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Utopia
UtopiaLv.18
独角兽赞助者
长篇翻译
T
已完结

心之阂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4351/veil-of-thoughts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十三章

chrome_reader_mode 8,713 event 8 天前 thumb_up 38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65 forum 3

Chapter 13  ——  第十三章

白色的光遍地都是。在暮光周围,在暮光体内,在她的眼中,在她的脑海。这是她从未感受过的光。然而,她知道这种光。这是魔法之光,由真正纯粹的魔法发出的光。这是生命之光,是流动于每个生物体内的光。这是存在之光。

暮暮走入白光,并没有被吓到。它就和其他她所爱之物一样,安全而温暖。

她不知道自己将要前往何方。每一处都一样,通通都只有这白光。她看不见其他东西,没有天空,没有大地。但她内心却深知自己没有走错,她知道在这毫无方向感的地方只有一条路可走。

暮暮开始意识到自己并不是独自走在光中。另一只小马,一只雌驹,在她旁边踱过,连看都没看暮暮一眼。她脚步轻盈,毫无声响,令暮暮都开始怀疑她究竟是否真的在这。暮暮还没来得及多看几眼,对方已经消失在光中,成了白色背景中的一个白色光点。

暮暮继续前行,开始意识到有许多小马在自己身旁。她先前没能看见他们,也许是她的眼睛需要适应一下光线,也许是她的脑子需要调整一下,她也说不清。和之前她遇见的那只雌驹一样,他们寂静无声,仿佛是在滑行而非行走。

起先只有几只,在没有光,有点像是浓雾的地方行进着。然而,她走得越久,她开始看到更多在光中行走的身形。她甚至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跟着上百只小马一起前行。

她没法很清晰地认出其他小马。他们有小马的体型,但脸与鬃毛却只是由光所映出的轮廓,有点像是还没有拼好的拼图。

暮暮在他们之中奇怪般地感到了安全,即便他们不与她对话,也不凑近,也不告诉自己的名字,甚至都不看一眼自己。但即便如此,她感觉很安全,像是她属于这里,暮暮说不清。

她的思绪迟滞而模糊,仿佛那些光将空洞的白噪声填入了她的思想。不去思考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她这一生,就是思考、计划、学习、继续思考,但现在不思考感觉不错。

她感觉——不她知道——她是某个更好集体的一分子。她与这里的其他小马相链接,这是她没法与其他小马做到的。这是种很棒的感觉,像是自己正在被整个世界所爱。她不明白,但明不明白并不重要。

暮暮可以永无止境地走下去。但有东西打断了她的进程,不是光而是声音。不,是嗓音。无比遥远而模糊,但它的确存在。

嗓音向她耳语,只有对她而非其他小马。它说出了她的名字。

但它也不是从周围的其他小马口中蹦出来的。她都没确定他们能不能说话,也不确定他们的声音会是什么样子。而她认识这声音。它很熟悉,给她带去了与光相同的温暖。但她就是死活想不出来这是谁的声音。

现在有几道声音,齐齐呼喊着她。她全都认识。暮暮不再走动,身后的小马则在她背后分向两侧,像是流水穿过河中的岩石。

暮暮把头转向身后。

“不要回头,”一只由光印成的小马开口。暮暮被惊住了,她从没想过这些小马能说话。开口的是停在他身旁的一只雄驹。她看不清对方面无特征的脸,看不清对方的可爱标记,只能看清一个轮廓。“那条路,那个地方,已不再属于你。”

“我明白,”暮暮把头扭了回来,“我只是觉得自己听见了什么。”雄驹点点头却并未移动,空白的脸一直面朝着她。

“你不太一样。”雄驹说,他一开口,身后的几只小马也都停下来注视暮光。这让暮光突然浑身不舒服起来。那种温暖的、安全的感觉开始流逝。思想试图重新闯回她的体内。“你看上去…不太一样。”

“我吗?”暮暮问,“我看不见我自己,所以我也不知道。”

“看不见?”对面的雌驹问,暮暮随即看向她。不是只有一只、两只或者三只小马停在她身旁,而是有将近二十只。整个前进的马群似乎都在向她身旁聚集。

“呃,不能,”暮暮说,“我觉得你们都应该继续走了,我身上没什么特别的。”她感觉脸上一阵发热。被如此关注让她颇为尴尬。

“你的脸怎么了?”另一只雄驹问。马群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窃语声。暮暮尴尬到以蹄捂面,脸颊却愈发红润。

