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CrepusculeFlicker
CrepusculeFlickerLv.3
独角兽赞助者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精彩神七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35514/spectacular-seven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11.最佳企图

chrome_reader_mode 9,379 event 10 天前 thumb_up 20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68 forum 1

  暮光站在队伍的最后面,她的心脏砰砰地跳动着。她期盼着医生的动作能再快些,而消毒水的气味以及步履匆匆的医生则让她更加害怕,走过那看上去没有尽头的长廊之后,她们到达了目的地。医生推开了门。夜光先生最先走了进去,紧随其后的是韵律,最后是暮暮。

  她的心一阵悸动,银甲闪闪躺着床上,但是除了看上去面色苍白,怒气冲冲之外,他的情况似乎还不错。但无论如何,他还是躺着医院的床上,而那里则是暮光第二不希望他休息的地方,鹅绒女士走了过来,穿着她的护士服。

  “你需要什么吗,亲爱的?我可以再给你拿个枕头。”

  “妈,这都第四次了,我没事。”其他人走进来的时候,他露出了笑容。韵律奔了过来,紧紧地搂住了他。

  “你还好吗,他们刚刚告诉我你受伤了!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过来了。”

  银甲拍了拍她的背,“我没事,我保证。那只是…”他喃喃自语着,却低下头来不和其他人做任何眼神交流。

  “是什么?”夜光先生问道。

  鹅绒抱起手臂,“中毒,他只是中毒了。”

  “中毒!”韵律尖叫道,“有人对你下毒?”

  银甲瞪了鹅绒一眼,“是啊,她的蛇很厉害,但是她把解毒药放在了我旁边,所以我能够马上解毒,而现在我只是受了点擦伤。”

  暮光深吸了一口气,自从昨天她就在一直担心,她把歇斯底里的韵律拉开,“昨天发生了什么?”

  “嗯…”银甲翻了个身,“博物馆那里需要更多的人手,因为炫惑组合的演唱会即将结束,所以我和哈什温妮女士一直处于待命状态,在演唱会结束之后,我们立刻赶回了博物馆,正好撞见那里正在被抢劫。”

  暮光身体猛的绷紧,“你看到他们是谁了吗,他们在干什么?”

  银甲拍了拍头,闭上了眼睛回忆着,“有两伙人,其中一伙带着蛇,就是拉米亚,她是那个把水晶爱心带走的人。”

  暮光猛地吸了一口气。

  “我没有看清她的脸,她的面具有一次破了,但在那之后她就逃掉了。她的眼睛…嗯,我想是绿色的,或者是蓝的?”

  “而且就算他能记得,这也是敏感信息,闪闪小姐。”一个严肃,冷漠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暮光回头,发现是银甲闪闪的长官——哈什温妮女士。她正看着暮光,那张著名的坚忍不拔的脸给了她一个不满的皱眉。’

  银甲闪闪敬了礼,“很高兴见到你,夫人。”

  “只是恰好过来,没别的了。”哈什温妮哼了一声,但当她走进房间的时候,暮光能够看出她有一点跛。她环顾四周,“你能够知道的是,昨天博物馆发生盗窃案,三个嫌疑犯都逃脱了,水晶爱心被拿走了。”

  暮光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她靠在床边,勉力支撑起身子。哦不,不…先是阿特米斯,现在是水晶爱心,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你们有什么线索吗?”韵律问道,她的声音在暮光那里模糊不清。

  “有一个,”哈什温妮简洁地说道,“幸运的是,那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她再次环顾四周,“但是,我想我打扰了你们家庭团聚的时光。我只是来看看你怎么样了,银甲侦探,我想你得到了很好的照料。”她走向了门,“我希望能在局里面尽快的见到你,祝你好运。”

  他们看着她走出了房间,夜光笑了笑,打破了沉默,“和她一起工作一定很有趣吧,嗯?”

