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Utopia
UtopiaLv.18
独角兽赞助者
长篇翻译
T
已完结

心之阂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4351/veil-of-thoughts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十四章(终章)

chrome_reader_mode 5,897 event 10 天前 thumb_up 39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70 forum 0

Chapter 14  ——  终章

随着死界的黑暗消散,阿杰感觉到周边的世界回归了现实。一开始一切都还是模糊而失焦的。明亮的彩虹色彩充斥着房间。阿杰可以看到物品的轮廓,但它们没有颜色。

突然,咆哮声 —— 阿杰甚至没反应过来有咆哮声 —— 唐突地停止了。寂静重新回归,虹光离开视野。她又眨了好几下眼睛,才重新适应微弱的烛光。

阿杰发现自己就站在图书馆的正中央,正是她离开前所处的位置。事实上 —— 她扫视房间 —— 万物都呆在自己原本的位置上。

“哇哦!”斯派克打破了沉寂。阿杰发现这只龙宝宝也正站在原本的位置上,仿佛他一站就是几个小时。“那应该有什么效果?”

“它让我们前去死界,”瑞瑞看上去有些不安。

“你还好吗甜心?”阿杰看向身旁那位带有彩虹色鬃毛的薰衣草色雌驹。她正紧闭着眼,一言不发,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前…前去死界!?”斯派克惊呼,“幸好它没生效!”

“没生效?”小蝶略带怀疑地轻声问道,她从马堆中钻出看向斯派克。“哦不是的,那不可能,我们已经走了几个小时了。”

“呃,不,”斯派克说,“你们就一直站在这。一大堆光、杂音、物品。我全程就看着你们,你们哪都没去!”

“但我感受到了!”萍琪派惊叫着,她跳向空中,滑稽地打着转,“我就在那,在另一侧,飞过一大片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气球!空中还有彩虹纸带飘过!这仿佛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最好的派对!”

“说啥子呢?”阿杰问。萍琪将视线从那只立于中央的毫无反应的雌驹上收回。“我没看见气球,只看到一大片果树。”

“我看见了美丽的蝴蝶!”小蝶接着说,加入到阿杰和萍琪的争论中。“比我见过要多的多的蝴蝶!就是…”她的声音带上了些许不安,“我感觉它们不想与我做朋友。几乎像是它们不想我在那里。”

“哇哦!真的吗?因为我感觉到的也是这个,”萍琪叫着,“似乎是我没有被邀请参加那个派对一样!”

“我都不敢相信我们刚刚所做的,”瑞瑞咕哝着,退开几步,“我们不应该能做到的…你们不能带着亡者回归…”

“瑞瑞,你还好吗?”阿杰犹豫地跟了上去,“你看上去脸色不好。”

“不,我很确定自己‘不好’。”她厉声说,“你们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吗?”

“冷静点,”一道声音镇住了在场的小马,“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房间中又凝固了许久。在场的一双双眼睛缓缓转向了房间中央的那只雌驹。

“暮暮?”斯派克不确定地轻声问道。

“不是我所想?”瑞瑞抢在其他小马开口前愤愤地说道,“不是我所想!我们前去死界,我们带回亡者!怎么说,这,就不是我所想?”

“因为我们没有带回亡者。”雌驹回应,这次却是另一个嗓音。

“黛茜?”小蝶问。

“我错了,”极像黛茜的嗓音接着说,“我以为暮暮为我献出了生命。但事实并非如此,她没有为我献出生命,她是向我献出生命。所以她在我体内尚存,不只是一点记忆或是一个念头。但她的一部分仍然丢失。就是我们在死界所找回的那部分…”

“我的灵魂,”暮暮的声音响起,“我原以为我们不能像这样共存。这不仅仅是思维的冲突,更是我们灵魂的冲突。我以为如果我离去,一切都会自己复原。但我也错了。黛茜帮我看见了真相。我们并没有接受这具身体,接受交织在一起的命运,而是一直想要找到一种方法来修复它,这便在我们之间产生了隔阂。”

“有些东西是没法修复的,”黛茜略显哀伤,“有些东西,你只需要去接受它。”

“那你们,难道,已经接受了吗?”阿杰问,暮光黛茜犹豫地点点头。“所以你们现在是什么,你们现在又是谁?”