“你头上那又是什么?”马群中另一只小马蹿了出来。暮暮本能地举起蹄子摸了摸自己的角。她突然回过神来,她身旁没有一只小马是独角兽…也不是天马。他们都只是模糊不清的轮廓。

“你有可爱标记!”一只小雌驹举起蹄子指着暮暮的体侧。

暮暮又看向幼驹指的地方,眼睛圆瞪着自己的可爱标记。五颗白星如真正的星辰般闪闪发亮,但中间那颗更大的 —— 原本应为紫色 —— 现在却有点灰白黯淡,它的颜色仿佛被冲刷而走。

“你…不属于这里,”最初第一个跟她开口的雄驹说,马群中传出此起彼伏的赞同声。她周遭诡异的宁静开始消散。被爱的感觉开始消散。

“我…我属于这,”暮暮舌头打起结。她怎么可能不属于这?他们一起走了那么久,他们早该质疑了!暮暮想要往前走,但无路而走。成百上千的发光小马挡住了前路,没有一个愿意让开。

“你不属于这里。”几只小马齐声说道。暮暮想要退后几步但却做不到,她的蹄子就是不听使唤。小马们靠拢了她,她身旁的空间不断被挤压。“这里不适合你。”他们继续逼拢。

无法前进,无法后退。暮暮选择了自己能想出的最后一种办法。她跑向侧面。路没被堵死,那些发光的小马也没试图阻止她。她拼了命地往旁边跑,头也不回一下。

暮暮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但她身边的小马不断减少。她跑得越远,身边的轮廓就越少,直到最终,她再次孑然一身处在这纯白的世界。

暮暮停了下来,聆听着呼唤她的声音,那些惹起所有乱子的声音,但她听不见了。

这很奇怪,那些声音来之前,她没有方向这个概念。她就一直走着。不是向前也不是往后,只是走着。但现在,一切都有了明确的方向。虽然一切仍是白色而毫无特征,一切看上去都一模一样。但现在她能判断哪里是向前,哪里是往后了。

她试探性地想要往后退一步,但发现就是不可以。她的腿不会往那个方向动。她发现往前一步轻而易举。左右两边也都能走,就是更困难些。

暮暮再次看向前方。她真心不想再走这个方向了,没有那温暖与被爱的感觉,那个方向让她几近感到寒冷。她也不想再遇到那些发光的小马,她可不想自己被视为一个另类。

她伫立许久,想要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她听到自己的名字第三次传来。那个嗓音,和她类似,与之前其他小马并不一样。它更温和、温暖而温柔。那个声音也有着暮暮说不清的奇怪特征;就像一本好书一样,对她而言除了阅读,没有别的方法能理解它。而它是从她之前一直奔跑的方向传来,从侧翼传来。

暮暮继续向侧翼奔跑,并不知道自己要前往何方,也不知道自己将要遇见何物。

 

 

黛茜能感受到她的朋友们都紧紧抱着她。不管他们是否在尖叫,她反正也没有办法听到。他们正在黑暗中自由落体,很快抵达了分隔生与死的屏障,那个黛茜感觉到暮暮把自己推回现实的地方。

他们身边是由黛茜的独角所发出的一道彩虹漩涡,有点像她曾经所施展的彩虹音爆的圆柱版。这是用来保护他们,用来让他们安然进入死界的东西。说实在的,黛茜也不清楚这是否能奏效。先前只有一只小马敢于使用这个魔法,而且是她亲笔在《魔法传奇》中所写下的警示。黛茜仍然记得那个片段。

我向外凝视着无边无际的黑暗,我知道自己已经抵达了生者禁入之地。这是分隔世界之地,唯有最鲁莽之人胆敢长驱直入。再之后,是广阔的虚无;再之后,是死亡本尊。这里没有答案。这里没有可以带回的挚爱。这里只有那些安息者,我们没有权利和力量去篡改这一切。

白胡子星璇,也许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独角兽巫师,在自己从死界(Death)回归之后如是写道。他试图找回自己所爱,穿越生死之隔阂,从另一边夺回她。据说他空蹄而归后,纠结了一个月是否要抹去这个法术。

最终,它被保留下来。所有法术一旦被发掘,便不会彻底消失。总有小马会不经意间再次发现那个法术,却没有警惕之言引导他们切莫使用。

黛茜所无视的警惕之言。

黛茜现在能看见虚无了,或者说是黑暗离去了。她咬紧牙关,知道寒冷即将到来。然而并没有。他们撞上了虚无,停了下来。虚无像张被调教好的床单一样伸展弯曲。有那么一瞬间,黛茜害怕他们将被打回现实。

