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希望晨曲
希望晨曲Lv.8
独角兽
长篇原创
R
连载中

海盗小马—命运征途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十四章:马哈顿的阴暗面

chrome_reader_mode 5,310 event 7 天前 thumb_up 1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50 forum 2

萍琪和云宝就这样带着神秘陆马回到了船上,将她交给了泽科拉,在等待泽科拉治疗完的时间,其他小马也相继回来了,她们在听完萍琪和云宝讲述关于神秘陆马的事情后,都不禁对她感到同情,同时又好奇她的遭遇,不过她本马多半不愿去回忆吧。

 

三个小时后,泽科拉终于出来了,但从她阴着一张脸来看,情况怕是不太好。

 

“泽科拉,她的情况怎么样了?”小蝶先开口关心地问道。

 

泽科拉低下了头,深呼吸了几次,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才抬头回答道:“她身上有多处跌打扭伤、割伤、裂伤、刺伤、鞭伤,有些伤口因为治疗不及时已经感染了;背上多处化学腐蚀的痕迹,推测是由腐蚀性油漆造成的,油漆造成的伤害是永久的,无法恢复;体内有三根肋骨产生裂痕,稍有不慎就会断开;上下的门牙都被拔掉了,其他地方失去的牙看样子是被重蹄击打打掉的;还中了至少三种慢性的毒,解药需要至少半个月来调制;她还怀有身孕,但是是个死胎,大约死于一周前;除此之外还有……

 

“停停停。”暮光终于忍不住阻止了泽科拉继续说下去,她们在听到泽科拉的说明后脸色越发苍白了起来,小蝶看起来快要吐了,其他小马的脸色也并不太好。“你就说能不能治好她。”

 

……大部分伤还是能治,但有些伤是永久性的,再加上她体内的毒,我只能让她留住一口气。”泽科拉神情悲伤的回答道。

 

“到底是哪个混蛋干了这么丧尽天良的事!”云宝突然一跺蹄子大声吼道,虽然她们并不认识,但看到一只小马遭到了这样的虐待,小马们心里都不好受。

 

“让我看看她”萍琪上前说道。

 

不行,她现在需要休息。”泽科拉挡住了萍琪,就在这时她看到萍琪的外貌正在急速变化着。

 

“让,我,看,看,她。”萍卡美娜一个字一个字的顿着说了出来,泽科拉感受到萍卡美娜身上散发出了巨大的压力,一时之间喘不过气来,

 

“萍琪……萍卡美娜你不要这样,这个时候不能感情用事。”暮光上前阻止,但萍卡美娜先她一步闯进了房间。

 

房间内的神秘陆马还没有睡,她听到响声随即睁开了眼,看到了她旁边站着的小马,尽管样子变了一些,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萍卡美娜(萍琪)。

 

“谢……谢。”陆马费劲力气才说出了这简单的词。

 

“没事的,你安全了。”萍卡美娜虽然仍然摆着一张冷冰冰的脸,但她的语气却十分温柔,“你叫什么?”

 

“达利……亚。”达利亚看着眼前的雌驹,感到很奇怪,明明自己和这只粉色陆马才刚刚见面,连认识都算不上,但当达利亚看着她时,心中就好像被阳光填满,所有猜疑都无影无踪。

 

“名字不错。”萍卡美娜点点头,又突然话锋一转,严肃地说道:“那么,达利亚,我就直说了,我们救不了你,不过你应该知道这件事,对吗?”

