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脑洞兔子
脑洞兔子Lv.9
幻形灵
长篇原创
R
连载中

圣域传奇(Legend of Sanctuary )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十二章:前功尽弃

chrome_reader_mode 2,340 event 8 天前 thumb_up 49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40 forum 0

“孩子,我们应该抓紧时间来完成到这儿的目的吧。看起来可能就要进入世纪森林的大型魔兽栖息地了,等到太阳下山,或许还会更加危险呢。”几小时后维特暂停吹奏,透过枝叶间的缝隙观察着阳光的斜射方向,目测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或五点之间。星光熠熠同样有些开始不安,她显出作为生物本能的恐惧,放下乐器进行紧张的左顾右盼,仿佛随时提防着从背后钻出怪物。

虽然见惯了战场上的血雨腥风,但维特面对眼下的情况也不得不提高警惕,毕竟这里是丛林深处,小马的处境十分被动。“卡墨,接下来大家都要靠你保驾护航了。”维特拍拍他的“侄女”。“哈,放心吧!”不知道卡墨是年幼无知还是对她的本领拥有足够自信,她看上去一点都不担心,根本就不害怕逐渐变得阴暗的丛林。依旧是活蹦乱跳,“不管森林里有什么怪物,只要一敢靠近,本王就把它轰成碎片!”

维特轻轻地对卡墨点了点头,然后又转身,拿起放在地上的萨克斯管还给星光,发现紫色独角兽惊恐的表情,便安慰她说:“不会有事的,我们就快到达这趟旅途的终点了……别再担心啦,即使真的有什么怪物出现,也没有卡墨打不败的。”说着魔法大师还朝卡墨这边投来了赞赏强者的眼神。“呃,我们就在这里把精灵飞蝇放了好吗?”星光说话声音有些迟钝,她望着黑漆漆的密林景象。“我们得再往前一段距离,才能保证基达略不受飞蝇威胁呢,”维特换了鼓励的语气对星光说,“我们得赶快点,丢掉恐惧,让音乐陪伴行程吧。”

《Astronomia》再次响起,刚刚散开不太远的精灵飞蝇,又重新集结在更高的地方开始盘旋。虽然音乐挺欢快,但树林的气氛却丝毫不受影响,依然充斥着阴森感。原本回荡在整个森林的虫鸣与鸟叫,在这里已经完全听不见了,只有那与环境格格不入的音乐,还在“不知趣”地高声演奏。

“好嘞,我想这里足够远了,我们又走出将近两小时咯。”维特抬头望着天空,放下唢呐。星光随即把德克萨斯往地面一摆,满脸欢快地吸气呼气,快乐全都堆在了表情上,她望着天空中那群失去指引,开始缓缓解散的飞蝇说:“太好了,我的期末考试报告有着落了!”“恭喜你,星光同学,”维特发现星光终于露出笑容,不由得也高兴起来,“这一路上都要不间断地吹奏音乐,真是了不起啊。”“是啊是啊!”星光无奈地揉揉自己的双颊说,“我的嘴巴都吹麻了。”“今晚我们回去就不用乘火车了,看我维特给你们展示一个……”

“呵呀!”魔法大师还没来得及说完,忽然身旁像有恶灵那般传来一声怒喝。他还没有转身去看的工夫,有个黑色的物体一闪而过,朝天空冲去。维特刚想抬起头时,天上就出现了明亮的大火球——这是魔法爆破的征兆。轰隆!火球爆裂开来,冲击波四散而去,维特感觉自己像是被某个沉重的东西向下压,四条腿冷不丁弯曲一下。“哈哈哈哈!”就在这一切发生的事情太快,以至于来不及弄清真相的时候,狂妄的笑声像锥子一样刺入耳朵,维特在还没睁开眼睛时,就大概猜到了是何种情况。他极力地告诉自己那不过是太累了所产生的幻觉,但冲击波消失后,他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只见卡墨正在不可一世地仰天大笑,眼神尖锐而猖狂,头上的红色弯角冒着缕缕青烟,就连身体也随之颤抖起来。维特看着卡墨,心里莫名升起了一种畏惧的感觉,面前卡墨的身影不再是可爱的小姑娘,反而是一个无情嗜杀的恶魔。“卡墨!你在干什么?”维特摇摇脑袋,把那些莫名其妙的幻觉甩掉,站起身子走到卡墨面前大声呵斥。“嘿嘿!我在把那些有危险的精灵飞蝇给消灭啊!”卡墨一脸骄傲地盯着维特喊。“这些精灵都是无辜的生命!不然我们千里迢迢,把它们带这么远来干嘛?星光的期末报告怎么办?”维特训斥的声音越来越大。

“哼,本王刚刚才想明白,我们干嘛要走这么远?直接一炮轰了它们,方便快捷,干脆利落!”卡墨显得很不耐烦,跟维特顶起嘴来。“我……啊!”维特觉得自己像是被呛住了,他卡顿一下,清清嗓子调整状态,改用温和的声音对卡墨讲,“飞蝇属于自然界的精灵,在世界魔力流循环中有着重要地位,它们没了,一定会引起魔力流的絮乱啊……而且解决问题不能只用武力啊,本来今天的事情可以快乐地完成,精灵飞蝇可以回到森林自由自在地生活,星光也可以顺利地完成报告。但却因为你,这些都没有了,精灵飞蝇都被你给炸了,一群活蹦乱跳的生命死得不明不白,你这是在搞屠杀啊!”

“对呀卡墨,你为什么会这样做呢?”星光惋惜地看着天空散落的几片精灵翅膀说,“我的报告毁了……”“谁叫它们那么傻呢?躲都不会躲!”卡墨把头扭到一边嘀咕着。“天呐,我简直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星光沮丧地坐到地上,耷拉着脑袋说,“难道要在报告上写:‘我们把精灵飞蝇带到森林深处,然后一炮就给炸了’吗?这样肯定会被骂成驴的……”

“你不觉得,你需要说声对不起吗?”维特看着卡墨还是不知错的样子,心里一把火立刻燃了起来。“为什么要道歉啊?”卡墨一脸不屑地回应,“我又没有做错!要是哪个考官胆敢不让星光过,本王把他们通通炸飞就好啦!”“卡墨……你……”维特想说的话都堵在喉咙里。“好啦好啦!我错了,行了吧!”卡墨把头昂起来,“对不起,对不起!”“唉,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维特低下头哀叹一声,十分低调地自言自语。

“维特大师,”星光站起来,挂上带着些失落神情的微笑说,“既然这已经发生了,就别再去纠结它好吧……报告总有办法写的。”“那我们就回去吧……”维特无奈地站起来说,“太阳就快下山了,很多猛兽与怪物应该出来觅食。”“怕什么,本王一招就……”“卡墨你给我闭嘴!”维特又见听卡墨在不知错地嚷嚷,心里压制不住,用咆哮方式打断了她。

卡墨被这么一震,马上被唬住了,嘴巴闭得比保险柜还实,她不再出声,嘴巴鼻子却皱成一团,一副憋气的样子,但又不敢跟维特对峙,只好一声不吭。这尴尬气氛持续了很久,在原路返回的途中没有谁说话,也就只有维特时不时传出咳嗽声。

thumb_up 49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不定向收藏

    夜星

  • 看看

    Mk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