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自由灵狐
自由灵狐Lv.9
独角兽赞助者
长篇原创
R
连载中

天灵传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95章 森林呼唤—终?

chrome_reader_mode 5,935 event 11 天前 thumb_up 5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05 forum 1

  生命树在算计。

  它一直想让它的那些“分支”以及“种子”通过传送阵离开,因为它可以感觉到这片森林中有着会令自己死亡的东西。

  必须通过传送阵离开,不然一旦森林中的东西感应到自己,用不了几分钟自己就会灰飞烟灭。

  只要有哪怕一颗“种子”,一条“分支”出去,森林中的东西就没法再杀死自己……

  从那些小马的脑子中,它也知道,这个传送阵已经被加上了好几层密码,而这些密码只有少部分成员知道。

  明显,它获得的脑子中并不包含这几个。

  所以它在通过窃听花知道他们的计划后,一直等着,故意放着传送阵不管,等着他们前往传送阵。

  当然不可能直接放,前两次肯定要装装样子的,好给他们带来些压力。

  不过令它意外的是,那个家伙居然也跑了出来,正好推了它的计划一把。

  既可以得到那样东西,也可以离开这里,简直再完美不过了。

  在第三支突击队离开阵地后,生命树一直在制造紧迫感,不断地加强防御压力,使那些成员来不及思考只顾着开启传送阵。

  假如他们思考一下,就肯定会发现其中的不妥。

  至于他们的副首领,那是啥?能提供多少营养?

  不就是一只小马吗,有啥厉害的?生命树如此想到。

  它绝对想不到副首领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因为它只是一颗树,而它获得的脑子中对副首领的印象也只是崇拜,没有实际的概念。

  假如它知道副首领可以和宇宙公主一比,它估计会直接放弃抵抗了。

  不过它并不知道就是了。

  现在,收网的时间到了。

  ……

  “我马上关……”负责传送阵的小马见此情况便打算关闭传送阵,现在自己算是明白了,生命树为什么非得跟组织的成员杠上,肯定是森林有着令它恐惧的东西!

  然而一发子弹比他的蹄子更快,直接穿过了他的头颅。

  狙击手!又一次!

  大批复制碧琪冲上来,而它们后面的,则是四种贪婪生物,以及被生命树控制的残月队员。

  单单十四个小马根本顶不住这恐怖的“海洋”。

  这下子完了。

  “本子兄……”在此时刻,一名残月组织成员摘下头盔,看向他旁边一位马员。

  “干嘛?”被叫本子兄的小马头也不回地回了一句,子弹依旧不停地朝贪婪生物倾泻出去。

  “我坦白了,其实……我喜欢你!”

  “???”

  “喂喂喂,都这时候了,你们怎么还有心情聊这些?!”

  “漫画兄,我也跟你坦白了……”本子兄摘下帽子,看向漫画兄,“其实我给你戴了绿帽子。”

  啊嘞?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也有事要坦白……”又一名残月组织成员摘下头盔,看向漫画兄,“其实上次喝醉后,我看兄弟你长的可爱……就来了一发……”

  我去,这又是什么!

  “鸽子兄,其实酒中的那些药是我下的……”

  “其实你的女儿是我的……”

  “其实我已经和鸽子兄干过一炮了。”

  “上次我给你带的牛奶混了些……”

  我的天,贵圈真乱……

  艾德看着在那坦白的六匹小马,不得不说,这些家伙是真的会玩……

  “兄弟,我原谅你了!”此时贪婪生物已经冲到了离传送阵十几米远的地方……

  “凯乐斯,其实我……”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贪婪生物几乎要糊到脸上去了……

  “天,艾德,你还是闭嘴吧你,有什么事给我憋着!!!”

