后,一道妖娆曼妙的身影便从其中钻了出来。

 

狞!竟然是狞!她竟然没有死!!

 

狞欣喜地看着自己完整的身体,然后脸色一转,恶狠狠地说道:“可恶,竟然把人家炸的支离破碎的,害得每一个我都得走好远回来啊。幸好蜥蜴本身有再生能力,加上我日积月累吸收来的能量,才练就了这身重生的本事。也多亏了我在爆炸那一瞬间吸收的能量,虽然只有一丝丝,却依旧强劲得要命,就这么一点点能量,已经能够支撑我完成这次重生了。这还得谢谢你啊,我的好团长,要不是你……”

 

狞刚想调侃一下圣光裁决,可是一回头看到那片焦黑的土地,便收住了话头。“我都快忘了,你已经牺牲了。说实在的,我非常佩服你,等我当上了领主,我一定会让别的小马把你的故事写在史书上的。”

 

“好怀念你那张冷酷又帅气的脸啊,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你的血肉都已经细碎到微风一吹就会消散的地步了。哎,就此别过吧,我的好团长。这一下你的家人真的没办法给你安排葬礼了呢,因为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能在哪里找到你的尸体。我会好好记住今天这一战的,那么,再见吧,我要去踏平小马尼亚……额,还是小马黎亚,或者小马莉亚?不管了,总之,我要去吸光更多小马的魔力了。这一次,真的是最后一声再见了。”

 

说罢,狞向着焦土郑重地行个礼,念念不舍地最后看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临走时,有两滴热泪还从她的眼眶里滑落到了焦土中。

 

可那也只不过,是两滴狐狸的眼泪罢了……

 

thumb_up 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