  银甲把自己埋进了枕头,“那正是我想要用的词,”他叹了口气,“不管怎样,医生说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鹅绒不赞同地虚了一声。

  “妈,我说过了,我很好,如果我想的话,我现在就能下床走动了。”

  “哦,不,你不能!”韵律和鹅绒一起喊道,韵律把手放在他的胸口上,“你要直到医生同意之后才能行动。”

  鹅绒点了点头,“我也认为你需要额外休息一天,但是你需要至少等到医生同意之后才能再次去追捕小偷。”

  银甲呻吟着,望向他的父亲,“爸,说点什么。”

  夜光耸了耸肩,“对不起,闪闪,我足够聪明,所以我知道我不能反对你妈妈和你的未婚妻。”

  尽管知道严峻的形势,暮光还是忍不住要嘲笑一下银甲闪闪的尴尬处境。如果他不得不面对这些尴尬的状况的话,这至少说明他还活着。但与此同时,她的大脑正在飞速运转着,那几个贼的身份,塞壬们没有了水晶爱心下一步会做什么,这对其他人来说有意为着什么,水晶爱心落入别人的手里究竟是好是坏。

  “你还好吗,暮暮?”

  “嗯?”她抬头望向银甲,“啊,是的,我很好。”现在,如果余晖给我发短信的话,至少能说明她没事。

  银甲伸出手握住了暮光的,“别担心,暮暮,我哪也不去。”虽然她很感激这安慰,但考虑到现在的情况,这似乎还是无济于事。

  终于,鹅绒要回到工作岗位上去,而夜灯也有工作要做,他们吻了吻银甲的额头,鹅绒再次提醒了他不要随便走动。

  “我跟暮暮去给你拿点零食怎么样,亲爱的?”韵律说道,“我们都知道医院的饭有多糟糕。”

  “那太好了,”银甲羞怯地望向了她,“或者再给我再一本漫画书?”

  韵律转了转眼珠,然后吻了他,“你可真是个傻瓜,但你也是我永远的骑士,来吧,小瓢虫。”

  暮光吻了他的脸颊,挥了挥手,跟着韵律走了出去,在大厅里,她们看到了鹅绒正在照料另一位病人。除了二楼喧闹的安保室之外,坎特洛特医院今天格外安静。

  外面,韵律樱桃红的车子停在前面,她们上了车,驶向了公路。韵律把收音机调的很低,“那么,你和余晖现在怎么样了?”

  “还好。”暮光说道,她的语调很快,韵律迅速捕捉到了其中的讯息。

  “你除了‘还好’不想说点别的了吗?”韵律慢慢地问道。

  暮光靠向了车门,“真的,我们还好,她有点…有时让我失望。”

  “嗯,没有完美的伴侣,”当经过红绿灯的时候,韵律说道,“我现在正给你27岁的哥哥买漫画书,”她摸了摸暮光的头发,“但是交流远比闭口不谈更有好处。”

  暮光摸着脸颊,问题在于,她无法交流她们的问题。至少不能和韵律谈这件事。因为那需要解释魔法和危险的塞壬。然而,面对着韵律那充满着爱意的眼神,暮光觉得她至少要说点什么。

  “余晖昨天去了那个愚蠢的演唱会,”她抱起手臂,盯着前方。

  韵律把注意力转回驾驶,她把手放在暮光的肩上,“她没和你一起去?”

  “我是说,我不想去,我只是希望…余晖不去。”暮光知道那听上去是什么样的,她也希望能够加一些信息。但话已说出了口,她紧闭嘴唇,想要听听韵律的看法。

  韵律目视前方,但是轻轻地笑了,“听上去某人有点嫉妒啊。”

  也许吧,但不是你想的那个原因。

  “你们两个不需要每一件事情都一起做,暮光,你们是两个独立的人,如果余晖想要做你不想做的事,那也没关系的。”

  “我知道,那只是…”暮光不高兴地想道。我不想让她做危险的事情!

  韵律轻轻挤了挤暮光的肩膀,“那么,你们两个明天要做什么?”

  由于在幼儿园的时候她们就认识了,暮光和韵律之间早就有了默契,尽管她的语气没有不满的成分,韵律也能听出那背后的意思。

  “我不知道,余晖说她要弥补那天没和我一起去演唱会。但是她从来没说过我们要做什么。”而且她还没有给我发短信报平安!如果赛壬们把她也抓住了怎么办?她竭尽全力阻止自己不“暮化”。相反的,她拿出了手机,向余晖发了又一条紧急短信。

  “嗯,我敢说无论做什么,都一定很好。”

  暮光能够听出她声音里的虚假,除非你和暮光、银甲一样了解韵律,你才有可能听出这个。“我想你明天一整天都要上班?”

  “是啊,”韵律疲惫地笑了,她握紧了方向盘,“明天有我的情人节特别节目,别错过它!”

