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celestialbeam
celestialbeamLv.2
陆马
短篇翻译
E
已完结

王室趣事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63166/a-funny-thing-happened-on-the-way-to-the-throne-room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天神的等级

chrome_reader_mode 12,804 event 7 天前 thumb_up 6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13 forum 2

天神的等级

传送门在一位精灵法师的身后关闭。菲拉斯,精灵议会的高级外交官,随着对现实的感知重新洗遍他的全身放松地呼出了一口气。耸了耸他的肩膀,他径直走下被用作传送焦点的自动切换装置。

“我得说,如同发现‘小马利亚’这个世界让我感到很有趣,回家同样让我感觉很好。”大步向前,他对他的周围发出了微笑。不像他们扭曲的木精灵分支一族,这个建筑由石顶和纤薄的金银丝构成。高阶精灵的风格几乎介于高雅和朴素之间。通过菲拉斯走过这些发出回响的走廊,几个侍从赶上了他并且和他汇报了关于他们发现的新的世界的进一步报告—包含有两位他们发现的相当有趣的存在。一个微笑随着他的观看爬上了他的脸……他仍然不确定这个人的名字。他是某种高阶神学家,他—哈林!哈林是这个人的名字!哈林是位有水平的,就好像把天神当作科学来研究的神学家。他在研究在小马利亚被称作“公主”的存在起到了巨大的帮助,系统地计算和分析被认为是神的她们的行为。带着一些诡笑,菲拉斯记起他的最终报告今天完成了 — 不出乎意料地是,哈林前来的时候带着一份卷轴。

 “好消息,高阶外交官!我已经完成了所有的计算,小马利亚的公主们看上去介于2-4级别的天神,正好位于次神范围!是的,她们很强大,但是她们能被打败!很显然没多久之前,那位大公主在她自己首都里的魔法对决中被打败了!”哈林边笑边呈现出他的发现。“我料到了这点,只要我们不操之过急,这场入侵就会容易地很。我相信‘小马利亚’唯一没陷落和被征服的原因是公主们在自己周围建立的巨大的神秘感,让她们的敌人认为她们比实际上要强大的多。”菲拉斯大笑起来。

“干得好!把你的发现汇报给战争议会,我们来看看他们会想出什么计划。”菲拉斯停了下来,把脸完全对着哈林。“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就会在这周内拿下坎特洛特,这个月内拿下全小马利亚。”继续他的行走,在哈林的匆忙跟随中,他花了点时间来享受到来的命运。通过所有的报告,小马利亚有一个象征性的军队,完全缺乏战斗经验,两位装作天神的存在基本无法减慢高阶精灵的战争机器。既然消息如此之好,菲拉斯决定,来一次庆祝。

“有谁能给我杯酒吗?要昂贵的!”

----------

塞拉斯提亚很期望见到这些小小的拜访者;高级外交官菲拉斯一直都很有魅力并且很有礼貌。从她对精灵所到来的世界的了解,他们有良好的举止和慷慨的内心简直是个奇迹—他们的世界看上去有太多不必要的战争和恐惧。自从她们两个世界的会面以来,塞拉斯提亚和露娜都同意一周两次和精灵外交官进行座谈,这样双方都能更好地互相了解。她知道露娜在这些时间里有些东西想要展露,她看的出来她的小心思。她得克制住不发出咯咯笑声,随着菲拉斯在上次会面中问露露的试探性问题,在塞拉斯提亚看来,这位精灵在某些方面迷恋着公主露娜。从她的皇家眼光看,他自己问露娜的方式真是太他喵地可爱了!她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她是否有意愿和塞拉斯提亚一同起来,夜晚朝廷的时间是什么,诸如此类的东西。通过露娜表现出来的方式,她想是否或许她的小妹妹同样也有点来电。

脸上带着真挚的笑容,她小跑进这个相对狭小但是功能丰富的这些会面通常进行的阳台。它提供了小马利亚乡间景色的绝佳视野,并且它同样坐落于宫殿相对中心的位置,这意味着在菲拉斯问问题的时候可以非常容易地向他展示四周。但是言归正传,这样的会面通常开始于一个简短的早午餐。当然,宫殿里的厨师们已经在桌上布置好了许多食物,就好像可以养活一小支军队。其中引起她注意力的是坐落在桌上的一个巨大的蛋糕,还有站在蛋糕旁边面带微笑的菲拉斯。

