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学地理的理科生
学地理的理科生Lv.3
陆马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奇迹之乡前传:寂夜肃杀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五章

chrome_reader_mode 11,858 event 9 天前 thumb_up 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6 forum 0

 

第五章:小马镇...和一些马(Pony town…and some ponies)

 

“寂夜大哥...您饶了我吧...”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和风夜阑哀求道。

 

在他前面背着个小长包袱跑的正欢的辉阳清溪皱起眉头,面带怒色的止住蹄子,转过身来说道:“叫我辉阳清溪!不是你让我改名字的吗?还有,这才二十几公里就累成这样?就这还想练呼吸法等你成太爷爷了都练不成!”

 

可你是陆马我是夜骐啊!!!而且你真至于要跑着去小马镇啊,那离我家五十多公里啊!!!和风夜阑在心里咆哮道。他又试着挣了挣绑着自己翅膀的绳子,但刚动了下就被辉阳清溪一蹄子揍到头上:“干什么呢!不许用翅膀!给我跑!”

 

“清溪啊啊啊啊~我真的跑不动了啊啊啊啊啊啊~~~”和风夜阑被打的眼冒金星,又因为体力不支,和风夜阑后腿一软就坐到了地上,令辉阳清溪无语的是,这家伙趴到地上之后,居然拉着长音,抱着辉阳清溪的前腿耍起无赖来。

 

辉阳清溪低着头看着耍赖皮的夜骐,心里七彩斑斓。这家伙早上出来时豪情壮志的,这会儿倒好...夜骐体力这么差吗,果然不科学的东西就是不行。他又想起一个细节,难怪早上一把他翅膀捆上他脸色就变浅灰色了...不行,大老爷们这么没骨气,我得刺激刺激他,可不能让安逸生活毁了他。

 

想到这儿,辉阳清溪脸上浮现了一丝丝坏笑,坏水咕噜咕噜的往外冒跟要开锅了似的。“和风夜阑啊~你看这是什么啊~~~”说着,他从包袱里掏出一支箭头上满是花纹的箭来,在和风夜阑眼前晃了晃。

 

“啊...什么?”正在抱大腿和风夜阑听到这句话一抬头,看见眼前有什么晃了一下,来仔细一看,他的瞳孔瞬间紧缩了一下(夜骐竖瞳哦,而且白天虽然看得见但是会变近视眼,按人类标准至少500度):“这...我祖先留下来的箭!你什么时候...”

 

没等他说完,辉阳清溪往后一抬蹄,把箭丢了出去。

 

“哎哎哎!!!不要哇!!!”和风夜阑顾不上绑住的翅膀,从地上蹿起来就去追箭。他连窜带蹦的追了半天,气喘吁吁追到箭掉落的地点,到那里一看,那个东西并不是箭,只是一根树枝。和风夜阑仔细地看了半天,确定那不是自己家的箭后,心中疑惑不解:哎?刚才明明是...这怎么...?.这时他听见自己身后有呼吸声,一回头,发现辉阳清溪满脸坏笑的站在自己身后,用三只蹄子站着,右蹄拿着箭。还没等他说话,辉阳清溪一抬蹄子一句“走你”,那支箭刮着呼哨向高空飞了出去。

 

和风夜阑这次没有追,坐到地上,插着腰板着脸,眯着眼睛瞪着辉阳清溪其实这个是看不清,一句话也没说。

 

辉阳清溪脸上笑容顿时僵住了:“干嘛,追啊?你不怕你家传家宝丢了吗?”说着话,还用蹄子捅了捅和风夜阑。

 

和风夜阑一蹄子把他的蹄子拍走:“追什么追?塞蕾丝缇雅的身高?还是岁数?别闹了,快还给我!”

 

辉阳清溪一摊蹄,满脸诚挚:“没有了!真扔出去了!”

 

和风夜阑这次也没言语,一蹄就把和风夜阑的长包袱给抢了过来,往地上一甩,包袱甩开紧跟着就翻,边翻还边睨着辉阳清溪说风凉话:“真扔出去,我信你!那可是我家的传家宝,我就不信你敢(低头一看)真扔出去...!”和风夜阑抬起头,满脸诧异:“这...真没有哇???”