但周遭的彩虹旋涡开始加速旋转。仿佛是个钻头,强行打开进入虚无的道路。他们沉入虚无,黛茜合拢双眼。凝视虚无是极其不适的,她本来也没打算看它。

她感受到抵抗开始减弱,他们最终打破屏障,继续向前突进。

黛茜再次睁开眼睛。周围已不再是虚无,而是蔚蓝的天空,飘着数不尽银色的云彩。这恐怕是黛茜所见过的最美的景象了。她想要全部都看一眼,每一个都独一无二,每一个都异乎寻常,但她逼自己专注。暮暮,他们来这是为了暮暮。

暮暮!”黛茜扯开嗓子叫起来。她不清楚自己的朋友有没有可能听得到她,但…更多的喊声,她的朋友们,他们也开始叫暮光的名字。黛茜情不自禁地笑起来。

她本没打算带上他们。是他们在她施法的时候愚笨地跨入大门。只有斯派克足够谨慎,知道跃入一个未知的魔法阵是极其危险的。然而,这没能吓退其他四名朋友。

他们现在飞快地移动着。云朵像模糊的线条向后延伸开去。他们的头顶,一道闪电划过天空,锯齿形痕迹扭曲着折向它的目的地。

黛茜不确定,但她觉得这些云彩已经在…冲着他们生气。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但她也不想久留此地寻找答案。

彩虹漩涡带着他们来到了一组六个云朵前。其他云朵皆已移开,似是恐惧着靠近的小马。黛茜专注地观察了这组云。

六朵云开始变幻。她再看到它们,眼睛瞪直。它们不是云朵,它们是可爱标记!她能认出她的可爱标记,就在六朵云里面呆着!不。不只是她的可爱标记,还有她朋友们的。五个标记围绕在一颗巨大而黯淡无光的星辰旁。这是暮暮的可爱标记。

黛茜伸出自己的蹄子,她们又快上几分。

“暮暮,我们来了,”黛茜说,“只要再多撑一会。”

 

 

暮暮身旁的白光开始黯淡,但并未褪去。她的蹄子踏在了不是光制,而是石制的东西上。她向下看去,发现蹄下是鹅卵石地面。这是十分精细的石制品,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工匠。她认出了这些石头,认出了这条路。她在坎特洛特。

随着她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城市余下的部分似是在光外开始搭建起来,在她的周遭搭建起来。尽管,并不是整个城市都变成实体,很大一部分仍然被模糊的白光所笼罩,仅有一部分正式完工。完工的这部分宛如塔楼从光中钻了出来,耸立而上。

与先前的小马一样,这个坎特洛特也只是轮廓,简单的形体只有一种颜色:白色。尽管些许建筑有标志牌,但他们全部空着。这是坎特洛特,但又不是。她没有改变蹄下的动作,继续朝着同样的方向走去,而世界在她身旁构筑成型。

最终,道路止于一个阳台一样的地方。暮暮认识这里,她来到这无数次了,不管是住在坎特洛特,还是搬到小马镇后。

这个地方俯瞰着艾奎斯陲亚。她站在这里,能看见遥远南方的绝大多数土地。她原先住在坎特洛特时,从没把小马镇当回事,只以为是个简单的小镇子。对她而言,那不过就是另一个地标罢了。

然而,在她搬回小马镇,并把那里当作了新家后,每次她回坎特洛特,总会不自觉地来到这个地方,渴望地望着底下那个温馨的镇子。回想起先前自己每每来这却从未注意过那里,真奇怪啊。

暮暮从阳台上向下看去,下方没有小马镇,只有一堆柔和的白光。

“在想什么呢,暮暮?”身旁传来和善的声音。暮暮收回视线,又惊又喜。站在她身旁的,是那位与她记忆中一样高大,那个永远挂着和善笑容的塞拉斯蒂娅公主。

全然忘乎所以,暮暮跳过去拥抱了公主,刹那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有多么不合规矩。但就在暮暮想要离开时,她感受到公主的前蹄已然拥在她的身旁,也抱了抱她。

“公主!”暮暮此时是字面意义的又惊又喜,“啥…怎么?”