  “阎王面前认兄弟!”复制碧琪们已经张开了它们的咧到耳根的嘴……

  “呼~”一阵风吹过……

  “银言·绝对零度……”寒风阵阵,一道波纹自传送门的位置开始扩散开来,将百米内的一切通通冰封。

  “看起来我来的挺及时的。”一匹身披白袍的小马从传送阵中走出,周围漂浮着六块不同颜色的深色冰晶。

  “有趣,贪婪生物、诅咒水潭、生命之树……这三件事你们能碰到一起也真是叫‘好运’。”副首领轻轻一跺蹄,被冰封的组织成员和艾德他们身上的冰都化作了一滩水,而被冰封的贪婪生物和复制碧琪则没这种好事,直接随着包裹住它们的冰块化作的一片冰雾。

  “砰~”一声枪响……然而子弹在副首领十米的领域内便被冰封住,“擒贼先擒王,很聪明,但又很愚蠢的想法。”

  “别忘了,这个世界……魔法比科技强!”意念一动,漂浮在副首领十米外的子弹被加强后调转方向朝开枪者射去。

  开枪者并没有躲闪,似乎知道自己肯定会被击中,反正自己可以复活。

  ……

  你确定?

  精确命中眉心,同时生命树上的一颗脑子直接炸开。

  “大人,时代又变回来了。”

  “身躯再强,没有与之匹配的灵魂也是无用功,这种拙劣的灵魂把戏,一眼就能看破。”副首领缓缓地走着,蹄子踩过的地面都浮现一层淡淡的冰晶。

  好恐怖的实力!艾德和凯乐斯靠近了一点,你确定这是媲美月亮公主,而不是把她按在地上使劲摩擦?

  那些家伙居然还把副首领说弱了!

  “唰~”白光闪过,副首领出现在十米开外,接着又是一道白光。

  十几次闪烁后,副首领出现在的湖中央的生命树前,“臣服,或者死!”

  围绕在她身边的六块冰晶凝聚成一把飘着蓝焰的深色冰剑,指向那颗比她要高上数十米的生命树。

  一……

  

  二……

  

  三……

  

  几只复制碧琪从水潭中爬出,意图偷袭副首领。

  “很遗憾,错误的选择。”几只复制碧琪还未接近副首领便直接冻成了冰块,六色冰剑轻轻一挥,一道剑气没入地下,将它的根通通斩断,寒气直接破坏了它的细胞,让生命树失去汲取营养再生的能力。

  一个巨大的冰掌在半空中凝结,接着一掌拍下,“结束了。”

  一个可能成为小马利亚未来威胁的生命之树,就这么被轻描淡写的给抹平。

  几个闪烁,副首领出现在艾德面前,“神圣手雷交出来。”

  “啊?哦。”艾德愣了下,然后就这么乖乖地将神圣手雷交给了副首领。

  又是几个闪烁,神圣手雷被扔进了水潭中。

  “哈雷路亚~”

  当生命之树被彻底摧毁时,大部分的贪婪生物都化作一滩紫水,复制碧琪们也如同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呆愣在原地。

  当镜像水潭被彻底摧毁时,剩下的贪婪生物也化为了紫水,而复制碧琪们也都变成了一滩暗红色的水渍。

  “没有灵魂之物,终不能成血肉之躯。”副首领看了眼地上的水渍,看起来只有萍琪派运气很好获得了灵魂,她应该是这个世界中独一无二的,就和异星念念一样。

  还有白银诗诗,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我想我说过了,魔法才是我们的最终道路,你们却放弃对付这些生物的利器不用,去用那些科技造物。”

  “通通给我回去把各属性的基本攻击魔法给我练熟!否则……”

  “是……”

  “那么副首领,这几个非组织成员怎么办?”一名副队长指向不远处正打算偷偷溜走的艾德一行马,问题来了,这几个家伙怎么处理?

  哦,谢特……

  白日梦看向闪银狼皇,要是打起来,他应该能带奇幻光影逃走的……吧?

  此时闪银狼皇的尾巴已经缩到了双腿中间,巨大的身躯正不断地打颤。

  而在副首领看向这边时,闪银狼颤抖地更快了,能没直接逃跑都可以说的有着很高的勇气了。

  而在狼皇眼中,在场小马全部小马的威胁都可以忽略不计,没谁可以伤到他哪怕一根毛。

  除了,那个副首领。

  她身上散发的气息甚至比自己的主人还要恐怖,更何况她还是在敌对阵营那边,现在狼皇能做到不逃跑还是因为……

  自己腿被吓软了。

  “让他们走吧。”

  “可是……”

  “我说了,让他们走。”副首领又重复一遍,打了个哈欠,“你们还是想想怎么收拾这烂摊子吧……真无趣。”

  “是……”通讯员看了眼被神圣手雷炸穿到地表的洞穴,那被炸的到处都是的机械零件,以及满地的紫色黏液。

  这摊子简单清理很快,但仔细清理怕是得清理好几天才能恢复到原样,在大队长死后,这群家伙肯定会偷懒。

  ……

  “他们好像没注意我们了?”