 

辉阳清溪耸耸肩:“我试着告诉你了。”

 

“我家的传家宝宝宝宝啊啊啊啊啊啊啊!”和风夜阑丢下包袱尖叫着向前跑去。辉阳清溪嘴角向上勾了一下,慢悠悠的走上去收拾自己的包袱。包袱里呢,有一些钱,和一些原本在他内嵌装甲里存的一些小玩意儿,他早上起来时检查了一下装甲,发现跟了自己四十多年的装甲彻底报销了,不过自己身上带的的小玩意儿被存在了紧急储物空间里,因为有过自己装在里面的手榴弹自动掉下来还拉好了弦的经历,他把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正好和风夜阑要去趟小马镇买些东西,他就“体贴的”帮他拿了一共还没有1斤重的钱币,顺便把背菜回家的任务交给了和风夜阑,并且豁免并无视了他作为房主的一切特权和抗议。

 

“嗯...”包好包袱后,辉阳清溪在自己脖子上挂了一个从里面翻到的小十字架,十字架主体大约五六厘米长,造型很奇特:架身似乎是蓝宝石,外侧有黄金的镶边,中间还有个红色的宝石,顶部有一个小环,一条金色的细链从中穿过,而且最奇妙的是,在阳光下,光线似乎在架身里成为了液体,金色的线条在其中缓缓流动着,看上去神秘又美丽。辉阳清溪也不知怎么就想起它来了,这还是二十三年前清缴超自然生物时红衣大主教送他的礼物,他本来就讨厌魔法这一套,这个十字架有什么用他根本就没听,他更习惯一球或者是用个什么玩意儿打爆那些超自然生物的头,而不是什么花里胡哨还没什么用的魔法。今天无意中翻到,拿到眼前仔细打量一下,觉得还挺漂亮,顺蹄就当成小饰品挂在了脖子上。检查无误,包好包袱后(背上背东西意外的平稳,这让辉阳清溪诧异了许久,最终决定把它也加入到‘反正就是这么回事’清单中),他深呼吸了几下,眼神中透出一丝丝狡黠,然后就见旁边的树上叶子一动,辉阳清溪的身影便消失不见,地上连个蹄印都没留下。

 

远处,和风夜阑的叫声再次传来:“寂...啊啊啊辉阳清溪我和你没完!!!!”

 

草丛里的爱德华.灌丛(Edward.Shrub)看见了全过程,他晃了晃脑袋:小马们都这么天真可爱吗?真怀疑他们是怎么活过这么多年头的。他转了转耳朵,决定先不去管无聊的小马们,自己是出来搜集食物的,妻子儿子还饿着呢,正事要紧。

 

他的儿子,哦。想到这里爱德华不禁停下了爪里的工作:他的儿子,哦,它是多么的可爱啊,在他出生的那一刻连作为顶天立地的强者的他都不禁落下了雄性宝贵的眼泪,已为人父的他感觉到了作为父亲肩上那神圣无比的责任和义务,他决心让自己的儿子成为族里最伟大的一位,哦,不对,应该是仅次于他的最伟大的一位。他又想到了他的妻子:天哪,和自己的青梅竹马结婚时简直是自己强者生涯中最让人觉得自己多愁善感的一笔,但是他并不介意,真正的强者是不会在意自己一些哭哭啼啼的时刻的评价的,英雄也是有感情的,这样才显得他这个英雄内心中柔软的一面啊...(此处省略,我绝对不是编不下去了)

 

抱着前爪欣赏自己无与伦比的思想和身姿半个多小时后,爱德华终于觉得自己已经回顾完了自己伟大的传奇。之后他抱起身前的胡萝卜和浆果,自豪的跳回了自己的洞里。

 

“艾达(Ida)!安吉尔(Angle)!”爱德华抱着食物蹦蹦跳跳的跳进洞口,开心...哦,不,强者只会自豪!对对,他“自豪”的喊道。

 

还没等他放下爪里的食物去打开门,门“嘎吱”一声开了个小缝,他妻子艾达的眼睛伸出来看了一眼,确定是他后,另一只爪子伸了出来一把把爱德华拽进了洞里。

 

爱德华对于这种不符合强者形象的行为不是很高兴,不过看在自己妻子绝世无双的容颜上当然是原谅她啦~“哎呦!艾达?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的?”放下食物后,他看着自己还在门口仔细观察的妻子说,当然了,他的潜台词是“是发生什么值得强者出面的事情了吗?”

