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celestialbeam
celestialbeamLv.2
陆马
短篇翻译
E
已完结

王室趣事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63166/a-funny-thing-happened-on-the-way-to-the-throne-room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天角兽头骨的密度

chrome_reader_mode 12,166 event 12 天前 thumb_up 6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08 forum 3

天角兽头骨的密度

 

塞拉斯提亚情不自禁地琢磨起有什么问题是一块蛋糕不能解决的。在她统治的数个世纪里,皇家甜点师们传承并且一丝不苟地改进了很多蛋糕的配方,结果就是导致出现了完全符合太阳女神口味的大量甜点。在那些她允许自己吃些甜点的日子里(皇家腰围当然必须得保持住,毕竟)它们(蛋糕,甜点)通常占有重要地位。

当然,小马利亚可不能靠自己运行,并且塞拉斯提亚在这点上早已习惯于一心多用。一块蛋糕悬浮在她身旁的空中,她走过宫殿的大理石走廊,嘴里塞得满满的,眼睛盯着她的日程。我们来看看,如果我要去参加贸易会议和皇家护卫训练的话,我得简化与请愿者的会面 — 随着角痛苦地碰到什么东西,她的思路被打断了。疼的龇牙咧嘴地往上看了看,她眼睛圆睁地看到一个直达拱顶的脚手架,建筑材料一层接一层地高高堆积。我完全忘记了这里正在对屋顶进行的维修!我走的时候得小心点。站到一边,她穿过了这个摇摇欲坠的工地,注意力又集中到了清单上。

她没料到的是,刚才的碰撞引发的后果比她估计的要大的多。在这个看上去不稳固的工地高台上,一堆金属管子晃了晃,让一根管子慢慢地滚向脚手架的边缘。她太过于关心蛋糕和行程以至没听到金属间滚动的细小声响,当这个重重的管子从几层楼高度上掉下来砸到她后脑勺的时候,塞拉斯提亚完全没注意到。

颅骨受伤是一件奇怪且无法预料后果的事,特别是在上面提到的头骨硬到没有像一个甜瓜被砸裂的情况下。那根管子成功地把塞拉斯提亚的头砸到了大理石地板上,而且还在坚硬的石板上留下了她下巴的印记。她的眼睛几乎转个不停,她的一条后腿时不时地抽搐下 — 几乎可以听到围绕在她头上飞行的小鸟的叽叽叫声。片刻昏迷之后,她的眼睛眨了眨然后聚焦了起来,她摩挲着头,呻吟着坐了起来。

如果她的任何仆人在旁边的话,她们可能已经看到某些东西不见了。塞拉斯提亚通常带有的几乎母爱般的气质 — 几乎可以感到她的怜爱如同太阳散发出的温暖。这些充满在她的话语里,她的表情里,她的仪表和举止里。

或者至少以前是这样的。

这匹正在环顾四周的母马现在的眼里放射出强硬的光芒,她的嘴巴严肃地紧闭。她的肩膀,通常放松并且自在,现在紧绷并且挺直,完全一副准备战斗的小马姿态。伴随着疑惑的表情,她往下看了看她的皇冠,皱着眉头看着铸造精美的护脖和马鞋。怒目圆瞪,她转过头向上看着过道。

听着!吾之仆从何在?本公主需要协助!”几乎是对着她的黄金饰物发出了怒吼,她没浪费一点时间来脱下它然后扔到了一边,就好像它是小孩的戏服而不是古老并且附魔的圣物。除了皇冠外什么也没留下,她暴风般地冲下走廊。“带上前来吾之护甲!统领如此无保护之四处闲逛乃极其不妥之行为!