“如果一定得说的话,”暮暮答,“跟曾经的样子,就是这场乱子发生之前的样子,不太相同。我仍然是我,就在这里,但我也是黛茜。就像是我们共用了同一组记忆,我们是同一只小马,但我们两个又都存在。”

“有点像我们俩齐心协力运营一只小马,”黛茜说。

“那谁在控制?”萍琪问,“是像暮暮有那只腿,”她指了指他们的右蹄,“而黛茜有那只翅膀?”刹那间她就来到黛茜身旁拉了拉她的翅膀,“而暮暮只能用这种眼?”她直视紫色的眼睛,仔仔细细观察着,像是在搜寻是不是能在里面看看暮暮。

“不,”暮暮说,“而且别这样!”他们往后退了一步。

“这并不是说我们谁在控制,”黛茜说,“我们都在。”她又上前一步,“我和暮暮一起。这就像…像…”她有点想不出怎么比喻。

“像花生酱和香蕉?”萍琪举例。

“啥?不!”黛茜一脸懵逼。

“瞎整,”暮暮吐了吐舌头,“不是,就像我们拥有同一具身体,同一个思想,但两个灵魂。”

“你们做了什么,”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吓得所有小马一跳。阿杰当即转身,发现塞拉斯蒂娅公主和露娜公主正落在图书馆门口。他们没等自己受邀,也没有面带笑容,径直走入了图书馆,塞拉斯蒂娅看上去颇为生气。

“我们前去死界夺回暮暮,我们穿越所有黑暗,然后一大片气球,或是苹果树或是蝴蝶,或是瑞瑞和黛茜看到的东西,然后我们就找到了暮暮,她当时就像这样,不我不想回去,然后黛茜就说,我们一定要带你回去,然后暮暮说,行,于是我说,但时机太早,我又说了声,然后我们就全部回来了,黛茜和暮暮也成功解决了自己的问题!”萍琪非常好心地用恰好能理解的语速说着。

“她刚才连气都不喘吗?”阿杰自言自语。

“你们前去了死界?”塞拉斯蒂娅面无表情,只是盯着暮光黛茜。

“对!”萍琪简单回答。

“所以融合咒,成功了?你们真的是两只小马融合为了一个?”暮光黛茜点点头。

“我认为我们融合了,”黛茜说,“我们都在这,共同存在。”

“我明白了,”塞拉斯蒂娅说,“那可真…不幸。”

“你…你什么意思?”暮暮打起结巴,他们的脸色瞬间压抑起来。

“我还祈祷着事情不要变成这样,我不想再经历一遍。”

“你在说啥,”阿杰往前挪动几步,“经历啥?”

“谐律精华是平衡的,”她解释说,“他们相互增强,相互补充。当它们同时被使用,就能发挥伟力。但它们之间存在平衡,而暮光黛茜改变了原本的平衡。”

“你们肯定注意到自身谐律所带来的特质在最近发生了动摇,”阿杰感到一丝惊讶,塞拉斯蒂娅是怎么知道的?

“哇哦,”萍琪说,“你也有萍琪超感吗?”

“不,我知道,是因为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而且有两次。第一次是有关第一任谐律精华承载者,第二次则是有关我的妹妹。”

“究竟发生了什么?”瑞瑞仍然显得有些疑惑。

“极光萦绕是第一任魔法谐律承载者。但她将自己的天赋用于私心,融合了另一只小马…她与银星,善良谐律承载者,相融合。这个可怕的举动所创造的不和彻底破坏了谐律元素之间的平衡。

“两个灵魂之间的争斗破坏了承载者之间的关系,力量开始扭曲。平衡被混沌取代,谐律被无序取代。内部的混乱以实体的方式在世间显现,就是…”

“无序…”暮光顿悟,“他们制造了无序…”塞拉斯蒂娅微微颔首。

“我和妹妹没有其他方法,只能抢夺谐律的掌控权,”她接着说,“我们必须重建平衡,将谐律带回世间。我们是成功封印了无序,但也引发了未知的结果。”

“元素必须存于谐律之中,”露娜接了下去,“没有小马可以承载超过一个谐律。拥有多个谐律只会让平衡的天平发生倾斜。对我们而言,那次失衡从内部又引发了一个怪物…”

“梦魇之月,”黛茜说。

“等一下,你们是想说因为暮暮和黛茜混在一起,就要变成某种大怪兽了?”阿杰问。

“可能会,”塞拉斯蒂娅说,“也可能不会。先前两例都有可以缓解的可能。关于极光萦绕,她通过暴力强行带来了不和。至于梦魇之月,她是依我妹妹内心的混乱显现出来。但两件先例,都与谐律有所关联。”

“那…那你会对我们做什么?”暮暮问,而公主并没有立刻回答。房间里的寂静化为了几乎无法忍受的凝固。

“我知道我必须做什么,”她盯着暮暮,“但我想先听听你的答案,暮光闪闪,你为什么这么做?”