 

艾达仔细观察,确定没有什么跟来后,把门紧紧地关上,并且上了锁。然后她转回身来倒进自己丈夫的怀里,面色惊慌地说:“老公~你可回来了,你猜猜外面怎么了?好多动物都消失了!据说连小马们都失踪了不少!塞蕾丝缇雅公主都发出宵禁令了!幸好你回来了,你一定有办法解决的对吧?”

 

爱德华听到这个,脸上得意的...呃,自信的笑了一下:“当然了!我可是最有名的强者啊!!!想当年我BLABLABLA...”艾达面带崇拜的听他说完自己的事迹。等说完了后,他顿了顿,帅气的喝了杯水,又说道“那个...出了这种事的话,有什么线索吗?没有线索就是我也没有办法啊?”

 

“没...好像他们都凭空消失了一样,不过,水獭先生说他在永恒自由森林西侧的刀山上找到了一些流干血的尸体,天哪真的好可怕的!我想是不是连小马们都解决不了了!老公我是相信你的,但这是不是太危险了,安吉尔才刚出生几个月呢,你还是…”

 

话音未落,爱德华一把把艾达推开。艾达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看着自己的丈夫。

 

爱德华满脸怒气:“你这是什么话!我可是亿里挑一的强者!居然有动物被杀了!!!这种事在我眼皮底下发生我怎么可以坐视不管呢!!!你太让我失望了艾达!”

 

小白脸都激动成了小红脸的爱德华狠狠训斥了自己的妻子一顿,并且当机立断做出决定:夜长梦多,迟则生变,不能推迟时间,今晚就去侦察!然后他就气呼呼的进了自己的房间。艾达知道他这是在为自己的出征养精蓄锐,再加上自己的一时失言也没好意思继续劝 而且安吉尔被刚才的强者如雷的吼声惊醒了,艾达赶忙走过去轻声安抚好孩子,然后去给爱德华准备饭菜以补充能量。

 

时间过得飞快,夜幕降临,月亮好像“突”的一声就跳上了夜空,那上面的月海拼拼凑凑,形成了一个独角兽的形状。但令马奇怪的是,虽然是苍穹万点繁星,如果仔细咂摸滋味的话,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有些单调?又好像有些压抑?又夹杂一些...悲伤和怀念?

 

但爱德华可没工夫注意这个,换上一身夜行衣(其实是万圣节时拿来扮鬼用的)的他这在潜近,不知是靠他的耳朵还是什么,他摸清了各种怪事发生的源头:刀锋山万谢千柳谷①崖壁上的一个极难察觉的洞口。经过强者的多方打听和无敌直觉,他很确定:谜底就在这里。

 

悬崖可难不住我们的强者,无尽森林里的藤蔓有的是,经过他无比心灵手巧的加工,一条结实的可以当艺术品的绳子凭空诞生,不过这绳子编的太粗了点...都可以挂上四只小马了,不过这也没关系啦,下到洞口是最要紧的。找了一棵树系好绳子后,他踏着崖壁,一步一步的下到了洞口。

 

他特意把绳子位置向左偏了一下,这个角度从洞口出来的东西刚好看不见。他向右纵身一跃站稳在洞口边缘。之后侧耳一听,确定没什么家伙后,小心翼翼的将自己娇小的身形隐藏在黑暗中,谨慎的向前前进。

 

我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搞鬼...爱德华心里想到,他想起了不幸死掉的居民,心里一阵凄凉:唉!可怜的动物啊,你们的家人一定会希望你们平安归来吧,没想到却...爱德华不禁落下了眼泪。一定给你们报仇!爱德华这样想,目光也更加坚定,他小心翼翼地开始向洞穴中走去,身形渐渐消失在了洞中的黑暗中。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去一些...

 

“砰咚!”和风夜阑大头朝下趴在了地上,他看着只有几步远的箭,想起身去拿却觉得自己的腿像是被钉在地上一样又沉又疼,几次的挣扎无果后,他也被逼急了,用尽力气向前一点一点的蠕动,愣是一点一点的挪到了箭前。

 

但当他好不容易到目的地时,一只雪白色的蹄子挡住了他的路。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谁,难怪我一直追不上箭呢...哎呦...这家伙还不过瘾吗...和风夜阑心想,他放弃了蠕动,转身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费力地说:“塞...塞蕾...唉算了...你...你到底...在...在...干甚...干什么啊...”说完他又呼哧呼哧的喘了起来,就像得了肺结核。

 

辉阳清溪则是觉得神清气爽,这具身体可比人类的结实多了,跑了这么久他的乳酸含量都没怎么升,心脏也是强悍的不像话。说不定连繁衍功能都强上一节,嘿嘿嘿~一路上他没少这样想。他低头看了看快低血糖的夜骐,用蹄子戳了戳了他:“嘿,死了没有?”