  “好像是?”

  “那还愣住干什么?跑啊!”

  四马一狼一路狂暴,在看见小马镇的灯火后才停了下来。

  “哈~呼~哈~呼,这下……这下应该是安全了,我觉得我们可以…开始各走各的了。”凯乐斯气喘吁吁地说道,说真的,这简直是欺负马啊,这里面几匹马中就自己体力最差,还一口气跑这~么远。

  这对于幻形灵简直是……等等,我是幻形灵,我不是有翅膀吗?

  靠!

  “也是,狼皇。”白日梦看向狼皇,狼皇抖了抖背,睡眼朦胧是奇幻光影就这样被抖了下来。

  “奇幻光影,醒醒,醒醒。”白日梦试着摇了奇幻光影两下,结果不但没摇醒,这两下反而还把他给摇睡了过去。“好吧,看起来他是真的累了。”

  “得,还得我背。”白日梦无奈一笑,将奇幻光影背在背上,幸亏这家伙很轻,“嗯,马骑马。”

  奇幻光影就这么骑在白日梦身上,随着走动,两只前蹄正好搂住了白日梦的脖子,如同抱抱枕一样抱着白日梦。

  或者是某种特别的姿势……

  “嗯,这么可爱……”白日梦看着水中奇幻光影的倒影,“为什么偏偏不是雌驹呢?”

  “性格也很像雌驹,还很持家,要不是看过,我真的怀疑他是不是雌驹伪装的。”

  “这么好的性格,真是太可惜了。”

  ……

  “你看见了没,马骑马诶。”远处的森林中,其实凯乐斯和艾德都没有走,都躲在草丛中偷窥着。

  “嗯,我看见了。”艾德放下望远镜,喝了口水道,“这糖,甜到掉牙了。”

  “说真的,这俩货都挺单纯的,尤其是奇幻光影,为什么在感情上偏偏这么傲娇呢?”凯乐斯吃了口爆米花,忍不住感叹,“明明喜欢对方,为什么就不在一起呢?”

  “的确,有点心思的小马都可以看出,洞穴中白日梦把奇幻光影扔到狼皇背上就是为了紧急时刻狼皇能带他逃走。被贪婪生物包围时白日梦第一眼也是看向奇幻光影那边。”艾德吸了一口意大利面,脸条件反射地扭曲在一起,“凯乐斯,你糖加太多了,这面,甜到齁……呕……”

  “额……副首领看向我们时白日梦和奇幻光影的第一眼都是看向对方。”凯乐斯也吃了口面,脸同样扭成一团。“嗯,我下次还是别做意大利面好了,这面可真难吃。”

  “你觉得林夜会牵他俩的红线吗?”艾德果断地把面一扔,至于会祸害谁就与他无关了,“这对特甜啊,满满的糖。”

  “以及狗粮。我觉得……会吧?只要突破男男这层隔膜就好了,反正小马国百合和基都很多。”凯乐斯有点迟疑,百合还算容易,但基……可不是谁都像艾德和诺森那样心大的。

  “或许可以等林夜啥时候弄出个性转换药剂……或者我们可以直接往他俩的家里扔瓶激情四射?”

  “还是算了吧,上次林夜扔时都没成功,更何况,我们要是用力过猛直接拆散了怎么办?”想了想还是很麻烦啊,“听说别的世界的他俩在一起了……”

  “就算灵狐同意,但奇幻光影不一定同意啊……”

  “唔,好大一口糖……”艾德和凯乐斯同时做出噎住的表情,不远处,处于迷糊状态的奇幻光影正主动蹭白日梦的鼻子。

  “谁去按一下他们的头!!!”

  ……

  马哈顿的太阳酒吧……

  残月组织的基情六兄弟正尴尬的喝着酒。

  太尴尬了!

  本以为要死翘翘了,然后就把所有的事全给吐出去了,更尴尬的是,自己还原谅了他们,他们也原谅了自己……

  这是六匹马共同的心声。

  现在怕是月老来了也理不清他们身上的线了,复杂的堪比鲁班锁……

  “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

  “……”

  “……”

  “……”

  “……”

  “……”

  “要不……我们聚一下,搞个……‘派对’?”