“公主!啊,我是多么想念您们灿烂的脸庞啊!说真的,每次我来访后,我就发现我越来越不想回家。请,过来,和我坐在一起!”他本来会为她们拉出椅子,但是这两位公主事实上并不用椅子—她们大到只要简单地坐在桌子面前。菲拉斯在自己坐下来之前等着她们先坐下,不管怎么说—这是位绅士该做的。“我希望您们不会介意,我们的厨师们准备了一个蛋糕作为礼物。我想谢谢您们和我们的这整段时间的开诚布公,并且据可靠的依据,我知道您们都是烘培鉴赏家。当然,和您们小马利亚的菜肴无法相比,但是我确实希望您们给这个蛋糕至少及格。”至少,及格地能吞下,并且能吸收其中丰富的毒药。她看到塞拉斯提亚的脸笑得就和太阳升起一样。

 “菲拉斯,你太好了!我知道我得多留心点我吃的东西,但是一小块不会怎么样……”随着脸上浮起愧疚的咧嘴笑(今天不应该是蛋糕日!皇家营养师会暴跳如雷的!)她用念力切下了一块完美的三角形,悬浮起它然后高雅地咬了一口。在咀嚼过一阵子后,她的眼睛圆睁并且满满地吞下了一口。“这个蛋糕太棒了!露娜,你得尝尝!”她又咬了一口,这次不怎么高雅,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她在说话的时候几乎忘记了要把蛋糕吞下去。“这个糖霜里面是什么?真是太好吃了!它带着一种我不是非常清楚的浓郁口感……”菲拉斯脸上笑开了花,很明显高兴于塞拉斯提亚是如此的喜爱这个蛋糕。仅仅片刻之后他注意到了露娜脸上奇怪的表情。他的笑容没有减弱。

“我们不是很确定,姐姐。这个糖霜香甜浓郁,是的,但是我们发现这个蛋糕本身有点不协调。”露娜咂了咂她的嘴唇,评鉴了它的口感。过了一会,她耸了耸肩然后又吃了一口,不去在意边吃边说这种小细节。“我想这可能是文化差异。这不赖,真的……”她咽下了一口。“只是它不是我们习惯的口味。”一点没慢下来,她又铲下了满满一嘴。同时,菲拉斯的内心欢呼雀跃。他亲自确认精灵种族的每种毒药都放在了这个蛋糕里—按理来说,这是他们种族几百年来制作出的最毒的东西。至少两名烘培师在制作过程中死透了,皮肤发紫的同时嘴边和眼边泛着泡沫。他相当病态地好奇这两位公主身上会有什么反应。

当露娜开始咳嗽的时候他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住了,啊,肯定是砷。咳嗽迅速转变成了干涩的喘气,并且塞拉斯提亚带着温和的担心看着露娜靠到一边,一只蹄子放在桌子上的同时身体的其余部分靠到了桌下。过了一会,咳嗽停止了,脸红的露娜直直地坐了起来,用她的前蹄抹了抹嘴。

“我们—我们为此感到抱歉,这提醒了我们为什么不要边吃边说话。有些东西卡在喉咙里了,和俗话说的一样。”塞拉斯提亚发出了微笑然后咽下了她现在正在吃的蛋糕。

“这就是餐桌礼仪被发明的原因,露露。边吃边说不仅仅不礼貌,而且不健康。”她看向菲拉斯,并且对他脸上奇怪的表情感到了一阵困惑。过了一小会,她的眼睛圆睁了起来。“额,我们真是没礼貌!菲拉斯,你要来一块吗?很好吃的,我们大快朵颐的时候让你看着真不礼貌!”菲拉斯看着她,他的表情就像是被吓傻了。他花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额,我很感激,但这个蛋糕是个礼物!在厨师做它的时候我已经吃了很多了—必须得确定他们把面团弄的恰到好处,毕竟!”他真的,真的希望他的微笑看上去不像它被感觉的那样是被强迫出来的。老天在上,她们怎么还活着!?不带着手套仅仅是触碰那个蛋糕就应该在片刻之内殒命,更别说是吃了它了!即使是对于次神,她们什么都感觉不到这不可能!他隐约地感到他的嘴巴,现在正处在受过良好训练的自动回应中,正在对着食物发表着闲谈。他看着,带着极度恐惧,看着公主们时不时偶尔地“只是吃一小块”,同时挑选着早午餐的其他食物。最终他开始意识到他正在嘴巴大张地看着露娜吃光了蛋糕的最后一块。