 

和风夜阑勉强斜过眼睛,努力的瞪了他一眼,虽然这一眼看上去更像是求饶,但辉阳清溪这次没有去挖苦这只翅膀被绑上,三个多小时连续跑了五十来公里的夜骐,反倒是轻轻点了点头。

 

还不错,辉阳清溪想,挺经折腾的,当然这也许和我拿他的传家宝做威胁有关,但是这全程他动摇的程度还在接受范围内,应该有点价值吧。

 

“和风夜阑...哎总叫你这个真麻烦,以后我就见你小和得了。我说小和啊,你注意这儿是哪里了吗?”

 

“啊......”和风夜阑使劲把身子转过来,环顾一下四周,他的眼神逐渐变得迷惑起来:“嗯?”

 

远处农场的风车,以及一个明显是欢迎牌子的牌子,虽然距离还有些远看不太清,不过来过多次的他印象可不浅,“小马镇?”

 

辉阳清溪看着发傻的和风夜阑,本来想挖苦他两句,心里却被一种不知名的温暖所包裹:五十多年来,他从未真心对待过任何一个人,即使是另一个宇宙的自己②也不过是盟友关系,至少他是这么想的;BLUE对他而言不过是工具,他可不会像把没有生命的器具当做朋友来看待,一根笔能用上十多年,丢了还哭哭啼啼的念叨上好几天,那对自己没有好处。他晃了晃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的东西甩出自己的脑袋,之后从包裹里拿出一包装着一些小药丸透明小包,用牙齿搞了半天封线后,费力地整出来一颗后,他用蹄子握住药丸③,对和风夜阑说:啊#@#@##@@...

 

和风夜阑一愣,不自觉的张开了嘴:“啊?”

 

辉阳清溪一把把药丸塞到他嘴里:“来尝尝。”

 

和风夜阑差点被这个药丸给呛死:“咳咳咳...我去!公主在上你搞啥!!!”又气又恼的夜骐从地上一骨碌身子就跳了起来,照着辉阳清溪的脸就是一蹄子。辉阳清溪也没躲闪,带着笑意正面用脸接了他一蹄子,不过夜骐的力气比他预料的大,再加上他的身比较高重心不太稳的缘故,这一下虽然没伤到他,这一拳的后坐力也让他的身子一斜,险些跌倒。但是一下和风夜阑可解不了气,靠着自己的战斗经验,没等辉阳清溪恢复平衡他就迅速绕到了他的身侧,对着辉阳清溪的腰部来了一记重蹄,辉阳清溪这一下中心后让对身体不熟悉的他失去了平衡,“咚”的一声的砸在了地上。

 

“你这家伙是不是吃了毒玩笑了!!!你们那个地方的马...家伙们都这么没教养咋着!?那是我家的传家宝啊!你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吗!这可...”话吼道一半,和风夜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他停下来,活动活动自己的四肢,发现自己居然像刚吃饱饭一样有力气,而且一点也没有平时熬日那样的困倦,哎???我刚才一点力气都没了,怎么这会儿骂马这么有劲?刚才...清溪那家伙给我吃了啥?他在心里疑惑道。

 

“那东西你叫大力丸就可以,当然这个是给人补充体力用的,不过现在看来小马也能吃,嗯,虽然你是夜骐不过我想也差不多吧。”不知什么时候跑到和风夜阑面前的辉阳清溪说。

 

“这玩意儿你连效果都拿不准就给我吃?”和风夜阑生气到,但是气归气,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哎!你这个什么胶囊,是不是在白天可以让我不打瞌睡啊?”