----------

坐在太阳王座上的身形和通常坐在上面温柔并且高贵的生物几乎没一点相似之处。比起一位小马公主,她的姿态看上去更像是位米诺陶军阀,她斜靠在王座的一侧,一条前腿放在倚靠的一边。她的盔甲,从仓库里翻出并且被一阵能融化任何普通金属的高温所清洁,给她本来就已经高大的身形增加了令马震惊的巨大体积,让她看上去完全一副在小马部落统一前佣兵首领的形象。那还不够,一把巨大无比的战锤坐落在她的王座旁,锤头上深深的雕刻看上去不自然地燃烧着缓慢并且纤细的白色火焰。它的能量是任何独角兽都能明显看得出来的,其他碰巧看见此物的小马会看到它坐落的地板正在被烧的通红。

 带上下一个请愿者!”一匹夏季色调的陆马边咽着口水边走向王座,她蹄上的颤抖暴露了她的紧张。

“您—您好,殿下,我的名字是三角叶杨,太感谢您花时间来—”

请停下汝之寒暄!汝之需求为何?”三角叶杨在太阳公主低沉有力的嗓音下瑟瑟发抖。

 “我—我代表苹果鲁萨的农民而来。这个夏天很炎热,并—并且大地都被烤裂了。我们希望您能降下点温度,如果您可以并且有时间的话,但是如果您太忙的话,我就不想打扰您……”

塞拉斯提亚够到战锤然后稍微提起了下,随后把它丢回原来的地方,大理石地板在这个远古圣物下面碎裂的同时发出隆隆的回响。

 太阳之烈焰会减弱于汝之农场!安心,高尚的农民且知至此以后吾会一直解决此问题!”三角叶杨尴尬地拖着脚步后退,不敢抬起她深深鞠躬的身体,同时用着轻微并且害怕的声音嘟哝着她的感谢。塞拉斯提亚让自己露出了一点歪嘴笑。

带上下一个请愿者!”

如果说三角叶杨紧张的话,那么在她后面的那匹小马看上去就像快要紧张地崩溃了。她几乎是肚皮贴在地面上爬进来的,很难说她是害怕到无法鞠躬了还是她的腿没法支撑她的重量了。或许两者都有。塞拉斯提亚盯着她,一根眉毛挑了起来。

 “额—额,伟大的太阳公主,请,我请您—”塞拉斯提亚举起一只蹄子,环顾王室的四周。头仰向空中,她嗅了嗅,好奇地看向四周直到她的视线落在了她面前的小马身上。她带着非常仔细的表情检查了她,随后点燃她的角发出一阵幻术扰乱魔法。

在塞拉斯提亚面前虚脱趴下的幻形灵女王的突然显形让贵族们分了心,她们没注意到她们中的一些突然显形变成了光头,一些事实上比她们显露出的还要重一点,其中一个竟然是和先前完全不同的性别。

邪茧在抱住她的头之前发出了一声尖叫。她此刻没有能量存储,并且知道没指望能在决斗中匹敌塞拉斯提亚,并且那还是在她的盔甲和那个奇怪巨大的战锤出现之前。

“浮士德在上,不要杀了我!”邪茧发出了尖叫,塞拉斯提亚有着些关于幻形灵攻击坎特洛特的模糊记忆,但是看在她自己的份上,她记不起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了。

 说话,幻形灵,且让吾知悉尔等前来之原因。尔等冒如此之风险来于吾之跟前,吾会听尔等之言辞。如若尔之说辞甚好,吾甚至或许会克制折断尔等之角,切断尔等翅膀之欲望”塞拉斯提亚靠上前来。“本公主需要好好乐一乐。

邪茧,此时此刻,在意识到自己的末日近在眼前并且知道自己绝对无能为力的情况后,从中产生的平静突然包围了她。她的肩膀耸拉了下来但是她的颤抖消失了,她用蹄子站了起来然后眼睛里带着顺从看着塞拉斯提亚。

 “我的族群要灭亡了,塞拉斯提亚。我今天来这里是因为我们没其他选择了。”决心带着尊严面对自己的命运,她强迫自己抬高头颅来看着塞拉斯提亚。“我不会为我们所做的道歉 — 这是必须要做的。没有其他的方法来喂饱我的幻形灵们。但是我们中间有……有一小部分。”在她的脸上短暂地闪烁出了忧虑。“很少,足够少,或许,我们希望,在您宽容下,能和您的小马们生活在一起。”

这里有些事情是邪茧准备好面对的 — 从冰冷的拒绝,那种她或许会从大约五百年前的公主身上接受到的那种,到看上去更像是在处在现代行为下的公主给她带来的温和的失望。但是,以上的回应她一个都没接收到,除了那声她收到的厉声尖笑。在震惊中,她看到塞拉斯提亚站了起来然后走下台阶向她走来。