“在这碰见我甚是奇怪?”塞拉斯蒂娅反问。

“嗯,是的,”暮暮嘀咕一声,看向身旁,略显惭愧。

“没事的,我的小马驹,没有什么是需要你伤心的,”她的蹄子温柔地把暮暮的脸又托了回来。

“但我不明白,”暮暮说,“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知道我做了什么!你知道我做了什么!你对我…不失望吗?”

“暮暮,我从来不会对你失望,在你赴汤蹈火、付出所有之后。”暮暮再次拥抱了自己的导师,混有喜悦与伤感的泪水淌淌流下。“我只是对你这么早就来到此处而感到伤心。”

“话说回来,我在哪里?”暮暮松开拥抱,但并未离开公主,生怕下一秒对方就会无影无踪。

“你在你需要在的地方,”塞拉斯蒂娅脸上挂着微笑。暮暮皱了皱眉。

“不,我是说这是什么地方?”暮暮再次强调了自己的疑惑,希求着更好的答案。

“这是你需要在的地方,”暮暮失望地滚了滚眼珠。

“为什么这里看上去像坎特洛特?我为什么在这,为什么除了我们外别无他马!”暮暮最终失望地松开塞拉斯蒂娅。她想要后退几步,但做不到,于是她往旁边退开。

暮暮困惑地睁大双眼。塞拉斯蒂娅只有脖子以上的部位是实体。与这座城市的塔楼,她先前伴随的马群一样,塞拉斯蒂娅的身体与翅膀都只不过是模糊的光线轮廓,宛如他是由太阳的一部分所组成。

“什么…”就是暮暮能作出的唯一反应。她喘了好多口气才恢复过来。“你是什么东西?”暮暮最终发问。

“那可是不少问题了,”塞拉斯蒂娅亲切地说,“我们一个个来。嗯,这个地方像坎特洛特是因为你希望如此。你已经知道了自己在这的原因,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以及这个地方并不是只有我们,才是这里唯一的小马。”

“至于我是什么,答案其实并不复杂,但你可能很难理解。”

“那就试试吧,”暮暮毫不客气。

“非常好,”她点了点头,“我是你心中的塞拉斯蒂娅。既是真实的我,也是你心目中我应该是的样子。我不是一段记忆,也不是个梦。我是存在于所有小马体内的塞拉斯蒂娅,在流过独角兽的魔法中,在将天马带往天空的魔法中以及地上陆马们体内的魔法中。我就是天上那个你们感受到的、你们所看见的曜日所洒下的塞拉斯蒂娅。

暮暮盯着她,试图理解刚才的话。那位尾巴发着白光的公主则和蔼微笑地回视。

“正如我所说,你不太可能理解的了,”她开口,“但你是否理解也并不重要。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理解清楚。重要的是你接受了。”

“我接受了你是个发光的,不是记忆片段的,太阳的…东西?”暮暮因沮丧而皱起眉头,“以及这里的一切都发了疯?”

“不,”她退后一步,整个形体开始变得更加模糊。“这里有些你必须接受的关于你自己的东西…”

“等等!”暮暮冲上前,试着抓住塞拉斯蒂娅,但她的蹄子只是穿过了光,她的导师接着消失不见。“我到底该接受什么!求你了!回来!告诉我!”

没有任何回应,暮暮发现自己又独自站在阳台的边缘。她又一次俯视下方,希冀着捕捉到小马镇的踪迹,但除了大片大片的光,什么都没有。

暮暮失落地低下头。她现在应该做什么?她不属于这里,但她也无法回头。没有小马陪着她,也没有塞拉斯蒂娅。她孑然一身。她想念自己的朋友。

暮暮注意到地面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它不再是一片白光,而是闪烁着色彩。石头被洗去白色,变回了灰色,就是坎特洛特真正的模样。