 

辉阳清溪翻了翻白眼:“这个...理论上可以,实际上正常情况下这个可以提供让士兵连续急行军五十公里的能量,白天不困小菜一碟啦。”

 

“哦哦!那能再给我两粒吗!”和风夜阑一听见这个,感觉就像考试最后一分钟时想到了答题思路一样兴奋,把箭和他随便喂自己不明药品事忘在一边,脸上重新挂上了兴奋,高兴地问辉阳清溪。

 

辉阳清溪面无表情的回答道:“这个啊,想都别想,这个东西可是药物,是药三分毒懂吗?按规定这东西一个月只能吃一次,而且连续三个月都用的话还得定期服用解毒剂。最重点的是它会让你身体里的激素失衡,到时候你长到八百斤都说不定。”辉阳清溪的话像把铁榔头,把和风夜阑好不容易看见的希望砸了个粉碎,砸完顺便还跺了几蹄子。

 

和风夜阑失望的垂下耳朵,八百多斤,按他1米53的个头这那样就是一坨啊...估计早就被当成珍稀动物进了动物园了,还当什么卫兵...他的火也没了,垂着头默默地捡起那只箭,蹄子里拿着箭盯了箭一会儿,又走到辉阳清溪跟前把箭递给了他。

 

“嗯?你这样我也不会给你的啊?”辉阳清溪皱起了眉头说。

 

“不是不是...我身上也没地方放啊,最后追到了不还是要给你,这箭一直飞来飞去总也追不上也是你搞得吧?”和风夜阑用的死鱼般的眼神盯着辉阳清溪说。

 

辉阳清溪“嗯哼~”了一声当做回答,无视了夜骐的怨气,伸蹄把箭接过来放进了包袱里。放完归置包袱好后,他听见和风夜阑问到:“哎,你怎么知道这箭是我家传家宝的啊?”

 

“因为我觉得不会有人把啤酒瓶子盖之类的玩意儿弄个大框挂在客厅墙上,我想小马也不会这么干。”辉阳清溪懒懒的解释道。

 

“那你为什么要拿啊?”

 

辉阳清溪嘴角向上稍弯了一下,露出了一副“哎呦!小伙子有前途啊”的表情,他没有回答和风夜阑的问题,相反还饶有兴趣的问道:“拿?你为什么不用‘偷’呢?”

 

和风夜阑把眼睛睁圆了,迷惑的歪了歪头琢磨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地说:“我说,那个偷东西的会拿出偷的东西和主人闹着玩啊,而且...说实话我并不觉得你是坏马,额,虽然讨马厌一些。”

 

“这样啊...”辉阳清溪思索了一下,决定先把这事放在一边:“嗯,好吧。你问我为什么要拿这个?你们长的是蹄子虽然莫名其妙的能拿起东西但是拉弓射箭这种动作可是做不了的,而且独角兽都会发个花里胡哨的波吧?你们应该完全不会有发明这种东西的可能性才对。但是这个很明显太打我脸了,就拿来顺便问问你这个事。”

 

“那你在家里为什么不问啊!!!那里有这么问问题的!搞得我差点跑死!”

 

“哎哎,昨天你可没说天马的小短腿这么不经跑啊,而且白天你走的急匆匆的,我哪里好意思拦你不是?(和风夜阑气呼呼的白了他一眼),再说不是你要练呼吸法的吗?这只能算是热身哦~(和风夜阑瞪圆了眼珠,浑身抖了一下)行了,先说说这个吧,这事儿算我欠你个人情行吗?”

 

“‘人’?你们要是都这样我可不想你欠我什么。”和风夜阑闷闷地说道。

 

“嗯?”辉阳清溪吸了一口气,压了压心头火,呵呵,这家伙生气了啊,大老爷们儿这么矫情,算了,说来我第一次见他就玩这个确实过了点

 

“放心,闹归闹,欠你的我一定会还的。昨天你也看了我的一些回忆了,我做事向来干净利索,而且你也别先入为主啊,大部分人类比我好得多,我只是...习惯了而已。”

 

“呃...算了,我姑且信你一次,别耽误时间了吧,晚上还要回去呢,我边走边说吧。”和风夜阑提议道。

 

“嗯,好啊!”辉阳清溪脸上笑容浮现出来,向前跟上和风夜阑。二马向小马镇走着,和风夜阑开始给外星马介绍那只箭的来历。

 

辉阳清溪了解到,这只箭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来历:和风夜阑属于夜骐族群里的一支大家族,他也是嫡系后人之一,虽然家族没什么政治影响力,但家规极严,尤其对他这种浪子一般的后人深恶痛绝,即使现在他回头诚心悔过也依然不被接受,这也是他现在都不敢回家看看父母的原因;那支箭是家族的传家宝,大族长也不知怎么就把这只家族祖先得到的箭传给了他,家族其他成员尽管极不情愿也不管用,箭的故事族长也不和他讲,只是托他好好照看,他也不敢吱声。就把箭带回了家里,好生照顾,也为将来重新融入家族做个铺垫,结果今天遇上个丧门星,差点把这个族人心里的宝贝疙瘩给弄丢了。