尔等掠劫吾之城市。尔等监禁且冒充吾之小马。除姓名外,尔只乃一寄生虫,尔等请求宽恕?”塞拉斯提亚冲上前去直到她们的鼻子几乎就要碰上了 — 她们可能会碰上的,如果邪茧没有畏缩于她眼里的烈焰风暴躲到后面的话。“尔等引发之悲痛无法忘却和原谅。尔等不洁之物会让小马变成奴隶之种族!一代小马已承受精神创伤 — 吾知悉陌生小马在曾是热情好客之小镇所受紧张之眼神,鉴于尔等卑劣且不当之行径,为何吾该赐予尔等除吾怒火外之物?”随着她的继续,这匹天角兽激愤演说的声音越来越大,邪茧试着不蜷缩在塞拉斯提亚愤怒的嗓音下。她没有答案来回答这位被激怒的太阳女神,她的沉默不言是她能给予的唯一回应。塞拉斯提亚继续目不转睛地瞪着她,并且在她下一个演说中,她的愤怒没有减弱一毫 — 但是其中的嗓音减弱了。

 尔前来此处对尔等之罪行完全不思悔改,若时光之轮倒退,尔等会毫无疑问做出相同之行径。虽此,这一切之一切,尔等带给小马之恐慌并非出于怨恨,只为供养尔等之幻形灵。此意味尔等所采取之方法乃完全错谬,虽此,尔等之意图值得称赞。”对着邪茧瞪了一会儿后,塞拉斯提亚转身回到了她的王座上。在片刻思索后,她站了起来。

幻形灵无法被赦免于其对小马所犯之罪行如此罪行之宽恕不会免费给予—”她往下看着邪茧,一个精明的咧嘴笑出现在了脸上。“但或许,届时,会被赢得。幻形灵会被允许进入且居住于小马利亚。彼等不能使用幻术伪装成除自己之外之物 — 任何幻形灵被发现带有欺骗之意图伪装成任何其他之生物会一概被在天空驳船上执行拖曳船底。相同之命运会落在任何使用其能力进行操控,胁迫或其他干涉小马的幻形灵身上。”她靠上前来,带着冰冷火焰的眼睛凝视着邪茧。“若尔靠爱生存,尔必须公平赢得之。与小马生活之同时,让尔之幻形灵们学习小马生活之道。吾不会赦免尔等罪行,但若尔之行为及尔之幻形灵之行为所证可接受,小马利亚或可接受尔及尔等昆虫之流。

邪茧动着她的嘴巴,但是没有话语说出来。她想谢谢塞拉斯提亚,但她仍然在试图把思绪放在理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上面。

“塞拉斯提亚,我—”她被塞拉斯提亚的战锤再次碰撞地板发出的雷鸣般的巨响所打断。

带上下一个请愿者!

----------

带着犹豫但是敬意进入露娜寝宫的守卫注意到了月亮君主的呼噜声,但那个音量还是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 他很奇怪窗户怎么没被震的咯咯响的。他呼唤她名字的试图被淹没在了她的呼噜声里,直到他几乎得冲着她的耳朵大喊她才最终回应。一下子猛地坐起来,她发疯似地四处观察直到记起要移下她的睡眠面膜。她飘逸的鬃毛有一部分从睡觉时扎在后面的马尾中散落了出来,不知怎么的,让它变成了卷曲飘渺的一团糟。眨了眨她惺忪的睡眼,她转向守卫然后试着在她半睡半醒的状态下聚集起她能召集的所有皇家风范。

“唔—哈?”这位守卫值得称赞的是,在看到公主如此凌乱状态后所产生的震惊中,他相对快速地恢复了过来。

“是您的姐姐。她表现的很奇怪,穿着盔甲并且说话就像 — 好吧,就像您第一次回归的时候!音量和所有东西!”听到这个消息后,露娜发现自己相当快速地清醒了。她担心地皱起了眉头。

“我们担心这样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幸运的是,我们—呃哼,我已经制定好了一个完全万无一失的应急计划。”深呼吸了口气,她下定了决心去做必须要做之事。“带我去见皇家甜点师。”