“我这么做是为了拯救云宝黛茜的生命,”暮暮神情严肃,眼睛锁在两位公主的身上。“我放弃了自身以求她存活下来。”

“我明白了,那么如果我们分离你们,”暮暮脸色刷白,“黛茜就活不下来。”暮暮弱弱地表示肯定,“我也想听听黛茜小姐怎么说,你想要什么?”

“我想…”黛茜说,他们看向别处。

“黛茜不要!”暮暮喊,眼里露出恐惧,“她很好,我们都很好!我们已经接受这个现实了!”塞拉斯蒂娅似乎变大了些,她高耸的身躯让暮暮退缩,目露恐惧。

“黛茜请讲,”她严肃要求,“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我想…我想把生命还给暮暮,”黛茜说,“我知道她向我献出了什么,她为我做了什么…我不想放弃这些。但…这感觉对她不公平。这对任何小马都不公平。不管怎么看,我们都只是两只小马却被困在一具身体里。”

“所以你们之间仍有犹豫,”大公主评价道,“你给我摆了道难题。我和妹妹并不能把你们变回原样,特别是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你这么做的真相之后。但我也不能放任你们不顾,因为你们的心充满了犹豫不定。这种情况下,你们谐律恶化的情况只会更糟。”

“我们的谐律很好!”阿杰张嘴撒谎,又很快闭上了嘴。

“正是我想说的,”她叹了口气,“你们的谐律崩塌,一场大崩坏横扫世间,这也只是时间问题。我恐怕留给我们的选项并不多…”

“那…那你打算做些什么?”瑞瑞问,大公主撇过头去,并未回答。

“你可以放弃自身的谐律,”露娜见姐姐没有说话,接过话题,“平衡便可以重建。”

四名朋友惊恐地上气不接下气,但暮光黛茜并未有动作。

“还有一个选项…”塞拉斯蒂娅说,“我不愿去想。”

“暮暮…你不能接受,”阿杰恳求。

“这是唯一的选择,”暮暮说,“因为另一个选择就是放逐…对吧?”她眼神锐利地刺向对方,看见她的导师眼中的那一抹闪光。

“什么?”萍琪略显疑惑。

“你说的没错,暮光闪闪,那是另一个选择。”

“那我就放弃我的谐律,”暮暮说,“在这场乱子中,黛茜和我都忠于对方,而魔法只是让事情变糟。”

“黛茜,你觉得呢?”塞拉斯蒂娅问。暮光黛茜只是点点头,但脸上却眉头紧锁。

“黛茜支持我,”暮暮继续道,“但她不想承认我是对的。”

“非常好,”大公主看向自己的妹妹,露娜也点了下头。

两位公主的独角齐齐发光,白魔法与黑魔法相互融合。魔法线条旋入空中,裹住暮光黛茜。其余四只小马往后跑开。魔光越旋越快,变成了一道旋风。魔线在周边环绕,穿入了他们的身体,爆发出一阵耀眼的闪光,随后所有蜡烛熄灭,房间陷入黑暗。

黑暗仅持续片刻,一簇光亮短暂点亮了房间。光是由一颗悬在空中缓缓旋转的宝石发出。它像暮光的可爱标记,像那颗挂在左侧的紫色大星星。所有小马都看向那颗刚刚成型的宝石,它就像真正的星辰一般发光闪烁。

“这就是谐律的样子吗?”小蝶赞叹,“真是漂亮。”

“那,那它会怎样?”暮暮不再去看那颗宝石,开口问道。

“我们会保管好它,”塞拉斯蒂娅释放出一个保护屏障笼罩在宝石旁边,“直到你们两位之间找到真正的谐律为止。”

“那…你会让我们维持现状?”黛茜问。

“那取决于你们,你们最终可能会接受自己是怎样的,但也可能要花些时间才能接受自己究竟是谁。”

“时间不早了,”露娜说,“老姐你应该回去休息了,否则明早日出就要晚点了。”

“是的,你说的没错妹妹。”塞拉斯蒂娅第一次显得有些疲惫,“暮光黛茜,当你准备好了后,当你平衡了自身后,你的谐律将依然等待着你。”暮光黛茜点头回应。

 

 