“你知道吗,我们起初不是很感兴趣,但是你的品味不错。我们必须得承认我们对这个美妙蛋糕的第一印象不怎么好,但是现在,我们真诚地希望我们或许能在某个时候向你的厨师们索要配方。”她对他发出了微笑,随着他轻微颤抖的手指着她,她扬起了一根眉毛。她感到很困惑直到塞拉斯提亚用胳膊肘抵了她一下。

 “亲爱的妹妹,你的脸上有糖霜。”露娜的眼睛睁的圆圆的,她的脸差点就要栽进手帕里了,擦去一小团奇怪浓郁的配料。带着不好意思的坏笑,她再次抬起了头。

“不—不管怎样,事实上这次我们有东西要给你看,菲拉斯。某些我们认为你会相当喜欢的东西。”塞拉斯提亚带着顽皮的咧嘴笑看着她的妹妹。“上个星期,你对小马利亚的军事特色很好奇?好吧,我们承认我们没完全准备好回答那个问题。”露娜边笑边看着菲拉斯脸上出现的急切好奇的表情。

“额?我洗耳恭听,公主。您的军队的历史看上去相当迷人,那样相对较小的军队能如此长时间的守卫您伟大的国家。”在内心,他正在猛敲他的脑子,这个可能会对入侵造成阻碍,但是她们能有什么?奥术超级武器?不,好像不需要,她们显而易见地被认为是活生生的奥术超级武器。一个秘密训练的军队?不像,我很怀疑她们现在甚至会向我透露。想想,想想,想想!露娜在说的时候几乎要蹦起来了,是因为兴奋或是半个极其剧毒的蛋糕里面的糖分,这个不得而知。

“事实上是,我们没提起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它的准确位置—它的入口已经被封印了,并且它是在我被放逐期间掩埋的。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找到它了!”塞拉斯提亚开始若有所思地推测起来,并且带着一些担心看着她的妹妹。

“露娜,你指的不会是……”

“是的!我们找到了!我们终于再次找到他们了!圆环军团教会!”塞拉斯提亚内心克制着在脸上拍一蹄子的欲望。小露露对绅士风度的拜访者有着潜在的兴趣,并且她要给他展示一个远古时期危险的坟墓。她很高兴音韵现在没在这里,如果看到露娜这样,这位爱之天角兽会得动脉瘤的。

----------

 “找到它不容易。并且能进去更难,但是我们的坚持不懈得到了回报,我们不久就会让教团重回往日的荣光!”露娜在黑暗的隧道里带着路,她的角在黑暗中是两个光源之一。另一个光源,属于塞拉斯提亚,伴随着这位姐姐的四处观察和一阵阵回忆偶尔地前后摆动。穿行在这片黑暗中,黑暗掩盖不了什么,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露娜,你想过为什么教团会被封印吗?”一阵怒嚎吹过一个封印的房间里,各种各样的脸庞在视线的边缘闪烁。

“我们当然知道!某种大规模的事件和导致的失控。不过,说实话,塞拉斯提亚,如果我们当时在你身边,事情绝对不会失控。我们现在回来了,并且教团值得被重启。”塞拉斯提亚看上去感到不安。

“我只是不确定这是个好主意,露娜。我们的小马们不知道关于这个地方的古老故事,他们会如何反应无法预料。”一个无法被直接看到不定型的物质出现在眼前,不管谁的头和眼睛能转多快。

如果说塞拉斯提亚感到不安,那么菲拉斯颤抖地就像一片树叶。他特别不擅长和坟墓打交道,并且从他目前所知的,他现在正在跟随着他刚刚试着毒死的公主们深入一个闹鬼或者不闹鬼的几个世纪悠久的坟墓。直到他撞到了塞拉斯提亚的屁股,他才意识到她们停下了。前方,露娜看上去正在集中注意力在一些塌陷的石头上。她的角随着念力发出光芒,一会,同样的光芒包围了这些石头。她简短地集中了注意力,随后施放了她的魔法,看上去没效果。菲拉斯对此感到一阵宽心 — 她们或许对毒素有着奇怪的免疫力,但是很显然她们透露出来的念力很有限,如果她甚至都没法举起一堆石头的话。但随着看着那些石头,他的笑容随即烟消云散,没有任何设备能在这种级别的念力下坚持时间长到测出其能量大小,这些石头在露娜的念力下,坍缩成了细沙。试着不陷入对她们的能力是多么的低估而对自己歇斯底里的嘲笑,他一声不吭地跟随。