----------

她会面请愿者的日程已经完成了,塞拉斯提亚移向下一个她不记得写下的日程:贸易会议。随着她接近多个其他国家代表正在等待的会议室,一位助手提醒了她目前的情况:这是个重新讨论马星上大型国家间大型贸易协议的峰会。去年是格里芬那举办的,现在轮到了小马利亚。对当前小马利亚所同意的协议的匆匆一瞥让塞拉斯提亚思索她们怎么允许自己沦落到这种不利的境地的 — 她们目前交易的货物遵守着她所听过的最荒谬的关税和限制,并且本该是极其获利的交易消减成了勉强获利的毛毛雨。她相当坚定要对这种现象做些什么。邪茧,按照塞拉斯提亚的要求,伴在她的旁边 — 幻形灵对于小马利亚的马口来说是数量颇大的新的增加,并且塞拉斯提亚相信他们女王的出席对于即将到来的会议来说是个很有用的工具。

她没等着宣布就进入了会议室。她甚至都没轻轻地开门,相反,她用念力的轻弹击中大门,门随着撞击的回响猛地扇开,响声让里面的细小的闲聊安静了下来。无视那些对她盔甲的疑问并且担心的眼神,她大步走向会议桌的首席然后重重地坐了下来,邪茧安静小声地跟在她后面走了进来,然后温顺地在坐在了她的旁边。

 吾前来商议且纠正此等可笑之协议。吾不容小马利亚之财富为土匪所劫掠。”她慢慢地把视线移向她前面的会议成员,默默的看着他们中有谁敢和她顶嘴。尽管有些嘴巴张开着,但是没有形成任何回应。

吾将先回顾此运往米诺陶公国铁矿之极端无礼税款。”她责问起米诺陶大使。“尔等明知出自小马利亚铁矿之纯度远高于尔等山脉中开采之铁砂,且更为适于附魔。尔之国邦以此铁矿锻造武器及盔甲,此等物件需高品质金属且强大之附魔。尔之选择相当简单:或放弃此等不合理之税款,或停止接受小马利亚之铁矿。”她靠上前来,把下巴放在她的蹄子上。“吾甚为好奇观看尔等佣兵部队勉为使用次等武器及劣质盔甲。环视米诺陶掌控之土地,可用之选择为采矿于远古,枯竭之山脉或岛屿间之海底。或,尔等倾向于?不纯之碎石,其花岗岩之含量甚于铁矿?或只稍优于矿渣的锈蚀废弃之物?或,小玛利亚之铁矿,世间最适合融于魔法之金属?”她往后靠到椅子上。“吾相信尔会做正确之择断,给予小马利亚应得之物。”米诺陶大使张开嘴巴回复,但是随着一只装甲蹄子的举起,他马上不作声了。

 接下来,吾将与格里芬众国商议。其双边存之不公平交易,为此吾将道歉且修正。吾限制天空木材之进口唯造成小马利亚寡头企业有此能力生产此材料。彼等获利之同时,该限制有害于整个小马利亚,其限制吾建造飞船之数量。吾将列举此限制于尔,如若尔列举进口小马利亚食品之限制。吾知悉少数格里芬农业协会之骄傲及运势,然吾同样知悉尔等游走于饥荒边缘。尔等之土地不适于放牧,且如此数量之牲畜远无法供给尔等国家之所需。如若尔等愿意且交易于合理价格,小马利亚之牧场远可弥补该缺失。如此,尔等愿意,与吾共同移除双边限制?小马利亚和格里芬那皆可被引往繁荣昌盛之时代,以上只需尔之签名。

格里芬大使,就和米诺陶大使一样傻了眼,麻木地点了点他的头。

 很好,最后,吾将与山羊酋长国商议。”她的视线落在了那只长着长角的山羊大使脸上。一个能让大部分人颤抖和恐惧的龇牙低吼出现在了她的脸上。山羊国大使退缩了一会,随后又挺起他的肩膀抬起他的下巴。