  暮光拍了拍她的膝,“你会做好了,你总能出色的完成你的工作。”

  韵律放松了下来,叹了口气,“我知道,那只是,现在我不得不一个人整天来主持那个满是商业化的破节目,还好明天下午有个面试,是关于炫惑组合的,我想那会让我轻松一点。”

  暮光呆住了,“炫惑?”她的声音颤抖着,“为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制片人今天早上刚刚告诉我的,“也许他们想要换换口味?”

  暮光仔细地斟酌着她的用词,“你确定这是个好主意吗?我是说,你的歌迷们不是已经爱上你播放的情歌了吗,如果她们不唱情歌怎么办,你的收视率会下降!歌迷们可能投诉的!”

  韵律握紧了暮光的手,笑了,“暮暮,我想你太夸张了,但是我还是很感激你觉得我的影响力有这么大。”

  暮光试图想出另一种办法,但是,她找不到。毫无疑问,韵律听过她们的歌曲了,并且一定程度上被影响了,但她必须要再试一次。“我觉得这是个坏主意,韵律。”

  “哦?为什么这么说?”

  暮光权衡着,告诉真相会有两个结果,A:这听起来像个疯子。B:也许会保护她的大姐姐。如果她什么也不说的话,韵律就会面试炫惑组合。这是个艰难的决定。

  “炫惑组合实际上是塞壬,她们用音乐控制人们,让他们产生消极情绪,这样她们就能以此为食!”她一口气说完了。

  车厢里一阵沉默,过了一会,韵律笑出了声,“暮暮,你是不是看了太多银甲的漫画书了?”她拍了拍暮光的头,“我知道你对余晖去她们的音乐会感到不满,但是别犯傻。”

  暮光瘫在了座位上,她所试图做的事并没有减轻她的恐惧。当然,塞壬不会做出格的事情,但是那仍然意味着韵律会直接被她们催眠控制。

  而且如果卢拉月一家拿不到水晶爱心的话,她们也没有退路可走。

  她们停在了一个广场旁边,韵律给了暮光一张20美元的钞票,“你去买漫画吧,你应该比我更了解银甲喜欢什么。”

  暮光笑了笑,她穿过广场,那中间有一个喷漆,旁边有一家咖啡馆。她不禁打了个颤,因为她想起了上次自己摄入过量咖啡因之后的结果。(注1)当然,这让余晖笑了好几天。

  她拿出手机,急匆匆地拨打了余晖的号码,她漫步在喷漆的周围,当又一次电话被转入语音信箱的时候,她张开嘴,准备要愤怒的咆哮。但当她转过身的时候,她本来要说出口的话立刻被咽了回去。

  坐在橱窗那里的是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女人。她穿着宽松的白衬衫和牛仔裤,一顶大大的太阳帽遮住了头,她带着太阳镜,但是,在那身衣服的背后,暮光可以发誓她看到了红色和金色相间的发髻。

  她颤抖着,不,不可能。那个女孩看上去和余晖一样高,她们有着相同的肤色。暮光躲在喷泉后面观察着她,伸手去拿她的手机。当那个女人转过身来开始喝咖啡的时候,她摘下来帽子,这让暮光更加清楚地看到了她的相貌。无数次的亲热后——坐在余晖的腿上,抚摸她脸颊,伸出舌头探索她的嘴巴,长达半小时的热吻...这些让暮光无比熟悉余晖的脸部特征。她柔软的脸颊,圆圆下巴,她扁嘴的方式,就好像她对所有事情都不满意一样。

  注意:我一直认为一篇文章没有配图就不能够称之为好文章,因此我给这段情节配了下面的图片,它在Derpibooru上没有suggsetive标签(好像是擦边球),如果此图引起您的不适,请在私信我,我会删除它,我们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暮光拍了一张快照,然后立刻躲到了喷泉后面,她一动不动,祈祷着余晖——另一个余晖——没有发现自己。

  一分钟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暮光从喷泉后面走了出来,望向那边,人类余晖已经消失了。暮光缓缓地走向了动漫店,紧紧抓着自己的手机,大汗淋漓。

  塞壬,魔法圣物,我女朋友的位面对应体!暮光按下了发送按键,关闭了手机。她望向书架上的漫画,我的生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奇怪了?