尽管如此,路途没有长到让她们走多远。道路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圆形舱室,过道环绕着边缘的同时,地板消失在下面无尽海洋般的黑暗中。尽管如此,黑暗的空洞并不是最感到不安的事—这份‘荣耀’归属了排列在整个舱室墙壁上的物体。

从远方看去,他们可能是某种浅浮雕。在更近的观察后,菲拉斯恐怖地发现,它们是一些雕刻的石头和小马身体的结合体。每个都被描绘成休眠状态,每个都将前蹄交叉于胸前。他们的血肉被雕刻成削瘦的骷髅,并且那些带有翅膀的有着真正的翅骨镶嵌在雕刻的石翅中正确的位置,被描绘成了展开的姿态。他花了点时间才注意到,他们雕刻腿部的顶部看上去都覆盖着干枯的蹄子。尽管这样,最糟糕的是那些头颅。

他们大部分都是骨头,这些头颅看上去不知怎么的有一半镶嵌在了石头里。不管怎么说,有些古代的工匠不遗余力地雕刻了独立的石板并且让其依附成为了头骨的一部分,让头骨看上去就像其肌肉分层明确。其中的细节丰富,如果他眯起眼睛细看,他几乎可以猜出这匹小马活着时候的容貌。全身感到不安,他后退离这具正在观察的尸体/雕刻远远的,并且直接退到了公主们的身边。

“圆—圆环军团,那么?他们是谁?这个就这么被简单封印的坟墓的规模真是令人惊叹!”他试着看上去平静并且放松,但他知道他在不让声音中的颤抖暴露出来这方面搞砸了。这个地方从各方面来说都不对劲—它和小马利亚的建筑只有一丁点相似之处,比他看到的城堡中最古老的部分看上去还要古老。尽管如此,露娜没有他的那种不安,她呼出了一声忧愁的叹息,用着母亲看着沉睡孩子的表情环顾着舱室。当她说话的时候,她的声音里混杂着喜爱,尊敬和后悔。

“他们是小马利亚历史上最糟糕的战犯,但同时也是奋不顾身的爱国者,并且也是小马利亚度过某些非常黑暗时期的唯一原因。”她没说到关于他们的过去这一点完全被菲拉斯错过了。一刻严酷的宁静产生在了她们站立的四周,露娜注视着这份平静,塞拉斯提亚则有点烦躁,而菲拉斯正在努力不让自己在恐惧中尿出来。过了一会儿,露娜转向她的姐姐。“来吧,塞拉斯提亚,让我们来看看壁灯是否还能工作。”

菲拉斯不敢让公主们离他太远,随着她们走过一对水晶镶嵌的墙壁,他紧紧地跟在她们后面。他知道他没法保持住他圆滑虚假的外交外表,但是在这个远古的黑暗中,他艰难地记起为什么那点很重要。幸运的是,在公主们集中注意力一会儿后,整个舱室墙壁中镶嵌的水晶开始点亮起来,将这个巨大的坟墓沐浴在寒冷的光线中。头一次可以看到它的规模,菲拉斯再次发现他的下巴快要掉下来了。他知道这个舱室很深,但他只是估计到了它真实规模的一半大小。一路向下,他可以看到所有墙壁上都排列着更多恐怖的雕像。尽管如此,奇怪的是,下面远方的地板被巨量的看上去是灰色沙子的物质覆盖,在它的中间有好几层楼那么高。试着稳定他的紧张,他转向公主们寻求解释。他看到的是她们陷入了争论。

“求求你了,姐姐,就一匹!我们需要知道在过了这么长时间后他们没离开!”