 

“你开玩笑也有个度啊,动我东西前至少告诉我一声,这要是把箭丢了我肯定会被抓回去重责的...到时候还会被轰出去...”和风夜阑有些后怕的说道。

 

“哎呦,还真没想到,合着你是个大少爷啊!难怪找不着工作不敢回家呢。你非要当日间守卫是不是也和这个有关啊?”辉阳清溪微笑着问道。

 

和风夜阑脸一红,臊眉耷眼的说:“呃...呵呵呵~有...点儿...吧...反正我也不喜欢那些集会的...”

 

人家还看不上你呢吧,不过这么有上进心的话...嗯...说不定我可以帮他一下,权当还人情。辉阳清溪盘算了一会儿,决定先把这事儿记在记事本上。这时他们也走近小马镇的入口。辉阳清溪望了一下,停住了脚步。

 

和风夜阑自己对着空气念叨了好几分钟,一瞥才发现辉阳清溪不见了。他赶忙停蹄,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辉阳清溪在自己背后后紧赶了两步到了近前。

 

“喂喂,下次走前说一声啊。你看搞得我...”

 

辉阳清溪没理他,仔细往前看了看后,对着和风的耳朵低语道:“这个镇子平时不会有卫兵巡逻吧?”

 

“啊?”和风夜阑莫名其妙,“什么...卫兵?”他回头仔细一看,果然在小马镇的进镇路线前有几位皇家守卫在左右巡视,而且镇子周围还设置了许多魔法岗哨,看上去完全是个帝国主义国家才有的样子。

 

“怎么...”没等和风夜阑说什么,他感觉眼前一晃,等他揉了揉眼睛,再一看,自己已经到了距村口一百多米的地方,那几个卫兵也察觉到有马接近,正在向这边赶来。

 

和风夜阑抬头看了看身边的辉阳清溪,雪白色陆马对着夜骐眨了下眼睛,之后正对着卫兵来的方向看着正在赶来的卫兵,一脸轻松。

 

好吧,露娜在上,谁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夜骐想了半天,正出着神,一声断喝把他拉回了现实。

 

“停下!不许再往前走了!说出你们的身份,来历和目的!”赶来的三位卫兵其中一位说道,他还用魔法拉着身上的剑柄,好像随时都要动手的样子。

 

“哎哎,别着急嘛,我胆子小你这么一喊把我吓死怪谁啊?问我的身份,来历和目的?嗯...”辉阳清溪说了句俏皮话之后,皱着眉头,脸上七扭八扭的做了半天思索的表情,说是思索,倒不如说是颜艺,还夹杂着“嗯~~哦~~啊~~~”这类没完没了的大声小嘀咕。

 

那几个卫兵可没想到遇上这么个奇葩,他们脸上有些迷惑,但是也并没有不耐烦地打断好像正在抽风的路马,就站在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等了半天,辉阳清溪才恢复了正常的表情,低头看向比自己矮的多的小卫兵们。

 

卫兵们以为他要回答了,有一位赶忙掏出登记本准备登记,另两位则激灵一下,耳朵竖起来准备听他的话。

 

辉阳清溪动了动嘴唇,先干咳了两声,又不紧不慢的清清嗓子,然后慢悠悠的说道:“其实...”

 

几位卫兵屏气凝神,身体有些向前倾,聚精会神的听着...

 

“我是从另一个宇宙来的外星马其实是外宇宙人才对我本来在自己天天杀杀坏蛋过得好好的结果不知怎么着就到了这个全是小马的地方还差点被吃了虽然我也不清楚自己怎么就晕过去了但是我老一匹马待着不是事儿啊就打算和我身边这位沙雕夜骐一起去趟镇子一起看看玩玩说不定还能认识认识几个朋友但我绝对不会利用完之后把他们当垃圾扔掉不对扯远了等等我喘口气啊啊啊啊啊啊!”