  余晖用力地擦着地板,希望能洗去自己的内疚之情。赛琳娜总是让厨房和镜子一样干净,她的膝盖疼的要命,因为她已经和崔克茜打扫几个小时的卫生了。

  她们在10点45分的时候回到了家,一进门,她们就看到赛琳娜坐在扶手椅上等着她们。仅仅一个眼神交流,余晖就明白了她已经知道她们去了哪里。她也明白了赛琳娜在家里的地位,她眼中的怒火让她想起了塞拉斯蒂亚。

  来来回回地擦洗着,余晖心烦意乱,虽然在过去的16个小时里她什么也没有吃,但是愧疚之情让她不再感到饥饿。和塞拉斯蒂亚一样,余晖背叛了那个信任自己,关心自己的人。当然,她的动机是好的,但结果却是一样的。

  崔克茜停了下来,“妈妈——”

  “别说话。”赛琳娜坐在咖啡桌旁边,抱着手臂,闭着眼睛。在向她们一阵痛骂之后,她强迫她们两个上床睡觉,然后在早上唤醒她们,并让她们把整个房子都打扫一遍。除了基本的几个命令之外,赛琳娜并没有说别的什么。沉默让余晖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已经道歉了,但赛琳娜没有心情去听。

  “我真不敢相信你们两个会做这么蠢的事,”赛琳娜喃喃地说道,她睁开眼睛,望向崔克茜,“实际上,你可以,毕竟,你是阿特米斯的女儿。”

  崔克茜转过头去,余晖摇了摇头,天啊,你现在怎么这么软弱了,你以前从来不会遇到这种破事,而现在,你却在这里擦着地板,和一个陆马一样!

  余晖摇了摇头,那不对,至少我能感到愧疚,那至少让我知道我学到了一些东西。

  她的口袋震动了起来,她试图忽略掉它,但是又是一阵震动,然而,余晖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拿出手机,因为赛琳娜正在盯着她们。终于,赛琳娜闭上了眼,但余晖仍然感觉她像老鹰一样盯着她们。然而,她屈服于那不断震动的手机,她打开了它,发现了暮光的9条短信和2个未接来电,这是她们昨天之后的第一次联系。

  她瞪大了眼睛,哦,靠,我把暮光给忘了!她飞快地浏览着暮光的短信,阅读着那些疯狂询问她是否平安的话。它们包含的关心和愤怒逐条上升,尤其是最后两条。而最后一条则显示22%的加载,这个破手机!她读着附件。

  “余晖?!你看到她了吗?她和你长得很像,有一些,我很难说,因为她戴着帽子,但是我确信那就是你!看在科学的份上,接电话!你最好平安!余晖,请你回复。”

  余晖的心一阵颤抖,她开始匆忙地做一条满是拼写错误的回复,她看到手机仍然在加载一些东西,进度已经到了48%。等下,她要说什么?

  余晖,请你把手机给我。赛琳娜冷冷地看着她。余晖缩了缩,发送了她那乱七八糟的短信,把手机交给了赛琳娜。“现在去收拾一下,我会做午餐。然后我会给你们找些别的事情。”

  两个女孩叹了口气,走上了楼,在二楼,崔克茜小声说道,“崔克茜要责怪你害的我们两个暴露了。”

  “我吗?在小马国的份上,这怎么会是我的错?!”

  “如果你的摩托声不那么大的话,我们就可以溜进来了。”

  “或者你可以悄悄地溜出去,这样你妈妈从一开始就不会怀疑了!”她们一起冲向浴室,和以往一样,她们又卡在了门框上。“崔克茜,我现在不想再争了!”

  “那就让崔克茜先进去!”她挤了进去,关上了门。

  “每次都是这样。”余晖叹了口气,她靠在墙上,大脑飞速的处理着信息。暮光要告诉她什么?有人长得和她一样?暮光不会在说人类余晖吧,是这样吗?

  那不可能,我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了,但是从没有人提起过她。但是,也许…余晖揉了揉太阳穴,她的人类版本在附近跑来跑去是她现在最不需要考虑的事。我需要把手机拿回来。

  余晖下了楼,她可以闻到煎蛋和土司的味道。也许赛琳娜现在心情会好一点点了。她站在门口,嘴唇紧闭,但是她的眼睛已经有些湿润了。

  “赛琳娜…”余晖摆弄着手指,“我很抱歉骗了你。我只是想要帮忙,你和阿特米斯为我做了这么多…我知道偷偷去看演唱会很危险,但那是我唯一知道能帮阿特米斯的方法了,我…”她叹了口气,“我很抱歉。”