 

达利亚点了点头,她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心里清楚,她逃出来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了活命,不如说她早就放弃了,但是在那件事完成之前她还不能死。

 

“那么,你能撑到现在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吧,告诉我,你希望我们为你做什么。”萍卡美娜又问道。

 

达利亚突然回光返照,激动地说了起来:“复仇,我希望有小马帮我报仇,任何小马都行,我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妹妹相依为命,但是他,红血,他掳走了我的妹妹,还囚禁了我。”达利亚越说越快,眼神中充满了火焰,甚至激动的咳出了血,她都完全没有在意,“她对我做了什么我已经无所谓了,但我要找到我的妹妹,还要让红血付出代价,他把我妹妹买了出去,我不知道卖给了谁,但我看到那些小马都戴着四头蛇的徽章,这肯定是他们组织的标志。”

 

“我知道了。”萍卡美娜抱住了达利亚,达利亚在怀抱中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最后一个问题,你妹妹叫什么?”

 

“我妹妹叫露西光,她和我一样是淡紫色的,鬃毛是淡黄色的,还没有可爱标记。”

 

“我明白了,你休息吧。”萍卡美娜轻轻松开了达利亚,示意大家离开,她自己帮达利亚盖上了被子之后也离开了房间。

 

房间外,众马的目光集中在了萍卡美娜身上,萍卡美娜耸耸肩,“你们也看到了,她伤得这么重,在萍琪和云宝撞见她时她还跑得这么快,肯定是有什么在支撑着她,我当然要去问问了。”

 

苹果杰克挑眉,“这就是你硬闯进去的理由?你就不能再等等吗?”

 

“等到她死之后吗?”萍卡美娜凑到苹果杰克脸上质问道

 

“别傻了,苹果杰克,泽科拉之所以能留住她一口气不过是因为她那口气咽不下去,达利亚是靠那个执念活了下来,但她同时也是因为执念而痛苦,我说的对不对,泽科拉?”泽科拉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所以我这是在帮她,让她早点解脱,我只问了她妹妹的名字,但她却把她妹妹的特征都告诉我了,然后就一脸放心的在我怀里离开了,她要救出她的妹妹,但她肯定不想她妹妹见到她这副样子,所以她把妹妹托付给了我,她愿意信任一个素不相识的小马,既然如此,我当然绝不会辜负她的信任,你们明白了吗!”

 

“等等,你说她……走了?”瑞瑞开口问道。

 

“对,她走的很安详。”

 

……

 

沉默蔓延在整个方糖号上,每只小马都在为达利亚默哀,三分钟后,鸢尾花开口打破了沉默的气氛:“好吧,既然船长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一定要完成她的愿望,现在的难题是,这个叫红血的小马,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你认识那个叫红血的家伙?”苹果杰克问道。

 

“对,就在我和暮光一起去见我说的那个商马的时候,他说他最近被一只叫红血的小马一直干扰,所以他答应给我们丰富的报酬,想借我们之蹄除掉红血,但我还没答应。”

 

“那你现在就去告诉他,这活我们接了,我要让那个叫红血的家伙好好体会什么叫生不如死。”云宝掰着蹄子怒怒的说道。

 

“红血是马哈顿警察局局长。”暮光突然插话道。

 

“什么!”

 

“暮光说的没错,马哈顿不同于其他城市,因为一些历史之类的原因导致并没有军队在这里,而警局在这里掌握了巨大的权利,甚至市长都是被他们操纵,而除了我认识的商马外,其他活跃在马哈顿的组织都是受红血控制的,那些不愿服从的都会被警局以莫须有的罪名抓走,这也是那只商马被红血针对的原因,我们现在得罪他就是在和马哈顿作对。”

 

“得罪就得罪,没什么大不了的,那群家伙根本配不上警察这个职业。”云宝说道。

 

苹果杰克和瑞瑞最能理解云宝现在的心情,就在不久前因为一场传送她们和自己的妹妹分开了,而云宝和飞板璐虽然不是亲姐妹,但云宝就像真正的姐姐一样照顾飞板璐,她们都清楚眼睁睁的看着妹妹被带走有多绝望,对此,她们决不容忍红血的行为,即使他是警察局局长她们也不会放过他。

 

暮光点点头,“我同意,他们做的太过了,光从达利亚身上就看得出来,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无缘无故就闯进警察局大闹一番吧,而且最近马哈顿一直发生的幼驹失踪案都和他们有关,我们从那只商马得到的消息得知他们好像都是把幼驹卖给了那个神秘组织,但他没有一点关于这个组织的信息,我们该怎么把露西比救出来?”