“……我不确定这是否明智,露娜。上次花了很多心痛的时刻和大量的工作来封印这个地方。”

“但是上次你是独自一马!军团绝不会只服务于我们中的一个,现在我们在这里,他们可以重新取回他们正确的地位!求求你了,姐姐,我们只是想看看那可不可能!只是一匹!”塞拉斯提亚揉了揉她的太阳穴。

“……好吧,但就一匹。这点上我相信你,露娜,如果事情失控了,那么你得承担起责任,同意吗?”露娜兴奋地点了点头。转过身,她轻快地跑向过道边缘然后点亮了她的角。

菲拉斯在看到之前就感觉到了,即使是通过不知怎么的仍然昏暗发光的水晶。随着一阵微风发出声响,远方下面的一堆沙子变幻着形状。他开始看到一个小型龙卷风把一点沙子从那个沙堆里拉了出来,将其托入空中,直到在露娜公主面前形成了一个圆球。用着她的念力悬浮着这个圆球,露娜走下过道,仔细地检查着每个骷髅雕像。她终于找到了要找的,随后带着一个微笑,她在雕像的正前方举起了圆球。

菲拉斯,作为一个精灵,知晓些魔法知识。他可以感觉到小马利亚的魔法是如何微妙地与他的世界中的不同,并且当公主们使用她们的魔法的时候,他有时可以略微感觉到—通常和他们使用的没什么不同,比如塑能,或者召唤。现在他所感觉的魔法种类不仅仅是他从公主身上没预料到的,同时也是他相当确定不可能达成的扭曲魔法。

随着那个沙球开始发散出细小的卷须蛇般爬向雕塑,菲拉斯强烈地感觉到了死灵魔法的独特感觉。让他完全没想到是里面没有死灵魔法中通常带有的寒冷,负能量所带来的不安感,不知怎么的,这个魔法里面带着明显的温暖。正能量被用来充能死灵魔法,他知道他的魔法老师们看到这个后会肯定从他们的坟墓里爬出来。他的内心带着恐惧看着一切,沙子覆盖住了骨头和石头,形成了看上去是雕塑褪去的皮肤层。在紧闭的眼皮突然睁开后没过多久沙子就完全层叠住了脸部,暴露出了头骨下面空洞的眼窝。随着石头间互相摩擦的声响,一条前腿自由活动了起来。每个动作都让沙子不断脱落,随即更多的沙子跟上前来填补空洞。另一条腿紧随其后活动起来,随着一声巨大的卡嚓声,这个奇怪的造物倾身向前,把自己从墙上的束缚中挣脱开来。更多的沙子接踵而至沿着他的后背进行填补,过了一会,球体中更多的沙子消失了,让其覆盖在了在她们前面小马形状的物体。这是匹独角兽母马,通过角和脸部的形状可以看出来。除了奇怪的颜色和皮毛的纹理还有取代其眼睛的凝视的黑洞外,它几乎可以作为一个活物。随着它转了下头,菲拉斯畏缩了下,它注意到露娜后刷的一下敬了个礼,看到这个,菲拉斯差点惊地跳起来。

“圆环军团执政官大理石之心报到!”当这个东西说话的时候,菲拉斯本来预料到的声音是像来自于干燥的树叶或者石头互相摩擦的声音。相反,它有着井序有条同时也是完全活生生的普通独角兽母马的声音。他不确定这样更好,或者更糟。令人不安的是,每次她移动面部来说话的时候,更多的沙子脱落了下来,让他迅速瞥见了后面的石头和古老的牙齿。当她笑的时候,他不幸的看到了,简短地暴露出了他不想看到的更多头骨。“请允许我说,长官,很高兴您回来了。军团无法只在一个指挥官的指挥下正常运作,即使她是匹天角兽。”转过头面对塞拉斯提亚,她做了一个唐突的点头。“当然,恕我直言,不管怎样,长官,你独自一马做的比我们期待的要好的多。我们不怪您做了该做之事。”就在那时,头一次,那个造物看上去注意到了菲拉斯。她的姿态立即改变了,不再是等待检阅的姿态,而是快速转变成了进攻姿态,将她的角对准了这个精灵。菲拉斯立即惊讶地看到它的角点亮了,但是在看到能量在这个造物的脸上涌动的时候,他的惊讶再次在恐惧的刺激下升级了。就像一阵强风盘旋在它的角上,能量穿过她的脸部的同时带着沙子一起运转,将它头顶的一部分沙子剥落下来并且暴露出了下面的头骨。这个效果几乎快持续到了它的下巴,把这个令人不安的造物变成了来自于噩梦中的恐怖存在。

“公主们,等待命令!不确定那个东西是什么,但是我不信任它!”通过她大部分消失的面部很难看出来,但是这匹不死的小马看上去在咆哮。“我能感觉到它不是来自于小马利亚。制服还是就地终结?”