 

辉阳清溪在十秒钟之内说完了以上台词,然后深吸一口气,和风夜阑刚想出蹄阻拦,还没等说话就被陆马一蹄子堵上了嘴,而且堵得角度十分刁钻,刚刚好让和风夜阑说不了话却喘的上气,而且拔都拔不出来。卫兵被这奇景惊呆了,原本拳头大的眼睛现在简直有小盆大,鉴于小马国的皇家卫兵多年的工作是帮城堡的有事来不了的女仆扫地之类的,这情况足够把他们吓得丧失语言功能了。几个卫兵就在原地站着,看着白马慢条斯理的深呼吸和不停挣扎的灰色夜骐,一动不动。

 

半天,辉阳清溪总算喘好气了,他又舒了舒嗓子,用正常语速说:“其实我朋友知道的更多,还是他说吧。”说完把右蹄一撤,和风夜阑“扑通”一声掉到地上,不停喘着粗气。

 

“...”辉阳清溪看了看自己满是口水的蹄子,心里琢磨了一下,然后把蹄子靠近闻了闻,发现居然有一股特殊的香气。我去,大老爷们连口水都是香的?说完他又舔了舔,这一幕正好被站起来正想打架的和风夜阑看见了。

 

“我去!!!你...你干什么呐!”和风夜阑的火一下子就没了,眼前一幕太过猎奇,他感觉自己都没法思考了。呃...地球人都这样吗...那几只卫兵小马都不自觉的往一起靠拢,明显也被吓到了。

 

“嗯...我说,你这家伙连吻都没接过?”辉阳清溪问道。

 

“我没...什么?”和风夜阑有点糊涂。

 

“接吻!你这家伙多大了啊,连个嘴都没亲过?你不是不学好来着吗?你这也太丢坏小子脸了吧?”

 

和风夜阑被呛得说不出来话,又气又恼,大声回到:“学坏非得祸害女孩子吗!人家女孩子凭什么受欺负!去她塞蕾丝缇雅的我受够你了!!!看打!”说着他就跳上去一蹄子直击辉阳清溪面门,辉阳清溪侧身躲过,并且凭着武功在回避的一瞬间用前蹄对着和风夜阑的脖颈处就猛击下去。和风夜阑身子左一拧躲过这一击,但刚躲过去,辉阳清溪落到一半的蹄子就向右一个猛打正打中和风夜阑的腹部,和风夜阑这一下就被打的倒退了好几步,但是身上的绳子也因为这一下被崩开了。

 

辉阳清溪一看夜骐的翅膀解开了,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转身就向镇子里逃去,边跑还边喊:“救命啊~~~夜骐要吃我啊啊啊啊啊~~~~”

 

和风夜阑憋了一肚子气,猛扇几下翅膀就追了上去,同时大叫着:“你给我站住!我今天非让你舒舒皮子!!!”就这么一追一赶,没两分钟二马就消失在了卫兵的视线里。

 

三位卫兵木在原地好几分钟,等他们可怜的小脑瓜恢复运转后,才急忙去找这两匹马,但哪里找得到?搜寻了一番,因为不能擅闯民宅,他们在大街上一无所获后也放弃了,反正时不时也会有小马偷偷潜进皇宫,无非要见见公主,放过去两匹看上去很难交流的怪马无关紧要的啦。

 

追逐战一直持续了三个多小时,其实追了没多久,刚到镇子里辉阳清溪就把自己故意演戏吸引卫兵注意好混进镇子,并且笑呵呵的又向和风夜阑赔礼,但这次和风夜阑可真是不出气,雪白色陆马只好让他揍了自己一顿,反正也无关痛痒。不过讲道理,夜骐这两下确实很不错,至少一个人打十几个没什么问题,但打他?那还不如试试扔六次骰子买彩票,至少这个可能性大些。至于剩下的时间二马都躲在小角落里躲卫兵,辉阳清溪躲得跟玩儿似的,很高兴,完全无视了隔壁的苦瓜脸。风头过去后,二马又勘探了一番,确定无危险后和风夜阑就带着捣蛋鬼去往集市,准备采购今天上午就应该买回去的东西。

 

要不是这货我现在应该在家里补觉...这家伙没事来这么一出到底干嘛?就是为了甩掉卫兵也不至于这么麻烦啊,而且这样连点情况都问不到了啊。和风夜阑思索了半天,觉得辉阳清溪的行动完全没道理,就出声问道“我说,你没事搞这么一套干什么啊。费劲不说,你看现在咱们连点情况都摸不到啊。”

 

“嘿嘿嘿,这样多刺激啊,我也想试试你们卫兵的水平,就这看皇宫公主活的可真安心啊,哈哈哈~~~而且说不定还能认识几个卫兵朋友,不干白不干嘛~”辉阳清溪出了一身汗,浑身轻松,高兴的说道,“至于情况?那个不急啊,你们这儿顶多就是有个什么远古怪物啊或是被黑暗蒙蔽了双眼的法师抽风想毁灭毁灭世界罢了,到时再打探也不迟嘛,而且变成小马后我觉得自己精力超级旺盛,这样我可没法专心工作,这次权当热热身,这不是一举三得吗?”