隆隆的轰鸣声与雷鸣般的爆裂声是暮暮收到的唯一警示。她正好抬起头看到了空中直冲而下的彩虹漩涡。她正好反应足够快躲向了一边,这才避开了冲击。

漩涡在她面前撞进地面,产生了一场虹光大爆炸。她被迫举起蹄子护住眼睛。在漫天白色的世界中呆了太久,这鲜艳灿烂的彩虹她一时不太能受得住。

在她总算能看向它时,暮暮发现几乎撞到自己的是一道巨大的彩虹光束。它在缓慢地旋转,暮暮可以看到半透明彩虹的另一侧。里面有些东西。

“噢,得了!怎么又是我在底下?”一个暮暮认识的嗓音叫着。这是第一个呼唤她名字的嗓音。她最熟知的嗓音。“暮暮!”嗓音传来。

暮暮踉跄着后退,胸中一阵剧痛。她在地上滑行,直到背部贴牢了阳台的墙壁。她睁大了眼睛,反应过来是谁的嗓音。

“黛茜?”暮暮温和地回应。

“不只是黛茜,”第二种嗓音传来。

“阿杰?”暮暮轻语,心在滴血。

“对!我们都在这!”萍琪派边叫,边在自己朋友堆成的小山上蹦跳。

“嘿,得了,快挪开!”黛茜发出抗议。

“不!”暮暮使劲摇着头,“不!千万不要!你们不要都…你们不可能都…死了…”

“啥?没呢!”黛茜使劲一推,才总算从小马堆中逃了出来。暮暮惊讶得看着黛茜使用融合后的身体。“我们是前来取回你的。”黛茜伸出一只蹄子,但暮暮没有上前握住。

“你们这群家伙在这做什么!”暮暮吼叫,“你们不能在这,这不可能,你们…等等…你们不会吧!你们不可能!不要告诉我你们是用魔法来这的!”

暮暮扫视前方。她的五名伙伴就站在彩虹光束中。光束直冲云霄,仿佛连接着另一边极其遥远的东西,仿佛是回归生界的桥梁。他们蹄下的地面不再是鹅卵石,而是木板。她确信就是她图书馆里的木板地面。而在彩虹光柱的边缘,地面又变回了柔和发光的白色石面。

“对…我是可能,用了点禁忌法术,”黛茜尴尬地笑着,挠了挠后脑勺。

“星璇清楚地说过那个魔法永不该使用!”暮暮进入了授课模式,“他说过我们不应该篡改死亡!因为我们不能!他说过…”

“对,我知道他说过什么,”黛茜打断她,“你也可以在之后慢慢跟我讲,”黛茜向暮暮伸出蹄子,尽管二者还隔了老远,因为黛茜没有离开光柱。“快来吧,我们把你带出这里!”

“不,”暮暮看向别处,“我很抱歉你来了这。我不想你经历这一切的。但我不能跟你走。有一些事是魔法也无法做到的…不应该做到的。”

“说什么昏话!”阿杰喊,“咱不能来这空蹄而归啊!”

“你们会的,”暮暮轻声说,彩虹光柱忽隐忽现,收缩一圈。光柱外的木质地面很快挥发不见。“求你们,走…吧。”

石面传出的马蹄声与蒸汽般的嘶嘶声出现,暮暮感受到自己的脸被扇了一下。她按住脸颊,满脸困惑。站在她身前的,是泪流满面的黛茜。她刚…她刚刚扇了她!

“笨蛋,”黛茜吼,“你个自私、愚钝的笨蛋!”银色的蒸汽从黛茜身上飘然离去,她的身体与刚才的地面一样开始挥发。她的下身,已经开始由光组成。

“黛茜!快回来!”阿杰喊。

“求你了黛茜!”小蝶恳求着,瑞瑞和萍琪正拉着那只黄色的天马,防止她冲向黛茜。

“你认为这只跟你有关,”黛茜无视朋友们的劝阻,低声说,“那你有停下来想过你的朋友们,以及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吗?”

“当然!”暮暮说,“我就是为了你!”

“我没让你做过!”黛茜喊,“我也不想你做!你放弃一切到是轻松了,但剩下来的我们要处理你的烂摊子。”黛茜的所有薰衣草色皮毛都几乎烧为纯白。她的翅膀也开始发出嘶嘶声了。与之前那不是塞拉斯蒂娅的东西类似,黛茜此时只有脖子以上存在实体。

“黛茜,你必须回光柱里来!”瑞瑞也开始劝阻,“你的身体几乎要没了!”

“求你了黛茜…”暮暮乞求道,“求你回去。”

“不,”黛茜正颜厉色,“我们的朋友也许要在我们之间作出抉择,但我不会。要么同生,要么共死。”

“我不能强迫你以那种形式存在,”黛茜想要打断,但暮暮继续说了下去,“我没有权利做我所做的事。我只是想要…要…拯救你。我不能让你离去,不能像那样离去,不能这么早离去!”黛茜又想要说什么,但暮暮不给她机会,“我想要把你变回原样,真的,但我做不到,我很抱歉,我很…”

“暮暮!”黛茜最后吼了出来,吓住了喋喋不休的独角兽,“你就不能闭嘴一会吗?”暮暮不再开口,“你这一路子走来,就从未停下来问过我是怎么想的…”

“你恨我,”暮暮嘟囔着,“你…”黛茜直接堵住了暮暮的嘴。

“你就没有想过也许我一点不恨你吗!”暮暮睁大双眼说不出话,“我怎么可能会恨你?”

