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WindSet清风
WindSet清风Lv.5
独角兽
长篇原创
E
连载中

最近想讲故事,很多故事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风筝(3)

chrome_reader_mode 1,378 event 14 天前 thumb_up 1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0 forum 0

“你真的想听?”星光熠熠接过擦汗的毛巾,斜眼看着隙日。

“呃,是的?”隙日别过头去。“你知道有多少小马曾经试图掌控雷电吗?”“不少?”“是很多。”她回答。

“但他们的结局都是一样的。”她的目光黯淡了下来。

“包括富林。”她说。隙日感觉自己受到了世界的欺骗,而且是一个无情的耳光,作响的打在脸上。

“呃……好吧,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但故事就是这么发生的,我们无法改变。”星光熠熠打了个哈欠。“我还是个孩子时就听过这个故事了,完整版,我那时哭闹的像疯了一样,表现我讨厌这个结局,但……”

她不再说话,隙日也不说话。

风筝在一旁静静放着,时不时风儿吹过,也不见它晃动分毫。

“星光熠熠?”

“星光熠熠?”

隙日看向旁边,星光熠熠早已坐在长椅上打起了盹。在晚风中,她的粉色鬓发微微起舞,在晚霞映照中格外迷马。

说睡就睡?隙日无奈的看着她均匀的睡着。

她在梦中翻动了一下身子,靠在了隙日身上,继续若无其事的睡着。

隙日感觉自己像是三流言情小说里的雄驹一样,这个时候按照套路发展应该是他讲星光熠熠抱起来然后抱到……

隙日猛的晃了晃头,今天自己的怪想法怎么这么多?他张望着,找来两个女学生,算是架着星光大校长回了寝室。

送走了这个貌似被友谊公主式嘴炮打的双属性降低的老朋友,隙日又想起了那个故事的结尾。

“就和那些小马一样。”

死了?在不断的疯狂研究下死了?世界的嘲弄在他耳边夹杂着风声回响着。

不是每个爱情故事都会有好的结局,对吗?他看着远方的暮霭说。

自己这个还没开始的故事又会是什么结局呢?他问自己。也许还没开始就结束了?也许它开始后不久就夭折了?

也许……他不再想了。那支风筝还在旁边,他拿起风筝,放飞了起来。

那天晚上,他登上了名流谷的火车。

火车上只有他一个,他只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时我真的佩服他的较真精神。

火车上十分的秋寒侵蚀着车厢,把寒气钻入每个角落与缝隙。隙日缩在一个角落,他只想知道结局是什么。

圆月的光亮仍旧是冷的,只有风筝一架放在旁边。

他抱着风筝,并不说话。

站台上空无一马,他迈下火车,这条钢铁怪物就马不停蹄的离开了。

留他一个站在冰冷的站台上。

其实只要一封信就能解释一切,他想,可他等不下去了,他必须知道一切,否则他难以入睡,这是典型的没事找事,他骂自己。

然后仍旧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蹄子走进了西大街上那家旧书店,他知道会碰到谁的。

走到最里面灰尘最满当的角落,果然有一匹身体早已不那么灵便的紫色老雄驹在书架上就着梯子来回爬行在书架间。

“呃,先生?”隙日喊。

那大爷一个不稳,从梯子上撅下来,他拍了拍身上的不均匀粘附的灰,清了清嗓子,对隙日说:“谁来着?啊,你是隙日,呦,你怎么到这来了?是不是有啥事要找叔叔啊……”

“您的口音……”“咳咳,没什么,刚从西部做了次长途旅行,快讲,你啥事儿?”

滑稽的口音让隙日憋不住溢满了的笑意。“呃,我只是好奇于一个故事……”“那你可找对马了,说吧孩子,什么故事?”

“就是关于富林……”隙日仔细观察着老绅士的反应。当他听到“富林”的时候,他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神情也变得不安起来,很快这些情绪就消失了。

“耀斑没有和你讲过吗?”他用略略颤抖的声音问。

“那好吧,孩子,坐下来,喝一杯茶。”他把一个白搪瓷缸推到隙日面前,似乎成了隙日的奴隶一样。

抑或是他自己的奴隶。

 

 

 

 

thumb_up 13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星云影盾的吃灰书架

    星云影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