 

“多头蛇。”

 

“萍卡美娜你刚刚说什么?”

 

“紫冠家有一个组织,他们专门从事见不得光的任务,为了不被发现,紫冠家只用特殊的通讯方式下达命令,很少有小马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他们就是多头蛇。他们一共分为四个阶级,徽章上的蛇头越多阶级越高,为了几只幼驹而出动最高阶级么,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等等,你这是怎么知道……”苹果杰克刚问出口就被迎面而来的杀气堵住了口,萍卡美娜双蹄夹住了苹果杰克的脸,用恐怖的眼神瞪着后者。

 

“有些事,你不应该问的,我不想回忆起一些不开心的事,懂?”苹果杰克颤抖着点了点头,萍卡美娜这才放开了她。

 

“不过眼下要做的是对付红血,我问你们,如果你要统治一个城市,为了消除不安定因素你会怎么做?”

 

暮光思索了一下,然后她的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眼线,马哈顿肯定布满了红血安插的眼线,我们把达利亚带到船上恐怕已经被看到了。”

 

“没错,现在我们不用担心怎么去招惹红血了,因为他马上就要派小马过来了。”萍卡美娜鼓蹄说道。

 

“那个……”众马的视线落到了小蝶身上,小蝶稍微畏缩了一下,她掏出一张纸说道:“其实……在你们回来之前,已经有一个警察来过了。”

 

让我们先将镜头从方糖号上受惊的众马移动到马哈顿里一只正在巡逻的警察身上。

 

翡翠小夏想当一名警察,这源自她心中纯粹的正义感,她不为名、不为利,只因为她小时候被一位警察救了一命,从此她被警察这个职业吸引住了,她想成为像救过她的那位警察一样,为了守护市民愿意拼上性命的正义的警察。经过她的努力,终于在她高中毕业后,她实现了当上守护正义的警察这一愿望。

 

或者说,她实现了愿望的一半,她当上了警察。

 

翡翠小夏曾经想当一名警察。

 

在翡翠小夏当上她憧憬已久的警察后,她渐渐感到了这个职业的矛盾。警察不应该是守护正义的职业吗?为什么高层却和那些坏蛋同流合污?不管她怎么逮捕那些恶马,在金钱面前,他们都会得到“宽恕”。曾经有一个和小夏同期的警察指责了这个现象,然后小夏就再也没见过他了。在这种环境下小夏变得圆滑了起来,她懂得有些小马不该惹,有些事情不该做,她已经习惯这个环境了,不如说是已经麻木了,她渐渐的放弃挣扎,任由自己被拉入深渊,直到彻底的堕落那一天。

 

就在小夏巡逻的时候,她见到了一只小马,可可·帕梅。她好像是几个月前回来的?不过没怎么见她离开过时装店,今天怎么出来了?小夏心里想道。

 

可可·帕梅的出现引起了小夏的回忆。马哈顿曾经发生过一起十分恶劣的谋杀案,一只叫做苏蕊的小马在一场服装展示赛上被“意外”地吊死在了几千只小马面前,虽然这个案子被当做意外处理,但刚当上警察的小夏还是发现了疑点,她请求重新审查这个案子,并且顺着细微的线索发现苏蕊从半年前就没再做过一件衣服,她所对外出售的作品都是出自她的学徒可可·帕梅,但她却称这些都是她亲蹄制作的。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这意味着可可有着重大作案动机,虽然可可怎么看都不是会这么做的小马,甚至连小夏都怀疑自己的判断,但经过小夏两个月的努力,她终于还原了当时杀死苏蕊的作案蹄法。不得不说这个机关设计的十分巧妙,作案工具全都是用了比赛里的用具,而且机关摆放的十分严密,犯马精确的计算了苏蕊的出场时间以及经过的位置,通过一系列连锁反应将绳子套在了苏蕊的脖子上,并将她吊到天花板上。在一切结束后,犯罪现场甚至不需要犯马去收拾,唯一不足的是原来比赛场内的用具的摆放位置会发生一些改变,但几乎不会有小马注意到这一细节。