  “嗯……”其他五匹马沉思了一下,表示同意。

  “那,老板,结账。”

  “好的,一共一千五百三十二比特。”

  酒吧外……

  “那么,我去开房。”

  “嗯,我再去买几瓶酒好了。”

  “那,我去……买几个套套。”

  “我去买些‘道具’。”

  “我……喂?嗯对,六瓶……不,十二瓶激情四射。好了我买好了。”

  “那我…我……我……去准备女装。”

  北方的某间旅店……

  “苏婵,又有客马了,十二瓶激情四射!”

  “我去,十二瓶,他们搞什么?多人运动?一瓶激情四射至少可以用好几天啊。”正在大口朵颐繁星羽叶做出食物的苏婵抬起头,差点没吐出来,“十二瓶,这一下子就掏空了我一半的储备,虽然改良的激情四射更好做,但也不是这样用的啊……”

  当初无意中被自己那“大哥”以及洗澡的繁星羽叶勾起欲望并且跳河里学会祖传天赋后,苏婵也是花了大把时间来改良激情四射,结果当然是成功了,虽然药效弱了些,但是材料变得更加容易极其且更容易炼制。

  还卖出去了几瓶给那些有钱马,结果一不小心打出名气了,虽然自己卖的价格很黑心……

  狐妖很适合在点燃欲望的情况下修炼,燃欲时修炼的效果可是平时的好几倍。

  唯一的缺点是,自己的定力不太好,至少没大哥好,导致每一次喝下去激情四射时都会控制不住自己朝繁星羽叶扑去,也幸亏她魔法比自己要强,可以控制住发情的自己……

  “又要开始了?”繁星羽叶看了眼苏婵,见到她拿着那瓶熟悉的粉红色药剂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了。

  “对。”

  “那赶紧的。”繁星羽叶凝聚起魔法,准备将苏婵按倒在地。

  ……

  繁星羽叶熟练地将苏婵给按倒。说真的,再这样下去,恐怕没几个月自己就没法控制住她了。

  这家伙,一天比一天强,可自己差不多还在原地踏步……

  得赶紧找到那样东西才行,不然自己恐怕真的会被苏婵给上了。

  

  

  

  

  

  ……

  

  

  

  

  

  Not End ……

  “嗯,效果还可以……得想办法弄成他俩回小马镇后再触发,或许可以设置成封印着的那个家伙解封后……”在残月组织简单清理完现场后,一道藏在白色斗篷中的身影出现在水潭外,周围漂浮着的六个奇异水晶表明了她的身份——残月组织副首领。

  “那会是个不错的时机……”副首领消失在原地,而再次出现时,她到了永恒自由森林的更深处。

  “还可以顺便让他摧毁这玩意,这东西没个神器还真解决不了。”副首领站在地底的一汪湖水前,噢等等,这似乎不是普通的湖水……

  这里是永恒自由森林深处的地下……

  “毕竟要等这里被污染恐怕还得等几百年……”副首领取出一瓶深紫色的药剂,将药剂撒进镜像湖中,然后将几个尸体扔了下去。

  “血腥腐化不洁之地……这可不是普通小马能解决的。”一瓶红色的药剂被撒了下去

  “嗯……或许还可以试试混合体,毕竟他似乎有些不一样……”副首领又将一瓶蓝色的药剂撒了进去。

  “额……等等……”

  “好像……血腥溶液加多了?”

  “emmmmm……管他呢,反正他可以搞定。”

  血腥污染……

  腐化污染……

  不洁污染……

  神圣污染……

  地狱污染……

  还有……生命树树枝。副首领将生命树仅剩的一根树枝扔了下去。

  “这一定会……”

  

  “非常有趣”

thumb_up 5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寒星与分贝 Lv.9 独角兽
评论 第95章 森林呼唤—终?

8天前的,确信不是鸽子……也是终于跟上进度了……

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搞黄色”

    魔法师T_T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优秀穿越、平行宇宙以及变马文

    Sealevel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

  • 性转换

    ShadowNight

  • 【Overkill】共生体组织

    Spanner

  • 喜欢故事杂烩集

    寒星与分贝

  • 交叉故事

    希望晨曲