“因为那都是我的错,”暮暮含糊不清地说着。黛茜翻了个白眼。

“暮,我不恨你,我也不怪你。你就只需要接受这个!”黛茜放下了堵在暮暮嘴里的蹄子。“你现在准备好跟我们一起回去了吗?”

“回…去?”暮暮问,“你真的希望如此?”

“当然啦!”萍琪大叫着,“我们怎么能不希望你回来呢!”

“萍琪说的没错,亲爱的,我们都希望你回来!”瑞瑞附和。

“但我们不能共存,”暮暮说,“这个咒语有缺陷。如果我回去,乱子又要再次爆发。”

“也许吧,”黛茜摆摆蹄子,“也许只是因为我们应对此事的方法有缺陷。不要再想着给予对方自以为对方需要的,我们应该问对方需要什么。我们应该试着和谐共处。”黛茜又一次伸出了蹄子。

暮暮点点头,牵住黛茜的前蹄起身站定,上前抱了下黛茜。

“赶快!”小蝶嘶吼着,黛茜和暮暮奔向光柱。黛茜轻而易举地穿入其中,身上原本褪去的薰衣草色逐渐回归。然而,暮暮撞在了彩虹柱墙上,没法进入。

“啥情况?”阿杰将蹄子伸出墙外,她惊叫一声,似是被烧着了,迅速收回了蹄子。

暮暮趴在光柱外,她就是无法进入。

“哪出问题了?”瑞瑞问,“为什么她进不来?”

“…我们没有权利和力量去篡改这一切,”暮暮把蹄子从墙上拿开,重新站稳。“星璇是对的。我很抱歉。我不能跟你们一起走。”

“我不会放弃我的朋友!”黛茜伸出蹄子拉住墙外的暮光,往里使劲拽。

“我们没有放弃!”阿杰也一样抓住了暮光。

“我们想要你回来,”小蝶也伸出了蹄子。

“我们需要你回来,”瑞瑞也加入这个行列。

“因为如果没有你的话,”萍琪轻语,“我们就会迷失。而且,我就没法拿回自己的书了。”

随着她也触碰到暮光,五位朋友的可爱标记开始发亮。暮暮侧臀上的五颗发光的星辰开始翻腾着能量,将自己的精华注入正中央的那个灰暗的星星中。它缓缓的开始改变,它的颜色逐渐恢复。黛茜侧臀的标记同步地改变。她身体一边,带有闪电的云朵发出炽烈的光芒,另一边,灰暗的星星开始变回了紫色。

“拉!”萍琪喊,他们齐力拉着暮光。她的脸撞向柱墙随即弹开,眼珠子转了好几圈,嘴部也皱成一团,一脸茫然而迷惑。“抱歉啦!我们应该再多等一小会。我背锅。”

随着那颗紫色的星星焕发光辉,暮暮身侧的可爱标记开始溢出能量。

“拉!”萍琪再次指挥。

“嘿!等下!”暮光喊停,但这次她被拉了进去。他们全部摔在了光柱中央。外部的柱墙开始旋转,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好了!”萍琪喊,“是时候驾驭云宝了!”

“驾驭什什么么么啊啊啊啊!”暮暮惊叫,随着一阵颤动,漩涡开始收缩,他们被粗暴地拽回了天空。

 

 

 

 

thumb_up 38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灾厄 Lv.1 独角兽
评论 第十三章

最后萍琪派的话应该是双关语,感觉翻译成驾奴彩虹更好些

7 天前
Utopia Lv.1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第十三章

回复57391 @灾厄 : 驾奴?这样嘛(思考)

我这么诡异地翻法显然就是不知道咋双关嘛,我投降:ftemoji_twicrazy:

7 天前
灾厄 Lv.1 独角兽
评论 第十三章

回复57414 @Utopia :

抱歉打错字了,是驾驭:sweat:只是我想的是云宝英文名是“Rainbow”,所以我认为翻译成字面上的彩虹::ftemoji_rdscared:

7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

  • 原作党推荐书目

    明琪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