“停下,执政官小马!这个生物是处在我们保护下的大使。你的小心谨慎我们已经理解了。”露娜的说话声变得或许比必要的有点大,但是这样很有效。对于这个命令看上去不是很顺从,这个曾经是大理石之心的造物放松了她的姿态和她的魔法,她的面部重新拼合了起来。

“如您所愿,长官,但是我仍然不信任它。除了它是非小马族之外,这个东西还有些地方不太对劲。”随后到来的是一阵尴尬的安静时刻,它对她们相当礼貌和慷慨的同伴的如此指控让公主们有点尴尬,菲拉斯试着面对这匹不死的由石头和骨头组成的小马关于他‘不对劲’的这个事实。幸运的是,一声来自于塞拉斯提亚的端庄咳嗽声打破了平静。

 “大理石之心,再次见到你很高兴。现在露娜回来了,如果小马利亚需要的话,军团或许会在将来被召唤,尽管我希望你慷慨的服务不再被需要。现在,我们得走了,并且让你继续回到睡眠中。”大理石之心看上去想了一小会,随即刷的一声敬了另一个闪亮的军礼。转过身去,她走回向她融合的墙壁上。她走到半路的时候就出其不意地被来自于露娜的拥抱阻断了。

“我们很抱歉得走了,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们保证,下次小马利亚再次需要你们的帮忙的时候,军团不会再次被强迫进入休眠。”过了一会,露娜放下了拥抱,沙子粘在了她的皮毛上。对于一个半数骨头展露出来的怪物来说,大理石之心看上去相当感动。

 “我很期待,长官。我们曾经生为效忠,我们中没有一匹会让死亡这种小事阻挡我们服务的脚步。”带着微笑,她把后背重新靠在墙上。在她移动到位置的同时,沙子开始从她身上脱离,伴随着偶尔的砰砰声和摩擦声,她的肢体就像木偶般回到位置。整个过程中,沙子都在从她身上脱落,它在空中划过弧线然后重新回到了下面的沙堆中。塞拉斯提亚情不自禁地注意到露娜的眼睛有点湿润,当她再次说话的时候,她的声音里带着点打结。

“只是……只是下次不要再搞种族屠杀了,好吗?三次就够了。”大理石之心随着沙子持续脱离她身体的同时向她的公主发出了微笑,只有她的身体上部和脸部还在。

“我会努力的,公主,但是不敢保证。”

然后她进入了沉睡。

----------

对于重新回来,菲拉斯从没感到如此放松过。发现看上去和平美丽的小马利亚在城市地底存储着一支成千上万的不死军队这点让菲拉斯颤抖不已,他很肯定在沙子脱落的时候他的嘴里进了一些,这一点他同样也在试着不去想。他知道他的头发和衣服里肯定也有一些,并且他想他自己的身体能否再次感到干净。他转向塞拉斯提亚礼貌地询问在哪里可以找到快速清洗的地方,但是却看到她正在看上去有点心烦地看着太阳。

“我很肯定上次我放在这里的至少是个高级别的恒星,露……露娜,你上次找给我的那颗恒星是叫什么的?”露娜看上去若有所思,并且过了一会儿她才让自己回过神来进入交谈。

“额,那是我曾经用来创造马和人类骑手古老星座的那颗。但我们不像是再有人类了,所以我就把那颗给扔了……”提到人类的那一刻,她忧愁地看向刚才的地下墓穴。“我想那是小射手座,为什么?”塞拉斯提亚叹息道。

“我可以对你发誓你说过那是大射手座。难怪太阳几乎差点把那整个星座烧完了。这有点急,但是你手头还有其它空闲的恒星吗?我向温蹄华保证过今晚有个美丽的日落,但是没那些恒星的话,我就很难办了。”露娜转了转她的眼睛。