尔等好大的胆子,尔等好大的胆子!小马利亚庇护尔等整个种族已俞百年,尔等反将吾出卖之且给吾之国家带来毁灭!然军队之武力非尔等攻击之法,不是,不是……”塞拉斯提亚站了起来,一只蹄子猛地拍在着桌子上,让它危险地摇晃了起来。“军队乃诚实之敌人将其意志加于吾之武器。军队乃吾与米诺陶,格里芬,龙族及任何有一毫准则之文明群体进行战争之所期!然尔等之战斗非以钢铁及鲜血,而以官僚及金币!尔等以为我瞎?”太阳君主跳上桌子大步走向山羊大使的时候,周围产生了几声沉闷的喘气声。“尔等以为我愚蠢?尔等施加之限制及税收清单无异于光天化日之掠劫!尔等之土地确是富饶,然若尔等寻求交易于小马利亚,则尔等应合理制定此等条款!若基本礼仪对尔等不算要求过高,吾将更乐意与尔等酋长国交易!吾之货物无一例尔等无以税收获利之,吾之进口货物无一例尔等无以离谱价格贩之!”此刻,她正直接冲着那位大使的脸上喊。“如若尔等以吾需灯油如此之切乃至以尔等价格购之,则尔等皆为蠢材!尔等出口之香料只用于少量珍贵食物,如若尔等有一刻想起提到吾允许酋长国自治之期限,吾会提醒尔等此乃六个世纪之前!如若尔等至今仍未自治……”她声音里的愤怒越来越清晰,并且很明显她的表情很坚定地准备进入比‘咧嘴低吼’还厉害的下一阶段。“然则或许尔等之整个种族应重新成为格里芬之奴隶。吾很确定此乃必须,小马利亚可在围捕尔等叛徒种族并将其归还给原本主人中获取很好利润。

她甚至都没费心去在意格里芬大使对于这个讨论进入到了这个层面所表现出的惊恐。

吾会建议尔等打起精神写下给予小马利亚应得尊重之协议。除此,吾建议尔等准备迎接报复性贸易禁令—”一个没有带着一丝有趣的微笑爬在她的脸上,“鉴于尔等受武力胁迫之历史,吾如此之兴奋致未虑及此禁令。吾会给予尔等两周时间呈以新的贸易协议。如若尔等什么也没拿出,吾会取消与尔等酋长国所有之贸易。如若尔等如同数个世纪以来给予不尊重吾之协议,吾会确保尔等酋长国经济崩溃至数代。”她高高地站在吱吱作响的桌上,姿态和紧张的气氛早就盖过了她站在桌上或许会产生的尴尬情景。“吾会说吾相信尔等会做正确之决定,然鉴于尔等历史,吾真心不认为之。如若尔等证明吾之想法为错,吾将甚感兴奋。”她转过身,尾巴轻弹了下回到了她的座椅上,用着大部分人穿着那身巨大盔甲所不能达到的优雅坐了下来。在随之而来的寂静无声中,她随便整理出她的一些文件。

 对于斑马国和钻石狗共和国,吾无异议。吾认为吾与尔等现今进行之贸易公正且公平,且甚感欣慰之能持续至来年。尔等以往证明自身规矩且诚实,且吾信任尔等能在将来持续之,为了吾之共同国邦之利益。

塞拉斯提亚随意把她的文件丢在了随后产生的沉寂中,将它们按序排列到了桌子上。

值得一提的是幻形灵君主国如今乃处于小马利亚保护之下,且被归为独立政权。吾理解废地(badlands,邪茧领地)之资源乃寡于小马利亚,然吾希望聚集于此之尔等能给予幻形灵女王和吾同样之尊重,如若尔等不从,其会有严重后果。”搁下在她面前放好的文件,塞拉斯提亚站了起来。“此乃吾之所言如若在座尔等有任何异议欲提议吾之跟前,尔等可于常规请愿时刻拜访吾以便让吾知悉。吾相信在座尔等能在吾缺席期间仔细考虑尔等之异议。”塞拉斯提亚边起身边环顾周围的大使们,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在试着不畏缩在他们的椅子上。“吾祝尔等有美好的一天。吾须忙于其它事务,且相信余下的问题能自行解决。”高昂着头颅,塞拉斯提亚快步走出会议室,把极其紧张的邪茧和蜷缩地让马惊奇的大使们留在了身后。