 

“...”和风夜阑彻底被他的逻辑搞晕了,索性紧走几步跑到前面带路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两马一前一后,夜骐在前面走着,脸色红的想动画片里水壶烧开了的样子,看起来气的不轻,辉阳清溪大大咧咧的在后面左顾右盼地跟着,看了一会儿四周,他有些奇怪,对和风夜阑说道:“小和?这里平常店铺也不开门吗?”

 

“在某位大爷来之前都开来着,你看这不是...啊?”和风夜阑眼睛向后瞥着说,这时他正好走进集市,等他把眼神回过来一看发现这里居然空无一马,也愣住了,“哎?”

 

“得得,太阳快下山了,先别埋怨我了,这店一个都不开,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想睡大街”辉阳清溪问道,他可不想睡地上或是长椅上,而且连衣服都没穿,虽说也不用穿的,但大街上裸睡总觉得不自在。不怪辉阳清溪,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接受得了在街上裸奔,而且是所有人一起裸奔,就像第一次吃螺蛳粉一样,而且,还要吃三碗。

 

“这...哎呀...”和风夜阑紧锁眉头,坐到地上,望了望快到日落的太阳,低下头心里盘索。过了一会儿,他眼睛一亮:“哎,对了!我和苹果农场的苹果夫妇挺熟的,那里离小马镇有一段距离,不过天黑之前还赶得上,要不我们去他们那里吧?”

 

“哦?苹果夫妇?听上去是个大农场主呢,你怎么认识他们的?”

 

“我帮他们赶过木精狼,而且也没少在那里留宿,而且苹果家族的好客小马国闻名,咱们快走吧,时间不早了,今天镇子又奇怪的很,赶紧去留宿安全些。”和风夜阑说着,站起来用尾巴扫扫屁股,就招呼辉阳清溪往前走。

 

辉阳清溪应着招呼,也向前走去。走出集市时,他身上挂的小十字架突然闪了一下,他装作没注意,快步离开了集市,出了镇子中心后,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繁华却空无一人的镇子,心里有些怀疑,但因为时间不对,他也没有贸然行事,快步离开了镇子。

 

时间再往前一点~

 

爱德华连滚带爬的从洞穴里逃了出来,仗着敏捷的身手,他迅速左跳右跳逃到了悬崖下方,并且一头扎进了河边的泥巴里。这时,一对蹄子也轻轻落在了悬崖下面,随后传来了用鼻子吸气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懊恼的叫声,似乎在为自己追丢了而生气。爱德华躺在泥里,努力把自己藏好,哦,天哪,他从来都没这样感谢过自己的夜行衣。

 

那对蹄子不死心的来回走了多时,半个多小时后才不情愿的放弃了。蹄子的气息消失后,爱德华又趴了几十分钟,利用他多年的经验判断没有家伙追踪后,他才缓缓移动起来,期间他是爬一步,停一会儿,爬一步,停一会儿,从河岸到森林一共几百米的路程足足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到了森林里后他一跃而起开始狂奔,不过他可没冒着祸及家人的危险回家,作为强者的他知道现在该怎么做。

 

孤掌难鸣啊!去找塞蕾丝缇雅一起组队吧,自己虽然可以但是以寡敌重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爱德华在夜幕中向着小马镇的方向飞驰而去。但是他的强者感官这次可没觉察到,有一个鬼魅般的影子,跟上了他。

 

  1. :要走中国特色小马创作道路(严肃脸)!;

  2. :指神玘,平行宇宙辉阳清溪(寂夜肃杀)的同位体;

  3. :我的设定中小马是可以用蹄子抓握东西的,但是因为生理限制,没有办法作出像拧人这类的动作,抓握的东西也必须再放下再抓一次才能改变方向(比如刀抓反了,就必须放下来或是交到另一只蹄子上才能改变方向)。钒球的掷击需要旋转才有威力,所以这里才相当于废了 吗?

 

thumb_up 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