塞拉斯蒂娅和露娜启程回坎特洛特,与之同行的是被妥善保存起来的魔法谐律。暮暮伤感地看着。她感觉自身一大部分消失不见,甚至多于之前与黛茜融合时所消失的。

暮暮想即刻开始工作,让图书馆开始正常运作,但黛茜提议这可以明天再说。公主们是对的,他们之间仍然有混乱。他们的问题可能在身体和思维角度已经解决,但他们在如何作为一只小马这个问题上仍有冲突,不管暮暮有多么不想承认。

朋友们坚持要求过夜。黛茜想要拒绝,但暮暮却欢迎他们的陪伴。最终他们自己妥协,尽管有些不太情愿。他们的朋友们可以留宿,但不会有任何姑娘们睡前游玩的事项,只是睡觉。

欢呼雀跃的萍琪凭空搓了几个睡袋。朋友们将床席扑在地上摆成一圈,刚好互相之间都能看见。

“我总是会把一些睡袋藏在附近,防止突然出现一场紧急的通宵派对,就比如现在!”萍琪吹着不知从哪整来的纸喇叭,“我们应该先玩什么游戏呢!”

“我说过没有睡前游玩事项!”黛茜坚持否决。

“对,咱也觉得咱不应该今晚玩游戏,”阿杰疲倦地说,萍琪耳朵耷拉些许,“只要咱从这次大刺激中缓过劲来,以后会有时间的。”

“好吧,你说得对,”萍琪有点不太开心,突然脸上又焕发笑容,“但现在有时间吃蛋糕的吧?总有时间吃蛋糕的!”

“当然,”暮暮说,“我觉得睡前是能来一点蛋糕。”她能感受到黛茜就蛋糕一事有些不情愿。

“好的!”萍琪欢呼,“我马上回来!”“嗖”的一声,原地只留下粉红的残影。

“这个点她能去哪弄蛋糕啊?”黛茜躺进属于他们的睡袋中。

“这个,你知道萍琪派的,”瑞瑞说,“我很确信她在哪藏着什么派对紧急蛋糕。”房间再无一马说话,他们都在等萍琪回来。没有小马知道说些什么,或问些什么。最终,是小蝶打破了沉寂。

“黛茜,你真的不乐意与暮暮融合吗?”

“不…不是不乐意,”黛茜思索片刻,“也许是不舒适?这真的有些奇怪,但不是坏的方向,就是,奇怪。这就像有另一只小马跟我在一起。我说不清…就像塞拉斯蒂娅说的,我们也许接受了我们是怎样的…但我觉得要花些时日才能接受我们是谁。”

“我保证会尽我所能让情况变好,”暮暮轻声地自言自语。

“我们会竭尽所能,”黛茜纠正,“我们必须齐心协力。”暮光黛茜笑了。

“那里面是怎么样的?”阿杰问,“你们能互相听到对方的想法吗?”

“有时,”黛茜说,“有时只是喃喃声,但暮暮只要绞尽脑汁在想什么事情的时候,就会像在我耳边低语一样。”

“我一直在回忆事情,”暮暮说,“很难区分究竟是我的回忆,还是黛茜的回忆。就比如这个,我想要向某只我迷上的雄驹炫耀。我试着在拉升之前尽可能接近地面。”暮暮笑着,黛茜却皱起眉头。

“等等!”黛茜叫,“那是我的记忆!”

“接着发生了什么?”阿杰邪魅地调侃着。

“无事发生!”黛茜辩解。

“接着我就撞到了他,”暮暮脸一红,咯咯笑起来。其他姑娘们也都忍不住笑起来。

“哦好!那我也能翻到些尴尬的记忆!”黛茜说。他们安静了一会,搜寻记忆时脸绷得很紧。“哇哦暮,你的童年可真是无趣!除了学习还是学习!你来小马镇前一点乐子都没吗?”

“当…当然有啦!”暮暮狡辩,“读书就有很多乐子!”

“谁要蛋糕呀!”萍琪喊,这只派对小马再次出现,蹄子中的那个六层蛋糕,随着她的移动微微摇晃。各层的糖霜使用了各个小马的颜色,不过仍有两层是蓝色和薰衣草色的。“其实是六个不同的蛋糕,但我将他们做成了一个!这不是蛋糕派,但它还是相当酷炫!那…你们喜欢吗?”

“完美,”暮光黛茜齐声答。

 

全文完

 

 

 

thumb_up 39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

  • 原作党推荐书目

    明琪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