----------

脆皮薄片是排成长队的皇家糕点师的最新成员。如果哪怕他的祖先有一个不是糕点师的话,那么他们肯定是生活在小马部落统一并且是在有合适的记录之前。他,就像他的母亲和他之前的祖先一样,极其擅长于工作在烤箱,烤盘和蓬蓬发起的面团间。今天,他面对着被委托给他的工作 — 恢复‘升起黎明’的公主,她,掌控天空群星的存在。 这是个另马沮丧的任务,一个在今天结束前大部分可能性会让他丢掉职位的任务。他不喜欢他的命运,但他以皇家糕点师数代以来一直被知晓的超然平静接受了它。当露娜前来告诉他准备好他最坚固的蛋糕罐的时候,他明白他接到的命令的真正意义。尽管很少有马能从他坚定的外表看出来,但是他的内心已经深深地颤抖于执行这个最重要的任务的需求。带着沉重的心情,他开始准备于他被培育的血统,这份远古以来皇家糕点师发誓要执行的黑暗任务。

----------

 再来,快点!

皇家守卫们仍然不确定他们要对付的是什么。今天是巡视日已经是常识了,并且为了这一天,他们全都一丝不苟地擦亮了他们的盔甲并且练习了最闪耀的敬礼。他们中没有一个被告知要和他们的公主进行打斗,尽管如此,他们中的一小部分还是意料之内地在一个训练有素的剑士前被打败的和小孩一样。

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塞拉斯提亚把他们一个个叫上前来和他们进行简短的对决。她公开声明说有谁能打到她的话就会立即得到升职,随后用念力抓住她巨大的战锤走向战场。起初的几个守卫害怕真的攻击到她,然后他们的犹豫不情愿给他们留下了浑身淤青并且有一个还被打断了下巴。那些当前还在面对她的守卫们绝望地试着保护他们自己,目前为止,他们的水平甚至都不足以发起一次反击。

当前的一个守卫正在以传统的独角兽三柄剑刃悬浮攻击法战斗。在面对大部分敌人的时候,这种方法能提供足够的攻击力让对手自顾不暇,让对手基本无法保护自己,更不用说反击了。但是面对太阳女神,这种策略实在是老掉牙了。

尔战斗地甚好!尔可曾回顾暮光女士之关于剑刃艺术研习?尔等会发现其关于剑刃之论文乃最具远见!”她的战锤猛地回头向前,锤柄挡下了一柄剑刃的同时这个武器的头部击飞了这匹独角兽念力抓取下的另一柄剑刃。“不过此时,吾祝尔睡个好觉,且希望尔能快速恢复!”随着一阵重新分配战锤质量的暗示,公主的战锤转了一个非同寻常的尖锐弧度来猛击这名士兵头部的一侧。他像一袋马铃薯一样瘫倒了在地上,昏死了过去。“谁是下一个?巡视还未结束!

我是下一个,姐姐!

露娜从场外踏步前往她的姐姐,吸引了塞拉斯提亚和余下清醒的守卫们的注意。她的武器是两把昏暗发光的短剑,用着一个在无数年里都未曾见过的奇怪姿态面向她自己。“我看到你记起了以往的力量!尽管如此,我想你怎么来和仍然熟悉它的存在进行战斗?”尽管做了最大的努力,露娜还是没能克制住她言语中的正式性。但是和她旁边的姐姐比起来,她的言语看上去现代多了。塞拉斯提亚的脸上咧开一个狂笑的同时稳固了她的站姿,她的前腿分开直到她的角直接对准露娜,同时,她的战锤在能量下嗡嗡作响。

见到汝,吾甚感高兴,妹妹!或汝能展示于此等护卫面对吾等所需之技艺!浮士德知悉彼等需上一课暴力之真正含义!”没等着任何信号,塞拉斯提亚冲上前去。她的战锤在空中向下划过一条弧线,留下了一道发光的白色等离子轨迹。露娜后退一步,她双剑的剑柄阻挡了这次攻击的同时火星四射。尽管如此她没试着抗下这次撞击,取而代之的是,她让塞拉斯提亚攻击的力量让她的剑刃像一对电锯一样快速旋转起来,差点打在了塞拉斯提亚的脸上。这位古老的天角兽匆忙反转她的攻击,很近地躲开她妹妹剑刃的同时迅速转换到防御状态。“吾看到汝之战斗技巧未丝毫减弱!虽此,吾以为,汝如何面对非如此直接之攻击......