  赛琳娜把鸡蛋翻了个面,调低了火苗。她的嘴唇不再紧闭,眼神也不再那么冰冷了。“你是个很好的女孩,余晖,而那并不代表我不喜欢你昨天的举动。我钦佩你能够在错误的时间做正确的事。”她露出了微笑,“但是,这场战斗太过危险。我身处后方,这样我就能在阿特米斯出事时保护你们两个,而我会为你们两个竭尽全力。”

  余晖的脸颊开始发烫,她拼命克制着拥抱除了暮光以外的人的冲动。“谢谢你,那意味着很多。”她摸着手臂,“之前我说谎的对象把我赶了出去。我是说,那是我活该。”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她完全信任我,而我却背后捅了她一刀。所以,我很开心你让我做家务,还关心我,而不是把我赶出去。呃,你知道,哈哈…”她的脸颊烧了起来。

  在吧鸡蛋放在碗里之后,赛琳娜抚摸着余晖的头发微笑着,“我不能把你的行为称作是‘背后捅刀’,你是个好女孩。而我只是想让你远离麻烦。”

  “是啊,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从哪来的。”她的心砰砰直跳,提醒着她道歉的动机不纯,说我是好女孩还是不太恰当。“我,啊,知道你的目的,但是…”她拍了拍脸颊,“算了,忘了它吧。”

  “你要把你的手机拿回去吗?”赛琳娜问道,转身去切哈密瓜。

  “我忘记告诉暮光我现在安全了。而且我想她要告诉我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那解释了为什么它一直在响。”赛琳娜伸向了口袋,把手机递给了她,“给你,但是今天不要再做什么计划了。”

  余晖刚拿到手机,它就再次响了起来,“明白了,谢谢你!”她跑回了房间,关上了门,打开手机,接起电话,“暮光,我很抱歉——”

  “哦,感谢上帝!你没事!”一阵停顿之后,“余晖烁烁,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她把手机从耳边拿开,她喊了我的全名,我有麻烦了。“听我说,我能解释——”

  “你最好解释!我醒来的时候我的哥哥躺在了医院里,而你音讯全无!而你最后给我发的短信是一大堆乱码!”

  “等一下,发生了什——”

  “我以为你被绑架了!或是骑车的时候发消息然后出了车祸!像我们这个年纪的青少年的交通事故死亡率是最高的!而你又骑摩托!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暮光——”

  “更不用说我刚才看到了你!我是说,另一个你!这个世界的你,不是你!我还在努力地想明白这件事!你其实是个有魔法的独角兽,不是人!是的,就是这样!我在和一个来自另一个维度的魔法独角兽约会,然后我恰好碰到了她的位面对应体!这根本说不通!这一整天都是疯狂的,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偷偷走了水晶爱心,韵律明天要面试塞壬们,而她又不相信她们是邪恶的,而我又在过去的五个小时里担心你是不是还活着!而现在,另一个你出现了!为什么会有另一个你?为什么这么多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今天是怎么了?!!!”

  余晖听到暮光倒在了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就像刚刚跑完了马拉松一样,她停了半分钟,然后问道,“你没事吧?”

  “是啊…”暮光又喘息了一会,“我想我现在好了。”

  “你说完了?”

  “刚才就说完了。”

  “好吧,那么,”余晖坐在了床上,“我很抱歉没有回来的时候立刻给你打电话,赛琳娜在我们回家的时候把我们抓了个正着。所以崔克茜和我今天一上午都不得不做家务。”

  “崔克茜也去演唱会了?”

  “她溜了进去,发现塞壬们还没有拿到水晶爱心,然后是她们把阿特米斯藏在了体育馆下面的某个地方。”

  “所以阿特米斯现在还活着!那是个好消息!”暮光顿了顿,“嗯,我的意思是,他现在还被关着,那还是要比之前,你明白…”她清了清嗓子,“但是,是的,塞壬们没有拿到水晶爱心,是另一个人拿走了!”

  “我知道,你刚才在发疯的时候提到了这个事情,你想要详细的讲一讲吗?”

  “昨晚,有人闯进了博物馆,拿走了水晶爱心,因为有…”她颤抖了一下,“有她宠物蛇的帮助,它咬了银甲,那就是他为什么躺在了医院里。”

  余晖吐了吐舌头,“我希望他能尽快好起来,但是为什么别人想要那个水晶爱心呢?”