 “好吧,姐姐,让我们去喂太阳吧。说真的,你吃蛋糕的方式和你的太阳吃恒星的方式,真的没什么不同。”随着想到一个主意,她的脸变得灿烂起来。“菲拉斯,你介意加入我们吗?喂太阳不是大部分凡人能有机会近距离看到的。这很棒,尤其是你能完全感受到其中的魔法。”菲拉斯盯着她看了一会,试着去理解喂太阳这个是什么概念。过了一分钟后,他不吭声地点了点头。“很好!塞拉斯提亚,不如你先走顺便看看是否能找到合适的恒星,我不会用超过5或6秒距远的恒星(一秒距大约3.261光年),那么远或者再远点就有点不太好玩了。我只需要在菲拉斯身上放点魔法,这样他和我们一道的时候就能活下来。”塞拉斯提亚向她点了点头,随着一阵强大到让菲拉斯耳朵爆裂的魔法涌动,她传送走了。带着忐忑不安,他看着露娜。

 “所以,喂太阳?我以前从没听说过这样的事。”他试着忽视月亮魔法覆盖在他身上带来的一点点不适感。

“额,是的,我们得用某种方法让它持续运作。说实话,马星是一个非常,非常古老的星球了。如果我们不时不时地从太阳中心弹出‘重矿物’然后扔些新的东西进去,那它在很多年前就熄灭了。”她把舌头歪到嘴一边的同时编织了一些特别棘手的温度保护魔法。“事实上,这是个平衡的举动,扔进去的恒星太小的话,那么它很快就会把恒星烧完了。扔进去太大的话,那么我们就得冒险把一颗G级恒星变成更大的到处喷吐色彩和高温的恒星了。”她边笑边完成了她的魔法。“我记得有一次我们不小心扔了另一颗G级恒星进去,结果它变成了一颗A级蓝巨星!塞拉斯提亚对此尴尬极了!”她笑着回忆道。“她得把它移动地离这颗星球远远的,并且在接下来的几百年里,这让她花了更多的工作来升起和降下它!我们很确定那就是她发展出小小的晨间咖啡依赖的时候。”她退后一步,再次检查了她的魔法。“不管怎么说,我们应该可以走了。你准备好了吗?”菲拉斯试着想出一个方法来礼貌的摆脱这个处境,但是他花的时间太长了。露娜把他的沉默错当成了确认。“很好!我们出发吧!”

当塞拉斯提亚传送的时候他的耳朵感到了轰鸣,这次,他感觉他的耳朵就像爆炸了。

  精灵们预料到了菲拉斯的回归,但是他们没预料到他归来时的状态。镇静的外表和婉如蜘蛛让其猎物陷入陷阱般的自信消失不见了。他跌跌撞撞地走出传送门,眼里带着直白并且巨大的惊恐。他的头发和所有衣服的边缘缓慢着冒着烟,并且这位高阶外交官看上去在地狱走了一遭。立即,仆从们冲上前去帮助他。”

  “我的大人,您没事吧?发生了什么?蛋糕起作用了吗?小马们知道我们的计划了吗?”他转过去面对他们,他的脸上慢慢爬上了让他萦绕整天恐惧。

“没有!不能!我们不能!她们……不死的……种族灭绝……”带着巨大的惊恐,他抓住了最靠近他仆从的上衣。“她们吃恒星!”就好像一整天的重量全部压在了他的身上,他翻起了白眼然后昏死了过去。

  ----------

“姐姐,我们真是尴尬极了!我们就像学生一样忙着聊天以至于没放好魔法,现在他被烤焦了而且差点被闷死并且他就要恨死我们了……!”露娜把脸埋在了蹄子里,塞拉斯提亚拍了拍她的后背。

“没事的,露露,他是位绅士并且不会在意的。告诉你吧,万马奔腾庆典就要到了,我准备邀请他,并且我会引导他。你穿上你那件红裙子,然后他就会忘了起初为什么要生气了!”她看着她的妹妹,一脸的关心。在一阵的平静后,她向她倚靠了过去。“那么这个怎么样:如果他表现的像个混蛋的话,那么我们就把他的星球扔到他们星系中的太阳上去。听上去不错吧?”露娜平复了一会。

“是—是的,”她抽了抽鼻子。“那听上去不错。”

 

 

thumb_up 6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天神的等级

這個也....太強了....

6 天前
雪月 Lv.4 天马
评论 天神的等级

很棒的短篇!

6 天前
凯族四子 发表的评论已被 凯族四子 于 5 天前 删除,理由:暂无。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