直立起来,塞拉斯提亚升起她的战锤用雷鸣般的爆发砸向地面。能量弧线般的涌动在地面上,在把露娜包围在碎裂大地的力量之前就粉碎了通往露娜路面上的鹅卵石。其中的能量足够粉碎几乎任何护盾并且之后仍可将在其保护下的肉体融成一锅汤。但是随着尘埃落定,露娜仍然站在那里,全身覆盖着光芒四射的护盾。

“姐姐,我没任何想伤害你的意愿。请冷静下来并且停下你的攻击,这样我们就能谈谈了—我这里有需要你注意的重要事情!”塞拉斯提亚发出一阵放荡的笑声。

证明汝之诚意,妹妹!如若汝之事务如此之重要,然则在战斗中击败吾!看来汝无法防御自己时刻过长—此乃吾通常战斗之开场!如若吾乃小马利亚之盾,汝则为其刃!”她的战锤一次又一次地舞动向前,每次攻击不是被露娜挡住就是被避开。“月之钢铁之怒所在何处?汝所承载之倒刺和剑刃所在何处?汝固未曾忘记汝之所创技艺!”她的战锤猛地向前攻击,当这位年轻的天角兽的剑刃挡住这个远古武器攻击的时候,这把战锤只离露娜的脸还有一英寸了。这场战斗很明显,她们控制的战争工具随着她们将自己的意愿注入到她们的念力中前后舞动。“汝曾与吾战至平局,妹妹!世界勉强恢复于汝之悲伤与吾之战斗!吾知汝之力量远甚于此时展现于此地之力量!”她靠上前去,在她们的武器彼此战斗的火星四射中,她的脸靠近了露娜的脸。“所以,夜之带来者的愤怒在何处?”很显然,她正处在自己的‘诗情画意’中,突然露娜的脸上蹦出一个快乐的微笑。

“就在你后面,姐姐。”

----------

当塞拉斯提亚醒来的时候,她的头上带着阵阵抽搐的疼痛。她记起穿过宫殿大厅的时候正在回顾日程,但是然后……什么也记不得了。猛地一惊,她记起今天有非常重要的会面,可不能浪费时间睡觉。塞拉斯提亚爬了起来,随着一阵头晕目眩,她呻吟了下,头痛造成的天旋地转让她感到一丝恶心。就好像她的腿和铁块一样沉,她的身体看上去有一吨重 — 一次简单的站立所花的力气要比本来需要的多得多。随着往下看了看并且意识到本来是该穿着她的饰品地方,取而代之的是在她在小马部落统一前使用的盔甲,她发出了一声不怎么公主样的尖叫。它由被现代学者称为‘古代钢铁’的物质铸成,这是种来自于远古世界的奇怪合金,现在各种重新合成该合金的尝试都失败了。它几乎无法穿透,塞拉斯提亚唯一想记住的事就是它是有多么地极度沉重。同样作为一个谜团的是:她的古老战锤正躺在她的头边 — 那把在她实验把太阳能量注入无生命物体时期的产物。它是怎么从仓库里面跑出来的真是令她摸不着头脑,它应该处在层层重型守卫之下,防护程度只稍逊于和谐之元本身,在其返回和谐之树之前。看看四周,她的眼睛艰难地花时间聚焦起来开始观察周围的事物。

很好,露娜正站在她面前,同样穿着远古盔甲并且看上去相当担心。

那真奇怪,皇家守卫也在场,并且他们看上去要么吓坏了要么受伤了。她应该在今天晚些时候才会见到他们。

最令马难以理解的是,皇家糕点师脆皮薄片正站在这里,看上去感到自豪同时也很顺从。在他的蹄边看上去有一个铸造的蛋糕罐,带着一个印记……她不是很确定,但这个印记看上去像一匹小马的后脑勺。老天在上,为什么皇家糕点师会有那种形状的烤盘?她相当确定她从没吃过那样形状的蛋糕。它同样也不是普通的形状,它没有她的小马们的头部那么圆。这个印记更大并且在比例上更加狭窄,看上去更像……

“露娜,皇家糕点师刚刚用一个铸铁盘砸了我的头吗?”