 

小夏将她破解的作案蹄法摆到了可可面前,原本她只是想套话,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可可竟然毫不掩饰的承认了自己的罪行,而在开庭审批的时候她连律师都没请,平静的接受了死刑。

 

在那之后小夏才知道了一些细节。可可当时设计的机关是她在比赛期间临时想出来的,对……从可可冒出这个点子到她完成这个机关只经过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可可是个设计天才,只可惜这一天赋用错了地方。从可可曾经的检查报告可以看出,可可大脑的部分功能天生就发育不完全,这使得她无法产生恐惧和愤怒的感情,同时不会对死亡产生感觉。可可在法庭上坦白,她不是出于对苏蕊盗取了她的创意感到愤怒而杀了她,可可只是觉得苏蕊做的不对,多次劝阻无效后可可选择用这个方式来阻止苏蕊的恶劣行为。可可之后在小夏找到她时果断承认自己的罪行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做的不对,所以没有任何抵抗。

 

小夏这才意识到可可的恐怖之处,极高的计算能力,不惧死亡的性格,杀小马对她来说如同呼吸一样平常,如果放到社会上可可绝对是颗超级危险的不定时炸弹,好在这是她第一次杀小马,小夏为自己能阻止一个未来的犯罪天才而无比自豪。

 

这份自豪在三天后崔克茜亲自保释并带走了可可后就消散的无影无踪,在那之后可可就再无消息,直到几个月前她再一次回到了这里并开了一家时装店。

 

就在小夏回忆的时候,可可已经走远了,不过小夏好像看到可可朝她挥了挥蹄子?小夏不确定,不过她也懒得管了,可可现在是崔克茜的手下,而且是崔克茜唯一的手下,谁敢惹她绝对是不想活了,不过这几年警察局变了不少,应该没多少警察记得她了吧。

 

想到这个小夏谈了一口气,原本警局里还是有些有正义感的小马的,但他们都一个个的被取代了,整个警局现在都受红血操纵,可怕的不是上司奸诈,而是全警局都合力把好小马给赶走,只留下坏小马同流合污,至于小夏,她也接受了不少次贿赂,现在她还仅是这样,谁知道未来她会不会干什么更错误的事。现在警局还有正义感的,估计就只有那只新来的天马,也不知道她最后是被同化还是被赶走,小夏更希望是后者,她从新来的天马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她不想新来的步了自己的后尘,小夏希望那个新来的在做了什么回不了头的事情之前快离开。不过,小夏总觉得新来的天马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她叫……

 

“迅足!”云宝突然扯开嗓子叫了出来,震得方糖号上其他的小马耳朵发嗡。

 

“云宝!你突然吼什么吼!”

 

云宝没有理会众马的指责,直直盯着小蝶和泽科拉,“她真的是你描述的那个样子,还自称迅足?”

 

“是……是的。”

 

“迅足到底是谁呀,看看你激动的那个样子。”苹果杰克说道。

 

“全世界我第二不想见到的小马。”云宝低下头,“闪电天马队副队长,迅足。”

thumb_up 1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圆月之狼 Lv.7 独角兽
评论 第十四章:马哈顿的阴暗面

是不是后面还要扯上飞火啊?:ftemoji_sunspicious:

6 天前
希望晨曲 Lv.8 独角兽
评论 第十四章:马哈顿的阴暗面

回复57605 @圆月之狼 :

飞火短时间内不会出场的,不过RD回忆篇里会有飞火的戏份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