  “为了钱,我猜?那是个大钻石…只是恰好有魔法。”

  “嗯,那太棒了,”余晖苦涩地说道,她倒在了床上,让斑点趴在她的肚子上,“更复杂的事情加进了这个本就乱七八糟的大杂烩。”

  “往好的方面想,至少塞壬们没有拿到它。”

  “是啊,我想是这样,但我们现在也拿不到了,那么,另一个我是怎么回事?”

  暮光微妙的顿了一下,“我想我看到了这个世界的你,你看到我发过来的照片了吗?”

  余晖摇了摇头,“那是个旧手机,在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它还在加载。”

  “你尽快看看它,也许是我太过偏执了,但是我发誓她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至少从远处看是这样的。你觉得她这些日子里都在那?你们两个见面会发生什么?”

  余晖闭上了眼睛,试图理清这一大堆事情。炫惑组合,拿走钻石的大盗,现在又是位面对应体?似乎有太多事情要解决了,她睁开双眼看向天花板。宇宙啊,什么情况,我以为我们已经和解了!

  “余晖,”暮光轻声说道,把她拉回现实,“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余晖花了点功夫梳理了思绪,“我不知道,我刚刚向赛琳娜保证远离麻烦,我…我知道另一个我在周围不是好事。但是一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碰过面,希望我们还能再这样几个星期吧。我会在之后告诉赛琳娜小偷的事。希望她能想出办法。”

  “所以你打算不管这件事了?”

  “发生了这么多…是的,我想是这样。至少现在如此。”余晖的本能告诉她不要轻易放弃,至少再看一眼。她总是好奇平行世界里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但是她们真的有机会见到彼此吗?她们会做什么?如果她们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会发生什么?现实世界能容许这件事情发生吗?

  她甩开了这些想法,无论是不是科幻小说,余晖都不知道让她和她的位面对应体面对面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是啊,”在一阵长长的停顿之后,“我们需要放手了,暮光。”

  “分手?!什么,为什么?我知道我跟你说过我有点生气,但是——”(注2)

  余晖猛地坐了起来,斑点掉到了床上,“哇,呃,不不不!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我们需要休息一下。”

  “哦…好的。”暮光虚弱地笑了笑,“你是这个意思。”

  余晖停顿了一下,让她们两个都松了一口气,“明天,只有我和你,我们去公园,我们会野餐,聊天,散步,我们在这几个小时里假装什么也没发生。你同意吗?”

  “是的,”暮光的声音听上去兴奋了 很多,“是啊,那听上去是个过情人节的好方法。我会把我的小提琴带过去。”

  “听上去棒极了。明天我来找你?”

  “好啊,明天。”

  余晖听到暮光顿了一下,似乎她有别的话要说。但是什么声音也没有,这让氛围变得尴尬起来,余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也犹豫了一下,“呃…再见。”

  “是啊,再见。”情况愈发尴尬。

  余晖打破了僵局,关掉了电话,倒在了床上。她心里有些紧张,“我恨你,闪儿。”

  至少她还能对自己撒谎。

  余晖拿起了手机,再次刷新了它,那文件终于接收完毕了,她放大了那图片。尽管有点模糊,余晖立刻明白了为什么她吓坏了,暮光说,她不确定那是不是余晖,但对余晖而言,这就像是在照镜子。帽子和太阳镜的作用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余晖烁烁,”她轻声说道,“很高兴见到我自己。”

  注1:详见https://fimtale.com/t/11514前半部分

  注2:

  原文为:

  余晖:“We need a break, Twilight.”

  暮光:“What? Why? I know I told you I was a little mad but—”

  break 一词既有“休息”又有“分手”的意思,这里余晖想要表达“最近事情太多,她们需要休息”暮光则理解为“余晖提出了分手”

 

  作者的话:

  备选标题——祸不单行

  译者的话:

  欢迎你!日落霞光。

  我想我们需要重新定一个更新计划了,开学事情有点多,所以抱歉,只能一周一更了,如果我有空的话,我一定会多弄一点的。

  我的电脑来了,所以排版又正常了,电脑万岁!

  

 

thumb_up 20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Sunsight_Skytech Lv.11 天马
评论 11.最佳企图

蓝绿色眼睛,秒懂,两只都来了我喜欢(不过我不太喜欢蛇……)

你是个很好的女孩,余晖,而那并不代表我不喜欢你昨天的举动。

双重否定表肯定?我知道英文里双重否定强调否定但中文……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