露娜的姿态随着塞拉斯提亚的视线放松了下来,她的角闪烁着光芒的同时收回了她带着光晕的蓝色盔甲。

 “我很抱歉,姐姐,但你肯定是先前撞到了头。你表现地就像是你在远古时期的样子。”塞拉斯提亚的眼睛睁地圆圆的。

“老天,我希望我没伤到任何小马!所有事情都还好吗?我做了什么?”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片刻的安静,内心的纠结显露在了露娜的脸上。过了一段更加尴尬的时刻,她回答说。

“好吧,很显然,你接受了幻形灵作为独立的子民,你改革了小马利亚的贸易协定让其看上去把我们带入了一个空前富裕的时代,并且你看上去相当粗暴地对待了你的守卫。”塞拉斯提亚开始强烈意识到恢复知觉的士兵们的痛苦呻吟声。“幸运的是,我能足够长时间地拖住你来让脆皮薄片用太阳蛋糕烤盘砸你。”

塞拉斯提亚满脸疑问地往下看着蛋糕罐,一个完全没有魔法的物体由于它惊人的厚度实在是令马惊叹 — 就好像是一个铸铁罐度过了中年危机然后决定变成一个烘培用具。最终,还是多亏了它惊人的质量,它有她后脑勺形状凹坑的这一点有很大可能性会让一些狂热的小马买下它来当作某种神圣的圣物。转过头来面对脆皮薄片,她试着停下她脑袋的天旋地转并且让自己看上去和平常一样庄严。

“脆皮薄片,今天你犯下了袭击小马利亚公主的罪行—”看到他冷静外表的崩塌,她在内心笑了下。“但你这么做是为了小马利亚和她的小马们的利益。为此,我和小马利亚感谢你。我非常乐意给你一份好处作为这份服务的奖赏。贵族头衔,土地,请提出你的愿望。”

脆皮薄片的内心真的在预计被放逐作为最糟糕的惩罚,或者一顿训诫作为最好的惩罚。一份奖赏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以至于他没真的准备好来面对它。在一阵困惑的坐立不安后,他发出了声音。

“好吧,我需要一个新的太阳蛋糕罐,并且我想我不介意我们一周能获得两次面粉补给而不是一次 — 我们经常到周二就告罄了。”塞拉斯提亚对他眨了眨眼睛,试着理解他为了自己的工作选择厨房补给来作为他的皇家奖赏这个事实。过了一会儿,她发出了一阵优美的笑声,那种她的子民知道并且熟悉的笑声。

“当然了,我的小马!我会亲自确保你不会再缺少补给了!事实上,我或许甚至—”

她没注意到在她身后醒来的守卫。那名守卫错过了刚刚发生的事件。塞拉斯提亚没注意到那名守卫突然出现发起凶猛伏击的同时发出的石子碎裂声,他的剑背猛地击中了她的太阳穴。片刻之后,她的眼里燃烧着火焰,脸上带着微笑起来了。

阴险的诡计!吾赞赏尔,然吾思尔如何面对吾之全部注意力!”随着能量的爆发,她的战锤再次飞到了她的身边。

露娜叹了口气。这将会是非常,非常漫长的一天。

 

thumb_up 6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大黑星 Lv.6 麒麟
评论 天角兽头骨的密度

好多文言文...

12 天前
评论 天角兽头骨的密度

她没注意到在她身后醒来的守卫。那名守卫错过了刚刚发生的事件。塞拉斯提亚没注意到那名守卫突然出现发起凶猛伏击的同时发出的石子碎裂声,他的剑背猛地击中了她的太阳穴。片刻之后,她的眼里燃烧着火焰,脸上带着微笑起来了。

要是刺死就神作了:ftemoji_pinkamina:

11 天前
评论 天角兽头骨的密度

塞蕾丝蒂亚的武器不是战斧吗?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